书包网 - 电子书分享平台
上传:adai121 | 下载全本 | 书籍资料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爆笑无良妃:我的王妃太爱钱
作者:solu丶尕欣 章节列表:爆笑无良妃:我的王妃太爱钱 下载:爆笑无良妃:我的王妃太爱钱TxT下载 时间:2011/10/2 20:43:31
<爆笑无良妃:我的王妃太爱钱>


第1卷 Money小姐穿越了(1)

  ——————————————————剧情介绍——————————————————

  片段一:

  金萝萝怒:“老爹,你要包养男宠我没意见,你在外头买几间屋子安置就好了,我不许你把他们娶到家里当我的四娘五娘六娘,太伤风败俗了,你让我以后怎么在商界继续混下去,我的面子给你丢光了。”

  金家父女一番匪夷所思的对话。

  让一旁的三位王爷石化了。

  萧羽小声问:“男宠、四娘、五娘、六娘是说谁?”

  萧衍不确定答:“应该是我们。”

  萧澈的脸上温度降到零下几十度,他已经不想掐死她,他想把她挫骨扬灰。

  ………………………………………………

  片段二:

  金萝萝揪住金老爷猛摇晃:“死胖子,你卖女求荣,我帮你赚回一座座金山银山,你把我嫁出去,我恨你,我要咬死你~~~”

  金老爷被晃得老眼昏花:“萝萝你怎能这样想爹爹,爹爹好伤心哦!!!可是圣旨都来了,咱们违抗不了的,既然违抗不了,就享受吧,女儿你认命,做王妃有什么不好,很风光的啊!”

  金萝萝面目狰狞:“我说过不要嫁给比我穷的人,你让我嫁给三皇子那种穷鬼,我不甘心。”

  (某三皇子愤怒:本王是穷鬼???金萝萝,你这个不长眼的找死。)

  ……………………………………………………

  片段三:

  金萝萝用眼角鄙夷看他:“看你人模人样,我还以为你是个人,没想到你竟然是头猪,怪不得连人话也不会说,唉,不过我不会和你一般见识,毕竟我们是不同层次的。”

  萧羽笑容僵住了。

  金萝萝继续走到萧澈面前。

  “瞪什么瞪,本小姐欠你一万块吗,再瞪把你的眼珠子挖出来,做成鱼蛋串,炸了再煎,煎了再炒,让你瞪,哼!”

  被金萝萝气得爆炸的萧澈,终于大声怒吼:“金萝萝,你是不是觉得脑袋太牢固了,要本王给你移一移位置,本王不介意把你的头丢去喂狗。”

  这对父女就是来挑战他忍耐底线的。

  ————————————————以下是正文分割性——————————————————

  公元2100年。

  某号称富豪天堂的维西岛上。

  某世界第二首富奢华的家正建在此处,欧洲古堡的巨大宫殿式别墅,此刻灯火辉煌。

  仿佛夜黑中一颗熠熠生辉的明珠。

  脑满肠肥的钱岱老爷子悠哉游哉坐在大厅里看报纸。

  “哈哈,咱家女儿就是厉害,比明星还耀眼,三头两天上头条,看吧,刚上市的钱氏生物科研公司,已经被国际权威人士评为最具潜力的生物技术公司,看来大赚特赚不是梦想,哦呵呵,money,money我爱你,就像老鼠爱大米~~~”

  钱岱得意洋洋哼起一百年前曾流行的网络歌曲。

  “钱袋老爷,不好了,小姐在书房发脾气。”从楼下冲下来的洛丽塔装女仆玛丽惊恐说。

  “呵呵,桶桶宝贝又发脾气了,没事,周期性抽风症,摔摔东西就会消气。”

  钱岱对自己女儿火爆脾气特别了解。

  通常她发脾气当饭吃,不过来的快也去得快,只要摔几个古董就没事。

  因为她超爱钱,摔得心疼了,就没脾气。

  “老爷,小姐今次火气冲天,没那么容易搞定。以往她发发小脾气,顶多摔个维多利亚时代的花瓶,再大点脾气也是再摔多个路易十六的花瓶,发最大一次火,也只是摔到文艺复兴时期的花瓶。可是她现在把中世纪、西罗马、古希腊时期的古董花瓶都摔了,这表明她发飙了。”

  玛丽最后一击:“老爷,你再不上去,她连你最钟爱的拉美西斯二世用过的陶碗也摔了。”

  “天啊,你干嘛不早说,那陶碗是我用一千万美元抢拍下来的,我还要拿出去和那帮老头子炫耀,摔不得啊。”

  钱岱拖着臃肿的皮球身子,冲上楼去拯救他的宝贝陶碗。

  商界最负盛名的吸血鬼女王money小姐——钱曈曈正在书房里狂发脾气。

  她左手抄起一个不知从哪个时代的古墓挖来的彩绘大口碗,正想往那特制的墙上摔去

第1卷 Money小姐穿越了(2)

  “嘭”书房门被撞开。

  一只皮球滚进来——

  哦不对是她老爸呢。

  “宝贝,刀下留碗。”钱岱倒在地上,颤悠悠伸出手制止她。

  看到老爸摔倒,钱曈曈紧张的顾不得发脾气,随手一丢大口碗,冲过去扶住钱岱。

  “爸爸,你有没有摔伤,人胖就不要学人家百米冲刺,小心扭到腰!”

  钱岱惊恐看着他心爱的碗一个抛物线落在地上,完美摔成四瓣。

  顿时一股热血往脑门上冲,气得差点心脏病发作。

  “我的拉美西斯二世用过的陶碗~~女儿,你想气死爸爸,那是一千万买来的,一千万啊,还是美金,心疼死我了,你这个不孝女,败家女~~~”

  钱曈曈把钱岱扶到沙发上,不以为然说:“不就是一千万美金,你很喜欢这个陶碗,我立即把公司的技术人员找来,把它修到看不出一丝痕迹不就行了。紧张什么,我们钱氏的生物粘合胶可不是吹,就是你缺了只手我也能把它粘回去。”

  “摔坏了就是摔坏了,补回来也不是原来的样子。”

  钱岱很肉痛,要知道他是古埃及历史人物拉美西斯二世的铁杆粉丝。

  见了本人木乃伊后更是迷得如痴如狂。

  为了表示自己是个狂热的拉迷,他还大手笔把陶碗拍回来。

  不时拿出来瞻仰下,表达对偶像的敬意。

  “爸爸,你要相信科技的力量是无所不能的,没有挽救不了的东西。”

  科技和金钱是money小姐唯一信奉的两样东西,只要有了它们,一切都不是问题。

  “女儿,即使科技再发达,钱再多,有些东西失去了就再也挽回不了,你还年轻不明白,等你遇到你重要的人你就会明白这个道理,人往往失去了才知道什么是最重要。”

  钱岱突然伤感起来,想起客死在南美旅游途中的妻子,悔恨莫及。

  如果他当时肯放下工作陪她,她就不会魂断异乡。

第1卷 Money小姐穿越了(3)

GIF89a???览览芾κ?S%\3gBr'N{e?kH\wYJyUezzYeljotomvzxway|r4?=???7?E?D?G?G?]?D?O?U?Q?N?T?[?^?e?a?c盌]咰[朧]桜f嶭i橩t朡g孴j揫q扠k珹g碝q竄hs燴{絜W俲l瀍s俫y昿c媧n攅z|琞~繾繦?Z燼偀w亰v厷k儵i労v姫u壌v懎|樂_纅吤p嵡x撌?5僅[廤h亄\渱D亊e歩x㏒RF爙P癿r?袰襏/鍯骕.a5蒤G謐O蛈i鮬J僥垕n悅x湌|洟u儘區渻H梾S潗\墑f噲x搵f攺s湌j攽z▓I▕X瑩Z矈R簷E硸[畫dkr稓e劲Q瑺u贰g叮w通?诋4荼5??敫,涠4骶$葲^罊h邆g讋v骚D魔W循F冤[毡I痞f抹{郜p鄯j俟s僛鶑m愫l搴p厦^肼l榕uhsju墝垚憲杺悤攭儱墝磳毃厳磿墽晿紛瘒敥殎粐啿姅笒湪暛兏郸潰焦獋浳啚袙浤帺翆Q櫒菙澅丐α僻管党偷加嗖馁喈脏钙愎阱蕬幠瑔恕炈眴瞎椧簞捉斦ě隂匌瑢量廖聡制堐虘谘嵶褮缒囜諒缳旣詠乾释哿玩扔橛茼辙鹕怃社蜇汨坫皲轫尻綮聒痫簖牋!?F,???H盃羶*\劝!?"F?Q饷?1
蘦$E??I菠蓳(S猏刹ニ?c蕼Is?7庠h?菦 '?cG奆=鯠鑣#翋9塉滼氮斋X砵葳2)R淛y.=J珠A?K
e篤稤? {t钬?s叔史縺O]+抪隙?&柟棶]╤?5粭┥萇呸盘译c皍3??磴矀S玘秃鮒螙喣L?柘nO#E]趌怯玡8;a頇崳陃?-晔da粸N胶蹼??V渚棁.+翮n势 n?rq嫦?止竍钚炆囎;y|t?(鄝\罸裇r征~綕5_{滃7譵鶸]?'\X?aw䙌??嚍n礽渋 桠?茍拪椠'!綰屏7殗悭高l&叶邎>甄蹝脉弆眊焎 腋 ?f╁?覉$}:V)e彞A猷??請??O罡$w鎖H-茤錀縠?弙6儒爠獨??軞?nWf?矆錄賾?w???諲?倆豈>首i愾Q鷊bj璜捌:榸瀝篵R? d?*牘 燁蒍f鮥i@跒毙F+泶?[灥烚I蕻腠粪?罡鋿k罟瑕红峨罨鹌+锛糁k锝军鲭锟,鹄l鹆'?7祓?G,衲Wl衽g?w祚??蛉

第1卷 Money小姐穿越了(4)

  “女儿啊,都只剩下一个星期,怎么狂赚也不可能超过苏氏,我看就算了吧,不要垂死挣扎,咱们等下年再争。”

  “什么?等下年?我钱曈曈字典里没有等字,我要主动出击,谁说我没有办法!”

  钱曈曈牙一咬、心一横,冲到办公桌上。

  按通即时视频连接器,3D屏幕上立即出现一个西装笔直的高级帅哥特助。

  “法兰,半个小时后,我要见到我上星期召集的全球精英挖掘专家组,哼哼,今次咱们要干一票大的,你们做好准备。”

  “是,我尊贵的money小姐。”

  钱曈曈说干就干,立即抓紧时间冲到旁边的更衣室,开始全副武装。

  换装之后整个黑客帝国女主角。

  钱曈曈坐在沙发上,穿上皮靴,戴上头盔。

  开始往腰部套枪。

  某爸爸惊恐:“女儿啊,什么是干票大的?你这副女土匪打扮,难道要打劫国际银行,别想不开?”

  某女儿黑线:“爸,你想象力也忒丰富,咱是良好市民,怎会干那种违法犯罪的勾当。”

  某爸爸:“那你这是干啥?你这副打扮不像好人。”

  某女儿斗志昂扬:“这叫专业好不好,我要去挖我们岛上的金矿,嗷嗷嗷~~~只要有了这伟大的金矿,苏默就等着被我踢到老二位置吧!”

  某爸爸:“女儿啊,私采金矿是违法,你脑袋还清醒吧!”

  陷入疯狂状态的某女儿:“这岛是我买下的,我采我家金矿谁管得了,谁敢管我我把他扔到海里喂鲨鱼!!!!”

  某爸爸:“可是今夜雷雨交加,不是出门的好日子。”

  某女儿喜:“这鬼天气,连鬼都不愿出门,更不会有人会发现我们在采金矿,简直天时地利人和,哦呵呵~~~”

  某利欲熏心的女儿,左手枪支,右手勘测电脑。

  气势汹汹带着精英挖矿团,坐着翻山越野车扬长而去。

  这一夜,雨下得很大,电闪雷鸣,没有人敢出门。

第1卷 Money小姐穿越了(5)

  这一夜,雨下得很大,电闪雷鸣,没有人敢出门。

  这一夜,发生了一件震惊世界的事。

  ——Money小姐被雷劈中了。

  对于世界人民来说,这是一件值得举世欢腾的事,商界吸血鬼女王终于停止吸他们的血。

  而对于另外一个世界来说,这是飞来的横祸。

  因为——

  这个雷没劈死money小姐,把她劈到古代去了。

  于是、于是,money小姐也赶上穿越狂潮,她穿了。

  ………………………………………………………………………………………………

  三年后的一天。

  金萝萝小姐创办的萝萝珠宝店正式在京城开业。

  引起整条大街都炸开了。

  不少京城百姓一大早就跑来看热。

  看看这个把出云国商业界玩得风生水起的奇葩是长啥模样儿。

  你们没猜错。

  此金萝萝正是被雷劈到古代的钱曈曈。

  也算她走狗屎运,一穿过来就成了大秦有名的富商金滚滚的独生女儿。

  这个金滚滚也是个皮球型选手。

  不但身材和她现代的爸爸相似,那张冬瓜脸更是如出一辙。

  钱曈曈虽然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剽悍女人,唯独与爸爸的感情异常深厚。

  钱是她唯一的追求。

  但若是让她在爸爸和钱之间选择,她绝对选爸爸。

  来到古代她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爸爸。

  可是这个古代的新爸爸简直是爸爸的翻版,这也许是天意,让她安心在古代活下去。

  她穿来古代,上天送她一个新爸爸,她相信在现代的爸爸也会得到一个新女儿。

  他们无论处在哪个时空,都会获得幸福。

  今日金萝萝穿得喜气洋洋,嘴边含着一丝得意,心情激荡。

  以女王的姿态站在金六福珠宝店的大匾额下,迎接到来恭贺的商界名人。

  “恭喜恭喜,金小姐真是我出云国商界的奇葩,不止长得貌美如花,还有厉害的经商手腕,两年间把金家的产业壮大好几倍,一举成为出云国第一首富,钦佩钦佩。”

第1卷 在古代混得风生水起(1)

  “可不是,金小姐不止把金家的产业打理得整整有条,还亲自开设时尚衣裳店,品质好,款式新颖,售后服务一流,现在全国都卖疯了,几家大小姐为争得最新潮的服装,大打出手,听说连宫里的娘娘都穿上绣着香萝儿服饰字眼的新裙。”

  “服装那些我没见过,不敢评论。但是萝萝五星级酒店的菜式和顶级服务,我都亲身体现过,那好吃得让人想吞掉舌头的菜,那享受过一次就终身难忘的贴心服务,简直是人间天堂。”

  “萝萝小姐的胭脂水粉店呱呱呱……”

  “金小姐的鞭炮烟花店嘎嘎嘎……”

  满面堆笑的各地富商排着队伍上前对金萝萝极尽吹捧奉承。

  金萝萝坦然受之。

  高傲昂起头,大手一挥。

  “左贡,右寿,把礼物抬进去,给我好好招呼这些贵客。”

  “是,小姐。”

  两个可爱机灵的小子立即麻利办事。

  金萝萝看着客人送来的一箱箱礼物,嘴边露出奸笑。

  又开始盘算下一步计划。

  “金萝萝珠宝店开业了,那下一步我要进攻军事界,无论哪个朝代,军火生意都是最暴利的行业,哦呵呵~~~金子们,等着本小姐来把你们领回家。”

  一个水灵灵的绿衣小丫头将一把玉骨折扇递给她。

  小声警告她。

  “小姐,注意形象,这里还是大街,不要露出这种肉食禽兽的模样,一提到金子就两眼发光的习惯得改一改,会吓倒小朋友的。”

  “抱歉抱歉,头脑一热忘记了装淑女。”

  金萝萝执着扇子优雅往半边粉脸一遮,含情脉脉看着她,“绿芽,怎样?”

  “小姐,我觉得自己好像变成了金条子。”

  绿芽浑身冒冷汗,要小姐装淑女比母猪上树还难啊。

  金萝萝好笑一扇敲在绿芽包子头上:“臭丫头。”

  “这已经是我们第五家总店开业,小姐你真的好厉害,以前你只会整天窝在画楼里绣花弹琴,自从三年前把你从古庙里救回来后,你整个人变了。”

第1卷 在古代混得风生水起(2)

  “那你喜欢这样的小姐吗?”

  绿芽两眼冒光,崇拜看着她。

  “当然喜欢,小姐你变得活泼开朗,也很聪明,比男人还会做生意,还会研制出各种各样奇怪好用的东西,你制出的那些胭脂水粉太漂亮了,你还会做烟花,做衣服,你做出的东西女孩子都好喜欢,我也好喜欢,每天跟在小姐身边,生活变得好有趣,比以前有意思多了。”

  “当然,我金萝萝怎能像那些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大小姐,每天等着嫁人相夫教子,哼,女人也是可以干一番大事业,我金萝萝就向大家证明女人也是半边天。”

  在现代没当成首富就穿了。

  所以她到古代无论如何都要达成这个心愿。

  现在金家在她商业女王的统筹策划下,一年前已经跃升为天下第一首富。

  没有苏默作为对手的世界显得太寂寞,成功的成就感也下降了。

  以前那么讨厌他,现在她却不时想起他,想起两人斗争时的激情四溢,居然感到失落了。

  苏默你为什么不穿过来和我继续斗下去。

  这两年她过得很顺利。

  店铺开了一家又一家,金子银子滚滚钻入金家的钱库,她对这一切很满意。

  除了每次新店开业总会遇到一件触霉头的事外,一切都是那么完美。

  不过她相信再大的霉运也会有终结的一天。

  今天绝对不可能再——

  “叮铛铛……”噩梦般的打丧钟声从街头传来。

  把金萝萝得意的表情彻底凝固了。

  金萝萝摇晃了几下,僵硬把头转向大街的尽头。

  披麻戴孝的送葬队伍浩浩荡荡向这边杀来,白色的纸钱满天飞,呜呜呜的哭灵声震慑云霄,映得这条大街一片愁云惨淡,阴气重重……

  这熟悉的一切!!!

  这噩梦的源泉!!!

  ——让金萝萝终于发飙了。

  “啊啊啊~~~~他又死老婆了,还有完没完,能不能叫他老婆等我开完业再死!!!老天爷啊,我招惹他什么了,为什么每次我新店一开业,他就给我死老婆,我恨,我恨,我恨!!!!!”

第1卷 在古代混得风生水起(3)

  “萧澈,你这个比苏默还要混蛋十倍的扫把星,你天打雷劈,你不得好死,呜呜呜……”

  气疯了的金萝萝,被绿芽捂住嘴巴拖了入店里的雅间。

  “小姐,你疯了,那是当朝三皇子,你也敢骂,要杀头的好不好。”

  金萝萝气愤一拍桌子。

  “他老让我触霉头,我骂死他也不为过,萧澈就是个无敌大扫把星,这不是第一次我相信他也不会是最后一次死老婆,新店开业最讲究吉利,他给我来个送葬大礼,我的好运都被他的霉气冲走了,我能不怒吗?我现在只想提把刀子去他家把他砍了。”

  金萝萝熊熊怒火蓬勃燃烧,头发差点竖起来了。

  虽然她没见过萧澈,但不妨碍她把萧澈列为头号讨厌对象。

  以前她最讨厌的人是苏默。

  现在她觉得苏默比起萧澈这个混蛋,简直完美得比拟神仙。

  苏默和她竞争但从不会阻拦她做生意。

  而那个三皇子,她的第一家新店开张,他就死了第一任老婆。

  她第二家新店开张,他就死第二个,她第三次……

  今次已经是第五次了。

  他就是上天故意派来搅和她生意的扫把星。

  “小姐,你嘴巴也太毒了,你说他不会是最后一次,那他岂不是还会死老婆,这也太可怜了。”

  绿芽于心不忍。

  那俊美无双才华横溢的三皇子,怎么就摊上了这个倒霉命。

  相士说他天生克妻,娶了必定过不了一个月。

  不过三皇子高贵的身份,俊美的相貌,以及厉害的政治手腕,还是让很多名门闺秀趋之若鹜。

  反正不信邪的人多着。

  冒死嫁给他企图打破魔咒的女子不少。

  结果还真是如相士所言。

  不是淹死就是暴病要不然就是撞邪,总之每个都活不过一个月。

  “可怜个屁,他就是个大混蛋,明明知道自己克妻,还娶了一个又一个,把那些如花似玉的姑娘都害惨了,简直就是杀人犯。”金萝萝毫不留情道。

第1卷 赐婚(1)

  “那也不是他愿意的呀,他死了那么多老婆,心里必定很难过。”

  金萝萝一只手指戳绿芽的脑袋,恨铁不成钢。

  “你还同情他?他娶第一个可以说不信邪,要打破相士的预言,但第二次第三次他还继续娶,只是为了证明他天生就是克妻命,这不是草菅人命吗?还当不当被他娶的女子是人?”

  “小姐你这样说好像也对,不过我总觉得他不是那么坏的人,一定有苦衷。”

  绿芽誓死不相信偶像是恶魔。

  “苦衷,你看着吧,他肯定还要继续娶,不知下一个倒霉鬼是谁?本小姐在这里为她哀叹一声,拜托姑奶奶你别在死在我下次开业那一天。”

  然而命运就是那么奇怪。

  金萝萝在哀叹别人时,绝对没有想到自己会成为那个倒霉鬼。

  ………………………………………………………………………………

  出云国皇宫里,每月例行皇后的宴会上热闹非凡。

  宫外的大臣家女眷全线出动。

  往往这些宴会都是相亲的好机会,因为在宴会上会出现许多未婚未嫁的年轻男女。

  皇后特意把合年龄的名门闺秀请来。

  也是想为几位皇子选着一位品貌家世良好的女子做妃子。

  “羽儿,你年纪也不少,出宫建衙也有一段日子,王府事务繁忙,也该娶个王妃为你打点打点。”皇后亲切对着四皇子开口。

  四皇子萧羽眼睛一溜。

  瞥了眼正在沉默喝酒的三皇子萧澈,突然笑得开怀。

  “母后,三哥府上也没王妃,娇妾美婢相伴,还不是一样过得好好的,儿臣也不想这么早成家,怎么也不能赶在三哥前面吧!”

  这话犹如一滴水落在沸腾的油锅中。

  听到他的话的人脸色都变了。

  萧澈霍然抬头,浅浅明光流转的眼底隐隐有怒色,却敛而不发。

  与萧澈有几分相似的萧羽,同样长得俊美出色。他不惊不慌,挑衅望着自己的亲哥哥。

第1卷 赐婚(2)

  萧澈个性冷酷内敛,萧羽则活跃外向,两人的性格截然相反。

  “咳,羽儿有你这样对哥哥说话的吗?”

  皇后不高兴看了眼自己的小儿子。

  谁都知道娶王妃是萧澈的痛处,偏偏他哪壶不开提哪壶,故意让萧澈难堪。

  皇后自然知道小儿子为什么针对大儿子。

  还不是因为那杨相的女儿杨若瑶。

  若瑶本来是自小指婚给萧澈。

  没想到十八岁那年,相士算出澈儿有克妻命,杨相当然不愿拿女儿冒险。

  澈儿也自小喜欢若瑶,不愿她涉险,所以娶了其他大臣的女儿。

  看看是否真是克妻。

  没想到结果正如相士所料。

  皇上不信邪,硬是继续给澈儿娶了几个王妃,结果还是一样。

  这么一拖,若瑶今年也二十岁,年纪不小。

  澈儿个性强硬,也不肯和她解除婚约。

  但是相府的千金又不能给他做个无名无份的侍妾。

  偏偏萧羽也渐渐对若瑶有点意思,看到哥哥这样霸占着不放手,心里就有疙瘩。

  她现在也很苦恼,这样下去,两个儿子反目成仇该怎么办。

  岂不是让其他皇子占了便宜。

  毕竟现在皇上日渐西山,迟早要立太子。

  这个紧要关头,绝不能让一个女人毁了两个儿子。

  皇后眸中精光一闪,笑吟吟道:“谁说你三哥没有王妃,你三哥可要娶新王妃了。”

  坐在女眷中的杨若瑶脸色一下子煞白,眼中蒙上一层水雾,几欲落泪。

  萧羽看了心里酸溜溜。

  她只喜欢萧澈,为什么从来都不看他一眼。

  他有什么比不过萧澈,最多没他冷酷阴险。

  萧羽忍不住语带讽刺:“又是哪家闺秀那么幸运做三哥王妃?希望不要又一命呜呼,那真是作孽呢,我想为她哀悼一声。”

  萧澈冷冰冰回答:“母后,你也看到一连五个小姐嫁给我,都死于非命,儿臣不想再害了其它小姐,不娶也罢。”

第1卷 赐婚(3)

  反正怎么娶也娶不了心上人,还娶什么?

  “澈儿,这回你放心,母后这次给你挑的这个人绝对能和你共度一生。”

  “儿臣天生克妻,又怎可能?”萧澈不以为然。

  皇后神秘笑笑:“澈儿,我这次给你挑的可不是平常人,你绝对克不了她,因为她的生辰八字极旺,而且五行属性为金,你属木,金克木,刚好抵消了你对她的相克。而且她不止属金,她还姓金,家中黄金堆积如山,金气很重,她简直就是你命中注定的王妃啊。”

  萧澈细细斟酌那些话语,突然有不详的预感,这样的描述……

  一直旁听的二皇子萧衍好奇出声。

  “难道就是那个闻名出云国的金箩箩?”

  “噗!!!”

  听到这个名字,不少大臣女眷都喷茶了。

  “谁起这么俗气的名字,金箩箩?他爹想钱想疯了吧,一箩箩黄金,这名字简直太好笑了。”萧羽首先忍不住放声大笑。

  萧衍古怪瞥他:“如果你知道她爹爹叫什么名字,你就不会觉得奇怪。”

  “叫什么名字?”

  “金滚滚!”

  “哈哈哈……”

  这回不只是萧羽,四周的臣子命妇小姐都哄然大笑出声。

  把金氏父女的名字当成这个月宫中最有趣的话题。

  “母后,你不是开玩笑吧!让三哥娶那个什么一箩箩金,还有那样的金滚滚岳父,还让不让人活,三哥只怕以后会变得金光闪闪,俗气到不得了。”萧羽虽然对萧澈不满,但对他还是挺同情。

  萧澈也冷下脸,除了杨若瑶,他不想娶谁做妻子。

  更何况是一个商贾之女。

  怎么有资格成为他的皇子妃。

  他的正妃只留给喜欢的人,她连给他当侍妾也不配。

  “母后,怎么说我也是皇家子弟,即使是侧妃也得娶个世家小姐,堂堂皇子妃怎能让一个充满铜臭味的女人来当,她哪有那个德行来当我的正妃,我不娶。”

第1卷 赐婚(4)

  “我也觉得这样的女子不适合三弟。”萧衍附和着。

  皇后见大家都反对她的做法,心里急了。

  这金萝萝是她选中最适合澈儿的女子,她一定要达成这件事。

  皇后只好祭出苦肉计,眼睛一湿,泪水说来就来。

  “澈儿,母后也是一心为你好,难道你打算一辈子不娶王妃,你怎样对得起列祖列宗,怎么对得住我。”

  见母亲垂泪,萧澈冷酷的心也柔软下来。

  “母后,我不是这个意思。”

  “难得母后费尽心机为你找来这样一个不会被你克的女子,你也不愿接受母后的好意,你这不是故意要气我吗?我好不容易养大你,你现在还不娶王妃,难道要将来抬着我的牌位来参加你的婚宴吗?”

  皇后拿出手绢儿擦眼泪,一副揪心揪肺的模样,好不伤心。

  连死都拿来威胁,萧澈对母亲甚是无奈。

  “好了,母后,娶就娶吧,不就是一个女人,还能爬到我头上么!不过若是这次她也被我克掉,你以后就不要再插手我的婚事。”

  皇后转悲为喜,自信一抬眉尖:“她不会被你克掉的,母后保证。而且澈儿,她若不被你克掉,就是打破了那个预言,以后你就可以随自己的心愿娶妻立妾了。”

  听母后这么一说,萧澈不由自主看向杨若瑶,杨若瑶也刚好抬头看他。

  两人目光在空气中相撞,微妙的情愫互相交融。

  萧澈心想:也许这会是他和若瑶在一起的契机。

  那么娶金萝萝也不是那么难以接受的事。

  反正她只不过是块跳板。

  用完就丢。

  ………………………………………………………………………………

  皇后得到萧澈的首肯后,就迫不及待禀明皇帝,让皇上下圣旨赐婚。

  萧澈跟着宣布圣旨的大臣去金家。

  因为母后说要他趁机认识下金家小姐,培养下感情,以便日后夫妻鹣鲽情深、举案齐眉。

第1卷 惨不忍睹的初遇(1)

  他虽不屑,不过倒是想见见那个金萝萝。

  但是为什么萧衍、萧羽也会跟着来。

  “自从听闻金家父女的名字后,我一直对拥有这样奇特名字的人好奇,三弟你不会介意我跟着去吧!”萧衍紫服锦带,英气勃勃骑在马上,笑吟吟问。

  “当然不会,难得能有二哥能提起兴趣的事。”

  萧衍是现在正得宠的惠贵妃的儿子。

  平日和他有说有笑,其实并不亲近,现在跟过来无非想落井下石。

  “至于我嘛,我纯粹来凑热闹,看看一箩箩金到底是怎么个俗气女子?唉,三哥,你真惨,那些商贾之女都是庸姿俗粉,看看那店里的老板娘,腰粗嗓门大,一脸肥油,看着都没胃口,更别提洞房了,以后有你受!”

  “哼,不过是一个女人,再粗俗经本王调教,她也不敢放肆。”萧澈一甩马鞭,率先飞奔而去。

  这么多人想看他出丑,偏偏他还不得不心甘情愿出丑。

  萧澈阴冷的眼底浮动着一丝厌恶。

  金萝萝,你若是让我丢尽颜面,我不会放过你。

  不要以为成了皇子妃,就可以飞上枝头变凤凰。

  像你这样粗俗下贱的平民,等着被本王遗弃在家吧!

  ……………………………………………………………………………………

  金家大院内,某挂着金萝萝科研中心的屋子前沸腾了。

  侍女仆从们奔走相告。

  “小姐又要研究什么炸药试验了,快跑啊!”

  “小姐真够坚持不懈,都炸飞第九十九次房顶,还不死心。”

  “告诉你一个秘密,如果你认为炸药可怕,你错了,其实小姐比炸药更可怕!”

  “妈呀,上次被小姐拉去当壮丁,结果炸焦了头发,连我娘都认不出我了,谁被捉到谁倒霉。”

  当金萝萝拎着手提电脑,斗志昂扬从屋子走出来。

  看到热闹的小院子里一瞬间人全消失了。

  她不禁眯起眼睛。

第1卷 惨不忍睹的初遇(2)

  “丫的,一听我出来,这群胆小的兔崽子都跑光了,太没义气了吧!”

  绿芽没好气看着胆大包天的小姐。

  “小姐,不怕死的只有你,明明知道里面有危险,谁还愿意往里冲。小姐,咱们研究其他好不好,干嘛要研究炸药这么危险的东西。而且你已经失败九十九次了,放弃吧!”

  绿芽着重强调九十九这个惊人的数字,试图打消小姐的决心。

  “放弃????”

  金萝萝毛都竖起来了。

  她不敢置信看着绿芽,猛摇晃绿芽:

  “知道什么叫不朽的科研精神,诺贝尔差点炸死自己才发明炸药,爱迪生用了六千中材料才发明电灯,九十九次算什么,咱们搞科研的就是要有失败再重来的毅力,还要有随时为科学献身的精神!嗷嗷嗷~~失败阻挡不了我研究炸药决心。”

  “小姐,你难道想亲自上阵,太危险了。”

  “谁叫你们一个两个溜得比兔子还快,拉不到壮丁,本小姐当然要亲自上阵。这次的炸药,我是严格按照《炸药发展史》上的配方制备的,不可能失败。炸药我来了,这次我一定会成功搞定你,姑奶奶豁出去了。”

  金萝萝穿上自己特制的防爆衣。

  大义凛然走进金萝萝科研中心。

  捣鼓良久后。

  “嘭”一声巨响,草席铺成的房顶再次炸飞了。

  浓浓的黑烟升腾而起。

  某个走着进去,飞着出来的小姐落在草丛中嗷嗷叫痛。

  事实证明自信心膨胀是一种杯具。

  试验常有危险,小孩子千万不要模仿某狂热女主。

  “报告小姐,老爷叫你去大厅见贵客,咦,小姐去哪里了,绿芽,怎么不见小姐了?”

  从外院冲进来的红叶脑袋摇成拨浪鼓,到处搜索一遍也没见自家小姐。

  “红叶,我、在、这、里。”

  金萝萝满头黑线看着眼前的红叶。

  “啊,小姐你怎么变成这样?”

第1卷 惨不忍睹的初遇(3)

天部猛鬼卒的人都不怀疑自己的卫队长是修为最高的一个。

  这是一个强者的世界。所以。乔迁说是什么就是什么。至于大队长。没有大队长。两个大队长的位置是空着的。

  乔迁许诺。以后军功最高的人。才有资格为大队长。这个也是对猛鬼卒的一个诱惑。

  最后挑选出来的三个中队长也是原来的中队长中的老人。

  第一中队中队长龙一。四星火系属性大巫。第二中队中队长铁虎。四星土系属性大巫。第三中队中队长斗。四星金属性大巫。

  徐飞这家伙也是猛鬼卒中的老人。虽然是去守大门了。但是到底也是三星级别的木系大巫了。

  当然这样的人也就是只有成为第四中队中队长了。乔迁并没有把盔甲给分发下去。他不过吩咐四个中队长用最为严酷的训练方法训练自己的后手下。按照战前猛鬼卒的训练标准提高一倍。

  这让所有的人都感觉到恐怖的一个训练量。但是对于这个军令他们没有一个人敢说一个不字。超负荷的训练可能会死人。但是现在说一个不字。立刻就会死人的。

  乔迁带着九车盔甲直接的上了巫神殿。帝国的这些玄铁盔甲质量确实是不错。关于这一点邢天虎倒是没有做什么手脚。但是这毕竟是一般的玄铁重甲。仅仅是能够防御一般的攻击。若是二星以上的大巫的的攻击的话。那这个玄铁重甲就显的有点不够用了。

  因此。乔迁才找上了巫神殿。他来以后。很快有人通知了天巫。见到了天巫以后。乔迁非常爽快的说:“师傅。我这一批士兵质量是不错。但是手上没有趁手的东西啊。这些盔甲你看看。跟纸糊的没有什么区别。你来就费费心。让土系大巫在上面刻画两个防御阵法。让木系大巫刻画两个疾风阵法。这样的话。猛鬼卒才能够变成真正上阵杀敌的精锐啊。”

  天巫天起来说:“小子你别在这里狮子大开口。刻画一个阵法就要消耗多少星辰之力你知道不知道。


第1卷 惨不忍睹的初遇(4)

通过考验的人。实力当然是大大说的提升了。要是我猜的没有错的话。九幽之的还有能够改造体质的天材的宝。这些东西在大陆上已经非常难寻找了。但是由于九幽之的的凶险。因此。在那里还能够找到太古时代留下来的天材的宝。

  因此。去九幽之的这样的差事也不能够说是一件坏事情。要不。西方教和道教他们怎么会参与到这里来啊。

  他们那帮老家伙聪明的紧。这一次去九幽之的封印入口。不也是为了里面的天材的宝吗?连大善和尚这个秃驴都来了。可见他们的野心还不小。大善可是金刚门下第一护法。时候你要小心他啊。”

  乔迁嘿嘿一阵冷笑说:“我在清河镇什么样子的人没有见到过啊。别以为大善那秃驴装成一副大大咧咧的样子就能够骗的了我去。我可是不吃他那一套。到时候不定是谁算计呢。师傅。要是你说我把他给算计到九幽之的的话。那金刚门会不会找我的麻烦啊。”

  要是天有一群大小秃驴跟着自己后面。找自己的麻烦。那也是相当的让人讨厌的一个事情。

  天巫笑呵呵的说:“九幽之的凶险无比。死个人算什么啊。但是。大善不是你能够算计的人。他是金刚们最为有希望的到罗汉果的人。你想想。一个可以的到罗汉果的秃驴。要是被你算计的话。那金刚门的大悲自己找块豆腐撞死算了。

  不过打打闷棍什么的。这样的事情还是有可能的。倒是道门那一边。怎么到了现在都没有人出现啊。难道是说他们不愿意去了?”

  九幽之的是一块锻炼人的好的方。道门的人不可能不愿意去的。

  不过道门的人似乎是打定了主意要到集合的时候才出现。现在咸阳城中根本没有道门的人的影子。

  乔迁这一次带着五十套盔甲回去了。五十套雕刻了巫门阵法和咒语的盔甲。绝对是战士最为喜爱的东西。这些盔甲穿在身上就像是纸做的一般。雕刻了两个疾风阵法不但能够玄铁重甲的重量下降。而且。能?

第1卷 惨不忍睹的初遇(5)

饩湍芄唤饩隽恕!?

  乔迁听到原来是要去九幽之的。那的方到底怎么样他也不知道。但是单单是听到有人提起这样的的方。没有一个不显示出来惊恐的表情的。九幽之的的入口笼罩的的方就是九幽之的。

  原来。九幽的狱的入口经常有魔气喷涌出来。后来被驱逐到九幽的狱的那些荒兽们也是有不少逃了出来。

  这些能够被驱逐到九幽的狱的荒兽。大多是高级的荒兽。凶残成性。破坏力巨大。

  对一般的人的生活造成了很大的影响。于是在太古时代的大巫用绝对的力量将九幽的狱给封印住了。

  而且将九幽的狱的入口之外的三千里的的方同时封印。并且转移来一座山脉镇压九幽之的。

  从此。山左为九幽之的。死者的领的。山的右边乃是九州之的。

  这座山后来就被称为丰都山。丰都山上的石桥就是通向九幽之的的奈何桥。

  在这样的的方能够平安的出来就算是幸运了。要想找一种特定的东西。那却是难上加难了。

  乔迁想了想说:“这个盲目性太大啊。我若是去了九幽之的找不到黄金幽兰又怎么样啊。黄天部和天巫部他们那里有没有多余的?”

  龙一想了想说:“我想这是不可能的。要是有黄金幽兰的话。我们巡天部的人不可能一点都不知道这个事情的消息。

  黄天部和天巫部的人从来没有缺少过魂珠修炼。因此。他们的作战能力并没有下降。像我们这些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巡天部的猛鬼卒。连军饷都不容易发下来。想要魂珠的话。那就更是困难了。我想这样的情况怕是只有我们巡天部的人才有。”

  乔迁想了想说:“黄金幽兰的事情我方在了心上了。不过你不要抱有太大的希望。改善体制的事情我再想别的办法。但是魂珠的事情你们放心好了。

  我身为通灵大巫。绝对不会让自己的手下吃亏的。以后我们再

  会缺少魂珠了。你们给我放心的修练就成了。到时候我们的成果。要是谁不能够达到猛鬼卒的标准的话。那就别怪我收拾他了。”

  乔迁想要在短时间里面恢复猛鬼卒的战力。当然是要用非常的手段才成的。这样的事情龙一他们不可能像的到。但是乔迁也没有打算放弃的意思。

  他想着

第1卷 惨不忍睹的初遇(6)

轮稹5谖宀阋罩稹5诹隳厦骰稹5谄卟闳琳婊稹5诎瞬阕舷隼谆稹5诰挪慊煦缰稹?

  修炼到第九层。自然能够成为不死不灭的天尊之体。

  陈星好奇的很。这为什么太古神通总是以九为限制啊。难道九层以上就没有了吗?

  巨石之上显示出来四个斗大的金字。天道缺一。

  这个答案在乔迁看起来有点答非所问。

  但是无论是乔迁怎么样想。这巨石就是不会改变那四个字的答案。

  不久之后。乔迁只有放弃了。神归位。乔迁长啸一声。声震百里。在帝都之内都能够听到这一声如同龙吟虎啸一般的长啸。

第四十六章虎啸铁布衫

  \异能古董商 第四十六章虎啸铁布衫

  多日来让乔迁费心的事情终于解决了。能够和二皇子的军相抗衡的猛鬼卒终于有了一个突破性的进展了。

  乔迁当然不会忘记清河县的血仇了。他知道要是自己不能亲自报仇的话。大道之路上。这事情就会成为他的一个心魔。一直挥之不去。

  乔迁也不通知别人。径直来到后山。寻找了大量的虎骨草。然后装到储物戒指里面带了回来。接着。他依旧是在中军大堂之中。默运天巫练体术。一道红色的火焰从他的掌心冒了出来。

  乔迁用这红尘之火将那一批虎骨草意义的祭炼了一遍=。说来也是奇怪。这红尘凡火也没有改变虎骨草的形状和颜色。就仿佛是刚刚的采到的一般。这能够有用吗?

  不过。毕竟那巨石也重来没有说谎活。当下乔迁讲虎啸铁布衫的前三层的心法刻录在玉简之中。然后找来了龙一徐飞等四大中队长。

  四个人到了以后。乔迁命令道:“你们去找些信的过的手下过来。每人找十个。”

  不多时。四十个人就已经找到了。乔迁吩咐下去。在演武场烧四十桶滚烫的热水。不多时火头军就已经准备完毕。

  乔迁召集了所有的部下。然后当着所有人的面将虎骨草放到热水里面。每一桶放了四棵虎骨草以后。桶里面的热水立刻变成了金黄色。有一种黄色的烟

第1卷 惨不忍睹的初遇(7)

游椤H熘凇3嘶鹜肪娜恕F渌魏稳瞬蛔继こ鼍氩健Nチ钌薄!?

  说到这里。俏皮前全身绽放出来凛冽的杀气。笼罩着演武场一千多名士兵。

  在这些人的眼中。此刻的乔迁仿佛就像是一头太古时代的凶猛的荒兽一般。让人脸大气都不敢喘息一下

  乔迁收了气势。看着这些人。点点头说:“很好。很好。本军很看好你们。努力的修理连不要坠了猛卒的名声。”

  乔迁可是不能够总是在军营里面。南诏国五毒教的人已经就要到咸阳了。这个时候身为这一次挑战的主将的乔迁却也不敢怠慢。他倒是不害怕五毒教能够有什么意外的神通。而是担心咸阳有人和他过不去。要是被自己的人暗算了的话。那却是有点遗憾了。

  大秦的军威名震四海。大秦的内斗同样是天下闻名的。江家和二皇子都是恨不的乔迁死无全尸的那种。难保这两家人不会在比斗的之前给乔迁挖一个坑啊。

  因此。乔迁这个时候要提前的回去准备一下。乔迁回到了府以后。李商很快的把他给找到了书房里面去。并且告诉了他两个消息。一个是南诏国的使团明天就要到达了。

  这个消息是在乔迁的预料之中的事情。按照南诏使团的行程。他们赶到咸阳也就是是这两三天里面的。

  还有一个消息就是今天大皇子秦苏和二皇子秦胡两个人从军中历练归来。也不知道大帝是怎么样想的。在这个时间把两位皇子都给召回来了。

  听到了两个皇子他们居然在这个时候回来了。乔迁心中猛的一惊说:“难道大帝是想让他的这两个儿子去九幽之地不成吗?那地方可不是一般的危险啊。”

  听到了天巫说过关于秦政大帝的事情。这个时候乔迁心中已经是有相当大的把握是这位铁血皇帝想着把自己最有出息的两个儿子给送到九幽之地里面去。

  接见了南诏使团以后。很快就会去九幽之地的。这?

第1卷 惨不忍睹的初遇(8)

p<???苾(F跹g耻Hy拄畷?&麌4摖偄钹懼驤狖饐熞惂??tlQ?迵 幜[Yx嵼idC?冊;$髩]5F崩G?礥檸m煷n蠜DW称睑<┪囲?疾K弭?聊版刡A槟?-紱!ˉ/菊(瓅膪, ?彮W啞詗啿汽编鹣7幷?Es?宀鋆#*v猜m?畻逞沔?[居樓癏}K?躛魢(鍆i圔昭穔x!k箭醀迫熂??a??N锌谷媜=楏7?鮾a聫焒?鋄礯?,|h逕d!?悹x腰:珞^甒k瀁=?囩???? 4h]+?)4圢AC??碒A"厞禦1"茒9孹eJ?U.lɡ茤Int貖?g阬賷bL?C? Q#茡=鳫AE?yrD
?譃Agzu–?娫:砫珓
寶e?n\竈)?笐璊o[B暃曪邧O)V?脗 *拈]貐&敝5歊?湌 謪﹛湓橩玠I?g獼1>V?+新龤>垠禞∕_擼w馧?,乢2騁籶C怃栀閝磻G?]z嘧砅玙掐韃凸硓w堏呆竬泈鑯4y?cB銲^2D赜沢=闠 ?c.8痤)鬚扝辟.rZ踡紨"#祹?獔p0-??%ゴ+凹?爷D?莒)?雖 燩|+ L1& #鈐?KLh競腒镠荥荫=??嵅??\怚擭R+&卹H卝?*銎魩E#糕? 搫锘 |(?髀笆m抩'榣?$巔"?炬霶$獚:嫆嫪癈)儶.勜K?'A*摡6-峆$﨎SH[JR!Uロ#?,)删N偩?2宛:砥呍恃 婭犽(4蒁?R!讑?蟂V仝,A錬Uu蹏2歙Y窖蟇檴.0 B娮??玍鐨u輇=Dr稄?v鼻l S$媴?i#;Z曖魅Z琜嘓宱I?贻; v甃 玍?骏???蝫廍瘸,[胩\V-?諘A陁з騆 4漮ⅸ?I臲-???B?}嬪转?僈a?%怳?踟H斫9^\乗?衲Eh5?蜶l儰C睋F蘫垢.〤劰霋太壄稗R餻E剴g犳zI诮嚆怌揱=蚟-Xj蜄%髎⌒钛莺U麒2?掻@(K70?0獩k7Mu?磈韱=?芐{邾?pF濫/竽?惁?媿う??7?R?冘穀<|?摻颇H>菷h鶠絆煷?褺{畚ZO蝭S???g?L?m璙TW&&>1$#隡dr瀜?m#XW3歨E+壻泼?鑄(:_?瑕&)舙葬y谻?圓?塜D#塈T?欂D'>奞斺E+^媃遭关E/~宎?蒟F3?峣T?儇F7?巕斻等
lu}?楄谿??怣橰??v c\匚夂@>拺b苮X〾衜]灩ci(Lm

第1卷 惨不忍睹的初遇(9)

?泲pK?鐃b+vs?r峌坄r荅]騯m??oK#CE
;h$9楋?捝 W#?[怕X╳zSvF眷塉?评鍃iO?閣镾埪7#?z蟕舥磋鍁?`癣?v5?3U{#廕mZㄛ緱淏?吊舐??驵o?l#葋???dy?y?i哮米8梖j薡?Su媎寕M??Pn笚Hc⒙閰?Z噭{{圑?j襜rx?僀JIc旻鴜螅Fh?蛭问鈙y蝯鼹F?i剝?|?阅#)NW嚝g8v協:fd?3?裰9?>蒣!hcD虖鹸彐K慌─?镅l睲圕膙娹 瑳t?0L鐦F(?t寓;o凊"訇秨@N?M4rel'僇6屰豖sB#騤%鋵>vO簶?衊:.Z?q2鎭訁?t祣??醍暗? ]wi?1敋睉~弮?糺?顡7腄?冩Ls玊 汬e謺??穰溦G/?匃貋+bd*翹N?z?+?檈昸?挱}?#焘; S属囶Y1杨p目*顊0o?|戫S郸&曶?&l垏b$毓漌?Vj膟剅%EX&烵娄崾p)?iゥ#淒鼐蹄!?cB? 礈贵8\+&3箁*蜝払4汄?=}u%'j6蝣p峐x籘?浧:@k H}窆桵Zt鈠?#潱
??娩5N銂俠)~笎NDL笂Y?蛎摰/畾y坆j2恁ゝ[擶?癐藲搨俆~t5?嬠杯侘A鎠L$某+c~么V{搲翊嵪~!Xろ,GYqL偺嶶&2急JZj?j?Q啄ぅ7CZ別L}?穅?b焠譼
b檈 -啞XG{?6諦埃t5躯?裾?07僆?g)y碢ex毤?指$o?5Z褑x5?塗'?框?劁xKt挍硡炅?櫪偺咺w 钵肈鄁2剕藸?剼脻@挬憇砹?翾:?$V倄?Y^蘷O?acF? }棧雪狦嘎箅e0Z狿猨嫙膛曷涣畕i悕??弬蕧.I晇歕?E*;N钊D踕焐 Q姉渻+槠{哇芡??鉢午溛胲物象\削溝蟵部
兴 ??q雍b疟N&}眯#軥周-?&? 殛q昶&} 莙?娳従Y宜=榆H?朠W眲i徴綛7|YXx蒎楊tQ9-<畓_瓅塟?嗿tB?$藟?滵@3lD敊 =}c?z??!橍荹9欚B陨.<蕽︿
盪P9?恐#?酵k钃磅即咮跏*趐蒓?聊[e眃@y5<芝罌8%嗮澄??.|= 臃(?旋?l?=麋B扝?骓*Z?监%2 #?穙灚踨J羮#?~铓3匿靷-?*芺鯵阡XW>$朴@?I袧]䦆F??kh欓讧留2彙匉录+D洑枙^戲?嚆+误Wg鏠獫?妮}k渚尪 8y?S坉齆请w?0鋜i半rx

第1卷 惨不忍睹的初遇(10)

垮a?]嶣I?z亲?"胵|a驟?p爐y樟暺j?E6B2m誼?9?鮟?榃U竇?āi熶b?i?EbGsD</?詓埑05??苂?5w,6(禰?$Bs?n嚋馤B T╯汦h?x哬eA?3埽C}?憰p7?R]G莿鶘f泱敀圴#剫j釮i礥驽a鶓'?@焸偯fc奟u鹍$肼vHbo9?橏鹓H%圴?[<W軋l嚶#o?|錶?u?A駚ざL簴菻勈圼+x?旕<QW+爣W讟V齲I靓wOQ??z?bm7Y駨醺?9y?檻箲賾鶓 ?9?Y?y?檼*箳,賿.鶔0?9?Y?y?檽:箵<贀>鶕@擝9擠Y擣y擧檾J箶L贁N鶖P昍9昑Y昖y昘檿Z箷\贂^鶗`朾9杁Y杅y杊櫀j箹l贃n鶘p梤9梩Y梫y梮櫁z箺|贄~鶙槀9槃Y槅y樆GuW墭庨R作%?嶱Qd|檹櫃峐N疰52釽比叄G簈彑A?U懺禉櫣T?WO拌x欥,2鄔Z讲6?_w侒7嚪,潄P陙.悋Qp〩`Tf?Vf??丣謑爾涏X_i╚#!&?娶Pe'\?朊A泰c芖p煾+壻淚噳TZL鑈佐E垛pFA9姽5唐c洹(7f?de;?U訁T?買.瘋9C?∏0垂/菑薜"痙T#璬浟VHSGUb?臡瀒BX諵棬`貟?oⅰ叶<?V?e@q=E?>6e該rJ?}Fee hK?>摔N堹?劧H#溵cN?憺鰹噥欯C(習iS[襙K]yP鏩zR湇'?縍l?隺5~?2R呉J鹿喤!6剈6錿*貛4嫄靓眰!|鰈#R蔾H*夌w&柴$ヶ}?弙S?4颡 E`h刢獕;5d?+鬷R*則?.Q翄;倫 T凲rv:t?瑅?&.B %f?5趪雉滮芞]?殆OUZM铹v硤嶗[ub瓃翈崇b豣B伋?趕?嶾x?C/6$Q皡?偢1b3鮺?g窶????LCT!鶉Zyもp辊臗!Y?m銦夥sgD舻k?[?iU?骴=炝r&Si摚婬7"?<y??(導$K5j?佐D蚺匭H8帴槇厽硟N?j穁N ?{/秷?H@?槯?T~~$lG鄶%R"琔? ?
2hJqo]?`w?"垐褃凢PG蜂⒐豼c??U/桘GQ~鶜倹{潒 u???&twc?3h4瞹隦乤耀%?=A喧-舒M???$??盕LH
泊2抬-?囤e該5d奐藚?稡鞦d?+?备R惫(髶[匝e灞%m児x5专碅s@?痣玧 ?r 堮1瑒俥$?β?>亱?鏙7K嗚??翾cP?椃?- ?G?NqB

第1卷 惨不忍睹的初遇(11)

?螓悃|槯紑t/焘M笚辐?儸?謕斄,?櫳?mg+?茇@b7?墋[ [?蹐唥姌篓菾渓qF媳e鳃颛P?*-鶍;s)<5蟗ラ嘁r?也-\9赗8剺檖霑▼?TBQ?攨焯2昬樫l監P*%斥慨竘峀珣代X橶y\抻嫇??潻橰jT@沿湬澆I篺猇9i偐=4!貺x?[EI1JEhs'?﹙HJhb拤L砞eL姄B?I1診?Qy禰駞~81$#O鏟來?稱翁$禔隺$媙霿禴???!H≈堾? Dki陠Τ铄rOu狟且縞帊H KMRVN螤浐攝v6綴
g 腱"G`?鸤UG媒f午)<踈J羭恶z懰裏泤1&z坊\on*亨u"+E撎SB卽2U牒B燘揋]mle+樫?姷頂挹/[鲸穃?晉A6蛨搥+荽芔NU朌_P饎竾RtPyR??闸T簍C丣患鈻8鍱oz栈^龆捉飬o|?_拙髋o~趸_卓p<`乩Fp?糮7亓唒?<a
W芈苝?糰w孛q圗\柕庁?Fq奙燁?U布]墤y姓朩??疥澾J-beiq9Gr粳,?ヽ熩?qP侼菸&?W偈钶,詅J湉竀峕RY?tP:势?C岗邁?==沇Sv禄^傥w^m柖V豥鵅l祀Sy?"謊w院漺??3IF橠0ic靹觝6?{F/绅dtxu:鶃淝&パ钎糄噊嗛賅M鵃殟bze%u觝援櫷X度JV枠y??波暯靺I2-?.??DT??mi^?稺M錻[鈴?土Lo^v姱~蔞猢陾唐w京H榻?.5S佦j跺;dC+楬?9 篰G廬隖f墦?金艥嬝?笁戡o挆|}C妾li趰=垁厎围U睼簣穣!醚q貤G碅軛滪wv.P?6By脰据~核?y豫~?Z幨乶r$梃OK嗘`穎?蠷啅;鶖Uiρ奟o$閅X寧溢4?!暀??u淓咵O国?/釾]紨諑覰Bz璊蓰bJ#儐ss査]啀L?祎楠\%<躎KSW2?N懩^?暚0[煸儑綕龛=Q紡额攛庅坳Lv凒焻胔2颇~[dF籑r敚ヤ簃?鉹Ur布#|雌B琿洙瘡}鴔?!匞瀉笲D红?! ~Z基焼蹒r`蝞g??穥D~?S???驪姡X尳J?獡?<彬 ?:驚徊j橞憪s,?大$3桵 疸櫕2 *屪c2檌鶐箂$
i军!O?
鬉 #??+曣0拴弞r 畠緼A ?c⒕欆?艌瞗?7? ?$誦??4憵輏?7D1Eq?簅?煛姉K,tㄈ瓴▓+謵?$禶碄A钝伽?&2<脵z?v9獞#@劽O?泵?慇慕[?

第1卷 惨不忍睹的初遇(12)

媷?顮猼q詖<因乷2斌i-独?翨姹<梄鳸募姂搻q麗U??蒂佒?欨?鬌e=^猨L?5l?9!j抒廹S榒??蟦V?V?仌騕-r?E挣U1康复蹽坯\a=X_ ?蘜龘r?\g榮⿴g_J涬塎/8?嬋竂.飧 譼{?ξ欺3巄捪簶橚 *Y漏??喾7??麿?M?(mDi??BA亼?*D@A羴R琱?F?3VTp?篤ZqD?dC?-抣(騚藠?T?滥? 觎﹔??懄蠌&c?儆dH?泰Pb+?砕??S?7諍q(H?-z閝胴?峧u鶴琋?o揿蕄fM渵9
t*v`B攜~?@貟4!c4l覊9)902扌W7?iS+P
?毜)蓝Y凯X曠i裷_骎淧贲烡A?-?i?m俕H+譔bF:r?[r蜎愉鄮6搹]=V{P 澸抐K蚣F?閛懚m:疆S"媪鰰|}抔R碬V晚杘^竦A鴻?x楺Y笸?G菓勗s*乆泧 =DRA<仹郆Pm???H?繭(Z?t%耯恓,騢RbC瞍恆"醫$B瘐dr3㑇湏 鴸C-穃xH:腜l62輑?呠懀y喿@Bj?X鍐彙鯄慟顰嗁??^矔?k呹創MC闓?
]p/矶B"刨憙?z渟%?漿>槿Q涁?訪涅軪组覣?iid?F玅[C
Te92拐ⅱ咶隭侦\汮f&^L秊tG:yW?詊漀5罻X嵨vt?擜h煐F@霁╖5lF溋$V?}uЖ龤夾J诵Tx?辥V¬[B稍\畃=jZ?[洙?斲u諶t??邐侃:g漏褏>艎闟?LlUK缝腨?艽f駖r?鞬財}J?e?m星E]7敇?猳廪/憏-銲 蘪棗毰kC79榎w纙6ve7?枴蜥薞D 臂e蚔撜O;k辡5幼b醜B?崗'啤u?!SZ?鳨 蚏lrZ躌傠??C 6?u嚉y郂气誄5>煡≥n[s0&菬Jl姚9~皶?殎D逓?E扗_疟Aw綌\?X琢2Q_+w`q7U觉喦e~q6淕靜?鼋&?﹡瞺CTm?'p蹦9睋遦詵@凸閣逤躊u繢!V3砂痞厉I?`C 斈顈hh0*圠S蹂n?蕨犝?Fk,繅桳p?-E/F7?[c熤?V琢裚l'欳韔~?幞艣葙?棑貾@`荬eM瞆9毑眅|湥?蠐&?惦b跗?z蒪:Y 撠虐衉??葏設f趿?膳ja~硧"i?<u舗iP激X\圛叆DM%ZS硅(H2Z$彅$蛂棱潵*恄^谷a尨賯BE秆T拲M奵灰灼5姎?2摡蘣2硻蝲&4?蚷R硽旨&6畅蚼r硾撄&8?蝢挸滄<

第1卷 逃婚(1)

⑸馲拮煴!W镠A??"r徕?)潐r?焜R脍彇勚j vl曧爅U0齰氖铚??玱L頪啚廇陵懳mJ椠\uiG墌0 ??*坒?6娅6%眑 ?Hqn鼏S稆0馺1'?i?7??1G?O1W?_1g?o1w?1嚤?棻?П?繁?潜?妆?绫?鞅1 ?2!?2"'?/2#7??2$G?O2%W?_2&g?o2'w?2(嚥2Y闛埐)?婮*阌2 +镗ahX?2+#q薇牙-V囮靸谿? 矛R.ωJ妄⒀??Y?唱灭螯y嘫?犡z2)魹忓pF囵輹(呦墢塂擦泏Q襀?3∑3?_?椭JOM-?缶*%鏩唨-羡娡jx鑑2/f$?3*鬂淾|?n@鼒败篚l榆晼炇瀒?徆s9馷 芇髟愰H??衛薮)/[ュ娭?x糩@?&U禾?vUq?衮n?Wk?Y<!噽惇紝鰤gN?鉖稠ぼ*搲V_矴贺ceg贯?f葛舏螊袱鍌鰟`L~媷&辢糽铂]??Uu[?a攅9壘螢章.A-tQ胸澞V&┏:]s-瞪w?>鳒eMy?&甔tv扤g)壭1蟅|`碏裛/
侅bu6'舀+?英ug锸?偄?资佘鑅TJ?恦U郯誷揳^m骩Yf秇"礪拣~0/齮 碏?#Mh暣跼E?9下⺄L 轈珫?0斛?iW)L墿徕睂彩勃?x+Y晢摱6%xи佊螾粯啬\eO佉oエ??牳f譓だ鯡鯧M値唅UWw稓`0O F梞伫hZ/w?6jQ?I夗 澢@??I剰?艶7妋除?馴<?瑖匕烖操M椧剾柘Eu識贂??W滀鱴胗實LwhdQ擯v瓞恮怂?G拫邗槬(?:?w福>蚞о瓏o钱%:"+`閸?搜V箌PR?v隘虱J?穸卙2J0?t爉#w)&┄Ay?ψ▋徱?/e榞Q??K尶箮z喨艎Gs7鱘碲-F
?芖8?蝅}?璆{絣耽錩載ux蔢N-?秂吾f77鎉芲y諜縣蝖镑糺藔漞槭鵵AD觮鴁?~K 9$Υ薚(麕酐?熃$?鱾oS?藲 礂鍇噁簶媞=|挤檌IY鶈D毮4怣 a??竳#l鐔c灝殫鄼喐H欎y娷G5咹\??>bk?u}???m摤r?鳢浻?y厈锢??8F舼Y暾阛 ?瞬F8鵃G?鶐z=? A? 毼檂?璐#??佗?[s5ORLL刌 憥敻y茛V?橡嫔ㄑq?匶榼勻(詹?u~&v$?"?敢潟傟塳d?槠嗥?xb[T?Lh须銲レ鶋藦楞Ug{

第1卷 逃婚(2)

薮Wgw圎笚悍躯糶N?KF_z洬χ{?_湌N?翼M麦-%慒d'屧??莩%?|L駵{U}扈坆哀徦?裺顤7婢樳P箁v猋嶪?/鵿璛!?[⿷w寸h|钺?迹@A孮??鐲笻$?I?J^?`核愒m塱v?伶 vR拁CN朑H鎴&篩 忩陎?蚏漅6?渘>4嬐}Gt
(?b?聝峆h5怋聞鑊tò??[h?BFD╭とV P,yP ?ti愉绖 o?序#臯y?歲(C??訦〢丗U*`塸"O檙韸n%虩F-踀ベ?觙\陹BU烾A蔡芍d獭_o挜箆lH竰G旱贵.S??lWlS捵Z鶢兰
!椞U孀巺]菠`贖U瀯醊$j㈣?S+?蓻#'敐や剹 谴麢oD諨}W?z[璂i+|巔$L靇U2鹷/b藑yr4=~b绥脀醺蕈t?ur庿鈂曙w猌TVH 艥u葹j掿D怌肓?ML9T軈圭BU典恞壯腯i7qd\]ч謽\颽?hv-h"s %葪bn '慗嚨6揔?Q蕀f?Q}tcd3.9Zsu}W鍐儴齎0iX讕Y?E酃孓Ga&tO鯃歅Lz5賃r&e\^ZG芼g歜耗褵蹰Qn.鵧衎 wbK#鶉P?i蒔滄VUi?贐鋗h'm綰戛毝hY纈,a?C][Fザ圽v?eO样#_α爉耣灟S*慭滎')C2?ó;b馘G嬇7璋4砬]H崠驿o0q阤?Uz誎*||为fI鑒?e皮岞??X檰*K?e書b驿逗慸憪閇GT醞p夺??衺s└憃貔W?(幉鶉調I&擈Q{棌塈?捘}4?鋍恿Xδ櫻[1嶵aZ殉%墝QXP 鏥?3?抐+幢莹?钠=椲磺?Poi.玣ウ连?`菬蒠0??鯁RW?P?AU稡嫊'`O铭=秦伶戀t澖笒鲚苅H蒊箺
?鯄`x極'S霂Kh;Dt壁禡eb?4針贲>rC_?篖?碚?A雳瑹Q9請M?侥#賡Ud鏚鄍X瘝遉邤H?飥??譌%:糕`嚝M臵Qi<"?uF.]kL鲾楼鬚mI讻槺堲闀蟩?fh櫤8?輟[?灣T?+Iqf?忮K6俿熽偉?AD?a???卪憶恟>圿t"嬫烣 $D媡.C? lP旟婫慗箮T"葈黦?橄kN擩
摀.鍌
qW?紞Dov籟悒犓?N?虜珮碊:/LS鍘B)!鎱5Ic苧#B??禼摉'煨P""覺鹦岳2?4[刞〉3#悇0?O詇栺–~[Of???iK??7?$霤?W2|罬椼Z婌R窢辑> 吤u

第1卷 逃婚(3)

 聿汳瑆[y?c?拥唣?禠鰉历I袞X_磚錈鲋~孢薁]U峖搪炄钿\
帒巿鐧剦? z鴮嘰禢?? 钒 ? 前 ? 装 ?绨?靼0?1?1萫H繟^娫c?G?;淾8M幋顶?}?逰j廉?赆棻?覡)吜"[瘳tM謚嵧詽?賏? 眯窨}関澅 忣.姯?埿$楂An*Z伤艺珈f|迧气I梹yE(N蝽洪 税遗F
S頵 ρ?f畒 0夗珔oW蒢開鄌慀H漰d咆墘Z悆tE熱)媋??仇牏?s^遣GC=櫾鎥N_?爃減锝撱难萊妿顟譨V艘e◆.唠圠4.?J?(7笄粘晻敔訢冑 砿?&噁xcY, : S麉.囨or?碝醍7l犴嗛5誾鷼鲩?雜葔r结(N鄫唌??躇a腦?h?垏D旸V橣琷fㄙv(敬霶賚琙厬MV??E疝4仙!??棞XN?鎵v??n櫴顲莢D燒诅u魹鋯蚆3硲Yz2?蕀 朓枻滾W<"憦b'T佛,骩?诋扵d 偣gS膳K齁!?7aRZ^晫乂齨痐=YyN`5鯁f=5兝?Ur稵YD4菋Vv 蟑緳!巕帊袘匚F"萜1螭儭?焾^輏惫_v3?钣烘?ノ鉋狤 J!H?$螙搸-1L2枚弱,举銷$摷匦K?S~0)┭S砲L?輘觘W??}f傀??襱謯- ?opN~揼f芩絺麂鶫行5ZY? 汍MK腩8G(岢瑂篎⿳钽?"鞊m 'JKU|7?ntゎ?nD茢0x ;缚U環䦂賷卽馠?w ?憲9崷_f轒i绊敾@E奞塩`箹g姑谖琩橄剡Z壞pf旊?彺籈a]$晍颟巆汶皡欎L鈢扏泴箴?鍁VG?匼^X歃u+?:Ar嶁Ⅸ术m嬬楚u6?Y.?虾鰉~c巩0少YJik墛,亠垗殀 嵏8?怛炽?怈)廞z檄?﹜?O濢Z逮頗1!gt S??閐X嚳!騀灶+?氚∈?J舞N??颯TjK兲?2踨托漆潇bzVS故舸2荸?誸毾?9r刌韥p彦\崌16?爗歡A4?y驹?s g炦簭被s\斧#僳袢e霙?f俢 92 靳c籧;b??椆飐?頿燿e记 愙竾癢_=q苂袍-5'}稯v礞貝E懃酆蝟?o菹O?謔=譿阶=貒截?贄劫?讧节?鄯桔?芮杰?葑捷?掮睫?喵竭=?距>?踞>?锯/>?俱?>銰句O>錡惧_>鎔炬o>鐆剧>鑷捐?闂鹃?戋娟?敕倦?烨眷?碜卷?

第1卷 逃婚(4)

瓥匢V?:蓴~d'石z谙挃哅谌鏧薸︺嫏庘閽0,(?J瑤?鈌t$唣?`NvhF?+宕坺蔏M:媩BZ郆!啵炸ガⅳ殠潭@CR?ヴ銜6?
晁?玪&7TW趇]?{g;娦抆泗>㏄d?厪磣c''犧
駆 ?6愷e朤抨(Hf涕四饉#F贔?3B?>弪湭I笍/???椰 ─v6惂|?:<
掩?晚鍮&D?2科??翪鶐腢Z﹕瀘㈩-E疦*???%怋DZ鴉留.0(趃T鳦a耶J?'2, 怅默襆-"*CX?瑁!f荙'Ld#獔?黴]?<淢% #2?EΚ筛??F萶THc8綠Q4?部*鮘r*
*丟.?*嵁欪h~?歏婽p /Ak1wH RJR珃$葞?薳C?A?9?亥t忆髌M?兇榝D顛R??05攩t,蔷傡C8?%%穖V恬抿蝰2E搽鳡
7飁^h钓O髉U2?磀(Ch?c0T〧臉R週o=?2瑶姚(煇糎?瑽cs{C%2潇蕭S?3╪蒮T匒j?韕太7媚囑男矐Q綔d!乲?沲jd3酫昇/?*籼盢坔??耔竍61'珉鐐XⅣp
堩?7 燴萂?_?堃D[凙PK葽?薗@ C肥 ¤+Cq?跣8? 悖??鍸謉賜訉z?5鬙tTС买/轊VRpP猟D$?m?裢xTB>~-!g?亶@燾??ISv訨蜮(g?楆3矒H}噏.gC?裭? =8*" 剴?lb絷0Vn?dT?O笑x%L7糳缥艗柑>猖f?qD呻d攧撎1騇,???熏GT??J繾?攕F賶n>>犸Y婰蚙e) B&釔銖鶩<KbLo???Z|jINc6x M??╧蜮P璆1笠筴?毖9啎?覨?k??畳?鷅萾?GD?lH 9s臖' C盪瀪uXo坱0襝EvdI禿M鰀Q6eUveY秂]鰁a6fevfi秄m鰂q6guvgy秅}鰃?h卾h壎h嶖h?i晇i櫠i濚i?jj┒jj?k祐k苟k仅k?l舦l啥l亡l?m誺m俣m蓥m?n鍁n槎n眦n?o鮲ooo7pwp 穚 鱬7qwq穛鱭!7r%wr)穜-鱮17s5ws9穝=鱯A7tEwtI穞M鱰Q7uUwuY穟]鱱a7vewvi穠m鱲q7wuwwy穡}鱳?x厀x壏x嶗x罺K?晈y1?憙踉dy?y煻y匓M?{iz臜{憙z潡摘Wy椘y头{椒?r蝯秥礧~}燋{踳!荀}ё-?i髀|A#}浓秣y?| ~WM;?盬? 伣苶蟱|駑~??1C,?冄鱻?伣穨蟇匶貋S 刔鴥?乮?R叧僕鴞埱蕠?嘺b姼匁聜C貒=X堎w刄竳sX?蛨雴?

第1卷 绝色倾城金萝萝(1)

ORum棌佦)?腑婓b53炈G)yw枠譍`= e曇3籡嵖'韃璨 7蚠i搧儵i辊瀧訅鬤鱫 &崰??禬R鱜悋?Nx/?敶梍9q爤+賜归摰?洬 輴w7??-|tZ廌X谓Zb溣F?}鏜弌ph$4鰳闠姢t紶燵??щ唎J莂-撾摕{?)??鯈嶤 ?8肓?w2旧h辖jB?>牠I?掜?墓肄VL宅譂漓鯅襍蕱??]造c{騅蜐Fx棂?E鞂嗹(?h1?揀J垮衐+,?\q退䦅x謄+弎?术`OX岓x>塋%泎v垖#靶zP?瀥GP???轚沫w⿴[ L顯擑厽ヱ銽$o戢蜒杙杔贇??嚹?蛈かo?Lh熙`#崳襮4?蚬u衾5!5隓?l悎週?銵{E簁S?丼?}䦟鉚涅nNXc柊w"嫷DJ翻mm?1?菥4惭Vjd?咝細`黲P凇崠楤Q 綟N鹞犮戎48?Z 鹏唓Y;A?埓鷹?澟佔?敵鴜Q|$臐苄? J訪&嵕r?逓/鳍?獔哖錒?恋玢1yW衦5h涾y沍蜏I痥嵮荂 ?i bY{ r邱XK煤9? 葔灄4碪 /YUT=頠?'Q缊t[夠逹膥卍緋窇彯榎\Y?g{珌{@Phe腍+$笎aC?崰kEA?6磮???f9QdD?)攖樢??U.慶葘. ⒒3!藚b豉ㄈ?|)P銵?=桇I??`?p?鹳2(:?YN??C砓[翁
險Q?:"縣醰 j?a紽?擷4c+?)稈??&<<?B?+z&K竏`?靴L?oP禶_~vv*S猶e梖鎙煁)騾8p"裨{ 6腹!菉?蟃K棾龄-*輽{碕??gh朙o峙㏒<B產羵?铸忍穏[5坁?卻嫯?
+麶????O"傝c杌捸S姴嚃萤??佯i?闺O,??,?痛獴ki牛0翀?9虡?艓啦?誜踤H霷粠C彚婇8尚晡B┶松2#BQ矚)J懱氯?7|(G挛k歙疍瞳糏连hC?幎?穾&r⑸Z擲+咸酿艤*酿D宍髶H?4?ASK??
!1釉hI钬qM鋷< ?-d蚈甘餞-+
)T吸摣+*q枣J3?S?+玆s'c
苁攍0?騐 卢H??>昶籾Up'4???匾獀C +⑽踪`靐笗忏*-{jHHK另JR#鑳,F'竽I?赔t迖襆wI寝娦K虒<諱{?LP?-圞牺錸+?蝊偒A/壟.[屛偬
4粪$?LN1?3?盹Z仭叒]缵?紖 n`溩〣?魊臇嗸楝?處喽f5?篤錤%惞蚏

第1卷 绝色倾城金萝萝(2)

kqD.僨tVy礧.i??赵爯B}5Y??|韵婅P?/渜Y┑Za?澰?SM,冞剛滭钚瑄\蓵Y?G罜?覯Ph?U涪潸碶榈^猻䦷 w觵 =$t?諑襘 禶%署鄶G佤$^Ni0ⅱH 禸-V·兩籀锑l6
纡fTL?o鑛絮bQ6e*$H鲼
tBkち唂h5z臠U6gu稜陇#>?媊劕运;掚dw6i昖烉#[4+2j'騈I?0%U?k禆睌:Ec=zj蘾认怩?Y?m睁饧l'毌p`??%!r<躍m?i&O鐞`删?H"睝1唽d鈔?qQ6镉?0tt?"KE"砳⑩"7s3鱈魔z杜'|騹驅 O.-VsQWg箞bgSM?ZmSwvs鰑i鱲q7wuwwy穡}鱳?x厀x壏x嶗x?y晈y櫡y濛y?zz┓zz?{祑{狗{谨{?|舧|煞|枉|?}誻}俜}蓣}?~鍂~榉~眵~?鮳8x 竴 鴢8?x?竵鴣!榺联甹狄錾Z)bS,傉雳靾A卥Ms穿gr懦廊斈鞇蓊'>疦?蒷鲗k?槤?卦?=+wY&??D[f^鋞=?痶TL?A疂 CxF?1J桍?録敝
Uv祘膭鋥龀V7C"厸?
F ?]& a鞸H?M杖騿圔Jv凥聢飔C 7A耴%峅奺楠テ?箜牒'?劒F5=舫鷑珍??jY硸S*VN?穳?燿?鉡B?胴鎧稿
玉5?)f⿴eZ+僽Y啍寔室喒$?6|??幩)+?姊毕d?桡|?阚红A巋M?c*/h^Dv婗薮?l-*Z2r?弭'u'撎I{命捭2?VyM;0葠晚/?[?AgH@鹨咓琿^y??3?謞hqb?甇ai葧鞄?D卢02
棶=1L]蚔??䦂8藍Vyk乏Qm柂xeBH7?鏥艕F刪[$8姦?.J謋ッ?肰?>賣? 墛z惻痷眚pK4唃Jj,H??D",>?岫憇l圣?,?w2-%咠% 焢襎Rc?+e
?+谜綩嫈e?gBW˙?3Ck懦c ?Z(俫?v初y僠堯n瑷╔1*v橂@q?賸xe拑fI膆煿晻ば???(汗h謲g巔騎z勶U辡ㄆx_c h煯?啛尐?1①峲???楎L琯J燬s[2e晧?N
漁煟| 炻耮Nq'o鋍S+8B?僬
閁?焹B,[kP騨?(r 旼bc矎#S<籜f启0褤??鸖u哷zH潦?姪?$}H齐?獳袦浽g昿鸋*洿?#rn勲?暝曠rx?塄Y??惿?CΕ?▕噡蕋儢eh淒装?>?満?CA^廚N"欃寯閜钑o??﹢D_??憏BU塷?涵? 砀堸牑

第1卷 我的其它可爱滴文

I?哊]?睘se螎癥F???(眻胜z\?t局??郌讪?p吡馃c扲棣渘騣m
姆r趧?`䝼?>顦?{?襔j%?贞き塨~羊u玗蠙螕%#L.冐刜<KN麛[杮,A
Re龊/攮l ?o屏吆?Oo虒U{I韢?粑芇?滧nw?望囑糞
1摍踠扁ou衰|,uI煚彝 *ピJg稛鄜鸡s龁蹉r毠h0zq軡荃x
痖A粟`??濂歳??YIP~z譅濤舣魁???(Hh垁 █ 葊 X茜(?(S慺?▉?ㄓXD????D葋)? ?^??E萭 榩H1B僩Cl緝???d*h劺Q; c!攦G0FicUYv%鄃鎁;&我*(?=?悧??LD6*?)?惴4}艂GH?Bu?m?Qu]╢Q;z祒?$n?y!G涘.瑽?,?!C5B?鰠W碇!?~ ?
荙嘌w琿侚桼D葏w圿?3=涞>5盄砫4?熸?極G?Tu?J膾iEV?VGrm饿k訃f85?tW1奓'xd??薍困f'K婙E箧峩?芊,Y錦@?u?辈<"K&9%Cs?"(g^敟?fwH毱d?O詔=Oa?戓6?崳qg嫺妲o茆;硔蔙寈Fk#?萄@?*憛l?d?愹舼?個?鞽g!?ジg鮤(郆V椗4鹮q藙-_8?=?{隅徆澞%'#!觮?2*4O?F 嘏m桪~N鰊S656Q?b%}讑a?MAM摩塣u~贒卌朓赗qD"5籹姁唙??邨?L噯?C?Iy ki(?敽Y效Ve?Zx乲?D>0鱮7?j鉴8%?U豤[?饦'^?罣~宐PNe?ran?\歵y飩匯CF L
DG&菓t?1硤?i殱?x翇俺5j諉?lX堿揮x+嬮yc?
鵤M&灒FVrH寔澯?胔D:3?J?焗Eclg#|俟:x翚q嶭?!E^磖_寔Q盯Va昬o磡?踭1碦h ?#$妊%h?涑1闳I"鷮"x5? ?&鎄柀?!+娚>?8~咶y╩aE檲矡?Z?#X?併鯑&矺払U藾-砶钟br鮵鏖n楪z槬A硻燸G骥<X鏭揼瀿>#Fh誛仯A
?聴>斠_莹带c┑1?@0.攞de/_J0髷逊*闸()8r箾0侹FNir1?t~ⅴNkV;黿U?M鱯撗<囩O悴q勽bv銨縂??t萇?嶏Iy.z挕/aE浛GFh5?R'醸浮> ?p
*卍KZ3;?OMyz??N#?鋎XBD蚃I?漜鉪8?qhtffA鮢g媯%!?C襍?_'番光4|dL豌~7莇資T=x,迮?v4X瀡h?t僪铰尪篺?u06;Hǘb^M&W內&藽?JBqIq?,W奲?㏒?8儽蕭剶7hX 玀qEyG?隇陚xqkb犖#瑩洉@>3a+SО3?鮮 g+iw7F?A7庌圆聆姛G鈆sU毺?l?萤ead捣ち訳゜鲐5h啀﹛K鮖k!$x2??oxご庒P?e慭慶A>蔄Fs⒅$?觘6DZd饵墂??*燫&{葽冧∷?ヲa=?灥▎kMǐV褦?]fr偍?)橤?瓰17O'=欞X%I5琤?J+─n褭䱷C9Df,边)|s匱\i{0 ?靖麜欀;?<¨_Q(l#[摖槏,U-樔懫voTJ)#?1?鯤鉉糧T朧攚.!)Q礙竏?J?┓9z朩騴茓xs+_??爧工??W?5z獟博z憀2L愧>X伩SM@疕觘倎L?埌?螚b嫨X扷ヒ8鮷3 肔$符Bl!墪9篺.er#fB?x39d8y禓_鏤飖\P?s'd铔|模蟆F\厲刅禧~玨E$积錏楗跗?;!學?;S郩B匤/Bn??繶塠rJ侧cCgF?壬Sm?瑎\???PI?瞔厩"鮧z6朖啕2廁劎糲湑?槾a4 :菂鲵2[$V茍健2q??k]z梁Z鼈 f071|h+#)"6鴴+??,衯磓U?E荳$~绩E踐"rTt&?洀③fUD,0?Zg?l离? 軭緢? ?-?M?m?嵮脱硌 ?-?M?m?嵰)轻蘒佇g#啯??`掖?m啭?C8Z?匈心琡烫?搖?驇欴??碓^W_LR?鴗m热pa肹A;*磗P1芌X?胣/鲂64i]??H0T^伤搻X赬?b鑀畉wF+#炚\苼>厲誮n鶗zQ#帠蒢十ZYK芲剨嚷*A霱嫔dl\zM鐹\T了坢趈??

第1卷 绝色倾城金萝萝(3)

孩V曑捍5婽扙Y跆贚鄁f撐歲\S陣t拶?=蓥澖z ?瞨FV连裚W{THp}泗裨媹lR蜖E蒇"d鶠\X#Ka}璬砽枂e鲵G}睭,鸙轸UYu>?麟?.8?犷鮣嬑tV鱉?穇-欞坣?扔Y?類1?zw誆冢/S4鋓[u:`MC柟侨'*?浤茛J蠠╮琁鬈鼁)犒闲楐1[迩5扨遈?/J氒?bmgG騋膪:彫jc緕e;娞蟉覥i灁u?F驗玶??]j;郂㑇1I S滋|F*墄TU厱A瑑?a?FA? ?晼??T1躳J?<!Mv豺媊鏐嚛+dEt IX沥Q*?{溓p?浀餪O刕諑敧粽 ?<溚?閚4j?琗%蒕m囀VG W'傹
\
?ヨ?瑵巶xR?m1>DZv薢鼊$A㏕旘ぶ??铑X#踄耻48%*-j3ccX罆$MlL赓B~褏狄%I斧fNjM^c5I1?.嘩S$煀确&閯|邔侲:@鈔xi2タ髰Kt敎?v7踞0杶璭;碧K??N?%璭 k痱TB?rW a%9G?[^r?CV呲w:閯維滬
%$坮蚼哕'+蹩曨p[泉_"鉭5z2I?揫]u%?O^#t愦迶禂揳#XA舎蜰?厳S?蒴屏潓壊Z?+2-掅嫪U>钯対"$Z??eb-Lj?5' 2駭袻搋X-鮅姅λ$J吊猯"?攢鞲R?]??闙s2鰶?_礦/娚裍{篨HS:VU翺?琠8WKa}皗槁?袸Fv1B
$I6聵 档*\Z嫭(J( 3L????﹐haL灛饂憕w9?m匱[?i畂詳槠魠M惼?9Z:sQ頂!;俑欏(f?&?1啥`?叔J瀣0iY濾{?6淞”kCiI嫯H?籜蔇偻}JVS!1姒/A頬邈_kM>??Y?贩Uq襶菁j?T谁梼)\┚z2B膃^D]?屵鴤靮~ ?昅 麙r6Bベ?)秿弌帇滧?5迅JN瓸査@3y拣}o?I??1?o?R%存mN1k?瓥瑵?僴E' m敼畩Qp+沀耣E撄l墝掬\櫋p轮S梸?G嵀7涧Kj}珪袏羯岠T矁忞g"眓5頇靖转徰zEV?狯螸唌廋d汋 2?娏③昦?OH_谪鐇)-淘= 浤攒N- 脤??乓2?I餬q娜隥0鯧J蝔bα耿泪rF魟硋淩wL枑2谗< \翹箿W◥Kid偗芟#?贄?蘣籤?肌8?族s蟴昞缭si?;鏅h垹[T?感-L?4]牏n ゥH鋙糳:蜾囤Q窍琋前郪Y'媣樢溓閂椲猞H燐|瑫Q蟶峕?E璮轟醚睋祖hrw亯??琀X?爓祧u ?

第1卷 绝色倾城金萝萝(4)

d8p$??0幧;U3橗
$C樘奣5l澕d'?卥&! 莤90C宒^乩r刁磇?湊 M%?孖?錝?擲^2B涫F颥?O婈挖孝6?蒼Uk錩膬?闖]矻?男%眗?a褪w8
?+辘猏绐蔫hS踌萪X?0﹉j?J馚糜紕厞$g??瓌??s"艐yT蠥媾M囙3膢衶$?E奷?g蛼?)銵禍c3E蟀楶螖硨'q?#?$?鍂05滉穿$鐉O??簂t宷遛f?w?+篛E|?S<姁榅蝧NU*誓墐P菳^N艼G?囋F礰??u>e仈>6陡?jZFや变C眨?倉{ce骋??F賒炘6FC?溞i愥勆6=2薢ш:?H袕曑玼PS伄r132`?瀿l臎r{YMM剱錮霫工垼襥*汧苅閆??瓖nw諪?P]賔- E揃)萐挾?s悞4?c?f?]#ツ璖螃!/A$?)銾霮n∕拱咰犢?S受?攅%j萀鼠畔~P?J槐驹?x鈕DS?y0M橲_姟窧媻藏e?鞘檿я\#?[?
媛芅[ぃ wWhe銑S瞓[奧I^y砝嗈m愷 W奜L?巡=迱壺さ?賏b諕^? b銐$K8 "?痙C^?*ze/y敼?i?柃J?禜 (鄆苁淅俅胗厊?1OR>苍朥Q斠BF?QN]③"浽憔p)l_涱S賦?玷??≈谥?燳%绷v7n舋翇k冻??'y蓩?O>?S?n??呞Ra1Ⅶ趼l7筍<顅d萛?咫?VOIcX{A媄V翋芠Gk;苯w?. ??+G7盾VG-嚠謎?k壃爼??C1ER,盫B[kv椯︾-鏎l筹v9せX繟垻fZ薬vrL5溎抸q標q:cω|?墿慔Rk农璚?稧WCpG曃.徬衴:#?u讌.]?Q膭?Z]裮鶭斘簍噒胳釯鲺jY?啗錧0B髀<N妹L?B甯5??硊 =?射玣衞K嵍?'灭p賴?A诞Ek嶭?銕K>飖qa轲Ж? '$螯?僣H)忋~脁橶 '?V嗓
猍p苋廳棊" o?E?S^弘\獶Ⅸ躵SA!Op嘵:勻~鹔箷?抓<?濄翼?(c腫?;璄6;z?)6桗烘??-?櫮Z=ha??z?K?q捫?鰬穚[5燕t朔D?全%?A酸5?眃?R窙BA馁沰?'?〕缴供h2?\0UA犊?匷娯x?尅
傻兑 4﹢顾寚;惔:!"扈?Z哈P3?橜)?3嫽庅唇?(RS戶嫪懟k矯杽A?S7悆克pC莱屽K博毽?榝銣=渡?虛蝗?

第1卷 绝色倾城金萝萝(5)

yo4抴朐軔0簓鯄z??欰俑薭V|gOi肅~韉??甇邩?谵?\?.?{@?A\fJ铭9覒? 對てw哄炍&壜?瞧u?遂xE)饬N?邠},鉇燏x/?镉Yp舰 i汗H祭`a??筤~?%`dh嵚X巭.鸶j窚??N浖k=錩?j???蕨?橤1L鸧Y#\lホSi峂踷2WbV弐觺?VA#@滰t?(@8?膭燖膶)Ple1#H#B?要"脪?F牋$Ht0yi&#緞轶'袪B?,H敜芒4U(悾GK?钁偫匵?鬷(G?=.?2琗?'NEz掸?奺Xvk芏V:?t≌?殒?j\?S?hP/H艭???鍤j?d?湢_?樵燺-泟pL燪%[l殴∟女+箢韀h孢TgB?U駚箲?x?r眡 ^m?8P?e?2is?/M瓠m〉o泗[搣泥?簞_裡M寙??譽A籩敁岶瀋ろ$\IYびJ罣Uq?U諯?i麬膾L邃aD9?S[?賎褏]T遶 趚ce M萐r??GU#嫙e呝?I槦]"OP:ya{筗xe!鮝RR阼辷癳遐I咒RWQ穁夻Q褞&蚫鎌h?訏8烏扡4]9燬t灂灎Ψ`I=?軣鮔鉙 a
谚貏 ∩yQ%Zⅳq6?偽┢汚#>DД獝棊5j酫3"??!?歲濞衽y挍}鴍\:!?伾.?漝[
?u怕y遃?Zt柔缬U#:圶H=?t勔S坒窉\&?fC?ZX?8d抽=d ??鱲觓?槹?A誔Coyx潕~?汁7???'r?晀??AH!岗? っ-u褎8r琑 v錐<C澡?5濲o5昽uC斩B@箐?諝3譐N?砞?㎏瀿\?吔饗rb勞?秨mcq穻爢9[}pU螬?w!祀裄?裇遞訴霉5Q+i-pL?L驀??_|_俫?T谥R?]?9QN?t关睙 YG?L乬!梌攕4A]囝s褖睅]g R?竱Y艣杍縅1潟晇y鸭aU鬯稌^曜j7V佘T唡^壯WIkdB\N?Ot厡軀盗b仙畝p?缱祍m??衝財?H俆傑蚡R琞/a薣?鱾洷%k冔裓??!ド氫p?即*5E ?澯狥潳OT︰NB鬋 **-耨i?櫨q倱R寳鍯?皧V乖 ygi$A摵掵TC椀徘侭9f?
蚢!?s导斝
-祝障愧(墉,4妷YP?H5廙発Yz智綝"璹'|#塽`荎伴`娥I+媟]`濪鬀曍顆H皲OVbJ'?昣娷迾7B暩 恑?NF"0睝1s%L(脪灅?強恇? 腒糔雲惣毕7L?瀸?曅悡撄fo?N

第1卷 绝色倾城金萝萝(6)

~蛥櫇l 叟煥腵??菀嚐t嫖?ih?㎞幫4Q鉷]囬鷅媽6&?k薒鰛憮┨r=芁x?N蛁=??買鬴Gm蒺 壱?:"飼?#唯?g]Z﹛蟉z蟭鴁,?K抟虗rL_ 滺????DjF?
戊:%RBQ狲L嘭hH?沒\膱1抔Tov闟?|?y$&颵W]魀0龗8翈2
?p?Ev?鼒覷?厤 闅凭,j??詼ho儎d/卄它Kj餓 ?世B?B切???隵 &rG??&锿\PN埚瘿$息b&濜敛??氨Q`嫇墑t
%僠蹛壮?6 #僪驅昧1o靝f*vnF>/}╖?S0拵覇 f槈┝?v垇應?#綽巔悓蹶挌i黾?+喵又jc5? 厧峗?O*?)=?掳穼艌 ?X杵?_墘竜棰〥5鞩?|??曟糐o貇??Jj
9匭\蟤懫秥ㄗ璎E緃憺 鏗I驨?湢坅x&?7r夬c.G?f尌剹埝姹??Lt
>* M??H6荊%M?畆$潬?q癗B嵈狆瞛(vua|Y6ad;Fu竬]v鬸?墒MU@h簟?d_6癅+\玪峐BI-,襜蕑?猐C▉u荄籩rzF镡炲i?
h?既?kF冉蝏DM途敞攱Mlc?玶i簳?县讐p骬[H 闅"脫 CR燮 )n鲔匮柝? *?鰨瓭\h苁蔨Hm?n?2kK?A? v?E ?p姆Hv{g4諱?(奌潌穝t醫h嵌'綋稩[H第hZ搧x棈妱垾#*r~?迂菔万孹赵 ?堣叾wy|?塠嗵??巊溧?{a``钟盳鸔 szK沸捇謏?稳a叭e0? DH}螰闤?鷧m+祴R要]褭b哝卬榊㎝苩韛N馓l龇袨篂?頩?]俔??4嚽m?c5S铯r"ft﹢??訆薙A_龆鑛"醌隢为痊曭?/?簰?ぞ-?uV?铻q搠??k箵/嫚 ;n8:'W恥Y?NOa?d`v苟藋q8墓0僰a?髽Z?2鱺厃??菀 锒殑-go2囑?R?帲袵轸i龉喐圧扼跞展?7嫤騱?嫹k脓;?富? :?9 )]敔5荢R?r2$硻鶢苋4c粭?沆? n+?輄H粨n崫)kb?+嗖懃鬀gP?:U2詍R`Q∞D即婔q
?沃,8?^Tv8?薄虣 腱焕v輤蹻p\E=?6?無殨?沗疠1鷄媇滧朞RV剋D3#?J2舀伴屙=?R襹D眧翹>錡惧_>鎔炬o>鐆剧>鑷~H榧钘~^i蕽Vy'?霙g鼰9O

第1卷 绝色倾城金萝萝(7)

甽s|J蚳$;D???U4??蔏牄PN詧疆?墺斻e鶔?ziH? Pk?"?U能徑)宓0暺歙
C?gDL?EP睆糐矾?$m鵟QE蓆帉熯揼3g窉哣姏訝eシ?矡?蕵a揻$崙Wxf洖槫憉IiJZ跈 \`[pR嘌4'滺>筚CT诫Iq≮矹驩2濅M鐪軪┶^蔴娚b竬#4y颷.曇潑財T&u(}_命$Mgb=sM渲H況-喌?AY?$蔐鍽緙:D獎訖*D*$撪9?RO驥$谙豥詃徊桺闤棪皟胑@眏蟢!盨搎徦p跊PUUxO5J摾?(?l?j施????Xj臦郻m窉谷U藞w?&=玬\蛏⒉0{泲芍ZJQ锕扄鑦消X魩?蟤滽咕di+X錜!轧3曚)諄伬u口闤,NV0#`4縹崜{
氖愾紕Q瘏/屷 kx?畎? ?媥?.眽O屸玿?n眿_ ?藊?峯屻離?畋? ? y菵.矐弻?+y蒐n矒煬a齰墵瓫yghO籅y薥??k?擐%?嚜^3霾1v 柦 ??溴鑘?0e]C
劇珼橪?? $?h)}kH9Kz覛???HP#W])?-╧戋+3ⅳ溎嬦忱+A芢3i/露騂?W^$i蜕\J脍蒼轞Zc缍av?ㄅ盟畺?勉蜭k?涨c柟飈[t?炰"]
N6虹钯╓e獝9郅赘褳n櫤;?〆荐o?杙揇 ?砍P砭?黰?礴w?H{9搻銳瑾+?U??7沋?k陴
Rd??躅Z穎r娰7腧c瘓.*g?a杒2眊瘧崁0g挧?哳>I~
T*S??W舐鳵?碎#+]簴?g覅嘹襐G^??严佁颠v?∥/瑈8械攐Ej:]蕤{\轐?
戝gU0df麞㈱n嫐?Y敝?g{誨v??GO珅侑吪 ?峾潿杤y[嶋?<C[徺%S?洝涾贆.韾=Eb夔*喲?z勢匤黆?唍忦n珃孟cH篅鐅嬸?晄伒亘螞睴|鴰璧4A決"?鐍/ ?9肌:锟o?‘V?=k69?2 ??=3q??傃'骙侭5觃穊杄V抯?-唧c?7\?F1? 租:韨R娶[NSP1t 2?B??C?A踞 uc紃A2??7*Q莋替xPsP盥1dfFe/晙锫7O7?譝?C柩!5魘|拀7?Y醆?w騡;葎w|?頴}V?s%勂鉊w亣f3駮/諹C7|?6H_Z6?B 韭N鰱??题/炞v癋ura0穖??As5Dx?PC![護b[煊LVQ?F塻詡Wc7Y$,??Gn俺{_W珣m?&I鐑澅]懃P<1?)??
儌\魬stvS?+郠|~"#?D収

第1卷 绝色倾城金萝萝(8)

#B?7m?痼",R@偝P庬)凅/$'JU?)垡Yh>hv$聮?,?c黔x?5T唻??苞N錋!5 嶏眉?詧?+q侳~}*\蝭燤kUu^孑Y:\棙匚!K襆Zf=_,}
掹醊捭??(犘
@+#F?"0酑t [)x葛酔?d??E帳Rd蓜&T爛桭(rTI$B# ?Ie脟1G阸"臋璣rDгH英Q3
xPjF?E⒂u檎???U??[
,;攌N払焩5?!趮M-夼I癿脷S/R?柆諎[~
傲慼?~?+c瞭?Q驤蝚誑\隰s拢揔N庈Sdh蕁OV9坫嫌乤綞-7j蓙W7啘?ft;cG5鑨圭逖欔栴禿[? 俔=?W??V牸邚Z<9骍庞蟬専?鞏2U罱蔥v橡扳癄堷{葼楌j?荍?玝"M&謽z0?珛m粚蝗订匉?*???蔕藐??璅e藧??紤)哽S戋怢騩9?#T懏興耰?=:r+?j??+霞?傄??菴鬜酄慨l?;#R?嫈嫿?匆?璍G?tPB 5鬚DUtQFu鬛 卼RJ+掉RL3誸SN;豸SPCuTRK5鮐TSUuUV[u鮑Xc晆VZk吊V\s誹W^{貂W`?vX8I% 唁,厞Xf泆?a]?轸睶谊鎰tYE鯷pq玥/o薯)疏t?酶Rr卸?靀败 w_~m踔8 ?醛虱/邼?JK傪鬩&蠉?昄?]A洷?N‰全?8[u價??L紞O頡啯颊扽”Hd?為]s?_[??姸9?yi?ベG<E?禌)S毩婏?蕮7僎藢嬕KJ總辅?湱獰憐K搒爝 铼z5噀S?仕e 岛X:樍??N墖?Д?叭5蟂灏禟*?鵃愳=Tn0发y洗扟2-螽1M軼?嫼(橎 |锜S?鴔遘-
tj 胍械䦂?棯:遼? '?鸱絚鴖娲嫝 C俌奚瘡N┿ 槛▊R鶮vw飹B薫m<y^?卤輲C(???伍|捽??舻儥汼(2<0?l櫲罛罍m?倦衑(??急堺滘间,?RL映胳?鴽?儱及5P;鸹

;34?癚N|Ⅴ?掓L?4K嫊蝐暻
O??傍偃吅K躭>8樕‰A巃薥!c?rd佟傡v?酙2}敄靨櫓垘K?H辢睎?R%は^陽+砑H?R#夲趁?P1吽Z6Ц渉2劑;綐D5弐??Y畦I~噷?_VDFl銠,cwG??I潹T4潣???KA侥o%枎ⅱ嗶?棼覀
3瘉债'\IP涅*?Jya袶嵌亘)sJy睬?o.?襬B蕏㏑<JRヮpd?轉?酵瀎:?

第1卷 绝色倾城金萝萝(9)

5 CollectAuto.Collect 获得小说的章节目录
2010-12-09 12:27:15 Page.GetChapterList
2010-12-09 12:27:15 Page.GetChapterList http://www.nnshu.com/kanshu/16916/Index.shtm
2010-12-09 12:27:15 InsertChapter 更新章节数据1
2010-12-09 12:27:15 InsertChapter 生成章节内容Txt文件
2010-12-09 12:27:15 InsertChapter 更新小说最新章节
2010-12-09 12:27:15 CreateChapter 读取上一页,下一页
2010-12-09 12:27:15 CreateChapter 替换模板
2010-12-09 12:27:15 CreateChapter 文字广告
2010-12-09 12:27:15 CreateChapter 盗链图片处理
2010-12-09 12:27:15 CreateChapter 附件图片处理
2010-12-09 12:27:15 CreateChapter 通用替换处理
2010-12-09 12:27:15 CreateChapter 生成文件
2010-12-09 12:27:15 CreateChapter 开始处理上一页
2010-12-09 12:27:15 CreateChapter 读取上一页,下一页
2010-12-09 12:27:15 CreateChapter 替换模板
2010-12-09 12:27:15 CreateChapter 文字广告
2010-12-09 12:27:15 CreateChapter 盗链图片处理
2010-12-09 12:27:15 CreateChapter 附件图片处理
2010-12-09 12:27:15 CreateChapter 通用替换处理
2010-12-09 12:27:15 CreateChapter 生成文件
2010-12-09 12:27:15 Page.Match Rule.PubContentText
2010-12-09 12:27:16 Page.Match Rule.PubVolumeName
2010-12-09 12:27:16 Page.Match Rule.PubVolumeName
2010-12-09 12:27:16 Page.Match Rule.PubVolumeName
2010-12-09 12:27:16 Page.Match Rule.PubVolumeName
2010-12-09 12:27:16 Page.Match Rule.PubVolumeName
2010-12-09 12:27:16 Page.Match Rule.PubVolumeName
2010-12-09 12:27:16 Page.Match Rule.PubVolumeName
2010-12-09 12:27:16 Page.Match R

第1卷 悲催的约会(1)

  最近她打算把唐朝的仕女服侍引进出云国。这个时代的服饰太简单,缺乏丰富多彩的服饰文化。

  她干脆把中华五千年的古代服饰都找来图案,吩咐裁缝工匠把样式做出来。

  结果一上市就大受好评,上至宫廷贵妇,下至民间妇人,无不追捧这新颖漂亮的服饰。

  哈哈,她金萝萝成功占据出云国服装界半壁江山。

  “小姐,三皇子身份高贵,你当然要去迎接,何况你就快成为三皇妃,现在先打好感情基础,将来王爷才会疼爱你,宠幸你。”

  绿芽美滋滋想象自家小姐以后和王爷恩恩爱爱的情景,眼里飘出一个又一个粉红泡泡。

  可爱的小姐和帅气的三皇子绝对是绝配,站在一起就是男才女貌。

  “疼爱?宠幸?”

  金萝萝寒毛倒竖。

  “那扫把星现在恨不得把我剁成肉饼,还指望他会宠幸我?”

  “怎么会?三皇子他这些天都登门拜访与小姐外出约会,咱们府上的丫头都乐疯了,觉得王爷好浪漫体贴。”

  “浪漫个鬼,体贴个屁。”不提还好,一提金萝萝就怒急攻心。

  “那个死扫把星,人前装出一副高贵优雅的公子模样,实际上是个不折不扣的大混蛋,卑鄙无耻下流,你知道他都对我干了什么吗?”

  看着自家小姐气愤填膺,绿芽明显想歪了,不禁红了脸,八卦问:“王爷都对你干了什么?轻薄你?”

  小姐这么生气,该不是被王爷占了便宜吧!

  不过话说小姐长得这么漂亮,又聪明可爱,王爷自然也会情不自禁想占小姐便宜。

  不过千万不要在未成亲之前弄出个娃娃来就好了。

  “绿芽,你那是什么恶心表情,你别乱想,他敢占我便宜,我就咬死他。”金萝萝没好气道。

  “那他到底做了什么让小姐这么生气?”

  金萝萝回想起这几天的约会,气得牙痒痒,这个扫把星把折磨她当乐趣。

第1卷 悲催的约会(2)

蓞=┴8?s???u:斟鸬4斀Ca驳k-?闷 丁u?9{?创W=鐣呋L 鎡/镘I氃挰?館:C束輒藾僶 }?珚]屏1錃 6(W駫 ?袰粅?g瓜?阒d^?禎[齦>挧???酦脷!v"峖欕嫛Y 嬵懃4猼や誱椚俣*(N幐Q?<??塪U6d黂斡糫癟┒A?<薪vlL+##譆?薴[荱/?冬#B,棜vAe櫦檬蟲/JN?貅yA?t#Yx鲙;?帉?r??i):?U%撗梬-頣畝篆3氩馕qs?雝衽O
顀躬溮)>)忌m檆Z) 闎7傢蜫歎猬厚秌/洨N]?J諩箙;?橡莼?3瑡緎禵??E殪迩?/vF滂[/瑘?XΜ^儂n?都g]湭坷T蘑2溏]寚u導緮戟.?g?遲Uh絾??4?佫g蔀?際C詝]璉佦eo舖 定x3<s!r?鏆?\n?A艸6ic[;d】輁鉭柔*?觥?薍埊:d烚7a~?P/{??r莈fF Qi?#Epky?P亅#S9M ?蠹\牐P坖@?MPVF?@gd!脝 [)PhD郃*犩p#?7俤豭犈?)ht(@C?,豍爞?S.?1$蠟> *t(癣'_f鋁(N?)|4趕dJ5!2D稵*H
?魵]S怹d軝皈W僢?$?m+?1j崭支W慬壜 j憀师;曵DX栣驻!Fe鶺j`?b湃蟋U?崋Eku噱煀y?騀荹蟠媝)旅!g[ ?ob?am`Y?K7瑊?偃?B?}:蹶謞
?痧冉??埉;k?癣L鑮鱱?咪荨虪軶w|蒘&J?#庼賊?豥<嶄恇逖'燳R耏%?DEBi昐FP槣Em8y8`K#种覭シXH?遢f踅沸^6r創VV?H醯WG"檇p+︴Pv=U鯻圗篢酑:剞H曢?彵Y5贁Y}Vpc塖夿q eYK祲貚2Zp捸檓]?X??坙傰頂橭gM兮ma?p浟E棥F鄕`囏i諳K?搾Z謞昣~f蓉W??r}4﹗倭Z憲{倓玜Y稵甝┻欰蒝栰}貾帍覊衞 曢a瞏⒇焷A?轝牢绁笓?m归q鄴巘WL~乇?z歍赪厼袄,扺僎*釣鱖7牤庨_Q?讛5+bcQ1孮J稁郦嚁韸%?毀=8焒`%梠\廎觝?y﹉實u)慼?疉逎{\?酕绸6??懸浸麇梔亲敌 k蹐?敦楕鮍O_梎Lc谘吔^ 酜o??蟿鍴
yJ烶[w焘?籎碛"番犜{掺/?韠跴?鳽J)??鞟ai踆?~兄?言3u膋L磚E“!N骈3?溿`?讹?弎TM?t{陑e|潾抽譂??Qk?┨
铪颛?

第2卷 悲催的约会(3)

謈尐殏鉻竾?B婆昗Yc]压繇乼艇??鹣8 ]|i琳Ⅰr#m?r@蝤{?湟鞃絢麯狟KX讻笱薙q杍鉢线魨?-倨?╉郊囝?釯R愔嬷|y龃1?1o$坵桩?編?'蒩c"罟?E6阬肪喤趐u恪3_x4嬖?栻+覼缼;?暋炑廹访樂榪郚s0=tk矮'瀶^瀰黏k婿L繛%y窩k?瀍笻姟俱?Cd>,fpG蘎唝&烡曷?22b48h开我帚z詮偘慵;?d蠦蛹脵y6,?e鏾?r膸烪茸?-^h?#雱B'$\屠ㄖ??b 碎衡5芪唗蚏/t纳誴萾Lb?倴囲苉???p滃$榔輑ct4B??鰧,趟毹'?h馼"?[V呜鉳
F玕疒団b?-?qh 薥,h⒏4k?蟄爮需?撳潇琺j癋 +Q?鴍|.?猈︼刕j湰k@ q? ?槆漻g棻哾忍毀?bwB^|0tN掠揿6@E_?]?T,b俠G壐?犸1*懀&鸵鯣??阆'嗩蓴n7J甗薨9?|濨 蓫V&Y铑髥#聿&膴 6X?佄1拸n滄?M韎ZE?j蜯?蠱9F?9聉ηN呅tn豀(厐?傡wF7伛霐c?畿 ?裱h韞4埾?萟艃钗谊耣拘w洧櫊?菓`>?罞c.b鮠'璒沪?偏a?雑}胧~?扢4??R,?m*萾.徠?勞塛?芬'G焕(∑媏打熂?蚹=?-??m羌?$桞2b?嬓、鎍?,N???R9堯9d璢綣傊喨2??祩d&?褣??r衧?47??Z巆羈噧C堤+ъ#b??詘Q?<鵯nJ??諮*M宮?訞J ?跡???\鑈h3鏨廿?F^Ff<衠.差V?* p擘呃#﹉?茓}R,侒 僯a霤?0=忻d趄祹*隵?峮6?ch?p夬?烟>淨聂???鎙f?И掔i渝狪+??N鏥攝溢蛦el砸諪飷??WN?T疯グjvz睞槁?搚現3i鉵(8?<?礷镢?制喂v\喲Ybh鈲痂陨0消8=絪?P賳j M傼?慘?-;趨'/侶?罰檤G7P?敌鴮扈kj鞍洫 兕g=a.?S埠Q奪?b2FA濌G眶R燌fㄚTT?矟剴绕頴趬睳?R34rFD璊矢3E+vz▋|R1 噿?& 痝嶍SE嶰3,閈O诶蛱r?讒4瀚S?1??碴?福?f蓀蝮N#腥m2町???丂峛Q収?埸.鼔d竘^?祢飈倀j沾が?'k禢廠@昰爒7磦j嬡蝨&?=薈

第2卷 悲催的约会(4)

  该死,她竟然敢穿成这样走出去,想去勾引其他男人么?

  她的身体只有他有资格看。

  他怎能容许别的男人有机会看到她如此美艳的一面。

  没想到这个女人身材这么好,那滑腻细致的肌肤,光看上去就感觉触感无比好,比他摸过的所有女人身体都具诱惑性。

  他只觉得喉咙一阵干渴,血液流速加快。

  连身子也忍不住燥热起来。

  发现自己的异样,他感到无比惊讶,自己居然对这个女人有生理反应了。

  “换来换去多麻烦,不换,我喜欢穿什么管你什么事?”

  金萝萝注意到萧澈直勾勾盯着自己的胸部。

  终于明白是什么回事。

  对现代人来说,这种微微露胸的根本算不上性感。

  而且这件唐装款式优雅,比之古装剧里杨贵妃那些低胸罗裳,这件简直算保守。

  不过在这些男人眼里,大概就是伤风败俗了。

  “换下。”萧澈怒了。

  “不换。”金萝萝也是倔强的主儿,决定的事不轻易更改。

  更何况这是有关她的唐衣能不能赚钱的事,她当然很在意。

  “砰”喝茶的杯子碎了一地。

  萧澈冰寒了脸站起来,把金萝萝逼到墙边。

  “你干什么?”

  金萝萝抬眼撞到萧澈冰冷的眼神,感到一股寒意直透心底。

  她心惊,连脚板也僵硬了,不由自主退后到墙壁,直到抵着墙上。

  虽然惧怕他的眼神。

  金萝萝还是一埂脖子,扬起下巴坚定回视他。

  “你不要太过分,这里是我金萝萝的地盘,我也还没嫁给你,你没有资格管我,给我滚开。”

  金萝萝下巴一紧,萧澈钳住她的下巴。

  幽深不见底的眼瞳里倒影着她惊怔的脸。

  他轻哼一声冷笑。

  “我没有资格管你?看来你还没认清谁是你主人的事实,无论你嫁还没嫁,都是我的人,休想摆脱我的控制。”

第2卷 悲催的约会(5)

  金萝萝下巴一紧,萧澈钳住她的下巴,幽深不见底的眼瞳里倒影着她惊怔的脸,他轻哼一声冷笑。

  “我没有资格管你?看来你还没认清谁是你主人的事实,无论你嫁还没嫁,都是我的人,休想摆脱我的控制。”

  他放开她的下巴,修长的手指却从她脸尖顺着脖子滑落,指尖若有若无触摸着她的肌肤。

  目光落在她嫩绿的抹胸上。

  金萝萝只觉得自己的手指都在颤抖,他那不怀好意的目光,是女人都会觉得害怕。

  那种被当作猎物的感觉。

  金萝萝本能用手肘撞开他,一察觉到她的意图,萧澈冷哼,以闪电般的速度抓住她的手。

  把她整个人按到墙壁上,使她背部完全贴着墙。

  金萝萝被撞痛得闷哼,气急败坏骂:“死扫把星,你干什么,放开我,你再不放手我就喊非礼。”

  “呵……非礼?这倒是个好主意,反正你穿成这样不就是故意勾引男人么?我就接受你勾引。”萧澈恨得咬牙。

  眼里渐渐升腾起欲望的火焰,炽热无比盯着金萝萝。

  金萝萝大惊。

  “唰”金萝萝听到恐怖的裂帛声,柳色的大袖衫碎成几片,落满一地。

  她觉得肩膀凉渗渗,不禁瑟缩起来,怒视着萧澈。

  这个变态想干什么?

  萧澈看到雪白的肩膀展露在自己眼前,眼神更幽暗,呼吸骤然急速起来。

  他手情不自禁握着她滑腻的双肩,感受着她颤栗的身体。

  眼角不经意瞥见在金銮殿上对她打一掌留下的淤痕,目光不禁柔了几分。

  心里竟然莫名生出一种怜爱。

  这样倔强的女子一旦示弱,会加倍令人动心。

  金萝萝张口呼喊:“走开,死扫把星,救命啊~~~快来人……呜呜……”

  话没说完,嘴唇已经被堵住。

  萧澈把她压在墙上,本来只是想惩罚她的反抗,可是嘴下那美妙的触感柔嫩生涩,让他迷醉。

第2卷 悲催的约会(6)

  还是个小丫头呢,连牙齿都在发抖,更不懂什么接吻技巧。

  他惩罚似的吸吮着她的唇瓣。

  在她惊慌失措张嘴瞬间,滑入她嘴里,把她的一切甜美纳入口中。

  由浅至深,浅尝的吻渐渐变了味道。

  他扣着她的双肩,嘴唇含着她纤美的下巴,忽而放开她。

  在听到她松气时,他轻笑,转而低头埋入她的颈脖。

  吸血鬼似的放肆吸吮她的肌肤,手渐渐移到她背脊,享受着她滑腻的触感。

  金萝萝被这种变故吓得几乎说不出话。

  活了这么多年,连初吻还没有过的女孩,第一次被男人这样欺负。

  她气愤又忍不住惊慌,眼睛不禁蒙上一层水光。

  “混蛋,放、放开我……”

  她牙关打颤,连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

  “别怕,一会儿就好。”

  见她害怕得话也说不清,萧澈难得会对女人怜惜安慰。

  嘴上虽这样说,他嘴上功夫却没停下来,反而一步步向禁区蔓延,从颈项到锁骨到胸前雪白的乳沟。

  闻到她身上处子的芳香,萧澈眼眯起,伸手去解她的腰带。

  “小姐,你的无敌防晒伞做好了。”某个没眼色的家丁兴匆匆冲进来。

  见到三皇子把自己小姐压在墙上,顿时呆滞了。

  “哼,滚出去。”

  被打断兴致的萧澈脸色臭臭,随手拿起个花瓶砸在家丁头上,顿时那家丁头破血流。

  他却连看也不看,飞快脱下外套把袒胸露背的金萝萝包裹住。

  “若是还敢在本王面前穿这种衣服,你就等着被我吃掉。”萧澈冷冷警告她。

  金萝萝惊恐看着满头是血的家丁,又惊又怕,现在她才明白眼前的人冷酷残暴。

  这回金萝萝乖乖换上了一身帅气的男装。

  绝对保守,连一寸肌肤都不露。

  ……………………………………………………………………………………………………

第2卷 悲催的约会(7)

  “萧大王爷,你到底要带我去哪里?咱们怎么老是兜来兜去?”

  金萝萝有气无力趴在马上,问前面那个悠哉游哉的俊秀身影。

  人家的约会是甜蜜到腻,她约会是倒霉到极点。

  死萧澈不知哪里弄来一匹牛哄哄的高头大马,她在挨了两马脚后,好不容易骑了上去。

  然后悲剧就开始了。

  这个该死的马,比萧澈还可恶,驮着她像抽了风似的。

  乱蹦乱跳,横冲直撞,偏偏还灵巧撞不到人,只是把她颠得黄胆水也吐了出来。

  当然她知道这一切都是萧澈那扫把星的阴谋。

  “急什么,到了你自然知道。”

  萧澈回头看着趴在马上要死不活的金萝萝,冷冷的嘴边扬起不可察的笑容。

  这个死金萝萝,当初敢辱骂他,还敢逃婚,把他的颜面丢尽。

  现在他就一一报复回来,把她折腾到跪在他面前求饶为止。

  两人骑着马,从城东走到城西,又从城西走到城南,又从城南走到城北。

  最后金萝萝发现,在兜了几个大圈后,他们居然又回到了城东!

  萧澈,这个卑鄙无耻的家伙,原来耍着她玩。

  金萝萝恨得咬牙切齿,发誓要把这无赖耍回来。

  “到了,咱们今天就来这里约会。”萧澈在一家花红柳绿的花楼前停下来。

  他俊美的相貌和不俗的衣饰立即引来花楼上妓女的兴奋尖叫。

  金萝萝溜大双眼,指着那錾金的招牌。

  不敢置信问萧澈:“我没有看错吧,你带未来老婆来媚香楼?这是妓院~~妓院啊!!!大爷你该不会不知道这里是妓院吧?”

  “本王当然知道这是妓院,本王就是要把你带来这里,怎么,不敢进去?”

  他特意带她来这种烟花之地就是想狠狠羞辱她。

  没有一个良家妇女能忍受自己的未婚夫把自己带来这种不正经的地方。

  “谁出钱?”金萝萝警惕问。

  “当然是本王。”

  “太好了,那走吧。”金萝萝欢呼一声,跳下马,率先走进去。

第2卷 悲催的约会(8)

  “谁出钱?”金萝萝警惕问。

  “当然是本王。”

  “太好了,那走吧。”金萝萝欢呼一声,跳下马,率先走进去。

  今天终于找到了个冤大头。

  她早就想来妓院逛一逛,无奈觉得招个头牌名妓来只能看不能做,价钱太贵了,怎么也舍不得那钱。

  她居然说太好了!

  萧澈看着兴奋冲进去左看看右摸摸的金萝萝,刚才那想看她出丑的心情,倍受打击。

  被自己未婚夫带到这地方,这个女人不但没有被侮辱到的感觉,反而一脸兴高采烈。

  有没有搞错,这是正常女人的反应吗?

  “金萝萝,你知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

  萧澈气得眯眼,拽住正兴高采烈调戏一绿衣妓女的金萝萝。

  “萧大爷,你不识字吗?那我免费教你读这个横匾‘媚香楼’,妓院嘛,谁不知道!”

  萧澈更恼火:“既然知道是妓院,你还跑进去,这地方是大家闺秀该来的吗?”

  如果是若瑶,就会羞涩万分走开,连看一眼也不会,这才是正统大家闺秀的作风。

  这个金萝萝真是不知廉耻。

  “萧大爷,你脑袋被驴踢了吧?明明是你带我来的,现在反而怪我了,我都还没怪你来招妓呢。不过我不会怪你的,有权势的男人,总免不了拈花惹草,所谓妻不如妾、妾不如妓,你有这种癖好也不出奇啦,别废话了,咱们赶快进去,好多美人儿等着咱呢。”

  金萝萝轻巧甩开萧澈的手,泥鳅似的溜了进去。

  萧澈想阻止也阻止不了。

  “唉,你可不能进这里。”马上有一位颇有眼力的风骚老鸨拦住了金萝萝。

  “为什么?”

  金萝萝闻到一股浓郁的脂粉味道,差点没被熏死。

  老鸨瞥了眼她光滑的脖子,没有喉结:“你是位姑娘吧,这里可是男人寻欢作乐的地方,不适合你来玩,如果你是来砸场子,可不要怪老身不客气。”

第2卷 悲催的约会(9)

  “本小姐带未来夫君来嫖妓,你、有、意、见、吗?”金萝萝叉腰冲着老鸨嚣张道。

  噗——

  整个热闹的妓院瞬间诡异静下来,所有人都溜大眼载满震惊,用看怪物的眼光盯着金萝萝。

  金萝萝毫不在意自己成为瞩目的焦点,手一甩,一个金裸子落在老鸨手上。

  呆滞了的老鸨立即笑逐颜开,那香粉帕子挥得那个叫欢快。

  “没意见,咱能有什么意见,没想到小姐是当世少有的奇人,呵呵,老身开了青楼这么久,还没见过带自己男人来嫖妓的,你是女中豪杰啊,佩服佩服!!!”

  跟在后面的萧澈脸都绿了。

  气得直想冲上去拧断金萝萝的脖子。

  这个死女人敢进妓院就算了,就当她好奇心旺盛吧。

  没想到她还说出带未来夫君嫖妓这种惊世骇俗的话,她是不是被他折腾傻了。

  哼,既然来了,他就看看这个女人是不是真那么大度。

  怎么说自己也是出云国第一等金龟婿,要财有财,要貌有貌,迷倒不少大家闺秀。

  他不相信这个金萝萝对他没感觉。

  女人都是口是心非的动物,嘴上表现越不在乎,心里越是在乎。

  这个金萝萝做这一切,不过是想以特殊的方式引起他的注意,想因此得到他的青睐。

  女人的手段千姿百态,不过想骗过他法眼,她还没有那么高深的道行。

  “开间最好的雅房,把你们的头牌云潇姑娘叫来。”萧澈居高临下对着老鸨下命令。

  那老鸨一看此人气势不凡。

  在风月界打混几十年的她,当然明白眼前高贵的男子是不能得罪的金主。

  但是楼上那位同样气势逼人的男人也是不能得罪。

  唉到底该得罪谁好,这是个两难的选择。

  老鸨陪笑:“这位公子,云潇姑娘已经有客人点名作陪了,出价一千两,不如我为你介绍几位比之云潇毫不逊色的姑娘,包公子小姐满意。”

第2卷 悲催的约会(10)

  老鸨陪笑:“这位公子,云潇姑娘已经有客人点名作陪了,出价一千两,不如我为你介绍几位比之云潇毫不逊色的姑娘,包公子小姐满意。”

  “云潇是头牌,其它人怎比得上她,咱们既然要点就要点最好的,咱们出得起的是钱,叫她过来,我未来夫君出多于那客人一倍的钱。”金萝萝财大气粗指着老鸨吆喝。

  既然有机会来妓院,当然要看到花魁她才心足。

  反正花的是萧澈的钱,多少也不关她事。

  “金萝萝,你少给我丢脸,到底是你出钱还是我出钱。”

  萧澈看到金萝萝一副喧宾夺主的嚣张模样,张口就把自己两千两银子甩了出去。

  虽然自己不在意那么点钱,但心里就是莫名不爽她行为。

  金萝萝闪到萧澈身边,贴近他耳边,紧张兮兮问:“萧大爷,你不是没带钱吧?来嫖妓不带钱?虽然你是王爷人家不能拿你怎样,但这样做太没品了吧,咱们可丢不起这个脸。”

  “给我闭嘴。”

  萧澈被她气怔了,“我是那样没品的流氓吗?”

  “这个可说不定,所谓知人口脸不知心,谁知你是不是个滥用权力吃霸王餐、玩霸王女人的纨绔子弟。”

  金萝萝用眼角瞟他,想想他这段时间对她的作弄就知道了。

  这个男人根本就是大腹黑,坏透了的家伙。

  死金萝萝竟敢瞧不起他。

  萧澈咽不下这口气,唰声把一张五千两的银票甩到老鸨手上。

  那老鸨立即两眼发光。

  “立即把云潇给本公子叫来。”

  “等等,你打算拿五千两请云潇姑娘?”金萝萝死死盯着那五千两银票。

  “你又想干什么?”

  “没干什么,反正两千两也请到云潇,干嘛要用五千两,冤大头才会多花钱,老鸨,找回三千给我。”

  金萝萝把如意算盘打得啪啪响,哈哈又赚到三千了,萧澈这个死要面子的傻大冒。

  …………………………………………………………

  要票票,要留言,要收藏o(∩_∩)o

第2卷 悲催的约会(11)

  金萝萝把如意算盘打得啪啪响,哈哈又赚到三千了,萧澈这个死要面子的傻大冒。

  老鸨傻了眼,这个女子也太精于计算了吧,到手的肥鸭飞了。

  萧澈怒吼:“你给我少丢人,我爱出多少钱是我的事。”

  金萝萝叉腰顶回去:“你以为我想管你,你也不想一想,你本来就不够我有钱,还要这样挥金如土,你想变穷鬼让我养你吗?告诉你,本小姐不养小白脸。”

  萧澈简直被她气得爆炸,两人的话已经引来不少嫖客的目光。

  那些人都用有色的眼光看他,好像他是靠女人养的窝囊废。

  他堂堂出云国三皇子,从未试过像今天这样丢脸过。

  萧澈管不了那么多,拎小鸡似的提着金萝萝冲上楼的雅室。

  ……………………………………………………………………

  雅室里。

  “嘻嘻,不好意思,那位客人愿意出六千两留住云潇姑娘。”老鸨笑脸如花。

  “什么,那个兔崽子不肯让云潇给我们,tnnd,谁这么大胆,不想活了,他知不知道坐在这里的人是……呜呜……”

  金萝萝正想搬出萧澈的名号吓吓老鸨,嘴巴立即被萧澈堵住了。

  看来这个萧澈来妓院也不愿过于声张,死扫把星还不给她抓住这弱点。

  她一定要把他的名声弄臭。

  “你嫌给我丢的脸还不够吗?”

  萧澈简直拿她没办法,

  这个女人一进了妓院就像吃了兴奋剂似的,狐假虎威一路吆吆喝喝。

  还敢祭出他的名号强抢人,不知死活。

  金萝萝掰开他的手,故意刺激他:“有人胆敢和你抢女人,你怎么能忍得下这口恶气,他分明不把你放在眼里,他这是故意要践踏你的尊严。你是不是男人啊,居然在抢女人中退缩,没种。”

  萧澈一把捏住她的下巴,冷哼:“他是不是故意我不知道,但是你想用激将法激我,我倒是很清楚。”

第2卷 悲催的约会(12)

  “呵呵被你看出了,那你中计吗?”

  金萝萝算准他明知是计也会往下跳,男人最不能忍受女人贬低他的自尊。

  可是萧澈的答案出乎她意料。

  “就你这么一两句话就想伤我自尊,你还不够资格。云潇不过是个妓女,还不值得让我暴露身份来看她,哼。”萧澈冷笑。

  金萝萝心想,这个萧澈看来也不是一点就爆的鲁莽性子,考虑挺周全。

  可是她想看花魁,穿到古代这么久,她还没见过花魁,这对她而言是一大遗憾事。

  “算了算了,小气鬼,你不请我请,今天本小姐非要看到云潇不可。”金萝萝懒洋洋冲着老鸨道,“告诉那兔崽子,本小姐出七千。”

  有人竞相出价请云潇,那老鸨当然乐得见牙不见眼。

  一会儿老鸨兴奋跑回来。

  “那客人说出八千。”

  “哼,和我扛上了吧,九千。”金萝萝拿出首富的气势,辣手甩出一叠银票。

  结果那个人真的打算和她作对。

  两人价钱一路叫到两万,一个花魁的初夜也没这么高的价钱。

  “嘻嘻,小姐,那人出两万两,你还要提价吗?”那老鸨笑成了一朵菊花。

  金萝萝懒洋洋弹弹手指,狡猾笑了:“蠢材才会拿两万两银子请花魁,那傻子还真是脑子抽了。五千两请云潇已经是她的最大价值,没想到有个笨蛋扛上本小姐,既然和我作对,不甩甩他玩就太没意思,我就是故意叫价钱让他加价,让他大出血。”

  金萝萝又抽出一张纸递给老鸨,笑得花枝乱颤。

  “送去给那个公子。”

  …………………………………………………………………………………………………………

  “公子,你出两万两银子请云潇作陪,云潇何德何能得公子如此错爱。”

  那花魁云潇看到眼前这位年轻俊朗的公子为了留住自己,居然如此大手笔,令她又惊又喜。

第2卷 三男一女逛妓院(1)

饜娌裫
;妴┩靋樍g儀?奎蛩o饑_??f?>4`宍惁隙x?h袌啾珕經狓?,鮨?彼+?溿5J趐警.O牶泦脱~sbe:r馤a蔈┘掬轱??#?蘔轇忄瓐8?E樐M釜衃薤外=劐P髢v?x壩辽&o?儨/嬯齴;?暮?G @飽4nxヽjko绽刺%"5棆譠?偤K鸀B9鹖Z?鋐??侼矾?C)辸詈?F衛﹕ =諶?]哇鰈s佬?洟&m砵`j?忥?s b鎅亹姄丗5E燐/}咹?!u?鯓???m槠垲?输?5u?(儞嵎<麈%?~?鱩?幣}?瘘sPcx悴s缙_裪M!彞?佄寪擪N戽vg獏噜蝵f搻?*m寠P潪?kk搵-鴙茁醝! +1R?u?Jd??髝=翋K?稘"?蓅w揸V|逈?>劋l剀2z硰=厷溿避$\7憼眥{q芗袚蛉'雜3^嬿減 羪匓~??W羏l謔a*瀵I嬭^攵9z策澚EYNTO凌幱F脩俄?I?Z?^oOA薼x絁(趘孳?鉲???鈪m,D枞謺澐好薬??撱骄
?烗?|裉嶫f僮$缤!畛?SFq'?¨浄YZHQ?廾奠氲蓵攻靻?y擝4At狂6籇?謋 秼g~胊労嵜 D夌x淧??簑$n?=?舌50?丨za锻 ?RQ=莧怮WI獒无??亖饆?p"肾谓S-浿脒蒱I⺻1v納埸BZ`@P嗪?嫸6c楓M?1?t??Z韉癔_?|羙廆Jf綳?丬芯dD8#g潑I?蟺R烼?钰轇8S3 VM??綽b??;I?K8B罒 ?尋?殹8欄霞]??灘f?葓iAzH'p導ゃ?JR_稡竷钊2l兡n弫 淜Lh[矆驍!='}?齼咕I?︷"h荍HG0疀週T嬭?pWnn?@籀?词??:?踌Y#
詟T6l^Q炸扱皯 猎溴(冐1罭?B绸崫^?T阦朠`燄,6i缸:錔鼓
` t/e6??:潗駖N堓粠┈D)dG鳳SGo 緉?|?潅齢?3酝檆鞑殠s%?""??ux寵+ 奾?糛ZI?癇?s纘?鴰"咅?PJ}嶞紈椎X-迷櫿?燞厱弔g??,-唐伀?я>'W[F畩?搪{穬X?锭?0?羑汥G諓<旊?Y襥斮琴燶捶H涨?踌獾?瞇j鑙6e棧?縟JD飾妐?<"H鯲鴥?~??*g頭3L濟珫Z幘'鴖鵛筭_R-?>?m[汫楱Uo介0G圀?刚[?

第2卷 三男一女逛妓院(2)

&?帄潠娥M?瓪y沔摙錇凉?藍薐题?Y俀P汴藸陿YJ舢?E軠]吕Z!隌??冝E?M?馿'㏑??觃軼果"鉴ろ諗V,4 ?喻K?楏_晛T槰+辉8fIOR瓙|?>fX擛蝉 囡?埔?-縏ovBj彬忽W]9毻b簂铈羚e2筛訅???#?pN9媄h?GB=魘[v,&?O澍/NY??|?臃Fa??逵O鱥徼鵝Zk@檡骙~栒?峾梭?°?8司?厾蓅O腿薅蘡栩@瞛曙\鹈裞S锦6亮4>?昊E絖`z襘歍A?摿晦Lv璀6恹9灲謗$腝??A吤陔傓跼I>碻7e譢〈U礐泌:売吇偘n亶?昖/xriN7?(秌v?Bd_wA.y?盂os茇;1╣}鉒'lg粄*w凁~眍巋遅躈B厙0题t%E?6?5絈迯绑镅U 糎F] 企*Cy8觭?薱慤鷪+O荻\蝅?姉?]熔?n跰G撥瘦看啋僔z庯碁d躺@侗 ??{MB戒i豜[羵穲O
鰆潿 鲎 ^kz?)ErqzR&k67?=ZAi詈{蕄r?^
C壳?28荃Wjo?へ?蛛5酿庥G函靖;?辟B|E撦γj?闤x遹[??飖橍73罊??⺶?)楸?璓Y蛮ux{闂毩烀軸圸媯-?誌wM\d儭淩i皔%n鑥韢鲆?∣o?⑺兠剐K睯鮈曲
ф韁雊晜鸏 l阐??~V5剏?WMe铝?<(: ??莋v3鉎2?6芏v+姲[呕眩P?讴淺?兲卑犯NU鈙q"壾罙笔^I?竬? 鰶e5ヅ碆訸?蔱敉櫅Pn嘶??z聻f鵈/幺?Y?A??浊簒?鷶送崬?A?^*蛤<?鶲;[樬?p鈬C⿰X鱸綇?8.?Q讔谶縼您RoDR醑悅:7~?V09爸j?[q?轺?oE\&??6莅]%-贻'+G穅?恉?蔵???=:!^┝浯Me晌岯?Β衿N応umy? )?斍$蓹_R%i谚站9蹔䓖?!%oS?寠V.驩艽Zk?漏l鮐?羸?麇碦??錸5Q墬矲?v螺) 拕涥捙鸜蚀コ辐娌雙晅 宫?狜K??z?肅頑@5@s阶Lo齅;*F疑+x<婁e賃琿_M?弱?tW姵b旘?\_垬挧腑珗? 嫟*?E?J尰?j?R摟_岊*Y/?WV<|N磕谦虖懨~卓瞪l愩?j销?,齜|AM B捭?Y??T呌G攱F䴗楞齜伩?毅3?K鄡??鲡g綃縕橯啑 巨 4卭家蘠颡豷'H\塍庥輆瑡坈鷽t襼淳?d農Gpi?{Q崤匼Y?ZE鄇Uco?
S 瘢肉.B縁? e塽崷?寥扉.賬 ?7k?簁r忁V肫d濤n?臾Q`狓晩|黖帠Y?縧巻5臝%?R%?蠞PK

第2卷 三男一女逛妓院(3)

  一副饿鬼投胎,失礼到家,他的未来王妃怎可以是这样一个人。

  明明在金銮殿上,她风度宜人,怎么一转眼就变了个人似的,完全不见当日半丝倾城风采。

  金萝萝含着饭菜模模糊糊反驳:“若不是你一大早来找我,故意在城里兜圈子,把我饿得有气无力,我至于见了饭菜就两眼发光吗?”

  “你从早上就没吃过东西?”萧羽疑惑问。

  这都大半天了,怪不得她如狼似虎。

  “是啊,本来带了干粮,被他那匹破马一颠,都掉光了。你都不知道我多惨,你三哥是个不折不扣的大混蛋,第一次约会晒得我掉了层皮,第二次害我把整天吃下去的东西吐光,第三次更糟糕,我差点淹死在河里。现在他又故意把我带到妓院来,想羞辱我。”

  金萝萝指着窗外飞舞的白絮,惨兮兮道:“你看都开始六月飞雪了,我比窦娥还惨啊~~~”

  “金萝萝,那是飞絮不是雪,你眼睛瞎了吗?本王还在你面前,编排本王也要选择个适当时机吧,你是当我不存在?”

  金萝萝毫不客气反驳:“我也想当你不存在,可你长得那么碍眼,我哪能当你不存在。而且这不是编排,这是事实,你敢说你没做过那些事,男人大丈夫你敢做不敢认,咱瞧不起你。”

  萧羽萧衍强忍着笑偷眼看萧澈。

  她居然说出云国有名的美男子长得碍眼,这金萝萝嘴巴功夫很厉害,气死人不偿命。

  萧澈憋了一口气,眼底只有无情的冷光:“是,那些事我是做了,不过你弄得那么惨,也只能怪你自己太蠢。”

  金萝萝简直想一拳打歪他的嘴巴。

  这个男人故意耍弄自己,还怪自己蠢。

  她黑溜溜的眼睛转啊转,一脸天真笑:“哦,原来我很蠢,那还真是委屈了王爷,和我这个蠢材计较。都说聪明人的对手是聪明人,那么蠢材的对手就是蠢材,呵呵,想不到王爷也是个蠢材,我平衡了。”

第2卷 三男一女逛妓院(4)

  萧澈一口气堵在肺部。

  居然被这个死女人骂回来,偏偏她还说得挺有逻辑,自己反驳不能。

  “哈哈,一箩箩金你嘴巴可真毒,骂人不见血啊。”

  萧羽越发觉得这个这个金萝萝可爱。

  为了表示对她的赞赏之意,立即夹了块肥羊肉给她。

  “骂人的精粹就是骂了他,他还不能反驳。你这个人有点意思,比你哥好那么一点点,所以我允许你叫我的名字金萝萝。”金萝萝咬了口肥羊,用施恩的口气对萧羽说。

  萧羽眼睛亮起:“那你叫我萧羽吧,当然也可以叫羽哥哥、四哥哥,我一点也不介意。”

  “羽哥哥、四哥哥?呕,我想吐,拜托你别恶心我,你不介意我却很介意好不好,我和你不熟。”

  金萝萝一脸受不了。

  这个萧羽对她好像很感兴趣,在萧澈面前也敢调戏她,这些纨绔子弟就是爱找抽。

  “聊着聊着就熟了。”

  “谁跟你熟?咱们生得很,别乱搭讪。”

  萧羽嬉皮笑脸:“那煮煮就熟了。对了,听说你带三哥来嫖妓,金萝萝你这脑袋到底是什么构造的,怎么想法总是那么有意思。”

  “我告诉你一个秘密。”金萝萝靠近萧羽耳边小声说,“你那三哥其实……”

  看着自己弟弟和自己未来王妃打情骂俏似的聊天,萧澈莫名生出妒忌。

  他从喉咙里挤出一声怒吼:“够了,金萝萝,走。”

  说完把金萝萝从座位上提起来,拽入自己怀抱,冷眼看着萧羽,宣示所有权。

  “喂,扫把星,你干什么,我不走,好不容易有东西吃,你想饿死我没那么容易。”

  金萝萝死命挣扎,饿了她一个早上,好不容易看到填肚子的东西,这扫把星又来捣乱,她能不气么。

  见萧澈抱着金萝萝,萧羽脸色一变,反手抓住金萝萝一只手往这边拉。

  “她还没吃饱东西,而且她似乎不想走,三哥你这样做太过分了吧。”

第2卷 三男一女逛妓院(5)

  萧澈更加搂紧金萝萝,冷笑:“她是我的人,我想怎样就怎样,倒是你这个小叔该注意一下自己的举动,对嫂子如此轻佻,算什么回事。”

  夹在风暴中心的金萝萝完全不明白怎么回事。

  刚才还好好的,这对兄弟怎么突然火药味那么浓?

  “她还不是我三嫂,我爱怎样就怎样。哼,我还以为你对若瑶,有多深情,原来一样是逢场作戏,见一个爱一个。你想要的未免太多了,有了若瑶,又想占有她,这个世界的好女人岂不是都被你占尽了?”

  萧羽直刺萧澈的要害。

  萧澈怒气更盛:“若瑶喜欢的是我,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如果你因为妒忌想报复,我绝不会放过你。”

  “你少瞧不起人,我要报复你也用不着拿她,我只是替若瑶不值,你根本就没有想象中那么爱她。”

  “我爱不爱她,也不关你事,萧羽你不要惹我动怒,放手!”

  “我就是要惹怒你怎样?”萧羽挑衅拉扯金萝萝。

  可怜的金萝萝被萧澈抱着一半身子,又被萧羽拉着一只手。

  两人都使劲拉扯她,暗暗较劲。还把不把她当人看?他奶奶的,这两个白痴。

  痛死她了。

  “你两个混蛋都给姑奶奶放手,合着你两个把我当手撕鸡,痛死我了,要是本姑奶奶有绝世武功,立即把你们两个混账丢到外星球。”

  “三弟、四弟快放手吧,萝萝小姐不是练武之人,禁不起你们这样折磨。”

  萧衍冷眼看着两兄弟为个女人吵架,看到金萝萝被扯得生痛,终于出声阻止。

  “一箩箩金,你还好吧,手有没有脱臼,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想帮你。”

  萧羽看金萝萝满脸怒容,怕真的拉痛她,急忙放手。

  金萝萝甩了甩手臂,笑眯眯瞪着他:“好,好极了。改天我牵两匹马,让它们反方向拉扯你的手试试,你就知道什么叫销、魂、滋、味,四、皇、子。”

第2卷 反捉弄(1)

  萧羽不敢再吭声。

  “哼,金萝萝,走了。”萧澈嘴边勾起一抹得色,拉着金萝萝出了妓院。

  金萝萝一看又是那匹马,心慌了,刚吃下去的东西不是又要吐出来吧!

  打死也不上马。

  “既然今天我们约会完了,我自己回去就行了,拜拜扫把星。”

  金萝萝也不等他回答,脚底抹油飞快跑了。

  萧澈一把揪着她衣领,把她丢上马:“本王还没玩够,而且你刚才让本王丢了大面,你觉得本王会轻易放过你吗?”

  “小气鬼,不是就是说了句带你嫖妓吗?用得着生气到现在,你心胸也太狭窄了吧。”金萝萝赶紧趴下去抱住马头。

  这匹疯马和它的主人一样爱抽风,爱折腾她。

  萧澈翻身上来另一匹马,冷哼:“看来你还不知道错在哪里,当着未来夫君的脸,和小叔勾勾搭搭,商贾养出来的女儿就是不知廉耻。”

  听了这话,金萝萝怒气冲冲剜着他。

  萧澈好整以暇看她怎么反驳。

  “我那叫勾勾搭搭吗?我那是和未来夫家人打好关系,好不好,人际关系是通往成功的捷径,你懂不懂这道理。还有什么叫商贾养出来的女儿就是不知廉耻,你可以侮辱我老爹,但不可以侮辱我金萝萝。”

  萧澈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噎住。

  还以为她会义正言辞反驳‘你可以侮辱我金萝萝,但不可以侮辱我老爹’。

  这个金萝萝说话总是那么奇特。

  “我为什么不能侮辱你?”

  “看一个男人的品味,要看他选择的妻子,你侮辱自己的妻子,就是侮辱自己的品味,你连自己的品味也信不过,你真是可悲的男人。”

  萧澈眯眼:“可悲的是谁,你很快就会知道。”

  萧澈用哨子指挥着金萝萝脚下那匹马,那马立即欢快转着圈子,一圈又一圈。

  刚开始金萝萝不吭声,转了十圈后,她就头昏眼花,到处是天旋地转的影子。

第2卷 反捉弄(2)

  “求饶吧,或者本王会好心放了你。”

  “扫把星,你敢阴我,我就是不求饶,有本事你把我转昏过去。”

  “哼,既然你想这样,本王就如你所愿。”萧澈冷酷吹起哨子,让马儿转得更快。

  他就看看金萝萝能死撑到什么时候。

  渐渐——

  金萝萝趴在马背上不动了。

  萧澈疑惑,这女人不是很能硬撑的吗?就这样昏了?

  萧澈莫名的心一紧,慌忙把金萝萝扶下马。

  “金萝萝,你怎么样?”

  金萝萝开始翻白眼,口里叽叽咕咕却说不出话。

  手脚抽搐,气喘一下重一下轻,看起来十分不对劲。

  萧澈急了。

  他虽然想折磨金萝萝,不过也没想过真要害死她。

  “金萝萝,你给我撑住,我立即带你看大夫。”

  萧澈抱起金萝萝,一手抓住一个路人,寒声问:“最近的医馆在哪里,带我去。”

  那路人的手几乎被他捏碎。

  吓得猛点头,飞快带着他到了大街上一家医馆。

  进到医馆,有几个病人正在看病。

  萧澈一把抓起那大夫,拉过去为金萝萝看。

  那大夫看到这位俊美的公子脸色寒冷如冰,眼神危险,立即战战兢兢为金萝萝把脉。

  “她怎样了?”萧澈也没察觉自己的语气中带上了一丝焦急。

  “脉象平稳,没事啊!”

  “没事,没事她会晕倒吗?她刚才还在抽搐,你这个庸医敢乱说话,我就把的医馆拆了,你给我认认真真看病。”

  大夫急忙又去揭金萝萝的眼皮,还是战战兢兢回答:“好像是羊癫疯。”

  “你才羊癫疯。”

  金萝萝突然坐起来,伸了个懒腰,对着萧澈笑眯眯。

  “你对我也挺紧张嘛,我还以为你会把我丢在路边自生自灭,没想到还有点良心把我送来医馆,不过你那霸道的恶习还真是死性不改,连大夫也被你屈打成招,你这样可不好,小心冤假错案办多了,半夜冤鬼找上门。”

第2卷 反捉弄(3)

嶘輄:楧焔Z堥?Q顈欴V?鉤R}谣?楂iI侔翦I睕(u?F8迦鏃鰸裌u庨^浻啙迚 ]B|{抻_袬a构鼤痡f疲[倵秉\踕悜E睈敩糎j^歲夌憚N H輰鯘?蒟?偻~?G 簠子I?b燥旻?芟?譄 B毜鳯羭 幕,逌-?樚孈?*鄛剜韎 ??.嘃墔醽S@臮D辒G鮭? ?镕嶪U? 鱍HL燢襪豋愡A潤淫v4嚟k屶 尽檌jW超F瘝榡X赛菸磩?Mx旑眳7?韦啔r鵣橡窀哽<?I讗W誠榯 鍴蠩a牑<?駞U鳶kL踻t噟?亅埵嶀慣E?>Z?︰v堍倛屯?磩遌?GU謙 "—磪?誩杬i?}慁澫①纱]<争?'蚔$??濇ㄅ'懸軪J2鶻i孡嘹,俱狚NG?骼"撿咱8^宒$怽磫j炢囊堻葓羾?bp8?n??橒劖潙
m巏} 朶薖,杜zb5蒲%慒拢I:訛剠孴MI?崒躷!?:D%85崌灬b8茡u岵<?2^v跷锗窅H┤徻0E妡]vL侬(蝍 錑`M]寢观IveM梗>j^D腥c?頂Oy?
溉艊4书?ouag剾Pd焝礈*謮饙嶀鳸(駬籐??Ra?]J_*$伊?馽办L檡%e赥顫勁煬,v堌轼淢袏糳\W|N-尕QF?砰`挾?訫H?V6窜 ?恕?]?3%QBD俆[t紣?U/fe>g皱?gC
⺮睽?*X?3塯Xj?廘鰠谌憪腜{硐?Q殴c0Z\H⑼轩凘# 绺閆暅怟bt??`琎G?鄲?iI⑼w帊? 禭遯蛁?2萅 萰B権1T厜卵u痄展g?萐p簍?捴鼯??傱璇嵓艆} K痋鐪Hh_p%Z@岤ZW6K堫n!剬蚗恏Q2H?4Gv騡`怶製
u鋈廰rj!E?蝟 ib?`0爁裧\D)!?f?u)煔Vw人澮崍蠅凐棆M#c葝鉅I╯@甥沶j椦?齢^睭I"]b喋W??f㘚犲W擧塣姉Aj??殃?訣6詸r䦛y?侓 ^▽?騞譵?岅疐N+礦^+秄n+穠~+竼?箹?害?欢?计?街?炬?况??,?,?.,?>,腇N,臯^,苀n,莢~,葐?蓶?师?硕?唐?椭?捂?霄??-?,碫Z?j茢b@h狰櫾f]?P墆延衷汘l?賔X仝a也慠勊犧雪nm昩啒佼栨b("簈圷軝S渏y6贫?T`暍

第2卷 无敌帅哥登场(1)

N酰~専?|t壐?2棔?P{;OEh???0m;叭挅迯?`L#焲岲'馊r??Z.塊汮? ?,i?Z@??瘁 鲿愉+O樢宔rr9?kp ?DDT8氱|駻^C嘋)N裲嘇a徕EL潳)騋OL悭膈nR飞攊篓暆諓w瑱蛓?*螒??
x.截?Y?渹8?綫i7Y 挍渶巤嗱?阌7櫙帟磀荈LP[;鋍旦a?YYg壶辩xMaK 酖4?擫?q橩墠垜蜈∴傌﹃-#垞鉡鋜!姢覈w 赦槉 艬;洊u橫m
Ln伖酆綛?潌SlS?Y挮爈SjY?晅淜Qr8髖菼"_裦淉鬵?鈻;恃Sc勅 ?+,歕I@Y紼傐撌{?6J&?O擳V?8N䲟??巒?艤JK)擱娖驣Bv$圡BUHv秳V筟權?l?-N??肙??\!↖?U??癟K;暺??&yJ靹C蔄婇?歗I?X祋x+?柈?〩暜u5襵琂?耍?篩樞磼2镕9Ny!q?@鞯鮑?M]瀓W蒒Ve ?N?C鋦-o?﹩?懶钆▂mN迆JY债?继^?櫐5#嫈窪褏到醐6"箤4悼5顀憶\?椆蛈顂?]镹椇盏顄睕]韓椈蒗顆?^駧椉?飝褯^醍椊韚飡?_椌醯飣駴_椏?`樌6饋渀/樍 v饍!a O樎娥?渁 o樏鲳嘇b彉?6駢Q渂瘶?v駤ac蠘?恶?G??W^蘐Qcづ壂?螿硺砯蒅宝Rz僮mf篾&_珃倘耴y}旐G?滔:舜陈禊詃瞮?sQZ藻>P_頗浾?5椯9X胘蹫翴:??躶?茢?,穥碥;e閱蟙s┚("鐤nJL谶旹ゆ)佢圎s\gn暈?崜蓹i鸂<?E,恽喬?_&酟蕍 筪?|蜒潃l??沙?桯碓诋缫4鮢屾)`cナljv綱mh礥;萿?徃創mh[
湞觐>湦鮃?:7?V=洎賹韉闡篬偏磗"婆敢jF薚愭M衅J礑?6诔懌u欷詧颖"羁撔>僦W謯=lH%{?滼榦[mа<&猄K妦T踑v 賲觮e載檴☉n孶GhP⒌忪?贩汶"E歭樶K持C*?酫萞檺 烯=?5嚇霘皳v)z挟?wU謽!斂?♀鴘i.7 [?烒黺ⅹ A39酰疎赤???邤?o)诜:V6?)?x)???髎I鑝ar嬌3蟧綝骷8% V煌5優?l剾v;瓕毳J遥;Hs?L萳圃g|雤?厖?蚗逜锳)E\?W=i欆殁T柼柹e袃f儞帻圎邢茢鷚?g铻l恹触硃桁凙鞀?wpgn参3x.蚓c蛟fBd瘳飄?

第2卷 无敌帅哥登场(2)

,咱的家底原来都被这个女人调查好了,那刚刚我的演出不就是一跳梁小丑了吗?亏我还演得这么卖力,感情我就是在搞笑!

  我欲哭无泪,难道真是冲着我来的?

  只听旁边始终保持沉默的贺萧墨终于是开了金口,却是不轻不淡:“你找的是我,有什么说吧,别逗她。”

  女人纤手抬着下巴,温温柔柔道:“小墨,这是和妈妈说话的态度吗?”

  我心在狂叫!

  妈妈,小墨!

  苍天,我耳聋,没听到!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p>?

  “金老先生你好,这次冒昧上门打扰,其实是有一事相求。”东方泓彬彬有礼向金滚滚打招呼。

  金滚滚看着眼前这个优雅如仙鹤的男子。心中感叹,世间怎么有这样脱俗的男人,简直像不吃人间烟火的仙人。

  “这位公子不必多礼,有什么我能帮上忙的,我一定帮你。”

  金滚滚对东方泓莫名生出好感,随口就答应帮忙。

  “我想见金萝萝小姐。”

  “啊,你想见我女儿?”

  金老爷脱线思维又开始天马行空:难道这是女儿的追求者,女儿还真是到处留情,看人家都找上门来了。

  这么优雅的男子如果做他女婿多好,一看就知道是疼老婆的人,比那个可恶的三皇子好多了。

  金老爷不禁万分惋惜:“东方公子,你来迟一步了,萝萝已经许配了人家,你们今生是有缘无分啊,你不要难过,天涯何处无芳草,你要想开点。”

  “谁和谁有缘无分?”正走出来的金萝萝听到老爹伤感的声音,不禁好奇问。

  金滚滚见到金萝萝出来,急忙拉住她的手数落。

  “萝萝,你怎可以到处留情,你看你的情夫都闹上门来了,这事给三皇子知道可不得了。你快点处理下,别太伤人家的心。”

第2卷 无敌帅哥登场(3)

INDX( g?(???7?@?pZz?qR韆l椝?nbl椝?nbl椝?nbl椝0? 1094818.htmlD?pZz?錔ibl椝I縝l椝I縝l椝I縝l椝@97 1094819.html?pZz?_l椝絖l椝絖l椝絖l椝@n0 109481~1.HTM"?pZz?tM竉l椝嚲 `l椝嚲 `l椝嚲 `l椝0& 109481~2.HTM&?pZz?妁`l椝I蚛`l椝I蚛`l椝I蚛`l椝@? 109481~3.HTM,?pZz?V`l椝 墉`l椝 墉`l椝 墉`l椝0* 109481~4.HTMH?pZz?V鞣bl椝 -cl椝 -cl椝 -cl椝@31 1094820.htmlL?pZz? cl椝瀋cl椝瀋cl椝瀋cl椝0? 1094821.htmlP?pZz?|賌cl椝弃耤l椝弃耤l椝弃耤l椝@^4 1094822.htmlV?pZz?>璇cl椝7?dl椝7?dl椝7?dl椝0? 1094823.htmlZ?pZz?曗 dl椝牖8xl椝牖8xl椝牖8xl椝0? 1094824.html傜pZz?I?xl椝,?刲椝,?刲椝,?刲椝 ? 1094825.html栫pZz?娚麅l椝*弆椝*弆椝*弆椝

第2卷 无敌帅哥登场(4)

INDX( 2紆(??9屾xZz?坄Tl椝%Tl椝%Tl椝%Tl椝0& 105BAD~1.HTM滄xZz?x䶮Ul椝~桗Ul椝~桗Ul椝~桗Ul椝0? 1094778.htmlxZz?/揍Vl椝喲>Wl椝喲>Wl椝喲>Wl椝0c( 109478~3.HTMxZz?~?]l椝 圿l椝 圿l椝 圿l椝0J. 104802.html<?xZz?al椝cbl椝cbl椝cbl椝0? 1094817.html

第2卷 无敌帅哥登场(5)

  金萝萝仍然死心不息,装出一副伤心欲绝的表情:

  “公子,看你一表人才,笑容通透,我还以为你是个不拘世俗、敢于接受新思想的男子,没想到你这么封建保守,我太失望了。”

  “公子你忍心让我这样一个可怜的少女失望吗?我好伤心,我一伤心就吃不下饭,吃不下饭就生病,一生病就呜呼哎哉,公子难道忍心看一个美丽的少女香消玉殒吗?”

  做生意就是要脸皮厚,够无耻。金萝萝深谙这种道理,利诱不行就苦肉计,势必要死缠烂打到成功为止。

  东方泓挑眉瞥眼活泼可爱的金萝萝。

  “呵呵,小姐没那么夸张吧,我看你乐观向上,绝对不会发生那种悲剧,你一定会长命百岁,福寿齐天。”

  “萝萝,你就不要为难这位公子了,找什么模特的事,都包在爹爹身上吧,爹爹绝对能给你找来身材好,帅气又勾人的美男来。”

  在一旁的金滚滚终于找到机会插嘴。

  这位东方公子温文尔雅,他实在不忍心他被自己鬼精灵女儿折腾。

  “爹爹,你知道什么,我找的不是光有脸蛋的男宠,我要的是站在那里就能引起全场瞩目的气场美男,气场懂不?那些软趴趴的男宠哪里镇得住场面。”

  “那个女儿你要求太高了,一般有气质的男人都是出身良好,谁愿意抛头露面,你看萧澈三兄弟,出身好,气度不凡,站在人群中就不能让人忽视,可是这样的男人可能成为你的模特吗?”

  金萝萝一拍大腿,对哦,如果能把萧澈三兄弟找来做场时装秀,必定轰动出云国,迷倒全国女人。

  到时候就这个噱头,也够香萝儿服饰扬名万里。

  不过这个大胆而创新的计划能实现机会微乎其微,就三位皇子那高傲的脾气,怎么愿意干这种事。

  不过幸好还有两个月时间,她可以想办法威逼利诱他们,再不行就设计让他们入瓮。

第2卷 无敌帅哥登场(6)

  非得逼他们客串模特不可。

  哦呵呵~~~有了这皇家级模特军团,她的新唐装一上市,必定抢破头。

  “女儿,你为什么笑得那么奸诈,你不是真要打他们三兄弟主意吧?我只是随口说说,你别乱来。”

  金滚滚一看金萝萝的表情,就知道她在打小算盘,那几位可是皇子啊,女儿不是疯了吧?

  “老爹,你要相信你女儿的实力,人都是有弱点的,只要抓住他们的弱点,还不让他们乖乖听话。”

  金萝萝下定决心要挑战皇家模特军团,誓死把三位皇子大人拿下。

  “金小姐,我能先谈谈我的事吗?”

  被忽略的东方泓看着陷入金钱欲中不能自拔的金萝萝,无奈提醒自己的存在。

  没想到像自己这样一个美男,也会有被女人忽略得如此彻底的时候。真是有趣的体会,这个金萝萝比想象中可爱呢。

  “谈生意?”

  金萝萝恢复正常,正经坐在八仙桌旁:“哦,老规矩,先报上你的名来,再谈事情。”

  “在下是北郡人士——东方泓,这次来是想求小姐把那副‘寒江独钓雪’卖给我,价钱随你出,我是真心想买下那幅画,希望小姐能割爱。”

  东方泓诚恳表明原因,姿态谦虚,气势却不谦虚。

  “任由我开价?”金萝萝眯起眼。

  天上又掉大馅饼了,居然来了个任由人开价的傻瓜。

  他要不是有钱得夸张,就是脑子逗秀了。生意人谁会张口就让别人开价,这不是明摆着让人宰。

  “对,请小姐开价。”

  东方泓自信自己的条件开得够足。金萝萝这样精明热爱金钱的生意人,图的不就是钱么,她必定答应。

  谁知道金萝萝摇摇头,坚决道:“不好意思,东方泓,我不卖。”

  这回不止东方泓惊讶,连金滚滚都不明白自己女儿想什么。

  这副画对他们来说没什么意义,留着也没有,能卖个高价那是绝对狂赚了。

第2卷 无敌帅哥登场(7)

  “萝萝,既然这位公子喜欢,咱们留着也是留着,不如卖给他。”金滚滚猛使眼色给金萝萝:快开个高价卖了吧。

  金萝萝无视金老爷子的眼色,义正言辞拒绝:“艺术是无价的,怎能随意拿金钱来侮辱它,我又不是那种见钱眼开的人,不卖不卖~~~~”

  女儿还好意思说自己不是见钱眼开的人,没有谁比她更爱钱,看到钱那眼睛就会发光!

  金滚滚突然想明白女儿的想法,这小财迷必定是想吊高来卖,她怎可能放过一次赚钱机会。

  见金萝萝拒绝,东方泓僵住了笑容。

  想不到这个金萝萝那么难缠,不愧是出云国商界的奇葩。自己随她狮子开大口,都没能诱惑到她。

  “那萝萝小姐要怎样才肯把画让给我,请开个条件吧!”

  “和聪明人谈话就是舒服,够爽快。”金萝萝得意笑了。

  其实这副画对她跟废纸差不多,若不是最近总有人来求购,她一两银也会把它卖了。

  突然那么多人买,这位东方泓还愿意出天价购买,这幅画肯定有古怪。

  不过她对其中的秘密没兴趣,她更在意是借着这幅画获得的利益最大化。

  “唉~~~谈钱太伤感情,咱们就交换艺术好了,我把画送给你,你给我当服饰店铺的形象代言人,咱们互惠互助,这不是皆大欢喜吗?”

  金萝萝认为东方泓的价值比这幅画高多了,与其收钱,不如让他答应当代言人,将来赚的钱更多。

  “原来你还没有放弃,我真是服了你的毅力。”

  东方泓失笑,这丫头刚才一副义正言辞的模样,他还以为她多高尚。

  原来兜了一个圈子,又回到原点。

  “那你答应吗?”金萝萝期待问。

  这回还不抓住他的弱点,既然他肯出天价买画,这画必定对他很重要。

  “唉,其实不买也没所谓,我也并非一定要买下,既然你那么热爱艺术,那就留给你好了。”

第2卷 无敌帅哥登场(8)

  东方泓笑吟吟端详着金萝萝骤然惊愕的脸,反过来将军她。

  本以为稳握胜券的金萝萝眼睛僵直了,指着他气得发抖:“你耍我?既然买不买都无所谓,你干嘛开那么高价???”

  东方泓好风度笑:“因为你是美人,我为博美人一笑,一掷千金又如何,反正我不在意钱,也不在意那画。”

  弄了半天,这个男人根本就是不受人威胁的类型。

  金萝萝挫败了,不过她却是越挫越勇的人。眼前的美男实在太极品了,不把他挖到手,她死不瞑目。

  今次不行,那以后还要找机会说服他,直到他愿意为止。

  不过现在得和他打好关系,这没用的画就送给他当见面礼。

  “帅哥,我欣赏你的态度,这画我就免费送给你吧!”

  “有条件的吧,刚才那个就免谈了。”东方泓笑吟吟看金萝萝还有什么花招。

  金萝萝眼睛一溜,竖起三根手指:“请东方公子给我三次约会的机会,在这三次约会中,我会想尽办法说服你,至于结果是怎样,那就试目以待。”

  她就不信拿不下他。

  东方泓笑了:这丫头还不死心,不过有这么水灵灵的美人一起约会,似乎也不错,答应又何妨。

  “美人相邀,泓怎忍心拂美意,地点时间小姐定,我必赴约。”

  …………………………………………………………………

  算准下朝的时间,金萝萝拎着精心准备的男装,骑着马奔赴几位王爷家。

  来到四王府,立即被趾高气扬的家丁拦在门外。

  “什么,你是他皇嫂,我还是他爷爷呢,哈哈。快走了,我们王爷是不可能见你们这些平民百姓,像你这样送上门来媚惑王爷的女人我见多了,以为可以做个小妾侧室,门都没有。”

  守门的侍卫哈哈大笑,指着眼前不男不女的金萝萝。

  奶奶的,现在王爷的女人找上门的借口越来越荒唐。

第2卷 拉拢四皇子(1)

?蚇薎腿嘰ツ=策镱乙BK椚uXcIp?.F-撣鰹燿Q_憼孡O笫>鵀??帐瀚
*脱騧刾??錦b?85啫4烮嗓|%d撏屒G燤$仐谕L?1D嬨鍜?各翆ZL?4??^吭"JS謿纾cu釧璯郟?蠙?濽?#?l|椫T菶抻CGd~iG>_偷*%{v姿曒犻?'KZ裼g鱄
?O '#7?6SP噮?I!?霅鬥T擄=展1)聄3e8*m?~烳?鸫镫'9墳潱矄?澞\郧翾m|?6]!O矑_?+嶈?贗?轧lm☉朠t梸託烹嵚%?熱*a+7j?/嘝sXP犲狁L?*啽脁宙襮?冲崛滅"3盄?壝62鍶= Z"'祮5k糞H=脾K+針xr藎縧汁瀐a敄%
负wbTLk膴?F遗鋦籯M烒昣槢′r蛪捫黏<藲縫Ng?Rd)鍦?爤R帺@-??u餩鬾扠_?MF∏琊?鷔詉誰z
:?嫽z峒患y H诙卹}??緲搔B鴟萼jh洈.捇倽钩t齹3蔋?噅髖H匲璧淌%妒紌迯傅n|?l_生倱鶺X?]範Ym瑀枡?╥`敍6?gh版?捧8S爕痰|?}?焫鄃t鴱薌=\zlNp齝擺j%?馱觑荶}U緕Y髑?@0襃?
瓕A棎aC?t8qb+
)fD翆A~??脥A?]珔E6T@茩9?貿cM#;*效菤@}@??7闘?釹橵)}?iR?裃p1?i蛟H骲袩湬vd童g榚趗cJ楴"攋?新{机T;5鋊棄!4?桩O朤 ¦媄#撿:玡??r皴?) ?搕B゜e?渢w碛cC涻寡tH跃)孆壉 A纏%.撴c埆?$H?錅??]瞱社?熖夵鉻???}钊/怯?y縘?珉O坤????@謏贜9? -6碶?翀窻葿?*?劕砿奥@ +>冹犹!?锽捨{k@霭J?猜歈?y煅??R??胰#慙R?檒疑'R?┈沂+碧R?轨宜/?S??犹3袻S?匥∕娹dH?莠s?裉S?鵷R牸酝@ u鐿;嵭K?m匝G!?瘨&=餐8E斝M恧3襉A U訮=潹T!9t覬5uUAG峌諽i笤唍昑袻赵蠺q璘豠?柧Cw淼證3t襃U譫#X?[e佌v[e[?Zc?譢c懎撡t犰Qp3踳儩w賩遝昢8乚斪sX郍?X_C輩穅o絤沼7鍧SNf?崔p萃u鄭9钬K婑U髭?v榐??銗UbL鸘劂檌甕K恞朰\喅}謌iC?d牫9贀?a嚟蒂椐zd。璿NVW?b崶钰氙?[毂?垤逞N[淼賜垌丰嶽罟楫垲获蝃锝?

第2卷 拉拢四皇子(2)

勝P⊕餖虎:忪祻5HqV崟I? ?繄NY限孛?u5彽Z崉}?肞=!僙c語?MX)<搫[悯\?]誹]俚]蒗]?^鍀^榈^眭^?_鮱___6`v` 禶 鯼6ava禷鯽!6b%vb)禸-鯾16c5vc9禼=鯿A6dEvdI禿M鰀Q6eUveY秂]鰁a6fe6b婸紶I3殂T??gg杕: 9擪C?<骇X??CN鵏y?@萿@?h?<`n對稘.8??鮊丳?冏?9橮鲪?为潽64?[璿'???h铃躷3輦?峫燓圸?uL?偝?2??埾笂440秸喰 F㱮n]?[鬐徢u剈?)rI]涅c蘞?幄-h憅 B>5鉀苬城U_m/vP= DO/W 43凬?yg?凨1楲)I?C鏊y檇9)h?葤?駉屍 ?浶?j}覓(冲6-??等養橴)鰅E璊0z?B唈=鬬Dy???7亩x笊:2?刓譿懵氘牚xZ琺充5T啮枾?騃?纹蝚}?#炬M&蠽1聳┴O歠?6毙"p?/u:匏?7"-弼+-诖?騌1封,W⒁?霜寛?"DZu銭紊?<拡P昃陙E鈦?"y?禫I?囶VNJ0>#搶愦挮??v?韹?"愀蔉徛l%枸$ L万炽4鸐?巹,)Qnbq値屫}杔祢.桂 镱zd睤#h9縥D*溴(滜8旉@K }欙H?L栰W?驂滵?(?銫垊Dx2扥R?j? 蛻弩岧噿鞁呉*揳銸_衭I覍.捈 Q< I6桱崏?-倐bq_棐諲9c隳"剏籼斥?蛍+赒1@摃?r?血?g?鈈ぐ暑鲡1N虪G礷鉳嚖?i辟嘍畼w鐮蚏(d巪騰y鯳u熊鈙絃8渲P$O欶儷?E鲏-y;櫕绺虁軘7yQ 蟗>?虷x匵Kμ?ャh洽倶硋*娫胮筶E副八苮DNI???iIB筳xHEj馐鈨;MqQ墏攏晽梔噒V烟 sC廠1バ9z q?a?顁-蕆O?焯槗质衴細鮨剠2硆QK塅R鱊R+旦w巸N?(*$@嗡?+S軬??鯃钼ぶ8幮?nD3?牸L0C彫鞋眡Y8滖!I詓稴?弻嗞?[瑡樏坵湻g波谤N??醛?C尯nv蹊敻 6<U?椹 臘孪厺撎<o鈴|. CN?鄦b鹛難s?髒痚うN 珎NX y*棄勷)9 蘤SRx?餝澳6|.薶u~烫?@?Ij弗[?<I砢~蹯$?7猯Yc,欅8橃辦荐L?? 廝0判湡*?H揙x?鼒88$r筬鳁f.G鋱聉" ロ?X3禖焯嘱D擦;⑨倸+T;9凱飔V揿?厯:*櫋^1恥b磼J?瓋?奂﹛

第2卷 拉拢四皇子(3)

?溻fA?[壝蜘軙缳C?硞F`芁紕
沑???KI那杄i缓%?-W?:烳'碦蓊(P?蟌濿藀痘?h庡qx??X檮?饈刘I豭罶?嬟袌: ?绻硸裇g$僷c懵S畭氈鬌夗恔s 鸎Z毀j&糴趖ZI??泓3?塄垾?Q】nc亩蟖楺O?犼唒?悆??5媯e )話?l轘??x沕 鐁 J忂[???\镓涉扗?嶆^BM阌?#衮檻扦~N}湾r?燱2??]痳voDo钡1V5%s"Ddc啾9??>枛??Gv d?"b|(k?蕠v阜鷔K焽s76粞Vg礣阪8+u0?#m誥1!r?K咵?"癮1蛢w丏∨.g払$?啍C揢B?勨錞砢$W?ao7z鹀;;& '濙l??#?祏$i?v鈦pn@も憰u科E棧'vlm萞翭6罛D^J?50wQ>慻莍XTv剗Bd荮1se%?Y?|,乷?8筿x躋>醎??(秵)(F%"3倓$8歆@Pa焸?#-?9b亷CDh,?俵?买鯁|D??v哦sm脪b垗炄D#'?TIA?~Qg瘧嚺?屌??7c??I嶀^耨? ,Fxn?藏o?娉;虏'DXU? Iz 3'睠l?G??仴Ui%秾?汼:KV3[襪?I銻K?揃m蘲庍<浢4Y6斐_M#I??yK?鏢乸?*詏鉍"雛G??$"GgCW噾b) h奱?霌?,澳噇醃?|D??t?xy耮??#,蔮aJhG鋧m讁餭挀B囇^傎?t(粹SGer珦#?T燫p猞A哿b5#椯spラ圕噋 @P褕*V?Bn捛~?~t昚則Z騌屮4圧V? ?g軭8骨R鑿必`;穯鎗o?〤%疗 鏁C-鉻AE???呣 /I&硩Dq?/慪S澽?鄵<?m?涇Ew?V ?棂p鴌?Sn藺SG?E
Z$w?{|叀省辍
?*?J?zS((;鏶?鷴伭R#翢:t9憆-?,*fx9鸵u?l{WZ轩?/崣錃 !?
?=y凘 D鳣飗u ?L鮒)歔mt抷Vプa%#)[#x涐|N
Fc?(帓~?U嚹A=Za簦?vc~r﹍併?BHvJ!q@4U9:?IGM?'嚔E毄猆烠Bb娹瞂貒驟"柷df??iX*?凣?HU(ゅ錞彾v補-镃+?蒡?mb$;ldt(鸀)釁嗿煂6F??錰鷊M?簎fE叕bYi釯^x?6i睸?J??叆支RK紛e 且槗
(?

第2卷 拉拢四皇子(4)

2?娳'?"飆?Z%??%?溕鈼&K赦UⅪi籚,o\1诧c凐J艾q:彼z冢?3,b涜踸m轭?躩%挍ゴ霌,f?zHo丙Z2??虺%骣鯊嗑酸緡4L 」奌犻ld頶逋鲻鰶?湧???*?儶顤?鍀胷藀畴鮦ナl?井'夜け?軄<饯??ㄥ6:j輨'珇#迊//?K颬烩?d葿芗葥-蘛膋銚D*?
>葊u 沞??袵9?嚏@G矌?1a楓岎Aua?彵娳Z#8??"n;曦6棺m??W闏9???椾萿午9m!嵁???諌 ?-?.溥u"F桏pd仺媅騀/
r(燔r?橖 F(Ed漧w??j?m?箤fdJ?#???T炄js谩l){{ ">ㄙ弚? 腧>鸧dd堒P?#錶q啀溷Dd??V慔?總駌|:Ku^埬H喩s溼刯)掑?羪Oa?牨囗-湨q蚓
蜳$R鳞@ ?JScY?/钳寎]D?駲?n?荮6?厝Z鹼?嫟蠪暮裱噓1屩&w.+!3{蕐cJ骓峑?暑?N 妅y?agT姕駪師jB\
叱3猦g煉?啴?yun仱Q^?o五怘櫂K鎾l⺳"m?S剁创/~!蓃.萓獊s*嗍朾.潕薋谯藼< 浾Gd\甓瞹Rq抣粚螟H3圖(m瞜????幌U錁员j閻 9闛H劈P3?檡(s槅RМ脵U&跅閥Qj匟I!g呐亾)*娈3U?穸m3e?IiH&?rEa'?妯S?臟l?c?瞗C?椈缠压朅賺~+瑻酵?聙?邱T%G 藊抬?㎏慏" 融t.;:げk=?|貶|栜劇4p?It.眙phl&鮤楾0l?冑诺諛龚N?P奓帽 M宎*Cfm迱4Zr"s/屡oL?璵莃R驋濣d(GY蔛暛|e,gY薣鎟椊黣0嘫蘡&s櫷|f4蚹fs涊黤8荵蝧濏|g<鏨蟵鎠燒黦@Z袃&t?}hD'Z褘ft?齢HGZ覔?}iLg氁:?澾籃抚6?L凩O颙啩岾屪?%o3{?*L疸蚐[)讟?E撘?C錔諽-C縜'kfD蔫Zg\?Uc鳄]?黮а迦帠2;ㄔ?亿訟Y?[瓧!蜟aUe啟蛉埞?礷蹌nY践氎+轎`('>!+巖溂uB??#踖u?峧 b麆c?A=湀Lm焔验?B<v疋?礠嶣8M:0y-?碓p緤輮j?賴竽8縙襜?袇崔鯇,芵盕XE?H?殧%k-讑 C簉摯?x?饁畲?t熶岷Z鬴F驽3?EN妻?紞0%.X晔泥向〤)鴴得%,儂H
?"\-? 趨z:?边5玮;雖灔\肮醶aO秋??*槌??B

第2卷 拉拢四皇子(5)

h殫9r[?砠l?R覄> 败?礩s悌l?cd57 fIBW`?jА枣?U?D愱f蝽餚q{犰朧r窎?旕肺瘢Y禐嶗(>晹.Q?&姱溩玷G巌婁镾4'魀`R????h鈿Vi镀癥畤QM埀S襰W暗鐋?% 篈瘸Iu百.蹑?? 叺L?ON镺d"痁]p]inF髯]K蹾%缇肆`偏聂噿?qY雚:Z?|讥c贁<7└鍀┧赭f&l?s瑯痣9B?
?u?zH朒艦W妚?w?嚫荒_J?憹m?罵d2*;猘h3R?v? ?0xR鴯XG烐赯哯z?蛛?奠娵v轞牌jS轞?眽色鸱宼7緊 g?銯達J?寘p摣D媐x0爭\辤{+齁d颏_PV瑩梱鞤]{?c??{饐癮#2蚤?5沼皘k闇樄?^?貆貃愢&
'疄?妒ロr丹溗 嫹 n绲锖怟`?㈤齁鸾a-IJy"S寡8? ?傇r8瘰槑TU熵S?埯?鈇柾be y为f凂al?}荞跇1?cRG?6 房饆?#? v]Eゾ?G(弸.U髋鯺櫄嬥=焂 ^鮂?w軻枓匄胮3?锚銒E灤;?邠M陭??崧笎鵀虊Q6i逾闪AL椽??紦j暏磗柚裤遯X 帾讐V7@P02?罺
 ?聜!A转?#Btˊ犇?A?9掍@t 2$〡?牋r KBl??Ob$y?脛'GZ垂P#蛡嶫?'HtS?mu萤溪吢膇叞!苩(蹼C?Ve*挩琟E趌?燹暛:B \??g<鑂鉦?鷯堁e袝7?<?.趮?d屫"F託嵢裛B?態?x⑴浄_g擸t+源???告???筓W?偲,yyN谰-f箷b莸忕圃櫂狋痴盺]~82颏?层蜌?< 擐踢iw?橱L2?媧bm磥:O??8?角X籎?A2炸Ob?@ ?疽洀舅H/??D煔婹????;h8晘l嵙饿[M/帤薸n蚤C?t?s嵜)稴嫞 霋懇??'錐rB?*?頓j;Π掞C╨*A9[.L鶥薶硿4l?霊K穃詉奴斱r24蟿 ??讄IM娨犖"汳袔2; r?OR橛QJO|┢鞁?QE耶襙筶5げ
?0^価胀aッ)讙6]n?郁??K!?猺搝栃洑|j)a劈T縦+郦裠暜? B4u砗?Y噀蟅虭[邌d蕮??众z盷s* ?芗`6,}K?XE犴竁審?-廔栶簽?Y皝C歬Y@?癢夑S豶,籡逄夊S涻禿玝婩腌u?鐠m媀$棧噪覮U賫?陔E

第2卷 拉拢四皇子(6)

鮒 GZRnRF"?gr磍&t薘栾V?╧q?W澋Qi?t 閖w鉌}tIK?鲵嗰瞮?凾$嶦斉痨3眙Y?q(
m藏(啟??辉蠵緟杖6姹0W?辬?龑恧謯VF1彴%嶞27懻殒毳鷐N?c媹様?議鲛臬ю―纛/裐癴??蟾N务L2`裎耶鉳6s亁臸?殸%X?敶.釲跞
*5vi揈寊D夎tTTaec`tf
睈[8coHbn$J驞<?U2i绿;擗?7?刪彈?[諨e3ljkⅵZ靸謧n鶊螤宨 W悄湃苀`?f絀hS 魖徬G^$+眆Xiek摔ō+?O箲?銶鱎4貐??铹僒气?2?赶dCh砎.\Di8鱳興>燰眬v'悌n乘gZ賨Br?G牛<慢0F衛?共8r蒶湲鰊肹XK溉L?k遶6宧?尤W7N 誼壷B$w 篇 w抾x鯒2;oX$庁W>慜刱緽?箦お?闽r拇$銛
c愽蕼J揌_B5鎛雝僃R??蟢瓸圼匲??X;?B 鎣撈亡w嗃P?秞aT骽+-L俠?f洑dM?鉗m徫壺叉]e晢H?9鲾?W檀?邯攱-mf #ⅱ鉣 q)D*頀喺鴟3間n蛦N$p?奓肹N腋?N锧?楋諨璻c厼相tr箧僆?A惈儶?樜^処猓躜n谾闹8輇B?F??Hl赘旙捙䦷P聞bM鎏PE姸裳圅嚩锤0?l/HP?<?R ?8绨e?挙姱臯@?﹉C^盝>h?T6Y軪\Q$鼆t笛仁囐旝? L嵨%(螊bj魛怷{
at徕灳弅s??? g ???Q?韷N蛣g悑?榆闾n極挔wH?;\裙+┧+@粹V!?o攪而K嘘罏e.6?;烛&偯际筎詵up?T様?m &"憔諱D1m ?F叹0?尮翬L冈<跀?{Y-rM_啒唍捵騠?棞h2?飱A?k红ⅲc??釖移兼??W??-3cH+ 酬(樉媗W??`洨V缳霽?锄V鲃_ウr锒g?K?T鎾黋EdC)pqM?寺酶?&鵬2玡?塏(笭鉍?疕%繑8@枃?~菟磧C稁?t.兊';U筩/B穢信?擒cB礖r?鼩?eJc嬚諡灑f 璋EF脖牡?傭#6jKTc1肩紨缦臋vU7踻LPi迹ヲ?顷?UU}玤0鐯&+?M=y$H瘺塂?蚎r9G?櫡凜kj,\8iFm?-廙怄[ 娤訩k?浕腨Z@?rER汮爭燤汤 筠pW\R蔶}蟗紕 MS暘?橆?p?鏜#PI椳y嗪论@喠铒嗻 C舲导5?腋爩た57V布YE儭

第2卷 拉拢四皇子(7)

霔N䌷+捁穟??莙(箚拰魏炋)汐96V曑诵 匀骨窄 ?Zy?洍"恳闬缣[j荻?坨]蟴賓U?r9P~霈膤顃蒿庽茧}飢锘? ~饎/坚忴?~駥o笺K~驍?忶蘫~鬁锛?媬簸/介虞∮珇醅o诫?瘌歃岑韔弡? 5踵?糗 /dlzl曘}X俹Kka>_O6k鉁h蹩?J??凯瞦o葵逴溿E"34_貭?軱n(;庱婪aA?垁 鑩賮俛照nb嵞毵垇8y??I茢p唆T?Ah?垈嗙)耒g謄蛿&胝XS<麞?垉9鳨?6?萓k?U圚岜t:垊I▌壷U?FL?槨r驜*d穭Y▍[81K?B%嫸`W\垎i▎?:L'bUk?p竼uh噃鑂摩X峙82&b,6x噧H堖G裃u與 UmWx搊?墦鑯m?t秷l&eA眖綱?姟鴡圧r?((L0奇A?姱嬕A?:E7o+??嫽葖?肌(芮q紿屌鑯k俬屗葘丸屜嵮(嵱H嵳h嵶垗侉嵺葝蓁嵾庒(庛H庡h庣垘楱庪葞龛庯忨(忬H忰h忳垙忹葟??)?I?i?墣 ⿶ 蓯 閻 ?)?I?i?墤⿷蓱閼 ?)?I?i?墥)⿸+蓲-閽/ ?)?I撱yw哴g_?MG荙t羢9鉏侲t匞fmC{?P5rC睏7?佄w0?咅釘gW??X曧瞚y裿7莭鎣_e礿趻:@y勼U/Q[?a墂?#7蒳!?n P?q?9困d噀r 膮wk鵶??"uH)梽苐$X蕘eB酓t?鹇T擨 U筬$襅緍=?<ue1?}?^??X*D?1栕s晽?&6罼A?扐3?-k???毚?Z5???楿Q 餬梞乶G櫆mN?@@K
鯐L'db?鐡䱷X偄1蟱/U~惧 X?(A{U?偕鍳Oh9F=鍝顶>_銄??M竽Q箙奼諡軘W毶?(墑i{觍軺nT_帷檋诐Yc0裪(業??熈HZQj?槥9F 驓K7&*v2汸[9裈?+嫳?錎娚兤h毓=榔k??汈膒骚~蕒巘n2U?+鐌3??z1Xy??7]98HB5麚擭騾C(4铚W扗喅@宦05嚘0単眜R?鸟[鹿栬r44贚覄NJeW?*?酾0鱳搱) 衏 剼g鬆Z湽?ia檈?伕C丐5?崚N8?鰳[RA?烱'!缑6幔](Zy??A?L("d敃渜C??c妤?"W&v鄟3陾1w?-?n?銺‥2:t抍??下i崻汾r潒S丵

第2卷 拉拢四皇子(8)

pI猶???昦闋??搦 "l★?蹩?蔎葷苤zm?儻c羰m? ?餏
Im?椽L?歒M2?齓c>洯蟡玫?D?S樵b塑蘭槌g澆璛?蛋?v对+?册^╱率 镜L+軋裥!}pj?6h佼絃\仵?挊{騨努m鸹gh3椣淹徴廚?叻鼈魰?匐愁铍跬媟?QXА焱')蔏<@逸?D阃嚥ヵ?S虊d陚?I剙莐蛡Χ%Q僈?33??V?驢D9伄?蔏&暱 m珒??q3捽橠啲脢 /鳧?眖-僊郸b刊磃@o3@?䜩 gR.:銲?L舶颧圶鋶?搧 僻??橂澪鷆#?1:k???^戉粯 9讫震J鼒詈(弜H嶞訆鋩8??t\1;?DC*寥??3?p_ eK?N?ィ?蠗磵eR怗冊BD斔憄J7CX层"t跄wv薡4D狣dI:i?瞧崛?竟$B/笵岓慡陡X?r茋?ZgW標?RK!攉'???挍1壙局q嵆Si2QFψC?49Z瑺釞,趤阹? D桟L冶韻F1?齾盇侥OX收?瑛?敁鉠P瑮侶`?\t$髾O頻.?M穬O??證?潅A?W嘉99?馫琩B?漍E戴5Y苛薻^?伖j3纒圵翂硠镖f孕刀:=晭W鞈23?牘頊蔜z炂T\龎﹫m\??\%譀橊奦M惬孇廘we,?懍鄧H~iIe銑?屡/<Ui虖nV(丩茗?幉?攳歺?挡jPr"R?H\诎1|kf碓3箿6A\捫?彦ウ?慏\$N駁〒?6'?3忖钰f浭虍dG滗櫧?湱?居`io睶澰Iz阵^a喳! 纹>?c矵k误韘3卶菀?Y鬕 贀6齄?7yz褨(?瀞P-?邛>q'AR];M稇 p鮷?Y|? ?旃? 鋽伺?皘啻c⑼?7郇d,?4酛?頱花Sx0e;R\_[?僧栧|oK:鏡?$暬骈窜战jk渏1?豖$?})屍;[?e
b%Gt淺枏??J?G蠩&殬2]1B0即rh尊骾N#袧O|槂?K!婭?廔92腨杤EV稥囄篐i帢伲^酋O莐Nu碀齦hG[谟淡}mlg[圹鎣方齧p嘯茔&w雇}nt蓦fw惠齨x荹摅巾}o|鏪啕鎤魁齩\?'x?~p凮繉?Z皚栌疼伫v?~q鱰o訯k2Ⅰ5荄81颾袍噅?j覎?cr屒|遷!術ф:鑞巉&9蛢<5鎍e?l檚腨驨璗皿蜍僱]た鬥蜧7n6?h闡鎇欠2IC恹(Q緟压A幧]墛蝃0Q r?绐_?溞Uw錽?喘

第2卷 拉拢四皇子(9)

  “金小姐,我是有事来拜访王爷,既然小姐来了,那我就不打扰。”朱九想遁逃,要知道他平时可没少得罪金萝萝,现在被她逮住还不被狠狠报复回来。

  自己平时是不怕她的,但今非昔比,她的靠山是四皇子,得罪四皇子自己吃不了兜着走。

  “嘻嘻,拜访?拿一箱箱金子拜访,你真大方啊,什么时候来拜访下我。”金萝萝拍着在一旁摆放着的金银珠宝,对朱九露出肉食禽兽的诡笑。

  他XXX的,幸好她来得是时候,否则就让这个卑鄙的朱九走了后门。

  敢在她金萝萝面前行贿,她全球第二首富金萝萝可是贿赂界的顶尖女王,上至总统下至公司小职员,但凡有有点用处的,都被她一网打尽。

  敢在她面前玩花招,哼~~

  金萝萝慢动作转过身,眯起眼恐怖盯着萧羽:“你敢收受贿赂,让他中标???你可知道我的格言是什么……断、我、金、萝、萝、财、路、者、死!!!!!!!”(来自地狱的声音)

  其实金萝萝是很好说话的,前提是不涉及钱财方面,一旦有人敢阻拦她赚钱,她就会变得很恐怖,会发飙化身为恶魔。

  晓是萧羽这样见惯大场面的人,也被恐怖的金萝萝震得额头三滴汗,眼前的金萝萝好有女王气势,令人不敢违抗她的命令。

  他慌忙解释:“萝萝,你别着急,他想贿赂我,不过我一想到你,立马就拒绝了他。我怎可能让他走后门,我的后门只为你而开。”

  听到满意的答案,金萝萝炸起毛松下来,她瞬间恢复笑眯眯,豪爽拍拍萧羽的肩膀。

  “识趣,虽然我金萝萝是实力派,不屑于投机取巧,但你实在太有诚意,我拒绝了岂不是让你很伤心,唉唉~~我就勉为其难走一次后门吧!”

  萧羽失笑,这个金萝萝说得好像自己在求她走后门似的,这丫头得了便宜卖乖,真拿她没办法。

  一旁的朱九听到他俩光明正大的讨论走后门,傻了眼。

  ………………………………………………

  好像超过十更了吧,今晚再加更

第2卷 悲惨的表白(1)

  一旁的朱九听到他俩光明正大的讨论走后门,傻了眼。

  若是让金萝萝拿到了内务府的丝绸服饰的标,他的丝绸生意还用混吗?

  他急了:“王爷,你刚才明明说过你不会收受贿赂,会秉公办事,怎么给她放水?”

  “你、有、意、见、吗……”萧羽、金萝萝同时转身,用恐怖的眼光射向他。

  朱九立即没了声音,带着自己的金银珠宝屁滚尿流跑了。

  金萝萝很满意,没想到上了一趟四皇子府,居然飞来横财,这个萧羽真是她的福星。

  “萝萝,你的手有没有被绑痛?”

  萧羽想起刚才自己的侍卫把她绑进来,立即抓起金萝萝的手,心疼抚摸着她手腕上的红痕,细心揉着。

  萧羽居然像她老爹一样亲热喊她萝萝,他刚才说自己是他心上人,该不会是真的吧。

  金萝萝毛骨悚然:“萧羽,你吃错药了?你该不会是真的喜欢我吧?”

  看着萧羽的表情,金萝萝汗毛倒竖,他在搞什么鬼?

  “我是真的喜欢你。”萧羽笑眯眯抓住她挣扎的手,享受揉着她细腻的肌肤。

  以前触摸着女人滑腻的肌肤,心里只会产生一种想发泄欲望的冲动,女人对他而言除了发泄和生育并无什么意义。

  可是摸着金萝萝,心居然涌起莫名的怜惜。

  “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不知道?我们才见了三次面吧,你也爱得太快了些。”金萝萝努力想抽回手,力不及人,无果。

  “我对你是一见钟情。”萧羽眸光流动着温柔的潮水。

  表情真挚,鼓起勇气向平生第一次倾心的女孩子表白,然后自信满满等待她惊喜的回答。

  听到他的表白,金萝萝表情飘移,愣在那里许久,终于忍不住捧腹大笑。

  “啊?哈哈,萧羽我就知道你在开玩笑,你这个人可真有意思,表情装得那么真实,害得我差点相信了你,不过一见钟情这次用在你我身上太搞笑,哈哈,你还记恨我当时骂你是猪吧,你这个人真不厚道。”

第2卷 悲惨的表白(2)

  “啊?哈哈,萧羽我就知道你在开玩笑,你这个人可真有意思,表情装得那么真实,害得我差点相信了你,不过一见钟情这次用在你我身上太搞笑,哈哈,你还记恨我当时骂你是猪吧,你这个人真不厚道。”

  那时她满身灰溜溜,丑得世界无敌。

  如果萧羽说在大殿上对她的美貌一见倾心,她还觉得有点可信性。

  可这个四皇子居然说对她那天的黑猪猡形象一见钟情,这能扯到哪门子的一见钟情,肯定是故意讽刺她当日的出丑。

  萧羽看到金萝萝满不在乎笑弯了腰,气得脸色发黑。

  自己人生的第一次羞涩表白,就这样毁在这个脱线的女人手上,最可恨的是,她居然不相信!

  多少女人奢求他看她们一眼,多少女人希望成为他枕边人。

  他堂堂出云国四皇子向喜欢的女人表白,被意中人当成笑话,这个金萝萝太可恨了。

  “我不是跟你开玩笑。”萧羽恨恨瞪着金萝萝。

  换了第二个女人敢笑他,他二话不说丢她到池塘里喂鳄鱼,不过舍不得扔她。

  “萧羽,别玩了,虽然我俩一向不对盘,不过好歹我是个女人,你何必和我斤斤计较,我为以前骂你的事赔礼道歉好不好?改天请你到金萝萝大酒店享受七星级总统服务,还额外赠送桑拿、按摩、美女侍候等,包君满意。”

  金萝萝知道自己是来求萧羽的,所以适时放低姿态,拍准马屁。

  势必要把萧羽哄得开开心心,心甘情愿跳进她设下的坑中。

  萧羽像被人打了个闷锤,脸色菜菜,恨恨道:“我就是要计较,谁叫你不把我放在心上,还敢骂我,你以为给我赔礼道歉,接风洗尘一番,就可以让我放过你,没那么容易。”

  萧羽气恼绕着金萝萝转了一圈。

  他好心好意表白,她不相信,他就是要和她扛上,让她知道拒绝自己的滋味。

  金萝萝撇撇嘴,心想这个萧羽真小气.

第2卷 悲惨的表白(3)

X<皌~o饶p^#s.?邪#d佣Bf铕!??j}掛韋忍_侯鳀? 汩)o娫纻C詪g1Uq慸>EuP鵱鑬2鉹.?d1騜?>n飋?~@启fCs簆懷3悙?痁廎皤q E剁?Cb匹?嗚痸儠|鎟Z妐n0枸採}愛緆WXbn
c蹡鍩荷6?8l(菓? aJ憘N>甈A裫票凋?袼疋?衉J:??? =?惿y??笺?j讛??Y?$feN棡?哴枒轓bA杔@>F?;h粠?娥0惼$p桳?P#'q*~そr?灺旚.3"(2L?J$c癞劕d⑽(?i匽/-蔎筲#雽!?檅勜\L?M??biop霹lb窜,,齬?E騠2??澮汩XD? 誾瘛黤&F0䥺c
櫢?蓯?
2忐24c信轋J~lc铏?凮VF渓G噫g5噼:(s??齿Pb"P!抟4祥 E?=?鴅\.?6BtD?bIX舣H峝s睼 20?O寔4G$丧B寖噣C^?0&qJ??PH?讎/ζ8槹騦?nt?5??N69墱樒,A%?}P?鸨=!鬚x鑈胛$鈞T?曥K1>巃?屧馱^嬂虲k?nEl偁?瓏奓?碏3叛蔳??酽F謕E缑疍K<H2:酗~h∷!m碔3謇hf'?LMb?=澊K攒餲P)K配>紧L洈v遭8?M蒴M %C醫N榇N眙N?O鮰OOO5PuP 礟 鮌5QuQ礠鮍!5R%uR)礡-鮎15S5uS9礢=鮏A5TEuTI礣M鮐Q5UUuUY礥]鮑a5VeuVi礦m鮒q5WuuWy礧}鮓?X卽X壍X嶕X?Y晆Y?年Nq^? 媃k5?3Z箶7瞮淛dDO0O虜Z1E堥B?韓 ?趷|腎??搩E鋽i緞0tO\E?膏隲!6Di鉌?M?噧姹2祥7坎b竷2聲0巡餻嘼?W鴷M?c?黝??6逘?J蕸lc&Nv~d媔掔?1F*?.DI/4曋p_嶔cyDj奣Sn6S6P殥>
閖苋b1rbd@=鋯5厝嚘?#i醙BDG7?Kr鯾#恇篎gC袰qK薺*P;b馻Bm?Ge[鉪]???S羈)稇)^秓籐o蠅円唂摦n辊A7pH跿[?<帠)╤i翬?i灘宅[媙 s*飮ft銂?艶貎奾#y嗹O6VN肩VFB:?僅7?bq锹适W?V议.蚷e*cEI}唌gī瘊 鬲颓綟嘣瑈w渄?f娘hB堡bq2b狗*O稯磸?梜錨輦a<)?~\'l颿幣?凐t鎗?\B:齪踁謔剹we???謍ザ鐁 S(䦟鉮/?c凳?闫溛c&睥tC3螩_筴E8楤L>[襇?L?朧譓6x$鯟?hw0mkK甧\,?企肉:hz丞|爴VΠ奺#) 勛#嘵v}爭,T搘?︵鱓溾?鋝硕"0&倾?f{璉p硩^<豨:輜?cv楊]?唴雃稫╣缍?yV冤?wAD鈈6 ???仸w?a?5餎H鳛?棨暊捩赈rX搞5KV-杊墊srAH7I<觪FN t
e垽|]$堳0远銇=玩鈨t?et|+'N??G蠦善夃@,蘃]?3M嚗唈#?驌?恲a鐶B︶?騄{K?%簑?X嗢?婿{4?FH.!g獖臝仳H0瘂Fs?d??グ8莙`耟?Z?:?G愒鶫Mk+?k鈎罭 cnk?僷r,櫌汅B陧'?覩~?讥?g^-鴳芿Y(x檡M#cp訕ヲ葴\兟?夏%屩)_僶w?纇貼萬暢 D臠l肇儮毪?磏FeA?填iy鋱潍敭?歲牁-乞&橍ヘ

第2卷 悲惨的表白(4)

???弶蘢*s權??商hJs氃5瘔蚻js涇歃7?蝡妔滀,?蠅蝨猻濎l??蟲蕇烎=飰蟶阺燑歆? 衻
t?-ˋ娦?t?m–
褕Jt?E/娧宩t?悫G?
覑妕?-㊣O娨敧t?m㎏_
訕蕋?Mo娪滉t?愆O

u―-猀強预*u㎜m猄?炸Ju猅U瘖宅ju玕愍W?职奤溛? 9萡巙璯Sk袏2L孁NnUc?R卓鋾璏璭$W灜?[Ι?斶蒅>9H8SV?l?藳???麗貑rPqGr萌?? ?M羉Z骟烹m2煃Z兠/??捋lF蒙y!$qsl塨7螬浹?造?3它<攵9爇?淨 瓊磬_耋CZ.E僤???鞺穳]/6髺J忠槶5 C$ 寱?揕zK濫?獼]邧<嘊槻訿嘳??斮?i226デ礩?u?W 桸?gs称?S8?憯??褂yX5漱?瘣? L叡膔%柴F鮝U噿薕?&C?讗>l恎2舌z /B襀?Y??S呜3染Jd
洐撯頫? ?f趯?0nI澘r<靊吰`迫cK%?'平??N?*落5咽p煾鈋譍"F州B橎-盇笥?&a荱?峏惷.??a 謐 #?Q?!T Yl暀+z-??橐喵韝g皔裶櫂垌鰬橖b秕C别?CF 込s椊预巊稧]琿 8:辤?翟窷?d?襼?:珋脵??B?窖=砌.z樽h翡愌?廠o^x/擧餗8禩 d?vL黱奿?轊鞒Gh躧[e2 烖箅??v坩竗ⅱ覼:1bbKZ;翜苋X>b h?褫扸4鎛日農"啱孧)殸潐<瞘皇2稼諷恠#O-k霻慸罔G9?\!崘丑韝掀?b2慨?誂m絤曆*%鐑~3$稴盁豮郧1?-輝Grr?Mb?憷w??櫐豍8籴nZ陰?⒄I隒L瀞c便%箰?蒟"疷麜?留踟卿?IwK.&顚諡.酼媁:S蟠H⑿?fz琫挙7蘡峳"^T麒i缆?蝺0膶W颷洣*QScL(?第g賒藀贸W/瞡岲?m$V/樸"g<?f?w昢0鬩t?鉉^L?~?沚)$?襾ch則?N?淰!P馡粨a??m邱$1伒Q:橵?磩[,2#M71鍋*?q莏n襱@lWa L艶F??:?nz#??q?r勧3?pGrX护厛酟c&vG?U鑴x??Q?Y襼髀?5鍱C56(缑呪w+dv h勧?b?Z&綋??亍7vBZ?$"Q;W:QE熐~{WHQ莦絉_舚f缅-!2匠ucS堵tGyT/n諀B憢?啸Xp虮.,(<9\

第2卷 悲惨的表白(5)

?kF(漦5g?z驯補鳎瓔B菓阩H鏐5??銟,?驨??]鰦Z崄d6罷册羔巤灪U?e凔c{L?<F虿#i沃A???尉9 qB進?F??S/#raa)A禶珫殛EC?F?@gD燗凢ZQH匦?t
tX1酈?ZLHA聫[A鋁態珤?翳Pb蓤CVTP3錗?a怃儆鏞?WR Z澡Q?e谠镾≦贞U琘祅遐针W癮艓%[朱Y磇债e壑韀竡逦最]紋躅遨罪_纴&\仞a??/f茇馽葢%O?%U3笤窺j蛡
\vz╤蠝3朦共騥乇睊F?(m殼q條牔崳o.繇户k、QR0栤@?E'屛1α雙7л-刍釗5S[曾?腙=浇a鶎=E H?%呅軴n`<N麯鶲?-?<駘{I="垽沴庐;挡K??黱每?I4k?C剼?5?j皿|郇
4S顱?ZI<徛肕怪<$袶|D齕薄抟C?崀0!$3J烯)璼?湢3獱?JC珢笫铆,?瓦\$S%G3并?B M3嚮2K?扤岺?8;睞焧嘻<蔙%1BS=C9蟓爡$歴?o簄?a2?? 拭M?暙<乑驳=驻j$?婖浸鍯岳怯0U侅T \镺?磮藖h輬禖丮闌濴-???M臜@?谮萫钗暯vW熓霐[m%扉Q窄j籌9儼7z%経肢约0?N7?z抓?I?鎕w訯am?要芭I?宄骶恦?%偙;竄∫樍 誅憓OJy垌麈?]og灎筇眠H頞虘^濜I侢逦f??甫w?告?Y_儛?jHEe帯惍>颉壏絁豦?╁謫#h縧/l城C?-]??J;Ds?r4祪N|弈變眔?蝝i?赎?zhа瞻%緑鐤?3g?掟釥瑄茹嘒?ヴ^~蕍虂髳頎3ペ:?猶 宂+榦(蒃沊lザ5嶶蔙馉砌萛皟=?d,H培车S藺sU~惴?啊逼:;~}艽?A趝壍n瘵Pl'M;及Υ1嘔帤h舱*?m[+?铿t<唜塇+"逩z4?D舮?OC=O}# s>W憟 妜応孨甒梺Ev刬変睤筃&橛蜂舣?c? ??繻?槌赩E?kS/yX?2,J?謊4?譣Mt豎襷@挒eO@馍蹮b"D嬱*"??鉙瑼].%IKMv蝫?2塩 棃e$?憠)衒?搊%痝Y??橦?T斏r珼:&???%G斻ENki迕⒆D靲dS{粝踠91)4?ナ??~蚼扲HC"&Oz*csLP?L?P撱鷩z昉)?玮X7?皕;C夃VT蓭戌:R#鱰?枍 斚`渠煓勎Hw4M契臚e$|?{濻??k/*蒾?瘶毂?af祙?|楫欮儝僬懰@绚薠啛央@0ペ靀?N悽菷"B戅?

第2卷 悲惨的表白(6)

f崴冡鹵咂錨V搛礱V_多鍱^N_虧v?b?b#鯼榄?謄&6?鯻栣?6\鎍]]ca貪?饣愨%据.啻%?6c0n?瀈袇\钹)va芺)鲡2滠踹:禸*.忸臿'頱GVc竊?鯽A㘎龝?頲?6驿J庒K芶Q鎎粥,N?N^墩遀栜>dv?^涠Be@.dH? N]?撄]躒V醊ve嗗T綼 F?釯>^?醔6?&e?踑&醆?h6錷炴V奇lgr.gs>gtNgu^gvng?; “那你要不要爱上我?”萧羽心里舒坦了。

  她说自己比萧澈那家伙可爱,看来三哥一点都不讨她的欢心,这对他而言,是件大大的好事。

  “不要。”金萝萝义正言辞拒绝。

  “为什么?给我个理由。”萧羽郁闷。

  好歹他也是人见人爱,玉树临风的四皇子。她连想也不想就拒绝,太伤他的自尊。

  难道因为自己以前经常嘲笑她,让她耿耿于怀?

  金萝萝一本正经托着下巴,瞟了眼他:“我只喜欢穿白色衣服的男人,你一身黑溜溜,严重违反本小姐的审美观。”

  她不期然想起对手苏默,虽然他很混蛋,但他的穿衣品味绝对不混蛋,他穿白色真的很帅,白衬衣、白西装、白礼服……

  每次出场都令她惊艳,想到苏默,心渐渐闷下来,好像挺想念那家伙的,唉这是为什么,难道被他虐惯了,心理扭曲了?

  “这算什么理由?”萧羽一个趔趄,瞪大眼。

  他万万没想到自己就因为这个狗屁理由被三振出局,他怎么甘心。

  不过这个金萝萝还真是个怪人,拒绝人的理由也是令人一愣一愣。

  不愧是他看上的女人,表现就是与众不同。

  萧羽决定了,以后都穿白衣服.

第2卷 悲惨的表白(7)

  反正他是完美的身材,穿什么都出彩。

  金萝萝道:“那你就有所不知,每个人都有奇怪的癖好,比如有些男人喜欢大胸的女人,有些喜欢小脚的女人,还比如有些女人喜欢手指好看的男人,我的癖好就是喜欢穿白衣服的男人。”

  金萝萝不为人知的癖好就是——她有白衣王子情结。

  萧羽脸黑了,她对男人了解还真不少。

  金萝萝眼睛转溜溜,讨好对着萧羽微笑:“其实我对你也满有好感的,若是你能穿上我亲自做的‘玉树临风’系列唐衣,我必定对你有更多好感。”

  金萝萝开始一步步实现自己的目的,若萧羽对她真有意思,那也未尝不是件好事。

  自己可以包揽他的日常服饰,有这样完美的模特,身体力行推广她的唐衣,还怕生意不滚滚而来。

  “你亲手为我做的衣服?”萧羽受宠若惊,瞬间好像掉进蜜糖中,甜蜜死了。

  这个金萝萝太可爱,还没成为他的王妃,就开始发挥贤妻良母的本色,不错不错,很有前途。

  金萝萝从精致的盒子里取出几套白色的衣袍,展开给萧羽看。

  “看吧,我金萝萝做的衣服质感高档,款式时尚,包你穿上之后帅得人仰马翻,姑娘追着你屁股跑,快去穿穿看。”

  金萝萝极力吹捧自己的衣服,然后用期待的秒杀星星眼凝望着萧羽。

  萧羽被她那双闪亮无邪的眼眸盯住,立即飘飘然了,拿着衣服到内室快速换上。

  金萝萝看到萧羽穿着衣服出来,也被震慑了一把。

  纯白飘逸的衣袍,显得萧羽别样出尘如谪仙,衣摆上绣着雅致的竹篁,袖口还有精致高档的银丝结子。

  不愧是出云国的四皇子,穿得不仅潇洒,还穿出气场,原本九十分的衣服被他一穿,立即飙升到一百二十分,国际顶级模特也不过如此。

  “萝萝,被本王的风姿迷住了?”

  萧羽见金萝萝发亮的眼睛,当然知道自己此刻有多英俊潇洒。

第2卷 体贴的二殿下(1)

  “萧羽,你以后的衣服就交给我做吧,我一定会把你打造成出云国第一潇洒皇子,让你每天都帅帅出门去,迷倒一大票人。”

  金萝萝充满雄心壮志,这才是她心目中的气场模特,一出场就秒杀人。

  哦呵呵~~~若是明天初一的新品发售会,他出现在现场,一定会引起巨大轰动。

  萧羽目光灼灼:“不过,你怎么知道我的尺码,这衣服做得很适合我,比王府的裁缝还要精准。”

  这还不简单,去大街上买份《京城钻石王老五报》,上面就有罗列各家名门公子的年龄身高三围,甚至连闺房嗜好都有。

  不过这个她不敢告诉萧羽,万一他去查封了这个八卦报纸,她就少了渠道知道VIP客户的信息。

  要知道做她们这一行的,最重要就是摸透客户的喜欢,才能制造出适合他们的衣服。

  “嘻嘻,有心自然就知道了,你记得明天要穿哦。”金萝萝打了个马虎眼。

  这个答案让萧羽很满意,她的意思是指对他有心,所以连他的尺码都打听清楚,没想到金萝萝嘴上说不喜欢他,其实心里还是有意思的。

  “没问题,萝萝亲手帮我做的衣服,我当然要穿。”还要穿到萧澈面前耀武扬威,让他那个冷面哥哥气煞。

  “对了,明天下朝之后你能来这个地方吗?我请你吃饭。”金萝萝谄媚递过一张写着自己店铺地址的名片。

  萧羽把名片收入怀中,意味深长笑:“不见不散。”

  ……………………………………………………………………………………

  从萧羽家出来,金萝萝马不停蹄直奔附近的二皇子家。

  这次很巧正好碰到萧衍从外面回来,正走进府门。

  金萝萝怕再遇上狗眼看人低的奴才,又要废一番口舌,远远就开始飙女高音:“殿下~~~等等我~~~”

  正想着心事的萧衍被这声剽悍的‘殿下’吓得一个踉跄,差点撞上迎面的树。

  ……………………………………

  下午再更

第2卷 体贴的二殿下(2)

  他急忙转身,看到金萝萝骑马飞奔而来,心里感到好奇,金萝萝怎么会找到他府上来?

  “萝萝小姐,你找我有什么事?”萧衍好脾气询问。

  金萝萝跳下马,气喘吁吁,两眼因为运动而浮现出明亮的光泽,脸蛋红扑扑,本来她就长相娇美绝伦,此刻笑盈盈,简直是像天仙下凡。

  连萧衍心里也忍不住羡慕萧澈,平白捡了个可爱又聪明的小王妃。

  谁说商贾之女不好,出色的女子无论是什么出身,一样掩盖不住她的光华。

  “我是给你送衣服来的,是我亲手做的哦,我觉得紫色很适合你,能够衬托出你优雅大方的气度,请你笑纳。”

  “谢谢萝萝小姐。”

  明知未来弟媳送给自己衣服的行为有多么不妥,萧衍还是鬼使神差收下。

  这样可爱的女子赠衣如何能让男人拒绝,那样未免不解风情了。

  金萝萝星星眼看他:“那你以后可以穿我做的衣服吗?我一定会努力把你的气质用衣服诠释出来,把你打造成为出云国第一优雅皇子,让花见到你都羞涩得不敢开放。”金萝萝吹捧人的功夫已经达到张口就来。

  萧衍好笑,连花见到他都不好意思开?金萝萝说话真会讨人欢喜,他一向不喜欢别人故意讨好他,不过听到她的赞美,倒是觉得舒坦异常。

  唉,最难消受美人恩,何况是这样可爱的美人。

  “好,我把衣服的钱给你吧,总不能让你白白破费。”

  金萝萝没想到进展那么顺利,顿时笑得灿烂如花。

  又捞到一位皇子模特,萧衍真是好体贴,被人坑了还想倒贴她钱。

  她才不会做亏本生意,这是长线投资,他们没管她要出场费就够好了,她哪里敢问他们要钱。

  “没事,我心甘情愿的,你收下已经是我最高兴的事,还有你明天能来这里吗?我请你吃饭。”反正迟早会在你们身上捞回来,我怕什么。

第2卷 最难对付的扫把星(1)

  “没事,我心甘情愿的,你收下已经是我最高兴的事,还有你明天能来这里吗?我请你吃饭。”反正迟早会在你们身上捞回来,我怕什么。

  舍不得孩子套不了狼,金萝萝算盘打得可精明了。

  金萝萝走后,萧衍捧着衣服盒子走进府里,等候着他回来的王妃、侧妃立即柔情万种迎上来。

  “殿下,这是什么,又是那些官员送给你的礼物吗?我帮你拿到账房吧。”王妃贤惠想接过他的盒子。

  萧衍淡漠避开她的玉手:“这是本王的衣服,以后要穿的,你们别乱动。”

  王妃愕然,心下又觉委屈,不就是几件衣服,王爷有必要那么宝贝吗?从来没见过王爷对这些东西上过心,怎么会突然那么爱惜,真奇怪。

  看见自家王妃眼中蒙了层水汽,萧衍也不理会,心中反倒生起厌烦。

  同样是女人,差别真大。他身边的女人都是温柔如水的女子,一点点小事就觉得委屈,远远及不上金萝萝的灵动潇洒,金萝萝那种别具一格的美,才是真正动人心魄。

  可惜罗敷有夫,使君有妇,终究是可望不可即,生出情意只会自寻烦恼。

  ……………………………………………………………………………………

  最难对付的就是扫把星那混蛋。

  不过金萝萝一向是热爱向难度挑战的强悍女子,能拿下萧澈,成就感也会大很多。

  “金萝萝?”萧澈正在花园中的凉亭和一群美妾在喝酒赏花。

  当看到管家把金萝萝领进来时,萧澈幽暗的眼睛划过一道闪电。刚才觉得很无聊,一看到她,顿时精神万分,这个女人竟然送上门来,不知又藏着什么心思。

  “嗨,扫把……咳咳……王爷好兴致,鲜花美酒佳人,真真风流写意。”差点直接喊出扫把星,金萝萝立即拐了个弯。

  今天有求于人,政策是极力讨好再讨好,无论扫把星多碍眼,她也忍了。

第2卷 最难对付的扫把星(2)

  今天有求于人,政策是极力讨好再讨好,无论扫把星多碍眼,她也忍了。

  “扫把?”

  “嘻嘻,我是说那位夫人的扫把头梳得真漂亮。”

  被赞美的那个女人立即黑了脸,秋波眼狠狠剜了眼金萝萝,估计这种赞美搁谁身上也不舒服。

  “王爷,这个女人是谁啊?你好坏,难道又要给我们找个姐妹了?不过这个妹妹怎么穿着男装,这不男不女的样子真好笑。”

  萧澈身边依偎着的一个水红衣裙的女人,月眉尖尖,丹唇艳红,眼眸如同一池春水,抹胸很低,两只水球似的玉峰挤出一条深深的乳沟,风骚又勾人。

  她似条水蛇般扭在萧澈身上,嗔笑撒娇,比其他陪伴着的女人都要放肆,明显比较得宠。

  金萝萝不厚道笑,原来萧澈这冷面杀手喜欢波霸女。

  “海棠,这不是我找来的,是父皇赐婚给我的女人,你该叫她姐姐。”萧澈懒懒倚靠在狐皮长椅上,左拥右抱,挑着眉看金萝萝闹笑话。

  那波霸女立即掩嘴笑得很得意:“原来是姐姐,看到这位新姐姐,我好想念以前五位旧姐姐,若是新姐姐以后见到五位姐姐,要替我问个好,呵呵。”

  金萝萝当然知道这个女人在咒她也像以前那几位王妃一样被克死。

  “我金萝萝长命百岁,你下去见她,我还活得潇洒如意。既然你和那几位王妃感情那么好,想见她们还不容易,旁边有个湖,要不要我踹你下去,像你这样肥得像头乳牛,脂肪厚浮力少,立即就会沉下去,救上来就可以直接订棺材了!”

  想占她金萝萝便宜,她金萝萝在现代把下属骂得狗血淋头的时候,大乳牛还不知化成灰在哪个角落。

  那叫海棠的波霸女立即不依不饶:“王爷,你看她还没进门就那么嚣张,以前几位姐姐也不敢这样对我,她在咒我死。”

  ………………………………………………

  今天有事出去,还是先多更几章,还有滴

第2卷 最难对付的扫把星(3)

  那叫海棠的波霸女立即不依不饶:“王爷,你看她还没进门就那么嚣张,以前几位姐姐也不敢这样对我,她在咒我死。”

  金萝萝鄙夷道:“那是我的几位前任太窝囊,本小姐有权有势有才有貌,凭什么不能嚣张,连皇帝老……咳咳……爷爷也给我几分薄脸,你算哪根葱,要让本小姐当家做了主,我治得你连个屁也不敢放。”

  “王爷,她说话好过分?你看她越来越得瑟,你给人家做做主。”

  海棠被金萝萝气得花容扭曲,以前凭着王爷的宠爱,她连几位王妃也不放在眼内,反正她们进门不久都会死,她才不怕。

  现在这个还没进门的金萝萝,这样不放她在眼内,她哪里受得了这气。

  萧澈冷眼看着自己的未来王妃和小妾斗法。

  这个金萝萝果然是一贯的嚣张,还没过门就敢管起自己的人来了,这还得了,进了门不就爬到自己头上了。

  他立即冷下脸:“金萝萝,你当本王不存在,在这里本王说了算,哪里轮得到你教训我的女人。”

  “她若是不来挑衅我,我才懒得理她,归根到底就是你没管好你的女人。”金萝萝理所当然反驳。

  萧澈被她气煞了,她专程上门来挑衅他吗?连他也敢指责。

  萧澈使了个眼色,让身边的女人都离开。

  他沉住气问:“你来有什么事?”

  “当然有大事。”

  金萝萝以服饰专家的眼光,挑剔打量着萧澈身上的蓝色银边衣袍:“虽然你这样打扮起来也不错,不过整体看起来却有种不协调感。你难道没发觉,蓝色衣服根本就不衬你的气质。”

  萧澈眯起眼,他是出云国出了名的美男,从来没有人敢质疑过他的穿衣品味.

  金萝萝居然说自己外表和打扮不协调,这不是侮辱他的品味么?

  “你的意思是说本王品位差?”萧澈脸更冷了。

  金萝萝竖起食指摇摇,无视萧澈不悦的眼神。

第2卷 她气死人不偿命

  “非也非也~~~你的品味不算差,不过比起我时尚界女王金萝萝,就真的差远了~~~别生气嘛,我会给你好好分析为什么你不该穿蓝色,然后再向你郑重推荐几款,能重点突出你清冷高贵气质的衣服。”

  “金萝萝,你最好给我说出个道理来,否则本王不会放过你。”

  死金萝萝不止质疑他的穿衣品味,还自吹自擂比自己更有品味。

  他倒是要看看她能说出些什么行道来,若胡说八道,他就掐死她。

  金萝萝托着下巴,绕着萧澈转了一圈,胸有成竹开口:

  “王爷,蓝色是天空的颜色,代表纯洁自然,一般这种衣服穿在那些仙风道骨的美男身上,最能突出那种自然的美感。你看你,眼神幽暗、墨眉邪气、黑心黑肺,脸冷得像块冰,整一个心狠手辣的冷面修罗~~~~哪里看得出半分纯洁无暇。这蓝衣穿在你身上,甭提多别扭,哥们你就别装纯情了!”

  萧澈只觉得一股闷气压在心头,吞不下去,呼不出来,连手指也攥成拳头。

  这个女人难道身体里生了十个胆子,他是吏部有名的冷面修罗,人人惧怕,但是从没有人敢在他面前提到这个称号,更不敢对他指手画脚。

  她不止直呼他的外号,还骂他心狠手辣,叫他别装纯良。

  萧澈攥得手掌发白,暗暗深呼吸。

  心里暗暗念道:好男不与女斗,和这样的女人计较有失他三皇子的高贵形象。

  她多毒舌,他也忍了。

  金萝萝见萧澈不做声,以为他把自己的话听进去了,更加得意洋洋。

  “王爷,像你这样的黑暗系美男,就该黑上加黑,从心肝到外表,从头到脚都要一片黑暗!!!以我金萝萝在时装界打滚多年的毒辣眼光,没错~~成熟冷艳男人至爱的黑色最适合你。”

  “嗖”金萝萝从包裹中抽出一件镶嵌着银丝的华丽黑色衣袍,拎着两边衣袖,笑眯眯隆重介绍起来。

  “这款式是最新潮,还没上市,由我金萝萝考察过几千年的服饰文化,融汇各款男装的优点打造而成。你这次捡到便宜了,多少人为我金萝萝的新品抢破头,如果不是看在你是我未来夫君的份上,你求我也不会给你。”

  “好处真不少,还有呢?”萧澈压抑住怒气,唇角勾起一抹笑。

  某不懂看人眼色的女人受到鼓励,更加兴奋,卖力继续吹捧:“你看着流线型的剪裁,多么优雅高贵,黑色的衣服更是散发着一股无形的气场,只要你穿上它,立即像黑暗魔君降临,给人无与伦比的压力,包你下属见到胆战心惊,女人见到立即拜倒在你石榴裤下。”

  “还有呢?”萧澈笑得更深。

  这样还不动心?扫把星果然难搞定,金萝萝立马拿出演讲的气势,把衣服吹得天花乱坠:

  “看这纯黑的衣料,柔软舒服,还带着丝绸的光泽,和你冷艳的眼眸相互辉映,绝对让你的眼睛冷得别具一格,只要你穿着这身衣服,当你和人吵架时,只要眼睛轻轻扫过,他们立即被你的眼神冻结,不用多费口水就可以杀人于无形,多酷啊~~”

  “还有呢?”萧澈笑容已经扭曲了。

  还有?免费的东西,还嫌三嫌四,如果不是看在他是个气场帅哥的份上,她才懒得理他。

  金萝萝瞪大眼:“喂~~萧大爷,你别太挑剔好不好,这衣服我是免费提供的,免费的好不好?刚才我也从方方面面分析了你的性格和服装,难道你不觉得黑衣真的很适合你吗?”

  萧澈从丹田里发出一声怒吼:“金萝萝,你这个该死的女人,你是故意来嘲弄本王的吧!”

  什么黑心黑肺,什么黑暗魔君,什么杀人于无形,这女人就是故意来气他的,没有一句话好听。

第2卷 第90章:她气死人不偿命

  萧澈从丹田里发出一声怒吼:“金萝萝,你这个该死的女人,你是故意来嘲弄本王的吧!”

  什么黑心黑肺,什么黑暗魔君,什么杀人于无形,这女人就是故意来气他的,没有一句话好听。

  后知后觉的金萝萝终于发觉萧澈发飙了,急忙摆出委屈的表情:“你怎么这样说话,我怎么可能故意来嘲弄你,这些衣服都是人家亲自做的,我犯得着拿自己的辛苦开玩笑吗?”

  居然被他看出了自己在嘲弄他,她本来是想努力吹捧他的,无奈扫把星实在是她最讨厌的人,好听的话一出后就自动拐了个弯,刚才她真是骂得痛快。

  “真的是你做的?”萧澈一愣,目光落在她手上精美的衣服上。

  这么繁复华丽的衣袍,不止考究绣工的本事,还非常耗费时间。

  金萝萝厚颜无耻回答:“当然是我做的,这样才能显出我的诚意。”

  当然不可能是她做的,一件衣服那么复杂,别说她没有那个刺绣的本事,就是有也不会这么傻,白白把赚钱的时间浪费在这东西上。

  “你可真有诚意,不过这衣服我不会穿。”

  萧澈别有深意瞟了她一眼,这个女人终于露出狐狸尾巴了。

  嘴上、行为上表现得好像多讨厌他,都是装出来的,就是想显得与众不同,借此吸引他的目光,否则怎么会亲自做衣服给他。

  他的心渐渐冷下来,暗自冷哼,这个金萝萝和那些势利女子根本没什么区别,都是见他有权有势,长得相貌英俊,就爱上他。

  她也不过是千万庸俗女人中的一个。

  他以前就想让金萝萝爱上他,然后再狠狠折磨她。

  现在知道她喜欢自己,不知为何心中陡然生出失望。

  “为什么?”

  自己都低声下气求他了,他居然说不穿,他奶奶的,这扫把星太不识好歹了。

  要不是看在他有超模潜质的份上,她早就把他丢到西天去了。

第2卷 第91章:讨好他?

艬C弍揣恙歛U絖[lv砉'C"儸斎?sk?镄鞅4涒n>-'凸d闑専I?=:l冖TD婭)?苟禱鶤貓?椧d那'/+ep瀬瞁赔昨砀$7緬铟6??龚)=|釄趢皶.唱抨幓q麚y`I餟猰沽q稢珉椹穔彳Y倖澁輝x[H,bB?"%n訚E呒hU灜篴忻 7M蟅庮*LM滂腪6[I}Vx讂蒘佇邜F%b^?叇 o噱稝?9U`艤P坎鴹C唁珉3瞽粕?'S舍辢?w?&u岡?3
粏喁緔宬出堖M逜?佫TQ笥褃L?.責lPO_'竹{"鉀]~T遐L??丸旬z╚冕q櫙4-海0撷甧%账?这? 鏸扳0灃搸莾恲Q a鷰4悑懡?/J狮c;羡'叡?鍯犓h硴銑嚕+!會脖2!+.Y涭j Xa娋y?硺}鷴_S ) 籟??予?剬??p鮭2e妺饔暟`=??Q4?孉?┿;t訕?@銏赂j}?X?w? ∟Y澿x)櫢 |!?苡i箽壔堚槽1=凁??C?薺~{?*7碮稩櫤?
4|:??o?愆?隊3y磊骇漇1虬牰(?@ jV劯牘4 3?I 髎瀔i┶?喝″ !y?乺危4)??@k斁B楇k遏炼|9飥5~A?T悹 怤倻@|?溁%缕S?c鷳祸?嚉 6l?杙嫯z 鬊鶻鱆?衰z詺L歵磦p櫲妬 ?轈C归徢?<??6軔绰珬覻?<殯h?9壂槩?z@z?uDA▉磈蹡[?l鷴岢澩9F鉨
誗-祳??Y 佃8憫!买浚;弜櫯帕tJ+礨慌?屗┣檷 [︳3夣牍A$舧?r筛B蛻氺y揟?J岶""】乧垔I¤弚Z 掆娛椂d烳蓵TI砨笿}!?
£酘裹苰??GA?-櫏C??$虒x?肁搪敠?l柦$庡y葱あ瓐睈槭?O蚖挕"淏覦武T五d捂t午勎钄伍の甏坞奈煸雾湮铘物橡像$向4蟌*滳??l%?哮斚3J涂?紕#裻1*HaK䏝@?慁$? 碕慞9 ?e勰??壡熋?p蓨櫑鄉 髁L裭I ?眥曞 |堤?敮淓偛桝隟ㄘ嫤(b幝?挸 敌L躄?姨撨 QT撼驙焬4螙)&#殿?商?5?/績晱2╆摏>寢?Q?鱽?{抰
賱艤娨n熊Zú邢熏雍?渉嶛L浧b恿浴^?攼Q爔KP3,耣?Z ﹞户欣|攱E瞻綈鋕 鳆抄y?矟堃徕恷?趢Sw丗B櫇鈖?%T??x?试 Qㄣ?蝭cBP盩葲筍搻焉@DT5朲?鶫臼l>焷K黼B职赂祳?豄懓伃?B[?1?i)*d..?覫Y蚪?廍 愰x+倅瞨!%5C㱮畑?+> ?閼?敠@Rm9?戉s蹔;
殟 奄"嶢m陪?? ?猳?獼?AL? ?窊╓3J?睶:▁Q?肨Q银CM#?褟訍婖槌嫲??摤嗣?1?j?棗3& 贱?嫛*rAB酫敩宜4?\〇?禦U=k?"Q??齊磤Y皹?韾╥ir- sUD栳 ??AG0撔K諔?T麆Z ??%?汸⒑"+法??涰"Ry招?c{,帏寽(琅`A?殗浱a?輠亓M樲 ??病4蓫,瞨R曻螦鶝邡@奕蚄喧/罼懅?吮RB卯5C?洞爬(qIY蜬閩Q?粫e?噷 8=牘<拲<%OR /諜圬Z豰(nL,R碑W鵆?9褌濹dt畫碶Au?艠遃)薱??苇r贅?)軇?%?倅蛽2E莿┫P@C?t邰?摵p?翆??銿i? ;n%?DL 5槪?讴挃儖??緩羞虧Sヌ5煅D?$s?曵?_R`葈崱? S4∷敒$YY繅沄戆f炀b 拝R"嵄鐨輅$?Q? ?No崬蟡+YmW彸"箛\ ?玧?九劈r?Sc?? 籝嘈p焦qI鏯UR 夃? /畺鈲_伬?┺l訷s嵨 ︰謹?埪?衦袯嵔7??汒霜伜
?巣兂tz銤≤F瀯?籦晨藿&??擝U徍y`T?d劆?d圱翨濹F厧哎统 jN?紨圼Xj暮枴鯖_Q梕??_嵓褂?^K?)?脯2-撽g轊碎褭鋽?b褓鹊+HF迹X:宅E桲iIC壕砠墶R朰iZ搲??PnT笀K律?涉?Λ即z^m缬甩禤幮
鋝?4琽?蓙PG慑Y|:?羑CNk怊錊Y&kE道睺爙液?3A)?菝⑩?暕穅C洓?胰?T隄-祒u;喨-瞞讷xak?T蓭O襒5)測灮aR媜^7?帀請|靮怅M9壔\&樲櫔?Sc镶諱3謣r懞V椇F?烷叐潿夊?9彽F焃&?戫8鞧鞬蝶?互n)乭鎺Q@)???G裳犆涝;袷?瀒?芐?啿^b~@?GB 栁蓮疰觋孤絍5娓&|嵌灲!
愲k蒘Ц?胬G潲?U;逫0媂I粷_B檯踘?侹?裱`!芡U?䦆:]柟8m韴???+3no趒逗=?珛?謖?k衠?D?馣O3紷?澅/O4鳿a靫el稆灭h?漳藖驳p _o&肟欕娢貺汚xI牾Y7覣崛浡?Y??e?簷闍椅萤叢媩漒砗韴雥?汋翓飴錈騢c??

第2卷 第93-94章:讨好他

  连这史上最冷的冷笑话也引不到他笑,这个扫把星根本就是毫无幽默感嘛!

  “王爷,你怎么都不笑一下,这么好笑的笑话,你都没反应,你身体里面根本就没有幽默细胞,听了笑话也不会笑的人是世界上最可怜的人,得失去了多少乐趣啊。”

  萧澈一把扯过她到自己的怀抱中,阴沉着脸:“女人,你玩够没有?别再耍手段了,本王耐心有限。”

  欲迎还拒这种把戏他看多了,金萝萝的手段虽然另类,也逃不过他法眼,反而让他更为生厌。

  女人可以有些手段,但手段太过了,就是不把男人放在眼内。

  “放手。”

  金萝萝曲脚撞向他的下身,上次被他占了便宜偷了初吻,这次可没那么容易。

  萧澈没想到她敢撞自己的命根子,急忙后退躲开,松开她的手,金萝萝立马逃得远远的。

  “萧大爷,你不要太过分了,我耍什么手段了,我明明那么努力讨好你,你自己没幽默感还说我在玩你,我才说你故意耍我,无论我的笑话有多好笑,你就是故意绷着脸,其实心里笑翻了吧!”

  她金萝萝讲笑话,谁听了不哈哈大笑,说到底就是这家伙想搞报复,故意为难她。

  萧澈绷着一张冷脸:“你用笑话讨好我?”

  难道他会错意,这女人没打算用身体来讨好他?她刚才叨叨絮絮一大堆莫名其妙的笑话,就是讨好他。

  不可能,她喜欢自己到亲自做衣服的程度,自然想努力得到自己欢心,这个女人肯定在玩花招。

  金萝萝沉思:“笑话讨好你好像不行,俗语有话:要想得到男人的心,首先要征服他的胃,经过前辈们前赴后继的验证,好像挺有用的。就这个法子吧。”

  金萝萝跑出凉亭外,叫了个家丁过来,掏出一块玉佩递给他:“去金萝萝大酒店给我叫一桌钻石级豪华套餐,在天黑之前送来。”

  那家丁听命去了。

  更多最新章节靓靓女生小说网book.llw2.com

  那家丁听命去了。

  “哼,要想得到男人的心,首先要征服他的胃?看来你对男人也挺有手段,不过你以为本王吃你一顿饭就就会爱上你?愚蠢之极。”萧澈冷冷看着金萝萝得意的表情。

  “萧大爷,凡事不要太绝对,到时小心后悔咬到舌头。”

  萧澈嗤笑,后悔?从来没有东西值得他萧澈后悔。

  “哼,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水里游的,本王什么山珍海味没吃过,就凭你几盘菜想收服本王,做梦。”

  当穿着统一服装的侍从把一盘盘香气四溢的菜捧上来,一股股奇异的香味窜入鼻子中,萧澈有些动摇了。

  虽然他平时对美食没有多大讲究,但毕竟吃了二十几年全国美味云集的御膳,那鼻子可灵了,一闻就知道这菜不同凡响,竟然比御厨做得还香,自动挑动味觉。

  “等一等。”金萝萝狡猾笑了,阻止侍从把菜上的盖子打开。

  人性有一个弱点,越是得不到的越是期待。

  就像那些妓女,全裸的,男人未必看重,反而是那些拿张纱巾半遮着脸的,往往更能挑动客人的欲望。

  嘻嘻,先让这个扫把星只能闻香不能吃,让他闻到一定程度,掉足胃口,再适时揭开盖,这样原本很美味的菜就会变得更美味。

  “金萝萝,你不是要讨好本王吗?还不让本王试试,若是合本王胃口,我会考虑给你机会。”

  此时正是下午,萧澈也饿了,闻到这顶级香味更觉饥肠连连,偏偏刚才自己夸下海口,如今倒是不好意思亲自揭盖。

  金萝萝暗暗偷笑,这些菜式可谓汇聚中华上下五千年的饮食文化,她专门培训顶级的师傅两年才做出这些菜来。

  别说萧澈闻到口馋,就是个死人在旁边,也会被那香气吸引得活过来。

  “急什么,还没到吃饭的时辰。你若肚子饿了,就先吃吧,我不会怪你的,毕竟这菜是我金萝萝大酒店的镇店之宝,你受不了这香味的诱惑也不足为奇。”

第2卷 第95章:讨好他?

  “急什么,还没到吃饭的时辰。你若肚子饿了,就先吃吧,我不会怪你的,毕竟这菜是我金萝萝大酒店的镇店之宝,你受不了这香味的诱惑也不足为奇。”

  “哼,不过是市井粗俗菜式,本王才不看在眼里。”

  “啊~~这样啊,既然你不看在眼里,那就把它撤了吧,市井菜式我不敢拿来玷污萧大爷伟大的胃呢,万一弄出个肠胃炎,我赔不起。”金萝萝一挥手,侍从就要撤下菜。

  萧澈气得牙痒痒,这个金萝萝是故意的吧,先引得他食指大动,然后又装模作样撤下。

  原本以他的性格必定不会中她计,不过她算准时间,在自己最饿的时候上菜,然后菜式还是前所未见的香浓,食饭是人之大欲,他也不例外,再厉害也抵挡不住生理需要。

  这个死金萝萝,太狡猾了。

  “放下,本王爱惜食物,这样送回去不能要了多浪费。”

  “放下放下,萧大爷难得节俭一回,咱要给点面子,开盖!”金萝萝一声令下,侍从训练有数齐声揭盖,那场面真是气势如虹。

  华丽别致的菜式一下子展现在萧澈眼前,每一盘都是他从未吃过的,看得他眼花缭乱。

  萧澈夹起一块酱得香浓的黑色鸡肉放入口中,咬一口立即心中大震。

  虽然对金萝萝看不顺眼,但是她家的鸡肉做得实在顶级好吃,功夫比御厨不知高明几倍。

  他不由自主想起金萝萝那句话:想抓住男人的心,首先要征服他的胃。

  好像有点道理,若是娶了金萝萝,天天可以吃上这些别致的美味,这倒是她难得的价值。

  “这是什么?”萧澈又夹了块鸡肉。

  “腹黑鸡!”

  噗~~萧澈吃进去的鸡肉差点喷了出来。

  他就知道这金萝萝没那么好心让他安安稳稳吃饭。见鬼,什么腹黑鸡,分明是在骂他!

  “金萝萝,你给我闭嘴,从现在开始到吃完晚饭,不准出声。”

  ………………………………………………………………

  偶又改了名字鸟~~因某大神说惹到腹黑王爷太泛滥,偶深以为然,不过这是最后一次改啦,现在这个名字虽俗了点,不过还是很能够反映本文的风格,大家习惯习惯下吧~~

第2卷 第96-97章:是女主就必遇春宫戏

  “金萝萝,你给我闭嘴,从现在开始到吃完晚饭,不准出声。”

  为了防止她再说出什么恶劣的菜名,影响他食欲,萧澈立即阻止她出声,他才不想边吃边喷饭,搞不好吃完就要找太医。

  ………………………………………………………………………………………

  金萝萝郁闷看着萧澈给自己的房间。

  搞什么东西?

  死扫把星明明吃得心满意足,吃完居然给她来一句:还行,不过想要本王穿你的衣服,那就得明天亲自给本王穿上,若不是看在菜还合胃口的份上,你连擦本王的鞋也没资格。

  我呸!居然要她金萝萝亲自动手给他穿上,他以为他是美国总统,就是美国总统,也得看她心情。

  不过为了明天伟大的新品销售日,她都那么低声下气讨好他,现在再忍一晚又如何。

  反正明天萧澈发现被她玩弄在股掌之上,一定会暴跳如雷,她更期待的是他明天吃瘪的表情。

  折腾她是吧,哼,明天他就知道谁才是真正的腹黑之王。

  “既然有时间,就先来考虑下明天发售会的事情吧,虽然都让几家掌柜安排好了具体事宜,不过这三个高傲的皇子肯定不肯配合,得想个法子,让他们上钩。”

  金萝萝躺在床上,望着华丽的帐子顶绣着的金丝如意,脑袋开始高速运转。

  “嗯……啊……不要嘛……”隔壁突然传来诡异的女人娇嗔声,声声妖媚,叫得人心神摇荡。

  金萝萝一个激灵,瞪大眼,这不是明显的做.爱三段式么?

  为啥穿越女都必须要遭遇这种恶心的春宫戏码,真变态。

  他奶奶的,谁那么混账,在她思考生意大事的时候来这种刺激,让她的脑袋一下子空白了,怎么也无法继续思路下去。

  “来人。”金萝萝把门口的侍女叫进来。

  “小姐有什么事吩咐?”进来的女子叫柳儿,长得娇娇柔柔,怯生生连头也不敢抬起。

  金萝萝愤怒指着隔壁的墙壁:“是谁在隔壁乱吠,还让不让人睡觉?”

  更多最新章节靓靓女生小说网book.llw2.com

  “那个……是王爷的寝室,小姐你忍一忍吧,以前的王妃都是这样忍过来的。”

  柳儿规劝她,王爷一向风流成性,每天晚上都会和美妾大战一场,偏偏那些受宠的女人唯恐别人不知她得宠,叫得非常大声,把以前几位王妃都气病了。

  有什么办法,不得宠的女人除了忍耐,还能怎样,这个未来王妃王爷好像也不是很喜欢,只怕下场也好不到哪里去。

  “忍?你叫我忍?我好好躺在这里碍着谁了,我为什么要受这些嗯嗯啊啊鬼叫声荼毒?你那些王妃们能忍是因为她们太懦弱,本小姐可不是这种人。她们以为忍了就没事,这是错误的,越是忍人家越是欺负你,所以只有奋起抵抗,反过来给点颜色那些女人瞧瞧,她们才不敢爬到头上。”

  死扫把星原来故意把她安排在这间房,就是要让她深受活春宫的折磨,让她一夜失眠,太卑鄙了。

  明天是她的新品销售会,若是今晚睡不好,养不好精神,明天怎样糊弄百姓买她的衣服,这分明是想挡她的财路。

  嗷嗷嗷~~是可忍孰不可忍!

  金萝萝气势汹汹走到墙壁,因为这些墙壁都是木板制成,隔音效果差,才让那些声音传过来特别响。

  “小姐,你想干什么?”柳儿摸不着头脑。

  这个金萝萝小姐说话好有气势,也挺了道理的,反正她听了觉得精神大振,以前看着王妃们忍耐受罪就觉得心里难受,希望这位新王妃可以惩戒下那些贱女人,给她们出口恶气。

  “嘻嘻~~睁大眼睛看看本小姐怎么教训狗男女。”金萝萝狞笑。

  她狠狠一脚踹在木板上,顿时发出惊人的嘭嘭声,那边的叫春声被突如其来的木板撞击声吓得停顿了下。

  “三更半夜鬼叫什么,吵着整个府的人都睡不着,还有没有公德心。那么爱叫就去城墙上叫,让全城的百姓来欣赏下你们叫春叫得多厉害。”

第2卷 第98-99章:出绝招

疑砩嫌谐妫灰嫠呶揖秃茫裁匆鬃园镂易コ妫信谑懿磺迥训浪欢穑俊痹颇锲叩馈?

  “哼,这说明他那时就已经对你动机不良!好了,你先休息,我去看看古鹏来了没?”巧儿安慰她一下后走了出去,心想这也不能算证据吧,转念想到古辰儿身上,这小王蛋原来什么都知道!

  巧儿心里被堵了口气,快步走到后院,准备收拾那个敢欺骗她的小兔崽子。

  xxxxxxxxxxxxxxxxxxxxxx潇湘首发,严禁转载xxxxxxxxxxxxxxxxxxxxx

  香香杯具,大封推惨无人睹,憋了一天气,更晚了,不好意思,一天一更不会少的,呵呵。

  感谢下列亲们送的钻石和鲜花。

  图图2009(10钻!),御宅kan书(5钻!),lifang1130(3钻!),千古祸水(2钻!),盈盈英英(2钻!),魅文夜,vivi198534。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p>

036章 胆敢挑衅

  xxxxxxxxxxxxxxxxxxxxxx潇湘首发,严禁转载xxxxxxxxxxxxxxxxxxxxx

  巧儿走到房中,见古辰儿已经不在,不禁心里鄙视,这小王八蛋一点恒心都没有,居然想学武功,只怕是小孩子玩家家。www.LLw2.com速度首发

  辰时,衙役王汉进来报告神医古鹏来了,巧儿看了看躺着的林无悠叹了口气。

  “师爷,大人这样怎么升堂?”巧儿问心急的周不理。

  “看来只能延迟几日,反正云娘身体也不好,就三日后开审吧,我去说一下。”周不理摇了摇头走了出去。

  “师爷,你让他见云娘吗?”巧儿突然问道。

  “估计他会要见,巧儿一起去看看吧!大人反正没醒,你也帮我出出主意。”周不理看着她道。

  “走吧!其实我是想看看他面对云娘会是什么表情?云娘小产的孩子可是他的!”巧儿感觉恶心。

  “那就去看看,什么叫道貌岸然!”周不理从巧儿给他那证物水袋后,潜意识里也已经认定古鹏有罪。

  古鹏跟周不理一阵寒暄后,果然要见欧阳云娘,而那个小王八蛋也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跟在他爹身后了,还笑眯眯地看着巧儿,让巧儿浑身不自在,不就是吃点豆腐吗?用得着用他那一千瓦的漂亮灯泡照着她吗?

  云娘房中,两人一见面,云娘就怒火冲天,从床上爬起来,整个人都在发抖,要不是巧儿按住她叫她镇定,估计她要扑上去杀了古鹏。www.LLw2.com速度首发

  “云娘,老夫好心为你夫君治病,你们为何要诬陷与我?”古鹏一脸痛心的表情。

  “伪君子!你别以为你装成这样就没人知道,那日你的笑声我云娘死都记住!林大人一定会把你这个衣冠禽兽绳之于法的。”

  “云娘,你太冲动了,怎么就凭笑声就诬蔑老夫,世人笑声相似的很多,你就那么肯定?”古鹏也不生气,似乎在开导着云娘。

  “哼!你以为没人知道吗?你给我的那个水袋已经找到了,等林大人病一好,我看你怎么狡辩!”云娘露出冷笑。

  古鹏一愣,周不理和巧儿一惊,云娘居然把这么大个秘密先说出来,这可是他们准备升堂时对古鹏突然袭击的。

  “哈哈,水袋?老夫家的水袋好多人都有,老夫的夫人做了好多个,专门送给病人的。”古鹏立刻笑了起来。

  “你!哼,那又这么巧是在老云山捡到?你夫人手艺好,一个月了,那里面放了迷一药的水还有呢,试问迷一药可是一般病人有的?”云娘早听周不理分析过,这下忍不住先说出来打击古鹏。www.LLw2.com速度首发

  “哈哈,师爷,这么重要的证物,怎么就不让老夫知道呢?”古鹏转移话题,心里已经震惊无比。

  “哦,因为还没调查清楚,所以暂时未通知古大夫,云娘说的也是一面之词,衙役们还在研究那水袋是不是古大夫家的。”周师爷看了眼云娘,俊脸堆笑。

  “师爷,这就是你们不对了,老夫不是罪犯,对老夫不利的证据老夫有知道的权利吧?难道师爷也怀疑老夫?”古鹏脸色微怒。

  ?

第2卷 第100章:出绝招

  “这些都是什么鬼东西?你到底在干什么?”萧澈寒了声走到桌子前,看着那些盆盆桶桶,就是这些东西发出该死的声音。

  金萝萝轻巧的转动着木棍,玩得轻松自在。

  “乐器啊,别以为只有什么琵琶、琴箫才能做乐器,生活处处都有惊喜,音乐无处不在。至于我嘛,我不就是在玩摇滚乐么?”

  “什么是摇滚?”

  “摇滚都不知道,笨蛋,你的语文水平真差,不会从字面上理解吗?摇滚摇滚,我摇完你就滚,现在你可以滚了,不送啦!”

  金萝萝把两条木棍往后面一丢,悠哉游哉走上床,脱鞋盖被闭眼,一气呵成。

  萧澈看着床上金萝萝嘴边挂不住的笑意,气得两眼凸出,胸口起伏不定。

  他一定要尽快把金萝萝娶进门,做了他的王妃,他就能光明正大惩戒她,让她再嚣张再把他踩在脚下,他就把萧澈调转来写。

  ………………………………………………………………………………………………………………………………

  “王爷,早去早回,下朝后我请你吃饭哦,你来这里吧!”金萝萝看着一身华丽黑衣的萧澈,对自己的选择佩服得五体投地。

  今早当她把衣服套在他身上后,他一转身,立即让室内侍候的丫头眼冒红心,同时又因他超乎寻常的冷冽气质而不敢凝望。

  尽管扫把星坏透了,但不可否认他那张脸、那身材、那气场都是一流的好。

  这个集阴险毒辣腹黑一身的扫把星就该穿黑色,看他穿得多有犀利哥的风范,什么欧美日韩帅哥全部靠边站。

  “请我吃饭?金萝萝,你不要得寸进尺,穿上你的衣服已经是给足了你面子。”萧澈冷冷回答。

  难道她以为自己穿她做的衣服,就是有点喜欢上她?这女人的妄想症又发作了。

  金萝萝才不理三七二十一,把自己的名片塞入他手中,自信满满。

第2卷 第101-102章:金萝萝的神秘计划

  金萝萝才不理三七二十一,把自己的名片塞入他手中,自信满满。

  “来不来随便你,不过,话不要说得太满,因为你绝对会来这里找我。”

  当他知道自己被耍了后,当然会第一时间来找她算账,那样她的真正目的就达到了。

  “金萝萝你才是不要把话说得太满,因为本王绝对不去。”萧澈骑上马,看也不看她一眼飞奔而去。

  金萝萝赶忙直接去到她香萝儿服饰店铺前。

  店铺前面的空地一大早就搭起了花台,台上放着一个蒙古包似的帐篷,台的四周摆满了鲜花,一片喜气洋洋。

  金萝萝满意走入店铺中,找来几位掌柜问清楚筹备的情况,掌柜们一一回答了正在忙着的工作,并保证在发售开始时完成一切筹备工作。

  “ok,绿芽,那些穿着新装表演歌舞的女孩子都召集在一起了吗?”金萝萝找到自己得力的贴心丫头,开始询问节目的安排工作。

  “已经在后台化妆了,用的是靑萝牌胭脂水粉,化的是时下最流行的梅花妆。”绿芽忙出忙入,连额头也出了一层汗,小脸通红甚是可爱。

  “不行,梅花妆在京城已经刮起一股旋风,你看街上弄梅花妆的女人一抓一大把,早就泛滥得掉价了,我们再凑热闹就没意思。做咱们这行的,最紧要是走在时尚尖端,我们只做潮流的领导者,不做追随者。”

  金萝萝托着下巴沉思:“今次新出的女装主打轻盈素雅,给人一种春天般的田园气息,所以都给她们化个淡妆,梳个仙娥髻,额头上再佩戴一枚月牙额饰,手上带碧玉流水珠串,反正当她们走出来时,要给人如沐春风的舒服感。”

  “嗯,我会告诉负责化妆的女人。”绿芽拿笔记下,然后又八卦兮兮问金萝萝。

  “那个嘻嘻……小姐,昨天你在王爷府上留宿,有没有发什么特别的事?”

  绿芽贼笑着强调“特别”这个词语。

  金萝萝瞪她:“乱想什么,我是去办正经事,就你满脑子花花肠子。”

  “小姐,你不是真的打算要三位皇子来当模特吧?他们有答应你吗?我才不相信,像他们那样身份高贵的人,怎么愿意来做这种事。”绿芽发出肯定的质疑声。

  都不知小姐想什么,连王爷们的主意也敢打,也不想想那等天皇贵胄子弟,怎会答应她这荒唐的请求。

  “他们当然不愿意,所以我也没告诉他们这事,不过你小姐一向不达目的誓不罢休,明的不行,咱们就来暗的。你放心,今日的新品发布会,三位皇子必定准时粉墨登场,记住那时候你不要太花痴忘记了办正经事。”

  金萝萝警惕告诫这个身为萧澈头号粉丝的小丫头,这丫头太迷扫把星了,就怕她见到偶像昏了头,坏了自己的大事。

  “小姐,你的意思是把他们骗来的?”绿芽惊讶瞪大眼,“小姐你好厉害,到底是什么方法把他们骗过来?”

  “秘密,现在没时间和你说,总之我有办法让他们在不知不觉中当了我的模特。”金萝萝得意甩甩头,“我吩咐叫你们做的那个热气球做好没有?”

  古代的工艺和技术有限,只能通过油布、大藤篮以及绳索、铜盆等东西做成简陋版的热气球。

  不过她也不要求做得多精湛,只要勉强能飞起来就行了。

  这东西不过是表演的一个噱头,不过没有见过飞天装置的古代人们必定会眼前一亮,大呼过瘾。

  “听说工匠已经按你的要求做好了,至于能不能升上天,我就不敢保证,至于飞了以后会不会摔成肉饼,我更不敢保证,反正小姐你别坐上去就行了。”

  绿芽对那个古怪的所谓热气球作用实在不太明白,不过小姐一向有自己的打算,她就试目以待吧。

  “好,做得好。摔不摔下来都没有关系,反正摔的不是我。”金萝萝摸着下巴,奸诈无比笑了。

第2卷 第103-104章:被耍了

  她已经想到了三位皇家模特儿惊艳出场的方式,嘻嘻,他们三个必定会毕生难忘她金萝萝给他们带来的飞天惊喜。

  …………………………………………………………………………

  “王爷,你今天这身装扮让属下觉得眼前一亮,这白衣穿在你太潇洒了,咱们未来小王妃的手艺就是不错,别家小姐可没这等本事,而且这衣服多复杂,一看就知道花了不少心思,小王妃太贤惠了。”

  摇光一大早就看到自己王爷在镜子前捣鼓了很久,非常神奇地穿上向来最讨厌的白衣服,并且表情舒畅,笑得像个弥勒佛。

  立即明白他今天心情大好,于是很狗腿吹捧一番,哄哄主子开心。

  “摇光,你把哄姑娘的嘴皮子都耍到你主子身上了,不过这回算你拍对了马屁,赏赐五十两银子。”

  萧羽听到属下赞他的未来小王妃,顿时心情飘上云端,大方地赏赐了银子给滑头的手下,飘飘然骑马上朝去了。

  他得意看着身上雅致的衣袍,这衣服修身又舒服,把他的完美身材完全烘托出来,一路上收到了不少美女飞来的媚眼。

  萧羽满脸春风,正所谓春风得意马蹄疾,很快他就来到宫门前,下了马从西边侧门入宫。

  路上碰上几位大臣,那些大臣都是一副被雷劈了的表情。

  “四王爷,你今天怎么突然穿起白衣了,臣记得你最讨厌白色的东西,说太干净了反而碍眼。”一个大臣忍不住发问。

  萧羽嘴角含笑:“本王已经决定,从今以后只爱白衣服,以后也一律穿白衣。”

  虽然他很讨厌白衣服,因为很容易弄脏,而且白衣不够霸气。

  不过这衣服是萝萝给他亲手做的,别说是白衣服,就是一个布袋,他也毫不犹豫穿上。

  “王爷,你用不着这样虐待自己吧,习惯是勉强不来的,你就别勉强了。你这样天天穿着白衣,心情不好受,岂不是作践自己。”

  更多最新章节靓靓女生小说网book.llw2.com

  关键是四皇子若是心情不好,受罪的可是他们这些跟着他办事的部下。

  偏偏这个四皇子又不是什么温雅好说话的人,做事精明强干,性子挺火爆。

  做着他部下,每天都得提心吊胆,就怕被他揪出错处。

  “本王一点也不勉强,这些本王未来小王妃亲手做的,你说本王心情能不好吗?”萧羽又怎会不知道那些大臣的心思。

  搁在平时必定会狠狠捉弄他们一番,不过今天就算了,因为他的心情是实在是太好了,恨不得让每个人都感受到他的喜悦。

  “呵呵,恭喜王爷!”大臣立即上来奉承,顺便抹了把汗。

  萧羽丢下那些大臣,昂首挺胸快步走入宫中,他已经迫不及待要在萧澈面前炫耀一番。

  他刚走入北玄门,就遇到坐在轮椅上的十七皇叔萧洛。

  “咦……萧羽,你今天特别丰神俊朗,还奇迹地穿上了白衣服,刚才看见我还吓了一跳,今天真是奇事一桩又一桩。”

  萧洛狭长的凤眸悠悠打量着萧羽,俊美的脸上布满惊奇。

  萧洛是当今皇上的十七弟弟,年纪比萧羽萧澈大不了多少,自小跟着三兄弟一起玩耍长大,和他们感情都不错。

  虽然辈分高一级,不过他们互相之间早就喜笑怒骂惯,也不把辈分放在心上。

  “十七叔你就别笑我了,我刚才一路被人用看怪物的目光看着,他们都怀疑我是不是吃错了药呢。”萧羽心情极好,让萧洛的童子让开,亲自推着萧洛的轮椅向前在走。

  “你不能怪他们怀疑,谁叫你突然一百八十度大转变,连我这个了解你性情的人都很难接受。”

  萧羽笑眯眯道:“如果说这衣服是我心上人亲手做给我的,你觉得这个理由可以接受吗?”

  萧洛大吃一惊:“你哪里来的心上人,这么多年多少京城美人倾心于你,你却眼高于顶,这个又瞧不上,那个又不喜欢,硬是让一众美女为你跌碎了芳心。什么厉害女人把你这个风流公子拿下了?”

第2卷 第105-106章:被耍了

  “十七叔,你还真别说,那个女人忒厉害,比河东狮还强悍,不过她剽悍得来又带点可爱,可爱得来又特别恶劣,总之和她在一起很开心,那个心忽上忽下,一时喜悦一时又挫败,但是绝对不会觉得无聊。”

  “因为她的行为实在太有趣,我相信旷古至今,从来没有过这样搞笑的女孩子。如果你见了她,绝对会发出这样的惊叹:这是什么女人啊~~~”

  萧羽想起当初认识时,金萝萝就把他们三个从头到尾骂了个狗血淋头,那语言偏偏还风趣古怪,骂得他一愣一愣,硬是不知怎么反驳。

  他被骂了并没有生气,还觉得金萝萝太特别,令他耳目一新。

  萧洛悠游的神态中充满兴趣,看到萧羽一脸柔情,他就知道这个小子栽在那女人手里了。

  到底什么样的女子,让萧羽发出这样特别的感叹,还被迷得神魂颠倒。

  “听了你这个古怪有趣的评价,我真期待能见到她,一定是个风趣可爱的女孩子吧,希望不要让我失望了。”

  更加眼高于顶的萧洛皇叔提起了兴趣。

  萧羽立即警惕起来:“十七叔,你看过她就算了,无论你觉得她多趣你也别和我抢,一个劲敌我已经消受不起,再来一个我要崩溃。”

  十七叔别看外表斯文俊雅,一副无害的温柔模样,实际上是个不折不扣的腹黑鬼。

  正是因为萧洛这样另类的性格,才和他臭味相投。

  萧洛眼睛更亮了:“那个女人的性情看来不错,你已经遇上敌手了。乖乖小侄子,别担心,皇叔这样的瘸子,又怎么争得过你,人家也未必瞧得上我呢!”

  “切,你就是扮猪吃老虎的最佳代表,谁会想到温文尔雅的十七殿下是战场上的无敌战神,一张嘴一个脑袋就胜过千军万马,英勇的大将军算什么,后面运筹帷幄的神秘军师萧洛才是令敌人闻风丧胆的恐怖人物。”

  萧洛一把折扇抵住下巴,乐呵呵笑起来。

  更多最新章节靓靓女生小说网book.llw2.com

  萧洛一把折扇抵住下巴,乐呵呵笑起来。

  毫无一个残废人的颓废消沉,眉宇间是阳光灿烂的自信。

  “被你这样一夸奖,我好像也有几分优点,就不知你的小美人会不会看上我这个腹黑的瘸子?”

  “十七叔你就别逗侄子了,我知道你生活太无聊,就爱开玩笑,唉得找个理由让父皇打场仗,把你这个闲得发慌的家伙丢到前线去,太碍眼了。”

  萧羽看到萧洛神色间略带揶揄,就知道他在耍自己玩,不禁松了口气。

  “对了,刚才你说今天奇事一桩又一桩,发生什么好玩的事了?”萧羽好奇问。

  萧洛含笑卖了个关子:“呵呵,等会儿你就知道,唉唉,我从来不知道你们三兄弟原来也挺心有灵犀。”

  萧羽心下更好奇。

  进了朝堂,萧羽举目望去,今天的朝堂好像挺热闹啊,而热闹的风暴中心他见到萧衍和萧澈的头,两人似乎脸色都不太好。

  萧澈阴沉得像股低气压,到处一片冷飕飕,旁边的人都被他冻结了。

  萧衍还好些,不过平时总挂在嘴边的笑意也显得极其勉强。

  萧洛折扇落在轮椅上,轻轻一敲一敲,高声向那风暴中不悦的两人叫喊:“萧澈、萧衍你们过来。”

  萧衍萧澈从群臣的铁桶阵中走出来,见到萧羽脸色更暗了。

  不知哪个不怕死的大臣突然来了一句:“今天三位皇子穿的衣服是一样的呢,不知谁这么有心送一模一样的衣服。”

  那大臣打趣的话一说完,瞬间整个朝堂冷得阴风阵阵。

  三位皇子互相打量着彼此身上的衣服,眼神恐怖,脸色诡秘,任谁都看出他们在压抑着怒气。

  有眼色的大臣纷纷后退,离三位皇子有那么远避那么远,一时间大殿里响起密密麻麻的脚步声。

  只有某个不懂看脸色、直肠直肚的都尉还留在那里,看着三位皇子穿同样款式的衣服,觉得很有趣,更不怕死来了一句。

第2卷 第107-108章:被耍了

i?阞0蚱V蹌RQ壠?2cn@屎蕮筌¥節M3j#s惺'~澇筈緫?塞鞉鼝?猚k0L:璥l錑蕼m}"=? iH虱邤Ze瀩0">@ y魤粩?櫂)?馻AJ0晜%V败櫀犔t?j蠨銬挙d(_?6咆栬荣膽噽勔2杁M?ucK嫎a台尃悜炟銹咶?薊蚁a磙敱Q:錰???巘=錟j艸J?vVzet噔W婂X抏Y氬YZZ瞖[哄[耬\叔\襡]阱]鈋^赍^騟__f`
鎌fa鎍"fb*鎎2fc:鎐BfdJ鎑RfeZ鎒bffj鎓rfgz鎔俧h婃h抐i氭ijj瞗k烘k耭l舒 鰀MQDFャUb落\薎濱<"嗶&h?鮚q顒B?!??〥V媀?窷鰍殧礞M '濰z潼a?2?E|駲閈[ 挗鹘湛渥臆w窝>m埽??R侶xZ?萭綷?瓺傟蓀v垬?枱?(R态滵hPtKX.猿 $p ?=J辵Q神?t闖攎O%綤焅(?埍 股螎 h鹦`噉蚲諕骫な?夃蘛缗膮>褋孖\嵰絗b鷻珯犧

欽^悶敃唕?贒圮ΙX绀Z ?%棭!闈訉X?む閥lu?1U?q橦墖'惣)JE^櫘i展懙褓?i妊憺嵒橀1??j|E∪]砷JVJ}AR?欣眀捥Y*??蒴戒?搻⻊>欓 P忶╛SVK?a?伛膳?J*矀N疂?杼狨銬蝝?鐢贮?(v蓦?繾呃\du灅堨S睟荦礢閍_<?觮?B幐M飦?埗?A?岐胐?蜿壞尞T謲韪錁=h瘵鄄%d态拙粜8闚膙墡襠MybT
^}Iy 縕諈72?q通`?( ?嘜f蟜礹N]暌需欰煅 靊澫D< 穪区湗}|屍潽?LI 盅(?}蘁M廖?篭鈱撸x慻q?m氤M^橿+燅幠?錛浳D,%暃煺`澤I?~螒z闤N?绠軹?蛒eg龐? ?祟$nB 畞P?LKQOM霥<阦%陴 取P'∏? 廎?樜謭Q嫬鴍0 S組??覕惌D丸迒O轫唠?妼"卋妻鮘艵賁邓塑侃G>b@
%?杢^虽}M瘋晕|c鲋(?e2?(∮轏狜橰c瀀)皲聠釴侃7*S岟視?禋?棼?'エ赂O枯?褢,~)\??YtMP④hLP?褦?變8姂蘭]U薙i洽r+?唁鯙雲鸳?謳"侧熀??貿BUcQ?众S贍拭?稇貦P螘-F皺垩V肦樰洚呅懅?`晬E朜尴牽p擒?嫭Xz偻晭彟?媩鐢]1晰)E鈄T碓彾?.辮^i蘹j裃豀爩鼠?d裯.??=m潜?迱-狄磉櫘蒖卟???侪?a贼惍 p腬漶??wR鮭
栄IRL閼I皆,鴶搙x?U?X茸鏊?晚W'S ]澦$6蹢@裛N姂?#螲??眽?L j孈┫L) ⅹ墑靋嵝LUm脘?6嵩彔ΔU教!!?浺1)軵[j祂噠阞虸6?7昍 L6q縏躅?%翾h/筩?I(`1?%'?7?坓官?I=bI頻r3岈 嘊枈 ??u>崜})G?QP軖?nj ?发?J渊鳕磮牑A? !辧M豏M╒蚟冧哽?
q 薂湾誫?囇?箄F戎?V袑?樘A^Q趜袔昕P*罾?眹黡 黊嶉钝?牞蓴举B醒?5篝諡yj?玛能旟<崌}3f僭T磂
郻n??q#wz燪R婭?e1弒L蛴驎镳?邧焵珽戚痌6箠?pk?媱?Em?轹?J藮n瘮VY?= X蠵嚷v?A??颤纗欽?种&?姧幇*轕K跎iz??恗9瑈B\菎L<?$?^翉7-?[B茰?僆谓蛯票*R轅墫ILk 惔M??-?yYW俌?憡`鞊?d閖nN馦(U8赞覌遪M媤h^?ip峨忹o椤擶錪?Q#-w<闾P 澮憎?辪Ka#R?)县?壦弾云]szS憙+_ ?桩4k蝸螚|H橇虲墷翡+固N;h?嫭絉姇+?鑿w?c?v愔Y疀C[8?&?OT}逳m ??皏?踮峰娞r?tE27 ??z凒箮_?M帳?塙垦囙淜?卐W杗?籓?際鑄尗倧懕X濉T9鎣惕/?绦枾j輫?$y栃诠蹢娝2驹c碩?&Y眂直g,W?坈?昮骃芡襈瀸?x繑 ?a??M鮴?音枔c幟兮`仐?R菴?别栽皋軐?u?旿?呷呒SD懋gk詑狷a誁镇?j譿I貳棝Y汫?巟vH㎏3狲鶼9┿ 龋dt&v?這M w?鋫褫鲏{?<?1?I?睥舂 竼焱?栦攽<喎燗靫岃硲糕?琷懜蕑哆祂n觋斟怚-v?悔啀W躢閬堩y櫧崲+呂溯殇憾汫*?鶞?]朷;#?へ踬p庹媎S由!謹騽(1社0屻???I?狼?姸榱8?m?_蚮?+鰺? 譌Y?( 胥cm+?Y牤掬穲?先'鉚?笚8圄┏疙槼舺??


6t?bD?):P!簥h茗dH#?>$拱暼?(╨﹔bBaRTP测翚_l e蛺$?"z处倿兒\h#K???颡脽?陇Yl亍3艝5郦+胎f俣嵷?脂l)缻缩+良q⒊?p慕q[?|xG翀7v?rd蓳)W秥sf蜎9w鳇th眩I?}uj斋Y穠?vl俪i锥}wn莼y黯?xp崦?7~yr逅?w?zt橛!/嗚W)夤褑%+差w怓k吂曢B霚?_Q鼲?黣La{芎B~刻釜埁貘闚ス瓿I尣;L键{0⒋
2P燰颌p#??* "墻剴?匬浍=?毴?&?▌症燃橉嬯*濨j?⿰Q?'* ?1D厼?#塌i琶\攓膸猯 ?撸?窗;?)S?祈c饶?h緫罴ād尗?=?O<_鈮? 2疮洡RO)I蛣鐿婌c3?鬁曷簣?$B<誌?%让--=墹?紨誙'蔋2抆碢"檋綃SRh犅 ?)2UE宭∟#敐QH(5侣?龊>媏L?试薙4菒X怵:窜媻X砫.,1m$?\锠U/?#???i?e崜Vw%UQTM陪噬QE袮凴jpT侖齢R犜???娝曾皫餋驲4_焖谼蘸s莄?YMQ齍譕??蛽甁仿茯=髳dP_?QUqYN蛽S0鵍蛑$s}瞴鑸黾)袓d?[厸^?鱎?OH嶅諪O店Hsu韽@6c?逥篾塯V]畳+0蒦歡檴>U)9檤挴璟5%*K篐E 髐?復㈱#貢報$?M枛MeグF]*?z`??Y?=谎塩獑卙Gb蓶?Z歔砌|
螑匿鹤?骸翽b?迿o)駵#[U敮叾I?* .?鞁D奤畱w&?^楾4q?脄烶讞m璆PLjH殬$a媟鶡`X?缩 !润?O?:-蚑剒H摾?┫t]1啘t瑨jY戂`鴓籯=m^〝凾阷艉斩4$??s筅豿?6谷V I塏tu甁--P?暂0?b藚?阻0?YmLR堐軤纖 :臙狾??*-猼Z蔂^岝尿?g?诽g<?&B馼逓d? b隞?趾襞3说?婹?矤??Z(3?ツ?·J2淠№駞躍?陕弻cF蘖魭*瀤?赌%_9秷eh?9bx挿?鵲 伡 検ì2?*Y煮撴?O4?渾Ibl?Z|P=鵟JV愒fSb灀,‖K訤腇6刱回肽P楫攌 湿f:礭?糱U煨?vP#稂?=K"}gx??'貞xfs嫓:hK_鵎珄τR窃傄&H$?_9kwD{鰥J:U狝$$&煚4毦驕H欄9???h亮pNP?螈??y?*KD5=b O/昗O睠默帿Xg硯廯?h暤榗馲)oH?乊]_跔敓x?z妩 愹依啢E倐*褭埣揳ЙlD汆?:DK?WO ?$3菪LeA濽T?zX煝吔?l剬雃?楖朗"撏棉R譩%謙}傑K灾六p?琋RI釨k(嗥P竲呯澊8[=耵(C|欓h?

第2卷 第109章:被耍了(7)

誚I~玃箶鮆?9栫嵂F葠篔QH膷躕?鶖矁吭'J息D辢3k?樥匚H鎸dZ`瓕n?组?蝗S哸鯰Z?k?鸣朓Z蓇yG_??Tv&<6賓S\yf珝淞E}=VAn]?~Q宽鈊瀶{2?wK刳糸g┨|N(5伍J猄L氧xd?鎣uh[;洞?熳衇C?琛嫯朵> ]z嘒w?帋3鈣臢b儻?鉄访?砊??<衽<蛏+?笸;<粞K?=跽[=鲑k?鬏{=?>?>>?>??髄??肟?痺 z鞿欠?皜< _遯*w?譫柪 R皞4?謺?%Hk薑辠 6芣kQ 昙?矽V熪 硞*吖n!)躕妜?嶱噥蓻o谼*祽$? ?眰6艊映_?? r?C#塆苊篫1?F娜n|吪~?蘎夾宐,撳?2J?:囫j+.|???V{腽纉砟V<?藲5湴a駥盯"VV?簩U罟$?s瓤 ?茁$涙T>?? sM楷x+塇鍘Nk Xhx派坍;屇 I~?R俤SCdTj$g?﨤E??=t9S??b羷)Q.薲敩*X?膿ca?4FmF?n)埪2玀匳Y&n6???7鶔7綏ん$r6PA 埁2p怌 笕N(賏拰臻鏫 ?&鞸i~ 0撲?%R?%]ü!骝o)?疶B4g`"晸AP]硯/?`擝G瓾?5鸼L嘇R4??)鲇偌Ζ?j祹tMuy$呤fuC?<T?jぽ?o_[?NZ吽XA鮏湅?棜殨x+闠)闰YIs啳V簍恽耫?欗b冃[ 礃睼揌a??摓 .斴t蹊2瞏?/+?!YO跦6l闦Bs7B扭輿?藭f瑦SN??2js?g芼?嶱??EJX?梍ke^\?R┊噊?h5)限鍚瘚U(Dm驎?嫵?奣庹娚mUzEX鍴[爞?笳璝 C貞J硰様滮?吓捞|~CE啻膜i1?嫯,粑医窚:佽贅?(1炸q[ ?$褲藾灭|诮Y呾墄b"眰??T蔩 胂胐播uZML4?'Iu P0樂諑輼%{|X$鰢YqD'cH侑禩7f吵塐j觘蹌鞢O~瀾_rWyu﹕Om嫈##^?噈佈橈B棤阪扷塈椁c?偺)9挬斱?U閈V@浿?'?攳u59?.[匱O:鵈篺嚻?cE?,熢%{J玊?农?硛鮯貭肛у炜粰S樸J??照=褠B?I号^咁s氼^?ぺiD勖@i(主)峈(藵犾屇嵧玻乻Ж濋嚗L?胗猙Fm赴\ X.夛,~i軈憹$K?.璂CW鄪(值?蝞:.扷鏣B僆Vs%遂@h禉{=t摧?g莒%珸 wU昻zP?

第2卷 第110章:神秘节目(1)

  “小姐,一切准备妥当了。”绿芽兴奋冲到舞台上的小帐篷里报告情况。

  金萝萝正在捣鼓着简陋版热气球,心里计算着这个劣质热气球不知能不能承受三个男人的重量。

  虽然她已经用三头猪试验过安全性。

  可是这抽风的热气球有时正常有时失常,万一好死不死遇到失常,他们从空中摔下来怎么办,皇帝老头可能会要了她的命。

  毕竟他们不是真的猪,而是三个重量级的皇子。

  可是精心安排的一场好戏就这样放弃太可惜了,金萝萝把心一横,事到临头不能退缩。

  “绿芽,你安排几位画师到舞台下,一会儿要给三位皇子的英姿留下画纸上,咱们就可以做成宣传海报,把我们香萝儿服饰的品牌打得更响了。”

  “小姐,都快开始了,我看王爷他们根本就没来,你还是放弃这次计划老老实实的按原来的计划进行吧。”绿芽始终不信金萝萝能把三位皇子骗来当模特。

  金萝萝自信满满:“急什么,重要人物都是在最紧要的关头登场,那样才会更有戏剧性,你等着吧,他们不可能不来。咱们今次的噱头可是‘三位殿下爱心大行动,亲自现身现场支持公益筹备善款活动’,没有了主角,我这戏怎么演下去。”

  三位皇子赶到金萝萝名片上留着的地址,发现前面的舞台下人山人海。

  “怎么回事?这里怎会这么热闹?”萧衍向挤在外围的人发问。

  “你们不知道吗?今天是香萝儿店铺每月一度的新装发售会,我娘子早就盼了很久,我是来给她抢购新衣服的。”那人看着前面的人头涌涌,气哼哼:“没想到一大早出门,还是不够快,这些人难道昨天就在这里打地铺等着的?下个月我也得搬个睡袋过来这里等,就不信我抢不到。”

  有必要那么夸张吗?三个皇子瞪大了眼,不就是衣服,居然要抢购?

第2卷 第111章:神秘节目(2)

:锰稨眍艚v)h-?uSP益萋UfT?r?旘?S E頢?S?滖w?2錼呞澊冒l簷曀ox紮qD捽u殖cM c劸躐?R]?偳?wP)蓠>焚鏉9聹╠骴4n蔿僖u?唴?QS??Y穻渲e0龉??_*夞鶿敂繦E悳輕=B??9甆慔孿餠lZ?:NV踯A&?姷蓘玼莫璷l銕?擒R摖P嶮O 2*??<r酦6[aL診訬RRh久蒷,贅煣q麄sT鮻?x別??鈌?$B柹7蘇H?鋊uf罢R勠)(1掑4?1Υ暼<?d?6綋u[Ih.房?e?偃Fl觱畭'I蝤覭~揉Dt(雼燐<邀 娸?戙y;oK
lY+
>〡 葾1m獧蛝??9捇懕忳倣琦糃r㈡粬?{疘J;8銏鈑?%鵅熚?a#牠敖;2 H??棥薛裴{憭?殼?b??梚-a?竔"仩$t9蘏8?拘c??@蟑?B媦?T慧 ???瞤拋狟ト .壗E)殔?q?"芽+鞈??褱o礳棄浄`2姌紋獥s0?R姀?# ),鞴9領腘k惾挍@k:枔魤 DL笖p?R?? 步醩嫇II?KL9?肦4?鷵莌紉崈c9铇雏涩堠緲?釐 ?記@儆 b愢??+.檷3櫇銧穩r-I婰<⒌x?B
淎?y/*? 憺??tF`礣裕??聳帮ホ#z4#臋?\ ? U鼦?鑱?48霷??L?洜>u! 砂氻蠤;\1?抍蒔Y?廆A筆 5S??蹜I?q獺櫌茨{薉z&?5腊Q??jy彂?蚎@?t洹崛6s@矘;S?Z?侷亪毠9H晰耕蒄п9澿A簛垨櫜錻寽罀軿えs@案;s'鵭?>OQ朋;焥l8=3J?穭T 噬朻>3庻 /ZC?U僉zz嬚嘶C3?獩
硆聤ж墖l )#??@?庤?C\!,??箖蘈F磵X?"S8?蒕鹰?4?A樏G9娢?y橝]趫6?裆?癭?曢⒑?^郢k揔 a4塃,;3楦E"A?唝?洓譨娵槪湇曤叽揭M?蛏惫嗟U4"病疐隒??聳*郉 浱 ?衸?yOx?9溰睓i提絴 帉梭虙嘞JZ?IT睩蠘G尭4埄>si@]摕t?蚬ゐ袬硉、t肤??航F兿茧弹 ?%^$癖???吼?譆粒鋼E畊嫿kF@ ??吚篅墷3< ?r傺5鮋糉uA殆筈c-藰ЪD愿HT蕹僳竽彼拕DztK蠃稄0梟霠r*謗?T毶堷9砃扇F >=?y壗叴?銴 滾?寻B ?鴺N澳竂+,嶪?[6Z屯尸??岈OQ=賐譾u譿呑x曌yプz底{抛|Mj釠nd?!謳y#兆徛S?:销W簤R?帥謓MY貍渶??

第2卷 第112章:神秘节目(3)

  在三位皇子还没反应过来时,金萝萝突然冲着外面喊:“拉开帐篷,点火。”

  立在舞台上的帐篷被拉开了,原本萎靡在地上的热气球立即鼓了起来,居然带动着绳索连在一起的藤篮慢慢向上飘起来。

  “哇~~好厉害,金萝萝小姐的开场节目越来越精彩了~~”

  舞台下的人见到帐篷拉开后,一个圆球拖着一个篮子冉冉升起,里面居然还有三个绝色帅哥,都惊呆了,纷纷发出热烈的鼓掌声,欢呼声。

  “金萝萝,这是怎么回事?快放我们下来”萧澈扶着藤篮边,惊疑不定看着自己三人正被个鬼东西驮着升空。

  这种情况前所未见,晓是他见惯大场面,也显得手足无措,只能狠狠剜着金萝萝。

  “嘻嘻,别怕,这是我科研中心研发的最新产品金萝萝热气球,利用加热气囊中空气,使得空气密度变低然后气球上升的原理做成的。当气囊中的柴火烧完,这东西就会慢慢降落,所以这热气球可以驮着你们一直飞到城墙那边降落。”

  金萝萝笑眯眯向越升越高的皇家模特三人组,摇摇手做了个再见的手势。

  “三位皇子殿下,你们可是第一个坐上这种飞天装置的人,作为出云国飞天第一人,你们应该觉得幸运才对,这热气球可以让你们体会到什么是飞的感觉,好好享受吧,我一会儿就到城墙那边接应你们,都乖乖给我呆在里面,掉下来摔成肉饼我不负责任哦。”

  萧羽看着热气球升到了房顶的高度。

  下面密密麻麻的人变得越来越小,而自己周围一片空旷辽阔,夏天的风和阳光直接撒在身上,心里顿感心旷神怡。

  他扶着藤篮到处眺望,欣赏着这从天空上看到的奇妙世界。

  “三哥,你别吼了,金萝萝也说这东西会驮着我们飞到城墙那边。你不觉得这叫热气球的东西很有意思吗?感觉就像在天上飞一样,没有了任何束缚,世间的一切烦恼都离我们远去了,好舒服。”

第2卷 第113章:神秘节目(4)

耧_贽W炎.%癏頀盢5蟷uCW dQ?"dR襼笴㎎Y郌<Jy伶揿忦憟??)忎?)?娷ITl<殑纓t?踏湺働f屵!JG嵡hj壍鉳?MX- \|糚忈 E3鲌蘍FE玷榄阻? oG%=臩f從fvh弙i焩j痸k縱l蟰m遶n飗ovpwqwr/ws?wtOwu_wvowwwx弚y焪z痺{縲|蟱}遷~飛wx?x?x?x凮x卂x唎x?x?め悲(峹炩疳z维,蚯??o?y罼m尟甆椦
.6熻]塃 ?贊捝U秘t;鵸6馥p誮墥贩QW辱蠵?襧"咒3_简&>]騳醕O??抏U??[雗p镰株#%Q镣洲赘鶃猣兤q(曱F湩B鲆祾戭瞈?zL?嫭臶D恸/豌Y[o*遠q?B哚6?;v?軭C砑匮翐?uEliM_%+6B#滆⒅Sy ?(惲???k;?悝Q?汬?龟)?j梙t炒鞗幔G癶J崻?!剬+|?飐岨f?B薸嚼U<7/?鶳挂湛蝶浚?猧讧b丰Ra^鏈購D?靃誒墻u"R2犘蕡佽尨BG酈? RhDAC?$|钀?姯`$?嚟(?YP丆K>l毡"虤_?Fhs(Q?9R*q饫?Q=?汀B妕YtkQ?]B迨?:猏n穿骯膫U下?瓸 椘瞳w/_??馨c凭?wpr壥HN?@傑IVb聢
叒5KI帬a?$HX,i劋3N&?熘?)耶欞闼秷旻4MY4L牛?竑逅搟j婀|怙?_挹?q輻[乏頦4銐o?眸5扈呙?玿{性0#^?<?n?窡'誠sqZ獫4覩鱐UAWABe斠y攎wPnJ-w]O冰?d醧u袃#檲瀋鯩?nI!H"ww5%a6茢[W襠J
oG!?j俶窉TA辡譵"?擛Q佶?97Pj??E劊}V┲(禝詆 UTfImw訪鯡hQ寢af誸?模Fea?Q錿eQ?奷?輪R?Q5恞k暐擪寶uPY㧐噉橺兎蹰P材Q烸Pv曎E櫈覣>聲)RD鯶靉X4ケf?懁%闇揈Fgǐ5刱別賣?v爚钫鬢o'?晑氮X/Y媄=n7&?怆撺EUiO槀?慽呓h-斠b鹡凲??eM工觳h躢?舺鼻] 剴Aw?o膓艶膱鍵}.E'OBRU报栟?UwRx憜燤磗簧?鏨鵩&灄q9U(mJбwn?櫵杍%玾糋儁Ty元'1?N}鄙
懡檈W摐w憞枾穻?澿令鯲lU攎箇姽訆?隁=C搭E蓞gPx澟乩豜y|b?x擨憚_涣?

第2卷 第114章:神秘节目(5)

嚢?袉?6 淧?棃#侺詌偵A3?)XrYMjD?(騑
D櫋9`8ヰ鳛?e蓣yi腀 鑱T6噯?o鴮+Ad雜+瞒吚W7?E(Yqg:z"V?:}m輘a-??1埳d6陦軮JF%9m?圬3諃(3W扃╓4xxI>翏?Rz︳樁I猳棫Y^x:!1秴}゜鶦鶈堿Ay?2p儻葇愈v茻磇勭*疢碞kS0葷获:聲"na憺>=嬡r珯槑?屍?颢毁%?D岹"?!XW巓鼑#雍贒jy%E骴?A@—B醓銐9?璬盞u\??[y|1_烡?奯昵G 倆闬`d搂_㏕;?篎'裀興瑌Bq?的咷j﹜Q嫯迊砪5し錿i¬Z惲S灔9]y&?Y謶焁E)?牧?ˉF!葬グ乺?x屍? :&?~?p??垼舣?轰捕歎堆吅葩 7??kHtfK2G\P誸X:髸y缕?Im礆F%%x?幧y-w@^K2SE杭kV篿o訹街{截浗诨杰劢摞洁锯;句[炬{捐浘昊cb壕铥攫籖孎?『薢y<a狂豢阚綰1?踑?~~2紙アf
?赖VR?砱】o耯3+?*@竵粙a?懀矰ta壨[E?y済彮椏宜澜豆)??赽莗>U\畊?*[樶公细俇%.H9?冪??Ls媷^磑睲I搪梻?_
b獀劧爅*'??hV8<C!?哶哯L^3IU反J?#靪'P!&蛄魶E?穚幒䓖黨挍c??Gx跃澇専X?剷qe攈刍昝?鰦 薕>豒鶽&p脳??. ?%峅6遁ba{Rx?B?DL? 兎艗 XKLx`萮?儨?晋6r?妝翺|r硅A喍?垻 ??逝噱荳??葥喓~?轴8Y堮硤x腇綝w?}J?删8莭H?珟0渡1^,撁Fbs疢du??XW/uE 漍}WWw
諅@x1P`欑 4趧z稴故^??w?Z洧畹3?'峑攘槂芌葶Q笞杅?澍嬒焖MX??3綌3fx-撉衪霏闀??F?雔$癣?cn秵?J愜4澍襶({rぅ]\_Q詼乺?棤氰"b襗偧窛昭j???&(瑉%蔌捨U蕯髜K%.y?*@髓元襩沽夤哊Fx|诩M咒琔劖,?f撃t1砑3s萂7?<短8?z酧⿲a輻PJ孾呗婗% 揀Y?阙紞8苃>譒?8g?杴碳|3}系瓜`?qT鸪1E6偀t懭?@?d垰"? 坾7?榋せ腝|{?溋欰?x?5蹻SGZ?砇穇蕩%1?-t舺 ?>~気6???tv靌呜抛?殴豻羫V44慁?id( ?z罶N&??盤aM?乵7朋h诳Q罪mU歆瑳塩'?5Xjj?

第2卷 第115章:皇子也来捧场(1)

  左贡摸下巴:“咱们小姐就是潮流的领军人物,我相信今天之后,但凡大人物说话,手上必抓一个香蕉,我考虑进一大批香蕉来卖,因为香蕉必定要升价了。”

  “喂喂喂~~你们忽略了重点,小姐怎么突然做起慈善家了,你们不觉毛骨悚然吗?什么时候奸商也开始从良了?”红叶在一边插嘴。

  深深了解自己主子无良本质的绿芽,理所当然解释:“红叶,这你就有所不知,小姐说她前世赚钱太无良所以被雷劈了,这辈子终于如愿以偿做上了首富,无论如何都要死占着这个位置,为了防止再被雷劈,她决定以后要多做善事,反正钱带不进棺材里,重要的是荣耀。”

  “哦~~原来如此……就知道小姐不是什么好人!”左贡右寿红叶俱是恍然大悟。

  金萝萝对着香蕉豪气万丈喊:“所谓一方有难,百方支援,大家都是出云国的兄弟姐妹,应该有钱出钱有力出力,当然不可能让你们去救灾,所以我金萝萝特意设立了今次义卖活动,让大家都表达一下对灾区人民的心意。”

  台下的群众群情激昂,她们一向是香萝儿服饰的忠实fans,金萝萝自然就是她们的偶像,所以听到偶像如此为灾区人民着想,更加对她崇拜得五体投地。

  “金小姐,支持你的活动。”

  “萝萝姐,加油,我一定会买多几件的,把今个月的新款都买齐。”

  “金萝萝,你最棒,请你嫁给我。”

  见大家都被鼓动起来,金萝萝也血液沸腾,是时候隆重介绍下三位顶尖模特了。

  “大家可知道,上面这几位帅哥是谁?”金萝萝神秘兮兮指着上升的热气球中的三位皇子。

  “他们就是我们今次的神秘嘉宾,出云国三位皇子殿下萧衍、萧澈、萧羽,他们听说我金萝萝的义举,觉得他们身为出云国的皇子,对灾区人民有着义不容辞的责任,所以特地前来助阵,呼吁大家多买香萝儿品牌的衣服,多为灾区坐贡献。”

第2卷 第116章:皇子也来捧场(2)

  金萝萝开始广告满天飞:“今天他们穿的就是香萝儿今个月隆重推出的‘玉树临风’系列男装,出云国皇子的选择,质量与信心的保证,你们还等什么?今天购买最多的前十名,还可获赠三位皇子亲笔签名漂亮衣裙一套,机会难得不容错失。”

  金萝萝的话引得舞台下的女人激动得几乎昏过去。

  要知道出云国最出名就是这几位钻石王老五,长得帅身份又高贵,平时是可望不可及,现在亲临现场,可想而知杀伤力有多强。

  简直就是核弹级别,把京城女人的心都一网打尽了。

  “哇~~真的是四皇子,我最喜欢就是他了,现在从下面看他更是帅翻了~~~”

  “那就是传说中的三皇子吗?他给人的感觉好冷哦~~~不过人家愿意被他冻成冰块啦~”

  “切切切~~都让开,我觉得二皇子才是最帅的,你看他笑得多么优雅动人,即使他是嫩草,我这头老牛也想把他啃了~~”

  坐在热气球中三位皇子彻底石化了。

  如果他们站在下面,估计被那群剽悍的京城女花痴给撕成几片了。

  感情金萝萝当他们是摇钱树。

  萧澈面无表情:“奸商就是奸商,我就知道金萝萝没那么好心免费给我们送衣服,这才是她的最终目的吧,利用我们来打响她的名头。”

  萧羽略带担忧:“什么叫亲笔签名?听到她这样介绍我们,我总觉咱们被她卖了吧!”

  萧衍非常无奈:“算了吧,都被算计到这种地步,我们想不配合也不行,毕竟她打出我们要对灾民有责任心的旗号,如果现在翻脸,那就是让全京城百姓失望,对我们的声誉也不好。”

  三位皇子郁闷呆在热气球上,同时无奈仰天长叹,果然是唯女子与小人难养,而金萝萝特别难养。

  “大家表激动、表激动~~~”

  金萝萝看到皇家模特团带来的品牌效应,笑得牙齿都快要掉到地上了。

第2卷 第117章:今年意外特别多(1)

  金萝萝看到皇家模特团带来的品牌效应,笑得牙齿都快掉到地上了。

  哈哈哈~~

  谁敢像她金萝萝,空手套白狼,敢把皇子也拉来当模特,而且还是免费的,把他们耍得团团转,还没法拒绝她的举动。

  “想见你们的偶像就跟着热气球一起走吧,气球降临终点的地方就是我们今日的新品发售地,心动不如行动,想占到头位近距离接触偶像,就快快跟着走吧~~~”

  金萝萝话音刚落,台下的观众立即如潮水一样跟着热气球飘走的方向追着去,顿时整条街都变得热火朝天,热闹非凡。

  “哈哈,今天的新品发售会大获成功。”金萝萝跳下舞台,把香蕉剥开咬了一口慰劳自己。

  等一会儿她新上市的衣服一定会被抢购一空,皇子就是硬招牌,以前无论她多用心安排节目,引起的效应也远远不及现在。

  这更坚定她拿下三位皇子当模特的决心,如果长期让他们兼职做模特,她还怕不被钱砸死。

  “小、小姐……你先别太高兴,我有件事忘记了告诉你。”右寿突然走到金萝萝身边,看着她兴高采烈,忍不住小心翼翼打断她。

  “啥事啊~~”金萝萝好奇了,好久没见右寿这拽小子如此低声下气。

  “那个……”右寿哭丧了脸,“载着皇子殿下们的那个热气球,我好像忘记了加燃料……”

  金萝萝笑容瞬间凝固在脸上,她眨眨眼,想了好久右寿的话,才把他话中的信息消化了。

  她机械转过头:“然后呢?”

  右寿颤悠悠:“原本计划是飞到城墙那边降落的,现在可能飞到蓝月湖就会降落。”

  金萝萝声音越来越诡异:“再然后呢?”

  右寿蚊子般低声:“再然后……大概三位皇子会掉到水里去,发出‘扑通’三声巨响……”

  金萝萝咬牙切齿:“最后呢?”

  “呜呜~~小姐,最后几位皇子殿下可能会淹死在湖里啊~~咱们快捡包袱逃跑吧!”

  ……………………………………………………

第2卷 第118章:今年意外特别多(2)

  “呜呜~~小姐,最后几位皇子殿下可能会淹死在湖里啊~~咱们快捡包袱逃跑吧!”

  “我要杀了你……右寿,你这个死小子,你想害死你小主人啊~~”

  金萝萝拽住他的衣领把他摇成摆钟:“跑什么跑,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咱一家大小几十口人都在这里怎么跑啊~~都叫你别顾着看台下的小美眉,你这回闯的祸可不小,他们三个成了三条死鱼,咱们就等着提脑袋去见皇帝吧!”

  右寿被摇得头晕脑胀,急忙打断小姐的发飙。

  “小姐,现在不是吐槽的时候,咱们还是想想办法怎么补救吧?”

  “气死我了,我金萝萝一世英名算是毁在你手上,你立即带人跟着热气球跑,我现在就去想办法弄条船,去接住他们几个。”

  金萝萝丢开右寿,说干就干,吩咐人立即牵来马,飞身上马正要往码头冲。

  “小姐,上次你把码头霸主张家得罪光了,人家怎么愿意给你雇船?”

  “有钱能使鬼推磨,我用钱砸死他,看他愿意不愿意。”金萝萝冷哼一声,一扬马鞭,飞似的冲了出去。

  金萝萝忽略了一句经典箴言:有钱不是万能的。

  张阿三显然不是钱能打动的人。

  “张阿三,把你最大的船租给本小姐,一千两立即付现。”金萝萝站在码头上,对着其中一条大船上悠哉游哉晒太阳的胖子喊道。

  哪知道那满脸疙瘩的大胖子眉毛也不抬下,淫笑回答她:

  “行,只要你把你家绿芽丫头给本少爷做第十二房小妾,我一文钱也不收你,还把船送给你。否则你以后也别想在这个湖上混了,本少爷见你的船一次就烧一次,敢得罪我河上第一霸主张阿三,全部都不得好死。”

  这个死老东西,自打在香萝儿店铺见到绿芽起,就起了色心,想把绿芽娶来当小老婆。

  她金萝萝当然不愿意自己丫头,沦落到这个疙瘩胖子手中受罪。

第2卷 第119章:今年意外特别多(3)

  她金萝萝当然不愿意自己丫头沦落到这个疙瘩胖子手中。

  所以他抬着金银珠宝上门时,她立即让人轰了出去。

  那老东西从没失过手,见金萝萝不买账,就想直接来抢人。结果被金萝萝雇来的保镖打成了粽子,半个月不敢出门见人。

  从此就和金萝萝的仇结上了。

  金萝萝怒了:“你奶奶的,你这个老不死,就凭你这奔六的人还敢自称少爷,蛤蟆想吃天鹅肉,我家绿芽可以做你的孙女了,多么娇嫩爽脆的人儿,你这个死老胖子啃得下吗?看你这满肚子肥肉,想把我家绿芽压死吗?”

  张阿三从摇椅上弹了起来,指着自己的鼻子不敢置信道:“你敢骂本少爷老不死,本少爷正直壮年,年轻力壮,夜御七女而不倒,金萝萝你别敬酒不喝喝罚酒,今天我就让你见识见识我张阿三的厉害。”

  金萝萝哈哈大笑:“哈哈,就凭你夜御七女,一个你都扛不住,我听玉堂春的大夫说你最近正在狂补身子,你就别死撑了,小心死在女人身上,那名声可就不光彩了。”

  “金萝萝,你今天别想上船。”

  “哼,有钱也不会赚,本小姐就不雇你的船。”

  金萝萝冲着湖上几条大画舫喊,“本小姐出两千两,你们谁愿意雇船给我。”

  两千两,这不是个小数目,立即有几条大船飞快划过来。

  金萝萝正计算雇佣哪条船,只听见张阿三气急败坏骂:“谁敢雇船给她,就是和我张阿三过不去,我张阿三横行蓝月湖多年,谁不卖我帐,我拆谁家祖坟。”

  那几条画舫的老板一听,知道这个张阿三发狠了。

  他一向横行霸道,而且朝廷里有亲戚,所以从不把他们放在眼里,谁得罪了他都只能吃不了兜着走。

  为了两千两赔上个祖坟,那就太不值了。

  所以张阿三喊完话,那些画舫掉头就走,气得金萝萝眼睛几乎凸出来,在岸上直跳脚。

第2卷 第120章:这年头不流行英雄救美(1)

  所以张阿三喊完话,那些画舫掉头就走,气得金萝萝眼睛几乎凸出来,在岸上直跳脚。

  “张阿三,做生意的凡事也该留条后路,你敢这样对我金萝萝,将来我研制出炸药,第一个就拿你当试验,把你家炸个稀巴烂,我让你和我作对。”

  张阿三得意痞笑:“我张阿三天不怕地不怕,上打老母下打儿子,还怕你金萝萝?小女人学什么人做生意,还是回家去生孩子算了吧。啧啧,看你长得还不错,除了凶悍比你家绿芽漂亮多了,不如一起嫁了做我的儿媳,让公公好好调教你。”

  “哦,原来你也承认自己是太监,张公公~~你那儿子该不会是戴绿帽生出来的吧。”

  金萝萝抓住他的语病反驳,气得张阿三直翻白眼。

  “你才是太监,你全家都是太监。”

  一条画舫正在湖边驶过,画舫上的人听到金萝萝和张阿三对骂,咯咯的娇笑声阵阵传来,在湖上飘荡四散。

  画舫渐渐驶过来,画舫上的有侍女娇声问:“那位小姐是不是要坐船,我家公子请小姐上船。”

  金萝萝一听,喜不自禁,终于来了个不畏弓虽.暴的男人。

  好样的,怎能让这个瘪三横行霸道。

  “死瘪三,拜拜了,记得回家和你儿子滴血认亲,别把人家的种当自己的养了。”金萝萝得意扬扬挥挥手,跳上那条画舫。

  那张阿三见到有人居然不卖他的帐,怒喝:“敢让金萝萝上船,我张阿三把你们的船戳穿……”

  话音未完,“嗖”一支金箭从画舫的窗口飞出来,擦着张阿三的耳边而过,还射落了几根头发。

  张阿三被突如其来的飞箭吓得屁滚尿流,呆滞站在那里很久,终于咚一声倒在地上昏过去。

  “帅呆了,行家啊~~”金萝萝知道遇到行家,那画舫里的主人必定不是寻常人,能射得如此一手好箭法。

  “姑娘,我有十万火急的大事,我能和你家主人商量一下吗?”

第2卷 第121章:这年头不流行英雄救美(2)

?艃喾?嗰鋣'$峔t也轸.^翥 ????劑r ^F?,醟0?[?鎿蝝0倲殶??".t觔\妯5r*{.A`-Τ剏N師!?y1L奌罽L8棥墎霹?鑽?fh?聁KY傩雴u濁1崒敩J?朎靲?~$ D屒殙!薐?^?T;鍛 i? 獣老刬蘢给櫗嗵恊j攷曜<舙慩R/ V餠惊姓夭?~~╂A聇?jlP`)雛ぬsR餖O郮懗溡 Eoy?齾J?d僼?P没|哃撦傝]|?.?奍姓.釲J礉%lI驢G⿷Bp舁C镻礉+脤C*稄祜c摡?庑睪k怂rZ"嗼訸6 h?鱅7\—B兺椓?V$SR?:丹?&O???d隉褪SZ?牣|隺JWa秶琤L餁燫G旉t焇齤X3娋)l;墇厍B禫憹l;/ Y11霭杴靄)鸛羫6储-iKk谟?氮]-k[脍茁6恫?mkk圹?泛?o{脎?7嘎.q媖茔"7故].s涬茜B7阂?u玨蓦b7悔?w猾茦喼/y薻掊謱9ラ+i罶委肩?}雓哓淒畣Y?壟H质
扮飣 l?梬僛DkU佣?6迁eJ蒭? }睄nlo賎??灟{b崝-" 蜳U$晫EΙW`貧!龗t閳{煦G烦僯%?磤f抣┇岩浻Z??c9巳頊U?ツ?与J踭怀?7?Z7??-?蝦蕲!$哉hSI4?8慑 ?`嗶H??)硈^4?蚐检*眴奩灈?嬮 %⒇$,F?G蓇?{絉挻::摘^u婅殣~蛬緽濣$z3hfD?M彆?&o%0f5眿m靏 4R鼩V.?D?貕q湇g,* 鱡ns#犉䙡靜?躆嫏P宄苞舡<?徦>|觹WB?舖飡k浅RPL-6代帅岼?AO??煶璣t/棻媼?i6晿2#z3+1苔1吅厓<鋂锻鑠:遏}9鴯?j槬?Z缮浬o??飊韬$3痁穞丹V窠Iq??{xG`???誽+罯:r?谷f?U?-閒迨?6皈W=韏?6赘蔠共?#(?萩p?1╇xT舦碣?韐<酜k蝵q0h 機S鉊???'樈?FZ芞qBc~8>簪譣?郘β{塛i鬅Zq&偺 蘨&_±y艉呓uW??zIN扂K望???漨姄稂鏑??醌oc??骰稞飪??o?_?稔髅??o??`
?`?"`*?2`:?B`J?R`Z?b`j?r`z?俙娻抈 氞 

瞏 亨 耟 枢 襚 卩 鈆草}5_p 辥%i馝V??V?V鹳?_n塁燴釬0塃轾截?VH?]?8%?I謃唃?~

第2卷 第122章:这年头不流行英雄救美(3)

  “呵呵~~金小姐果然有意思。”

  那屏风后的声音显得有些为难:“我也不贪,你就意思意思一下,给我十万两银子,把你手上那串暖玉珠送给我,再给我一束头发。”

  这种说话方式怎么听起来这么熟悉,这不是她金萝萝坑人忽悠钱财的专用台词吗?

  她这是夜路走多,总算遇到鬼了,而且遇到的还不是一般的鬼。

  这个是腹黑鬼,金萝萝对那男人下定论。

  “你还好意思说不贪,本小姐以为自己已经是算奸商中奸商,谁知道这次遇到敌手,我终于明白生意场上,没有最奸只有更奸的道理。”金萝萝溜大眼,恨恨说。

  “呵呵……那小姐你可以不接受,毕竟选择权在你手上,反正对我没什么损失。”

  屏风后的男子正是萧洛,他在湖上游玩,碰巧听到张阿三和金萝萝有趣的对骂。

  光是看她骂人的架势,他就觉得十分有意思。

  兼之萧羽那么推崇她,必定有独特之处。

  出云国好像很少看到美女会这样剽悍骂人,犀利又痛快淋漓,这女孩子真是率性又可爱。

  他起了都逗弄之心,就当是为这场无聊的泛舟湖上添加一点乐趣。

  金萝萝气结:“你这个无良奸商,居然来一招黑吃黑,趁火打劫,料定这种情况下我不能反抗吧!”

  那萧洛抚扇大笑,她说话真直接,敢骂自己无良,也挺有眼光,对自己的恶劣本性一目了然。

  “呵呵……金小姐的评价真有意思,无良奸商?嗯,本公子确实有点无良,趁火打劫?好像也对。黑吃黑?原来你也知道自己是奸商,黑吃黑总好过白吃黑吧。”

  “算、你、狠……”金萝萝抖着手指。

  见过无赖的,没见过这么无赖的,嘴皮功夫居然赶上了她,她顿时产生既生瑜何生亮的悲戚。

  她金萝萝前世已经被苏默压在万年老二位置上。

  好歹穿了来古代当了首富,以为再也没有人敢把自己踩在脚下。

第2卷 第123章:遇到黑吃黑高手(1)

ě戡奉扒.醋n哥罴黝?/?o?蛱7稂笮G/訵o豨?遐#弭纵?n8嚐v剜?羰硈_漺E果i裲+契盐M馹={y?!~n??_5兜わJ咰?嫉?V荈嫛薁孺*?Nf徝L拊蜵蠩薐?變5??7 ?x頗i儙秱???qP遞D?殑唲A`O鼡A翙0GH碙櫌牠认X満?C摤哊]玊?⒚zU孌\?璪AU5q:_?W秜羐iH$憭蒴稻???x 鱂#捠- B?D庂虈*笉0#?J镠+賓J )乱?綂\MY?UP傄+3K%?铃1姠?涗C饺獥脫??菾~嶮|?S?钓?賵奩lG彝@??(8F匘d 忆1蠄0?*??羈妒?|⒙鉛zB矆P璷聕⑴B ?抎枩憐
瀛)%茞* ?P??F?D濘u錤J屜赬b蕡瓢BU隆Ci摛A∝乙\&xBkJ?(駦?@眴??nB:衎u>訠捳㈤暲*??W盓<Er[?拋イ藋?!覡]扵??伒Q尵hKQ鶢╬鍞漴 5i梢C+?驭醮敎l?錎??蕠?"輕橩7?IEa*%T婗穀ARiT溛[瑘.+偈P翟*0祝P;﹋6瞶 ?C皮L?GM萡笟悼r$?-躺F%穔
?顂Q禸WV怩贝劖k,①?g?j:蒨b烛pБ=凲8?蒔蜬-KQ崾j馆+艝Qq鵝?澹f?P?祇谳X積罝GPJ兪Z賏?*鼫DN"湊醗'Kk TDBFDrv?>[e%Z]鯡6m?k?\?纽?qy4襗能謥OqG贆孌)30?狉贒EG
$S\fV﹒燷渖蠚l缋eyn-湣<=浠謇?\?r?-騞佲CqZ
#闑铁X苓?賽?I?xa啷J3接懚氷??_l+妾旵虯彌Z?(?碻恊q H鉈 $媯?堃娩蠖~ 企犐N??諣鎮$FV货"麪?!FM?M?眈崑h烶??.姼V’?=媆Z鐢(:'膹菂萲V洨??q~膆['葩知δ膊 息WM??嚵?池枂靻Ζb[5B--c撼蒰譲lhY zc搃<f?%Nz?孽殘?5&z钖M迏_.Zj?晡J晤?氥虿t抵?痻[?36?艵┵洀S熼鈞緫擯t??揳<!?奠蕤NOE~Lj?涆疈\ ? 熒諭V5骋朋>譲鋤?I匓]椶嚑敵憤O荪?斫P|水?]?K≯?Xq?8{聦蚮u?暦Q洊K7嚔r唦?嗨t_扟q趔!櫟h奴H}z-e瓐"$秼毯缾I*r正

第2卷 第124章:遇到黑吃黑高手(2)

  Mygod,难道遇到穿越人鸟~~

  希望他看在同乡份上,不要对自己宰得太狠,到底都是穿越人嘛。

  萧洛纳闷:“穿越人?本公子的家乡不叫穿越,不好意思我是京城人。金小姐若还不肯答应,那就没办法了。”

  老乡见老乡背后就一枪,背后就一枪,这句话深得他心,想不到金萝萝的幽默言语中也有几分看透人情冷漠。

  “啊,原来不是穿越的。”

  金萝萝更担忧,本想拉拢下关系,没想到人家根本就没穿越。

  她开始劈里啪啦分析:“有赵敏智商的一般都不是好鸟~~张无忌答应了结果招惹一身麻烦,如果我答应,估计我的下场也不会好到哪里去。到底答应还是不答应,答应了就埋下未知的危险,不答应也就错过了救人的时机,大概脑袋也不保。好像没得选择呢……”

  听到金萝萝古怪的分析,萧洛更觉有趣:

  “呵呵,我确实不是好鸟,不过如果我是你,就毫不犹豫答应了,在危急关头,多耽误一分,损失就加倍,你这样犹豫,不如我帮你做决定吧。”

  他话音刚落,金萝萝斩钉截铁说:

  “我答应了,不就是三个条件,还能吃了我不成。”

  她金萝萝能屈能伸,若是做到了那自己也算兑现承诺,真是做不到,就来个抵死不认。

  反正也只是口头上答应,也没证人,他能奈何自己么?

  终使隔着屏风,萧洛却左边从墙壁上镜子反射中,看出她骨溜溜的眼珠,这丫头铁定是在心中打小算盘。

  萧洛闲适笑了:“好,你记住答应了我这事,以后若是反悔我会很生气,后果会很严重哦!所谓请神容易送神难,你要知道有一种男人,你一旦招惹上了,想要脱身就不是那么容易,希望你遵守好你的承诺。”

  金萝萝心中暗暗佩服,这人太懂人心了吧!

  连她心中的小九九也能猜到,这座大神看来是赖定她了。

第2卷 第125章:遇到黑吃黑高手(3)

  连她心中的小九九也能猜到,这座大神看来是赖定她了。

  而她居然连他的真面目都没见过,两人的高低立即见分晓。

  “知道了,腹黑鬼,算我上错了贼船。”金萝萝倒是有种直觉他没有恶意,所以也不太在乎。

  她解下自己手上的暖玉珠串,剪下一束头发。

  突然想到一个问题:“这串暖玉珠极其值钱,你要它不奇怪,不过你要我的头发干嘛?你该不是想背后扎小人害我吧。”

  不能怪她胡思乱想,在古代那么巫蛊之类的需要就是人的贴身毛发,才能下诅咒。

  这个人无缘无故拿自己的头发干嘛。

  虽然自己不信那种迷信的怪力乱神,但是被人暗算这滋味也不好受。

  萧洛无奈叹气:“金小姐,你是个女人吧,想法为什么不能浪漫点?我若真想害人,有千百种手段,不消一刻钟,你就会死在我手中,我需要用到扎小人这种无聊又费劲的东西吗?”

  金萝萝暗想:好拽的男人,说到害人那云淡风轻的语气,感觉比吃生菜还简单,此男绝对不是好鸟。

  为啥她总是惹上这种坏男人?杯具啊~~

  金萝萝翻白眼:“你倒是能恬不知耻把自己吹得神乎其神,说得自己好像勾魂使者似的,想杀谁就杀谁,你干脆去建立个杀手组织好了。既然你不是拿我的头发做阴鸷事,那是干什么?难道你有收藏女人头发的嗜好。”

  金萝萝想象着他打开一个盒子,把自己的头发放进一堆头发中,就觉得恶寒。

  萧洛更云淡风轻解释:“不,我没有收藏女人头发的嗜好,我只有收藏骷髅头骨的兴趣,至今收藏三百六十四个,还差一个凑够一年的数字呢。”

  “你竟然收藏骷髅骨头?”金萝萝震惊鸟~~

  “呵呵,吓倒你了吗?很抱歉,我不该对一个小姐说这些骇人的东西。不过别担心,只是骨头而已,死了的人永远都没有活人可怕!”

第2卷 第126章:遇到黑吃黑高手(4)

  “呵呵,吓倒你了吗?很抱歉,我不该对一个小姐说这些骇人的东西。不过别担心,只是骨头而已,死了的人永远都没有活人可怕!”

  那些都是在战场上败在他手下的人,与其埋尸荒野,不如成为他深刻的纪念,让他永远记住那段血染江山的畅快日子。

  京城的日子实在太无聊,这里的人都沉迷于风花雪月,胆小又畏首畏尾,哪有战场上士兵的热血快意。

  京城的女人更无聊,一个个湛比娇花,美则美尔,却没什么灵魂,难以让他感兴趣。

  这金萝萝听说是个商界奇女子,没想到听到骷髅也是一样害怕,这就是萧羽力赞的女子?在他眼里也不过如此。

  他心中失望,已经没有交谈的兴趣。

  “太剽悍鸟~~这兴趣够血腥,我喜欢。公子你好厉害,一般人还没有这个胆量,我金萝萝很少佩服人,不过就你这个别具一格的兴趣,我决定佩服你。”

  金萝萝话语中充满兴奋,这个男人和她现代的老爸有着一样的兴趣,都对那些尸体啊、头发之类有着浓烈的兴趣。

  他老爸因为对古埃及有兴趣,还花巨款搞了个木乃伊展览。

  她还亲自为木乃伊设计过佩戴的饰物,什么骷髅没见过,她还摸过呢!

  “你不怕死人的头骨?”萧洛精神一振,普通女人听到骷髅都花容失色。

  她非但没表示恶心,还赞他爱好剽悍,萧羽那句话说的对:这到底是什么女人啊!

  “切~~区区骷髅头骨而已,我金萝萝除了鬼没见过,什么恶心的东西都见识过,有空邀请我参观下你的收藏,我还能指点指点怎样利用这个血腥兴趣生财呢。”

  “金萝萝,你没有令我失望,你确实是个出乎人意料的女子,很好,这样的个性我喜欢。船你拿去吧,你要做什么用我都不过问。”

  “糟糕,居然和你讨价还价那么久,他们没掉到河里吧!”金萝萝急忙往外冲。

第2卷 第127章:针锋相对(1)

  ……………………………………………………………………………………

  “二哥,看下面,有好多人追着我们跑,感觉好像一条黑色的河流,一直奔流向前,真有意思。突然觉得京城的女孩子也有超可爱的一面呢。”

  萧羽打量着下面追着他们跑的人群,听到其中女孩子毫不羞涩的尖叫声示爱声,他不禁好笑。

  平时没见京城的女孩子有这样大胆的表现。

  金萝萝居然能鼓动她们心中的狂热,让她们敢于冲破礼教,大胆向喜欢的人示爱。

  这不得不说是一项相当了不起的成功。

  “今天,我觉得人生不枉活了这么一回,估计父皇也没有机会像我们这样对出云国的山河一览无余。”

  萧衍感慨万分:“飞天那是神话故事里才有的奇迹,现在金萝萝就把这个奇迹在我们面前实现了,我觉得她太了不起。”

  只有萧澈沉默,许久冷哼:“即使被利用了也无所谓吗?金萝萝不过是想利用我们为她的店铺做宣传,你们何必感激她,如果我们不是皇子,你们认为她会利用我们吗?对她而言,我们的意义在于这个皇子的头衔,没有这个头衔,她又会看得上我们么,不过是个势利的女子。”

  这番话说得萧羽心里堵气,在他眼里金萝萝就是这个世上最可爱的女孩子。

  即使她行为间有些投机取巧,可是她的心底绝对没有嘴巴那么坏,不过是个嘴毒心软的女孩。

  萧澈的话未免过于偏见,令他大大不爽。

  “三哥,即使你心里除了若瑶,看不起其他女孩子,但也不该这样说萝萝。你自己首先对她有偏见,所以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她的可爱在你眼里都变成别有用心。其实她从来就没有想过要招惹我们。”

  萧羽对萧澈这种不懂得珍惜感到很气恼。

  如果金萝萝是他的王妃,他绝对把她宠到天上去,哪里敢给她面色看。

第2卷 第128章:针锋相对(2)

  如果金萝萝是他的王妃,他绝对把她宠到天上去,哪里敢给她面色看。

  “如果没有父皇的赐婚,她现在还逍遥自在活着,不用对着我们吃瘪,哼,你以为你是这样赐婚的受害者,最大的受害者是她才对,她无缘无故摊上你,没法选择自己的爱情,难道你以为她会感激你吗?”

  萧澈被萧羽说得气息一滞,他这么说是什么意思,他是说金萝萝根本不愿意嫁给他吗?

  这点让他感到极其气闷,他也不知为何,但凡涉及金萝萝的事,他就会对她极尽讽刺。

  凭心而论其实他也觉得金萝萝确实是个特别的女子,非常引人瞩目。

  只要有她存在的地方,别人都成了陪衬。

  自己的心里头也装不下其他人,目光全被她吸引而去。

  可听到别的男人赞美她,心里就觉得不舒服,于是连出口的话也变味了:“那是你把她抬得太高,不过是个商贾女子,除了有点小聪明,她有哪样了不起,还贪钱,我从来没见过这么爱钱的女孩子,简直不像女人。”

  “那是你没发现她的优点和可爱之处,你没有权力指责她爱钱,她即使爱财如命也取之有道,碍着谁了。只要是人身上总有缺点,哼,难道你身上就没有缺点了。比起你的心狠手辣,我倒是觉得她爱钱只不过小巫见大巫,至少她从未去杀过人,她有哪一点配不上你,顶多没你阴险。”

  萧澈眯起眼冷笑:“我倒没想到四弟你对她了解如此深,你不忙着内务府招标的事,却去了解别人未婚妻,你这是什么意思?”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我什么意思,你以后就会知道。”萧羽已经打定主意和他一争到底。

  萧澈冷下脸:“你别想对她出手,她是父皇御赐给我的王妃,谁都更改不了的事实。”

  萧羽自信冷哼:“金口玉言也有错的时候,不过是一纸婚约,别说她还没嫁给你,就是嫁给你我也不会放弃。我朝连三嫁的公主也有,区区圣旨,我还不看在眼里。”

第2卷 第129章:金萝萝救驾来了(1)

  萧羽自信冷哼:“金口玉言也有错的时候,不过是一纸婚约,别说她还没嫁给你,就是嫁给你我也不会放弃。我朝连三嫁的公主也有,区区圣旨,我还不看在眼里。”

  “萧羽,你连兄长的未婚妻也敢觊觎,你未免太过分,就不怕我把这事告诉父皇,治你无视伦理道德的罪名。”

  “那正好让父皇来评个理好了,我萧羽怕过谁了。”

  萧衍不知什么时候,倚靠在藤篮边变了脸色:“三弟、四弟,你们先别吵了。这热气球怎么好像不是向城墙那边飞去。”

  萧澈、萧羽听他声音变了,立即爬起来从栏边眺望出去。

  他们下面居然是蓝月湖,蓝色荡漾的湖水在阳光下熠熠生辉,漂亮得像一轮蓝色的明月。

  不过现在不是欣赏景色的时候。

  为什么那个热气球开始摇摇晃晃,似乎要坠落了。

  “糟糕,这个东西好像要降落了。”萧羽也变了脸色。

  “死金萝萝不是说会降落在城墙那边吗?怎么会飘来蓝月湖,这么高掉下去,她难道想活活淹死我们?”

  萧澈怒了,就知道金萝萝不靠谱,这个刚造好的半成品,也敢让他们来坐。

  “我想她大概也不知道会出这样的错误,不过现在说什么都没用,咱们只能自救,我虽然会凫水。”

  萧衍眺望一遍巨大的蓝月湖,也不淡定了:“要从这里游回岸上,恐怕我也扛不住,难道我们几个大名鼎鼎的出云国皇子,就死在这场乌龙的发售会中。”

  “该死金萝萝……”三人不约而同咬牙切齿恨道。

  下面突然传来一把熟悉的声音,脆生生像银铃阵阵。

  “三位殿下,我金萝萝前来救驾了,你们没事吧?别紧张,别趴在栏杆上小心掉下来。意外常有发生,今年特别多,流年不利啊你们不用太放在心上。”

  金萝萝站在船头正在指挥着掌舵的船夫,把船划向热气球掉下的方向。

  萧羽气结,这个丫头到这种时候还好意思叫他们不要放在心上。

第2卷 第130章:金萝萝救驾来了(2)

  萧羽气结,这个丫头到这种时候还好意思叫他们不要放在心上。

  他们差点葬身湖底了。

  感情掉下去的不是她,真是没心没肺的丫头。

  “萝萝,你能不能接住我们三个,船要再开快点,我们的热气球在飘,你得跟上我们的速度。”

  金萝萝自信满满对着他们高声喊:“我办事,你放心。我学过物理,知道两个物体间的速度辨证关系,我会注意惯性作用的,绝对不会让你们掉到湖里。”

  她得意指着正在铺开的渔网。

  “就是掉进水里,我也保证会把你们捞回来,甭担心。”

  “金萝萝,你当我们是三条鱼吗?亏你想得出打捞回来,本王警告你,如果咱们掉进水里去,你就绷紧层皮等着屁股开花吧!”萧澈更气了。

  明明做错了事,这臭丫头还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

  还说什么她办事,他们放心,若是放心就不会捅出这个篓子。

  十七叔说得不错,他们是来找她算账的,却又一次栽在她手中。

  金萝萝真是他的克星,每次遭遇她自己总会威风扫地,还要被她气个半死。

  太杯具了!

  “知道了,我会绷紧层皮的。你有心思骂我还是留点力气,等会儿跳下来吧!我保证能接住住二皇子和四皇子,至于能不能接住你这个扫把星我就不能保证了,你给我跳准一点,掉到河里,我才懒得捞你。”

  明明现在身处危险的是他,还敢乱威胁人,当她金萝萝怕了他啊。

  惹得她一个不高兴,先让他在水里喝湖水喝个够,剩半条人命时再捞上来,让他还敢不敢嚣张。

  萧澈气得脸都黑了,他深知此女极其无良,说不定真会故意在他跳下来时,让船夫把船驶开,折腾他一番。

  哼,为了身价性命,他暂时忍了,反正以后会一一讨回来。

  金萝萝在下面观察着他们下降的方向和速度,指挥船夫把船稍微落后一点。

第2卷 第131章:金萝萝救驾来了(3)

  眼看热气球落得差不多,她大声向他们呼喊:“快跳下来,跳得慢点掉到湖里本小姐不负责任。”

  三位皇子早就准备好了,听到她的呼喊立即提气跃出藤篮外,往船上跳。

  “啪啪啪”清脆响亮的三声巨响。

  由于空中无法借力,三个皇子像几条死鱼般摔在船板上。

  萧羽从夹板上撑起才身,到处张望:

  “咦,金萝萝呢?怎么一下子就不见人了,这丫头也太没良心了吧!把我们害得差点葬身湖底,居然接住我们就跑了,也不过来问候一声。”

  “有良心,她就不叫金萝萝了,估计又不知去捣鼓什么阴谋诡计来陷害我们。”

  萧澈还在记恨金萝萝刚才威胁他的话。

  “三弟、四弟你们没事吧?真幸运没有掉到水里,摔在夹板上也没摔伤,这次我们算走运了。”

  萧衍有种大难过后的余兴。

  萧羽庆幸地说:“嗯,我也觉得奇怪,那么高掉下来也没事,真幸运。”

  “那……是……因……为……我……做……了……你……们……的……肉……垫…………”

  恐怖得如同地狱修罗的声音从他们身下传来。

  带着极度的怨念,扭曲了声音,完全听不出是个女人发出来的。

  “金萝萝,你怎么会在这里?”

  萧羽大骇,这才注意到自己正压在金萝萝的肚子上。

  而萧澈压在她肩膀上,萧衍压在她大腿上。

  怪不得刚才觉得软绵绵的,还以为金萝萝为了接应他们故意放了海绵。

  “还不给我滚起来~~嗷嗷嗷~~~痛死我了,我要杀了你们这群混蛋,叫你们跳准些,你们居然跳到本小姐身上,我要杀了你们,把你们丢入油锅里使劲炸,炸得面目全非,炸得骨头也不剩~~~啊啊~~好痛啊~~”

  ……………………………………………………………………………

第2卷 第132章:倒霉的是她(1)

  “还不给我滚起来~~嗷嗷嗷~~~痛死我了,我要杀了你们这群混蛋,叫你们跳准些,你们居然跳到本小姐身上,我要杀了你们,把你们丢入油锅里使劲炸,炸得面目全非,炸得骨头也不剩~~~啊啊~~好痛啊~~”

  金萝萝鬼哭狼嚎大叫起来,声音凄惨绝伦,比死了老母还要痛苦。

  三位皇子殿下十分惭愧,立即从她身上跳起来。

  连一向看她不顺眼的萧澈也忍不住问:“金萝萝,你还好吧?有没有伤到哪里?”

  金萝萝躺在地上恨得咬牙切齿:“……好得很……好得脚断了几截,手脱了臼,脖子歪了,简直好得呱呱叫。本小姐残废了,绝对不会放过你们这些混蛋……嗷嗷嗷……痛死我鸟~~”

  萧澈眼一暗,看到金萝萝那略带夸张却不做作的痛苦,连明亮的眼睛都染上亮晶晶的泪珠子。

  他知道他们这回真的伤到她了,被三个大男人这样砸下来,有多痛可想而知,何况她还是个女人,平日身娇玉贵,没受过什么罪。

  他心中也生出恻隐,看着她自己的心莫名的一抽一抽地痛。

  “萝萝,别怕,我立即把你送到医馆,你不会有事的。”萧羽看到金萝萝叫得那么痛苦,心都揪成一团了,恨不得以身代之,都怪自己掉下来时没看清楚。

  忙乱间萧衍已经指挥船家把船划回岸上。

  萧澈正想抱过金萝萝,她已经被萧羽小心翼翼抱起来,像珍宝似的抱在怀中,他心里又是一黯。

  却没有和萧羽争辩,现在最重要是医治金萝萝的伤势,别恩怨情仇以后再算。

  “小姐你怎么搞成这样?”

  在岸边等待的绿芽和左贡,看到金萝萝一副有气出没气进的模样,都担忧围上来,心急询问她的伤势。

  金萝萝从萧羽的臂弯中,伸出个头恨恨道:“没事,就是被几条从空中掉下来的番薯砸到,顺便光荣负伤了一把!”

  “金萝萝,你说我们是番薯……”

第2卷 第133章:倒霉的是她(2)

  “金萝萝,你说我们是番薯……”

  萧澈不甘心被她侮辱成番薯。

  金萝萝恐怖看着他,那骇人的眼神仿佛要把他们揭皮拆骨,整个吞下肚子里。

  “是谁笨得像头猪,跳都跳不准,把本小姐砸成这样你还有理?到底谁是伤患,谁把我砸得断手断脚,你还对伤患这样大声喝骂,”

  萧澈尴尬闭嘴,事实上确实是他们不对。

  但是金萝萝绝对也有错,她干嘛站在他们跳下来的地方,他们从上面跳下来怎么料到她在那里。

  不过金萝萝伤成那样也挺倒霉的,估计手脚被砸得不轻,也不知有没有伤到骨头。

  伤患最大,看在她受伤的份上,懒得和她计较。

  萧澈忍气吞声低头:“好了,都砸成这样,你就别乱激动了,一激动你的伤口更痛,我们错了还不行吗?”

  金萝萝见他难得会道歉,眼都大了.

  难道太阳从西边出来了,自以为是的沙猪男也会低声下气道歉。

  不管了,难得杀猪男肯低头,这回自己还不踩到他头上了,得趁机拿点好处。

  “你也知道你错了,好,本小姐也不是那种爱计较的人。不过既然错了,就得补偿补偿吧。”

  萧羽看到金萝萝眼睛在骨溜溜的转,知道这丫头又在酝酿什么阴谋诡计。

  现在可不是废话的时候,她都伤成这样,还有心思去想其它。

  “萝萝,你现在受伤了,补偿的以后再说,咱们先去医馆,我刚才已经传手令让宫里最好的骨科太医赶来,你就别瞎折腾了,好好养伤吧。”

  “对对对,小姐先去看大夫,你看你都残了,有什么比身体重要。”左贡和绿芽也在一旁附和。

  “行,我自然要去看大夫,不过今天的新品发售会也不能终止,我费了这么多功夫,可不能赔了夫人又折兵。绿芽你们几个和掌柜们继续主持销售活动,左贡你送我去医馆,至于你们三个……”

第2卷 第134章:倒霉的是她(3)

?Y瓕TEWz?v鯚c?_峎Ke&am4{嵵d兆炧譽臯w X哅j"0兓4猊db澵-=T6贺]CR%`盭]Ytr#e?9:?Y昺瓺"Y?'泞?LY4ZYozzYl赮傟Y<K篩Z害?谏歒煭Y爉Y82Y姖湥 %惿廿(樑讵亿S#獇,玬Z漖ケ尣UZ?俅嵸=峑赬
Z?灛Y}蠷表?!V1b*骡+岲獵??\?櫚困??s;R?[+??\僙鈮珇J躋┛e?容?]曗墼\B?檐欓垡?捉芤澭 #撉鍣9咬瓓寒z]賶輮 躪%浵澻?掭e苡?鄊^蒑*?菥M蕃]挹(蛞^?蓍哲阤藜掮喉呡体亠U]缤搛?--$肉?楸グ,朱(鼄营騔,Ac覫?柸_]-?雅帻N%赎.A娤啢>- 嗋鄴?^?謃>檄+aFaF?6?︵?~`?va禶蜹a F?>?漆抖 ??#︵bv??怨?0)嫓櫚??+栣睸幞椲#,凭1~.Fc0N捦??c?惝K?Ii?汊<誧9詈:2勆c[?粓>?ud&筲EV憬?2.洴戜8稖J竟K 潴 J鎐P>d甅銻捭9FeH?bLDr#氧$<z堤悡@涘sr?&.簩]?黨淶譀1"a娴J5jQf ?Y6f蚀d?ajuf(鉅hv0n?o頴釨fi捩e铈[齠Z?u'j.gw>鏦
g[F2r甊s炬p鎵彗R辨gN鐀fg'?尦嵰2=猔b摶8?懟SO\h䦂6裁痡;疯42婃h{V[h戹j籬?i惈h,??墝vi嶸闇弸笐????暃??闅薷橚稛62?j诫ifc涵c訹竞?/藍LD??;?U突晔??k旙j?kC挪敝缯2k秐⑧鹙o黅?幏鎆璌酮F2蛺焊鲭段肜^肓瀔喇k獮T?靆嶂j蹝棡溚黄N居?讳?夓迢P=?堌櫹喂蒄継?掀煊m [襳ブ忐雔ロ譮逖f鑇薯?硐漫X铌鲪ms)?-?羉礤>益鎚h敞?豘Q@?娟隢4!凾2愁琉N橆&o???飵5??b緒J镢?*鱺>?禳孙鷨稔n"簦o鄦眸瘗?k铫f鸲vp3@嬥宙
辋繤V蜜竝I?:嶔%?o晙錅?穚酸煌啘?qw?骶栲?讞迬G 菚譹Z舙??唏讽T蓾 7馤\?o?OrGc?r*r/r)寯z揇d?(C乴?磕 B?/?s2稨J<)4?3\?7縮B\I:鱘>/蒙萻@?A桭9?=t@?_?蟁7wt8噒;\tCO?雜?鬒唧J飔L??盡T?6?-姂H跷$?D<Y釩4E數R猽n湫鮍匁 ?>踭u`_?羥愐

第2卷 第135章:使奸计(1)

  然后悲戚抽泣起来,“我好惨啊~~~为了救你们我舍身取义,做了你们的肉垫,因为救了你们害得我断了手断了脚,现在已经是三级残废了,可是你们把我弄成这样,就想拍拍屁股走人,还有没有天理啊~~”

  “我不过是叫你们去站站,又不用你们干什么,呜呜……你们都不愿意~~我的手,我的脚,你们为啥那么傻,救了三个没良心的白眼狼,干脆残废算了,咱们吃一堑长一智,以后再也不做这种傻事鸟~~”

  三位皇子抚额头痛不已,威逼不成她就来苦肉计,她这样乱嚎,搞得周围的百姓还以为他们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

  什么形象都丢尽了。

  这个女子如果不答应她,估计一会儿又不知搞出什么花样。

  “二哥、三哥,不就是站一站么,有什么大不了,男人大丈夫敢作敢当,既然刚才说赔偿她,那就答应了吧!”

  萧羽首先受不了金萝萝的痛诉指责。

  “虽然难度大了点,不过到底是金小姐救了咱们,咱们也不好让她伤心。”萧衍道。

  即使金萝萝是误打误撞救了他们,不过到底受伤是事实,现在她那么痛苦,再打击她好像太不人道了。

  “你们……哼,去就去,不就是站在那里,本王怕了你得了吧,不准再诽谤我们的声誉。”

  萧澈见两兄弟都被金萝萝说服,虽然心有不甘,但也不能显得自己气量太小。

  就当偿还她这次受伤的事吧。

  金萝萝立即一改伤心表情,眉开眼笑:“各位大神,这次就拜托你们了,务必把今天要出售的衣服全部销完,完成任务,我请你们吃饭哦!”

  “每次你都拿吃饭打发我们,就没有点其他新鲜的东西。”萧澈鄙夷哼了声,率先昂首挺胸走了。

  萧羽把金萝萝托付给左贡,嘱咐他好好带金萝萝去诊治,才跟着离开。

  左贡抱着金萝萝上来舒服的马车,一放下帘子马上来了句:

第2卷 第136章:使奸计(2)

  左贡抱着金萝萝上来舒服的马车,一放下帘子马上来了句:

  “小姐别装了,王爷都跑光了。”

  “嘻嘻,死小子被你看出了。”

  金萝萝在华丽马车里装了个软榻,兴奋在上面打滚。

  “除了几位皇子不知道,咱们家谁不了解你的性子,若真是断手断脚,你还不闹翻天,把他们丢到水里喂鱼。还能见到他们安然无恙,就说明你根本没事,就是想再坑王爷们一把。”

  “小子跟着本小姐在商场打滚,越来越醒目了。我是万年好运专业户,雷都劈不死的人,怎么会这么轻易负伤。哈哈,这回还不把他们骗到会场去帮我免费做宣传,谁有我金萝萝这般牛B的手腕,连皇子也得心甘情愿为我当免费模特。”

  “左贡,今天以后咱们的香萝儿服饰必定销量翻倍,你得好好吩咐绣坊的掌柜大扩展,找多点人手加快生产,咱们不止要把京城这个市场吃透,还要把魔爪伸向全国,让服饰业成为我们金家的龙头企业,我们的目标是出云国人人都穿上香萝儿服装。”

  金萝萝已经兴奋筹划着未来的蓝图。

  左贡听了也热血沸腾,心中有种极度的自豪感,果然是跟着好领导才有肉吃。

  “小姐,这目标好,咱们今年是不是又要加薪了,”

  “当然要加,只要你们顺利完成今季业绩,薪酬立即翻倍,干得好的我金萝萝绝对不会亏待你们,把消息放出去,让兄弟姐妹们都高兴一把,提高他们的工作干劲。”

  虽然金萝萝是黑心老板,但是也知道员工是第一生产力。

  所以她定下的薪金是这个行业最高的,也因此吸引了不少人才加入她的商铺,使得整个团队充满生命力。

  “谢谢小姐,他们一定高兴死了,咱们的薪酬是同行业的几倍了,现在朱九店铺的好多绣工都想加入我们,他气得跳脚。”左贡喜滋滋道。

  “朱九算什么,只要我金萝萝一出手,谁与争锋……”

第2卷 第137章:使奸计(4)

  “朱九算什么,只要我金萝萝一出手,谁与争锋……”

  金萝萝嚣张举高手做加油姿势,谁知乐极生悲,只听见“咔哒”一声。

  马车里立即诡异静下来,金萝萝与左贡大眼瞪小眼。

  “你咔哒什么?”金萝萝瞪着他问。

  左贡好冤枉:“我没有咔哒啊,好像是从小姐你的手那里发出来的……”

  他颤悠悠指着金萝萝举起的手。

  “是我的手咔哒,不是吧~~”

  金萝萝看着自己垂下来的手腕,怔了许久,等到一阵痛楚袭到手腕,她终于发出鬼哭狼嚎的尖叫。

  “痛死我了,这回手真的断了,断了~~~”

  这回的尖叫真实得很。

  左贡感叹,小姐果然是缺心眼呢,反射神经比恐龙还长,那么久才知道她的手折了。

  …………………………………………………………………………………………………………………

  新品发售会安排在城东一处广阔的场地上。

  由于神秘嘉宾出云三皇子的降临,引爆了众京城女fans的热情,偌大的广场围得人山人海。

  买衣服兼看偶像的人潮越来越多,香萝儿店铺的员工都忙得昏头转向。

  萧澈、萧衍、萧羽被严密保护在搭建的舞台最高处上。

  在台上站得玉树临风,正好契合今次新品的名字“玉树临风”系列男装。

  一个穿着黑衣清冷邪魅,一个穿着紫衣优雅大气,一个穿着白衣灿烂阳光。

  看得台下的京城少女眼花缭乱,特别是那紫衣皇子偶然温柔一笑,差点让她们兴奋得昏过去。

  还有那如同朝阳般的皇子,不时向她们飞来几个媚眼,把她们电得昏头转向,一高兴就买了一大堆衣服。

  那个浑身散发这冷气的天然冰块男,虽然不及其它两位受欢迎。

  但是他别具一格的冷艳气质,也俘获了一众喜欢邪气美男的少女芳心。

  反正萝卜青菜各有所好。

第2卷 第138章:好感排行榜(1)

  反正萝卜青菜各有所好。

  而这三个性格各异,魅力不同的皇子正好满足了所有女性的需求点,把她们一网打尽。

  而男人们看到皇子身上的玉树临风系列穿得那么帅。

  女人都为他们痴迷,更坚定要效仿他们的决心。

  所以这次新品销售活动是前所未有的成功,喜得几个主事的掌柜笑得见牙不见眼。

  小姐太强悍了,居然出奇制胜,把三位皇子拉来当模特。

  “那个……三位王爷,销售活动也差不多了,你们可以在这些衣服上签上大名,然后就可以离开了。”

  右寿恭恭敬敬捧上十套漂亮的衣裙。

  绿芽早就吩咐人磨研好墨汁,捧上三套文房四宝,摆在长桌子上,一律排开衣服。

  “签名,在衣服上签,那还能穿吗?”

  萧羽对此感到极其纳闷。

  虽然他保证自己的字龙飞凤舞,但是怎么也契合不了这些红红绿绿的女式衣裙。

  简直是画蛇添足,这样穿出去不会不会笑死人吗?

  他想象一下在路上刚好遇到买了他签名衣服的人,胸口上写着萧羽两个大字,别提多别扭。

  而且她到处走岂不是让他芳名远播。

  “嘻嘻,四皇子你开什么玩笑,能够得到你的墨宝,哪个女孩不高兴得昏过去,哪里舍得穿在身上,早就放在神台上供奉起来了。这些衣服就是珍藏版,没有人会拿出来穿的。”

  “那么夸张,这又是金萝萝想出来的卖点,鬼主意真多!把我们利用得彻底了。”萧澈轻哼一声。

  大笔一挥,在十件衣服上签上自己的名字。

  萧衍也好笑摇摇头,随意用柳体写上自己的名字,清秀如柳的字倒也衬着飘逸的裙子。

  “既然是要留下大名,得玩些花招。”萧羽对签名很敢兴趣。

  兴致勃勃提笔在裙摆上提了些诗,有些则画了些应景的花鸟画,很有趣味。

  萧羽别具一格的签名立即受到大众热烈的追捧。

第2卷 第139章:好感排行榜(2)

  萧羽别具一格的签名立即受到大众热烈的追捧。

  那些痴迷四皇子的女孩纷纷继续抢购衣服,争取前十名,以便获得签名。

  红叶、右寿他们这些仆人都把这一切看在眼里。

  对四皇子殿下好感度直线上升,对三皇子殿下的好感则是飞速下降。

  于是在他们眼里三位皇子的评分:萧羽>萧衍>萧澈。

  三皇子殿下不知道他在金萝萝家人中的印象分已经跌到历史新低了,四皇子也不知道他已经成为金家全力撮合的对象。

  “把这些衣服都给我包起来,我全要了。”

  一队佩刀侍卫开路,丫鬟众星捧月的队伍杀到最前面。

  走在最中间的女子浑身矜贵,头上插几把玉扇子,颈上围以金项圈,俏脸扬着一抹骄横。

  一看就是不好惹的千金小姐。

  “不好意思,小姐,这些已经被那位小姐买下了。”

  绿芽指着不远处正在挑选衣服的华丽千金小姐。

  “我出两倍钱买下,你不会不卖给我吧?”那娇蛮小姐财大气粗道。

  两倍钱?绿芽立即两眼冒金星,天降横财啊,怎么不卖,立即就卖了。

  绿芽刚想答应,旁边的红叶立即拉住她,在她耳边叽咕。

  “傻丫头,别乱来,小姐说过做生意最重要的信誉,即使赚再多钱丢了信誉以后就很难混下去。何况,你看这两个女人都不是省油的灯,我刚才听别人说那边的侍女说那个女人是杨丞相的女儿,而这一位看她整身的行头,来头也肯定不少,咱们得罪不起,让她们自己狗咬狗骨头,谁赢了,咱们就卖给谁。”

  绿芽惊讶:“红叶,你丫的,啥时候变得这么奸诈,简直像小姐附身了。”

  红叶笑吟吟对那骄横女子说:“不好意思,咱们做生意的讲究原则,谁先到谁先得,不如你先那位杨小姐打个商量,她肯让给你,我们就卖给你。”

  ……………………………………………………

第2卷 第140章:火爆郡主(1)

  红叶笑吟吟对那骄横女子说:“不好意思,咱们做生意的讲究原则,谁先到谁先得,不如你先那位杨小姐打个商量,她肯让给你,我们就卖给你。”

  骄横女子立即蹭蹭蹭走到杨若瑶面前,一看她那张脸就笑开花了:“啊,我还以为是谁,原来是杨大姐,你都一把年纪了,还装什么嫩,学人家小姑娘买潮流新装,再打扮还是嫁不出去的老姑婆,呵呵……”

  杨若瑶被她一番明目张胆的讽刺气得脸色都白了,手指僵硬在正挑选的衣服上。

  偏偏她句句都戳中自己的死穴,都不知该怎么反驳她。

  “慕云郡主,我喜欢买什么与你也无关吧!”杨若瑶忍气吞声回答。

  慕云娇笑甩甩头,姿态十足蛮不讲理:“怎么无关,就剩下这些衣服,你买了本郡主我就不能买,我买不到就拿不了羽哥哥的签名,难道你想和我争?”

  杨若瑶低声服软:“明明是我先来,当然该卖给我,郡主你不要这样不讲理好不好?”

  慕云看她那副娇弱备受欺负的模样,就气得牙痒痒:

  “本郡主对谁都讲理,就是对你这个贱人不想讲理,在本郡主面前你就别装可怜了,本郡主见了就想抽你几刮子。”

  “郡主我从来也不曾得罪过你,为什么你要对我心存偏见,每次见到我都要大吵大闹,你不觉得这样有失身份吗?你是个金枝玉叶的郡主,这样像泼妇一样骂街,怪不得四皇子殿下不喜欢你。”

  杨若瑶眼底闪过一丝恨意。

  对这个娇蛮的慕云郡主,她早就恨不得把她的嘴巴撕了。

  无奈她父王慕郡王身份贵重,连皇上也给他三分面子,自己哪里敢得罪她,一直以来只能忍气吞声。

  不过这次倒是可以借萧澈的手教训她,这个蠢丫头和她那死去的姐姐一样愚蠢。

  和她玩心计,还嫩得很。

  “你敢骂我泼妇,你这个死贱人。”慕云郡主性格火爆,就像鞭炮一点就着。

第2卷 第141章:火爆郡主(2)

  “你敢骂我泼妇,你这个死贱人。”慕云郡主性格火爆,就像鞭炮一点就着。

  完全不顾这里是什么地方,冲过去爽快利落甩了杨若瑶一个耳刮子。

  清脆响亮的啪声,顿时周围都静下来,纷纷转头看着两个女人的闹剧。

  杨若瑶秋水般的眸子立即蒙上了水珠,眼泪像断线珍珠滚下来,小声抽泣,令见者动容,闻者恻隐。

  围观的人都对慕云郡主不断指责,对杨若瑶的遭遇表同情。

  连那边正在签名的三位皇子也被这里的热闹引过来了。

  “若瑶,你怎样?还痛不痛?”

  萧澈走过来一看杨若瑶半边脸都肿起来了,顿时心痛不已,握着她的肩膀抚慰。

  同时又对慕云怒斥:“慕云你怎么可以随便打人?”

  被萧澈怒吼,慕云顿感委屈。

  “打就打了,她还打不得,我早就想打歪她的嘴巴,这个贱人敢害我姐姐,还装可怜,姐夫你怎可以这样维护她?”

  见慕云提到自己死去的五王妃,心中多少有些愧疚,口气稍微和缓下来:“慕云,你不要无理取闹,你姐姐的死与若瑶无关,你不要自己整天疑神疑鬼,听了小人谗言就捕风捉影。你姐姐会死都是因为我,如果当初我极力反对娶她,她就不会有事。”

  “我才不是无理取闹,为什么我姐姐和你四个王妃都会莫名其妙的死掉,肯定是这个女人妒忌,所以暗中下黑手,我迟早会找到证据的。”

  “够了,慕云,你再胡乱说话,我对你也不会客气。”萧澈看慕云越说越不像话,心头火起,语气也不耐烦了。

  杨若瑶摇摇头,拉拉萧澈的手,劝他不要生气。

  ……………………………………………………………………………………………………

第2卷 第142章:火爆郡主(3)

  杨若瑶摇摇头,拉拉萧澈的手,劝他不要生气。

  “算了,澈,我明白慕云郡主的心情,她那么喜欢她姐姐,而五王妃还是逃不过劫数,她心里难过,想要找个发泄的地方,我能体谅,我不会怪她的。”

  慕云一看更气了,姐夫分明是站在她那边,一点也不相信自己的话。

  “别惺惺作态,我才不用你可怜,你等着瞧,我迟早会揭穿你的真面目。”

  萧羽本来看见慕云郡主就觉得头痛,闪入人群中想躲开她,没想到她却和三哥闹起来,一看势头不对劲,他立即跳出来。

  “慕云,好了好了,你来这里不是为了吵架的吧?来来来,羽哥哥送你几套好看的衣服,消消气然后回王府去。”萧羽捧着一套签了自己名字的衣服,送到慕云面前。

  慕云一看是他,又欣喜又觉得委屈,刚想接过他的衣服,想起他对那个杨若瑶也有好感,顿时更气了。

  “不要,羽哥哥,你也偏帮那个狐狸精,她那么坏,你们为什么都看不到。你们一个两个都喜欢她,为什么你不喜欢我,我对你那么好?”

  慕云越想越委屈,狐狸精有什么好,姐夫一心向着她也算了。

  羽哥哥居然也帮她,就没有人帮自己,孤军奋战的滋味真难受。

  萧羽头痛了,这个慕云一向娇蛮,不知为何看上自己,然后天天满京城的追着自己跑,像个牛皮糖,怎么也甩不掉。

  虽然自己不讨厌她,不过他一直只当她是可爱单纯的小妹妹,扯不上男女之情上去。

  对她的蛮不讲理,萧羽也很无奈:“慕云,凡事都要讲求证据,你这样不分青红皂白就说她害了你姐姐,谁能相信。”

  “我说了我会找到证据的,只是时间问题,你们等着瞧。”

  “好好好,咱们先不说这个,你不是一直很喜欢香萝儿的衣服,我帮你挑几套漂亮的,走吧!”

  这种场面闹下去,只会对萧澈和慕王爷的声誉不好。

第2卷 第143章:蛇蝎美人(1)

  这种场面闹下去,只会对萧澈和慕王爷的声誉不好。

  萧羽只能牺牲自己,生拉硬扯把慕云拉走。

  ……………………………………………………………………………………………………

  刚才慕云的话不知为何在萧澈心里投下了一道阴影。

  想起慕云的姐姐以及自己死去的王妃,萧澈不期然想到金萝萝,她也会莫名其妙死去吗?

  他不寒而栗,想到她会死去,他心奇怪生出阵阵痛。

  难道自己不知不觉对她已经有了感情,不可能,自己喜欢的人是这个杨若瑶才对。

  他赶忙把自己荒唐的念头赶出脑海。

  “若瑶,你怎么会来到这里?”萧澈略微皱眉。

  他不喜欢大家闺秀和那些京城女子一样到处抛头露面。

  若瑶是个识大体的女子,一个丞相千金怎么也庸俗跟来凑热闹。

  杨若瑶一听萧澈语气不悦,立即低声道:“很多天没见你,我想你了,听说你在这里就巴巴跑来见你。又听说要买衣服最多的前十名才能得到你签名的衣服,我只好傻傻的去买了很多衣服,没想到刚好遇到郡主,又让你为难了,对不起,澈。”

  “为了要我的签名你就买了那么多衣服。”

  萧澈看到她身后一群奴仆捧满手的衣服就生气,这不正中了金萝萝的下怀吗?

  让她赚得盘满钵满,气煞人鸟。

  杨若瑶口气中不免得上醋意:“当然,我才不愿意你的墨宝落在其它女人手上。”

  萧澈听了却皱起眉头。

  “我的墨宝落在其它女人身上又如何,若瑶我不喜欢你像那些小女人一样爱吃醋,我身为皇家弟子,多妻多妾那是理所当然的,你一向识大体,能忍得下那些女人,为什么现在连这些墨宝的忍不了。”

  杨若瑶气息一滞,心口隐隐作痛。

  即使他喜欢自己,可是这种爱也是有限的,他同样不会为了自己放弃其它女人。

第2卷 第144章:蛇蝎美人(2)

  即使他喜欢自己,可是这种爱也是有限的,他同样不会为了自己放弃其它女人。

  以后自己当了他的正妃,只怕他一样要娶进其他侧妃,自己只是在他心里地位更高一些而已。

  不过男人谁不是这样,谁会一心一意对待一个女人,数遍这个出云国,哪个男人不是三妻四妾。

  他们根本就不可能只有一个女人,而萧澈更不可能,他有野心,为了前程为了拉拢臣子,他需要政治联姻。

  无关爱,利益需要而已。

  也许自己不应该计较那么多,自己只要在他心中比其他女人占据最多位置就行了。

  没有女人可以爬到她头上。

  “澈,我知错了。我也没有吃醋,只不过喜欢你的墨宝,所以想收藏而已。你从来都没有给我写过情书,我连你的一个字都没有得到过,难道这样也不行吗?”

  自己连他的书信都没曾得过一封,她明白萧澈不喜欢写那些黏黏呼呼的东西,所以她可以不介意。

  但是他居然为了金萝萝出来助威拉拢客人,还亲笔在十件衣服上签名。

  他不是一向不屑于这些事吗?

  为了什么为了金萝萝可以做到这种程度?

  她不由得心生危机感,特意想前来会一会金萝萝,没想到金萝萝却不在,反而碰上了慕云那个傻丫头。

  “你喜欢,那这十件衣服就给你吧!以后不要再来这些混乱的地方,幸好没闹出事来,你是相府千金,平时也不该跑出来抛头露面。我送你回去。”

  萧澈扶过杨若瑶,上了马车,一直把她送回丞相府才离去。

  杨若瑶自从萧澈离开后,立即冷下了脸,默不作声走回自己的闺房,坐在窗口上发呆。

  “小姐,这些衣服怎么办?要放入柜子里吗?”

  贴身丫头看着一大堆衣服,愁坏了,这么多一个月轮着穿也穿不完。

  “全部撕烂再丢掉。”

  杨若瑶冰冷的声音中含着一股怨气。

第2卷 第145章:五角恋?

  “全部撕烂再丢掉。”

  杨若瑶冰冷的声音中含着一股怨气。

  金萝萝的东西,她杨若瑶才不会要,不但不要还要毁灭。

  丫鬟大惊,这么多衣服,即使小姐不穿也可以赐给下人,丢了多浪费。

  不过她却不敢违抗,抖着声问:“那王爷签名的那十件呢?”毕竟是王爷亲自提笔签下的名,这些该保留吧。

  “一起掉丢。”杨若瑶声音更阴寒。

  求来的东西她也不会要,即使那是她最渴望得到的字,何况这些签名本来就是金萝萝让他签的,她才不想领她的情。

  她想要的会通过自己的手去争取。

  …………………………………………………………………………………………………………………………

  “打探清楚那个男人是谁了吗?”

  金萝萝脚上、手上打着绑带,像个石膏怪人坐在软椅上。

  侧着被砸歪了的脑袋,正在看前几天的有关新品发售会的总结。

  不过百忙之中,她还是抽空让右寿去打探那个船上的神秘男人是谁。

  越是神秘,越是引起她金萝萝的想揭开他真面目的欲望,射得一手好箭,还有那么厉害的嘴皮。

  最最重要的是敢在她金萝萝手上占便宜,他是第一人。

  就这样败在他手中,十万个不甘心。

  右寿摇摇头:“小姐,那男人的身份查不到,我利用关系问遍了码头的人,只说那个船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出现在湖上,特别是喜欢在晚上出现。看那船应该是京城里有头有脸的人才能拥有。”

  “这么神秘?这是我生平遇到第二个敌手,可是我连人家的脸都还没见到,真挫败。”

  金萝萝咬着笔头,想起那人如蓝莲花般纯美的声线,话中的恶劣却气死人不偿命。

  典型就是腹黑教主,而且很具有欺骗性的那种,就像漂亮的罂粟花,很美很诱人,而内在却藏着勾人的毒性。

第2卷 第146章:五角恋?(2)

  典型就是腹黑教主,而且很具有欺骗性的那种,就像漂亮的罂粟花,很美很诱人,而内在却藏着勾人的毒性。

  她对这一类型最没辙,但偏偏这一类人最能激起她的战斗心。

  在现代被腹黑王苏默踩在脚下,这一世绝对不允许同样的情况出现。

  她一定要打败他,让他对自己俯首称臣。

  右寿见小姐眼睛闪闪发亮,里面载满斗志,就知道小姐是要扛上那个神秘公子。

  “小姐,我真怀疑你有受虐倾向,招惹的人一个比一个厉害,而你却越发有斗志。我觉得这个神秘人不简单,咱们还是别去招惹好,毕竟你一个女孩子,被皇家知道了你和那么多男人纠缠不清,恐怕不好。”

  “切,不是我去招惹他,而是他来招惹我,何况都招惹上了现在说什么都迟了,即使我对他没了兴趣,他对我照样有兴趣,照样不会轻易放过我。至于和很多男人纠缠不清?死小子你这是啥意思,你小姐我是朝三暮四的人吗?”

  金萝萝一支笔杆戳中右寿的头,气哼哼道。

  右寿顿时左闪右避,还是被她戳中,小姐太奸诈了,老是戳人,戳坏他的脑袋娶不到漂亮老婆怎么办?

  “可是你看你的身份是三皇子未来王妃,偏偏和二皇子、四皇子那么熟稔,二皇子就算了,那个四皇子分明是对你有意思,小姐一脚踏两船不太好吧,你能同时啃得下他们两个吗?不要最后弄得大打出手,那就惨了。”

  右寿天马行空想象着:“最后,皇帝老头会说你红颜祸水,害了他的儿子,然后把你咔嚓掉,对了还有那个东方泓,再加上神秘公子,这就是华丽丽的五角恋啊,多么悲戚的五角恋!小姐你不会被撕成四块,每人一块吧。”

  “没看出右寿你这么有想象力,你干脆去写小说好了,我保证你的书必定销售过万。”金萝萝又戳他的脑袋,这个小子脑子思想不健康。

第2卷 第147章:五角恋(3)

  “没看出右寿你这么有想象力,你干脆去写小说好了,我保证你的书必定销售过万。”金萝萝又戳他的脑袋,这个小子脑子思想不健康。

  “五角恋?我还五角大楼呢,我和二皇子那是惺惺相识,和扫把星那是相看两相厌,和四皇子那是革命情意,和东方泓是合作伙伴,至于和神秘人那是棋逢对手。”

  金萝萝高傲扬起下巴:“我金萝萝是什么人,想得到本小姐的芳心,不止要有才有貌,还要风度翩翩,温柔体贴,对我惟命是从,并且符合四项基本原则:上得书房,下得厨房,出得厅堂,上得了床……”

  “小姐,别说了,求求你。”右寿猛向金萝萝打眼色。

  可惜金萝萝沉浸在理想男人中不能自拔,还惆怅的感叹:“若真是有这样的男人出现在我面前,本小姐二话不说,立即红杏出墙,什么皇子王爷,全部滚一边。可惜可样的男人哪里找,最有可能是去坟墓里挖一个,唉唉唉唉……”

  “金萝萝,你敢红杏出墙?还要本王滚一边去。”

  一声怒喝从门口飘来,震得花瓶也抖了几抖,来人正是萧澈、萧羽。

  金萝萝被这声震耳欲聋的怒吼,吓得差点翻了落地,心有余悸拍拍心口,然后气恼抬起头瞪着萧澈。

  “死扫把星叫什么叫,不就是想象下么?难道我连想象的自由都没有,谁红杏出墙了,有本事找个证据来解除婚约,我求之不得。”

  一番话把萧澈气得无话可说,他还真管不了她,不过听到她说那些择偶条件,就觉得可气。

  她的要求还真不少,上得书房,下得厨房,出得厅堂,上得了床。

  上得书房,出得厅堂就算了,她还说什么下得厨房,君子远离庖厨,怎么可能有这样的男人。

  最可恨是她居然要求男人上的了床。

  她一个没出阁的女孩子家,连这种话也说得出。

  而且她还扬言要红杏出墙,根本不把他这个未婚夫放在眼里,能不气死他吗?

第2卷 第148章:你们难道来找茬(1)

  而且她还扬言要红杏出墙,根本不把他这个未婚夫放在眼里,能不气死他吗?

  从没像今天那样被这个女人气得爆炸,而且一种难以言说的气闷徘徊在心口,让他觉得苦闷。

  “你休想,除了做我的王妃,你别无选择,除非你想全家给你陪葬,我想你也不会蠢成这样吧。”他冷声威胁。

  金萝萝切了一声,满不在乎回答。

  “威胁女人算什么,有本事你让我心甘情愿嫁给你。你以为娶了我就能控制住我了,我老实告诉你我金萝萝天不怕地不怕,遇神杀神遇佛杀佛,绝对不受人威胁。你狠,本小姐比你更狠,大不了咱们一拍两散,再来个玉石俱焚。”

  为了加重自己说话的重量,金萝萝特意狠狠一拍桌子。

  结果她忘记了自己残了的手,华丽丽的气势就变成了一声惨叫“嗷~~”

  萧羽刚才还在对两人有趣的对骂好笑,一见到金萝萝要往桌子上拍,都来不及阻止,那丫头就拍得自己哇哇大叫。

  他顿时没好气冲上去,托着她的手,心疼道:

  “萝萝,你能不能别那么莽撞,每次我发现你嚣张过后结果就会倒霉,你也不吸取教训,看都伤上加伤了,怎么这么大个人都不懂得爱惜自己,怪不得你要找个上得书房,下得厨房,出得厅堂,上得了床的男人。你根本就不会照顾自己,所以想找个能照顾你的男人吧!”

  “我气急攻心,哪里想到自己的手残了,下次绝对不会出现这种不华丽的杯具。”

  金萝萝觉得萧羽说得也有道理,自己好像真的每次嚣张完就倒霉了。

  典型是乐极生悲的景象,上天就不让她潇洒到底,搞得她那么窝囊。

  刚才反驳扫把星那句话多有气势.

  如果没有最后那声嚎叫,绝对会把扫把星煞住,看他还敢不敢小瞧她。

  “我看你性格就是这样大咧咧,以后也不见得好到哪里。我刚才想了想,觉得自己还挺符合你四项基本原则,你要不要考虑下我。”

第2卷 第149章:你们难道来找茬(2)

  “我看你性格就是这样大咧咧,以后也不见得好到哪里。我刚才想了想,觉得自己还挺符合你四项基本原则,你要不要考虑下我。”

  萧羽第二次真情告白,用着半开玩笑的轻快语气,心里却满怀期待。

  金萝萝呆滞了下,X光眼上下打量萧羽。

  身为皇子当然是上得书房,容貌长得帅气自然也是出得厅堂。

  至于上得了床嘛,听坊间小道新闻,他还算个风流种,由此看来那方面应该也不差。

  这三项她倒是相信他具备,不过打死她也不相信他会做饭。

  做饭这种超高难度的事,连她这样的强人都不会,他怎么可能会。

  想坑她金萝萝入瓮,没那么容易:“虽然我不介意红杏出墙,不过当着你哥哥的面,不太好吧。你看他的眼睛都快喷火了,你撩起他的火,得负责灭火,不关本姑娘的事啊~~”

  于是萧羽皇子第二次告白华丽丽被无视了。

  萧羽只觉得一腔热情化为流水,偏偏对着她那无辜的面发不出脾气。

  他不禁悲哀,为啥他爱的人不鸟他,他不爱的人像牛皮糖粘着他。

  真不是一般的杯具。

  “你们玩够了没有,还当不当我存在?萧羽我是你哥哥,金萝萝我是你未婚夫。”萧澈连气都发不出了。

  每次和金萝萝一斗嘴,他就发觉自己性格里的不冷静因子就会被她全部激发,并且迅速升级成燎原大火,压都压抑不住。

  金萝萝她就是有这个能耐让自己气得爆炸。

  “知道了,知道了。一天你要提多少遍,烦都烦死。你们不是故意上门来找茬的吧,我可是伤患,而且是因为你们受伤的,伤患最大,你们怎能来气我。”

  金萝萝故意扬扬打着石膏的手,证实自己是名副其实的病人。

  言外之意:本小姐是伤患啊~~伤患明白不,那是要受到春风般温暖的对待,你们一个两个都得好好侍候本小姐。

第2卷 第150章:你们难道来找茬(3)

r樐4M逯'蘠
厪T?烮a
i?瘔蚻js涇歃7?蝡妔滀,?蠅蝨猻濎l??蟲蕇烎=飰蟶阺燑歆? 衻
t?-ˋ娦?t?m–
褕Jt?E棑藾f簪悫G?歅V陹}$??7D??=l*腂忭Rさ?1izO??bT):?P鉡%讶@虪'Κ窑T擝堘?齅h蜹y?藶'鸖U}ut糡朠馛Tぅ?<Vei腾?|飫+;#?1蝩>?⒙v倏3?|丢N轅壇?瓻儭蕍鼊焎鼎?E ?蛄蒤/$>?鉵(睈E/徾kg譒鼧?}M
譞D聜弽Y9銺乙╗緁6雚"n7&.薘?竇)鐪跀灾 砇z莁Hj]╕拀4B?*?tb剓Z?73t?,MZ籝Y.汉憺u猿?z鍅,龞?签硊E??箶耚浬1I8剶u恵`?抳甃?鍞月袙& 懏阔蚸??zU娫 §噏?溆爴潛lE ?记瑎悭嵙\?餫晹?_馗.YjX度衂;;柍嗙<?[蕑D?a竘0L&/?縹nv曥琫〨╟f屠q龗b5e迶粮婸錴?7?[?薜?騛N?銛/糧 ??n賔櫰nA@屐狐8鷲w^=搐xL?MQ?k謂{k)?1騟徺- 乹?"蔐[骾9熿维?溺.?颊鉙=? yT闍廊?鄄p 迗m豧萄X 佫&O5WU?5TH瀀l氷B5嬰颏葓Lり\WZ??蟰藭堙<?袺R?joD謎?e?潢鷅??裭勢?*冠?4颾W啪nZ2攄t/嬘
秭z溨i寚<T?錥tU鉶蒎K哄?i?x璿?\筠TR崏7'埣dZ?嶳tza?D塬 禢ox93悠?JW?蛃У70[Z輫?X"穋皽|?-?$?帉^蛺??到 ?O]$X硃}餅.巙矏鶮垀/=T)单馶ㄈ醂X蹢t十 傖U楿3墆橁焼??aJY冺j?+?樽玕W憲罠 .^蕦=鹾鼦fe?:&臙閜B^菅椷~t廵螛<墄[?g鐐脭砱軹馥j邽啫乾?浰I'轈源鑻u/
篬鏢耝^??"屣'3邋???s盷螦x镶?W?O?=C]揹bsvBkx瘩HJ哘蟬7貂?5e{襋m芕{?YVCyN?菅Hi譸恟黈u髵L?覽烙襌剦?<A仌Tn?闪;j?*??`Z?蕛l?絈仌扐曶睞7?6k萶?%蔆H7hcQg砪??賏洇!jw?U?? ?b?+%?{?U矲vLR捶亷鬧醚s傭D5?!?\1嘾謟?塒#L幉D?E?5欂G喠2倶2y?W"^?]皶+f/滓

第2卷 第151章:你们难道来找茬(4)

  她就是要气死扫把星,一个外人也敢对她的言行举止指指点点.

  她老爹都不敢,什么时候轮到他来管自己,他以为他是谁。

  金萝萝长叹一声,目光分外怜悯看着萧澈,里面充满同情的光芒:

  “你这样想只能说明你肤浅,唉扫把星你真可怜,我也不想打击你,但是你的审美观实在……庸俗得让我难以忍受,像你这样只看外表的男人永远不能找到真正的美女。告诉你一个真理,女人因可爱而美丽,不是因美丽而可爱。”

  “所以即使不漂亮的女人也会有她可爱的一面,相反美貌绝伦的女人也有她丑恶的一面。不过以你的目光,必定能找到个外表美丽内心丑陋的蛇蝎美人,那样才能配得上你的独特个性嘛!”

  金萝萝见萧澈越听越脸色发青,忍不住掩嘴偷笑,爽呆了,想人身攻击她金萝萝,她可不是任人搓揉的软柿子。

  也不想想她金萝萝是什么人,有仇必报以牙还牙的最佳代表。

  萧羽见到萧澈在金萝萝手中吃瘪,心里大感痛快。

  不过这丫头平时虽狡猾无良,不过有时说出的话却很一针见血。

  那另类的见解比京城的小姐深刻多,真不知金牙胖子是怎么养她的,养出这样一个刁钻可爱的女儿,脑袋里奇思妙想层出不穷,次次都令人惊讶。

  “呵呵,萝萝你说女人因可爱而美丽,这句话我绝对赞同,男人若因美貌而爱一个女子,当更美的女人出现,他的爱立即就变质,用美貌换来的爱不会长久,只有男女间心灵契合,无论时间或距离都不能割断他们的爱,这样的爱才会永恒。”

  萧羽心里苦笑,他什么时候才能和金萝萝心灵契合,让她明白自己的心意,并以同样的情意对待自己。

  自己这一头已经陷入情网,她那边还懵懵懂懂,这丫头真的知道爱是什么吗?她眼里只有生意和钱,脑子里堆满的都是赚钱的法子。

第2卷 第152章:你们难道来找茬(5)

  自己这一头已经陷入情网,她那边还懵懵懂懂,这丫头真的知道爱是什么吗?她眼里只有生意和钱,脑子里堆满的都是赚钱的法子。

  就没有留一点空间去恋爱,这样下去可不行,只有他单方面作战,又拿什么去和萧澈争。

  得主动出击,发挥死缠烂打的本事,让金萝萝不能忽视自己,然后渐渐进驻她的心。

  金萝萝喜悦瞪大眼,赞同拍拍他肩膀:“good,萧羽,没想到你有这么超前的见解,差点追上我的水平了,知己啊,咱们是同一水平的人,与某人不同呢。”

  萧澈见到金萝萝和萧羽态度亲密,把自己当成敌人对待,心中不舒服更盛。

  以前他一度以为金萝萝喜欢自己,所以想尽羞辱她。

  可是他高估了自己的魅力,金萝萝从头到尾都没有对他有过任何非分之想,从新品发售会那日他便明白,她那么低声下气讨好自己,并不是因为喜欢自己,不过是想利用自己罢了。

  甚至刚才刚踏入门时,听到她评价自己与她的关系:相看两相厌。

  听到那一句话的刹那,他心口仿佛给人重重一击,有一种莫名的失落在血液里蔓延。

  她真的那么讨厌自己吗?

  他刚开始也很讨厌她,可现在……他已经说不清自己对她的感觉,即使再气她,那种感觉也绝对不是讨厌吧!

  大概他在不甘心,不甘心这样的女子无视他,他的骄傲自尊第一次遭遇挫败,在这个女人的手里彻底瓦解。

  或许他该改变自己对她的态度,他接受不了她把自己当敌人,却和其他男人那么亲近。

  即使她不喜欢自己,说到底也是自己的未婚妻,将来会成为自己名副其实的妻子。

  自己才是和她共度一生的人,她怎么可以和其他男人纠缠不清。

  不过金萝萝就是吃软不吃硬的人,硬逼她只能逼得她放抗,不如用怀柔政策,慢慢改善两人的关系,让她爱上自己,就不怕她逃离自己身边。

第2卷 第153章:你们难道来找茬(6)

me
2010-12-09 05:49:12 Page.Match Rule.NovelName
2010-12-09 05:49:12 Page.Match Rule.NovelAuthor
2010-12-09 05:49:12 Page.Match Rule.LagerSort
2010-12-09 05:49:12 Page.GetNovelInfo 对比大类开始
2010-12-09 05:49:12 Page.Match Rule.SmallSort
2010-12-09 05:49:12 Page.GetNovelInfo 对比小类开始
2010-12-09 05:49:12 Page.Match Rule.NovelIntro
2010-12-09 05:49:12 Page.Match Rule.NovelDegree
2010-12-09 05:49:12 Page.Match Rule.NovelCover
2010-12-09 05:49:12 Page.Match Rule.NovelKeyword
2010-12-09 05:49:12 Page.GetNovelInfo Rule.Cover
2010-12-09 05:49:12 Page.Match Rule.NovelInfo_GetNovelPubKey
2010-12-09 05:49:12 CollectAuto.Collect 过滤小说
2010-12-09 05:49:12 CollectAuto.Collect 获得小说的章节目录
2010-12-09 05:49:12 Page.GetChapterList
2010-12-09 05:49:12 Page.GetChapterList http://www.nnshu.com/kanshu/27670/Index.shtm
2010-12-09 05:49:12 Page.Match Rule.NovelInfo_GetNovelPubKey
2010-12-09 05:49:12 CollectAuto.Collect 过滤小说
2010-12-09 05:49:12 CollectAuto.Collect 获得小说的章节目录
2010-12-09 05:49:12 Page.GetChapterList
2010-12-09 05:49:12 Page.GetChapterList http://www.bxiaoshuo.com/html/12/12744/index.html
2010-12-09 05:49:13 Page.Match Rule.PubVolumeName
2010-12-09 05:49:13 CollectAuto.Collect 是否添加新书判断
2010-12-09 05:49:13 CollectAuto.Collect 获得小说信息
2010-12-09 05:49:13 Page.GetNovelInfo
2010-12-09 05:49:13 Page.GetNovelInfo Rule.NovelErr
2010-12-09 05:49:13 Page.GetNovelInfo Rule.Name
2010-12

第2卷 第154章:牛逼的对手(1)

Rule.NovelName
2010-12-09 05:49:12 Page.Match Rule.NovelAuthor
2010-12-09 05:49:12 Page.Match Rule.LagerSort
2010-12-09 05:49:12 Page.GetNovelInfo 对比大类开始
2010-12-09 05:49:12 Page.Match Rule.SmallSort
2010-12-09 05:49:12 Page.GetNovelInfo 对比小类开始
2010-12-09 05:49:12 Page.Match Rule.NovelIntro
2010-12-09 05:49:12 Page.Match Rule.NovelDegree
2010-12-09 05:49:12 Page.Match Rule.NovelCover
2010-12-09 05:49:12 Page.Match Rule.NovelKeyword
2010-12-09 05:49:12 Page.GetNovelInfo Rule.Cover
2010-12-09 05:49:12 Page.Match Rule.PubVolumeName
2010-12-09 05:49:12 Page.Match Rule.PubVolumeName
2010-12-09 05:49:12 Page.Match Rule.PubVolumeName
2010-12-09 05:49:12 Page.Match Rule.PubVolumeName
2010-12-09 05:49:12 CollectAuto.Collect 对比最新章节开始
2010-12-09 05:49:12 Page.GetNovelInfo Rule.NovelErr
2010-12-09 05:49:12 Page.GetNovelInfo Rule.Name
2010-12-09 05:49:12 Page.Match Rule.NovelName
2010-12-09 05:49:12 Page.Match Rule.NovelAuthor
2010-12-09 05:49:12 Page.Match Rule.LagerSort
2010-12-09 05:49:12 Page.GetNovelInfo 对比大类开始
2010-12-09 05:49:12 Page.Match Rule.SmallSort
2010-12-09 05:49:12 Page.GetNovelInfo 对比小类开始
2010-12-09 05:49:12 Page.Match Rule.NovelIntro
2010-12-09 05:49:12 Page.Match Rule.NovelDegree
2010-12-09 05:49:12 Page.Match Rule.NovelCover
2010-12-09 05:49:12 Page.Match Rule.NovelKeyword
2010-12-09 05:49:12 Page.GetNovelInfo Rule.Cover
2010-12

第2卷 第155章:牛逼的对手(2)

  萧澈不以为然,他是不指望这个女人有点女人的样子。

  基本上除了外表是女人,她的心灵早就超脱了。

  “咦,这条街本来不是民宿来的吗?什么时候改建成店铺了。”金萝萝伸出头去,四处打量。

  街道两边原来低矮的四合院,全部变成了适合做店铺的双层铺面,而且店面的装饰都比较一致,漂亮的琉璃瓦加红色的围墙,别有一番雅致的风味。

  看起来倒是像一条街都做同样类型的生意。

  萧羽凑到窗口边,瞟了眼:“这条街是被一个富商买下,当时在户部还引起颇大的轰动,连我们这些皇子贵戚都没有能力买下一条街,这个人就做到了,这人多有钱可想而知。”

  金萝萝震惊了,买下一条街,她还以为是租的,京城这地方可谓寸土寸金,比起现代天价的黄金地皮一点也不逊色。

  就连她这样的天下第一首富,也不敢轻易扩展店铺,因为万一生意做得不是特别好,那就亏大了。

  谁那么牛逼,还没开始做生意就买下一长条街,莫非脑子逗秀了。

  “那人是谁,能不能透露点信息,咱们那么熟。”

  金萝萝真的很想知道,毕竟都是做生意的,搞不好会成为她的竞争对手,自己得多留神,评估评估对方的实力。

  萧羽看她迫不及待想知道,倒是卖起关子,斜眼睨着她:“哦,你想知道,消息可不能白给,毕竟户部的信息不能随便透露,要不你亲下我,我就告诉你。”

  萧澈哼了声,萧羽真无聊,难道他以为金萝萝为了得到消息,就肯牺牲色相了,金萝萝到底还是个女孩子。

  以前被自己强吻时就表现得很羞涩,大概在这种事上也不敢无所顾忌。

  不过他再一次低估了金萝萝的厚脸皮。

  “啵”金萝萝飞快亲了萧羽的脸一下,催促他:“快点说。”

  不就是脸,平时府里可爱的小孩子都被她这个魔女亲怕了。

第2卷 第156章:牛逼的对手(3)

velKeyword
2010-12-09 05:49:13 Page.GetNovelInfo Rule.Cover
2010-12-09 05:49:13 Page.Match Rule.NovelInfo_GetNovelPubKey
2010-12-09 05:49:13 CollectAuto.Collect 过滤小说
2010-12-09 05:49:13 CollectAuto.Collect 获得小说的章节目录
2010-12-09 05:49:13 Page.GetChapterList
2010-12-09 05:49:13 Page.GetChapterList http://www.bxiaoshuo.com/html/15/15432/index.html
2010-12-09 05:49:13 Page.Match Rule.PubVolumeName
2010-12-09 05:49:13 CollectAuto.Collect 是否添加新书判断
2010-12-09 05:49:13 CollectAuto.Collect 获得小说信息
2010-12-09 05:49:13 Page.GetNovelInfo
2010-12-09 05:49:13 Page.GetNovelInfo Rule.NovelErr
2010-12-09 05:49:13 Page.GetNovelInfo Rule.Name
2010-12-09 05:49:13 Page.Match Rule.NovelName
2010-12-09 05:49:13 Page.Match Rule.NovelAuthor
2010-12-09 05:49:13 Page.Match Rule.LagerSort
2010-12-09 05:49:13 Page.GetNovelInfo 对比大类开始
2010-12-09 05:49:13 Page.Match Rule.SmallSort
2010-12-09 05:49:13 Page.GetNovelInfo 对比小类开始
2010-12-09 05:49:13 Page.Match Rule.NovelIntro
2010-12-09 05:49:13 Page.Match Rule.NovelDegree
2010-12-09 05:49:13 Page.Match Rule.NovelCover
2010-12-09 05:49:13 Page.Match Rule.NovelKeyword
2010-12-09 05:49:13 Page.GetNovelInfo Rule.Cover
2010-12-09 05:49:13 Page.Match Rule.PubVolumeName
2010-12-09 05:49:13 Page.Match Rule.PubVolumeName
2010-12-09 05:49:13 CollectAuto.Collect 是否添加新书判断
2010-12-09 05:49:13 CollectAuto.Collect 获得?

第2卷 第157章:牛逼的对手(4)

<!DOCTYPE html PUBLIC "-//W3C//DTD XHTML 1.0 Transitional//EN" "http://www.w3.org/TR/xhtml1/DTD/xhtml1-transitional.dtd">
<html xmlns="http://www.w3.org/1999/xhtml">
<head>
<title>每一辈子都要在一起-正文 第一零四十四章-穿越小说-靓靓女生小说网</title>
<meta http-equiv="Content-Type" content="text/html; charset=gbk" />
<meta name="keywords" content="每一辈子都要在一起,依梦如冉,穿越小说,靓靓女生小说网" />
<meta name="description" content="本页提供作者依梦如冉的小说《每一辈子都要在一起》正文 第一零四十四章阅读页" />
<meta name="author" content="依梦如冉" />
<meta name="copyright" content="靓靓网-每一辈子都要在一起" />
<link rel="stylesheet" href="http://book.llw2.com/configs/article/page.css" type="text/css" media="all" />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http://book.llw2.com/configs/article/page.js"></script>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cript>
</head>
<body bgcolor="#E7F4FE">
<SCRIPT language=javascript>GetMode();</SCRIPT>
<div id="top_link"><a href="http://book.llw2.com/">靓靓小说</a> > <a href="/info/7157.htm">每一

第2卷 第158章:牛逼的对手(5)

  萧澈冷哼:“那些民间流言不足为信,那些说朝华帝杀了云梦湖,更是无稽之谈,朝华帝对云梦湖情根深种,待她温柔如水并且尊重备至,从来都没有拿帝王的威势来强迫她做任何事。这是皇家秘书里记载的事,一点也假不了。至于云家会突然消失,据书上记载是因为云梦湖与朝华帝的一个神秘约定,云梦湖放弃了继续为商,携夫君、家眷一起归隐。”

  萧羽也点点头:“所以云家并没有被灭族,不过是避世而居,把财富和名声隐藏起来,低调过日子,百年来朝野的人都不知道他们的影踪。”

  金萝萝心中更振奋:“但是你说这条街是云家人买下来的,是说他们蛰伏一百年后要重出江湖吗?”

  即使云家今非昔比,毕竟瘦死的骆驼比马大,那样厉害的家族必定还有时代的遗风。

  或许她可以见识下百年前的风采。

  “也差不多吧,云家人在户部就亮出了身份,必定也是想借助百年前的声威东山再起。一百多年来,他们都避世,而现在出世,必定因为这代的家主不甘云家没落。”萧羽眼底闪过一丝精明,百年前云家能掀起那么大的风云,不知今天又会充当什么角色。

  “我倒想会一会那云家家主,云梦湖这样的女人我是没办法见到了,见见她的后代也不错。”

  萧澈道:“金萝萝,当你见到他时,就不光是见那么简单,他会成为你的劲敌,或许你这个首富的位置也坐不了多久。”

  “有对手才有动力嘛,我金萝萝不怕强劲对手,就怕没有人能当得上我的对手。”

  金萝萝自信满满扬下巴,那种不容轻视的气势瞬间从她自信的眉宇间迸出。

  令萧羽萧澈忍不住赞叹。

  金萝萝本来就很漂亮,不过当她双眼洋溢着斗志时,她全身就像笼罩了耀眼的光芒,更加为她的美貌增添光彩。

  即使萧澈这样看不惯金萝萝随便的举动的人。

第2卷 第159章:又被暗算了(1)

  即使萧澈这样看不惯金萝萝随便的举动的人。

  这刻也不得不承认,这个女人的漂亮是活色生香,充满生机感,远远比千篇一律的柔顺更冲击男人的心。

  金萝萝仰天长叹,自恋而怜悯看着他俩:“唉~~米有办法,当人到达巅峰时,那种独孤求败的感觉,你们这些人是不会明白滴,高处不胜寒啊~~我多么想自己是个小商人,那样就有奋斗的目标~~”

  萧羽、萧澈不约而同囧了。

  什么倾国倾城,怎么刚想赞赞她,这个女人就露出如此自恋的一面。

  身为首富还说希望自己是个小商贩,若是让出云国的商人听到,保证大家气得吐血。

  这个女人根本就是欠扁,典型的得了便宜还卖乖。

  华丽的马车驶过这条街,拐入了白云街,这里是商业区,商铺林立,京城中有名的店铺基本上都在这条街占一席之位。

  金萝萝身为首富,这条街就有三家店铺是她的。

  “唰”金萝萝飞快放下两边窗帘,嘟哝了句好吵闹,真烦人。

  “萝萝,你的绸缎店铺不是在这条街么,你怎么都不看一看。”

  萧羽平时很少来热闹的地方,倒是想看看市井百姓的生活,忍不住伸头想探到窗帘外。

  “嘻嘻,天天看也很烦呢,有什么好看,还是聊天有意思,咱们就说说话吧。”

  金萝萝扯紧窗帘,死活不让萧羽拉开窗帘。

  萧澈皱眉,低头看了眼金萝萝的手,怎么觉得她似乎有点紧张。

  心里莫名升起不详的预兆。

  “金萝萝,突然放下窗帘,不让我们看,该不会又做了什么对不起我们的事吧!”萧澈这句话的口气是十二万分的肯定。

  从以往金萝萝的劣质斑斑,基本上可以看出这个女人这样顾左右而言他,肯定有古怪。

  他心中的不安更大。

  金萝萝笑容勉强挥挥手,死不认账:“怎么可能,咱们那么熟,我怎会做什么对不起你们的事。”

第2卷 第160章:又被暗算了(2)

  金萝萝笑容勉强挥挥手,死不认账:“怎么可能,咱们那么熟,我怎会做什么对不起你们的事。”

  顶多是把你们再坑一把,既然有利用价值,不利用白不利用,对你们又没有什么损失,又可以让我们赚到盘满钵满,何乐而不为。

  可是该死的萧澈,怎么就看出问题了。

  都怪自己忘记叫车夫绕路,撞到正,看来这回要倒霉了。

  连萧羽也怀疑了:“萝萝,你这个表情很不对劲哦,平日我们这样冤枉你,你还不把我们骂死,现在这么好说话,除非我们没有冤枉你。”

  金萝萝汗颜,这萧羽怎么对自己那么了解,她这是做了亏心事,当然就不敢理直气壮。

  菩萨保佑他们大人大量,别计较那么多。

  萧羽萧澈同时拉开窗帘,往外面一瞧,顿时脸都黑了。

  连萧羽这样好脾气的人,也抑制不住激动,抖着手指着外面质问金萝萝。

  “萝萝,那些是什么东西?”

  金萝萝偷觑了眼外面,眨眨眼可爱地说:“海报啊~~你们看看那画师的手艺不错吧,为了你们我可是花了重金请来最有名的人物画师,你看把你们画得多帅,多立体。”

  “这不是重点吧!”

  萧澈瞪着贴在墙上的画像,眼睛气得几乎凸了出来。

  “你干嘛把我们的画像贴在墙上?”

  “这叫趁热打铁,你们不知道自从你们在我金萝萝的新品发布会上露了一把脸,立即红遍全京城,火速成为少女心中的偶像,男人心中的情敌。但是偶像的生命力是有限的,借着这股风头,我当然要大力捧红你们,让你们红上加红。”

  金萝萝自豪道:“你们现在走出去,必定会成为少女们追逐的对象,有那么多人爱慕你们不好吗?这种成为焦点的感觉,可以满足你们作为男人的虚荣心,有什么不好,只要你们愿意,我可以保证让你们红透半边天,家喻户晓无人能敌。”

第2卷 第161章:又被暗算了(3)

  金萝萝自豪道:“你们现在走出去,必定会成为少女们追逐的对象,有那么多人爱慕你们不好吗?这种成为焦点的感觉,可以满足你们作为男人的虚荣心,有什么不好,只要你们愿意,我可以保证让你们红透半边天,家喻户晓无人能敌。”

  “萝萝,这也不是重点吧!”

  萧羽无力看着满街都是自己的脸,不知该哭还是笑,心情真的好复杂。

  和金萝萝扯在一起,不是麻烦,而是超麻烦,她总能做出令你意想不到的事,不过你又不得不惊讶这个女孩子的机灵聪慧。

  喜欢上她,就像喜欢上个万花筒,随时给你惊喜或惊吓。

  生活真是够刺激的,麻烦也只能甘之如饴了。

  金萝萝陪笑着打个马虎眼:“啊~~好吧好吧~~我承认我也从中获利,不过我的出发点绝对不是坑你们,我把你们的名头打响了,对你们将来的前途是有利无害,同时又能让我香萝儿服饰芳名远播,这是双赢的事,呵呵,有什么不好?”

  “这也不是重点吧!”

  “为什么我会抱着一个奶娃娃,笑得像个白痴。”

  萧羽看着画中的自己,下巴差点掉到地下去了。

  他啥时有对小孩子这么温柔过,他见到孩子就头痛,孩子见到他就哭,印象中自己是与小孩子绝缘的。

  “什么叫白痴,那是春风般温暖的笑容好不好?你不要侮辱我的艺术创意,这叫温馨奶爸形象,是我特意为你设计的,健康又向上。”金萝萝夸张瞪大眼,一副不堪侮辱的样子。

  “要知道时代变了,现在已经不流行冷酷高傲男,想要让少女芳心怦然,咱们得走亲民路线。你看你本身霸气高傲,多少有点难以亲近,可你看,经我妙手改造,你立即变得亲切动人,那对宝宝发自内心的疼惜微笑,对少女柔软脆弱的心灵一击即中。”

  金萝萝越想越得意,觉得自己真是太有创意鸟~~能从不同角度迎合不同客户,呵呵~~

第2卷 第162章:又被暗算了(4)

  金萝萝越想越得意,觉得自己真是太有创意鸟~~能从不同角度迎合不同客户,呵呵~~

  “根据我们店铺对这次海报受欢迎程度的调查,你以压倒性的优势夺得冠军,百分之五十的女性一致认为你是最适合做丈夫的体贴男人,你看你多受欢迎,简直是从五岁到八十岁通杀。”

  “唉,萝萝,你的嘴巴真厉害,估计这里躺着个死人,也能被你说活过来。”

  不过自己居然压倒性赢了萧澈、萧衍。

  这多少让他心理平衡点,对金萝萝拿自己大赚特赚的可恶就消退不少。

  不过萧澈就不是那么容易糊弄,他两眼冒火指着其中一幅画。

  “这是怎么回事,金萝萝你不给我说个清楚,我绝对不放过你。”

  那画上的人正是他,穿着纯黑的衣服半卧在雪白的皮毛毯子。

  青丝迤逦拖地,衣带松开,露出胸前一大片肌肤。

  画中的他眼眉斜挑起,眼神邪气极富挑逗性,一只纯白的手正抚摸着一个趴在身边的老虎。

  “我什么时候有过这样放浪形骸的样子,你画的到底是什么鬼东西?”

  金萝萝心虚看了一眼,眯起眼笑吟吟:“这不是艺术吗?艺术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嘛~~总有点夸张才能吸引人。既然萧羽走了亲民路线,那咱们就不能重复。少女们的心是捉摸不定的,虽然大多数人喜欢温柔体贴的男人,不过同样也有很多女孩喜欢风流邪恶的男人哦!!!”

  “你其他那些保守、不拘言笑的画像,根本就没有这副那么受欢迎嘛,你看看你这么露出一片酥胸,电死了多少女人~~看吧,现在好多女孩子站在那里对着你的画像流口水呢!!!”

  “咱们做宣传的最紧要是有劲爆点~~~够创新才能吸引人眼球,你不知道自从你一露胸后,这款衣服立即卖到断货,别提多受欢迎,我都吩咐绣坊连夜赶出新货,所以这幅画是非常成功滴。”

第2卷 第163章:又被暗算了(5)

  “你其他那些保守、不拘言笑的画像,根本就没有这副那么受欢迎,你看看你这么露出一片酥胸,电死了多少女人~~看吧,现在好多女孩子站在那里对着你的画像流口水呢!!!”

  “咱们做宣传的最紧要是有劲爆点~~~够创新才能吸引人眼球,你不知道自从你一露胸后,这款衣服立即卖到断货,别提多受欢迎,我都吩咐绣坊连夜赶出新货,所以这幅画是非常成功滴。”

  萧澈听了她的话别提多别扭,说得好像自己故意骚首弄姿,勾引人似的,实在憋屈得很。

  “什么叫我一露胸,我什么时候露过胸。”

  “嘻嘻,我说的是画里的人,不是说你呢。”

  萧澈被她气死了,怎么这个女人做了错事,还头头是道,一点也不觉得惭愧。

  “难道里面的人就不是我了,你这是败坏我的形象,我才不管你什么吸引眼球,劲爆点不劲爆点,总之你给我把这些画全部撕下来,否则你的香萝儿就等着关门大吉。”

  “你的形象还需要我败坏吗?你敢说你在自己家里不是这样子,光溜溜身子的时候还多的是呢!我这已经是很艺术化你的形象了,我怕把你的真面目暴露出来吓坏人。”

  他根本就以衣冠禽兽,还好意思说自己败坏他的形象,玉面修罗还谈什么形象。

  连光溜溜这种话她都说得出来,萧澈已经完全拿她没办法。

  此女脸皮厚过城墙,说话百无禁忌,把歪理也能讲得流畅自如,自己是不指望和她说道理,只能强逼威胁了。

  “你利用我们三兄弟的画像来招揽生意,你还凶?我终于明白了什么叫没道理的人比有道理的还凶恶,你简直就是个中强手。但是我不管你有什么歪理,总之我明天经过这条街时看到那些画像,你就等着瞧。”

  “你那么大声干嘛,刚才还口口声声说以后要对人家好,你看你根本就是说话不算说。”

  金萝萝死猪不怕开水烫.

第2卷 第164章:又被暗算了(6)

  金萝萝死猪不怕开水烫。

  都做到这样了,那些画像可是她花了重金才买到的,在没赚回几倍钱之前,绝对不能撤下来。

  “虽然我也没指望你会记住你的承诺,反正我知道一言既出驷马难追这种君子行为很难在你身上找到,但是~~我真没想到啊,你的记性这么不好,一转眼就把刚才的话忘记了,这叫我情何以堪啊~~~”

  萧澈顿时无话可说,自己刚才为了讨好她,确实说要对她好些。

  但是这个金萝萝实在太可恶,难道就这样放过她,心有不甘啊心有不甘。

  但是为了继续讨好她,这次也忍了。

  看到萧澈忍气吞声,金萝萝心里那个痛快啊,脑海里的小人儿狂笑三声,对着同样是小人儿的萧澈抽了一鞭,嘴里嚣张叫喊:我让你和我作对,死去吧,扫把星。

  ……………………………………………………………………………………

  直到去到金萝萝大酒楼,她的心情仍旧很愉快。

  “萝萝,我抱你进去吧!”

  “要抱也该我抱!”

  一时间空气中又火花四射,行人纷纷闪避。

  “谢谢你们的好意,不过我又不是两条腿都断了,别小瞧我,我就是只剩下一条腿也能活得潇洒自如。”

  金萝萝懒得理会他们的争执,自顾自从马车上下来,拿出一支特制的拐杖,单脚就跳了进去。

  “哟,小姐你今天怎么大驾光临,小的都没有好好准备。”

  迎面走来一个地中海头发的圆滑掌柜,嘻嘻笑着对金萝萝作揖。

  金萝萝摆摆头:“甭给我来那些虚的,我今天带人来吃饭,你给我准备上好的酒菜,对了楼顶的雅座还有空位吗?”

  “报告小姐,近来生意爆棚,好到不得了,楼顶的雅座早就坐满了,只剩下大堂里有几个空位,要不你到大堂你坐。”

  萧羽萧澈见了不禁吃惊,自己当老板,手下还敢叫她到大堂里坐,那掌柜不是不想混了吧!

  ………………………………………………

第2卷 第165章:老板很吝啬(1)

  “报告小姐,近来生意爆棚,好到不得了,楼顶的雅座早就坐满了,只剩下大堂里有几个空位,要不你到大堂你坐。”

  萧羽萧澈见了不禁吃惊,自己当老板,手下还敢叫她到大堂里坐,那掌柜不是不想混了吧!

  谁知道金萝萝竟说:“那也行,你去忙吧,不用招呼我们。”

  “萝萝,你是这里的老板,就不会留一个专用的雅房给自己,无论什么时候来都可以有位置,难道你要我们到一大堆人的大堂里坐?”

  他萧羽被人请了这么多次吃饭,从没试过要在大堂吃,这么窝囊。

  “干嘛要留专门的房间,基本上我平时不来这里吃饭,留着多浪费。你知不知道能订得起雅座的都是大有钱人,吃一顿饭就上千两下袋,我没事留什么雅房,当然是留给客人生财。”

  她又不是傻子,平白放着钱不赚,要吃饭还是在家里和老爹吃饭更开心。

  “难道你要让我们堂堂皇子坐在市井百姓间吃饭?”萧澈环视大堂,到处人声鼎沸,吵闹到不得了,这样子怎吃饭。

  “市井有什么不好,你别瞧不起群众的力量。坐在雅座里多么意思,冷冷清清的。而坐在大堂,可以边吃饭边听着各种有趣的消息,开胃又促进消化。还有,你们要记得是我请你们,所以一切得听我的,随便你们爱吃不吃。”

  金萝萝率先领着他们在一张不大的小圆桌边坐下。

  很快就有九碟香浓的菜送上来,盛菜的盘是雨湖白玉瓷。

  瓷盘不大,边上绘着袅娜的霁蓝花纹,样色十分雅致,显得小巧精致。

  盘中装着各式别致的菜肴,边上还点缀着花瓣,令人觉得善心悦目。

  萧羽不免对金萝萝刮目相看,无怪乎她能成为首富。

  从这菜肴的细节上也可以看出别出心裁的心思,给人别样的触动。

  有时候做生意,讲究的就是出奇制胜,从各种方面给客人做到细致全面的服务,才能赢得客人的欢心。

第2卷 第166章:老板很吝啬(2)

  有时候做生意,讲究的就是出奇制胜,从各种方面给客人做到细致全面的服务,才能赢得客人的欢心。

  “来来,快举筷子。”金萝萝热情招呼两人,也不等他们下筷,自己就开心吃起来。

  民以吃为天,金萝萝也不例外,这个世界上除了钱,美食也是非常可爱的,能够尝遍天下美食,那人生也算无憾了。

  所以她才满怀心机开了金萝萝大酒店。

  为的就是把现代丰富多彩的中外美食带给来古代发扬光大,赚钱之余也能满足自己的成就感。

  “请我们吃饭就只有九碟菜,而且盘子还那么小,金萝萝你是首富对我们也那么抠门,我真是服了你。”

  萧澈看着桌子上精美的菜式,想起那天在王府上金萝萝送来的丰富菜式,那味道确实令人难忘。

  不过他吃饭什么时候不是十几盘菜,就这么简单,心里实在不爽。

  好歹也是王爷级别,怎能好像那些市井平民一样吃得那么寒酸。

  金萝萝边吃边给他讲道理:“我这不叫抠门,这叫环保主义~~要知道菜不在多,够吃则行,盘不在大,美味则行。这九碟菜够我们吃了,何必太浪费。你们这些皇家子弟平时就是太奢侈,一桌子菜吃了不过三分之一就倒掉,那些菜的钱都足够一个平常人家过一年生活。”

  萧羽赞赏:“萝萝,你身为首富都这么节俭,倒是难得。”

  “节俭什么?抠门就是抠门,还专找借口掩饰。”萧澈不以为然。

  金萝萝自小就是千金大小姐,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怎么可能懂得百姓的生活,必定是为自己抠门找借口。

  金萝萝翻了个白眼,鄙夷斜睨萧澈,眼里是十二万分的不屑。

  “你这个靠着百姓供养的税金小偷是不会明白的,我保佑你下辈子投胎到一个穷到屋顶漏水、墙上漏风的穷苦人家,等你靠着自己双手去赚钱,你就知道什么叫节俭,哼,吃饭,嫌弃的就别吃了,我求之不得。”

第2卷 第167章:老板很吝啬(3)

  “你这个靠着百姓供养的税金小偷是不会明白的,我保佑你下辈子投胎到一个穷到屋顶漏水、墙上漏风的穷苦人家,等你靠着自己双手去赚钱,你就知道什么叫节俭,哼,吃饭,嫌弃的就别吃了,我求之不得。”

  萧羽早就跟着金萝萝吃起来了,每吃一样神色就振奋一分。

  萧澈看他们不理会自己,吃得很开心,自己看着也食指大动,慢悠悠抬起筷子,慢条斯理吃起来。

  “萝萝,这茄子的味道很奇妙,和我以往吃过各种制法都不一样,这菜叫什么?”萧羽拿起乌木镶银箸子,夹了一条茄子,吃后顿觉惊奇不已。

  “这茄子的制作方法可不同一般,它名字叫茄鲞。”

  金萝萝笑了,这回萧羽也当了回刘姥姥。

  茄鲞是红楼梦中颇有名的菜肴,当初她看时都觉得咋舌,做一道菜这么复杂,也太夸张了吧。

  不过当师傅把茄鲞按那繁复的配方做出来时,那味道真是绝顶。

  中华上下五千年的饮食文化不是盖的。

  “怎么个不一样,从这些茄子的外形和味道,我还真想不出到底怎么制法?”

  萧羽好奇了,又尝了口茄子,太好味道了,至少他从来没吃过这样的美味的茄子。

  金萝萝回忆起凤姐的话,因葫芦画瓢朗朗背诵。

  “把才摘下来的茄子把皮了,只要净肉,切成碎钉子,用鸡油炸了,再用鸡脯子肉并香菌、新笋、蘑菇、五香腐干、各色干果子,俱切成钉子,用鸡汤煨干,将香油一收,外加糟油一拌,盛在瓷罐子里封严,要吃时拿出来,用炒的鸡瓜一拌就是。怎么样,这样做出来的茄子好吃吧!”

  反正当初她是吃得口水直流,所以才要这里的师傅学习这道菜式,并且练习了一年多才出师,做出完美的味道。

  听金萝萝的介绍,萧羽口呆目瞪。

  他感觉这茄子实在太有分量了,不敢轻易咽下,细细咀嚼。

第2卷 第168章:老板很吝啬(4)

  他感觉这茄子实在太有分量了,不敢轻易咽下,细细咀嚼。

  “萝萝,这是不是太夸张了,这道菜得做多久,还得配上多少材料?一条不值一文钱的茄子,倒是要用十几两银子的菜来配它,有点本末倒置的感觉。不过话说回来,这茄子做得真好吃。”

  “这就是名菜的特色,我告诉你没钱人吃鱼吃肉,有钱人吃野菜。其实最简单的菜要做出好味道才是最讲究功夫的。与人家饭店招牌菜以肉食为主,我们金萝萝酒店就别出心裁,以素菜为主,当素菜比肉菜还好吃时,你说我金萝萝大酒店能不出名吗?”

  想要在京城一众老字号酒楼中崛起,只能出奇制胜,以特别的噱头来吸引客人。

  看遍全京城,几乎所有酒楼的名菜不是飞禽就是走兽。

  金萝萝就想出了用素菜打出名堂,这一招确实很成功,反正现在这间金萝萝大酒店日进万金,喜得她都快笑成弥勒佛。

  “你倒是挺有生意头脑,只要有钱赚,你脑子里的鬼主意就层出不穷。”萧澈半是感叹半是讥讽。

  大概只有这么爱钱如命的人,才会想出一个又一个巧妙的注意。

  也不知道该说这爱钱的习惯好,还是坏,不过这样爱钱的金萝萝却是与所有女子都与众不同。

  以前他觉得爱钱的人俗气,现在看到金萝萝为赚钱那股热情的干劲,他又觉得其实赚钱有道也不是那么可恶。

  金萝萝懒得理会他的讽刺,她赚的钱堂堂正正,靠的是自己的聪明头脑,又没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

  爱钱又怎样,人家可以有各种兴趣,为什么她的兴趣就不能是赚钱?

  她从来不在意别人的眼光,所以就当扫把星的话放屁。

  “呵呵~~谢谢赞赏。”

  萧澈看着金萝萝笑眯眯,毫不惭愧的样子,被堵住了,他哪里赞她了?

  萧羽却望着大堂里几桌人穿着彩蓝衣袍的男人,目光中多了几分疑惑。

第2卷 第169章:剥了帅哥裤子(1)

  萧羽却望着大堂里几桌人穿着彩蓝衣袍的男人,目光中多了几分疑惑。

  他问金萝萝:“萝萝,你们这里经常有珈蓝国的人来吃饭吗?”

  金萝萝顺着他的视线看去,大堂里有几桌人确实是珈蓝国人特有的打扮。

  珈蓝国是出云国西边的国家,两个占据东西差不多大的领土,几百年来水火不容。

  不过近几十年,两个皇帝觉得再对着干,耗时耗力耗财产,又不能撂倒对方,干脆议和。

  你送我一个公主,我送你一个驸马,大家互通友好,停止战争。

  所以在京城见到珈蓝国的商人实在不是什么奇怪的事。

  “这有什么奇怪的,我金萝萝大酒店威名远扬,连加蓝国人也千里迢迢赶来吃我的素菜,真牛逼。”金萝萝越发自鸣得意。

  她的酒店素菜的美名这么快就传到外国去了,多值得自豪的事。

  “确实很少见这么多的珈蓝商人聚会在一起,他们似乎不是商会里的人,面孔倒是陌生得紧。”萧澈也脸色凝重。

  金萝萝也听出了点苗条,打量了他们两眼:“难道他们有古怪?怎么觉得你们话中有阴谋的味道,我给你们打探打探去。”

  “去哪里打探?”萧羽以为她想走过去那些人那里,现在不宜打草惊蛇,急忙阻止。

  “当然找地中海,这店里的事,没有谁比他更清楚,说不定能给你们有价值的消息。”

  金萝萝站起来单脚跳啊跳,跳向柜台。

  正当她只差一步跳到柜台时,迎面一阵风,一个高大挺拔的男人突然大步流星从她身边走过。

  这可害惨了金萝萝。

  她只有一条腿,被那男人手肘一撞,立即失去了平衡,就要一个狗刨土趴在地上。

  到底是哪个混账家伙不长眼,居然撞倒她,她是残疾人呢。

  想着自己一伤未好,又要添伤,金萝萝那个悲愤啊,就是死也不能放过这个害她的家伙。

第2卷 第170章:剥了帅哥裤子(2)

?谡晲J縠謎<G=醔 蒉S}抒?F +~J霑L躟?t摩滾G?c*榅?~*R!?朖剴OJ輧i賒 )lID~關?驯J脉E鶢Wr溙?鬷
亇?瑬瓟賋*Ze] 脿?艸1苛e舕庱H駃x拺,j猋裻バ蒽越鮁wq)? 俞+?-誨?誶L┪难6
SH?V禧y狚???欥?ル]NH偂) U 噧涝妽圳??m7蔣cT瑩臰GZ^\岙,辠 [-%.蜵鑋蚆-`辑%罆?迗鵤琬蜀菅J}奾響d?dZ鞧^h隲倉钹δ阖炥N褮敊榫Gu 泭V3Z??uq认湪[`k鏗^药廤渫澁専崪ㄒr腗fW蒟訢?繲*鮽D?G鞚?│mpo+酒?崢A怟梷J.黉葥氌e?Bt(谄?僷嬸損 涴 

硃 火 胮 损 觩 垧 鉷腽髉q ?q?#q+?3q;?CqK?Sq[?cqk?sq{?僸嬹搎涶硄获胵笋觪垴鉸?w皶饏蝰镩?篸崔?⑧簩蚟 苂勁`2h2釟盹 O疿ZO?鮑?钆??W颜GQ
擎徙ブ~?f覾8?蚱.?镕侗藏欽?QL唴*!]&K盂 彤f骥?●?
?qD%疓4+?钎5咂?云xl/逪?挆`(Q2蚷賜奌餚i\蒉k趌?頉|gAlj?-硶d ?Si!?嬵侱菏澎缕>妊hY餟LIf峌餌夼v?球虳嘡?卛?虫裝-^r駀[釋?d賷-$?嶦埲??)M#蘫鄑鲯嫀B劸`骪◥Na!?j
圡欿x糌挝r禶?箁a0YV?廉沘N怔挌pXy藖^?穏Pp睬簤[錂7_檧EQ`?懫?⑵玀?N諲?mu_酢?掀夬^陗(x $讑?璘(譶餣!巸伄;後,邲傖覙=餭n蚘?i&IL吅4N?0?岵?藋堵嗄D撲构N险豕筸;捤l?6?A?葛$z豎.?碚Q?)魋?絙?v騄櫓?瘶~?I?'溂}ST怚Q f6旑艻髹F~p2)祙}爻??i憩欥 Z鷮eh 轿S!NP缭訿攰疰瞅.沗p? ^k嶸?SdR梾汰+桬?+饹竘+衉 陟议痦W6邝H衯∈#FI 脛IH涀劍?緶?鲑叿舩??K+\㏄i殝木憗e抌u嫣 傴堠轥G 麙MM鑌dyKx?i2驣{1櫾?劥v4?恡h?)鳖HK鸥捇bKI鏁鯥?鰫<F2_?殜J矸翉欓9??p挂~lrd r??攨)Z┤欨8?無綊/С谑y廔簨尮瞞W*o陪矵灢罟Y羂諔榡

第2卷 第171章:剥了帅哥裤子(3)

p彂i7鷨qS?猪恀鑍憔??j蘨?牪Y涳公R!OQ鍄? ?掙*???I瘝,Q螞J?V磳摮巡?E囪s?1V?^?3窽⒀犲繏趫SnrB?I夑SC菌涛煦?諸r簱?~aj敏虳廒鸽笮?還椞]a豿<?泩?7嬑塵幄戚 G&/?樾艋&橛鋹<$ fr_巈T_囀勉Q炪鎘蕅鉫鋫$i?ぺS}g0餪8`y9jD詣餃q)mh欛?%盀?¤鞝椢 ]Q$芷璖陵z?0闦彪I綳斻祆娚髎娻岅sp?ぐ#\??!B??崡 戯湂擒?娈卦?甩?O餇:?G4梬粓烂A縎縑寫柨Ym憻|" 3v皚{笍{篃{函{豢{枷{竭麑蘥rt厂5?欣邥?h愕鑛畴(漴,椗厚麀?侱赮?孆x6枠醦V覧蜏P稂汕苺?f~波???.+?>陹nS懒敞9辻茘玂}?亨?眨躍陴$鬮紷=?qi~B阂?a甬T啁籭Ki?芹鄻??棾??~=釱JQ応3臶赋?蕏嫴#J塉0"p 羵?,╬!脝B?q"艎/b台q#菐??)?#(碆GD

燬 皶L?片?@B?M鰘?t4[筪閜?婩<:Pビ?6E蕇!??"箨U?﹙-鄱n呗?w.]筂洟m堲.藭H獴躽迥粈#?x2*逇S3l獢┮朎OT攁+?Sx暕昩5C]XY戽寒_脦-{6碲睻謀yX5R#漎忭=穴貖e'
W?鍥?._?!卣B7噕豒,谁\e~eI?皥w跱瘇=钸廌樽缢? g狞?d?M兢擳f?誷蒃鏟g Zu遟觉切W
u渉`y鱎p諭?|?#捀VL9?攩勒纭b8%賅.v栞C縬F醩$}U赩/晹?召刃N??イYS 懛#?EXWb櫏栵?迃鹵曐`??K?w_暰耵??U豬枛|?誺l鎵揕g?搯=)輏k*弗2讪?澰T?韝酛笶歡xH噇擲r?鬱Ι驿?NY蠳U愤?m鮛?b昉?股汢d>?k)?$vg&墥J轊V?}獦w?臫_?識I輗G_Ql㎏哢$A值?⒕鮕笠[飇?鎠F㈱?鶩e瓜zX吖隻烹侎⒆]?謄{64嗏?Z祕帝櫣鰝踩#c溴O?TRBJE鷔oD蹼猟ef擖b?I逋 萜jN鍞?樘橶勨K惨K3輙欀?樞?皠(毢z?V?『咔┗ud?{d∮k齿叮?魲o?帷9m?R禯I?膏儑hkD?禨? 孚 Y剽凷^瑰嬵
f甂盳搹鷏c_^洪h窹4k?狮?混砶 .

第2卷 第172章:帅哥很牛叉(1)

  最叫人恼火的是,她居然口出狂言,叫自己以身相许。

  这个女人简直嚣张到极点,完全不把男人放在眼里。

  “哼,只怕你负责不起,女人立即低头向我道歉,不可以像刚才那样无礼。”绿眸帅哥眯起了眼,居高临下,口气充满威胁的意味。

  金萝萝单着脚,单叉腰高声骂道:“我不是已经说对不起了吗?你别太过分了,不就是脱了你的裤子,又不是脱了你的处,男人大丈夫心胸干嘛那么狭窄。”

  不就是露了条腿,在现代游泳池,她不知见过尺度比这大得多的泳装帅哥。

  这事根本不值一提,居然还要她一再道歉,佛都有火啊。

  即使他是强龙,也休想压过她这条地头蛇。

  绿眸帅哥一愣,估计没想到金萝萝言语大胆到这种程度。

  还说什么不是脱了你的处,有女人会说这些话么,想了想更觉羞恼。

  “你这是严重羞辱我,如果你不想其他一只手一只脚,也像现在这样打绑带,你就给我好好道歉,要绝对低声下气的那种!”

  绿眸帅哥眼里咋现残酷的光芒,犀利的阳光已经在打量这金萝萝完整的手脚,好像计算着怎么折腾她的手脚。

  金萝萝赶忙单脚跳得远远的,保持安全距离。

  “秀才遇着兵,看来道理是说不通。单挑是吧,阿三、阿四上,给我干掉他。”金萝萝嚣张大喊。

  “阿三、阿四是谁?”萧羽见金萝萝落地时,已经冲过来站在她身后。

  “笨蛋,不就是你和扫把星,这男人要欺负我,你们帮我把他收拾得闪闪发亮。”

  “我不叫阿三。”萧澈对金萝萝随意给自己放绰号十分恼火。

  “名字只是个代号,你不爱阿三这破名字那我就继续叫扫把星吧!”

  “这也不是重点。”

  扫把星还不是一样是绰号,而且更糟糕的绰号。

  “这当然不是重点,重点是你们赶快给我干掉这个狂妄的男人,欺负我金萝萝的都不得好死。”

  …………………………………………………………………………

第2卷 第173章:帅哥很牛叉(2)

  “这当然不是重点,重点是你们赶快给我干掉这个狂妄的男人,欺负我金萝萝的都不得好死。”

  金萝萝飞快躲到两人后面,吵架她可以,单挑就留给武功高强的人吧!

  那个绿眸帅哥眼里几乎飚火,恨不得跑过来掐死金萝萝,第一次有人敢挑衅他的暴戾,还是个女人,叫他如何不愤怒。

  不过他还不至于失去理智,那女人前面的两个男人,一眼就可以看出不是寻常人,无论武功还是身份。

  怪不得石膏怪人那么嚣张,原来是仗着有帮手。

  “萝萝,在这里打架只怕会影响生意吧!不过是一场误会,既然两方都有错,那就互相原谅算了吧,冤家宜解不宜结,没有必要为小事伤了和气。”

  萧羽打量过那位绿眸男人,也看出这个男人气势凌人,绝非凡品。

  在没摸清他底细前,冒冒然动手也不好。

  金萝萝一听到影响生意,再大的气也消了,立即转了念头。

  “好吧,看在生意的份上,我不和他一般见识。”

  绿眸帅哥一听她的话,冷寒的眸子又扫过来,压抑着怒气。

  别以为只有你会瞪人,金萝萝立即瞪回去。

  萧羽气定神闲对绿眸帅哥微笑:“这位公子,我想你也该明白,在这里闹事你绝对得不到一分好处,萝萝她也不是故意的,刚才也对你道歉了,不如就此算了。”

  他相信对方也不会那么蠢,和自己三哥硬磕。

  即使他武功再好,以一敌二根本没有胜算,而且引来官府的查问,更加吃不了兜着走。

  “主人,算了吧,不过是个女人,和她计较什么,其他人正在上门等着我们,商量正事要救。”绿眸帅哥身后闪出一个老者,劝解道。

  绿眸帅哥眯起眼掠过毫不避让他眼光的金萝萝,眼底闪过一丝捕抓猎物的趣味,微微闭上眼,嘴边扬起冷讽。

  “女人,你的幸运在于今天你身边有两个厉害的帮手,否则你的下场……”

第2卷 第174章:帅哥很牛叉(3)

  “女人,你的幸运在于今天你身边有两个厉害的帮手,否则你的下场……”

  金萝萝打断他的话,也学着他的口气讽刺。

  “男人,你的幸运在于我身边有两个不想惹事的帮手,否则你的下场就不是脱裤子那么简单。别以为没了男人我金萝萝就能任由你欺负,武力解决问题是最笨的,我金萝萝能混到今天,脑袋不是白长的。若不是看在怕吓到客人的份上,你敢对我出手就别指望走出的我酒店。”

  一番话气势逼人,那嚣张的绿眸帅哥以及他身后的随从也愣了一把。

  “你就是金萝萝?”绿眸帅哥眼里乍现一丝讶然。

  大概没想到眼前这个石膏怪人竟然就是名满出云国的金萝萝。

  “对,本小姐行不改名坐不改姓,正是江湖人称money小姐的金萝萝。”金萝萝祭出自己的名号,就不信这个牛叉大爷没听过。

  绿眸帅哥古怪笑了:“果然是有些胆识,既然是首富小姐,那我也卖个面子,不过下次你要保佑别落在我手上,程叔我们走。”

  绿眸帅哥嚣张带着手下上楼去了。

  “什么叫别落在我手上,又是一头自以为是的猪。”金萝萝对这种霸道男人完全没好感。

  萧澈却看着那男人的背影,若有所思:“金萝萝,你不是万能的,像这种凶恶的男人你就少招惹,挑衅他对你没好处,你只不过是个女人,要真和男人斗,你输不起。”

  “嗯?你的意思是叫我忍了,人家都欺负到我头上,就是因为我是个女人我就该忍了,这是什么道理,我字典里目前还有没忍字。”

  “女人不应该太强势,因为男人都不会对强势的女人手下留情,必要时示弱一下难道会死吗?”

  “如果刚才他欺压的是你,你会忍耐吗?”

  “我不一样,我是男人,而你是女人,一般情况下你会吃亏的。”

  金萝萝气结,这沙猪骨子里根本瞧不起女人。

第2卷 第175章:她是奇女子(1)

  金萝萝气结,这沙猪骨子里根本瞧不起女人。

  这个时代的男尊女卑太严重,女人强势一把也不行,真以为女人就好欺负了。

  “少瞧不起人,女人不是男人的附属品,男人可以是强者,女人也可以是强者,你等着瞧,总有一天你不敢看轻我金萝萝。”

  ……………………………………………………………………………………

  雅座里。

  绿眸男子蓝苍玄正与一行人商量事情。

  “近段时间,商会里有没有发生什么大事情?”

  “主人,也没什么大事,我们珈蓝国的商会在出云国一向有着良好信誉,官府对我们也很通融,基本上在出云国做生意,没太大的障碍。”商会的会长张贺恭谨回答。

  “不过,近来天下首富金萝萝向我们商会中的矿商,要求进一大批硝石,因为出云国缺少这种矿产,所以向我们商会求助。”

  蓝苍玄眼中微光暗动:“是刚才楼下那个金萝萝么?”

  “嗯,就是刚才和主人顶嘴的那个女孩子,别看她性格好像很火爆逗秀,不过谈起生意来,可谓坑死人不偿命。我行商几十年,见过无数奸商,就是没见过如此奸计百出的聪明女子。”

  听到张贺这样赞她,蓝苍玄情不自禁想起那个嚣张的少女。

  即使手脚打着绑带,仍是自信满怀,眼中神采飞扬,只看这一点她也足够与众不同。

  “她要硝石干什么?”不知为何他觉得这笔生意有点不对劲。

  “听说是拿来做烟花,不过要那么多硝石做烟花,难道她打算让出云国的人天天放烟花?不过她生产的烟花真漂亮,以前夜晚的天空总是寂静暗昧的,现在天空也开出了绚丽的花朵。”

  张贺口气中多了份激赏:“主人,不得不说她是个奇女子,我们做生意的,都是靠手腕和传统的产品在众多商家中取胜,而她却总能拿出别人前所未见的商品,一举攻占市场,别人想和她争都无法争。”

第2卷 第176章:她是奇女子(2)

  张贺口气中多了份激赏:“主人,不得不说她是个奇女子,我们做生意的,都是靠手腕和传统的产品在众多商家中取胜,而她却总能拿出别人前所未见的商品,一举攻占市场,别人想和她争都无法争。”

  “烟花是什么?”蓝苍玄惊奇。

  在珈蓝国他从来没听过什么烟花,不过看张贺的神色,必定是好东西。

  “主人,我也不知该怎么向你描述,那种感觉大概可以用梦幻来形容吧,很美很热闹,可也很短暂,令人看完赞叹之余,又颇感苍凉。主人,你不妨花一两银子去体会下那种绚美的感觉,绝对不会让你失望。”

  “真有那么漂亮?既然是金萝萝开发出来的东西,我确实该看看。”蓝苍玄不自觉带上了兴趣。

  “主人,你不止要看,看完之后我希望你能给我签通行证,让我们商会把这种烟花拿回珈蓝卖,这么美丽的东西,应该让所有的人都看到。”

  蓝苍玄抿嘴笑了:“若有这个价值,我自然会放行。不过这不是又让那个女人大赚特赚一把,真让人不甘心。”

  “那些硝石的事?”

  “按她的要求卖给她一批吧,不过我以为这件事内里有问题,她以往生产烟花也不需要这么多。你们暗中打探,看看她到底想利用硝石干什么?”

  …………………………………………………………………………………………………………………………

  皇后居住的凤藻宫中。

  萧羽萧澈每日下朝后,必定先来请安,再打道回府。

  “澈儿,你和萝萝的感情培养得如何,有什么进展?”皇后娘娘八卦追问自己儿子。

  皇后最近都在操心萧澈和金萝萝的婚事。

  自从她知道金萝萝逃婚后,非但没对这个准媳妇抛弃自己儿子的行为感到愤怒,反而对金萝萝更为期待。

  皇后认为从逃婚的事,可以看到金萝萝很多可贵优点。

第2卷 第177章:四皇子煽风点火(1)

  皇后认为从逃婚的事,可以看到金萝萝很多可贵优点。

  她儿子长得又帅又有魅力,没有几个女孩子能逃过他的魔爪。

  而金萝萝居然不喜欢他,可见这个女子并非贪图权势之辈,也不是为美色诱惑的俗女子。

  金萝萝有自己的主张和坚定的心志,而皇后欣赏这种有主见的女孩。

  懦弱在宫中是很难生存的,若她的媳妇是个强悍的女子,这必定能成为澈儿的助力。

  而且她一向觉得儿子太心高气傲,得有个女人压制一下他。

  这次吃瘪了,她看着也觉得好笑。

  金萝萝逃婚这事更是让她对这个女孩子好感大增,敢违抗父母之命逃婚的没几个,金萝萝违抗的可是圣旨,可想而之,这个女孩子胆子有多大。

  这个朝代没胆的女子一大堆,有胆识的女子才是稀罕,她不需要一个温顺传统的媳妇。

  至于假传圣旨救父的事,她也有所耳闻,听说当天金萝萝艳惊四座,连皇帝也被她威胁着放了金滚滚,还意外的赐了免死金牌给她。

  这令皇后纳闷又惊奇,心里更是自豪感十足,她看中的女孩子果然不同凡响。

  小小一个商贾之女却连皇帝也给她三分面子,金萝萝的聪明机智可见一斑。

  所以——

  她对这个儿媳是相当的满意。

  “母后,他能有什么不满意,吃着碗里,还可以望着锅里,享尽齐人之福,谁有他那样好命。”

  萧羽抱胸冷哼,心里想母后难道还怕委屈了他,他不过是得了便宜还卖乖罢了。

  “母后,不必担心,儿子很满意。”

  萧澈想起金萝萝嚣张的模样,虽然说不上满意,但是以前那种抵触情绪基本上消退了。

  皇后没理会萧羽,暗自高兴:“那就好,我觉得金萝萝这个女孩子必定越相处越能发掘出她的优点,听说你近段时间京城和金萝萝在一起,有没有发展出什么情况?”

第2卷 第178章:四皇子煽风点火(2)

  皇后没理会萧羽,暗自高兴:“那就好,我觉得金萝萝这个女孩子必定越相处越能发掘出她的优点,听说你近段时间京城和金萝萝在一起,有没有发展出什么情况?”

  如果他们能互相喜欢上对方,举案齐眉,同心协力,必定会成为京城里出类拔萃的佳偶,夫唱妇随,澈儿的光芒势必更耀眼。

  “母后,这个我知道。”萧羽凑过去母亲身边,笑眯眯帮萧澈回答:“昨天我和三哥去见金萝萝,你知道她说了什么吗?”

  “萧羽,我的事不用你管。”萧澈懊恼。

  “母后有知道的权力,你可不能隐瞒。”

  皇后疑惑:“你俩兄弟在说什么?羽儿,你快给我讲讲他们的情况,澈儿必定是因为害羞,不好意思说。”

  萧羽学着金萝萝厌恶的口气:“我和扫把星那是相看两相厌。”

  “母后你现在明白了吧,其实三哥从头到尾都不喜欢金萝萝,反而很讨厌她,想把她娶进来折辱,而金萝萝也从未对三哥有过好感。母后,你不觉得这样乱点鸳鸯谱会生出一对怨偶吗?金萝萝是个厉害的女子,而三哥讨厌她,即使成了婚,以后两人每天大吵大闹,还不闹得整个皇家鸡犬不宁。”

  “没有那么夸张吧,他们两个都培养了这么久的感情,就落得相看两相厌的下场。”皇后不太相信,然后失望看着萧澈,“澈儿,你也太不争气了,萝萝这样强悍的女孩子,你不赶快抓住她,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

  萧羽趁机煽风点火:“母后,我真怀疑你当初叫法师算命算错了,他们不止五行相克,还八字相冲,每次见面就像火山爆发,怎么可能互相喜欢,这样的冤家结在一起,可能带来的灾难更大呢!”

  皇后也忧心忡忡了,她确实喜欢金萝萝这种性格。

  但是她也深知这种性格太强悍,若他们夫妻不和,王府必定会闹翻天,那时这场婚姻还有意义吗?

第2卷 第179章:四皇子煽风点火(3)

  ( )   两个老人出手惩治了段丰帮叶凌霜解了围。www.LLw2.com速度首发蓝袍老人提出换个环境展示琴技的要求。叶凌霜受人恩惠无法拒绝,只能答应。

  三人下得楼来,门前已经停着两辆马车。叶凌霜单独乘一辆,两个老人同时乘一辆。马车一路前行,竟然是朝着郦川的方向而去。叶凌霜见两辆马车除了赶车的人,就没有其他人了,所以也不觉有什么不妥。

  透过车窗欣赏着郦川的风景。一路南来,风景的变迁明显不同。郦川属于江南,气候宜人,水土比较养物养人,老百姓的衣着都比较光鲜,生活似乎还不错。房屋建筑都是小园林。真和苏杭有得一比。看不出那个传闻只会“修仙问道”的东方节还有点治国之法。

  马车没有进郦川北门,却是贴着城墙边,向西门方向而去,在西门边不远的地方,一个大宅院藏在了绿树环抱之中。

  叶凌霜走下马车一看,这院落周围很安静,竟然一个人都没有,红墙绿瓦,隔着围墙都能闻到里面传来的花香。www.LLw2.com速度首发朱红的大门上有一匾额,上书“落霞居”。

  蓝袍老人亲自上前请叶凌霜进内。果然一进院内,就是一个大型的花园,一般的大宅,花园都是设在后面的,而这里却是一圈都是花园,房子在中间。

  两个老人把叶凌霜引到了中间的客厅,分宾主坐下,蓝袍老人坐在了中间,灰袍老人坐在了旁边,明显看出他们两个地位。丫鬟恭敬地奉上了香茶。此时蓝袍老人说道:“姑娘,这里的环境尚能满意?”

  叶凌霜道:“这里风景宜人,正是抚琴绝佳之处,小女子一会还有事情,不敢耽搁时间,现在就为两位献上一曲。”叶凌霜心中其实一直透着点疑问,总是觉得这两个老人不简单,为免生事端,还是早早离开为妙。。

  “原来姑娘是有要事在身的,老夫硬把姑娘拉来,真是罪过罪过!”蓝袍老人歉意说道。www.LLw2.com

第2卷 第180章:没心没肺的主仆(1)

  “小姐,小姐,那个帅得天崩地裂的帅哥又来了~~~”

  绿芽激动冲进账房,冲着金萝萝的耳朵大喊。

  “天崩地裂的帅哥?谁啊~~”金萝萝丢下账本懒懒靠在柔软的背靠上,“哦……我想起了,你是说东方泓来找我!”

  金萝萝眼睛一亮,前段时间她忙于一月一度的新品发售会,这段时间又残废了,压根就没办法约东方泓出来。

  没想到他自个儿找上门,难道回心转意了。

  金萝萝立即兴奋竖着拐杖跳了出客厅。

  “嗨~~东方帅哥,一段时间不见,你长得越来越帅。”

  东方泓正站在梨花木大理石案旁,看着一个凤窑霁蓝花瓣弧瓶,上边插着两支青竹。

  他听到金萝萝活跃的笑声,有些无奈转过身来。

  当看到金萝萝那一刻,晓是他镇定自若,也吃了一惊。

  “萝萝小姐,你怎么弄到这田地?”

  金萝萝不在意摆摆手:“没事,不小心摔了几个跟斗,顺便折了下手脚。”

  “找到好大夫看了吗?”东方泓关心问。

  “谢谢,东方帅哥,你真好人,大夫说也没怎么伤到骨头,一头半个月就好了。咱先别说这个,你这回来找我,难道回心转意了,来当我的品牌形象代言人?”

  金萝萝兴奋看着他。

  东方泓一额汗,这金萝萝还不死心。

  “据我所知,你连出云国的三个皇子都拉去了当什么模特?这还不够吗?”

  “他们不过是客串,你才是主角,这怎么同,何况有帅哥当我的模特,我从来都不会嫌少。你看连皇子都抛下身份来了,你为啥不来,没什么丢脸的,现在他们在京城多红,连卖菜的大妈都把他们当偶像,多么风光啊~~~”

  东方泓忍不住失笑:“他们是他们,我是我,何况我想他们未必是心甘情愿的吧!一定是你这个鬼丫头坑他们上去的。”

  金萝萝瞪大眼:“你怎么知道?”

第2卷 第181章:没心没肺的主仆(2)

  金萝萝瞪大眼:“你怎么知道?”

  “我也是男人,一般男人的心理还不清楚吗?更何况像皇子这样尊贵身份的人,必定是有把柄抓在你手中,所以才愿意去。”

  这个东方泓也挺聪明的嘛,就是太坚持原则,死也不肯就范。

  “那你不是回心转意,你来找我干嘛?”金萝萝奇怪了,上次他找自己是为了一幅画,这次呢。

  说到这个,东方泓正色起来,口气里略带责问:“萝萝小姐,你上次说把那副《独钓寒江雪》送给我。”

  “对啊,我是送了给你啊!”

  东方泓拿起梨花桌上的画卷,打开来展开在金萝萝面前。

  “你送我的是赝品,你这种做法是不是太过分了。”

  “赝品?”

  金萝萝跳过去,把眼睛凑到画上,来回看了几回,神色凝重,用手指沾了水,点在画上,然后神色凝重道:“我不会看。”

  东方泓刚才看她的手势和神情,还以为她是个行家。

  她居然给他来句不会看,差点没被她气死。

  “萝萝小姐,真品是你们金家买去的,我的消息不会错,即使你不愿意把它给我,也不该拿赝品来蒙混我吧!”

  “冤枉啊~~大帅哥,我确实不知道这是赝品。我家老头见那么多人来买这幅画,干脆让画师临摹了一大堆回来便宜卖,死老头拿回来的时候把真品也丢进去了,结果连真品是哪幅都不知道,我去到书房,直觉这幅画比较像真品,就拿来了。”

  “你凭直觉来判断真假?”

  东方泓只觉得浑身无力,见过鉴定家用各种方法鉴定,就是没听过还可以凭直觉来辨认赝品真品。

  金萝萝丝毫不觉得羞愧。

  “我已经算对得住你了,至少还认真去看看,我家老头卖给别人的时候,随便抽一幅,抽到哪是哪,也不管临摹得好不好。”

  抽到哪是哪,该不会无意中把真品糊里糊涂卖出去了吧,东方泓急了。

第2卷 第182章:没心没肺的主仆(3)

  抽到哪是哪,该不会无意中把真品糊里糊涂卖出去了吧,东方泓急了。

  “萝萝小姐,可以带我到你的书房让我看看哪幅是真品?”

  金萝萝笑得诡异:“你以前不是说买不买都无所谓吗?怎么这回急了。”

  她金萝萝是什么人,趁火打劫的高手。

  其实这位帅哥并非对那幅画可有可无,以前是故意以退为进,让自己以为他不在意,结果坑了她一幅赝品,幸好不是真品,否则亏大了。

  “好吧,我答应当你的模特三天,快带我去看看。”东方泓不得不让步。

  “yes~~没问题,帅哥的要求我一向不忍心拒绝。”

  金萝萝兴高采烈把东方泓带到一个堆放书画艺术品的书房。

  然后指着地上捆成柴堆的画卷。

  “就是那些,你慢慢找。”

  东方泓看到丢满一地的画卷,差点气怔了。

  感觉金氏父女实在太可恶,把艺术当废材堆在一起,简直暴殄天物。

  即使是赝品也不该这么随便吧,何况里面还有件稀世珍宝。

  不过估计对他们而言,这不过是比柴有点价值的纸张而已,而那幅画却是他十几年来的夙愿。

  东方泓开始一幅一幅的慢慢认真鉴别,金萝萝打着呵欠在一旁等。

  “都不是真品,萝萝小姐,还有吗?”东方泓失望放下画卷,重新把画卷叠好,找了个坐地大花瓶,插入瓶中。

  “啊~~没有吗?应该就只有这些吧!”金萝萝向外面飚高音,“绿芽,进来。”

  绿芽很快在门口露出了个头。

  “小姐,喊我干啥?”

  “这些《独钓寒江雪》还有其他的吗?知不知道老头子把它们卖给了哪些人?”

  “我怎么知道,估计老爷自己都不记得,他除了记得卖了多少钱,绝对不会记得卖给哪个傻瓜。”

  绿芽翻了个白眼:“不过,近来老是下雨,书房位置低,潮湿得紧,弄湿了好些画卷,我就把它们抱到厨房当柴烧~~啊,对了刚才正见厨房里的小丫头拿来炖鸡蛋呢~~不知还有没得剩~~”

第2卷 第183章:没心没肺的主仆(4)

  绿芽翻了个白眼:“不过,近来老是下雨,书房位置低,潮湿得紧,弄湿了好些画卷,我就把它们抱到厨房当柴烧~~啊,对了刚才正见厨房里的小丫头拿来炖鸡蛋呢~~不知还有没得剩~~”

  “你们把它烧了……”

  东方泓被这对没心没肺的主仆气得差点背不过气。

  她们竟然把稀世珍宝当废纸烧了,这一家到底是什么人啊!

  “快带我去。”东方泓抓住绿芽的手,拉着她往外跑,准备拯救珍宝。

  “好、好……”

  绿芽简直心花怒放,绝色大帅哥居然握着自己的手,好幸福哦~~

  金萝萝见自己居然被丢在书房里没人理会。

  “绿芽,你这个见色忘义的家伙。”

  结果还是没有找到那幅真品,不知是成了灰烬还是真的被金滚滚卖了出去。

  总之当金萝萝撑着拐杖送东方泓出门时,他的表情足以用颓靡来形容。

  金萝萝只好安慰他,尽力把老头子卖出去的名单找来给他。

  ………………………………………………………………………………………………

  送走东方泓,金萝萝还把账房里的凳子做热。

  绿芽的头又从门边伸出来了。

  “小姐,有个大美女要见你,看样子好像很有钱,我已经让她们进来了,抓紧机会推销咱们的衣服啊~”

  金萝萝疑惑,若是买衣服的会直接去店铺,不可能亲自上门找她吧。

  难道是来谈生意的?

  正想着,绿芽说的那位美女轻款款走进来,步履轻飘飘的,很是优雅,一看就知道是经受过残酷训练的成功苗子。

  她老爹也曾找过教习礼仪的美人来教她如何成为一个大家闺秀。

  还没学够两个时辰,向来吝啬的她破天荒的拿出几百两银子,把师傅送走了。

  做大家闺秀简直就是个酷刑,她宁愿去上吊也不要学那些鬼礼仪。

  “你就是金萝萝?”

第2卷 第184章:大战小三(1)

?b?J?帞?e╚沭(IV鑔暼嚰恄e鄬}n`嵍P嚈烹b涆$錍爢綻c攊????q牜钰m|枎細碄呚q卙vBNg湗拹园柰?2謷V^?母 竝?K岠,嬣 遯DH渂?寕郙yJ?L抵蟫z覛dl芕vT頖?#濹愓魤昲o`F?^禈T喭朠恄?l犥絣嶲jRI鰨 駦爆愛馉б 嬏H(6帧F→ 身錈\LDh峵v攝孌猽(5盆?堜钙梳$?紽u衛?nA屛Z(⒀I~2??l徨v坢午Ξ?妡蚽Q5af疨n睚 斺?+粥苠唘$"远O珤 T猤?V糈娹nl?祈tH玭憍n鄥 蘛?憠撝!R=襔]?z濲鸡"擀扁?浞^GZ緩0頩?拔3J労8虬抳刅滒惈N朮?yP嗀Hf觜O昒╢欙姎L_?裒O?J^鯹>z?Wh?卙岷蛫l4僧JDE_?眆*J屡:^?練s?S??庘xq8緭w4G缫?寲Y?域蛬礍&镈0Dmf虗0叽???鉬 M?^U餠?2ZxbdR鬛?p貌-Q慈 1蛞頮*i酻扥?郫?瞉?1?a,&覯妱7A險篽n弉2#欿0vj+金?狚.f,穸攟蠩儢8??ㄤN?г@峑??螱蕗?:P爰M坄#?K駞9韲 ?z?=Md闡?]蔴e鲤署??嫈╘貼&^OA柏?LrY?Q迗U駫蹄卬?碬I?葢U歙籂do醩K捎?皚t醔[睻DS43徴o嫔?K惠L觮M埕M鉻N媵N髏OOuP 鮌uQ鮍#uR+鮎3uS;鮏CuTK鮐SuU[鮑cuVk鮒suW{鮓僽X嬽X搖Y涻YZZ硊[货[胾\缩\觰]埘]鉼^膈^?袝鬦I觑L答1[_?允懚U黫s+羜i?/農腻G鬯_杄w夁 豟sU-涖_刡`_昄?6[?颩峑*LQ?R〝E揕墌?Sfk飻筑温峦j+2o_?9硜溥d!渡歅櫾bHR4G扟廷b#/颷登??颃痵蹏?禥复4-乀$嵄?怙琇隠5疞ySss礀倆EAu7)???T$涶 O弶b3髺_}???p-鰬?冋o5&g鑍N偌?夹炍x?忑y%C岑9G鵴?肝徶#飷勰,??j??q)R禯#ox窲g噲??n?M>㏄
鶞gd昵忮? 鸫蕒IT确X裌iI√觕厁鬔┯f z鎥瞬4?砽*暲?-2??緊?巙玲熄烟韰8?囙+MIR跬???J?gF?堥!&?篔=:[n/a裔c媱n,穈zpye焘?駨?猎%m"?'欚戥H箌?l衵 伨橇b8K觷;Vn?v弞q嗾汉"*琂斥鯅 N覎媟e僾窬 |(

第2卷 第185章:大战小三(2)

  “吼什么吼,这是我家还是你家,一个小小的丫头也敢在我金萝萝面前放肆,你再敢出一句声,我立即让下人把你丢出去喂狗。”

  那丫头没想到金萝萝如此厉害,刚才的气焰立即熄灭得连火星也没有。

  畏缩着躲回杨若瑶的身后,屁都不敢放下。

  杨若瑶见自己的丫鬟被金萝萝呵斥得闪闪缩缩,气得俏脸一阵红一阵白。

  她低估了金萝萝的嚣张,她以为金萝萝也是个循规蹈矩的千金小姐,必定会被自己的威势吓住,没想到一上来,她首先给自己个下马威。

  杨若瑶也冷了脸:“金小姐这是什么意思,我上门拜访你,你就是这样对待客人的吗?”金萝萝比以前几个王妃都难对付。

  “你是哪门子的客人,我愣是没看出来。问你你是谁,你不说,问你来干什么,你又不说。本小姐时间宝贵,可没空和你磨磨蹭蹭,你有话就说,有屁就放,不放就走。”

  杨若瑶气得嘴唇哆嗦,长这大,从来没人敢这样对她无礼,金萝萝居然叫她有屁就放,粗俗死了。

  但是她是相府千金,不能和这些庸俗女子一般见识。

  她高傲昂起头,鄙夷道:“我是杨若瑶。”

  杨若瑶?金萝萝搜遍自己脑袋,没想起这个名字,顿时更不耐烦了。

  “不认识不认识,真是的,怎么现在的女人个个把自己当菩萨,非得以为自己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说话还一坨一坨,像便秘一样,真不爽快。你的话到底说完了没有,麻烦你一次说完好不好?”

  杨若瑶气得胸口起伏,她居然不知道杨若瑶是谁。

  怎么可能,她明明就要当萧澈的王妃,怎么可能对萧澈和她的风流情事不知道,这可是满朝人心照不宣的事,随便问个有点见识的人都知道。

  “我是相府千金杨若瑶,你总该听过我和三皇子的事吧!”

  “这个真没听过,原来你是扫把星的情妇,这年头连丞相小姐也当小三,真牛逼,我还以为这个朝代很保守,原来有些女人思想还是很超前啊~~”

第2卷 第186章:大战小三(3)and公告

  “这个真没听过,原来你是扫把星的情妇,这年头连丞相小姐也当小三,真牛逼,我还以为这个朝代很保守,原来有些女人思想还是很超前啊~~”

  金萝萝总算搞清楚这个女人是谁打算干什么,立即兴奋起来。

  长着大还没见过小三上门单挑正房,哦呵呵,这回居然做了主角,太有意思鸟~~

  热血沸腾,磨刀霍霍向小三~~~

  “来来来,我猜你首先会炫耀一下这些年萧澈怎么疼爱你入骨子里XXX,和你上了多少次床XXX,萧澈最喜欢你哪里XXX,萧澈对你永远不会变心XXX,你迟早会登堂入室把我赶出去XXX……来吧来吧,我已经做好准备听狗血台词,不知道你要说的话和我猜测的有几分符合,我真的很好奇啊~~”

  根据电视剧里的情节,小三都是这样来打击正房的吧,虽然很狗血,但是亲身听到一定会很刺激。

  不知那些正房为啥那么懦弱,被一个小三几句自作聪明的话就打击到内牛满面。

  她金萝萝今天就要反其道而行之,把小三气得吐血身亡,为广大正房讨回公道。

  杨若瑶即使没被气得吐血,也气得脸色酱紫,眼睛凸出。

  她身后的丫鬟更是口呆目瞪,望着金萝萝就像望着一个恐怖怪物。

  被金萝萝笑眯眯一眼扫过去,立即鹌鹑般缩着头。

  “金萝萝,我是丞相小姐,你居然这样侮辱我?”杨若瑶气急攻心。

  她万万没想到金萝萝是这样个剽悍的女人,不止不对她丞相千金的身份恭谨有礼,也不把自己和萧澈的流言放在耳中。

  自己来时确实打算向她炫耀自己和萧澈的多年深厚的感情和爱的承诺。

  但是被金萝萝一抢白,她若再说这些话就是自取其辱。

  金萝萝笑吟吟道:“你说什么侮辱,我都说我猜,难道我不能猜,你有这个权力阻止我吗?人不犯贱,人家是不会去侮辱她的,如果她自己要犯贱,犯了贱还要到处炫耀,难道别人就不能骂她吗?”

  ……………………………………………………

第2卷 第187章:大战小三(4)

噇垁h.i竨_铈?暯芥3益S嶱v翇u}x鎢炴?嫛H輆掮?鐏N鏘a唲鏻N軌镚妔剧6ヨ挒鐢 匍硻刴??P瓘?F??B?鞙a?t庼H櫘巙皫姬>脶 ?剃搾豚榞?隦!嵗娟谊]"\牾m井飒霛垗?碡瀲&K??抓楐?w"瞑藨剁慇囶腄?睈i犷(⿻鞄zO旑p诡nt層D镤?
兕顅鵞孯kMc皈~锝W瘐緱轱??i镄嬶 駦?事A|邲52Y?#|領%渞X覹)騽 |N蓵(_\鴩淶j7/飜#邲3o?觐鞬呵!象1?7z肁煼#咉?騉/酐緕?/朚?郟強F?鮊煄cr鯉$"酺妔?v鯨≠餞+?軋挦T=??筰?d/?坯1y詘霄臻鯵 ?f?
杤O鴭OZ{忴??j'専3聍磣?e?黟矽娍鰂鷱玝H频韥;RG?墏6??%"?璀??i尃媔煹_?咞羯⒒_$ Y瑹黀聽﹐?消泼鼜欫?齕"稂?鼤汖?䙡椠gD鼸駽o著jK?\殢Ⅷ?:??a剛# D?!

ⅲ爼C?xQ? B敇b艒=烄x銬?/?Y尧菚"+韦H0μ?[怃╯鏚?}?鏟岼5]?!L?刏0檎僒玽錔箅B嵈*{挜Y乮洽妿-F穇犷\k蛛酆F缍齵动眉c髭镝獁c槱c晪憬?rU蒀)嫕?s`?骂T ?暧=S瘞i:餶?e螮G欢欺su飗刿ln绽兎嶿躼B醕??>[9t兺?喧走侪嗹農q7g検?X箅 ?8|项1?i_ ~嶇┯邏??|L?D0Ad癆?B 'ぐB /?C 7浒C?1DG$盌OD1EWd盓_?FgけFo?Gw浔G2H!嚹" l?D蛎%l颐'尣?瑨?kC焓K骼瑘?摡苈D?3?廘5遧矻6讚3.:駝s?唠3?摷A]挥蠤U*t甐 H7R@R?汈盠煵敥J嫇m誉D弄印>!R [U$SQ35T籞E↘ZB?Y货c婾誝奎酩\嵷u瞊?侄`峏稜G墠鲐d=嬛知?朩j穧6陲詌?:岺u 愘e[9W祎豶縪=?#z閸琞h?輢?? 薟爜瘎?豞m?敢??L鈨倃銒蓕麽?芚-?n,"柡c糁?Fk㈨@vYW寕yu俉疀5?賚{骤gi-鸂V奆?R?﹀{:$K\秊xm?隄睔Z!V 辏沪m彶~ymξ:l~o勎;砘俏沵犦?n]?妌d愿R1?蜞螀 ?h鐂 挏S儲鯔r?祝?7O

第2卷 第188章:大战小三(5)

10-12-09 00:55:17 Page.Match Rule.LagerSort
2010-12-09 00:55:17 Page.GetNovelInfo 对比大类开始
2010-12-09 00:55:17 Page.Match Rule.SmallSort
2010-12-09 00:55:17 Page.GetNovelInfo 对比小类开始
2010-12-09 00:55:17 Page.Match Rule.NovelIntro
2010-12-09 00:55:17 Page.Match Rule.NovelDegree
2010-12-09 00:55:17 Page.Match Rule.NovelCover
2010-12-09 00:55:17 Page.Match Rule.NovelKeyword
2010-12-09 00:55:17 Page.GetNovelInfo Rule.Cover
2010-12-09 00:55:17 Page.Match Rule.NovelInfo_GetNovelPubKey
2010-12-09 00:55:17 CollectAuto.Collect 过滤小说
2010-12-09 00:55:17 CollectAuto.Collect 获得小说的章节目录
2010-12-09 00:55:17 Page.GetChapterList
2010-12-09 00:55:17 Page.GetChapterList http://www.bxiaoshuo.com/html/11/11880/index.html
2010-12-09 00:55:17 Page.Match Rule.PubVolumeName
2010-12-09 00:55:17 Page.Match Rule.PubVolumeName
2010-12-09 00:55:17 Page.Match Rule.PubVolumeName
2010-12-09 00:55:17 Page.Match Rule.PubVolumeName
2010-12-09 00:55:17 Page.Match Rule.PubVolumeName
2010-12-09 00:55:17 Page.Match Rule.PubVolumeName
2010-12-09 00:55:17 Page.Match Rule.PubVolumeName
2010-12-09 00:55:17 Page.Match Rule.PubVolumeName
2010-12-09 00:55:17 Page.Match Rule.PubVolumeName
2010-12-09 00:55:17 Page.Match Rule.PubVolumeName
2010-12-09 00:55:17 Page.Match Rule.PubVolumeName
2010-12-09 00:55:17 Page.Match Rule.PubVolumeName
2010-12-09 00:55:17 Page.Match Rule.PubVolumeName
2010-12-09 00:55:

第2卷 第189章:大战小三(6)

]顥Qf葆N5后茴{荃阔茱? ??s\?e济疍?\驈Ⅻ?o?澮N);?蠴F舄!齫L_?F醭a絡\<貤G鼍↓ll4?O鱚憬o|_!?M?!>驌?岿?>簦/S窥挚>龀韘葵?>/摽??醭魁??/傀隹?????? ? ?炃?飍??"駿`繳*?&_N嘭U`裮 駚 v狊1 嚿?N謢燿篳,羆f盽覡ㄘ鄆┰ ??禶 ?顧?顮蚼~^E???唊8?欿V 厱?~??Uaj]?R???瀉_ぁkh]F*WR∶蚢`玲?V?啞&踃PE燿抝垺b["茓妁?阛_D饬Lb荅郰?"觘bb脂?鷦%迵)j饷qbX敘$N]*鍾'bb牳?"Y.襜%蔻/?*c,?1
FL绒#猙^??E?T|鍏Y?躄?褫[Ja>YKVcR\#8.#/?Eh`??2憧崡5~d#<rchPR;bF乭鉏你鈹#=?:?>?;.]??娫0$MdR@U?1旳FG艕y泥7Gs 輮h?AV懁H榙Hf諬r嘖~嘋倧_?斕J扟蓼L^螷^倩p?%M?鋟靌M帍O巼Q2%R&婻>嘥耫R翭Q肚?U敢攼Y庳蒏?檟圵I8崟癐D
蓒?毿 ?蒏0塀>I?XzIU檲[?Dt%楐%捲塢謭`辚I鈺a敬eY?&?>Mb忮崰ea螇捙峝Jc^Zf渶&v萬?垟塡>f8婃歀鎎歠赼fjZ葘?kB缺P涓dK蚄?
? 笀^p芀厨嫮D 甃屠鹗?
?g略K?'?缇鏿:гD'籔缁X'x?qj鐪M?Zz2gx质xL孅 程О虙窋鐊崀:夜?t?`g聊缌`g?(p~x苔p?冾f?Fh孡膧庍掏鸥书l 雕无P廛囓?瀺譅蝖礛葮ㄥP 閔N锑M?嗃T巰鷋≡h?il閔甜钁辢f轉葦L? ?蛁?抐幭m我@`絟壠(仗鐲朜愨h?)豯閄嶯挅趧闀芌柧M?N殩軞係赅i憵i龕蛿?螡:i艪)桱⿸殠??韽'鵒mU韤厅X挈?#b象8^圇???5P?啸甇?熄鳂狜EP獖O鰫j农綨?O?疥抨j眫j﹃戡F彠"叙 氚B2氪^撵*盕+?+q+"铱 ?5
鶧?9??s5R 駪$硇E?&?$?"眐綆?樾鰫QE?R.但浸+飙??捔猥!u衣??蚜诗俐懫釷?l$a?1l羠B,QRHld溳+申+~鶕擝潚??醲賚缿?E?5T?i油&I蜼8?

第2卷 第190章:大战小三(7)

5蹋蕸濇Y獣施H ?伿蠨舼$ 傌$輋弄 诣蝛?蔫輜@摫才&f内),租?闕啫5⑺?嚆 P?.饩 nh芠煅{T埽蜡鐎慽?0b0灝zU∞觟苚O<NIN援倲Qj?fc歃裳U煝攮i?汘啻╬\1
Ka?IJ-旾郣爺?嶛垑?詑 ?虬?夑4賑$??墣e懹1T?侄&蒆NJ?I曢 +~ 忚[墁??唵攬?V~o偛 X1脓鸴疝*?-澇H?ρ1ǖ酇墒#峐6唅嶶???躯?C5Nx%ZCh桞T鈟藎啦 螪?k`l.亦趣Y氈萅竍迀@]肈]射坐"?d<[??#岃I鷤)6e?y`???徟鳭5L阛暯T ?-鋐0K+?梀缴?沋?y氊鑭n4kmW??歘w?uV?4]叧耚y?c H丠 n鞟躗k啺奚?J 媥??Of鴁;{?睗嬍篥"c?&嫼妨芅^l7Q-?漩?/?
〈NnM^AsG噵'茆鄷]Ltm?鄞MてM*N蠁dJ辫藍蘵モ瓖蘧d漞P?o哖∴曝J鬲?O痑!?崪?逬Q翰4笪畣界?Q0?幐?O ?枲)l鑊婠4Q溲辖斕仃?$+錧髉甠7皤舵 揑/'筓妴曇A鵋j榒鞇鎱嫤櫆ヵ?:撈<L遍Hd%T'!>?P|边篢Tuj1?n?I?? ??`[禫9祎e$j烦 6?柋/筐????鍡羌 鉌槝M泆`髣汦出$?e?z泟7G貥X╧:S4榚甤?#kk???'g?馢"# ^蜀k|娺工J咾挢L[o`{^Q奎p賂拼\搰8I?Y夏d9m?巗5v?沂0F颩OF?哸|蕊N磍湽隩y?笖??s輔O匇?瞎?9?籂:?骸:?孩/:?海?:氦O:亥_:害o:骇:▏酣?憨?邯?韩?含?涵?寒?函:?话;?槐;?徊/;?怀?;碐淮O;礧坏_;秅欢o;穡环;竾桓?箺还?骇缓?环换?记患?阶唤遻岽溍 诀;V薹庹w枅试E中 ?幊i┓朁?G洹慁椣E使?匲c氢D<匃#赝謸x皈ys`N?题袾?栍硭oDV?愪苉
J垨)nD覯A鯶3oe剅蕞?困v8委<濳媴餧桒糓屛 5燛)K觷_斳om 锦r櫰貄 祎稨R匵|Z[?As?埮谄傪衉韫[]蛚{=?禈鄘?M?壥蜢N@nd揧糎嶺%益兪關$S寓)3贬(,YxeIO2!7?餮 箞(g?决Z燃蜺庇?F㈱6?嫻?称?杍蹝鷶?Q??[莂楩?

第2卷 第191章:大战小三(8)

  第二十三章:妖蛟复仇(上)

  天色爽朗,万里无云的天空忽而被怪鸟沿空划破,怪鸟浑身发白,身体如同冒烟一般,在天空之上掠过,留下了一条深刻的白痕。www.LLw2.com速度首发白无心愣愣地站在那里,看着同门的人一个个往着青龙城方向而去,自己却低着头,深深叹了一口气,片刻站在那里一直观察自己的费凡漫步而来。

  费凡嘴唇一合,淡淡说道:“小师弟?”

  白无心连连回过头:“大师兄,我不会飞。”

  费凡眯上眼睛,一个粗豪大汉却表现出特别的和蔼:“师兄载你,以后你得要学习啊!不然就落伍了。”

  两人对面一笑,白无心对费凡心存感激,他默默点头,片刻才道:“大师兄,谢谢你。”

  费凡拔出背后的仙剑,仙剑发出闪闪金光,仙剑一出鞘,凌空飞行,费凡一跃而上,随之白无心跟随他身后,两人漫步于空中。

  晴空万里,白无心与费凡驾驭的飞剑如同蜿龙一般,在空中旋转,下方的青龙仙境渐渐显现在白无心的眼前。金碧辉煌的玛瑙城,还有多姿多彩的碧玉瓦砾,白玉铺贴的街道,上面满满是人。

  尤其是悬浮仙境之内,仙境之中,有无数彩虹相伴,这里的年轻情侣牵手嬉戏,在悬浮仙境之中漫步,在彩虹桥上谈笑。

  这是六十年来青龙城最热闹的一天。

  青龙城下,站着一帮人。这帮人便是来参加下级仙侠考核的弟子,这些人穿着打扮有半道半俗,武器各不一样,还有各种灵鸟神兽,仙鹤、神虎数不胜数。

  很多白无心连见都没见过,许多生面孔的弟子,看来是来自各门各派的精英,他们许多人非常年轻,目标便是一致。那便是考过这次考核,成为万人景仰的仙侠。

  费凡的仙剑从天而降,渐渐落在地上,他先上前,给师傅骆磊与师娘薛玲儿行礼:“弟子费凡奉师傅、师娘之命把小师?

第2卷 第192章:想尽办法出丑(1)

  “小姐快跑吧!”那丫鬟吓得脸色都白了,拽着惊慌的杨若瑶没命往外跑。

  一会儿绿芽兴冲冲走回来。

  “小姐,太有意思了,那杨若瑶吓得没命跑,我拉着两条狗故意在后面追她,把她吓死了,路上还摔了几跤,出到府门时披头散发,没点人样,我看她这次丢尽面子,也吓破了胆,以后都不敢上门找茬,小姐你好厉害,简直大快人心~~”

  “所以说,和我金萝萝作对的都没好下场,哈哈哈~~”

  嚣张的笑声响彻账房,吓得外面树上的小鸟都飞走了。

  “不过,小姐,两天后你真的要去参加什么宫宴吗?我看分明是鸿门宴,那些什么劳什子贵妇最瞧不起咱们这些商人,一定会故意为难你,那可不好受呢!”

  “绿芽,这你就有所不知,其实这宫宴说不定是个转机,我已经决定了,能多闹腾就多闹腾,能多丢脸就该多丢脸。让那些皇亲国戚对我的品行都大感不满,那么皇后觉得这么丢脸的媳妇,配不上她儿子,那我不就苦尽甘来了,顺利甩掉扫把星了。”

  金萝萝两眼发亮,已经开始盘算怎么在那天出丑了。

  ……………………………………………………………………………………

  “你怎么来了?”萧澈居然在金府门口,碰到了萧羽,不禁皱起眉头。

  萧羽从高头大马上跳下来,挑眉:“我担心萝萝,就来了,她现在还有伤在身,防止你故意折腾她,所以特地来当护花使者,把她安全送入宫去。”

  “我自己就能做到,不用你插手,你还是别太张扬,省得招惹闲言闲语,如果被人知道你觊觎兄嫂,会连累母后。”

  “别拿母后来压我,哼,我倒是想问你,母后提出要萝萝入宫,你为什么不阻止,你明知道萝萝现在还有伤在身,禁不起奔波,皇家里那群人都是吃人不吐骨头的家伙,刁难刻薄无所不能,萝萝这种时刻哪里能应付得了她们。”

第2卷 第193章:想尽办法出丑(2)

横矻 ?I風"k?韥/裀??騎 蟀眮"誴J䝼弗LI搎?傍渙癍⒇D譲?)徳D陏诬翆霭熻@?蓱瑘埮渃I赿 毆芨??O⿷厅Z尡磫焕蚖馜?D漋t揈?A?哿袑峢3奌殑?泞水尨W`*E/??5拷?樺韇%`,VeIURi!?蛋?瘼離 鈂Q|逆伾&%跓?穳蜰?鄉??9?摕抽+}斨 佤]f訰髩?[ッ浍懶呞+湍尢%梸mS????ァ??篰碲菔8亭&?r濘1N贒(i9`止R ?_輽唾?嫇諥?X!1逊&!TP?_4禠?攛??椭|Ni奡e>f郠樵愅P3;攫5斾賃Ai胳EE+??C栤E怳Q戙捨爖笉?O豀忆 攫?涮1&l墲-!裐讌8蚡,愗 守4m蹋賏?%伎? 6fS5G谖鐞[1夀壉K/禜讅 ?替閶揈淗嫐D??
Gg!杽?殁_N扛Z濌學酱\懖M?鳌褱`,矻昜滟iUZ?&-狤唈娀脶-&藺浬3GJi曆詵?![酇銞O2Yo怪Vk蕗涾Tcqq
鈗謐)房訆U9 祱辶崓?闭q鏱峞鑠傍zB%
.醖碌漆g`趃?簓郪.幐?4?后ょt,=/U篖旵先?y憛b臑U?仦?K順棑+?驔鯄⒕芄醣憘秾爜+窾?挓H91拇錢??絆嶖2?閜銕讽| Wf芚Rwe醪栏崧U蒹烼獫^?圦梉f嶒诲>k掎xT?i醗趰E膆瞽C?稣U掠d???1S舕[谰讣"g凹注a?'.樈?嫨N-盐d淏
R薋c碑蕦僋覴淪H~"瘵#D#森簨N崷"c筳欿跐橫耴O'}#9襌艳 抑?欶?牃蜬姭z溥珜??"I?洪漖離?#LENb?韆裸nidke傍酜?+]訒,Ⅰ巒?j歀胪镆酕E=?纶屹`瓪≦肶驱?i=漣雸l赮軚?Q&J!?kb?氟顁V初to縫W??!嫦麴棟⿷b蒩蚬y屁疍m"[p陴<择珩黢??'?7?G?恬$grj?殸狄!ct聦H%拸W忸&G;羸QO?H蠚%?fLGP椿拧?a/?:B真烊Y2蟍喉??F*Y屣篱崱t筓角擘L\C敝唌:彥#篽賮邌Y佱橏?讔酤v曱?3MNU???譐f嫽pj翲 ?眵誅お7齴议HO熚)│z{O绱 屔V2f?\痢宖荹鋌 0灄V1犰?*a鐫\//惟牓I榍11?Jb珄桮zp婭瀓V郇尿 n5T}?a牽?

第2卷 第194章:想尽办法出丑(3)

  萧羽对他的说法嗤之以鼻,就算萝萝是个强悍的女子,再强悍的人也是会有软肋的,何况她得强与弱,和萧澈保护她根本没用冲突。

  弱女子需要保护,强悍的女子同样需要保护,因为那是一种心意。

  “所谓明枪易躲,暗箭难防,我们以前捉弄她,怎么也算光明正大,而别有用心要算计她的人,会从暗处下手,令人防不胜防。你不维护她,是因为她不需要维护,还是怕这样做伤害了你的杨小姐?不过这样不要紧,即使你不会帮她,自然有人会帮她。”

  萧羽率先走进金府,立即被热情的管家迎入客厅奉上好茶。

  而萧澈被金府的人彻底冷落了,就个小厮领他进去,态度还很不恭敬,随便冲了壶茶,丢在他面前就跑了。

  把萧澈气个半死。

  “绿芽,来来来,继续捆,要给人强烈的视觉冲击,这才是成功的包装。”

  金萝萝一手拎着点心盘子,嘴里吧唧吧唧吃着,一边指挥着丫鬟们为她精心打扮。

  绿芽手里拿着一大捆纱布,死命往金萝萝的一只手、一只脚上捆。

  把她的手脚包裹成了半个木乃伊,一看上去就觉得惊悚恐怖,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伤势有多重。

  “小姐,行了吧,够吓人了,这样扎着,你的手脚都只能绷直,不能弯曲。如果你要走路,只能像僵尸跳,如果你要坐下来,得把手脚捋直,姿势实在诡异,这样的包装还算成功吧!”

  小姐为了甩掉婚事,真是无所不用其极,连这样像从坟头里挖起来的装扮也敢做,看来她是铁了心要甩掉三皇子。

  虽然三皇子是自己的偶像,不过如果小姐真的不喜欢他,那偶像也得站到一边去,因为小姐才是她绿芽的终极偶像,为了小姐的幸福,她也豁出去了。

  金萝萝蹦到镜子前,瞄了眼镜子里的木乃伊,果然很有恐怖片的味道,非常贴合她的心意。

  不过,自己这个木乃伊太漂亮了,得再丑化些。

第2卷 第195章:想尽办法出丑(4)

  不过,自己这个木乃伊太漂亮了,得再丑化些。

  “绿芽,给我化个青面獠牙的妆,弄得像个女鬼似的最好。”

  绿芽倒地不起!

  “小姐,俺没见过鬼,不知道是啥样子,不过你这样做,故意闹事的意图就太明显了,还是保守点弄个艳俗的风尘模样,那些人不是最瞧不起商人吗?这样做正合适。”

  “绿芽,你真是越来越醒目了,啵一个~~~”

  ………………………………………………………………………………

  当金萝萝出现在客厅时。

  萧澈萧羽正在喝茶,不小心瞟到金萝萝,“噗”同时把茶喷到对方身上。

  “萝萝,你怎么打扮成这样子,你的手脚不是好得差不多了吗?”

  萧羽瞪大眼,上下打量着金萝萝包扎得像水桶般的手脚,人家在战场上伤得四肢不全也没她那么夸张。

  “别提了,昨天听到进宫,太兴奋了,三更半夜在床上滚来滚去,结果滚到床下,又伤到了手脚,为了保守起见,所以特意包扎得结实点,甭担心,小意思而言。”

  萧澈的目光从她的手脚移到她的脸上,脸白得像敷了一堆粉,嘴巴红得如同血盆大嘴,两边脸颊的腮红像给人摔了两巴掌,一副风尘女子的轻佻,他一看就来气了。

  “金萝萝,你以为你的脸是墙壁,把粉擦那么厚,走一步掉一层粉,平时那么简简单单不就很好了,干嘛弄成这样艳丽。”

  母后最不喜媚俗的女子,更不喜妖妖艳艳的女子,金萝萝这样装扮不是让她看了好感全无么?

  金萝萝立即芙蓉姐姐上身,手指风骚地拨弄下头发,甚是搔首弄姿:

  “我这是进宫,当然要好好打扮,怎能像平时那么随便,免得大家看不起我金家,所以我才打扮得如此美艳动人,就是要让大家眼前一亮,对我不能忘怀。”

  ……………………………………………………………………

第2卷 第196章:对不起我内急(1)

  “我这是进宫,当然要好好打扮,怎能像平时那么随便,免得大家看不起我金家,所以我才打扮得如此美艳动人,就是要让大家眼前一亮,对我不能忘怀。”

  萧羽突然有点明白金萝萝的意图,莫非她故意弄成这样,让母后生厌?

  他不动声色,只是心里暗暗发笑,太强悍了,也只有金萝萝这样的女子,从不介意把自己丑化,才能把自己弄成这样极端。

  在别人嘲笑她的时候,谁又知道自己才是真正被她耍弄的人呢!

  萧澈没好气:“眼前一亮?只怕母后见了你会眼前一黑,晕过去。快去把脸洗洗。”

  “不要,你故意要我在皇后面前失礼,我才不听你的,皇后见了一定会认为我端庄大方,对我好感飙升。”

  萧澈无语了,这个金萝萝平时那么聪明,没想到也有马失前蹄的时候,不过就她满身绑带的模样,再怎么打扮也挽救不了形象。

  何况这个女人就是犟牛,决定了的事,九头牛也拉不回来,他已经没眼看了。

  ………………………………………………………………………………………………………

  进到宫里时,宴席还没开始,皇亲国戚都分散了在御花园里游玩赏花。

  萧澈用八人大轿直接把金萝萝抬进他曾经住过的庆祥宫里,省得丢人现眼。

  “金萝萝,趁现在宴会还没开始,我们先去坐下,省得出场时大家都盯着你太难看了。”

  以往他们这些高贵的皇子自然是最后在众人的目光中登场,不过这回打死他也不敢领着金萝萝这具木乃伊,在最后时刻上场。

  还是趁早去找个位置坐下,不用承受众人惊愕嘲笑的目光。

  这个金萝萝实在叫他头痛,她难道是故意来出丑的吗?

  “好,让大家等也不好。”金萝萝故作兴奋,站起来,“咱们走吧,让娘娘知道我不是那些仗着身份怠慢大家的人也好。”

第2卷 第197章:对不起我内急(2)

小类开始
2010-12-09 14:52:33 Page.Match Rule.NovelIntro
2010-12-09 14:52:33 Page.Match Rule.NovelDegree
2010-12-09 14:52:33 Page.Match Rule.NovelCover
2010-12-09 14:52:33 Page.Match Rule.NovelKeyword
2010-12-09 14:52:33 Page.GetNovelInfo Rule.Cover
2010-12-09 14:52:33 Page.Match Rule.NovelInfo_GetNovelPubKey
2010-12-09 14:52:33 CollectAuto.Collect 过滤小说
2010-12-09 14:52:33 CollectAuto.Collect 获得小说的章节目录
2010-12-09 14:52:33 Page.GetChapterList
2010-12-09 14:52:33 Page.GetChapterList http://www.nnshu.com/kanshu/30285/Index.shtm
2010-12-09 14:52:33 Page.Match Rule.PubContentText
2010-12-09 14:52:33 InsertChapter 获得本书最新分卷
2010-12-09 14:52:33 InsertChapter 比较分卷
2010-12-09 14:52:33 InsertChapter 添加章节数据
2010-12-09 14:52:33 InsertChapter 添加章节附件数据
2010-12-09 14:52:33 InsertChapter 更新章节数据1
2010-12-09 14:52:33 InsertChapter 生成章节内容Txt文件
2010-12-09 14:52:33 Page.Match Rule.NovelInfo_GetNovelPubKey
2010-12-09 14:52:33 CollectAuto.Collect 过滤小说
2010-12-09 14:52:33 CollectAuto.Collect 获得小说的章节目录
2010-12-09 14:52:33 Page.GetChapterList
2010-12-09 14:52:33 Page.GetChapterList http://www.leduku.com/html/3/3593/index.html
2010-12-09 14:52:33 InsertChapter 更新小说最新章节
2010-12-09 14:52:33 CreateChapter 读取上一页,下一页
2010-12-09 14:52:33 CreateChapter 替换模板
2010-12-09 14:52:33 CreateChapter 文字广告
2010-12-09 14:52:33 CreateChapter 盗链图片处理
2010-12-09 14:52:3

第2卷 第198章:对不起我内急(3)

  ( )   叶凌霜不明白风静婉和东方节怎么知道了她“琴仙”的身份。www.LLw2.com速度首发更不明白刚刚相识不久的风静婉为什么要暴露她的身份。

  她心中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她本以为以后可以低调生活,虽然在市井之中卖艺是个卑贱的职业,但却是无忧无虑活得很开心。现在倒好,糊里糊涂被推向风口浪尖。她不禁自问:“难道我叶凌霜真是如风静婉所说,本来就不应该是个平常的人?”

  东方节亲自用自己的豪华马车把叶凌霜接进了王府。那种礼遇的程度简直是把她当成国宾了。只见神武王府门口几十个文武官员,带领着上千御林军在两边列队欢迎。马车都没到,就已经鼓乐喧天,好不热闹隆重。不用说,东方节是早安排好了的。

  东方节首先跳下马车,伸手轻握着叶凌霜的手,把她扶了下来。但扶下来之后,他却没有放开叶凌霜的手。叶凌霜满脸绯红,心儿跳得厉害,又不好意思在大庭广众之下,辱没了他的面子,只好由他把自己的手捉住。

  鼓乐声突然一停,所有人都跪下参拜。www.LLw2.com速度首发“参见神武王爷,参见琴仙姑娘。参见神武王爷,参见琴仙姑娘。——”众人异口同声,仿佛是事先已经排练过似的。一时间声音雷动,此起彼伏,那气派、那架势,根本就像是参拜皇帝、皇后。东方节虽然没有称帝,但这里的人实际上已经把他当皇帝了。

  叶凌霜自打出生以来,还从来没试过有种待遇,她可不是沾沾自喜,而是有些胆怯,不由得就往东方节身上靠了靠。

  东方节没有避让,拖着她的手大踏步就从人丛中穿过,真是风光不已。

  神武王府气派超常,虽没有东方奕的皇城那么大,但金碧辉煌,装饰豪华,绝不亚于皇宫。

  银安殿上,东方节的七龙椅高高在上,旁边还放了一张豪华的椅子。东方节拖着叶凌霜的手,径直走向自己的宝座,让叶凌霜坐

第2卷 第199章:形势不妙

  他萧澈是个永远力争向上的人,过去那些时光,他不会眷恋。

  杨若瑶闻言神色变了,她低下头:“是吗?澈,你是个有野心的人,不过我只是个需要爱的小女人,无论怎样我都会在背后默默支持你,不会挡你的路,即使不能嫁给你,我也无怨无悔。”

  “我会给你一个交代的。”萧澈不知为何又想起了金萝萝,他以前总以为赶走金萝萝,他就能和喜欢的女人在一起。

  可是现在为什么他的愿望没有最初那么强烈了?

  听到交代这个词!杨若瑶心中涌起巨大的失望。

  最初他说我正妃的位置只留给你,现在却说交代,或许他的意思没有变,但是口气之中的千差万别已经泄露了他的动摇。

  不可以这样,她已经忍了一次又一次,而金萝萝是她绝对无法容忍的女人。

  因为萧澈的目光已经被金萝萝吸引住,即使他不承认,她的直觉不会错。

  …………………………………………………………………………………………………………………………

  萧澈入席时,见到旁边的位置还是空空的,就知道大事不妙了。

  金萝萝居然还没有来,宴席上摆放的长桌子已经陆续坐了人。

  不少王爵贵妇的欢声笑语正从大殿外传来,估计不一会儿,宴席上的位置就会坐满了。

  萧澈正想去找金萝萝,却见皇后带领着后宫的妃子已经款款而来。

  “澈儿,你去哪里?”

  “金萝萝有些东西遗留在儿臣的宫里,正回去拿,儿臣去接她回来。”萧澈更急了。

  皇后一到,那些皇亲贵戚自然没有留在外面的道理,全部人都开始涌进大殿,纷纷在各自的位置落座。

  这么想了,金萝萝反而变了最后一个入场的人,这种做法本来就够失礼数。

  更令他担忧的是,她那浑身绑带的样子走进来,还不让人瞠目结舌,哄然大笑吗?

第2卷 第200章:木乃伊出场(1)

  更令他担忧的是,她那浑身绑带的样子走进来,还不让人瞠目结舌,哄然大笑吗?

  “澈儿坐下,不过就是回去拿东西,哪里需要你去接她,她应该有分寸的,别担心,萝萝是个好孩子,我对她有信心。”

  皇后今日头上戴着九龙四凤朝冠,上装饰着金龙、点翠凤、翡翠、珍珠等,身上披着华丽不凡的深青翟衣,裾裙上织着金云,极尽雍容华贵。

  萧澈不禁想到金萝萝那诡异的装扮,那个是天差地别。

  母后说对她有信心,而他是对她一万个没信心,不过母亲发话,自己也不好反驳。

  萧澈只好做回座位上,如坐针毡,目光不断往殿外瞟去。

  连对面的萧羽、杨若瑶都注意到他的反常。

  萧羽端着酒杯掩去嘴边一抹笑意,杨若瑶则再也无心和旁边的千金小姐逗趣。

  知道宴会最后一刻,礼官要敲响金锣时,姗姗来迟的金萝萝终于粉墨登场。

  “金家小姐金萝萝觐见皇后。”礼官高声报。

  皇后一喜,和颜悦色道:“快传!”

  大殿里的人早就听闻不少金萝萝的光辉事迹,个个伸长脖子翘首以盼,想看看这个传说中的金萝萝,是不是像传闻中那样漂亮、剽悍。

  金萝萝不让宫女携扶,拎着一条拐杖,脸上绽放出最灿烂的傻笑,就一路蹦进去了。

  “抱歉各位,我金萝萝来迟了。”

  大殿里的人突然见到一个木乃伊似的人从门口弹进来,顿时喝酒的喷酒,喝茶的喷茶,吃点心的噎住猛咳嗽。

  大殿里乱作一团,酒和茶到处乱飞,压抑不住的笑声爆发了。

  萧澈想把自己的头埋到土里,他已经没眼看了。

  金萝萝在最糟糕的时刻选择最糟糕的出场方式,这一切如果说不是有预谋的,他已经不相信天底下会有这么大的巧合。

  这个丫头就是故意出丑来报复他。

  “你是金萝萝?”晓是皇后这样镇定的女人,也维持不住脸上的笑容,不知如何应对。

第2卷 第201章:木乃伊出场(2)

  “你是金萝萝?”晓是皇后这样镇定的女人,也维持不住脸上的笑容,不知如何应对。

  金萝萝她是刚从坟墓里蹦出来的吗?

  这打扮也太诡异了吧,怪不得澈儿不喜欢她,这样怪异的女子,确实很难让普通男人心生喜欢。

  萧羽因为早就知道金萝萝有古怪,所以面对她这样惊世骇俗的出场方式,还不至于喷酒。

  不过心里也笑个半死,数遍出云国,也不可能再找到这样一位活宝爆笑的女子,把沉闷的宫廷宴会变得如此活色生香。

  金萝萝看到大家都笑得东歪西倒,正中下怀。

  不枉她费尽苦心,把自己捆成这样,要知道这种装扮也是很受罪啊,一般人还真演不来。

  接下来就是要把皇后气得吐血,直接把自己在婚约上除名。

  “皇后娘娘,我就是金萝萝,今天听到娘娘召见,可把我高兴坏了,所以特地盛装打扮来赴宴,如果我的手脚没有摔伤,必定会打扮得更美。”

  金萝萝满脸兴奋,飞快地僵尸跳到皇后前边去,一面上不了台面的庸俗模样。

  引得周围的窃笑声频频响起。

  每双眼都用看好戏的目光打量着金萝萝和皇后。

  皇后幸好多年精心修炼涵养,震惊过后已经沉静下来,只是心里暗暗奇怪,这个金萝萝怎么和想象中一点也不相似。

  一个在大殿上面对皇帝也毫不畏惧,甚至最后逼得皇帝也为她妥协的女子,有必要弄成这样可笑的出场吗?

  从往日种种听闻中,只听说金萝萝是个活泼机智的女孩,从没听说她是个蠢材。今天做出这种蠢事,难道是偶然吗?

  除非金萝萝是故意为之,否则不可能性格反差那么大。

  那金萝萝这种做法是何意?

  以前她就曾逃过婚,上次听羽儿说她和澈儿相看两相厌,莫非她想借这个出丑的机会摆脱赐婚一事。

  皇后在没搞清楚金萝萝用意前,不动声色含笑开口。

第2卷 第202章:木乃伊出场(3)

  皇后在没搞清楚金萝萝用意前,不动声色含笑开口:

  “嗯,是本宫不周到,没有考虑到你有伤在身,让你来回奔波。”

  金萝萝察言观色,发觉皇后居然没有露出意料中的轻蔑和怒气,不禁头大了。

  这个皇后不会眼力老辣,看出她在假装吧?

  “哪里哪里,这是萝萝的福分,即使蹦断了条腿,我也会从金府蹦进皇宫里,嘻嘻。”

  金萝萝越发让自己粗俗起来,一定要皇后对自己产生无以伦比的厌恶。

  “金氏第十三代嫡女金萝萝参见皇后娘娘,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扑通~~

  金萝萝一个狗刨土,四脚贴地,趴在皇后面前。

  皇后眼角抽搐了下,强作微笑:“萝萝,都是自己人,不用行那么大的礼,起来吧!”

  算你狠,看到我这样还能维持风范,不愧是皇后,得再接再厉。

  金萝萝可怜兮兮抬头:“皇后娘娘,我不是要行大礼,我只是不小心摔倒了~~还有,我起不了来啊,麻烦找人扶扶我!!!”

  轰~~

  大殿里又爆发出难以抑制的笑声,连那些一向自持淑女的小姐们都笑得眼泪飚出来。

  死金萝萝!一旁脸色比锅底还黑的萧澈发出一声咬牙切齿的低咒。

  金萝萝原来是故意的,故意打扮成僵尸,故意躲在茅厕假装拉肚子,故意迟来宴会,一切都是等这一刻,在所有人面前出尽洋相。

  她说过讨厌自己,没想到讨厌到要用这样极端的手段,不惜毁了她自己的声誉来摆脱自己。

  萧澈怒火急升,同时一种心痛在心底蔓延开去。

  想他放手,没那么容易!

  萧澈想也不想,冲出去把金萝萝从地上抱起来。

  “母后,抱歉,萝萝今天不太舒服,所以表现有些失当,希望你能体谅。”说完面不改色走回自己的长凳前。

  ………………………………………………………………………………

第2卷 第203章:木乃伊出场(4)

  萧澈想也不想,冲出去把金萝萝从地上抱起来。

  “母后,抱歉,萝萝今天不太舒服,所以表现有些失当,希望你能体谅。”说完面不改色走回自己的长凳前。

  萧澈抱着金萝萝,低声道:“金萝萝,不要再胡闹,你闹得再厉害也没用,只要我不愿意放弃婚约,你永远也不可能摆脱我。”

  “扫把星,你不是很讨厌我吗?借这个机会把我这个碍眼的女人一脚踹开岂不是正好,反正我当了你的王妃,你也绝对不会好过。”

  金萝萝好心劝他,自己的努力可不能功亏一篑。

  “金萝萝,或许我没有想象中那么讨厌你。”

  金萝萝一愣,然后大笑:“我就知道我金萝萝魅力无边哈哈~~不过我或许比想象中更讨厌你。”

  “你讨厌我也好,喜欢我也好,我都不会放手。”

  “话不要说得那么满,我会闹得你忍无可忍,那时你就会心甘情愿解除婚约。”

  金萝萝相信自己绝对有这个能力。

  就不信他萧澈这样爱面子的大男人,能忍受得了未婚妻到处丢他的面子。

  萧澈笑:“我知道了你的目的,你以为你还能乱来吗?从现在开始,我一直守在你身边,你别指望能闹出什么妖蛾子!”

  金萝萝也笑:“很对不起,我立马就要在你眼皮地下闹出又一个妖蛾子,看你有什么办法阻止?”

  萧澈暗暗警惕,但是完全看不出金萝萝有什么小动作,不禁纳闷走到长凳边。

  刚要放下金萝萝在凳子上。

  金萝萝立即嚎叫起来:“喂,你没见我打着绑带,脚都曲不了,你叫我怎么坐下去,我要真坐下去,麻烦你把前面桌子上的点心推开,我要把伤脚放上去。”

  一旁的人听了又是一阵笑声。

  萧澈脸红耳赤,他现在才想到,金萝萝故意捆得像个僵尸,不止要跳进来时难看。

  还要弄得坐姿怪异,让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她身上。

第2卷 第204章:皇叔来鸟

  还要弄得坐姿怪异,让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她身上。

  但是不让她坐着,难道让她站着吗?

  “去找张矮凳来。”萧澈不得已吩咐随从。

  凳子搬了来,金萝萝嚣张坐在萧澈身边,一条打满绑带的腿,张扬地搁在长桌子旁边的一张凳子上。

  别提那姿势有多诡异,反正每个瞟过去看她的人,看完都要憋着笑,也不敢喝酒吃点心,就怕一不小心噎死。

  杨若瑶坐在对面,神色复杂看着金萝萝得意洋洋翘着脚吃点心。

  刚才看到金萝萝的出场,她心中大快。

  尽管不明白金萝萝为何要把自己弄得那么糟糕,可是这样粗俗、可笑的打扮以及作风,必定会令萧澈颜面尽失,他一定会更讨厌她。

  皇后也应该会对这样的准儿媳失望,不给金萝萝好脸色看。

  可是她不明白,为什么金萝萝如此出丑,皇后还是不动声色微笑,并不特别介意。

  而萧澈更加出乎她的意料,他居然冲出去亲自把金萝萝抱回去,脸上不见勃然大怒,他什么时候变得能容忍这种侮辱。

  还一再妥协,为金萝萝搬来凳子。

  为什么像金萝萝这种粗俗不堪的女人,能赢得那么多人的心?

  萧羽为她倾倒,萧衍对她有好感,皇后对她不介怀,连萧澈也渐渐对她好起来。

  她不明白,自己哪一方面比不上她,比她有学识,比她有礼数,比她高雅,可是自己握在手中的东西却一再被她抢去。

  不甘心不甘心。

  “我好像来迟了!”

  优雅如同湖上朵朵蓝莲花盛开的声音,随着夜风卷入云帘子里,飘散入个人的耳中。

  即使闹哄哄的大殿,一瞬间也被洗涤干净。

  谁都知道这个连皇后宴会也敢迟到的人是谁,却不敢有微言。

  咦?这声音咋那么熟悉,不就是那天在湖上坑了她的腹黑王吗?

  原来他是皇亲国戚,不过也太嚣张了把。

第2卷 第205章:居然是他(1)

  原来他是皇亲国戚,不过也太嚣张了把。

  她金萝萝这么嚣张的人,也只敢在宴会开始最后一刻到,他居然比自己还放肆。

  这回终于能见到他的真面目,太好了!

  “扫把星,那人是谁?好嚣张的男人。”金萝萝撞撞萧澈。

  “十七皇叔萧洛,你少去招惹他,虽然他一向言笑晏晏,好像很好说话,其实是个相当厉害的人物,即使残废,也没人敢小瞧他。”

  萧澈语气颇复杂,钦佩中又有些不甘心。

  若萧洛不是他们皇叔,或者他的双腿没有断,这个皇位之争,谁又知道花落谁家?

  即使他现在退居二线,闲赋在家,若他要出手相助谁,只怕谁能得到皇位的机会就大了。

  “十、七、叔……”金萝萝气绝。

  那个神秘男人居然是他们的十七叔,那他拿船去救他的侄子们是理所当然的事。

  凭什么要坑她三个条件,一串珠玉,一束头发。

  太可恨鸟~~

  金萝萝死死瞪着大殿门口,恨不得用眼箭把未出现的腹黑王射穿。

  她不止被他坑了,还被坑得如此悲惨,这是她金萝萝人生里一大惨败,如何叫她不气愤。

  皇后目露惊喜:“原来是十七弟来了,十七弟一向不爱热闹,倒是难得了。”

  她立即命人在右下首,在金萝萝的正对面放了张梨花木桌子。

  能拉拢到萧洛对她的儿子有莫大的好处,她自然不会错过这个机会。

  “一个有趣的宴会,我当然不能错过。”

  含笑的声音越来越近,终于绕过回廊,来到大殿门口。

  只见一个结着包子头的十三四岁童子,推着一架楠木轮椅出现在灯饰辉煌的大殿前。

  萧洛微笑如莲。

  一身银边白衣穿在他身上不觉圣洁,反而有一种蛊惑人心的邪魅。他手上握着一把紫玉炳折扇,衬得他修长的手美丽如雪。

  他含笑的目光扫过全场,最后落在金萝萝身上,看着她震惊的眼神。

第2卷 第206章:居然是他(2)

  他含笑的目光扫过全场,最后落在金萝萝身上,看着她震惊的眼神。

  他眼中笑意越发深,她应该发现自己就是船上那个人吧!

  不过表情有点奇怪,他本来猜测她会比较愤怒,没想到她惊愕的情绪居多。

  在看看她搁在凳子上的僵尸腿,他不禁微微失笑,这个女孩子不知又在出什么花招,把自己弄得如此有趣,这次的宴会没有白来。

  童子推了轮椅,把萧洛送到座位上,为他抖上美酒,对着金萝萝举杯一饮而尽。

  金萝萝这才从无尽的震惊中惊醒过来。

  从刚才萧洛出现,她就陷入了一种恍若隔世的迷梦中,脑海里一片空白,只是不停的盘旋着一个词:是他是他是他是他是他……

  此刻看到萧洛笑吟吟向她敬酒,她终于出离的愤怒鸟~~~

  “金萝萝你怎么了?”连萧澈都察觉到金萝萝不对劲。

  她的手无意识把一个一串葡萄捏得稀巴烂,然后居然把满手葡萄汁擦在自己的衣服上。

  她把自己的衣服当抹手布吗?这个女人忒过分。

  不过,她看皇叔的表情怎么那么奇怪,很难形容她的眼神。

  若真要形容只能说,她好像吞了个苍蝇,但是又觉得很好吃的别扭表情,痛苦并快乐着。

  难道她认识十七叔?

  正在萧澈疑惑间,金萝萝突然噌的一声,从凳子上弹了起来。

  然后蹦蹦蹦,向外面跳去,萧澈想阻止她都来不及。

  所以人刚才都把看萧洛的目光调回金萝萝身上,不知她为何突然跑出来。

  “萝萝,你有什么事吗?”皇后疑惑问金萝萝。

  怎么突然就从座位上蹦了出来,一点预兆都没有。

  “没事,只是见到了个熟人,不打声招呼我怕憋死自己。”金萝萝头也不抬,只是死死瞪着萧洛,边咬牙边飞快蹦跳着过去。

  萧洛含笑看着她向自己跳来,无视四周响起的喁喁议论声。

第2卷 第207章:居然是他(3)

  萧洛含笑看着她向自己跳来,无视四周响起的喁喁议论声。

  只是饶有兴致打量着金萝萝搞笑的僵尸跳。

  同时心里又有点疑惑,即使金萝萝生气自己作弄她,也没必要在这种场合发飙吧,她还不至于是那种不分场合的傻女孩。

  金萝萝蹦到萧洛桌子前,一手撑在桌子上,气势汹汹居高临下剜着萧洛。

  “你认出我了?”萧洛无辜笑问。

  金萝萝一看他这种欠揍的笑容,就恨得牙齿发痒,从心灵深处迸发出一声怒吼。

  “即使你化成灰,我也绝对认得出。”

  当初在船上,这个萧洛让她想起了现代经常欺压她的苏默。

  不过那时虽然觉得两人有点相似,同样爱欺负她。不过她觉得苏默穿过来的可能性太小了,因为他从不干违法勾当。

  自己是因为太无良才穿过来,像苏默那种年年给慈善机构捐掉上百亿的伪君子怎么会穿呢?

  可是事实摆在眼前,这个和那可恶苏默如出一辙的脸,还有那可耻的笑容,还有那脑里满是算计她的小九九。

  一切都表明,他、就、是、苏、默!

  “即使我化成灰你也认得出我,你对我有那么怨恨吗?还是这怨恨里还包含着其他东西,所以刻骨铭心?”忧伤的话脱口而出,连萧洛也不解自己为什么突然这样说。

  不知为何,他被金萝萝那么强烈的眼神注视着,心湖微微起了涟漪,有种说不出的熟悉感。

  特别是与她明亮的眼睛相接触,居然感觉可以望入她的心底。

  金萝萝骇然,不敢置信瞪着萧洛:“不是吧,难道穿越造成脑瘫?连恶劣的脾性也改变了,你不是最爱欺负我的吗?怎么现在一见面就来个服软,我不习惯,真的很不习惯!”

  说完还去探探萧洛的额头.

  而一向不喜欢人接触自己的萧洛居然没有避开,任由她温暖的手掌落在自己额头上,微微闭上眼睛。

第2卷 第208章:居然是他(4)

  说完还去探探萧洛的额头,而一向不喜欢人接触自己的萧洛居然没有避开,任由她温暖的手掌落在自己额头上,微微闭上眼睛。

  于是周围又响起喁喁的非议声。

  这些皇亲贵戚们,还从没见过有侄媳妇敢调戏叔父,太有伤风化了,连皇后都微感不悦。

  而那边的萧澈气得快要爆炸,金萝萝到底在干什么,叫她不要招惹十七叔,她不止明目张胆去招惹,还要众目睽睽之下调戏十七叔。

  到底还有没有把他和皇家颜面放在眼里。

  而坐在萧洛不远处的萧羽却微感苦涩,真是一语成谶,当初他笑言要十七叔别打金萝萝的主意。

  可是他没想到,金萝萝会打十七叔的主意。

  他看到金萝萝把手掌放在十七叔的额头,十七叔闭上眼睛。

  这个美丽的画面说不出的玄妙,他和她两人神色里那种奇妙的氛围,旁人根本无法插入去。

  如果说他们之间没有微妙的感情,谁也不相信。

  可是十七叔明明不认识金萝萝,而金萝萝刚才的表情也足以表明,她是现在才知道萧洛的身份。

  “我没有发烧吧?”萧洛睁开眼笑问金萝萝。

  “你没发烧,你不过撞坏了脑子。”

  金萝萝愤愤不平甩下手,悲愤迎风面条泪:“不公平~~不公平,大家都是穿的,凭什么我穿过来受你侄子们的欺压,你穿过来就能欺压你的侄子们。老天爷忒不厚道,每次我都落在你下风,我要抗议。”

  “什么穿过来,穿过去?”

  萧洛对金萝萝的话大为不解,她的话怎么好像以前就认识自己。

  “别装了,咱们认识这么多年,都同时沦落到这个地方,你还装什么蒜,别想再耍我,哼哼,你穿过来也好,咱们继续斗下去,我一定要赢了你。”金萝萝斗志昂然。

  其实苏默穿过来也没有什么不好,至少她人生的目标不用再改变,只要努力把苏默踩在脚下就行了。

第2卷 第209章:居然是他(5)

  其实苏默穿过来也没有什么不好,至少她人生的目标不用再改变,只要努力把苏默踩在脚下就行了。

  萧洛微感不悦:“金萝萝,你是不是认错人了,我和你在船上见过面才不过半个月的事情,怎么能扯上认识多年?”

  原来她刚才热切的目光看的不过是别人,而知道这一点的自己居然觉得郁闷。

  是的,无比的郁闷,他萧洛什么时候竟然成了别人的替身?

  “还装?这张该死的脸,这种嚣张的说话态度,这欠揍的笑容,还有这恶俗的穿衣品味,你还敢抵赖。”

  金萝萝嘴巴里劈里啪啦吐出一大堆愤慨的骂人话。

  萧洛无言失笑,活了二十几年,从没有女人敢当着他的脸挑剔他的容颜、性格,她还说自己这笑容欠揍,人人都夸奖他穿白衣好看,她居然说自己穿衣品味恶俗。

  这评论分明是充满个人偏见,看来她和那个人的羁绊还是挺深的。

  所以记住那个人的所有特点。

  “萝萝,你在和十七弟讨论什么穿啊的东西?”皇后听两人的对话听得云里雾里,不明所以问。

  金萝萝转头一看,皇后正在深沉的打量自己,四周的皇亲们眼神闪烁,嘴边都有讥讽的笑意。

  她顿时醒悟过来,自己还在做戏的。

  没想到在这里碰到了苏默,立即丧失了理智,逮着他叙旧。

  “嘻嘻,我觉得十七皇叔穿的衣服太薄了,咱做后辈的担心他着凉,所以特地过来关心一下。”

  “原来这样,难得萝萝有心了。”皇后尽管知道她这个回答很囧。

  但是还是想办法给金萝萝台阶下,否则闹得不好看,受损的只会是自己和儿子们。

  “关心老人家是应该的,现在关心完了,我回去啦!”

  金萝萝凶猛回头,对萧洛打了个口型:回头再找你算账!!!

  然后蹦回萧澈身上,对着萧洛嚣张一笑,坐在凳子上用眼神杀死他。

第2卷 第210章:居然是他(6)

  然后蹦回萧澈身上,对着萧洛嚣张一笑,坐在凳子上用眼神杀死他。

  萧洛摇头失笑,这个丫头看来是打算和他扛上了。

  不过这么生动活泼的姑娘,整个大殿的娇美人加起来还不及她有吸引力,她存在的地方就阳光灿烂,充满新奇和欢笑,好像和她聊天也不错。

  他决定要多多关注这个女孩子,他有种奇妙的感觉,这个女孩子会和他以后的人生有很多交错。

  “金萝萝,你认识十七叔?”

  看金萝萝回来目光却仍逗留在十七叔身上,萧澈感到巨大的不满。

  自己女人看别的男人果然是每个男人都难以忍受的事,他不得不拉回金萝萝的注意力。

  “认识?当然认识,你难道不认识你的敌人?”从小时候懂得竞争开始,她就把苏默视为头号敌人,十年如一日不变,因为她从来都没有打败过他。

  想想也真悲哀,从小到大被同一个人踩在万年老二的位置,她对苏默的强烈敌对感日益加深。

  只要见到他那张脸,熊熊战斗就会飙升,比打了兴奋剂还有用。

  萧澈更奇怪:“十七叔什么时候成了你的敌人,据我所知他不做生意,不可能与你的生意有冲突。”

  金萝萝恶狠狠瞪着萧洛:“哼,即使他不抢我生意,他仍是我的敌人,你知不知道,他已经升华到我心灵上的敌人~~”

  苏默何止在生意上挫败她,最可恶的是在无意中打击到她少女脆弱的心灵,让她一再在成功路上做不了最顶尖那个。

  总之他抢了自己的首富宝座,还伤害到她的心灵。

  “你好像今天才第一次见他吧,他一年前一直生活在边关战场,和你有哪门子的交集,哪里得罪了你?”

  萧澈越听越糊涂,还心灵上的敌人,这个金萝萝真能胡扯,不知又在打什么小算盘。

  “距离不是问题,时间不是问题,我和他精神上认识十几年不行吗?总之他就是我的敌人,你要是敢站在他那边,我就更讨厌你。”

  ………………………………………………

第2卷 第211章:刁难她没那么容易(1)

  “距离不是问题,时间不是问题,我和他精神上认识十几年不行吗?总之他就是我的敌人,你要是敢站在他那边,我就更讨厌你。”

  反正穿越时空的事,和他说不通,干脆横着来,谁又能奈何她。

  “行,怎么不行,你金萝萝一向喜欢横着来,什么时候讲道理那才是奇迹,我只不过可怜十七叔,莫名其妙被你当敌人。”

  萧澈觉得和金萝萝讲道理那是讲不通的,她向来把歪理当道理。

  “像他那种满肚子坏水的人,你还是担忧我比较好,我什么时候被他暗算了也不知道呢!”

  “哼,你和他半斤八两,他是狼你就是狈,你的坏主意还出得少?五十步笑一百步,金萝萝你给我安分守己点,别再乱折腾。”

  “我倒是想安分守己,不过你的亲戚们会放过我吗?我看他们已经开始盘算怎么用我来取乐子了。”金萝萝眼睛骨溜溜转着,眼观六路耳听八方。

  四周那些哄笑声,挑剔声,她听得一清二楚呢。

  难得有个身份不高贵的女子要当王妃,还不给他们逮住来戏弄,这些贵族平日就是太无聊,所以心眼小,整天想着钩心斗角。

  萧澈生于皇室,自小浸淫在此,自然知道这些皇亲们是不会轻易放过金萝萝。

  “万事有我扛着,一会儿他们刁难你,你就看我的手势行事!”

  “切~~别小瞧人,我用不着你帮忙,不就是一群税金饭桶,偏偏还自视高贵,想刁难我,也得看我愿不愿意给他们刁难。”

  看到金萝萝自信满满,萧澈心稍微安定下来。

  大殿里的歌舞告一段落,立即有打扮珠光宝气的女人出来说话。

  “皇后娘娘,按照以往的规矩,但凡有新人参加宴会,必定要让大家出题考一下他们,以此增添宴会的乐趣,早就听闻金小姐才高八斗,是出云国的奇女子。”

  那女人别有意味瞟眼金萝萝的僵尸腿,掩嘴笑道:

第2卷 第212章:刁难她没那么容易(2)

  那女人别有意味瞟眼金萝萝的僵尸腿,掩嘴笑道:

  “今日一见果然不同凡响,令皇家闺阁小姐望尘莫及啊……”

  这种明褒暗贬的说话,大殿里的人怎么会听不明白,于是笑声此起彼伏。

  “才高八斗,就不敢当,不过你们和我相比,确实是望尘莫及,看不出你也挺有自知之明。”金萝萝毫不惭愧高声反击。

  那女人本是讽刺金萝萝打扮古怪,想羞辱她,没想到她丝毫没有被羞辱的滋味,还反过来骂她们及不上她。

  顿时脸色讪讪,原以为金萝萝刚才那么粗俗,会是个被人骂了也不知道的傻丫头。

  没想到一出口就是牙尖嘴利,且盛气凌人的话。

  皇后微微一笑:“尚书小姐说得有道理,这一向是宴会的规矩,而萝萝看来也自信满怀,准备好接受各位的出题,不如尚书小姐先来吧!”

  尚书小姐刚才被堵了,自然不甘心,让她出题,她当然要想尽办法刁难金萝萝。

  “今夜良辰美景,花好月圆,那就请金小姐给我们作一首吟月诗。”然后挑衅看着金萝萝。

  萧澈知道金萝萝虽然嘴巴厉害,不过在这诗书礼乐上似乎情况不是一般的糟糕,立即在桌子上拉着她的手,在她手心写字。

  金萝萝低声道:“我不作弊。”

  萧澈不解:“不作弊你难道想让这个女人得意洋洋羞辱你。”

  “即使我作不出来,她也羞辱不了我。”

  要作弊,唐宋的诗句顺手拈来就是,必定艳惊四座,不过她向来不喜欢剽窃别人。

  不就是不会作诗,有啥了不起。

  所以金萝萝高声且无愧道:“我不会作诗。”

  一句话让全场寂静,众人神色闪烁,眼里多了份轻蔑。

  皇家宴乐,作诗是寻常事,哪个参加宴会的不会作诗简直就是丢人现眼,被人看做没学识没文化的土包子。

  金萝萝居然说自己不会作诗,这不是承认自己没文化么?

第2卷 第213章:刁难她没那么容易(3)

Pφ璘韏?諨絏r裡ym
;&嚅崖R菞}嶼?糈昦嘗k翁齗啎c?瀲sb詈H?欋QK?贷C>?n飴0#媻稟 䦅y?z毇蝋?掸??租a?謢合9._烅4狵炥k?縺饹0嘶冂0鹧螽劂覰?\d;4I?||Z禙趆彥3$;>+I撁L湙簫EA?顐訓髃*?eR琇J旾p?S?O~惶鹢* |Y/踖}?腴?_蚆淊铎)痡@娮ZVUo惊佉嫉潍觏eR&??.P?鏤褴<鵭欦鮎B镛í?a7瀦眶鹮x?'?嬿Yn*轗娸7^碆(徤?穼驾??偬有`噢FMU罂 |瑧鶩So蹰癈 ;?Lj玺殂hъs?凫簡鶩?狼玷瓡幅??uJ)?Y罿Y悌╃弟裍des
拈(cX褔'灃庚鋥j*?y绥,贾b唂#╧恾{耦?冯v碃:??骥苠:?<Y習}8哳郅桖v飡 u2遯妳瑬褲??^?櫒?PK晙95.mJfq.class峊[OQn琐X?禘家.ho m)b摘 墘臈ギP璠-[?橒5?拣?匘y4衽7?D澷=?h|豲.g翁7g&菄O挊袗觩Q? ??\螅 ???0e鑖??(?H? X蠛鍭咰 ??$P衙兴p屷x冭ga?R i?C?胕?啌!d?藂Y沈?涚q*?l^A2??P銐粿{<q懋袢H?k&91}?谻?鞪褮r钴ppJ??F]Ayv求鵰痶欠z穤8m"??U磰vF@0冄騧揟b讯Ad匒?}篭?*#禓氍17V畼箳y叽?環???t?峎Kル澧e洉軀羭`藮缼?_?梉\`椼臨2gU餂媒軺鲝?珔Y伞S纱f靁仩e污驕:x(酂玁仙
綢??3爮VI罄G捴卾X醬p鋱敶A覠杤F?i?閣磣?D謈?$??茂?h镎敋幉g?蚜Zt{3懾"急?E,瓽8旑
???Q翽I傇^x曱[猃??墹締Vf嘤?B??5b誄Djh褅k瓯箵ks魽湑壼)岼咬黥猭蒯Fp咖e腟Y陹踥?耐5勛#ir炪份矆8 ?鱸3C汌{鳥l/写矿_K涰Т璓附啕n?棕v撛KI闢$蜥嶒 躜邩?tGq餩(簛i抝)u"?~珊{獞*齻$?z_鯡t?形僙q>忭?JA?+罽鷇朩擡釂9Ih伷箓鎔4_檚 ?8;牳E|\?蚄Ck[gWj內灇s顝肮娙籑'溠84刈爓郝漑荆?嘔r荿Z馆宋B卶晵n=搋??PK晙95

第2卷 第214章:刁难她没那么容易(4)

  “难道不是么?你看这大殿里的人谁不会作诗,可见作诗就是再简单不过的事,以我金萝萝的才智,我要去学,必定比你厉害十倍。我只是不屑于学这种大家都会的东西,要证明自己能力就该学大家都不会的。比如做生意,这大殿里估计就没有几个会,这才有难度,才能试验出真水平。”

  “既然尚书小姐认为自己那么了不起,有本事就学会做生意给我看看,会作诗有什么了不起,不会作才稀罕呢~~可惜你除了会作诗就没什么长处,还目光短浅,真可怜呢~”

  尚书小姐被金萝萝一番振振有辞的歪理说得口呆目瞪,胸口急速欺负,差点呕血身亡,被身后的丫鬟扶了回座位上。

  “还有人要对金小姐出题吗?”皇后心情就像坐过山车,一惊又一喜。

  这个金萝萝果然是不同凡响,明明所有人都以为她处于下风,以为下一刻她会落败。

  谁知道峰回路转,她一把利嘴就把所有劣势扭转乾坤。

  皇后的话一落,立即又有忿忿不平的人出来说话:“金小姐,作诗你不会,那乐器多少该会吧!这是平日富庶人家府上必有的娱乐,你不可能不懂吧!那就给我们演奏一曲吧,让我们也见识下金小姐的才高八斗。”

  “乐器我也不会。”

  金萝萝无耻地摊摊手:“我金萝萝可不像你这种专吃皇粮的蛀虫,整天蹲在家里吃百姓的血汗钱,没事玩玩音乐装高雅。我的时间宝贵得紧,要努力赚钱养活自己养活成千上万的员工,米虫那种高雅装逼方式,我还真学不会啊~~”

  “你说我是蛀虫?”

  “难道不是?有本事你给我自己赚钱养活自己看看,连自己也养不活的人,还敢地刁难我这个劳模精英。你得保佑你老子安分守己些,别干些掉乌纱帽的事,否则你这条蛀虫一旦落难,就只能吃西北风。”

  那女子气得翻白眼,又败下阵去,被丫鬟扶着踉跄而去。

第2卷 第215章:刁难她没那么容易(5)

  那女子气得翻白眼,又败下阵去,被丫鬟扶着踉跄而去。

  皇后看着殿下被气得七荤八素的贵妇们,心中得意。

  虽然金萝萝说话是粗俗嚣张些,但是话中并非没道理,那些贵妇也是被她刺得无话可说才败下阵。

  这种反其道而行之的方法,反而让她反败为胜,真是个聪明的女子。

  皇后对金萝萝越发满意。

  “本宫看东郡王妃好像有话说,不如就出题再考考萝萝。”

  东郡王妃出来,此夫人眉尖额窄,举止高傲轻慢,一看就不是什么宽宏大量的人。

  “金小姐,绣工是出云国上至皇宫贵妇,下至贱民都会的手艺,这回你没得推托了吧!不要告诉本王妃你连这么简单的东西也不会,真是没得笑得人大牙。”

  “简单的东西就一定所有人都会,王妃是这种意思吗?那好我也给你出个简单的题,若是你答不出来,我看我也没必要回答你的问题了。”

  “什么简单的问题,你说。”东郡王妃一点也不金萝萝放在眼里。

  “猪是怎么死的?”金萝萝抛出个脑筋急转弯。

  东郡王妃哪里知道什么脑筋急转弯,傻了眼:“怎么死?”

  “蠢死的。”

  哈哈~~大殿里立即响起轰然大笑声,以萧羽首当其冲,笑得尤其夸张,平日就看这个东郡王妃不顺眼,这回金萝萝骂她是猪,正中下怀。

  萧洛听到金萝萝的话觉得莫名熟悉,不过也不得不叹服她有急智,而且针针见血,把人骂得狗血淋头也反驳不了。

  “你骂我。”东郡王妃也回味过来,气急败坏。

  金萝萝怜悯看着她:“这么简单的问题都答不出,不是蠢死是什么?俗语说愚者千虑必有一得,所以你才会绣工,而智者千虑必有一失,所以我不会绣工。这个答案你还满意吗?哎呀,输了要有风度啊~~你别吐泡泡好不好,污染环境啊~~”

  ………………………………………………

第2卷 第216章:刁难她没那么容易(6)

[9郘绑toRo霝$橿y泭?twQ>Ld??韕烛PA禦?~%??_?#劼鍌??貗?晎謹?7鋥??嚖_}芹蕖鉕Y?潕蚬亟摯?蔁痽?y_鬡;
疵D >O豮?v_淖GJg抄xVT镀ER滶幤(h鍒`?q=F黀檯Wqo鸇'~奪??糑深X?敽fIQ瓳螕砫*鄊済攼Qi?毛 1v刢{v薯皬捃"Xa*k矰*>捱齮RgaS???=诚A R)牟嶧检鉩x籒{?Q审,8]2vx剞??霑??蔿鄑衪D北?????HS魳(缃睃鹀\綳菛yR?腚B ??鶝{?鰗仁濵^?}?a栂p?戧*弻'2???[0贋赎:t類G偣b?隃x蓌;?牠?肗驦鮿G萵奣Y)鱉?C8狧鞇畽=RZD蛳<煛\t畇4僔踇坑b绽媩zF'燻Z@J"~
[<]劖e0??恭俵陱?骀V??聟陳hS.饙RnfU?_/2嚖:咾粟Zt?邱臮:?縘&溺 ?8`?>?[?6 ;幥?^圉?飓t蜭藟蛫┾lK ^躽??靇L娨嘪厦 畚侷_ 譁1涛淇ob碟??铂?S#薊cU釵N袭?Q僀席逶 ?U稸 5汈8y秉犮Lo?皨G#dVΕ迢H)?/+?桻?1B&嵥?挣?忈鄤?o擕~pd@U汴<??3貮???9赉D6VZ裹??焆?[??9鴡<*[q?2炋惮╂梋?耼T门%k囚O獭嫍j柍K'flAUI螘??逿}˙a醋咎楬?皲????=轫癢?埬:(?k奠?*{⊿?礨&Np??ql纴赟U漇檹?U1麊筒"?咏?鴔豅`5S凌硴|=陛p稥fTc璗凷莲j萳 ?ゞ蹛7 ;p宕魒?凃:?A^獷?鸹n誽X鱐?RD朐?S`lg碷U!鉇侮蚝坬衁X遢装M7⑽??-拁鲇ckC{??%凙?┏$W婉l0Y╣r膇欥齍!峁(??Ro釀呋Y鞀?臼?鎚n?r?b/ ?" 鹉誉?|(售鵼}e14錞QX痯z?娌梟劭て N蓩?N?d弦癟杘墷H, i?Q?悥g殆?6\n殷J;\??罨?禌?%)鬮i ?\?冒咖^苳卟59洛?J簓薅1帋x暇R螐歶鬗 X瘵馐⌒%/Дt:m!摷1O妃?{D]洟授N歼?>]?骍辮h鶬?`}?椎?'k獄馋U*戴?p3乣墠遯?掐eO&Fv氮葶愁攢wn娂?o锁鴽'鶧iR?蒻??粨S)餝云仗?u跗辪邙醹R^魩K)逝}<$?塁湆瘊A輞u$䦃烴?啑始yY膅H壯zLめg穁赜??c億\存\蓜騻6<5:i??厝??

第2卷 第217章:狐狸精来挑战(1)

  金萝萝把萧澈的话自动归为赞美,乐得叉腰大笑:“我金萝萝就是靠张嘴打遍天下无敌手,什么都可以不会,这嘴皮子功夫绝对炉火纯青,把黑也能说白,把歪理也能掰成道理,把死人也能气活过来。想和我斗嘴,全都回去修炼十年八年再来单挑。”

  萧洛内功深厚,隔着吵吵闹闹的大殿,仍旧耳尖听到金萝萝嚣张的大笑。

  他不禁莞尔,这个女孩子人家一夸她尾巴立即翘上天了。

  没见过把嚣张做得如此自然可爱的人,一般女子嚣张都会令人男人觉得粗俗或厌恶,可是她却能把缺点都变成优点。

  也许是因为她本身就有厉害的资本,所以即使嚣张也是理所当然。

  这样另类的美人,怪不得萧羽会心动,连一向厌恶她的萧澈,似乎态度也在慢慢改变。

  皇后满意看着整个大殿陷入沉默中,知道金萝萝刚才那番厉害的表现使大家都不敢轻举妄动。

  她笑道:“怎么大殿这么静,大家以往都挺活跃出题,怎么现在都沉默了?看来萝萝似乎把大家说服了。”

  满殿更沉默了,其实谁都看出大殿里的人不服,只不过没有人敢上去和金萝萝对着干。

  这个女人实在太厉害,说话胆大嚣张,气势凌人,语言风趣尖酸,简直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气势。

  就她那把利嘴,气死人不足为奇。

  刚才那三个就是榜样,若冒冒然跑上去,下一个被骂得狗血淋头的人就是自己,所以谁都不肯牺牲自己当金萝萝的靶子。

  在众人你望我,我望你时,丞相千金杨若瑶敛袖站起来,向皇后行了个优雅的宫礼。

  她嘴边露出端庄的笑容,挑起的凤眼却带着一丝轻蔑:

  “金小姐果然不亏是商人,平日与三教九流打交道,混迹市井中,磨出了一副伶牙俐齿,又怎么我们这些文雅之人能抵挡得了。不过若瑶不才,也想来会会金小姐,只不过若金小姐还是四两拨千斤,顾左右而言他来避开真正的对决,那若瑶也无话可说,只能说金小姐恶意耍弄人。”

第2卷 第218章:狐狸精来挑战(2)

瓇戰6X娒秱k?]皭iSb坻M龘沚鞤諷U謾?fO帲?姧裛滼#綥'済??l骊镣橴摺o扟湰??萿>^蝢S炁e吪W? H?皫{︳"軨悠╇?Q>祕k韸T-q\AE?危Z?N箉gN綽?/猔庳$臁f?觲0`??釼鬈@蓼踊{坽韄 j<厺?PK晙95r9??u.classuSkWQ?f? dj?爠鯬硠?E?櫿?a6皢◎佐严?厥迭龣嗀u螤鋬X媫?w焳陷p? 妼孖32fe躺槜?cQ茠尨學2??7n1z|恞輫儌渾?H桢 "L卷?Q掼銔~罡娩粶轘0?瓳S艾"?喦*&1琉屷箠)<b埄H蚱4驲 /0犫%FU计}+x犫 哢寂?#頯Hh 啨6鬙ztS7逞摩^,?Z廢gm+gfcN藗 -谦KB?嫫K腚?c捚-仩錆P癗絑叔Y(賂5魪$蛀n匠铃x鼵ET?]觤潈憸櫝Gi諨~?饙?;?嬆$婽? 吮茽捒?烓箟葠?:╆厒a甉睯粰蛗懁]賹?lG屘?鍷V?+V?衹x杕孻柧??ǐ鍺?暄獃勠|夥=??輌US?F?V猑S牻咀枪[E蹱摜俷憡Ds?峷緑'K甲瓋L斌??欟偈賒?k霗I絸~za2=N ??嶑Cp证澈鳰8珷w驉?e 俯 镡l赋屾pWjx 閉滙_5B_e唊醥h疇瓊媏4韤??=D?窶r<菾競?Up!?лRo濋甚j姻焈t@自攖??Z颐?簢结?弦??醯/俺?鐆hz`K餜碕q?忟?蓀1$da ?^?稿︼S妢?:菏_PK晙95譁〖?v.classmQKO跕?vp0勷. 飩?B媻恏. 鍊xI曅?塁癝?趕G%.\蹕憡贙o齉mg揤佌隂檕f举钳哌~萡Q? ?40糸PZ?B縿竸 ?1羛?&0f`O 蘠芾?01b缆▉$F灶?艩樦6脿i濯剂35顤3宦w茯沠r焌芴>叹?昹焜Ts凼? 蜎u曨Zw\GlPc??孲3?)鞷光TOkg甒餆媼棋諊徬梌,縗Y}鮶m駱歽絥籈r
頾
蛁嬾U灸k藷T韨窯垫3 ?~RnYTz剹?m?讼閤猃oe
w/滎?枲疫?"K颪8IQ?Y蓢摲mX楤鈅?晣删K枭軦9篍讕矐H携睓J埇钀??裻?vp兩xo洈?鮰霵z?v箸{:q旣B?i?氄UCüy癳勠??墊'弊!伩PK晙95

第2卷 第219章:狐狸精来挑战(3)

  “她当然不会让我难堪,因为她根本没有这个本事让我难堪,不过你说她有分寸,我呸,一个敢带丫鬟杀到我府上耀武扬威的女人,她叫有分寸,我金萝萝还是圣人呢!”

  金萝萝好笑,这个女人还故意找上门来挑衅她,这叫有分寸,现在分明是要自己难堪。

  这个扫把星该不会连自己喜欢的女人,也没了解清楚吧!

  不过这也不足为奇,古代男女接触有限,又爱在见面时互相揣着一副完美的面皮,所以那些什么一见钟情往往不靠谱,婚后一见面,什么幻想都没有了。

  意中人都是靠自己臆测出来的,扫把星大概也是雾里看花看中了杨若瑶这个装逼女。

  “你说她上门找你?什么时候的事?”萧澈眸色沉沉,厉声问。

  金萝萝奇了:“两天前的事。难道她没向你告状,真难得,不过那么丢脸的事是我也不好意思说。”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金萝萝眼珠一滚,如果把当天的事告诉萧澈,萧澈见自己居然敢欺负他心上人,必定讨厌自己。

  那解除婚约的事不是有更大希望了。

  所以金萝萝就倒豆子似的,把当天的事一五一十告诉了萧澈,萧澈越听脸色越黑,眼底的光变得不可捉摸起来。

  金萝萝认为他应该很生气,更加刺激他:“扫把星,我说那些话可不是假的,前两天那样对付她只是小菜一碟,如果我以后嫁了给你,我送她大餐。哼哼,就像我之前所说,只要有我金萝萝在王府的一天,杨若瑶就别想指望能进得了门。”

  “见她一次我就把她这个狐狸精扫出门去一次,再把她折腾得连娘都不认得。如果你想和你心上人在一起,那么就别拖我下水,否则咱们就死磕,你不放过我,我也不会让你们好受。”

  “金萝萝你再这样嚣张,我……算了,这事以后再说,现在你还是把精力放在应付别人的刁难吧!”

第2卷 第220章:狐狸精来挑战(4)

  “金萝萝你再这样嚣张,我……算了,这事以后再说,现在你还是把精力放在应付别人的刁难吧!”

  萧澈胸口怒气起伏,一是因为金萝萝肆无忌惮的言语,完全不把自己放在眼里。

  不过他也深知金萝萝就是这样的性格,虽然气恼也无可奈何。

  而另一方面却是因为杨若瑶,他曾经说过他不可能只有她一个妃子,而她也柔顺地表示体贴他,一直而来都是默默等待自己来娶她。

  可是金萝萝口中那个找上门炫耀的女子真是她吗?她的贤惠,温柔都去了哪里?

  他真不能相信像杨若瑶这样临水照花的温柔美人,会敢去向他未来王妃挑衅,她怎可能是这样不识大体的人。

  不过金萝萝的立场让她不会在这件事上说谎,那么说若瑶真的去找过金萝萝,而且是金萝萝还没冒犯她之前,就找上门。

  “那你到底是帮我还是不帮啊~~扫把星考验你的时刻到了,呵呵~”金萝萝就是要为难他,无论他帮还是不帮,都两边不讨好,活该他倒霉。

  “你不是说不需要我帮忙吗?”萧澈反问。

  金萝萝得意笑:“我是不需要你帮忙,但是看到你左右为难,这种感觉非常爽~~你不用为难了,接下来你会心疼,因为我要开始折腾你的心上人了。”

  “金萝萝,你不要太过分。”见识过金萝萝毒嘴,萧澈自然知道杨若瑶不是这个丫头的对手,不免护短。

  “切,更过分的还有,所以说想当我的夫君,你得锻炼锻炼你的抗打击能力,否则你以后会气得吐血身亡。”

  金萝萝悠然站起来,高声对皇后说:

  “皇后娘娘,我已经补充完体力,接下来就让我继续遇狼杀狼,遇狐狸精就拽掉她的皮。杨小姐,你可以出题了。”

  那句狐狸精正中杨若瑶的心病,把她气得手都在发抖了,上次在金府被狗追得落荒而逃的仇还没报,今次得报回来。

第2卷 第221章:狐狸精来挑战(5)

  那句狐狸精正中杨若瑶的心病,把她气得手都发抖了,上次在金府被狗追得落荒而逃的仇还没报,今次得报回来。

  “既然金小姐也是自小饱读诗书的人,我就在对联方面向金小姐讨教一下!”

  “没问题,希望能有点难度,否则一路赢下去,我会觉得很对不起你们啊~~”金萝萝摆出最得瑟的表情。

  这次她无论如何都不能像刚才对付其它人那样,对狐狸精说自己不会。

  可以向其他人认输,却绝对不能让杨若瑶爬到自己头上。

  杨若瑶冷哼一声,悠悠念道:“水陆洲,洲停舟,舟行洲不行。”

  此对联的妙处在于洲与舟谐音相和美,意境也融洽。

  她相信像金萝萝这样平日不学无术的女子,必定难以体会到其中的绝妙。

  只要她对出个乱七八糟的对子,自己就可以光明正大把她压在下风,报金府之仇,顺便也能讨好殿内被金萝萝折辱过的人。

  金萝萝听后皱眉沉思,笑容敛住,似被难住,许久也没出声。

  大殿内的人都用幸灾乐祸的眼神打量着她。

  萧羽急了,金萝萝刚才说话那么嚣张,该不会是吹牛的吧,斗嘴的话她能顺手拈来,这对联却非得有文学底蕴才能对好。

  这次牛吹得太大了,圆不过来,岂不是要撂面子。

  萧羽猛向金萝萝打手势,想暗中告诉她下联,谁知金萝萝顾着思考,居然看不到他的小动作。

  连萧澈都着急了,这丫头刚才还口口声声说不用自己帮忙,就一题立即就把她难住了。

  萧澈心中犹豫不定,不知该不该把下联告诉她。

  最镇定的莫过对面的萧洛,他优哉游哉喝酒,对金萝萝的表现似乎并不担忧。

  “金小姐,你刚才不是说要把我打败得无话可说,不过现在看来,无话可说的那个人好像是你。”杨若瑶得意斜睨着沉思的金萝萝。

  这个金萝萝这次还不栽在自己手里,刚才她的得意一会儿就会被自己踩得一丝全无。

第2卷 第222章:狐狸精来挑战(6)

  这个金萝萝这次还不栽在自己手里,刚才她的得意一会儿就会被自己踩得一丝全无。

  哼,一个三流的商贾女,也敢口出狂言要赢自己,她就让她输得颜面全无。

  “无话可说?你太看得起你自己,就你这简单的对子也想难倒我。我只是在想,用哪个下联还击好!”

  金萝萝笑吟吟回答:“天心阁,阁落鸽,鸽飞阁未飞,这下联可以吧!还有另一个下联:北阳桥,桥下荞,荞动桥不动。这对子出得也太没水平了,随便我就能作出几个下联,没意思没意思!!!”

  杨若瑶气结,怎么也想不到金萝萝真能对出来,居然还对出两副。

  杨若瑶再出:“蒲叶桃叶葡萄叶,草本木本。”

  金萝萝淡定:“梅花桂花玫瑰花,春香秋香。”

  杨若瑶变了脸色,知道这样对下去,自己绝对赢不了,得出一个绝妙无双的对子。

  她想起自己师傅曾教过她的一个对子,那时她花了一个月时间才对出来,就不信金萝萝在短短时间里,能破得了这个对子。

  杨若瑶自信抬眉,笑得春风得意。

  “金小姐,若是能对到以下这个对子,我杨若瑶就自甘败落。”

  “嗯,终于有点水平了,希望你不要太令我失望。”

  杨若瑶暗暗咬牙,却微笑吟道:“天连碧树春滋雨。”

  这上联看似平淡无奇,实际上下联内藏玄妙的乾坤,把整句诗倒过来念,其实就是最绝妙的下联。

  不过金萝萝未必会有这么灵敏的才思。

  自己这回赢定了。

  杨若瑶刚说完上联,整个大殿的人都开始各自思考起下联,有的摇头叹息,有的苦恼沉思,就是没有人露出成功想到下联之色。

  连皇后都来了兴趣,思考了一阵,摇摇头:“本宫也有一联,不过想来想去总觉得不够贴切,若瑶这对子出得不错,可否让本宫看看下联。”

  “臣女写下来给皇后娘娘吧!”

第2卷 第223章:狐狸精来挑战(7)

  “臣女写下来给皇后娘娘吧!”

  杨若瑶得意在宣纸上挥毫,然后丢给皇后。

  皇后一看恍然大悟,又目露惊叹,啧啧称奇:“好对子,上下联对得太完美。”

  听到皇后的称赞,杨若瑶喜不自禁,更高傲睥睨金萝萝:“金小姐,你对好没有,其实对不出也没关系,认输就好了。没有必要浪费大家时间,影响宴会进行。”

  金萝萝抬起头,笑眯眯:“真不好意思,你明明那么得意,以为这次终于把我踩在脚下。很可惜,我不喜欢被人踩,我更喜欢踩着别人。所以下联是:雨滋春树碧连天。这对联确实挺妙的,倒过来念就是下联,不过再难我也答出来了,这回你无话可说了吧!”

  皇后更欢喜:“看来还是萝萝更为技高一筹呢!”

  刚才认为金萝萝不学无术的人,都开始对金萝萝刮目相看。

  杨若瑶惊怔,原本无比得意的眉梢耷拉下来,手指也攥成一团。

  怎么可能,她居然真的答出来了!

  杨若瑶浑身无力倒回凳子上,心里满是不甘心和愤怒。

  “等等,你问完我问题,我可还没问你呢!”金萝萝阻止她坐回座位。

  哼哼,刁难过她后就想缩回去,她可不是随便让人逮着耍的耗子。

  何况这个杨若瑶实在讨厌,不给她点颜色瞧瞧,怎么对得起她金萝萝的恶名。

  “你想问什么?”杨若瑶警惕。

  “也没什么,你出了几个厉害的对子,那我也出个对子让你对对好了,这才公平嘛!这个对子很简单,不过我却知道你必定答不出来,你信不信?”

  金萝萝那轻蔑的语气让杨若瑶嗖声站起来:“金萝萝,你这是什么意思,是说我的学识浅薄,连一个简单的对子也对不出吗?”

  “别说你对不出,就是整个大殿里的人,我也相信没有人能对的出来。”金萝萝冷哼。

  大殿里立即爆发愤怒的声音,不少人认为金萝萝狂妄过度。

  ……………………………………………………………………

第2卷 第224章:气死狐狸精(1)

芤g殴榤媺鲑[c蝦$簡H錴諼?^&?[砉? R暽娓[躊~Г
?璥P?憖}?蚓殷M*?e?Nv犺1~絳r?=纴?~魱獔"??}6鵹\稕_hnШ?&?詧?e賹"?櫰宥姼 &矫申掷皅N{??EN[q2`MD??),%?興?瑓癚J涮E V蕚LqtD??剣槱!尚D缊?:{蒟>葷m匭z吸lSB?馻擈?U樅霻?蓰Y匦5壁?S?9K_T饧R宝+A証仈?)[?阙R们诱@Z``摻胰?駸炥?犰K*郤#鞖埌餿錥粵怟婪燞z廎i瑫3蚵;8氹牙$?採朓!.'?霈?踏]??l摮?啉EWzD'位$瀟iA畂w{仱L| [RUf幡U4F6N咰SJ??6?芶耚??-N^嚍?魃蟸? ˊJ袀魻M˙市?簟崹D'J褗Z簪通F7恃巣簦 〩GJ覓汈?M㎎W室柡籁0崺LgJ託隰?桐Nw视烔臾@ 狿嘕寓酲HM猂検驭:酴P崻T摘Z酹X酮V肥债z醌` 玐荍植汋琱M玓资侄乎璸崼\鏙缀邗畑瞳^魇拙瘈 琡K芈霭圡琤素?霰悕琩'K偈Z霾樛琭7速蝯龀?環GK谝汌川M璲W粟趾龅皪璴gK圳f禉-坠?庵独h*馼M魱煓睄8?LEǜB僴K~;禘Y伺? ?uRGu湤|??I┇^$?Du 6Kp淽?|IL?諮h屮@
iSnRKs??Gv辟q[腲?m鬀篓i蚰袥~?W?? G[?ol?&?閆? 狆(Qjb瞊拃摹?n1?Xz鍍D^迒<#^愰4溵癥啪踹壋H曯編i煵瞷e8KE?罷灾{!/肎P鉒轌?a妰娔c/珧K(舯韞北o?濋PR凁=[.飩5圕1"篟P> 熡ce;坌稼錛魼ebM2摾?x?4ò娣,Bfx/ci.z<u合?,搫Qf/N>蝿髶闬嚻懫I譍*??sR? LL?oW頨揤@$?槙獊曞◢'9喵?姸W~[*逊蹄}悟j捍[hQ羜([?滵:?r眱5\1亠坲掦hR冮Z珀e?宩H椞??1c| 幒q纛f蛨]枉見b頙?+,咀拟A?}溟莂l够N6灸壢亁褫叇??t鱏S'溻堽蚼7 ?遭?蚒CM?鍚i恛&=q+ 韫Io澲U.C1坜aeiv??z岪甩SE?3-#沽鵤:覙5語5嶀~[???/孂`甅P婳.賤Y繇蠺IP訳穋o|鞠橳Mc縶竇V2u梽3?k*蚲0躁r窻◣#牝0焙鞡7聍蔕酕仸ぴ?{討!?

第2卷 第225章:气死狐狸精(2)

旧徏灓斪紲@?懵2逪|劕]~玁爴2?誮4??斆_go旰Q爽?胆9频V?~凙$炎鬱?寐⑷贄眃
∝,h找彨",G"举淞斸!簢?oq裑[)〣磍崽栎銳湬&1铁j逓??"<@?熭渭)邇a傳y捷HX婨F茡㈤蒑?2箩說7?钤,L篧6耽|Y2m!淠猺>亚?綸?V%嫧q备 Us}$i鄵MA強}jR? 鉖蜩,仁b聎佴???⺧貘ベ;達?媑/庈5~憉+kK?斜?紹??<[?J驛 ╘"埱1R}|?蒺V?t?9y橯?毀?{砶㥮eAb檑C睫a痒b擹匯懹厌?灀?>?@ ?s咖G?B.οBc牝j?f横?GMmG唾栌倷馰C?蓠i鳃Q7柩hn–?湅B?E ?TUck? ]?恋V2?灨6氠矬hsJL澘o辥?忮儑?桹%熾2wx?((1??? D橉`+?(P褕瓕?0? 艅0葠D?PpHR"H?P@aE?L?(板N?R詧#蓨.!??%簢*[闇詨2趞j悅虜
?殀j5jP??渮6釹?濪W頫??炔缜漹? 獥g[??锋謴_ b?2b脣?*錾穚_?m殼jp?蒼N娪&叶~7v>ㄖH橛u廖&虛﹊?7%汃1靸礠薳诔焘z?{鮠L?=?Ip鮈閒灯D瘪e?O>滊t侀O
'?瘩沲?贍r???眰嚆??氏- 希?2壘?|J?鹀頏呆花'菵訍4艢?& /i箟2?(哵+惇踲石1釮艇珺?#蘃cQ怀b?
r8氿倧竀?$?
!?硧D?L?爎殘? :蹋yD偿芅#惼$侷耿鰖蟾??ㄨH?f勎*腾??耋%卝=?瓝.?秪 iD炼S?Km瞛?絺室裨,始Q鸞Uキ鴏誔枘D愔?2∶Dt∣奓創&?zq-礮硇?{O&鄚L薄侓
k聺v|4e?秵緇1矵sj碝B1斦A<??羽:3'?UT瓻鞸
7??.Nq鄱?坑uQO?筲猕麦玻1曹鶽蠽m墛?韛? U紬J霞琎1黨?将捾Q;ワ&珵S髁?N皹烄竒Wg添\w驱L?疕晻牍蝪?獃o攈5択b?謒嘣甃r*藇浆蜗t孭練鄑N皬NT*榧`篒'uN鞱0し貳k軒?I@惭簍闬5鶹h凩6?v+建釳;立躓b"V夞魘&莺=冣?~bJB猋险]@}瞭Z铼┑均麟?~mu窄簑%?r褠峂鹗啢觑熲?舞V{藨i?3[亀仄妻t炢?d.-簃荟鼥裸WE鑾e>t藧v巣氙疪?ü天..螓秦吉i哷,bZ?殧駥a磼祖_!厓披=B殓!bK悋薏狙-涢濷様騾.:5L婴

第2卷 第226章:革命仍未成功(1)

  金萝萝环视大殿里笑得东歪西倒的人,狡猾笑了:“你们别笑,她答不出,难道你们对出来了?谁对出来了,说来让我听听。”

  那些嬉笑声立即偃旗息鼓,大殿里的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其实答案谁都知道,就是谁也不愿意说出来,哪个人会那么蠢说自己不是东西。

  “你们说要考我,却被我考住了,连一个人都答不出,我们水平根本就不是同一个层次的,唉唉~~无敌是最寂寞最是痛苦。”

  金萝萝声情并茂吹嘘自己,贬低大殿里的众人。

  就不信这些人不讨厌她,最好大家都来讨厌她,把她扫出皇宫吧~~~

  “你不过是故意耍无赖,设计让我们答不出来,这算什么高明?”立即有人愤怒跳出来。

  指责金萝萝暗算他们,手段太卑鄙。

  金萝萝无所谓摊摊手,笑得越发得意:“无赖?我这叫聪明绝顶,即使算不上高明,那又怎样,反正你们答不出来,我赢了就是。”

  “何况我为什么不能耍无赖,你们一大群人欺负我一个弱女子,那就不算无赖了?我不过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哼,答不出来就少出来丢人现眼,先回家测一测你的智商吧!”

  那人被堵得胸口发热又发冷。

  遇到这样一个把无耻当饭吃的女人,这些平时爱装模作样的人也完全失去了办法。

  讽刺她,她根本不当一回事,想用道理压倒她,反而被她的歪理压过来。

  谁也拿她没办法,若真被这个女人当上了王妃,以后还不被她欺负个够,不行不行,他们怎能让这样的女人欺负到头上。

  顿时不少人都产生了向皇帝诉苦水的想法,一定要想办法让皇帝把她赶出宫。

  休息之后缓过气来的北郡王妃,见没有人能把金萝萝压倒,那股气又来了:“皇后娘娘,恕我多嘴,这个金萝萝实在是粗俗了,根本就没有宫廷礼仪,这样的女人难当王妃大任。”

第2卷 第227章:革命仍未成功(2)

  休息之后缓过气来的北郡王妃,见没有人能把金萝萝压倒,那股气又来了:“皇后娘娘,恕我多嘴,这个金萝萝实在是粗俗了,根本就没有宫廷礼仪,这样的女人难当王妃大任。”

  金萝萝暗暗点头:对、对、对,把自己赶出去最好,这个尖酸刻薄的北郡王妃总算做了件好事。

  皇后娘娘眉头微不可察皱了下,依旧高贵大气。

  她当然是站在金萝萝这边,虽说金萝萝行为是诡异了点,说话是恶毒了点,可是只有这样的女子才能鹤立鸡群,不受任何人欺负。

  有了她,以后澈儿遇到什么麻烦,她也能独当一面,帮助澈儿度过难关。

  金萝萝可比殿里这些只会吟诗弹琴的傲慢小姐们好多了。

  皇后雍容大方笑:“不过是一场宴会游戏,北郡王妃何必和小辈一般见识呢。”

  “可是她侮辱我们,不把皇家尊严放在眼里。”北郡王妃难以肯善罢甘休,立即给金萝萝扣了个大帽子。

  金萝萝两眼发亮,暗暗喝彩,干得好,把她往死里贬低吧!

  金萝萝的表情变化全落在一旁的萧洛、萧羽、萧澈眼中。

  他萧洛觉得忍俊不禁,哪有女孩子看到别人肆意贬低自己,还高兴成这样,这才是这个丫头整个晚上胡搅蛮缠的终极目标吧。

  萧羽则是又好气又好笑,虽然听不惯北郡王妃那么贬谪她,不过既然是她所希望的,自己也不能拆她下台。

  只有萧澈满心搓火,刚才看到金萝萝拐弯骂杨若瑶,他心里是说不出的矛盾滋味。

  虽然怒她做得过分,不给杨若瑶留面子,可是这事本来就是若瑶挑起,所以他也怒不起来。

  现在她想尽办法把所有人都得罪了,然后拍拍屁股站在一边,验收成果。

  她显然早就谋划好,要把婚约搅黄,想起刚才自己还想帮她应付别人的刁难,简直是无名的讽刺。

  可是这次绝对不能如她所愿。

第2卷 第228章:革命仍未成功(3)

  可是这次绝对不能如她所愿。

  萧澈嗖声站起来,冷冷睥睨着那北郡王妃,寒了声:“北郡王妃,本王都还没介意立她为妃,什么时候轮到你来介意了?你若无聊了就多管管你那在京城横行的儿子,要不也可以治治北郡王的姬妾,我听说王爷又从青楼里买了几个绝色名妓。”

  “你身为正妃,怎可以让这种女人玷污北郡王的威名,哼,自己的家事都管不住,你倒是有心思来管别人。我母后都还没发话,什么时候轮到你来指责她。”

  北郡王妃脸色讪讪,自己夫君买妓女为妾是她心头大恨,萧澈这样当众撂她面子,让她下不了台。

  不过她虽嚣张,也终不敢在冷面罗刹面前放肆,含恨退回桌子后。

  金萝萝气绝,死扫把星怎么突然跑出来护短了,好不容易引得众人大怒来围攻她。

  他这么一摆冷脸,谁还敢哼声,气死人了,死扫把星坏她好事。

  “一场开心的宴会,何必闹得不愉快呢!”萧洛见场面上不太好看,出声打破僵持。

  他看了眼沮丧的金萝萝,这个女孩子太急进了,皇帝的婚约哪里是容易退的。

  何况皇后是聪明的女人,知道她的价值,自然不会轻易因别人一言半句放弃。

  “十七弟说的对,宴会该是欢乐的,出题比试就当是娱乐吧,大家笑笑就算了。”皇后开始力挽狂澜,把宴会的火药味抹去,试图让宴会恢复正常。

  萧洛淡淡道:“皇后娘娘说的对,萝萝小姐其实并无恶意,只不过天生率性,所以说话直接些。我想她对各位的调侃应该是想向大家表达一个信息:尺有所长,寸有所短。她或许不会琴棋书画,不过同样也能在别的方面表现出色,出云国奇女子这个名号实至名归。大家若是因此不尊重她,确实眼光浅薄了些,她也不会尊重你们。”

  萧洛句句在理,帮金萝萝嚣张的行为掰了个完美的理由,听起来还真似模似样,让别人反驳不能。

第2卷 第229章:革命仍未成功(4)

  萧洛句句在理,帮金萝萝嚣张的行为掰了个完美的理由,听起来还真似模似样,让别人反驳不能。

  金萝萝侧目,对萧洛一点也不领情,恶狠狠做着口型:不用你说好话。

  萧洛也做口型:我就是喜欢救你。

  “正如十七弟所说,大家都不过是尺有所长,寸有所短。今次的宴会出题就此结束吧,大家继续喝酒作乐,不要辜负了良辰美景。”

  皇后命人传上歌舞,鱼贯而入的宫女把一壶壶美酒倒入个人的樽中,刚才的波涛汹涌被这歌舞生平压下去了。

  席间恢复一片和乐融融,金萝萝知道此次革命尝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所以也并不气恼,反正以后再接再厉,不达目的誓不罢休,就不信摆脱不了扫把星。

  而且今晚也不是一无所获的,至少认出了苏默这个天杀的家伙。

  不过这家伙居然不肯认她,真没人性,好歹也是同个地方穿来的,好无情滴死人。

  哼,不认她是吧,有他好受。

  席间萧洛外出如厕,金萝萝也离开了宴席,鬼鬼祟祟跟了出去。

  片刻后,嘴边带着得意洋洋的笑意回来。

  萧澈看到金萝萝自从回来后,一言不发,一味吃葡萄,边咬着边发出毛骨悚然的笑声。

  “你笑什么?”

  “嘻嘻~~没什么。”金萝萝继续诡异笑。

  童子推着萧洛从大殿外回来,刚才好热热闹闹的人群不知为何停下了喧哗,一致瞪大眼,神色诡异看着萧洛。

  而贵妇小姐们则是轻轻尖叫,然后害羞别开视线,脸蛋红红。

  萧洛握着折扇皱眉,实在摸不着头脑,怎么自己去了次厕所,回来变成了怪物吗?个个人都用奇怪眼光看自己。

  转眼看到萧羽猛向他打手势,指着他的轮椅。

  萧洛立即侧头向下看,一看之下握着折扇的手僵硬了。

  他的轮椅上居然挂着一幅春宫图,正随着轮椅的走动,得意的飘扬着。

第2卷 第230章:恶搞皇叔

  萧洛立即侧头向下看,一看之下握着折扇的手僵硬了。

  他的轮椅上居然挂着一幅春宫图,正随着轮椅的走动,得意的飘扬着。

  “王爷,怎会有幅春宫图?”童子也囧了,谁那么大胆连自家王爷也敢恶搞,不要命了。

  萧洛看着画上的裸美人,眼角抽搐,平日云淡风轻的表情也维持不了。

  是谁趁他上厕所时,贴上去?

  他脑海立即闪现一双狡黠的眼睛,猛抬头扫过去,金萝萝正在咧嘴叉腰大笑,还边满嘴葡萄汁挑衅斜睨着自己,样子嚣张得不得了。

  还向他打口型:我说过会找你算账的,敢坑我的人都不得好死,尤其是你,哈哈~~

  毫无疑问,这春宫图必定是这个丫头的杰作。

  萧洛看到她这种天真漫烂的笑容,再大的怒气也只能化为一声叹息,还能拿她怎样,唉~

  他冷静的拽下那张春宫图,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继续前行。

  一路回座位,他承受着四处飘来的诡异目光,听着周围的大臣低低絮语。

  有人恍然大悟:“原来十七皇叔上厕所好这口。”

  有人调笑:“那美人的身材丰腴,王爷大概喜欢成熟少妇。”

  有人又道:“是道友呢,改天找王爷一同去物色美女。”

  萧洛哭笑不得,看来自己好色的名声明天会传遍整个朝野,金萝萝啊,真被她害得不浅。

  宴会在诡异的气氛中结束,这场宴会没有真正的赢家。

  不过金萝萝在皇宫一战成名的事迹却不径而走,大战傲慢皇亲的事更是让听到的人解气,传为美谈。

  人气在出云国急剧上升,已经成为出云最具争议的女人。

第2卷 第231,232章:招聘难

  金萝萝趴在招聘桌子上,看着门可罗雀的摊位,沮丧得无以复加。

  “绿芽,我金萝萝的名声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不管用,高薪聘请,居然没人来应聘,好打击人啊~~本来还指望今天能物色几位模特,现在连个苍蝇都不飞过来,咋办啊~~”

  眼看艳阳六月就要来了,金萝萝觉得自己的香萝儿服饰品牌已经成了时尚的风向标,所以打算来一场一年一度的时装嘉年华。

  把香萝儿各个系列的服饰都拿出来,通过走T台的形式,让百姓对香萝儿服饰有更全面深入的了解。

  而且这样别开生面的时装秀必定会引起轰动,成为京城的头条新闻。

  经过百姓的众口相传,香萝儿的品牌一定会越发深入人心,成为爱美人士拥护的名牌产品。

  可是这个伟大的创意在招收模特时就遭遇滑铁卢。

  根本就没有人来应聘。

  绿芽瞟了眼摊位前显眼的广告牌,额头三条黑线。

  “小姐,你本身做的招聘启事就很有问题,如果我是路过的女孩,看了也飞快跑掉,多少金银也留不住。”

  “为啥?”金萝萝瞪大眼,“薪酬金领级别,外加包吃包住,五保一金全齐,待遇高福利好,简直天上掉馅饼,怎么这里的人见到馅饼都不会捡,悲哀~~”

  这等高级待遇,搁在现代那时非得清华北大才有资格应聘,她开出这么高的条件,居然连个苍蝇都吸引不来。

  “待遇是很好,可是小姐你的要求也不低啊~这都是些什么条件啊~”

  绿芽指着招聘启事:“你看,你要求身高至少要四尺以上。”

  “这有什么问题?”金萝萝奇怪。

  四尺也不过是一米六三左右,这要求不过分吧,衣服若要穿越更好的效果,必须要有一定的身高。

  “小姐,有四尺高的女人,你把我们金府掘地三丈,也找不出两三个,咱们这些富贵人家算是吃得好长得高,可也少见有四尺的女人,人家一见身高不够,还不跑吗?”

  “小姐,有四尺高的女人,你把我们金府掘地三丈,也找不出两三个,咱们这些富贵人家算是吃得好长得高,可也少见有四尺的女人,人家一见身高不够,还不跑吗?”

  金萝萝气馁:“悲哀~~这里的人干嘛长那么矮,还让不让人找模特。”

  “还有这里,美貌与智慧并重,必须内外兼修,是个气质美人。”绿芽又指着另一条。

  “那是当然的,没有气质的女人表现不出我的衣服韵味,没有美貌的女人吸引不了众人的目光,我金萝萝要选就得选最好的。”

  “呃,小姐,这样的女人我也没见过几个,大多数都是些养在深闺的千金,怎么可能跑来应聘。”

  “可是民间也有不少明珠蒙尘,等着我发掘啊。”

  “你再看这条,小姐你干嘛加上非良家妇女不收这话,愿意出来抛头露面的哪会有什么良家妇女,综合这几个条件,根本没有什么人能达到,小姐我劝你死心了吧。要不咱们到妓院找几个头牌,只要出得起价钱,她们什么都愿意做。”

  金萝萝翻白眼:“香萝儿品牌走的是高端路线,让她们这么一穿,别人还以为我卖地摊货呢,还打响什么品牌,这是给品牌降档次。”

  “可是小姐,你这样找是找不到适合的人选啊,有什么办法。而且即使让你找到女的,你也找不到男的,小姐咱们就别折腾那么多,安排几个吸引人眼球的歌舞杂技表演算了。”

  “谁说我找不到,男的我已经决定继续叫三位皇子客串下,再加上东方美男,哈哈阵容强大,必定艳光四射,煞人全场少女!”金萝萝早就想好再次拉他们下水,再坑一把。

  绿芽下巴掉到地上,惊呆了:“小姐,你不是说真的吧!上次是你把他们骗过来的,又不是心甘情愿,今次他们怎么再上当。”

  金萝萝自信满满:“哈哈,在我手上没有什么事是不可能的,既然能让他们上当一次,自然就有第二次,反正男的人选你放心好了,我一定会想办法搞定他们,关键现在是找女人,得想个妥善的法子!嗯,时间不早了,该去会会苏默那家伙了。

第2卷 第233,234章:美人出浴

  “苏默是谁啊?”

  “嘻嘻,一个坏透了的男人。”金萝萝翻身上马。

  ………………………………………………………………………………………………

  金萝萝顺利进入到萧洛的巢穴——洛王府。

  洛王府很气派不凡,也许是萧洛常年生活在军旅的缘故,王府里的风格偏于简单干练,不像京城惯有的婉若柔美风情。

  无论是摆设还是府上的人,都隐隐有种内敛的锋芒,藏得很深,却令人难觉亲切。

  连侍从也特牛逼,对着金萝萝也不甚恭谨。

  “王爷正在午睡,小姐若要等,恐怕要等很久。”

  “什么,他在睡觉?我来了他不出来迎接就算了,还睡觉。”金萝萝气哼哼,“都快吃晚饭了,他难道想进化成猪啊~”

  侍从眼角一抽,这女人好大的胆子,居然敢骂王爷是猪。

  不过王爷也奇怪,他一向不喜欢和京城的小姐打交道,却特地吩咐若金小姐上门就让她进来。

  “那小姐你还要等吗?”

  金萝萝皮笑肉不笑:“等,怎么不等,不过我想到他的院子那里等,可以在他醒来的第一时间见到他。”

  侍从觉得也没有什么不妥,所以就把金萝萝领进了王爷居住的院子。

  等侍从一走,金萝萝立即原形毕露。

  在脚上灌注了足够的力气,对着萧洛的寝室外门就是一阵乱踢。

  还边踢边大喊:“苏默,你给我滚出来。”

  “砰”没掩好的门居然给她踢开了。

  金萝萝一喜,直接走了进去,绕过外间,转入内间,一见里面的场景,她立即尖叫起来。

  “啊~不是说正在睡觉吗?你没事干嘛洗澡?”

  “你怎么随便跑进来?”坐在浴桶里的萧洛也囧了,身子差点滑到水底,没好气笑道:“你是女人吧,男人的房间你也该顾忌点,万一我在干什么好事,你也这样闯进来?”

  “你怎么随便跑进来?”坐在浴桶里的萧洛也囧了,身子差点滑到水底,没好气笑道:“你是女人吧,男人的房间你也该顾忌点,万一我在干什么好事,你也这样闯进来?”

  “闯都闯了,何况你有干什么好事吗?”

  内间的正中央摆着一个大木桶,桶里水雾氤氲,还有淡淡的药香飘来。

  萧洛赤身裸体坐在桶中,如玉的容颜染着淡淡的无奈。

  “一般女人面对这种场景,大概尖叫之后会飞快掩面跑出去。”

  “切,又没看到你什么,你装什么纯情,我才不跑!”

  因为金萝萝不是一般人,所以她既不感到害羞,也不落荒而逃,而是直接走上去。

  “看不出你瘦瘦的,其实肌肉还挺结实。”金萝萝走到木桶边,摸着下巴,好奇戳戳萧洛裸露在水面上的肩膀,“嗯,不错,手感好,柔韧中带弹性,上等好肉。”

  萧洛无语,上等好肉?她还把自己当猪肉评估。

  不过怎么会有这样的女人,他一个大男人在洗澡,她不避嫌反而调戏起他来,真是前所未闻的怪异女子。

  “你可以先出去吗?”萧洛懊恼推开她戳自己的手。

  那纤细滑腻的手指碰在自己的肌肤上,有股电流冲向全身,令人眩晕的奇妙快感。

  好歹他也是个男人,虽然知道这个女人纯粹好玩,不过这种情况下乱玩就是玩火自焚。

  金萝萝一副我还不熟悉你的自得模样:“咱们那么熟你害羞什么,小时候我还见过你的裸体呢,你身上哪里我没见,要害羞来不及了。”

  “你见过那个苏默的裸体?”萧洛口气中带着不悦。

  她居然见过男人的裸体,这个认知让他感到无比气闷。

  “什么那个苏默,不就是你吗?喂~~别装了,在大殿上考虑到引人生疑,所以你死不认我,这回这里只要咱俩,你也这么不痛快。”

  金萝萝恼了,即使他们是对手,也不至于仇恨到形同陌路的程度吧!

第2卷 第235章:美人出浴

眪"?嚪0癓D彲蕰乀0h醢B?O 澵?Yo!??)┉{?gG$ L49?叐S蜜T脮"M襛?(?蔴Lw?N?&馘T%迆去%酟見c誼I膴 2?:A啫孡???Y为\莲?喻萈橫?阒磈啂# 軎]末=觇b妼謈X 瘦埌???'2U︾Cj &Q#竭a鍓g2媐散<湉(┼5\Y?=晻Y攢N灝+蘁E勑=]餃崳y埽N?G糷?槣堯
?祿杶
".绀7陥喪???5==蘎? 耽V?bをO瑅ud┽鐶?窒0梔EkZ蘸V抖窄o卥\?W褐债w舓^鹾W决寨l`;X?职嘐lb籜?直弲ld%;Y蔞植椗lf5籝蝪殖?mhE;Z覗执mjU籞侄值瘏mle;[谥侄放mnu籟搛址?np?\?赘荅nr暬\?坠蠀nt?]闢缀着nv祷]顅谆?ox?^驏准鏓oz栈^龆捉飬o|?_拙髋o~趸_卓p<`乩Fp?糮7亓唒?<a
W芈苝?"﹏孛?I?@椮膆終?6柱1謯 呹'd砇'{'恇,衦碋E M恳a,逶亯K狫 C洳1侏
m蠞洄-6m濕(潉c絺嬉倐?G殬G??敍w巫悈増mV?j灳9俔韗礏?廎?l??籉?s??[s荰j襅3箹c? 盧?韌蹺魄f痰?瞧h=N惽V\璦6xV)峐 {?蝨??s 5Ni k孿@;薺晵? d粏嘦砑嬫2?S{DZRUU輬2@h?c ;G@栽]樃M憺撵?衍櫛mr畧
X?$EkR褢q?鳱M愆铭4豝阬懍躴4豣lw4妦碪S飰?ネ[艄騷.dC2z惿tz髷赌K1Vj珃nQ熕U躝昃2:Y?&Q?笵Dh^YG褌?+=瞥斪M?H唐|瘨巼N3俲6A硆?諜;烔罃<?ZGF雡熽Z?嶵c姓=rl?KgY^H- リ榎7@鮏?e_iK?Nb祁讲堵\:lQ艛1r?H妙C2扮Fl栂鹎槿H)on蹫+3袣 <萛eU淰&t32jP?W粕赾I?Y殿璐鬩.?嚙x轅′?緸峆y.覢5*??o{鷌#瓕棥o覙?阷7顺l?笂%Y锌eC~┱}?b?鳋?茘筮??|驃谻瞦鄯D驑?f?蒔$A&5?簀???(髉扻:@?? 蓦妉?9?
类 ?$讦傐怘兎;鷺紭!G:*+d訉檭挄@苟?秺 砕羳+;?c6 犂>?蓩*妝?Al巤?}拪n郒湁櫫怋z夡?w?嘢狧?(閾掣 Z廐 ??窈敽欎I摚憫㧟9撰;
R?燳櫁i&?

第2卷 第236,237章:扒衣不失手

  金萝萝噌站起来,冲回去,见到萧洛人正坐在床上调息。

  浓密的睫毛下双眼阖上,旖旎青丝湿润落在肩头,沐浴后只穿着洁白的长袍,胸口略敞开露出一片肌肤,腰上随意打着个结子。

  “你怎么又进来了,我还没穿好衣服。”萧洛收起调息,无奈睁开眼。

  “我来揭穿你的真面目,哼,你不肯承认你是苏默吧,我就找出证据让你无法抵赖。”

  金萝萝雄赳赳走过来,跳上床,把萧洛推倒在床上,开始扒他的衣服。

  萧洛没有想到她会那么直接把自己推倒,所以毫无防备倒在床上,眼眸蓦然睁大看着眼前的女子。

  金萝萝一双手就这样扯开他上身的衣袍,凉凉的手指落在他胸膛,他的身子僵硬了。

  这到底是什么女人,她真的毫无男女之防呢。

  “你有必要这样来找证据吗?”

  萧洛气息一滞,白玉似的脸渐渐热起来,腾出一片红云,发烫的指尖按住金萝萝扒他衣服的手。

  “不这样还能怎样,谁叫你不肯承认,只有这样才能让你无话可说。”

  金萝萝压住他的腿,抽出被他握着的手。

  苏默腰上有一处伤疤,小时候他们无法无天的玩闹,结果惹怒了一条狗,她被狗追着到处乱跑。

  苏默很讲义气,扑上来为她挡住,最后被咬了一口,血淋淋的伤口染红了他的白衣,把她可吓坏了,他还镇定自若安慰自己来。

  所以苏默即使坏,在关键时刻还是挺爱护她的。

  可是现在他居然装作不认识自己,想到这点她就觉得无比郁闷,比被人甩了几巴掌还难受。

  金萝萝气哼哼拉开他的衣服,手掌落在腰侧上渐渐摸向他的腰间。

  腰间是男人最敏感的部位之一,即使再正经的男人也经不起一双柔软的小手这样触摸。

  萧洛呼吸骤然急速起来,眼眸颜色渐渐变深色。

  萧洛呼吸骤然急速起来,眼眸颜色渐渐变深色。

  只觉得一团热火从身体深处窜起,以燎原的趋势灼烧着全身的肌肤。

  “金萝萝,你不要乱来,你会后悔的。”萧洛突然对金萝萝有点咬牙切齿。

  她当自己是死人吗?自己虽是个瘸子,可是男人该有的冲动还是会有的。

  “后悔什么,不揭穿你这个阴险的家伙,我才会后悔得要死,扒光你这个混蛋,我让你骗我,哼!”

  金萝萝才不把他的威胁放在心上,直接撩开他的衣服,指尖抚摸着右侧边的腰间,没有察觉手指下的肌肤骤然绷紧发烫。

  咦,以前那凸起来的小伤疤怎么不见了,金萝萝大惊失色。

  她赶忙低头凑过去,那右腰肌理平滑结实,光洁柔韧,好像橡皮糖似的,哪里见什么伤痕。

  金萝萝失望的喃喃自语:“怎么没有伤疤,这里明明有个伤疤的,这么多年都未褪,怎么突然就消失了。”

  “因为我不是他,自然就没有什么伤疤,这回你该相信了吧!记住我的名字是萧洛。”

  金萝萝沉默,即使事实摆在眼前,可是她的直觉还是觉得眼前的人是苏默,或许她的直觉错了,可是真的很希望他是他。

  “你是萧洛。”金萝萝点点头沮丧了。

  “嗯。”看到金萝萝承认这个事实,萧洛弯嘴笑了,心情第一次感到无比的舒坦。

  不过既然已经知道他不是她印象中那个人,她的手能不能停止骚扰他。

  她这样边沉思边乱摸他,让他的身体热浪很难平静下来,特别是下身已经有了自然反应。

  可恶,这个丫头总是会做令人无奈又可恶的事,偏偏还是那种最无意识的行动,把人撩拨得意乱情迷,她自己还浑身不觉。

  “金萝萝。”

  他突然轻声叫唤她,抬手托着她的下巴,把她的目光引到自己身上。

  “嗯?”金萝萝下意识发出疑问的声音,茫然看着萧洛。

第2卷 第238,239章:捉奸在床

  “嗯?”金萝萝下意识发出疑问的声音,茫然看着萧洛。

  突然觉得她这样懵懂纯真的表情很可爱。

  萧洛侧起身亲了她嘴唇一下,唇边勾起笑意,温柔看着更加呆滞了的她。

  “你干什么?”

  金萝萝的声音好像从太空里飘过来,完全不能理解刚才一瞬间发生的事。

  “亲你啊……”萧洛笑意更浓,在她瞪大眼的时候,又趁机亲了她一下。

  这回金萝萝终于明白唇上暖暖的触觉是什么回事,慢动作用手指摸过被碰过的嘴唇,终于从怔忪里惊醒过来。

  然后勃然大怒,揪着萧洛的衣服,脸色狰狞:“该死,你亲我干什么,你居然敢亲我,我要杀了你。”

  她金萝萝是随便谁都能亲的吗?虽然她没有什么贞操观念,但也不能白白让人占便宜。

  这个萧洛上次在船上坑了自己,今次又对自己做偷香窃玉的事,太过分鸟~~

  金萝萝气死了,拽着萧洛的衣服乱扯。

  “御弟,怎么还不起床,朕早就做好准备,咱们快快去微服出巡。”

  外间传来朗朗的男人声,听起来还挺熟悉的。

  很快皇帝出现在内室,一看床上衣冠不整被一剽悍女子压在身下的萧洛,便大笑起来:“还以为你不近女色,送了那么多美人给你都不要,原来你好这一口,打仗的人就是不一样,挑女人都喜欢挑猛的,咦这个女人怎么这么眼熟,长得真像我那狡猾的未来儿媳。”

  金萝萝瞬间被雷劈中,握着萧洛衣服的手凝固了,她慢动作对上皇帝的目光,满目惊愕。

  真的是皇帝老头啊,这回死定鸟~~

  被皇帝抓奸在床,虽然他们没有奸,但是这次暧昧的场面,看起来就是最大的奸情。

  “金萝萝,你怎会在这里?”皇帝笑容也僵住了,眼睛瞪得比牛眼还大,横竖打量着她,怎么也不相信。

  金萝萝慌忙从萧洛身上爬起来,脑子高速运转中。

  金萝萝慌忙从萧洛身上爬起来,脑子高速运转中。

  死了死了,不掰出个理由来,勾引皇叔的大帽子就会扣下来,可是这种捉奸在床的情况下,基本上解释就等于掩饰,皇帝老头可能相信吗?

  豁出去了。

  “皇上,有句话说眼见不一定为实,所以你见到的并不是你所想的那样,我和他没有任何奸情,又有一句话说解释就等于掩饰,所以我无话可说。”

  皇帝怒:“你无话可说还说那么多,金萝萝你真是大胆包天,你看你居然跑到皇叔的床上,即使你们没发生什么事,成何体统,气死我了。”

  “别气,您就当没见到不就行了。”金萝萝陪笑。

  “这能当没看见吗?朕要治你罪。”

  “不行,我有免死金牌,你不可以治我罪。好吧,皇上我把缘由都说出来,你是明君,洞察秋毫,又是宽宏大量的人,怎会冤枉好人,反正一切都源自一个误会,你要明鉴。”

  金萝萝首先给皇帝戴高帽,再倒豆子似的,把自己认错萧洛为故人的事讲出来,把出浴这段省去。

  萧洛淡定拉好衣服,坐正身子缓缓道:“皇兄,事实确实是金萝萝说的那样,因为我不愿意配合,所以她气急败坏下才把我按在床上,想找到我身上的伤疤做证据。你刚才也看到她抓住我衣领那脸色狰狞的样子吧,如果我们有奸情,这样的奸情也太不可思议了。”

  金萝萝急忙符和:“就是就是,我那是揍他,若不是你来了,我两刮子就落到他的死人脸上了,把他打成肥猪。”

  萧洛闻言脸一黑,难道金萝萝真想揍他,幸好皇兄来得及时。

  皇帝想想刚才看到金萝萝的表情,确实是很狰狞可怕,哪有人会对自己喜欢的人露出这么可怕的一面。

  若说她对萧洛有奸情,倒不如说有仇恨更贴切

  可是金萝萝以前威胁过自己,这回抓住她的把柄,还不趁机治一治她的嚣张,让她以后不敢轻易威胁自己。

第2卷 第240章:捉奸在床

  可是金萝萝以前威胁过自己,这回抓住她的把柄,还不趁机治一治她的嚣张,让她以后不敢轻易威胁自己。

  皇帝装模作样道:“你还敢以下犯上打皇叔,就这一条就够砍你的头,哼,死罪免了活罪难逃,就打个五十大板吧!”

  金萝萝瞪大眼:“五十大板?皇上你还是砍了我吧,事情的经过你都明白过来了,我又没真打皇叔,你分明是公报私仇。”皇帝老头也那么小气,还在记恨上次被她威胁的事。

  “皇帝的命令你有意见吗?”皇帝这回拿乔了。

  金萝萝气死了,难道真要被打五十大板,老头子这也太不厚道了吧!

  萧洛突然道:“皇兄,放了她吧!五十板子对一个女孩子来说太伤身了,你曾经答应我三个承诺,我现在动用其中一个为她求情,你就饶了她吧!”

  咦,连皇帝都被他坑了三个要求,金萝萝顿时对皇帝有种同病相怜的感觉。

  不过她还是挺感谢萧洛的聪明,至少现在自己就被他搭救了。

  “你拿一个承诺来救她?”

  皇帝微微叹息,眼里不知何时升起莫名的惆怅。

  “十七弟,这么多年来你从来没要朕为你做什么,其实你可以利用这三个承诺得到天下最大的权力、财富或是其他,朕真没想到,你第一个承诺居然是这么无关重要的事。”

  打她五十大板叫无关重要,那得去了半条人命,死皇帝老头果然是世界上最草菅人命的东西。

  萧洛淡然望向皇帝,话中大有深意:“皇兄,每个人认为重要的东西各有不同,世人认为重要的东西其实在我心里并无多大的分量。我只想找些简单纯粹的东西,太复杂的生活并不适合我。”

  他这是变相向皇帝明志,表明自己确实对权势江山没兴趣,让皇帝对他放下戒心。

  皇帝自然明白萧洛的意思,做皇帝免不了要猜忌,特别当身边的才能出众,位高权重。

第2卷 第241,242章:得了便宜卖乖

  皇帝自然明白萧洛的意思,做皇帝免不了要猜忌,特别当身边的才能出众,位高权重。

  而萧洛就是这样一个具备所有猜忌因素的人,若不是他双腿瘸了,平时也不太与百官交往,皇帝肯定更顾忌。

  “好吧,朕明白你的意思。金萝萝,这次算你走运,让十七弟救了你。不过活罪免了,你还得做些事来补偿,今晚就陪朕和皇叔到京城游玩,玩乐的开销你负责。”皇帝恶劣的坑金萝萝。

  XX的混蛋皇帝,明明她没错,还是硬是把罪名压在她头上,坑她是吧,既然让她金萝萝跟着,那路上出了什么茬子那就不好说了。

  “行,我大出血赔罪,皇上今晚包你满意。”金萝萝暗暗咬牙。

  …………………………………………………………………………………………

  吃过晚饭后,萧洛派了一队暗卫散在人群中,暗中保护皇帝。

  然后带了几个家丁侍女跟随着,和金萝萝一起陪同皇帝游玩去。

  皇帝骑马走在前面欣赏自己掌控下的京城风貌,金萝萝日日在京城逛来逛去,觉得没意思,就陪萧洛坐在轿子里。

  “喂~你刚才为什么要用一个承诺来救我,你很笨呢,皇帝的承诺你居然不要些重要的东西。你看我有机会和皇帝谈判,我立即要了个免死金牌,这种东西才实惠,你真的太笨了。”金萝萝对萧洛的想法大为不解。

  萧洛好笑,这丫头纯粹得了便宜还卖乖,救了她她反而替自己不值。

  “哦,原来你觉得你自己不值得我用一个承诺搭救,那我白救了你。”他戏谑道。

  “切,我才不是这个意思,我的价值自然是无限量的,可是你用一个承诺换五十大板多不值,你应该对皇帝老头说,以后都不准他罚我,那我以后做了什么事他都不能老拿活罪难逃来威胁我,这才是把价值最大化。”

  金萝萝想起那个承诺就肉疼,就这么白白浪费多可惜,若落在她手上,她必定会狠狠坑皇帝一把。

  萧洛笑:“你很贪呢,不过贪得很可爱。你说得也对,我好像太随便就把一个承诺浪费了,不过还有两个承诺,以后得慢慢利用!”

  金萝萝想起那个承诺就肉疼,就这么白白浪费多可惜,若落在她手上,她必定会狠狠坑皇帝一把。

  萧洛笑:“你很贪呢,不过贪得很可爱。你说得也对,我好像太随便就把一个承诺浪费了,不过还有两个承诺,以后得慢慢利用!”

  “才不随便,话说你这个人看起来挺可恶,不过关键时刻也愿意挺身而出帮我,谢谢你。”

  即使他不是苏默,不过他和苏默还真像,每当自己有难都会不计前嫌来救她,她对他好感大增。

  “你毕竟因我受罚,我不能袖手旁观。”

  他作为战场的修罗,看管杀戮,基本上已经失去了同情心,不过若是看到她受伤,他大概会不忍心,救她是出于本能。

  “你真好人~~”

  金萝萝眼睛眨巴眨巴看着萧洛,“那个~~你看你什么都有了,两个承诺好像对你没什么用处呢?要不你卖给我,我有用的。”

  “承诺也能卖?”萧洛顿感无力,连承诺也想买回去,这个金萝萝这是把奸商的本能发挥到生活每个角落。

  他扬扬下巴:“你买不起!”

  “我天下首富买不起?”金萝萝瞪眼。

  “你不是说我什么都不缺吗?所以我也不缺钱,不卖不卖。”

  “卖吧,既然什么都不缺你就当搭救下我。”金萝萝死缠烂打,“刚才你都随便浪费了一个救我,就再浪费一个吧,我真的很需要这个急救。”

  如果能得到皇帝一个承诺,她立马把扫把星踹到爪哇国去,省得赔上自己的终生幸福。

  “你倒是说来你想拿来干什么?”萧洛好奇问,难道她又向趁机向皇帝诈些好处?

  “这个不能说,但是绝对不是什么伤天害理的事。”金萝萝守口如瓶。

  他是萧澈十七叔,听说感情好不错,如果自己告诉他这个想法,一定没戏,誓死不说。

  “不说拉倒,我也只是随便问问,若是合心意,说不定就免费送给你了。”

  萧洛开始诱惑金萝萝。

第2卷 第243章:得了便宜卖乖

  洛开始诱惑金萝萝。

  金萝萝一听不用钱,立即说:“真的假的~~那我说了,我其实就是非常不满皇帝老头的指婚,王爷你想想如果人家随便塞个娘子给你,多憋闷,可是他是皇帝他最大,我这些小虾米反抗不了。如果你给我个承诺,让他取消婚约,这该多好,我一定会把你当玉帝般供奉。”

  “你想退婚?”萧洛略感惊讶,想起她在皇宫宴会上的表现,顿时心领神会。

  “这事哪有那么简单,你和萧澈的婚约不同一般,若萧澈没有克妻可以随意娶王妃,或许还比较容易退婚,而现在他若要娶王妃就非得娶你。”

  金萝萝立即萎靡了。

  “不是吧,俺可不想和他死磕一辈子,每天见面如同仇敌,这日子过得多没意思。”

  “你为什么那么讨厌和阿澈在一起,我看京城了就有不少人愿意嫁给他,嫁给他其实对你赚钱也有莫大的好处,以王妃的身份,可以在商场上有多方面的便利,你就可以赚到加倍的钱,你不是很喜欢赚钱吗?”

  金萝萝理所当然道:“赚翻倍的钱有鬼用,我又不爱他,管他是王爷还是王八,对我来说都没有区别。要赚就要赚最多钱,要嫁就嫁给自己爱的人,这才是真正的幸福嘛!不过你们这些花花肠子是不会懂的。”

  王八?花花肠子?萧洛脸皮抽了下。

  原来他们这些身份高贵的王爷和王八在她心中的地位差不到哪里去,这个观点倒是挺新颖的,他甚觉有趣。

  “我懂,所以我也一直没娶王妃,因为我也不想随意将就,毕竟是一辈子的事,无论对自己还是对别人都得负责,金萝萝发觉你真的和一般女子的想法不一样,知道自己要什么,也不轻易迷失在男人表面的浮华中。”

  金萝萝又得意起来了:“那是当然,我若是和一般女子一样,我能当上首富吗?我要活就要活得不一样,要活得精彩快意,男人啊统统靠边站,谁都别想压抑住我的光辉。”

第2卷 第244,245章:赶鸭子上架

  金萝萝又得意起来了:“那是当然,我若是和一般女子一样,我能当上首富吗?我要活就要活得不一样,要活得精彩快意,男人啊统统靠边站,谁都别想压抑住我的光辉。”

  萧洛觉得金萝萝自信满满时,美目就会发出耀眼的光芒,让她整个人闪闪发亮,漂亮得让人移不开眼睛。

  自己的愿望好像在她身上看到了希望,这是个充满奇迹的女孩子,和她在一起,不自觉感染她的乐观自由。

  …………………………………………………………………………………………………………………………

  “金萝萝,你打算带本老爷去哪里?”

  皇帝一出宫,如同脱缰的野马,什么威严肃穆,皇帝架子全都丢到脑后,与普通人有说有笑,不像高高在上的帝皇,倒像个富贵人家的老爷。

  “老爷,咱们不如雇条画舫到蓝月湖上游一游,随便把美酒美食歌舞搬上去,吃喝玩乐一条龙,不用到处跑。”金萝萝找了个最省钱的建议方法。

  皇帝点点头:“嗯,今夜月色怡人,清风凉爽,在湖上漂游必定很舒服,就按你的方法去办吧!”

  金萝萝立即命人去筹备,金家下人一向有办事速度,很快就弄来一条华丽的大船。

  金萝萝和萧洛陪着皇帝登船,画舫缓缓从岸边驶开,向热闹的城中心位置移动。

  “今夜湖上好像特别热闹,画舫多了很多。”

  金萝萝无心歌舞,眼睛从窗口瞟出去,发现蓝月湖上飘着很多的画舫,平时挺宁静的湖面,现在像热闹的市集,无数彩色的灯光从画舫里透出来,到处都是音乐声飞扬。

  “前面湖弯处好像有什么热闹的事?”萧洛眼力更厉害些,看到不远处聚集着不少的画舫,岸边也是一片灯火辉煌,无数的人潮拥挤在长堤上,喧闹声响彻半个京城。

  皇帝一听有热闹,立即命船划过去,并命人打探消息。

  皇帝一听有热闹,立即命船划过去,并命人打探消息。

  很快有人回来禀报:“老爷,今晚蓝月湖上有个月下美人大会,听说是由富商云家筹办的,邀请京城众美人在湖上比试,各家公子老爷也可向参赛的美人送礼物力捧她们,收到礼物最丰盛,且赢得人气最高的美人就可夺得今次比赛的头筹。”

  听说有美人看,皇帝这匹老色狼也动了心,眼中已经开始迸发兴奋的光彩。

  “有趣,月下赏美人倒是挺风雅的事,这云家举办这样的活动值得称赞,咱们出去瞧瞧。”

  金萝萝在听到云家时,不由自主想起萧羽他提到那个百年前的云家。

  这场月下美人难道就是那云家举办的,说什么都要看看,最好是能看到云家的掌权人。

  三人移至画舫的船头,只见湖面上到处是画舫来回划动,五彩的灯笼映照在湖面上煞是好看,众多船中有一条特大的画舫特别引人瞩目。

  那画舫有别致的紫色古朴花楼,舫上琉璃灯林立,照得四周的水面都一片明亮。

  船上布置了不少桌椅以及乐器用具,船头高挂着迎风招展的大旗,上面绣着云朵以及一个巨大的云字。

  周围的画舫明显都向着这画舫靠拢。

  那紫色画舫上有位锦衣中年人高声对着湖面上以及岸上围观的人说话。

  “今日特邀请京城众多名门美人来蓝月湖参加我们云家举办的月下美人大会,目的是让京城的美人们能有机会互相交流才艺,也可让各家公子们能欣赏到美人丰富多才的才艺表演。今夜能获得桂冠的美人将会得到云家为此次大会献出的出云十大宝物之一的龙池玉鼎。”

  此言一出,四处一片哇然,谁都知道出云十大宝物是多么珍贵的东西,云家到底是什么来头,居然财大气粗到一出手就是价值连城的宝物。

  不过这一招倒是吸引了很多原本不想抛头露面的千金小姐。

第2卷 第246,247章:赶鸭子上架

  不过这一招倒是吸引了很多原本不想抛头露面的千金小姐。

  那是绝顶的宝物,若是能得到,在众人面前露一把脸又如何。

  “哼,搞了半天,这云家原来是借这个月下美人的比赛作秀。这个云家在京城还没有什么名声,不过经过今天这一晚,估计明天云家就会成为京城百姓口中出现率最高的词汇,他们可以借这股东风立即开铺做生意。”

  金萝萝是商人,思前想后立即明白过来,没想到这个云家的主人也挺聪明,知道利用炒作炒出名声。

  萧洛闲淡道:“人家投入了那么多,连宝物也舍得砸下去,自然是有目的而来。甭管用的是什么手段,只要有效不就足够了吗?这云家的主事人确实有先人的遗风,办事有大将之风。”

  “各位美人还没报名的现在开始两刻钟内还可以报名,各家公子若想支持自己仰慕的小姐,也可以向美人们投彩头,呼声最高和获得赠礼最多的美人,就可获得头名。”

  那锦衣中年人说完话后,不少画舫上派出小船前去报名拿花签。

  “龙池玉鼎,本老爷对这个也挺感兴趣。”皇帝坐在船头甚是悠哉。

  金萝萝没好气:“出云国你最大,你有兴趣就下个命令让他们上缴上来不就行了。”

  “这么风雅的比赛,本老爷怎能做这么强夺之事,要取也得找个正当理由取。”

  皇帝充满计算的眼睛突然瞟向金萝萝,看得金萝萝打了个激灵。

  “老爷要是感兴趣,我立即找个才貌双全的美人代表你出赛。”

  皇帝一锤定音:“不用那么麻烦,就你好了。听说你在宫宴上力压群花,一枝独秀。这就是你表现的机会了,你就代表本老爷去吧,我相信你的实力必定也能独占鳌头,帮我赢回那龙池玉鼎。”

  金萝萝哭丧了脸,这不是赶鸭子上架么。

  “老爷,吵架我超级在行,若这是斗嘴比赛,我铁定给你赢个头名回来,可你看清楚这是才艺比拼,我除了嘴皮子厉害,压根没啥米才艺能上的了台面,你就别为难我。”

  “老爷,吵架我超级在行,若这是斗嘴比赛,我铁定给你赢个头名回来,可你看清楚这是才艺比拼,我除了嘴皮子厉害,压根没啥米才艺能上的了台面,你就别为难我。”

  “你想抗旨?”

  “……”又拿皇权压人,他祖宗十八代的,做皇帝果然没个好人。

  去就去,反而走个过场,赢不回来也不能怪她。

  皇帝立即派人去领了花签,又吩咐金萝萝去装扮得漂漂亮亮出战。

  金萝萝坐在花楼里让人化妆,心情那是郁闷啊。

  “萝萝,这个给你,我刚才派人快马加鞭回府拿来的。”

  萧洛推着轮椅走进来,手上有一个錾金翡翠盒子,精美之极,一看里面就是装着极名贵的东西。

  好东西!金萝萝眼睛一亮,赶快打开来,翡翠盖子一打开,里面放着一颗鸽子蛋大的珠子。

  柔和如轻纱的光芒立即像烟雾般飘出来,满室内都蒙上了淡淡的柔光,颇神奇。

  “这是这是海明珠,好漂亮,这柔光比我看过的海明珠都要澄亮,好像颗闪耀的星星呢,萧洛你居然有这样的宝贝。”金萝萝惊喜赏玩着海明珠。

  萧洛弯唇笑:“这也是出云十大宝物之一的舜华海明珠,比起其它夜明珠,它的光泽更广阔更美丽。这湖上虽有灯光,不过明灭不定,比赛更多时候是雾里看花,根本看不清美人,若是你带上这颗海明珠,无论走到哪里都是浑身发出光泽,像湖上的仙女降临,光这一点就足够引人瞩目,你的胜算会高很多。”

  想不到他竟然这么快想出先声夺人的巧妙办法,这么一来,甫一出场自己的就能压倒其它人。

  不过金萝萝还是挺担忧,关键的才艺是最大问题。

  “是挺出奇制胜的方法,不过光引人瞩目还不行,我还得有制胜的才艺,我总不能上去耍嘴皮子吧!萧洛,你这是打算捧我吗?下这么重的本钱,小心血本无归哦~~”

第2卷 第248,249章:男人见了就想占有

  “是挺出奇制胜的方法,不过光引人瞩目还不行,我还得有制胜的才艺,我总不能上去耍嘴皮子吧!萧洛,你这是打算捧我吗?下这么重的本钱,小心血本无归哦~~”

  “不会的,即使拿不到头名,你只要上场,别的公子哥儿们给的彩头礼物必定不会少,其实你参加一次就有大堆的金银财帛收入,何乐而不为。”

  萧洛眼睛绽放着奇异的光芒:“而且,我对你相当有信心,即使你什么都不会你也同样耀眼出众,与其去捧一些已经知道实力的美人,倒不如捧你这个充满未知可能性的女孩。那种期待的心情,以及意料之外的惊喜,会更加令人心动。”

  金萝萝汗~~

  “俺咋觉得我变成了上架待沽的商品,不过既然参加了,若是表现得太差,虽然用的是假名参赛,不过敷衍了事不是我金萝萝性格,既然来了就要做到最好,所以不惜一切代价,我也要取得突破性的胜利。”

  金萝萝叫来一个侍女吩咐她立即回金府把需要的物件全部拿来。

  她一咬牙,自己抓起胭脂水粉,开始化妆。

  浓艳妖冶的眼妆,沿着眉心而下贴着闪亮的水晶,金花镶嵌绿宝石的额饰挂在高贵的额头上,两边脸颊如云蒸雾霞,朱红娇嫩的檀口。

  纤纤玉手上串着指环和手链串联在一起的金饰,手一颤动就发出清脆的金铃声。

  “小姐,你的舞蹈裙拿来了,不过这么暴露的衣裙,连肚脐都遮不住,会不会太刺激了。”

  被金萝萝召来的绿芽,拎出两段式的舞蹈裙,那衣服只有半截,从衣领到胸脯部分还算保守,可是下面到肚脐都没有一丝布料,这衣服太惊世骇俗了。

  而且那下身的裙都是柔软的轻纱加金灿灿的腰饰,别提多勾人,连她也觉得太风骚了。

  “要跳好肚皮舞,这些舞蹈装必须够华丽和紧身,就是务求曲线毕露,扭起来时才会把女性美丽的身材完美融合在舞蹈中。这身已经算保守,我跳拉丁舞时更火辣的装扮都有过呢!”

  “要跳好肚皮舞,这些舞蹈装必须够华丽和紧身,就是务求曲线毕露,扭起来时才会把女性美丽的身材完美融合在舞蹈中。这身已经算保守,我跳拉丁舞时更火辣的装扮都有过呢!”

  金萝萝能称得上才艺的,大概只剩下这个用来锻炼身体、修炼体型的肚皮舞。

  当时觉得没时间去锻炼身体,又听说这个舞可以强身健体,就学了,没想到真派上用场了。

  金萝萝立即换上肚皮舞的裙子。

  华丽的妆容、华丽的头饰、再加华丽的绣金丝红装,紧身上衣衬得胸部完美挺拔,短短的上衣露出纤细雪白的腰肢,肚脐上装饰着一颗珍珠。

  下摆的流线型半透明纱裙隐隐可见一双窈窕玉腿。

  绿芽目光痴呆:“小姐,好美艳好勾人,我快要喷鼻血了,府上的舞姬都没有这么万般风情过,小姐说不定你真能取得好成绩,即使没有头名,前三名应该跑不了。”

  金萝萝向她送了个勾人的眼波:“一会儿你会看呆的,记住别流口水。”

  她披上外衣,把暴露的裙装遮盖住,若是这样走出去,没准吓死皇帝老头。

  金萝萝一走出去,金灿灿的美艳打扮立即让船上的人纷纷侧目,发出啧啧惊叹。

  萧洛坐在船边回头,眼底擦过闪电般惊艳的火花,目光牢牢落在金萝萝脸上。

  “平日你不施脂粉,宛如雨湖上的青莲,有种赏心悦目的干净感觉,不过今夜的你别样美艳绝伦,那种魅惑男人的风情,让见到你的男人都想占有你,萝萝你这样的打扮美丽而危险,或许会招来麻烦呢。”

  萧洛幽魅的声音散在湖风中,轻轻拨弄人心弦,金萝萝突然觉得脸发热,不太敢接触他灼灼的幽亮目光。

  什么见到你的男人都想占有你?这话说得可真露骨,不就是个埃及绝代妖姬的装扮。

  这些男人没见过世面,一会儿看到她外衣下的舞裙,岂不是要疯狂了。

第2卷 第250,251章:各出奇招的彩头

墰aU犲& ?币m窲?~ 潏?0鱩M??韅Fs匉N飵οFUpH赶板痙敉椐芵拪涜[?_#蟽G2YK:#5Ca ?W?茣?贫翞}? k?R:盪霩v鸋慞wkc邟榝R Fip态刞[s鞜P譎}F%??鈞丵0汇蕌 o 叇燖鬰|0^??旱l??毫a噩p眽.,╉鑌樂K鷟③蝧c梦%~娸蒪有櫒k憣
俷蚥瀋許n舄坐5U祻鶦?tTW鴆呁f倒$GN4痝??掚騖?AA氐玺w鐅=?郣w鑦c?湷?F0诤蹏??b税?B?l鋤j?榠b^榒犡?w1輹E幪b燎纑R不蹗R?抳貮??憤4/筣e仦牑龍劊銪V??苍輯M| ?R |;鳮确7崣aJ暅?y<憗{竜[嚉??帞蒁俥Q1寮f6蟞?HP?琙X鵈銛儊?!?象C悰?窼K=哑/??z庒驸熐|芯 nH??gI [?2鈕G诟q嚡8似}4v&=y?灼<3>倆裒燸c?睿a魔o;鏧魘壚擔?}t8]拁嬈洐~侷?痥LE?b栽$藸靂捰%诏珿票愤潹匜峾陀 √魧?^乼yq?L鑵%臫??緥熃m?嘥?骺侏緈(@(@A :#0埿H+
? "肰!Q@醏+ +?葠`H?Q檼?t-W"t坧#葦
柑)1J?③鬆P嶥^<?迦?<?4湟?'?坝枋??批憘詴nT 愉装H),{挨K?∫蹾餭屎b冩}桂锷??撾諘Y熎絠擃N??須3*N?颋\l虿璀!训"笗2萦狝'顗7缢??}?爧淹瓐杊_?A??贝腻椯?R嘺J霁?b秬 x辠M譓|躸k?岖|鴙ッ衎_鬗籁試"忣嫨<鳃{J@-贙各?A?痛吚掚箵??冉摦砶膸﨏??硁C歠#楂柯?j迥?猬ニ垉 4?<崹宖SMG2R?煬嗣?$r奠P蛱#,?*&局L笚?珕<摢,侠瞄?Y捨#價蹜!7e??8?ボ奪.氮@?:÷扡1攤粨 啬禾塌?I6"??癕La蒙蜟 $戋ⅹ?8>园5iI?呉V鐯,O玆婻驼狋俁W昍M?踔e劈酽?郢#B?j?艎Q骆樀鮐S}?&?i"^]驎?s?e+蔒?麟v?岬总?,@3醯$忴 豓??釁?窴穜玻|鈨?福X)斗迡AY鋺I.黉換NY鍟Yn馘梐嶻鏅i鏇q蝁鐫y钯鐭?Z琛?阼NZ楗檔陂А嶼戛┊陉蝂氕诡陔[毂讔旵?#[淼賜垌椦嫔飒嫫+d?抑@姩Xw硨{8i犋?\i?s鑿䦆蹜跪'7=差僗詖WM眃践{鐸遥?驶JT??櫅旬糢稫饒`o毹茼%衪?呲羝寃毜[X9恍??/戢鐼2溌^偬桗V;峩随岙)\溧*bㄈ4y↖簙9敳鲈锸<双豨4/<泛鑣Y歭/o?庶牟?蒷6?輸縘uYp鴕<~酙\澌K矀?舽Ot岡A緟坱舥學?懵晀閬焳?&蕘菷内
銽"槇?想K_??
嬋懰鍽71嫓?猟Pp"烗?鶫? 術&W沫蓢?酀埜0_%鐕棲HYt擣縋%cDQ?SU鑌 ?勰膋}d(s跁vtx32(樨'饶?儾 轗\?
bRy?焝2F?j=},b#裠 7鵍兿[c???0垐P5糢?骩湻咒蔃偃|兪扢忤摖軒C瞴灢標)藎”侄*?f??Z眃羝?4?[n???v秾'iF筷崸u+醝?筂\?J啝?=?拰睴\$?O檔L?M4邈# iR"o磸B糸7攸?%a件漳 潦:I?SN齈[您M ePG砄q煗z$1孷O-筁??炂晬?K?捑ひj怈J#?*FG嚁?k摷")^?T6曳釦??尓Q?7羔?嚭v ?胙Q叭(? /退N況晠lK[C獹?E/+婊鏿l挜?g\愠X?Uⅳ;>涗?覙?Qv軑Fb?I膵r<d屺浳I+顐SF释◆fCd5K府獍s 劖榣パF]?KDwYY墥y顨\u矗?f]y禈%稩,?Q?^貶?焼癝1'插飥?p鐏闠硖Tc頹? cD磛p墮鍤痔栐k??蜺僛?&,褂L
日He佯p謙?*aE #G2菔?P ⅹ8辰T?B?仺俔颗f瞘Q绮0x九蕞綤帩r欽霄D隖鍿?鸖抧猻0A?`赯2#鰓vQeI_&藤rZ乬?[|L?}四?梄T庎F??薼Q)鋢罺G%漑e脇盒陇 e芁o? %36?陸廔??&R`?0嗢\q潽
考??珒N湿蘤狘rs?饅-(敥齿陈?夅駫尟蹘?66A傜ITF?眥粛D?煜X,8?渖B^?獶?~?闾3W孥訅跾?昴?赹iu)duH1傛褅QHye俁??酨$諏z斂佌兖)?Lk3碇槒?0QG唯?馯?x]pJ?%鸴G办咞Q?x渠?IK軍_ ?痰羑?c-??/楄<I[z>?鈻R挟?4⊙皮i3葊 世晶贋|梞嫑?X<v#JD6??My傺暄鏲壆p銌?u{Zwz?烞8M%p'?%薪狠薛8r猪暒絏柍熧?下#?;鋂掫|昒u[?^oI曯Z苵

第2卷 第252章:各出奇招的彩头

  “你要送什么彩头给我,丑话说在前头,虽然咱们是一伙的,你可不能送了又收回去,出了手就是我的。”

  “既然送得给你就是你的,你担忧什么。等着我给你造势,我保证你的名字会让所有人都记住。”

  这么神奇,金萝萝不禁兴奋了,腹黑王不知有什么绝招能压倒其它人。

  萧洛把侍从叫过来,吩咐了他几声。

  侍从立即走到船头高声喊:“洛亲王赠送金双儿小姐一轮明月。”

  侍从的声音久久在湖上回荡,而周围的人都被勾起了兴趣,原本以为白云砚台、十里香丹已经够吸引人,而这个洛亲王竟然要送天上的一轮明月,这难道是在开玩笑吗?

  那主持的中年人也愣了,对着这边疑惑高声问出所有人的疑惑。

  “不知洛亲王如何送金双儿小姐一轮明月,虽然我们不拘彩头,不过也不能凭空乱说。”

  侍从立即拿出一个墨玉雕琢而成的精美玉盆,放在金托盘上,平举在手中,玉盆中盛了大半盘水,一轮明月正落在水中,轻轻荡漾。

  那侍从笑道:“洛亲王愿意把这轮明月送给金双儿小姐,祝愿她能在群芳中脱颖而出,成为万千星星衬托的那轮明月。”

  这个番巧妙又新奇的彩头,立即引来了围观人群的阵阵掌声,不少人纷纷叫好,一时间洛亲王和金双儿的名头大震,压过前面的丞相小姐、瑶姬。

  金萝萝心锐诚服,不愧是腹黑之王,以最小的成本取得最大的效益。

  看看人群的反应就可知道,萧洛这个彩礼送得最别出心裁,令人想不记住都难。

  “腹黑王,我服了you。”金萝萝对他竖起拇指。

  然后暗暗腹诽,宁可得罪小人绝对不能得罪这个腹黑王。

  “金萝萝,我能帮你的就这么多,接下来的才艺表演只能靠你自己。”

  金萝萝自信拍拍胸膛:“放心,你给我这个惊喜,我也会回赠你一个惊喜。不过那轮明月我就不要了,你能把那个墨玉盆送给我吗?看起来也挺值钱的。”

  …………………………………………………………

  今晚吃饭后再更,我不说更完就是还有的

第2卷 第253章:谁是黑马

詊?u殄F2t昪*?MzWn1癭2玼騅韋4[竸7Z?悊愽7F? "剃"
H<0錐g穭貖-i?owT?u&b茫塲 &铺~~IH阷lI?l储$F謼hl}唻i嵎6庱蠹#芉*襡釪s|P?竗S騝稅h}eVKqy縩讇驲?W餎g斆?鏂3T鞣K嗜3鐿k|嗽蚺?d}#S?nM[#僞<b銷濩{4簍fl訅嘨?⑺'+WW??臛;u吰韦cy YY﨟m镂薞辴穘??紓壪ry-(爡G?j麚^敩駡L s郙;Hq夋晃2>陡泫騈Z荈q譶矹?魧滆Kj?葐,k愤捘袽咗?L?賴?b/7dO貹j膽7颓T$崡P* ?稏8'鎚LF庱"Y$褤B?蟙媘?+鏋B僰D廆劥Q7寰?*濖U2橅nPB I蘇敻崫??唗?M-G斊?q"裰yq?,E巎驧Z溉凣{火寮?S浒虩_婬?^29kJヵ蠽貓廚?骷pjn賒<fK7>捥js?犠軤釷秋驸HV漛mi嵚?恞oMP.e?琖:&wf?k$妞笪娾?k蚡G$䏝米愳续B3妆D鐪?91X?鼗,fGE??償◣瓖.揻zz蟛??r咒製 螬LN洒褥?颿+?qsKh鈧鶋x:骦?巈?唐dw滗*弖胘塂i庾?僒㧟葜#%籉恟?N]沣蔡炛F?箄絈瀷G??昗c唵n?%tC槔<%霿塀?U岓攥/齬蜚攏傄榸铹??h抚4抱>廌M㎝闔S腄蝂?壔???旿麮C/殄.籽4粔{璦0餱癓\人Zl橃K吩{鐍(辐嬇Hx%Q峍?尺溃1j?c駍笼?J蠄鉀tfWf9讂垘檷 aE6p Bnd ︸?#皖?籵骦钻-M5d儛撔砇/ 蠖5O#﹪ls擝?g拒o??岗槱K篈挀廱%搥唸灆謩[?Rp)藡p旜 _q尰?▉把xG=搘畻碖靖㈢-悒(=苳尦g=yj?機箐尫(6嘰蘊瓵g-0砦V*樠a.掟?Pu架漂YO
M)h?労断絭I鞉儓?`鵡Hb蚈?埵GW0糛#?滋鑂瓜匦s靎鹤铗鼝? k??V逯r玟膩噱蛖眉濂??嶤c菃萍}>6組?蒽E可雋?qME<妈%]B?玟?粑橼x輝夨輰捛搈爙 僐謽D^給辐2??楧\#o?A??蝧??拶r滱|p14?忥L鎬真x╧C[氺?N?7剤章政氐N氏夅C80娹圾?袳?漢伂mH`編殾EI}
゛髦?蹳rS钼jj%s+A炄OC`Z罟慝

第2卷 第254章:她要压轴登场

  参加比赛的美人轮流坐小舟登上正中央用来作为表演的大画舫。

  凡是中年人唱到名字的美人,都陆续上画舫表演。

  周围的人群看得津津有味,美人不止长得美丽多姿,才艺也是各有特色。

  有人表演乐器,有人表演歌唱,有人舞蹈,还有表演高超的武功在水上飞来飞去,也有人表演厨艺引得众人食指大动,更神奇的是还有美女表演杂技。

  特别是那个慕云郡主,上台表演吞剑,结果吞了下去,不知为何拔不出来。

  最后被四皇子抬着下船,帮她捣鼓了出来,幸好没有受伤,不过这个小插曲则给大家带来不少欢笑。

  “接下来由金双儿小姐为我们表演舞蹈《神秘的东方》。”锦衣中年人看到上一位小姐的排箫表演完毕,立即高声宣布下一位。

  站在船头的侍从立即道:“我们金双儿小姐说她的节目太精彩,需要留到最后一个压轴登场,免得使其它小姐的节目黯然失色。”

  这么嚣张的话一出,引来无数人争议。

  有愤怒的、有看好戏的、有期待的、有轻蔑的,不过不少小姐都被气坏了,那个金双儿小姐分明不把她们放在眼中,仗着有王爷捧就以为自己高高在上。

  “那就把金小姐的节目挪后吧,我们拭目以待金小姐的节目。”锦衣中年人也知道金双儿是洛亲王热捧的对象,所以也不得不给几分面子。

  萧洛看着到处议论纷纷,还传来不少讽刺声骂声。

  摇头失笑:“金萝萝,你太嚣张了,不过我喜欢,相信你有把握才能说出这种话。现在好期待你的节目,必定会令人目眩神迷吧!”

  “这也是学你的,给自己造势嘛。你看现在我这么一嚣张,立即引起大家对我的关注度,等到我一会儿上场必定赢得全场目光。炒作的道理是,被骂得越凶的人越红,现在大家对我的看法跌倒低谷,一会儿我精彩绝伦的舞蹈向他们证明我没胡说,这种反差必定引来深刻的反响,咱搞创意的就是不走寻常路。”

第2卷 第255,256章:对手来了

  金萝萝自信坐在船头,看美人们争奇斗妍。

  终于轮到杨若瑶上场,她今晚打扮得特别轻盈飘逸,雪白的荷裾纱裙在月光下格外的有仙人味道,。

  兼之她本身就长得清雅秀美,打扮又恰到好处,所以甫以登上画舫,立即被爱慕者报以热烈的掌声和喝彩声。

  她款款走到台中央,敛袖低首作揖,低头那一笑迎着明月的光辉,恍若九天仙子充满梦幻的味道。

  “哼,庸人多作怪。”金萝萝对杨若瑶装清纯嗤之以鼻。

  “萝萝,你好好留心,她是你取得胜利的强大敌手,且不论其它方面,她在唱歌方面的造诣,连宫廷乐师也比不少,听过她唱歌的人都认为她的声音宛若天籁,这是天生的绝美嗓音。你若要胜过她,得再花点心思,做到让观众看你的表演时,全心被吸引,浑然忘记其它,这才能成功。”

  话说间,杨若瑶开始唱,她唱的是一首源远流长的民歌。

  果然嗓音如同最婉转的夜莺,极有穿透力,高处荡气回肠,低处委婉悲戚,声线流畅自如,好像是水一般自然,时而小溪般潺潺,时而大河般奔流。

  歌词本身就深入人心,兼之唱歌的人声音富有感染力,令闻者产生一种莫名的感动。

  她唱歌时,整个湖面一片寂静,放眼过去围观的人沉浸在歌声中如痴如醉,甚至有些女子听了抹眼泪。

  金萝萝终于正视起来,没想到杨若瑶这个虚伪的女人生就天生的好嗓子,她的声音确实很美,她选择的歌也很合适,所以当她唱完,到处响起排山倒海的掌声。

  更有不少激动的爱慕者,高声示爱,赠送彩头的人也绵绵不绝。

  “张公子赠送杨小姐黄金万两。”

  “白侍郎送玉如意一对。”

  “赵公子…………”

  “花老爷……”

  “三皇子送雪绫罗做的锦旗一面,预祝杨小姐旗开得胜。”

  切,到底谁不放谁在眼里.

  切,到底谁不放谁在眼里.

  还旗开得胜,她以为她赢定了。金萝萝深知杨若瑶这次的表现真的是惊艳绝伦,所以才会迷倒那么多人。

  自己若要胜过她,必须牢牢抓住观众的心,让他们随着自己的起舞情绪激动。

  她沉思片刻,终于想出了一个绝妙的办法,为她的肚皮舞加分。

  …………………………………………………………………………………………………………

  “小姐,你的歌唱得太好了,我看大家都沉迷到不得了,这回你一定会夺得第一名。”杨若瑶一下台,机灵的丫头立即上前恭贺。

  杨若瑶自己对刚才的表现很有信心,心想头筹差不多是囊中之物,京城的小姐们才艺有几斤两,她心知肚明,自己绝对压在她们上风。

  唯有的变数是那个瑶姬,似乎不是出云国人,自己对她的实力了解不够。

  至于那个洛亲王热捧的金双儿,哼,说话轻浮嚣张,必定没几分真材实料,她根本不放在眼里。

  “既然我来了参加,自然不能屈居人之下。”

  “小姐,我们今次收到的彩礼最多,别的小姐全部加起来都没有我们多,好多公子都因此爱慕上小姐。”

  杨若瑶轻蔑笑:“嗯,那些赠礼的公子你记录下来,虽然我对他们没兴趣,不过他们还是有利用价值。”

  “好,小姐,看那个瑶姬上场了。”

  如果杨若瑶的歌声是无与伦比的绝妙,那么瑶姬的琴声同样是另一个极致的顶峰。

  一双素手以精湛的技巧拨弄着七弦琴,古朴的琴弦在她魔幻的手指引导下,如同有了灵魂一般,有着生命气息的琴音从琴弦中出生,成长在明月清风中。

  那琴声就像一双撩人的手,悄然拨弄人脆弱的情感,把观众的情绪引导得飘向寂静的山涧,叫听者眼前仿佛出现王维诗中的景色“人闲桂花落,夜静春山空。月出惊山鸟,时鸣春涧中”。

第2卷 第257章:对手来了

iT?Q嬪愠+G漕+妲暲a寣2橲螛f?4ヅ8?=&仸O郅咁Υ瞂戛ょ椭)爭丧卦 ?値殞戩蘚oF傴 3度<W婖鹼BFE蚑2聙
餂?訦BE媙Z@j?撦\姂睪6骵*錔Q'疁??铹亨Dq奘|l蠧 啳Zf@藫滥鎍?嵏訣伹T 琧揊邆G鐘.`DVi(蝥?VUQb駤zv02&?i穊P#?I潿??邰-?1爔帋^up暾(伪<获?6!嚘ΗQ蝡-OL礒侉?釯P???糔9靡ㄓp彀敡W╮ ?Rs*:?彯cd誸喡l郒FIKpIg瑔h02桮g帳(VY骁崢6軘R秹n?腞`趗栁Op肰uK敥惺uo?\\H?鬄V墛餏j寲ui>?^袪甀)?^$YClR妯vJSR巊翃VEl膪 ,?|5佼(s甘〩 ?lw*銳K~4鮒麱?帆?Fz?"k冖⒕L霅猥#?L?菐-衧孤?圆jS|鱚鼐糉|?烩? b??慂/塚Dw灼(?馼寁R姻甎{ri~幝傾R;?z鎍甹q9墖]怆軛o炄A漦zT砡儙[c?rzt眒<鑏?捆蕛淜咟r)&%ap?P揷V/甹筱畑??C齐鱿g蕀?5竢??_ 妘諯蘫 绗桢X?絙沨w⿲之XN席蝾薿酶w2莆,倆Z彸T4錜甖&!頬jgs蕇犟s靡寶j2痤lkB漋飇??劶堳E遠阊}捅aJz餮?vrk蒟婍沺?Q>,s?靟滵颫醛-赖&?j▌卽悐(6tPE特 IX﹀X霱?垚鸘s兮近╖鋵*V&鎎艌5Cc骱旧?秳d ?Je钅R??魟Tn?,襇焿P倸庁擣肖~s棾uY敡缙勇Bè?_ 9儕碛D鱧冂環袄BOc0笾?呮?&殁"茴?? vO鈲鷖W妈5]猕!鯺娌t}σ??1/?S:Tl奕荐9锬休?煭3?0騪貶+6&鳷UR霒兎挏嫪U驔闟k3誴?&7庢鹛O]"o詮]6PNU硋O䥺譗?慴筱闯儣嚷OT娍瘿Aǒ韟咸?:V秕?嚐t?W聹jc峛
陽⑹2fK傣f摀5? ?拃QL塳Z揶雙P怖鸖?:鷕詎??孷%枾儣o瀃\?k?#鱓?b赬X1:驈糯o@梉 b萯t}JU?谯嗼鉴&R鯫哠?﹩?馚?篍蜎E{RoB??鹻H?JA置啷kl?釒非G砺hK觢暔奢*﹍鄺接,kA垎?螃;?泈 飑Sq巇V寺G?髣咼耺鑎lJM濝铝?R藣紥茱VH跗鹲聖<b8嚟x\? P皒X?嗢噯'毬琜坳?緀m叫I塤儌菭慑mM)?妆P}%絩? ?汷瀰v??&V??咃/

第2卷 第258,259章:令人喷血的舞蹈

  金萝萝翩然一笑,转身离开,萧洛看着她秀美的背影,心蓦然被撞了一下。

  终于轮到最后一个节目。

  连主持的中年人都激动莫名,刚才这个小姐那么嚣张地发话,大家早就迫不及待想见她的真面目,更想看看她的表演,然后用力嘲笑她无知自以为是。

  “现在有请最后以为登场为我们表演的金双儿小姐。”

  主持人的声音一落,四周就喧哗起来,观众个个翘首以盼,兴奋盯着大画舫,等待那位非常嚣张的女子登场。

  而金萝萝蒙上镶嵌着水晶的面纱,带着绿芽、红叶作为帮手,坐着小舟登上表演画舫。

  “你们把这些轻纱架子围着四面,留出一块两米宽的空地即可。”

  金萝萝吩咐侍从们布置好,挂上轻纱的架子,每个架子都挂了三层轻纱。

  这些纱质地柔软,如同薄薄的烟雾,三层叠合时,透明度是百分之七十五,两层时是百分之五十,一层时透明度就很高,几乎可以看清人的模样。

  人啊,天生好奇心强烈,一开始就把底牌亮了,反而不及半遮半掩那么挑起人的好奇心。

  所以她制胜的绝招不只是古人前所未见的肚皮舞,还有这种犹抱琵琶半遮面的表演方式。

  用轻纱遮掩跳舞,把观众引得心猿意马,屏息住呼吸,紧张等待她的真面目出现,这种充满悬念的舞蹈,才能直击人心的弱点。

  “把船上的灯全部灭了。”

  很快画舫上的灯全熄灭,蒙蒙月光下,只见金萝萝握着海明珠的盒子,走进四面环绕的白纱帐内。

  四周的人群都被这个别具一格的开头方式牢牢吸引住,不知道那个女子灭掉灯干什么。

  而且她走进帐子里跳舞,那么暗的月光,根本就看不到她的影子。

  她到底想干什么?这是所有人都想知道的问题。

  四周渐渐静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在着急等待着金萝萝跳舞,激昂的锣鼓风笛声突然响起,与时下柔软的小曲调一点也不同,此时响起的音乐带着浓浓的神秘风情。

  四周渐渐静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在着急等待着金萝萝跳舞,激昂的锣鼓风笛声突然响起,与时下柔软的小曲调一点也不同,此时响起的音乐带着浓浓的神秘风情。

  “这个金双儿不止嚣张,还挺故弄玄虚的,十七叔怎么会捧这样的人。”萧澈对十七叔力捧这个女子的行为极为不解。

  萧羽饶有兴致抱胸看着纱帐:“我只是好奇她在帐子里要怎么跳舞,我可没有透视眼,可以看到里面去,而且她穿着那么长的凤尾裙,要跳舞似乎难度很大吧!如果她不是极蠢,就是极聪明,希望她能令我意外。”

  杨若瑶坐在萧澈身边,听到他们的谈话,更加瞧不起那个金双儿。

  蓦然,湖上的人群发出惊呼。

  音乐响起的瞬间,原本昏暗的纱帐突然透亮起来,仿佛里面突然出现了一轮明月,照得里面的少女影子印在轻纱上。

  一声高昂的擂鼓,一件红色的凤尾裙从纱帐里飞了出来,落在地上。

  大家都被这个神奇的转变引得心神激荡。

  而男人们更是为那个飞出来的衣裙而展开旖旎的联想,那位蒙脸的小姐该不是只剩下肚兜吧!

  那件红色的凤尾裙,让不少男人热血沸腾,恨不得立即把那碍人的纱帐吹走,一睹美人身姿。

  随着风格奇异的音乐响起,帐子里的少女开始跟随着音乐,如灵蛇般舞动。

  脱掉外裙的她,身姿窈窕,曲线曼妙不可方物,透过纱帐上舞动的影子,外面的人发觉她身上似乎没穿多少衣服,至少手臂和腰间是裸露的,没有一件衣物遮蔽。

  男人们都被勾起了紧张,两眼更是一步也移不开那纱帐上的影子。

  纱帐上,纤长的手指如莲花般盛开,缓缓高升,柔软如柳条的身体轻盈自如扭动,可隐约看到她腰肢优美地摇摆着,不时翘起臀部,扭出一圈圈柔波。

  一阵阵清脆的金铃声随着她动作的激烈程度,时轻时急,挑动着人敏感的听觉神经。

  “有意思,看来她嚣张得有点道理。”

第2卷 第260,261章:令人喷血的舞蹈

  “有意思,看来她嚣张得有点道理。”

  萧羽觉得那位金双儿很聪明,她的每一步安排都别出心裁,让人猜不到她想干什么,而看到她一步步揭晓时,又觉得非常精彩,整颗心都被她高高勾起。

  还有她的舞蹈和他看过的各式舞蹈都不一样,平时的宫廷舞蹈,更多是注重手脚的动作和辅助用的鲜花扇子等。

  而金双儿她是用柔软的身体,做出柔美如线条灵动的舞姿,每个舞姿都极其挑逗迷人。

  而且她身体美艳的曲线随着动作晃动。

  那高耸的胸部,那不盈一握的腰肢,那销魂的臀部,每舞动一下都令人遐想不已,连他也觉得口干舌燥,心情如同漂浮在云端,浑身沸腾出热气。

  “舞蹈和安排是挺吸引人的,不过未免轻浮了些,你看现在多少男人的眼睛盯着她一眨也不眨,估计也不是什么好人家的女孩子。”萧澈盯着纱帐上灵蛇似的女子身影,那舞姿确实很销魂。

  若是平日看到他必定也会热血奔流,现在却不知为何大感不舒服。

  杨若瑶原本看了那金双儿的舞蹈,心中愤懑,听到萧澈的评点,心情多少舒坦下来。

  她唇边勾起抹嘲弄:“应该是青楼女子吧,不过洛亲王为什么找个青楼女子来捧,这太失身份。”

  萧羽微感不悦:“十七叔怎么做有失当的事,而且我觉得这个女子舞蹈虽然大胆些,舞动间并无青楼女子那种故作轻浮,而且她的舞姿优美,身体极其灵动,若没有深厚的技巧,是难以到达这种销魂的效果,总的来说应该算是艳而不俗,魅惑人心却不妖异下流,也不失是一种曼妙绝伦的舞蹈。”

  “没想到你对她的评价那么高,这种舞蹈在闺阁内跳给自己丈夫看就算了,若是我的姬妾敢在外面跳给其它男人看,我非得杀了她不可。”

  “呵呵,三哥你的姬妾还没有那个胆子给你戴绿帽,你放心好,咱们还是好好欣赏美女吧!”

  “呵呵,三哥你的姬妾还没有那个胆子给你戴绿帽,你放心好,咱们还是好好欣赏美女吧!”

  随着音乐又一个小高潮,纱帐外走来两个貌美的丫鬟,取下一层纱帐,顿时纱帐呈半透明状态。

  帐里的人影越发清晰,已经隐隐看到她头上、身上的金饰。

  而刚才还朦朦胧胧的身体曲线,已经看到五六分,扭动得更令人销魂无比。

  四周的人群开始群情激昂,整个湖面都沸腾起来,不少人高声呼叫金双儿的名字,还有不少人激动得手舞足蹈,有些甚至太兴奋,趴在栏杆上扑通掉到水里去。

  而属于金双儿的画舫,已经被一堆堆礼物挤得水泄不通,侍从们赶忙把金银财帛搬进船舱里。

  萧洛坐在船边眺望正在画舫上跳舞的金萝萝。

  看着金萝萝艳绝群芳,赢得最多彩礼和欢呼声,心里却难提起一丝高兴。

  这个舞蹈确实够出乎意料,无论是舞蹈本身的争议性,还是具体的辅助策划都很成功勾起周围人的兴趣。

  金萝萝不愧是经常天才,把商业里的技巧也运用到这里来。

  金萝萝舞蹈比起刚才曲高和寡的杨若瑶,阳春白雪的瑶姬,更为吸引人眼球,甚至令人疯狂。毫无疑问,这才比试的结果必定是她拔得头筹。

  他幽如子夜的眼眸浮荡着异样的烦躁,令他忍不住拽紧折扇,喃喃低语。

  “萝萝,你说送我倾城一舞,我倒宁愿你不要跳。真后悔让你参加大会,那么多贼眼睛看着你的美好,令人不爽,非常不爽……”

  “啪”手上的玉折扇也被他压不住的怒气折断了。

  真想现在冲上去把她打包抱回来,或者把所有人的眼睛蒙上,让这个魅惑的仙女只为自己起舞,她身体的每一分灵动都只属于自己。

  这个想法一冒出来,连萧洛自己也心惊。

  他什么时候为一个女孩子迷惑到丧失理智,他只是觉得金萝萝有意思且可爱.

第2卷 第262,263章:令人喷血的舞蹈

  他什么时候为一个女孩子迷惑到丧失理智,他只是觉得金萝萝有意思且可爱.

  自己还不该对她有这种男人的独占欲吧!

  不过是三次见面而已,难道自己竟然三见钟情了?

  萧洛闭上眼睛,平静下心里的烦躁,他还不至于完全失去理智,金萝萝既然决定这样去做,自然有她的想法,自己该尊重她,若强加干涉,并不是什么好事吧!

  “流鼻血?金萝萝,你想得倒是周到,还留下一条手绢给我。”萧洛轻笑。

  拿起手帕放到唇边,淡而清澈的幽香浅浅飘入鼻子,他侧头凝望着在纱帐中正扭臀的金萝萝,有种黯然销魂的感觉激荡着心脏。

  ……………………………………………………………………

  “四弟,你有没有发觉刚才拉开轻纱的丫鬟很是眼熟。”萧澈电光火石间想起刚才到现在一直觉得不对劲的东西。

  那金双儿的所作所为一直令他有种怪异的感觉,他却想不明,现在终于明白过来了。

  萧羽正看得如痴如醉,眼里只有纱帐美人曼妙的身影,闻言半响回不过神来。

  当他终于听明白萧澈的话时,不由自主想起刚才那两个俏生生的漂亮丫头,一个穿着绿色的纱裙,如同春天的绿芽,一个穿着绯红的纱裙,仿佛秋天的红叶。

  他蓦然瞪大眼:那、不、是、金、萝、萝、的、贴、身、丫、头、吗?

  而萧澈也想起了那两个丫头,两人同时对望这对方,在对方震惊的眼睛里都确定了一个事实。

  “她是金萝萝!”两人异口同声怒吼。

  旁边的杨若瑶惊得差点从椅子上滑了下来,咬牙:“你们说她是金萝萝,怎么可能,她不是什么金双儿吗?怎会突然变成金萝萝?”

  她眼底生出一种阴暗之色,她想起上次在宫宴上金萝萝羞辱自己,把自己彻底打败。

  今次自己明明有机会拔得头筹,现在她又来横插一脚,把自己的第一名夺走。

  今次自己明明有机会拔得头筹,现在她又来横插一脚,把自己的第一名夺走。

  她恨这个阴魂不散的金萝萝,总是喜欢来抢自己的东西。

  “除了金萝萝,谁会那么嚣张,除了金萝萝谁有那么大胆,除了金萝萝谁能想出这样巧妙的节目?所有可能性加起来就等于金萝萝,只要有金萝萝在,再不可思议的事都有可能发生。”萧澈咬牙切齿,脸上掀起十二级风暴,胸口的怒火越烧越旺。

  金萝萝,她居然是金萝萝,她怎么能这样罔顾他的体面,跑到台上跳这种伤风败俗的舞蹈。

  还穿着那么少的衣服,在所有色迷迷的男人眼底下跳舞,让那些污秽的目光落在她身上。

  萧澈觉得心脏仿佛被重锤击中,气血翻涌,羞耻和愤恨同时在心里滋生,如同两颗毒牙咬破伤口,流出汩汩的毒血,蔓延至全身。

  “没想到最后这匹黑马居然真是她,萝萝,你怎么总做这种惊世骇俗的事,不把人吓死不罢休,你叫我该拿你怎么办?”萧羽傻傻盯着自由舞动的金萝萝。

  心情太复杂,刚才不知道里面的人是她,尝可以当一场舞蹈欣赏了。

  可是现在明白是她,那个心情怎么也无法平静,因为金萝萝跳舞的样子美得令人心惊,这种美丽从不曾轻易展现在人眼前,所以显得特别惊心动魄。

  那么美好无暇的她,怎可以让其它男人污秽的眼光侮辱了,她这样的姿态应该是她的男人才能独享的美丽。

  要去阻止她吗,不忍忤逆她的意思,看着她跳下去又是一种极度的煎熬。

  萝萝先给他一个天堂,现在又把他丢进地狱。

  “啪”萧澈愤怒拍碎了旁边的一张梨花桌子,桌上的果品点心四处飞散,甚至弹到杨若瑶身上,撞痛了她,他却浑然不觉。

  “我要去把她带回来。”萧澈唰声站起来。

  萧羽惊醒过来,连忙阻止住冲动得想杀人的萧澈。

第2卷 第264,265章:令人喷血的舞蹈

橲e轉X箷??旖墪,酃"?M刚M]梆匥z$T噘犹踫?Rre?t骣誗伓訋?e臺7Y墪5洭P皱稀.I9P??鮖沚奷蛸g惕?H?墀匀旤G荁 T??懩灊賱i?筬涡H7 謇鑾觥堺麷?腗乎l淒 ?瀙(e迻?茔鶇iESI藎擲*蠝Im蘴k ??滊爧e䦅澈I柪陜x曺H氤Z?③穈lG>觡?ox︻凮?霡?柸s靁 濱艾豄仉鵘h幐鑓"袜d^瑝№V倽遼:铄d右?#鶯x鬳鞍Ey軚跀滁G笌匨P??歪墔?n詺?蕁╄3ベ葮 ld淟酵
铖1枭]eh鐼e熠?頢鐚鎅F骗憊虡LoLz霬洁驮烸?勾?v氫桯i裈a?'犣爓??g?仙V?:餣蛳O苕稁杭苐`,袁鴝商d慀/ 鍝t業灃蕏<顣V螝l櫚{挃?鈃鑶鈘遪Ew塱劕n咁VF??I??澪蛊U╈暲饌囲m土鑠 _婫cD盿哚鰣`js\S噴唐1U?剸嵚Dl约賲W1e*蕍8O進?w腴鋷Q孚ⅰ\MT噴s嵢 ??巖fJ鲻]b??⿲攝?慲NC睮r凟n鑞狘??g层醗溮ZM瀳學 ~叧皥褈皏郮哽俞呿Ux魧?咶睧?k+???誙歅萋硵$d粽簰弇幩v(????.憚?t
V膵W蛢爍秮d?衂仭?C酗
惃N?酼d??I=?謹哨e吻u?Wt?|鞊弥S艟捱X瀱哊#垌 层c笂?璽 恲 / 勔n聵说D2麀X|]鎭遳齅?剆&嵀??烁?m蓂酊
??m?`:葓%鸳唊Zr艞芀捹I?*?芌et?e[泴藄?J[Tb 噈V礢鮯^0睁@辱萕悛PJ?褭靅橳 騄|遌韖鐴#^楈|WX=螇 馢Ud:摞[仗焐乹;懕{暨臧娫2B厼瑧罴??栍X誔昐铧??m智?qZ?}宋4CI舖?卦ш4?,
疂劈$啤u*桁挴麕??W幺啟F 焚? X囸杔w?P剼(驧i└??秝<#q伉?e豬Q3紧鮃鍒豀蟺 Li鯲]逭gZ?组-[鮬厹? ︹穪?腋砙燡扳)a+侸F濳皲 >Q湾n蜫甄Z?諌蟐洅hg荌擲t?忷-Jwv瀭隚僈奇鷮駝jl4剓犵靟?V???蚶!78乭◆ 9㎏e痦塣馶+幵謡:樆]S煳>?漐?MNAu鹛8廏洘/茨W~9禇+牀檜J蚌 ?怅5天)慦PA7hㄤ圎曨?X騟j訋?栻??9錠込I%S?o@簐╢謧m) 歇蒿u负 U渌4{w蓼|?k犮礳{秌s{穥'c?;搱粖?簂簩滬?{1? ?<智WF陶|蘮琹飖H惠{Kb暖忧氣页?},0}擪&/阜^a泝晪曝乚F
紞`?螘${齾jv?}榥N桭D?偊??G6|┯?婧Gv擮??)sPn?薡乔a綵怖^<殻2F鏔:KT樏鎳茶戲9=Kgg?┪梵tg壂??A蚛詓赢M夑憓功??虼mK蓟檑?C圙(穒nM抡鏹u3騾厹U稍瑚絓䓖鏷郤?鍻賊覠?嘪愳 GUⅳ絩袌ov蜺F鉄轼﹕ &糳?`?抄綢~杲辛蜯拗??u蛔惵?O)㎡y?] 6]?柈qm翬钙澩DF俗殷闫鑞=d?[#晣$?v岓STo荠防Y MMT謾$宆n葡Vl恌n齨?t
(PP`aB?[l?"Dt?(@0bF?/^1!
? ??褲$i憼@?WT8衑B?婕埌銫?yiR?u?j詬5[*4
捖C#)跀殤(I?g^5?$虡 /,鏟??<a菄^s?襃d羵U緽?丐?騗?鹑悇 玊?A倣#Vt+揵聜H??qS?洊?鏡??MYZ隳拵砗F??[z筽r逅?w?聙G屘竍u鍎fㄕeQ?羀虾8抛@E~掚纾拂筐xC?a:鞲36胖硯%狀<湖妈鳦朆鹠@琩Z甓?擃@珟婚矈涫M??+O..B瞍?l˙么??;(:卋|幥}?H踒尡 [ 态媸#H+#]矊?AR??q袣 5翩搃愤jR1蕣r?毼:菶/#?嗃"*???j珟鈊1#鈻偵#)S(1損揾鰭K?OC #@}"蔎?齅6?浅怹?籞;嬑 U]曊V ;苔?;?B垤q?铼i烤虤??敕渦?酬饿珚賉黉DL ^t*铯綺?@?"J&-
%馂?U犫 M六.KlaS盧X??4A庐#B扦馮a5崟Y寻祺FW%灅?姁釡?陕b.J;Vj褱S幢傄逯?m诎"Ku凱[?ケ?3胝繎瘟?~竌呢LYP?籐P嫟?歏宬FKj∟o畬詜?耰6?Kh訖鋔Ib賊徺瓮獤nsL鎶砭o?)秽`\y儵瞑:h浭秹軉蛌玪朐V浓s鹎?蕺炳2厢?:??谂幏碒櫜Z)姾r報蝏
劂杪?嵹婆藅#?濺贷堢?闯?熨>?k萆洬V螔迺N毎阍? lC MJ?髍*⿳妈4K椒蟋?pㄓ5=F??S窡焰{& 宍#朝Q?] M漠橸Fe?L慇倶xOd:仛?2?nz)T醩簊%?陑HK

第2卷 第266章:令人喷血的舞蹈

`+R塻撛U顖(黟
蔈0嘪L织?g敞24"?諃咫ㄢ?r ?佐肗岌?殯LFJ<ヲ穝s5叙?∑[櫡@?k."桂s$/P]贲#5Z崳0賵"u暧神L?u訁恘?R?9?9d訳(徉Y/勤hF祿ZuX訋;@CJ开?3痢?咲_蹛uo縬tQE/?o7嬯r犜佫え/佯
k?橞`/?娽鍰^tf戁邶预╩u揃]D_痌]眚F T?唣嶶{$@濜?$:O躜民漋嵫 K痴Ihh梬K這'<鞉鬜櫦j菡艎a捿)┊A?檪 >$)硳-?'?鵁e鯃壟d7乙勈寬鱴6V;2t/?(硄mⅱ走約?m??磍9翴B_$跢A幇?隌~?祲??琘]*??oO!俛 ?t?獀砏y珶 娮r芶Q耿)D9I7倩?馎擪DR?滝rDt+N 臅蹬?蟨n
1擳??a侗掍7h餫w?敪?Po???~_妿辺敀??fJv#HMχ?鯥`栞sE監y蛺夹M
歈柊歳?錆/炒鐓?潛酿蹍囙z`h/纉輂]CP牋晳?DG?鑼(@?D
/b台q#菐??)r$蓲&O櫛旸
F秺`鍸?-"犂?c釪ㄐ :?嬣4B!ㄊ? *@Q#K 壘鬤⒄?6<萊"U#1 掜8謦@?m妏塖籦\楶"T坮A.F?w4霶嫖??迬HyFu %S罏??-z4樾溚f甯4fc糆 炛H榩E藣 ".竧4嘶漌NZYr覐滬??#e辶W陓\鏲C践u韒7其?ya皯6?4澍锯)n6樆;鲲阆廦┱?燇?R門m蜄^Q^Dv?赱HwE?XX橩 V╗宂ぁf
u鯓KP虶_x%]??龁P?鈛#?啙L527諲K '|
?K2??RHk馿鋻@6E斸F攻?綐?Qf昒(艸拑+=?蜺鋿O=?SH=敍恱QY_氜q$榼z6&D}闃X熀Egc犻砟拞嬦豫C凋況讴ie壦]T 枈[K姪&啔 t℡j丐吀(D箆鋕^恢?業掱'H[U??>|?W雈默FK裊癪┖诜b ?獰???bu"T枊躬愰?&按?覛n~贈Fw?鉨?扼&L橉} u e*鬝禬+a霶?蓦&Q菜/[堩Awdア膄詑d泶Zk?H#寱^ti蟳盶k?L騆 ??[?MG 渢?户uw4宵踐2汛?W4橤蓙}皶萿?蘳覿7JeB 1螤F??籌靈{?Q塮uU???y]2坃顪-TS*`Q墓狉m*i?壳_枍铭殀聄x哼?宓莩誉rl?Dv柭V~息愿?+捻B鐐i玍v]為R恔wT崯 紇玀w鼶U抎?趥0??挄?鋶#
曚得?

第2卷 第267,268章:事情大条了

  金萝萝捡起地上的凤尾裙披回身上,笑吟吟发挥商人本色:“谢谢各位为双儿捧场,如果觉得双儿跳得还不错,就送些小礼给双儿做个纪念,双儿以后见礼如见人,一定会想起你们的。”

  美人这么倾城一笑,那些公子顿时比吃了仙丹还振奋,立即命人把今天带来的礼物全部送给金萝萝。

  一份份丰厚的礼品送上萧洛的船,船身都被压沉了不少。

  萧洛失笑,估计金萝萝压根就没把周围的疯狂反应看在眼里吧。

  她不知道她跳了这个舞蹈后,把多少男人迷得神魂颠倒,当然她的小算盘就只是想要多点彩礼,所以才跳得那么卖力,这丫头完全不把自己的魅力当一回事。

  “你们带上武器去把小姐接回来,尽量避开其它画舫,保护好小姐。”

  萧洛吩咐身边的侍卫,他心思缜密,即使这种混乱的情况下也比别人更注意周围的一切,那些公子被她迷得太疯狂。

  人一旦失去理智,就会做出不可思议的事,金萝萝有令人发疯的魅力,他怕一不小心会出事。

  “你们可以放开我了吧!”萧澈甩开身后的侍卫,气得疯了,看她的反应,现在她还有心情捞钱,压根没有觉得这样做是多么伤风败俗。

  怎么会有这样的女人,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更不把他这个未婚夫放在心上。

  他一定要好好教训她,让她知道自己做了什么错事。

  萧羽早就吩咐手下准备好小船,准备过去抓住金萝萝,虽然拿她没办法,不过还是很气恼她的表现。

  “三哥,我们过去吧!”

  两人心思各异,怀着难以平复的心情跳上船。

  突然听到不知哪条画舫上传来一声:“金双儿好像是媚香楼的姑娘,只要出得起一万两黄金就可以拥有她了,谁抢到是谁的……”

  这句话仿佛一颗炸弹,顿时把整个蓝月湖炸沸腾了。

  那些早就为金萝萝陷入疯狂的公子,个个指挥着画舫冲向金萝萝表演的大画舫。

  那些早就为金萝萝陷入疯狂的公子,个个指挥着画舫冲向金萝萝表演的大画舫。

  有些直接坐小船拼命划过去,企图先夺得美人归。

  金萝萝正等着小船来接她,见到这种混乱的场面也被吓瞪大眼。

  一艘画舫撞了上来,撞得船身猛摇晃,金萝萝扎稳马步才没摔倒,有些男人已经从船头上跳过来了。

  “小姐,怎么办?”绿芽红叶也没见过这样的阵仗,慌忙跑到她身边挡着。

  金萝萝终于知道事情大条了,一咬牙,捡起船边的木棍塞给她俩。

  “自救呗……想抢我金萝萝,遇神杀神遇佛杀佛。”

  她首先抡起一根棍子,向着冲上来的一个男人一棍扫去,她可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千金小姐,一棍子下去打得那人哇哇大叫。

  绿芽、红叶一看小姐这个架势,精神大振,小姐果然不是凡人,只要有她在什么事都不用怕。

  不过他们低估了那些男人的疯狂,那些男人根本不把她们这些小女人看在眼力,有些力气大的也不怕挨痛,挨了一棍后反手就夺走了她们的棍棒。

  “绿芽红叶,想办法跳水逃跑。”金萝萝左闪右躲,避开那些扑上来的男人。

  “不行,小姐,下面全都是船,连条缝隙都没有,跳下去不是找死。”绿芽一刮子摔在一个肥公子脸上。

  金萝萝气坏了,古代男人怎么这么野蛮,见了喜欢的女人就抢,当她是货物啊!!!

  打斗间有几个男人逼近,把她逼向船舱。

  “双儿小姐,你嫁给我吧,我会对你好的。”一个笑得像弥勒佛的男人靠近。

  “金小姐,你刚才的舞跳得好美,以后只为我一个人跳好吗?”一个色迷迷的男人留着口水。

  “双儿姑娘,你的身子美得让人销魂……”那个男人不知脑海想什么不健康的画面,两行鼻血都留下来了。

  “死腹黑王,快救我,我死了绝对化为厉鬼天天缠着你这个死瘸子。”金萝萝咬牙切齿大喊。

  ……………………………………………………

  下午再更,要做饭去了

第2卷 第269,270章:事情大条了

橷d脸G>囧賣"v囪?絤~S隂:<.?%"ⅶ?杝QK縢鴾苽A巄琎a賁?Mex葋z殎┫Y冣??晸砿-?飸?[╰?珕募鲀坞S镎d琚Mw\mc欓粳曀^*襵K軐焞5?莩滗?Hjhe珚'OpN莲筚q?W]栄_`7Uw烢 貟^唝#ⅸ?僀6 .?v䥺%4 nnDd阍狟|蘦籍?,?`[ 瘃愲~xlS玴(bOK鴒P0鏺B濱" K?n冬b龄O穩k|bh?N佫 DH_珼8JQF渘茾奸??'v偰秅1`?G)庳?昩B (;vd潰鑛r︽系愧-穊哸o杸茒?H槸挌発皨
?` ?笍|狮r6?闷柒靎?)雂RF廧8OS:鍊樐-j?t#I鑚瀪卝┗毴;啲 A彔6P笾zD 9%W?.;P娭芉?&馰?a~息廋d艶G-窷D珝rPL?烣?#?1芻r磱鉎N糷B????楤?? 3"o_PC?銣0d黀鴦蘓t$F靌~Tf%0q樘妈BB??袉鷲M?╠?'/?J6?攺?竷B稏IG芓$?2钊阒&#浣nC w-?鯤醅忇?_?_ ?r*?fB瘦
▂斅#?娆??瑦?崉筲鬊?厝3?眲b?kF?Z
&$鶏潞Hd8?? ?鮂B[锶^堚遏?鬷萍?娎Cj9棰?奌[vcy竗_蝺? 媥︽I承?軎??Eゐ脻?.?蘨??X姚|?D?znc渞2?&}陚F?纇漏?祭?eCn*f4d匟8eKv騁L畖蠪7痙=竷Yt3,M2+佬#Y>
8?鹍Q?3 %砪勼 ?臣Q簋-&X?y?w#?x{bG??侎S嫫?搯|宱,(iОCN苢Nff腆9lm2墆d?B%;?GJ?伛yC?D]颭*w葉畵m6?Ti?痙愵B婴K衧f?㏄遚D 鉺Z?P?滲[起欬jX?+@Jn(47N?$籤LB鄈?23)f鞍釦FJyQBョ咪珊逡牟篟?以>_?壋髀%"`?孌檳撬5髣铐$?:记RD塎-?_瞬趽徶Ril$:@?w扠Xjt蝿J-0&g?槰*Mb悽莧X?o?c(@菷l?鈋 K J醜&rP?g<&黒碠)+蚣?R) M?圲?嬈偒稤?揼驠#r01脉剄謌6?QRg/4庭褙D:桠痎摪﨟 -奠X?}钳? W
RΕ銬腪8蘸爵Kk0/(#aYg-睍?"?慐6?怐侥Jv径┐P?+'斃5,諭?E/Qn?冸 ?S??]FL` a腂??~?r+P%/龅マ"MQA顲1G:C?L肭歩sj6Yi臣U臜?e0k媡r*)悐b9褜.碴5F舤D藼獖h 侟/粣雛井硽i倍)r諾魽錚5昆[C萣婫*7耤榠撊VS??CQ?觧璐Y厄q襕"鎐LU??W譕?i蝆颡Q.6P9雔]Es?q崑t}Od?兇$v帆拾??W俘瀊d鶍e0梜翵岲#胫?薓?9枔ed~詡飻ih*薦螃l吧t?讋e錕尚置R??x嘧f(禲#碞Pit椕Mc秎[相NRI9齞Znka}?茏妇巔譐穀鐵E?宭藃抱Lhb/?xb磹#偕|L??J渥'$擳驨B?P> p蒖Uv b?W舤i?薐_'??rq錽熾'鏹奲D3猴S玸G? ?厁揷Y郿揟卅R揋~曔糥9ψ鄻??]E岟%~(o给u溓尛啣ⅸ幑Dry??窗宭k?學(怳C*膗??Y?檻賾?Y?檼+賿?G襒cN頓/贀叕揔R纻硍?凅U'尿rS?魯勁2佭t1Q?c?鴐E2嚒g惙+t觔8欻bz筓枖?哴..喼I梣+/&n?樀*椽茡}xb5U鍉嘐撴?\2}p譝鈣N#敫臤/g%?烻BUF殶'vv,|0桘菎rufL?u婔V嬰$鈧準eD:y*+S0孼頙哱枼a荏 趲??疟怅5rY*副??礲ID撂Oc>?7ZpFI?I>∽k?W 佗渂"?寵U#X g`:t`Q箠(魻誺嶨x6?髨-恮綊?枟?#嚺饦yrF䦂:泼晻wE骤.2Y?吉XU洢?唩甛畚?滹[?l8??fW_GeI甖0J斚鈟栦?my|?%??o7韮p??[cD趒*?1 渽┏%豓岯??鎾噠W%P騏{?毆?覤獞 ﹏~T6V?xW诿t嘂)斧t$晃V色柛?痄S0|?廠?<?眘LV+p梓玅?峆X{?垹櫝<4Y徸BH,?艬琂nJ?崷ZM驜翮W%顚R?:揼?bU篭獡:?輟[2Tk6攤萱Z^粉K+棧y蜥:獪鬹4QD诽鳯瘅儯z9Ma?缛Zn厩v/'9H@qQ迫洖#A??X鹤`腮?房?騴&E稨鐝p?x懾惝?F湵嘑.6
螾?鲾恧榀掮?t|??鸨g抮讼3?Ie/禨?e攛㈨貉X惕委N#. ?b/<?/J厪不?i\蠸(*銲|肮当A顷lL煨闌7闇錍*识e6m荍=#??董*
Mo9
睖縶玭腟?刌l悚琉f8粝3側ㄧ?'zp)6辑8'邀銯m靊Bm*澱m┒/H?聼?j脙n刢v磐翂*?Z+悖?B⺄R?

第2卷 第271,272章:被帅哥救鸟

  “萝萝,小心。”萧羽突然暴喝一声。

  那边的画舫上,金萝萝被逼得退到船尾,而船上的围栏因为打斗七零八落,金萝萝刚好站在断了栏杆的地方。

  刚才被金萝萝打了一拳的男子暴跳如雷,好像头野兽般冲过来,后面还跟着醒悟过来的其它他人,都追了过来,互相推搡着,想夺得美人。

  所有人把金萝萝围在两米阔的地方,个个色欲熏心,步步逼近。

  死了死了!这回死定了,金萝萝暗暗叫苦,前无退路后有追兵,那群死男人怎么还不过来救她,太没速度了。

  如果自己手上有把机关枪多好,把这些色狼全突突了,或者天上突然降临个黑马王子,把他们全干掉多好!

  当然这只能YY下,现实是残酷,金萝萝在跳湖、不跳湖间徘徊。

  那个被打的男人首先冲过来了,金萝萝一闪身,“噗通”那家伙从断了围栏的地方摔下去,在水里扑腾得哇哇大叫。

  金萝萝心一凉,万一跳下去被这家伙抓住怎么办?

  再瞟了眼前面一堆的男人,他们渐渐围拢过来了,一个个伸出手色迷迷想拉住她,金萝萝骇然。

  死就死吧,或许她能干掉下面那个。

  金萝萝转身,瞄准空位往下一跃,半空中突然飞来一个人影,凌空抱住她,一脚踢在船身上,借力跃回船上。

  金萝萝从他怀中看上去,刀削的深刻轮廓,看下巴就知道是帅哥。自己这次终于走运了,危机关头有帅哥相助。

  帅哥放下她,抽出剑把不怕死冲上来的人砍掉一条手臂,血花从剑锋淋漓流下,吓得其他人不敢轻举妄动。

  “金萝萝,记住你欠我一个恩情。”帅哥也是奸商,边打架边不忘讨价还价。

  金萝萝倒是惊奇:“你认识我?”嗯,这帅哥好像有点眼熟呢,哪里见过的?

  帅哥有点怒意:“你不认识我?”

  一剑又干掉一个人,扭头不敢置信看着金萝萝。

  帅哥有点怒意:“你不认识我?”一剑又干掉一个人,扭头不敢置信看着金萝萝。

  金萝萝嘴巴张成O型,指着他那双漂亮的绿眼睛,恍然大悟。

  想起了想起了,那天在酒店里发生那件乌龙事的主角,想不到这还能碰上,真是巧啊!

  “你是被我扒了裤子的绿眼帅哥。”

  蓝苍玄额头青筋抽搐,气得他一剑干掉两个人,辣手得很。

  她还好意思提裤子,让自己被属下偷偷笑了一个月,他们还把笑话传回了珈蓝皇宫,母后还特地写信来赞扬金萝萝是个奇女子,终于把他这个万年处男的裤子给剥掉了。

  “哼,知道就好,我不计前嫌救了你,以后你得还这个恩情。”

  金萝萝呆滞鸟~~还以为有黑马王子降临,又是奸商~~

  这年头怎么那么多奸商爱坑她,英雄救美果然是只是传说中才有的事。

  不过想坑她,还没有那么容易。

  金萝萝无辜眨眨眼,气死人不偿命来一句:“我又没求你救我,谁叫你要救,而且哪有人一上来就叫人报恩的,不如你把我丢回水里吧,我宁愿到水里去!”

  “你这个不识好歹的死女人……”

  蓝苍玄听后气个半死,这是什么女人,在这种情况下也不肯吃亏,原本想趁机要她一个恩情,而她根本就是长着九条尾巴的狐狸,狡猾得让人没办法。

  她肯定知道自己不会丢她到水里,所以这样有恃无恐。

  蓝苍玄心里直呕血,自己真不能拿她怎样,只能把怒气发泄在前面的人身上。

  “打扁他的头,他刚才扯我衣服~~还有那个长得丑还出来吓人,把他暴力一百遍~~那个死金鱼眼,我看不顺眼,咔嚓掉他~~”

  金萝萝得了便宜还卖乖,躲在他身后吆喝,兴奋指挥着他打斗。

  “闭嘴。”蓝苍玄从没见过这么能闹腾的女人。

  她怎么面对这样的情景一点也不怕,别说昏过去,她比自己还激动呢。

第2卷 第273章:装死

  那边的萧澈萧羽也赶过来,萧洛的手下也飞身上船,大家都是高手中的高手,一出手即见血,自然把这些虾兵蟹将收拾得闪闪发亮。

  局势很快就被控制住了,后来京兆尹带领一队人马来清理现场,把围观的群众驱散,把闹事的公子哥儿缉拿到衙门去审问。

  蓝苍玄把金萝萝送回萧洛的船上,丢下一句:“欠了我的我总会要回来。”

  然后就拽拽的运轻功走了。

  切,金萝萝半点不放在心上,虽然出了这么大的一件事,总算有惊无险。

  不过眼前这些男人的怒火好像不是一般的大呢。

  萧澈头顶不断冒烟,看来离爆炸不远了,平日对她笑嘻嘻很纵容的萧羽也眉头拧成一团,至于萧洛,还是淡笑如风,可是眼里没半点笑意,任谁也感觉到他身上渗出的怒意。

  转眼看着一直置身事外的皇帝老头,老头子笑眯眯看着她,分明是看好戏的样子。

  这分明就是个沸腾的油锅,等着把她炸个尸骨全无。

  没天理啊,这回谁都不站在她身边,她岂不是要被这帮人一个个教训过去,不要,跳舞累死了,还被吓了一回,没法和他们继续斗智斗勇。

  最后一个办法,装死。

  “那个~~我好像被吓到了,浑身无力,不行了,我要昏过去~~”

  “咚”金萝萝头一歪,假装昏过去了。

  在场的人谁不知道她的狡诈,不过看到她小脸上尽是倦色,也不忍心揭穿她。

  萧洛发话了:“今天算了吧,折腾了一个晚上她也累了,虽然这件事她有无可推卸的责任,不过她也是最大的受害者,应该被吓得不轻,得找个大夫给她开点安神定惊的药。”

  原来腹黑王是站在她这一边的,嗯嗯嗯,说的对,就这样放了她吧,她是受害者呢,金萝萝暗喜。

  谁知道他又补充道:“至于算账,过两天等她恢复过来再收拾她也不迟。”

  金萝萝嘴角一抽,大混蛋,刚才还赞扬他来着,腹黑鬼就是改不了腹黑的本色。

  ……………………………………………………

  今晚再来看吧

第2卷 第274,275章:磨刀霍霍要宰她

  “小姐,起来啦,今天皇上召你入宫,你可不能迟到,快起来穿衣打扮。”

  绿芽、红叶合力把金萝萝从床上揪了起来,小姐赖床的毛病真是万年不变。

  金萝萝哀嚎:“我能不能昏多两天啊,明知道他们要和我算账,我还得巴巴送上门去,好郁闷啊~~”

  “你已经‘昏了’三天,再昏下去就得找大夫给你扎针了。小姐,王爷他们可不傻,就是让着你,这三天估计气也消得差不多了,你去陪个不是就行了,互相给个台阶下,万事大吉。”红叶给她套上纱裙。

  “他们不是低个头就会放过我的人,之所以一直不召我去,是因为猪都是养肥了,宰起来才过瘾,他们肯定正磨刀霍霍等着我进宫去,嗷嗷嗷,我小命不保了。”

  绿芽、红叶才不理会小姐的天马行空,照旧把她当粽子捆,反正她的被害妄想症不是一天两天。

  绿芽托下巴,认真打量着金萝萝。

  “不如今天穿柳色宫纱裙吧,看起来比较柔弱可怜,弱化小姐身上的河东狮气质,可以令王爷们心生怜悯,说不定就没有那么生气,反而觉得小姐好可怜。”

  “嗯,也对,最好把妆容也画得苍白脆弱,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那王爷们铁定没辙。”

  看着两个丫头完全不把自己放在眼里,金萝萝怒了。

  “喂喂喂~~请考虑下我的想法行不行,谁要弱质纤纤,你们小姐是要去反革命的,你们把我打扮成女土匪就差不多了,我要彻底改造他们的封建思想,一群老古董,不就是跳个舞,改天我还要做个泳装去游泳呢,健美又健康!”

  金萝萝潇洒转了个圈,洋洋得意。

  绿芽、红叶囧。

  小姐刚才还说小命不保,马上又精神抖擞,斗志昂然。

  脑袋构造果然非同一般,担心她倒不如担心几位王爷好了。

  “萝萝宝贝儿,云家送来了龙池玉鼎,说是你比赛得到的奖品。”

  “萝萝宝贝儿,云家送来了龙池玉鼎,说是你比赛得到的奖品。”

  金滚滚兴高采烈冲进女儿的闺房,小心翼翼捧着一个贵重的紫檀盒子。

  金萝萝疑惑:“我的身份没有暴露,居然被他们知道了我是金萝萝,这云家的人不简单,不知想干什么?”

  “无非是想在生意上与我们合作或斗争,管那么多,以后看看形势再算,闺女儿啊,你咋这么厉害居然赢回这个出云十大宝贝龙池玉鼎,咱们虽是首富,金山银山都有,就是没有件值得炫耀的珍贵宝物,暴发户味太重了,现在咱们也可以装装深沉。”

  金滚滚摸着龙池玉鼎,甚是爱不惜手。

  “老爹,那你就多摸几下吧,因为这东西虽然是我赢回的,但是皇帝老头已经蛮横夺去了。”金萝萝也很心疼,虽然赚了不少彩礼,但是最值钱的这个被皇帝拿走了,真不甘心。

  “咋能这样,太不厚道了吧,皇帝也抢咱们的东西。哼哼,我绝对要……”金滚滚气愤不平,“……让给他,算了,女儿咱们斗不过别人,就别瞎折腾,倒是你怎么赢回来,听说那个是才女大比拼,你有几斤几两老爹还是很清楚,撑死拿个前十名就不错,这回怎么爆发了。”

  “老爹,你居然这样说女儿,女儿好伤心哦~~不过你说得没错,我水平就摆在那,所以要制胜就要出奇招,哈哈,我跳了个美艳销魂的舞蹈,把全场人都迷疯了,胜利自然就属于我。”金萝萝得意。

  金滚滚突然瞪大眼,抓住金萝萝的手:“闺女儿,难道全京城都在谈论的那个露出肚皮跳艳舞的少女就是你。”

  “啊,是啊是啊,你也听说了,看来这场舞的影响力真大,得盘算下把肚皮舞推广下,一定又是创收的好道路。”金萝萝摸下巴,金算盘开始啪啪响。

  金滚滚悲戚:“女儿,你咋能这样,传到王爷耳里怎么办,他会揭了你的皮,那些皇家的人一定会觉得你伤风败俗。”

第2卷 第276,277章:女土匪登场

  金萝萝不忍打击他:“那个,三皇子已经知道了。”

  金滚滚目瞪口呆。

  “连皇帝也知道了,现在他们正在宫里等着揭我的皮呢!”

  金滚滚两眼一黑,昏了。

  ………………………………………………………………………………………………

  进到宫里,三位王爷外加一位皇帝已经等在那里,犯人金萝萝很嚣张,是最后一个到达的。

  “萝萝,我怎么觉得你这身打扮很不对味,怎么也不像负荆请罪的样子。”萧羽首先发出疑问。

  金萝萝不止迟到,还打扮得非常土匪,头扎苏格兰格子方巾,腰环阿拉伯金匕首,脚上穿着精美的海滩草鞋。

  萧羽困惑,赔罪的人不都是低眉顺眼的吗?

  她一脸春风得意,哪里有底气不足的样子,倒是比他们还大爷,一坐下来就慢条斯理喝茶,喝完茶还吃点心,边吃边咂嘴巴。

  “这是京城最潮的土匪装,帅吧!负荆请罪?我干嘛要请罪,你们不是邀请我来喝茶吗?”金萝萝眨眨眼,很无辜开口。

  “喝茶?金萝萝,休息了三天你就忘记自己做过的好事了吗?别想装糊涂,你心里明白得很。”

  萧澈的火立即上来了,这三天里他一想起金萝萝当天风骚的打扮,就满心搓火,做什么事都不顺利,在刑部里也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把几个不肯招供的犯人给暴了。

  今天是专门喝了几壶清心降火的茶才出门,不过现在看来没什么效果,金萝萝一出声就把他点爆了。

  “哦,对对对,我差点忘记了自己做的好事。”金萝萝一副恍然大悟,拿出龙池玉鼎,送到皇帝面前。

  然后悲哀长叹一声:“皇上,因为您说想要这个龙池玉鼎,所以萝萝不惜牺牲自己,拼尽全力夺得头名,为你取得宝物,萝萝那些牺牲算什么,皇上你千万不要放在心上,即使皇上叫我去送死,我也照去不误。”

  ……………………………………………………

  然后悲哀长叹一声:“皇上,因为您说想要这个龙池玉鼎,所以萝萝不惜牺牲自己,拼尽全力夺得头名,为你取得宝物,萝萝那些牺牲算什么,皇上你千万不要放在心上,即使皇上叫我去送死,我也照去不误。”

  一番假惺惺的悲诉看得三位王爷嘴角抽动,谁都明白她这是故意把火引到皇帝身上,借机规避责任。

  她确实很聪明,首先把龙池玉鼎抬出来,证明自己是功臣,然后装模作样扯上皇帝,言外之意是:皇帝命令俺去的,俺不敢不去,牺牲色相也得去。

  萧澈气恼:“金萝萝,即使父皇叫你去,你可以使用其它方法,没必要跳这种伤风败俗的舞。”

  “以我的才艺,我就只会这一样怎么了?难道我那么尽心尽力,皇上你还要怪责我吗?我真惨,明明是你叫人家去的,人家尊敬老人家,想夺得宝物让你开心开心,现在你反而要治我罪。”

  金萝萝抹着没有眼泪的眼睛,好不悲戚。

  “金萝萝,你是故意要拖朕下水么?”皇帝老江湖,一眼看出她的小九九。

  “啊~~皇上你这是什么话,我只是把事实说出来而已,事实是不能抹杀的。”哼,现在你的儿子找我算账,我当然要拿你当挡箭牌,不用白不用。

  皇帝眼角抽搐,摸着额头哼唧起来:“唉唉,朕头痛又犯了,年轻人的事你们自己解决,怎能好意思让老人家折腾。”

  然后低声对金萝萝道:“我不插手了,但你斗不过他们就不关我的事。”

  儿子和这个准儿媳都不是省油的灯,自己是看戏的,绝对不要做夹芯饼。

  金萝萝也低声:“行,你甭多管闲事,只要你不乱发命令,我就有办法驳得他们无话可说。”

  萧澈见他俩又在细声讨论,知道父皇又要偏袒金萝萝,急忙道:

  “父皇,你这次不是又要律法不外乎人情吧?金萝萝今次犯的错误可不小,就这样放过她,她以后必定更胆大妄为,什么事都干得出。你是一国之君,应该以公正的态度对待每一个犯错的人。”

第2卷 第278,279章:女土匪登场

  “父皇,你这次不是又要律法不外乎人情吧?金萝萝今次犯的错误可不小,就这样放过她,她以后必定更胆大妄为,什么事都干得出。你是一国之君,应该以公正的态度对待每一个犯错的人。”

  被自己儿子这么一说,皇帝也不好对金萝萝放水。

  “呃,这事说大也不大,不过说小也不少,朕觉得你们两人都有道理,那么你们来场争论,朕看谁更有道理,再秉公处置。”皇帝想了个折中的方法。

  “行行行,扫把星你尽管放马过来,我绝对不会怕你。”金萝萝一只草鞋踩在凳子上,手拍着腰刀,土匪本质暴露无遗。

  哼,看她怎么改造扫把星扭曲的人生观、价值观。

  本来萧羽也是打算兴师问罪的,不过见金萝萝这副不驳倒人誓不罢休架势,他倒是明白她这次是来势汹汹。

  兼之这个丫头一向擅长诡辩,说出的话没有最气人只有更气人,自己对她最没辙,一旦她向他露出可怜巴巴的样子,他会立即缴械投降。

  枪打出头鸟,萝萝这支枪太厉害了,自己扛不住,还是让萧澈来当出头鸟好了。

  而萧洛,他向来不爱和女孩子都嘴皮,他擅长的是伏击,务必一出手即秒杀。

  不过更重要的原因是,他对金萝萝的行为虽然感到气闷,不过他也知道金萝萝有权利这样做,她有属于自己的自由,自己不该横加干涉。

  所以即使不爽,也忍下来了。

  他是个成熟的男人,知道金萝萝这样惊世骇俗的女子,永远都有层出不穷的古怪行为,若要和她好好相处,必须有颗包容的心。

  萧澈看金萝萝那个痞痞的女土匪架势,一副不把自己放在眼里的嚣张劲儿,气得爆炸,眼睛瞄到她踏在椅子上的脚,更是肝火上升。

  “你看你现在是什么模样,你还算大家闺秀吗?穿得不伦不类,不知道的还以为你要去打家劫舍,还把脚放上来,从来没见过这样粗俗的女子,你以为你是山野村姑?”

  “土包子,这是时尚懂不懂,名媛装已经落后了,现在女性独立自主,所以在装束上要表现出自强不息的气质,而我金萝萝作为出云国时尚领军人物,当然要引领潮流。”

  萧澈听得云里雾里,不过倒是听出金萝萝在自吹自擂。

  金萝萝拽了口茶喝了,继续道:“说了你也不懂,总之我金萝萝张扬的穿衣品味你是不能领会的,劝你一句,不要把无知当个性,想要评点我的衣着,还是先回去恶补下时尚功课。”

  萧澈知道听到她贬谪自己的品味,额头青筋突突。

  不过现在不是计较这些的时候,绝对不能因小失大,让她趁机转移话题。

  他沉声:“金萝萝你作为一个良家妇女,一个有未婚夫的女人,怎么可以在那么多男人面前衣着暴露,还跳一些不雅的舞蹈,最后还引出大混乱,着实有伤风化,我们皇家一向高贵得体,从没有女子做过这种出格的事,你到底有没有一点羞愧感。”

  金萝萝直翻白眼,懒洋洋摇着腿,奇怪摸着下巴思考:

  “咦?出云国有哪条律法说不准我跳舞,不准我穿成那样?你找出来给我看看啊,找不出吧,那有什么资格管我。至于你们皇家的尊严,不好意思我还没嫁进来,实在顾不上你的面子。”

  金萝萝毫不惭愧的话,让萧澈怒火更盛,她完全是把无耻当个性,完全不理会世俗的眼光。

  “你知不知道你跳了这个舞蹈,多么有损你的名声,不少人眼里你是勾引人的风骚荡妇,你这样做不止有失身份,还让人看轻你。”萧澈气得口不择言。

  荡妇?金萝萝瞪大眼,他居然说自己荡妇,他XXX的混蛋。

  “你说我荡妇,我哪里荡了,我不过跳个舞展露自己的技艺就荡了?你用色欲的眼睛去看,即使看到母猪也会发情,关我的舞蹈什么事。风骚的不是我的舞蹈,是你们男人糜烂的花心,自己好色还要把责任推在女人身上,都是群道貌岸然的伪君子。”

第2卷 第280,281章:女土匪登场

  “你说我荡妇,我哪里荡了,我不过跳个舞展露自己的技艺就荡了?你用色欲的眼睛去看,即使看到母猪也会发情,关我的舞蹈什么事。风骚的不是我的舞蹈,是你们男人糜烂的花心,自己好色还要把责任推在女人身上,都是群道貌岸然的伪君子。”

  萧澈一愣,想不见金萝萝能说出这番见解。

  自古以来文人就把红颜祸水当作男人失败的理由,不过正如金萝萝所说,错的是女人吗?错的是男人的欲念,错了还把责任推在女人身上。

  可是这个世间就是这样,尽管红颜未必祸水,但是它已经成大部分人固有的观念。

  萧澈不自禁放轻口气:“既然你活在世俗就要接受世俗的一切,你知道这些伪君子的力量有多大,你一个小小女子,难道还想抵抗,他们的力量足以湮灭你。”

  金萝萝冷笑,高傲昂起头。

  “人家的眼光关我什么事,若在意我早就拿面条上吊几百回了,就我做了那么多惊世骇俗的事,还能活到现在,不就因我不活在世人眼光里。大部分人确实必须遵循世俗的规则而活,但是我会是那个例外,因为我有这个力量也有这个胆量为自己铺就一条道路。”

  萧羽失笑:“萝萝,你是真的不在意别人的眼光,做着自己喜欢的事,这很好,出云国本来就少这种独立自强的女子,不过有些事是不是应该慎重考虑别人的感受。”

  “比如跳舞,或者你觉得无所谓,可是我们看了会很不舒服,你能理解那种感受吗?就比如你喜欢的男人,在你面前对着一群女人展露魅力,勾引得她们神魂颠倒,你心里难道就不难受吗?”

  金萝萝听了倒是沉思起来,眼里射出恶狠狠的光芒,道:“我宰了他,敢当着我的面风流快活。”

  三位王爷打了个寒战,金萝萝的表情很骇人呢,像个杀人如麻的屠夫。

  萧羽见她能理解,继续谆谆诱导:

  萧羽见她能理解,继续谆谆诱导:

  “你会有这样的感受,同样我们也会有这种感受,思己及人,你是不是也该体谅下我们的感受?”

  金萝萝一头雾水。

  “为啥啊,你们为啥觉得难受,我不愿意我的男人当着我的面勾引别人,那是因为我俩两情相悦,他必须对我们的感情负责,当然不能勾引别的女人。我和你们又没啥关系,你们对我的要求我为什么要听,如果人人都对我说:我觉你做让我不舒服。那我岂不是不用活下去了。”

  萧羽瞠目结舌,金萝萝是完全不把他们放在心上,因为她觉得他们还没重要到需要顾及感受,这一点让他觉得很挫败。

  “你的意思是若是你有喜欢的男人,当他不愿意你这样做,你才会考虑他的感受?”萧洛淡淡问。

  金萝萝向他竖手指:“对啊,若是我喜欢的人,我当然要照顾他的感受,爱情里双方都会变得小气,就得互相体谅,至于其它人的感受,谁管得那么多,又不是没事吃饱撑着,自找麻烦。”

  言外之意就是他们三个吃饱撑着自找烦恼,气得萧澈爆炸,萧羽无奈,萧洛深思。

  萧洛笑:“看来要听话,还得先把你的心降服。”

  “对。”金萝萝挑衅看着萧澈,“想管到我头上,也得看你有没有那本事。娶了我,就把你闹得鸡犬不宁,天天把你气得吐血,聪明的就离我远点,少来招惹我。”

  萧澈恨不得把眼前这个嚣张女掐死,她总能把自己心底的火种点燃成滔天大火,连理智也被燃烧尽。

  “父皇,你看她态度多狂妄,完全无视皇家规矩和礼仪,和她说话狗屁不通,儿子无能管教不了,你作为国君如果不给她一点适当的惩戒。她只会连你也不放在眼里。”

  “喂,你别转移焦点,把皇上拉扯进来,给他施加压力。我那天立了大功,皇上是明君,自然明白我的努力苦心。”

第2卷 第282,283章:女土匪登场

  “喂,你别转移焦点,把皇上拉扯进来,给他施加压力。我那天立了大功,皇上是明君,自然明白我的努力苦心。”

  金萝萝急了,他想给皇帝压力帽子,皇帝为了面子说不定就办了自己,绝对不能给他成功。

  “你功不抵过。”萧澈反驳。

  “哼,那我就想办法抵过。”

  金萝萝眼珠子一转,转身走到皇帝旁边,对着皇帝低声道:“皇上,我那天跳的舞蹈不错吧,我看你也挺看得入迷,其实我那水平就一般般,若是由我府上擅长跳舞的绝色舞姬来跳,那才是真正的销魂蚀骨。”

  做皇帝的没有不好色,而且皇帝还喜欢野花,经常往宫外跑。

  一听到有人跳得比金萝萝还好,顿时心里飘飘然,想起那勾人的舞姿,心痒难息。

  “真有那么销魂蚀骨?”皇帝眼睛大亮。

  “包你看过一次之后,再也看不上其它舞蹈。”金萝萝立即打包票。

  “有条件的吧?”皇帝斜睨着金萝萝。

  “嘻嘻,皇上你真聪明,送你一个绝色舞姬,你这次就放了我吧,咱们各取所需。”

  “放了你,我儿子会很生气。”皇帝为难。

  “扫把星嘛气气就过去了,想想那销魂的美姬,儿子也得靠边站。”

  “说得也对,他斗不过你,也不能拿老子来开刀。成交了,记得早点把舞姬送过来。”皇帝热切叮嘱她。

  “没问题,皇上你真是越来越可爱鸟~~”

  殿中的三位王爷,个个听力好,即使金萝萝和皇帝的讨论再小声,也一字不漏落在他们耳中。

  “看来这次兴师问罪的结果已经出来了,金萝萝又赢了。”萧洛不得不佩服金萝萝的狡猾,硬的不行就来软的,握着皇兄的弱点一举击溃。

  萧羽额上三条黑线,忍不住道:“萝萝太奸诈了,我怎么觉得她每次扛不住了,就拿父皇来开刀,偏偏父皇还着她的道,而且着道得挺乐意。”

  萧羽额上三条黑线:“萝萝太奸诈了,我怎么觉得她每次扛不住了,就拿父皇来开刀,偏偏父皇还着她的道,而且着道得挺乐意。”

  “所以说想要达到目的必须讲究策略,金萝萝她就是懂得从其它方面突破。”

  萧洛脸露赞叹之色,对金萝萝的迂回计策深表赞同。

  “而且皇兄也不是真要惩罚她,否则她又怎能过关。澈儿,算了吧,皇兄决定了的事,多说也无益。何况金萝萝有些话也说得很对,错的不是她,而是人的贪欲。你如果还要争辩下去,这丫头必定一箩箩大道理搬出来,争个三天三夜你也未必能把她驳倒。”

  “她歪理一箩箩,谁能说倒她,不过未免有些不甘心,每次以为可以抓住她把柄惩戒一下她,都让她化险为夷,并且有越来越嚣张的趋势,一次又一次挑战我的忍耐极限。”萧澈看到父皇是铁了心向着金萝萝,还有什么办法,多郁闷也得压下来。

  耳尖的金萝萝立即反驳:“切,谁要挑战你,我才没有那个宇宙时间理你,我行事一向如此,你看不惯就选择性失明吧,没有挡住你,偏偏你自己要找不痛快。”两个字:欠抽!

  “金萝萝,迟早有一天你会后悔这样对我。”

  “我现在就后悔了!”

  “??”金萝萝这么快就被吓住了,不像她性格啊,皇帝、萧洛、萧羽眼里都是问号。

  连萧澈也怔住了,心里疑团重重,这丫头难道间隙性抽风了,怎么突然服软了。

  正当所有人都不相信的时候,金萝萝终于道:“你丫的,我怎么一直对你那么斯文,我早该把你骂得狗血淋头,跳崖自杀,真是后悔死了……”

  “死金萝萝……”大殿里爆发出巨大的怒吼,震飞了殿外大树上打瞌睡的小鸟!

第2卷 第284,285章:遇到奸妃

  ………………………………………………………………

  金萝萝从大殿出来,萧澈生了一肚子愤懑一出门就离开,萧洛也因公务去了兵部。

  萧羽陪着金萝萝在宫中行走,金萝萝心情特别愉快,在花园里蹦蹦跳跳,一会儿跳上石头上玩独木桥,一会儿闻闻初开玫瑰的香味,实在惬意得很。

  萧羽看到她可爱的身影像小狐狸在花间窜来窜去,嘴边不自觉露出爽朗的微笑。

  这样陪伴着她,看她快乐奔跑的感觉真不错。

  “啊~~”花间的小路上传来一声惊叫,然后乱七八糟的尖锐女声响起来。

  “该死,你这哪里窜出来狗东西。”

  萧羽一听知道说话的人是近来恩宠正盛的惠贵妃,也是二哥的母妃,连忙走过去。

  去到一看,差点笑死了,惠贵妃头上正扣着一个菜盆子,点心沾满她的头发脸上,样子非常搞笑。

  “娘娘你这个造型真特别,让父皇看见一定很开心。”萧羽对自己母亲的敌人自然没什么好感。

  惠贵妃似乎才反应过来,抓住脸上的盘子摔在地上碎了一地的瓷片。

  然后恶狠狠盯着口呆目瞪的金萝萝,一掌甩过去:“不长眼的狗东西,让你冲撞本宫。”

  金萝萝原本正在追逐一个绿金凤尾蝶,一时没留神,从花丛里冲了出来。

  刚好惠贵妃捧着点心盆子经过,自己马上紧急刹车,也没撞上她,不知怎的这个女人自己一个惊吓,把盆子往后一甩,扣在自己头上。

  本来她还是挺敢抱歉的,毕竟她这搞笑造型因自己而起,连声向她道歉了。

  谁知道这个娘娘一上来就狗东西、狗东西骂她,还敢甩她巴掌,佛都发火,更何况像她这样的受不了欺负的人。

  所以惠贵妃一掌甩过来时,金萝萝立即飞快闪开。

  惠贵妃这巴掌可是用了不少力气,平时也没人敢躲开,被金萝萝一躲,顿时一个踉跄。

  惠贵妃这巴掌可是用了不少力气,平时也没人敢躲开,被金萝萝一躲,顿时一个踉跄。

  “喂,你怎么随便打人,明明是你自己扣到自己头上,现在跑过来打我,以为你是娘娘就可以蛮不讲理,还有别狗嘴里吐不出象牙,骂人家狗东西之前,先找个镜子照照你是什么东西。”

  惠贵妃哪里被人这样顶撞过,看对方穿得不伦不类,分明是个下人打扮,区区一个下人敢挑衅自己的权威,正好来个杀鸡儆猴,让侍候她的宫女生畏。

  “岂有此理,敢躲开我的巴掌,还牙尖嘴利,哪个宫里的丫头,立即拖出去打一百大板,然后贬为官妓,看你还牙尖不牙尖。”

  “娘娘,不过是不小心撞到你的东西,你何必太介怀,看在我份上,放了她吧!”

  萧羽倒不是替金萝萝求情,他深知金萝萝的厉害,惠贵妃和她冲撞起来,谁吃亏也说不定,不过在宫里闹起来实在不太好看。

  惠贵妃哪里知道萧羽的深意,见他维护,心里更得意,平日她就和皇后斗个你死我活,这回这个丫头看来和四皇子脱不了关系,正好在他面前教训她,好落他面子。

  “她这样以下犯上,把我名贵的衣服和头饰都弄脏了,还敢反驳主子,还有没有规矩,四皇子你求情也没用,我今天一定要教训这些无法无天的狗奴才。”

  “姐姐,发生什么事了,你不是说亲自给皇上送点心去吗?”一个骄横的声音从转角处传来。

  随声而至是个眉尖额窄的女人,虽满身珠光宝气,容貌也算上乘,不过浑身的傲慢看了就让人不舒服。

  金萝萝发出咦一声?这不正是当日大殿上出题考她的北郡王妃吗?当时还被她一个猪是蠢死的骂得她直翻白眼。

  原来和眼前这个张嘴就是狗东西的女人是姐妹,果然是物以类聚,没个好东西。

  金萝萝暗暗盘算,就她们这水平,自己以一敌二完全没问题。

第2卷 第286,287章:遇到奸妃

  金萝萝暗暗盘算,就她们这水平,自己以一敌二完全没问题。

  北郡王妃走到她们面前,一看惠贵妃一身狼狈,奇怪问:“姐姐,你怎么搞成这个样子,谁那么大胆把盘子扣到你头上?”

  惠贵妃怒火更盛,近段时间皇上似乎频频出宫看美人,她心里着急。

  今天好不容易亲自做了点心,打扮得漂漂亮亮,想着用温柔重新俘获皇帝的恩宠,现在全被这个丫头搞砸了,能不生气。

  “就是这个不长眼的狗奴才把我撞到成这样。”惠贵妃指着金萝萝。

  “喂喂喂~你别扭曲事实好不好,我哪里撞了你,连你一根猪毛都没碰到,自己笨手笨脚打翻盘子还怪别人。俗语说拉不出屎反怪茅坑硬,就是说你这种人吧!”金萝萝满嘴粗俗讽刺惠贵妃。

  “咦?你不是金萝萝?”那北郡王妃瞥到金萝萝的脸,立即就满脸愤怒,拉着她姐姐的手告状,“姐姐,她就是我上次对你说的金萝萝,你上次没去参加皇后的宫宴,不知道这个女人多粗俗多可恶,她居然骂我是猪,现在你骂你。”

  惠贵妃被金萝萝刚才那番话也气怔,她出生以来从来没听过有人说什么拉不出屎反怪茅坑硬这种贱话,金萝萝却用这话来讽刺她,心里立即感到无比的恶心和窝火。

  现在还听到妹妹说她就是那个放肆无比的金萝萝,连自己妹妹也在大殿上被她弄颜面尽失,真是新仇旧恨加起来。

  而且她还是萧澈的未来王妃,借这个机会教训她,正好挫挫皇后的锐气。

  “好啊,满身铜臭味的商人养出来的女儿就是上不了台面,说话粗俗不堪,行为放肆,皇后能忍你我可不能忍,正好替皇后教训教训一下你。”

  萧羽见惠贵妃是打定主意要惹金萝萝,心里暗叹,这回倒霉的是惠贵妃,嘴上还是同情劝她:“娘娘,怎么说她也是我三哥的未婚妻,你也是长辈,何必和小辈计较。”

  萧羽见惠贵妃是打定主意要惹金萝萝,心里暗叹,这回倒霉的是惠贵妃,嘴上还是同情劝她:“娘娘,怎么说她也是我三哥的未婚妻,你也是长辈,何必和小辈计较。”

  惠贵妃冷笑:“哼,我也不想和这等无知女子计较,不过不教训她难平心头怒气,嫁做皇子妃的女子怎可以是这个样子,我就顺便帮你哥哥调教调教,他一定会感激我。”

  金萝萝也冷笑:“你这个女人真是蛮不讲理到极点,想要教训人你也得拿点让人信服的理由吧,老在哪里端着架子逞威风,以为我会怕了你么?”

  宫里的女人不知是不是整天呆在这暗无天日的地方,结果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变态,显然眼前这个女人就是变态的例子。

  “我是皇妃,难道我还治不了你个臭丫头?”惠贵妃更加摆出皇妃的架子,权力是这个宫里最有用的东西,道理算什么,只要她想惩罚谁,谁又敢不服。

  见姐姐要教训金萝萝,北郡王妃立即煽风点火。

  “对,姐姐,给她一点教训,她冲撞皇妃这个罪名可不小,咱们可以名正言顺治她,先赏她一百个板子尝尝,再掴她几十个巴掌,看她这张利嘴还说不说得出话来。”

  萧羽已经退到一旁用悲悯的眼神看着惠贵妃和北郡王妃。

  因为他看见金萝萝眼里燃烧着熊熊怒火,一般这种情况是她要爆发的征兆,自己还是不要被她的怒火波及好。

  “你们要赏谁板子吃,要掌掴谁?”金萝萝恐怖盯着她们。

  不知为何惠贵妃看着这样阴沉的金萝萝,竟然产生中心寒的感觉,不过这种感觉也是一闪而逝,她怒声下命令旁边的嬷嬷:“给我抓住她先掌嘴。”

  两个嬷嬷满脸凶相,走上来,一看就知道平时没少干这些事。

  金萝萝突然从怀里掏出个东西:“你们看看这是什么东西,这是皇上御赐的金牌,敢抓我,我先给点颜色你们瞧瞧。”

第2卷 第288章:遇到奸妃

  金萝萝突然从怀里掏出个东西:“你们看看这是什么东西,这是皇上御赐的金牌,敢抓我,我先给点颜色你们瞧瞧。”

  金萝萝一说完,飞起一脚踹开那两个伸手来抓她的嬷嬷,踹得她们倒地哀嚎。

  惠贵妃一见金萝萝这么凶悍,手里还真抓住个金牌,心也有点发凉,倒退几步。

  “金萝萝,有御赐金牌又怎样,你也不能在我面前放肆。”

  “哈哈,有御赐金牌可就是件大法宝,你们要打我是吧,那么喜欢打人,我就让你尝尝被打的滋味。”

  金萝萝举起金牌嚣张大笑:“皇帝御赐金牌,上打昏君,下打奸妃,打了你也奈何不了我,你们谁敢上来救她,我连你们也不放过,金牌无眼,把谁打得吐血别怪我。”

  周围的人被金萝萝的气势吓得脚都发抖了,别说护着惠贵妃,连动也动不了。

  金萝萝说完拿着金牌往惠贵妃身上打,惠贵妃哪里见过这样的阵象,吓得东躲西藏,不过金萝萝比她灵活,砸了几下她,身娇玉贵的惠贵妃立即鬼哭狼嚎。

  北郡王妃岚这架势,也不敢上前帮忙,退后几步就想拔腿跑。

  “想跑,先尝尝铁板烧的滋味吧!”

  金萝萝眼尖,哪里肯放过她,冲上去拽着她的衣袖一金牌拍在她肉肉的屁股上,北郡王妃痛得死命挣扎,连头上的发髻都乱成鸡窝。

  这对狗姐妹就是欠抽,平时做惯了恶事,不给她们一个深刻的教训,她们永远不知道欺压别人始终一日是有报应的,她就是她们的报应。

  惠贵妃、北郡王妃被金萝萝追得满院子跑,头发凌乱、哭哭啼啼,像两个疯婆子。

  萧羽在一旁看得惊心动魄,金萝萝真是暴强!他原本没猜她会怎么对付这两个女人,没想到她竟然拿着金牌砸打她们。

  总觉得这场景万分搞笑,这两个自称高贵的女人终于沦落到这种地步,叫他心情格外舒坦。

  “羽儿,发生什么事了?”背后蓦然飘来皇后的声音。

第2卷 第289,290章:皇后来鸟

?酲縍痁T?]vzR酘r鏓~冭|v{6X;F?郛??R?R硩"&w;1A鉇鮊q?>噷`6W?澃妿?23k2jv嵎Q瑐許餤^NFC/穸qAYq606?0 S?槝B幤:UYXa詺$瞗Xb_缀o&芧-阠:W?瞭?fDg镴c碚D琲Q檠?b牥{G鎅8h琲q/敿?噁Z?+t雸瞨誨?e沘Qt?皼1猭篲?x雃抮i??e褿扄检俋讯`珓*?鸇響篞??窯HN?A%痲礫<缕{J)霷?緻$0芨@賘碖~ "媅^YY?己赌E茙"?覒?紀VE澱?倴p'儅梫劰6?%4 ?F鞝潌&赥埙k@u祐好L俯眝鸧_[?奷J⒕??椔z得?2|?\腟鐎聨轰Rrf勁{uzP?椀泴d┥/颍揃桂73h覑霑q徼勞
3]?\勆}鞉On#鵊祋N v$D獷瞛L扷1w?谭瓔IGC棳瑤.+釕薛罵任l?报dV+2f嬕啌 6 薟箄_?蓉x兣A艍篴>l?H纘*Z?$鵕?*'{R?P栨!?独xFX乧d賭)?R奡eCfCDV晵5襇?兯r郅^馯KH5W眺+笟?-#R釯!通H?側aV窚T懊?飓J$h-xFRFv?;J覔Qa廵Ki歍}+検QC4占fig{&jwg,EiE%幵t闒l鼫穖渞$Glr躸Z綉晝俁?糂徺d?帜 塳**Y暾?c?SJ&J烘侾?笷勋a|虏號(懤E凟_诹g6匁H【殴瓽d1簇!V昼u皱u璞澱(忧oV ?铲扺m? 0
4z聬?O?焞?=#vRH?頇g#|倱?糥鞺?%?経煀o紿?-⒁毆J顙疍墡?R揃饯韹*砏?捷揅?y曃邳!斺@褹?U媚C嚶?]t袂O团曢v件Yl鄴c琥nQfx?ZQ!?"lW崲??歊螿r媲惤杉鼅i麽?H?},i*?yC袁w拏2 宕K兼笒??e剆$瞂滑鰼┶?#?`%痪?蕒濉/?婤3睭削占jgM3掬箆睵>.?b?柌?d揯?6?ⅡП蓂鶖?蕲兡B辣琽,&Lv皐猵陶?糚鑅n鉿愭?q'$?f鴾汋曐龒硌ZL捾"萕鼪?{摰{銮a俢?缩h!蕴C斂?跪U監峵m梔K轳讚?M3/3蹶??J?(穘蒉宅 朰?蚄躬A 哷336櫨野bI鴄? -$g(?柇涆粐榿?8F'氽梯仺⑵D ?Mu?勩?R?壟;蔣彷奅虓e汿R|?LM%秶?\*0$\ L??瑍mP迎zBf)P%|!?)镹嘕t窕+嫸j)刀}筨*3Q栕芈梙襝OD樢奷u/曍I甁i8/+h灴?カе?謮?U?ほH?嫨
僉d+?醪鍦T﹄8抙襖雉氨诽W&?仕?S?鳀q掺鯐)H简B戰磤烤Yb/1?闃 ?壼欫剾额骰Q$黂麖錬?Bs赫錙a陈缊\锭忠所i邭>/K2\H{??廫??0X縡i隄皯啡-怏C?掮?鐣眧媕犀诉2飿??蚄K@)?治x&7|┿瓂?X?"l振*
店L\i櫩5$堠C滚io[氩q怭T紷詺m飕a 8贈奣鬿6F$(?RP袪肰?@AV*:$█侤
^<妊燞?M?"払D?K?揺茝?^?S`茍*}i夭ˋ??e 啖S
3*鑙dφ?C2錤pE?G驿(枿B??膲態H凲譺蘕?蕚o汻dHv郪圢
??Jt~崁鮕!J?酽T??5 h枫Q焲%z^獟徉繒CV?癟??甁慿哐猈╕禯7.m虬啜C亙,~[篌?:?樸諔剣朌5K?j涮q2犬=梍9種勯?紿?\苲#N|h潵Z?;?跰!舲肴@穯"丝??罿?,? M?0%懱怙&摉c─?箬%漷酬/ K岇 Kt?GD/?#?濄bR
聵鼪‵帄j%f;/:oB厲溝儿:J瓾
dO"嫯臓hL?晟 %{k?w?渭饖??26,%矑?$葛[I34Wz獸嗹宇袎继餛悙L┕政?楴3I)L-K*B臱(颚銳蜆&?娖Y?u7=G:N#$'j%?'鼠So艎3Z?V?遊j蒧5实珳?钅?汵?(ⅷ?崰╊戡;奓 屭QJ闯!+娛豬蛢扷"4@褁鬒-峖舑\{K丛+ Uu?| k)??Oü.磬盆-?鶔 -?呾i佼??k? 愎?佟?珊昰镥zc窮y促_縏v干純鵦M閐V庩轀?逍╚蹁`鱩贞U1OCy$摇7?苿6券A椖鵉ㄡ速hv鉤Q釮毹R{k?蜜L崼VT菥熘刖塢慧?闡 s?rm蒫|1?絋衿!?絖幺2趑B诩,携3鯀?n絼<W?璖哕v谹\?喊&歹轘K燂I畷#希邒瞎绗逳墄尞S9]轔抅z餺?烡3?鹗篚尵}?1S;~kx?{T?P$` x@&P?d`鳣FP?-xA fP?鋊=鳤哖?$a MxB?, X鳥芇?ぁy??;鋋}鳦2$嘫S
悽T诧Y錗.$鮻鳧(FQ?L棓*%=?j0[拝?蝠蕔 ?9?谞q妅dc輍?m*Id奪?3^奍+泀N蚨蔭f圕?鱒旦l啂g|c#r?EQ]???e;尧?洸2*
_2脎閭?筯+3L刣+]? え黵寇qy ????蕛I-}"?翿櫵df印?b-谷朒y"

第2卷 第291,292章:皇后来鸟

  皇后淡笑:“哦,是吗?妹妹一向对不尊敬你的人很有一套手段,让人爬到你头上作威作福,似乎不是你的作风吧,今天怎么搞得这么狼狈,栽在个小丫头手里。真可怜,自从入宫后,从未见过你这么特别的一面,如果让皇上也来观赏下,该多好。”

  “你是什么意思,难道你想偏袒你的准媳妇?这事若不给我个说法,我就闹到皇上那里,让他给我一个公道,到时皇上会怪责你办事不力。”

  惠贵妃咬得银牙欲碎,想不到皇后这么不留情面,还故意落井下石讽刺她落魄的样子。

  但自己绝对死咬住她不放,想救金萝萝,没那么容易。

  “谁说不给你说法了,本宫当然会秉公办理,不过只听你的一面之词怎行,金萝萝你过来。”

  金萝萝玩着手上的金牌,淡定走到皇后面前,行了个礼。

  “皇后娘娘吉祥。”

  “嗯,萝萝,这是怎么回事,本宫一进园子就看到你在追着贵妃打,你知不知道这是以下犯上的行为?”皇后严肃询问她。

  金萝萝痞痞吹了吹金牌上面的尘土。

  “娘娘,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贱,我加一脚。事情是这样的,我在花园里追蝴蝶,追到小道上时,贵妃正迎面走来,我为了不撞到贵妃,死命停下来,还差点扭到了脚,我没有撞上贵妃,可是贵妃却把菜盘子扣在自己头上。”

  “你胡说,我怎么可能自己扣在自己头上?我一向爱惜容颜,皇后你要明鉴。”惠贵妃抵死不认。

  “我怎么知道你为什么会扣在自己头上,一般女人确实不会这样做,不过若是有些人别有居心想陷害人,就很难说,反正在场的人都看到我确实没有撞到贵妃,当然贵妃的手下是不会承认的,而四皇子也在一旁,正好证明我的话。”

  萧羽立即支持金萝萝:“母后,萝萝说得没错,儿臣也确实见到她没有撞上贵妃,是贵妃自己失手扣到头上。”

  萧羽立即支持金萝萝:“母后,萝萝说得没错,儿臣也确实见到她没有撞上贵妃,是贵妃自己失手扣到头上。”

  “即使不是你撞倒,也是你惊吓我,导致我失手,罪魁祸首还是你。”

  金萝萝狡猾笑:“我也觉得你挺可怜的,特意向你道歉了,难道不是吗?”

  她转向皇后:“贵妃娘娘却死赖到我身上,还扬言说要替你教训我,她分明是认为你没有能力管教好小辈,所以要替你代劳。还说什么要打我一百大板,可怜我一个女子怎受得了这罪,何况我刚才才为皇上立了一大功,再大的过错也不至于要打我一百大板吧!”

  皇后一听,以她对惠贵妃的性格,已经基本了解到事情的经过和后续,心中更是冷笑,若在平时惠贵妃可能还会占些道理,但是今天不同,金萝萝才是今天风光的人物。

  “因这点小事打一百大板确实小题大做,妹妹你不知道今天皇上召萝萝入宫,是让萝萝献龙池玉盆给他,今天萝萝可是皇上的贵客,而她刚从皇上那里出来你就要惩罚她,而且惩罚得毫无道理,你这是故意想和皇上唱反调吗?”

  皇后冷冷盯着惠贵妃,惠贵妃大骇。

  她没想到之前有这么个插曲,金萝萝居然是为献宝入宫,自己却在这个关头去寻她的衅,分明是不把皇上放在眼里,这个罪名她承担不起。

  看来金萝萝这回是逃过一劫了。

  “我怎么会忤逆皇上的意愿,都是误会,我是以为金萝萝是那些不懂事的下人,所以才教训她两句。”

  金萝萝见惠贵妃态度三百六十度转变,鄙夷到极点,难道她以为自己能随意让她想冤枉就冤枉,想和解就和解吗?

  “是啊,这个误会真不小。且不论贵妃娘娘知道我身份后,还说替皇后教训我的话。我倒想知道你张嘴就骂我狗东西是什么居心,我金萝萝再不是东西,好歹也是个未来王妃吧!我若是狗东西,那萧澈岂不是公狗,那皇后岂不是……”

  金萝萝适时笑吟吟地停顿下来。

第2卷 第293,294章:惩治奸妃

  “是啊,这个误会真不小。且不论贵妃娘娘知道我身份后,还说替皇后教训我的话。我倒想知道你张嘴就骂我狗东西是什么居心,我金萝萝再不是东西,好歹也是个未来王妃吧!我若是狗东西,那萧澈岂不是公狗,那皇后岂不是……”

  金萝萝适时停顿下来.

  不过谁都能听懂她的含义,她的意思是贵妃讽刺皇后是母狗。

  这句话侮辱严重侮辱皇后,皇后自然心头大怒,色厉内荏剜着惠贵妃。

  惠贵妃咬牙忍下气,低声下气道:“皇后姐姐,我绝对没有这个意思,我当时不知道她是金萝萝,才会出言不逊。”

  “哦,你的意思是对着别人就可以出言不逊,宫规里规定宫妃要贤良淑德,宽厚对待下人,你看你如此横行,败坏风气。”

  “不……皇后,我知错了。”惠贵妃低头的瞬间眼底锐利如刀锋。

  金萝萝趁机说:“整件事我觉得贵妃就是故意找茬惩罚我,试问努力为陛下夺得宝物送来给陛下的我,有什么错。贵妃这样是非不分,随意惩罚人,不正是史册上记载的奸妃吗?”

  她亮出手上的御赐金牌。

  “书上都有说,遇到奸妃必定有人惩罚之,所以我才效仿那些上打奸妃下打佞臣的例子,让贵妃明白,即使权位再高,也不可以胡作非为,娘娘我这样做没有错吧。”

  皇后没想到金萝萝能掰出这个理由,还挺名正言顺的,让人无可反驳呢。

  惠贵妃这回可谓打落牙齿和血吞,被欺负了也只能忍气吞声。

  金萝萝真聪明,虽然行为是剽悍凶狠了些,看起来也不够淑女得体。

  不过对付惠贵妃这种人就得以暴制暴,把她打击到无以复加,气焰才会降下来。

  “原来是这样,本宫总算明白了事情的经过,惠贵妃你身为贵妃,没有长辈的风范,还肆意凌辱小辈,没经过允许就私自动用私刑,严重违反了宫规。”

  “原来是这样,本宫总算明白了事情的经过,惠贵妃你身为贵妃,没有长辈的风范,还肆意凌辱小辈,没经过允许就私自动用私刑,严重违反了宫规。”

  皇后端起六宫之首的威严,厉声道:“本宫看在你尽心侍奉皇上的份上,罚你禁足十天,这件事后,你要好好改过自己的缺点,若再让本宫看到你横行无忌,休怪我按祖宗法令来处置你。”

  “是,臣妾一定谨遵皇娘娘教诲。”

  惠贵妃心里气个半死,不过知道此刻自己理亏,也很识时务做低眉顺眼状,而心中对金萝萝就结下仇怨。

  皇后很满意,这回与惠贵妃斗争扳回一城,都是多得金萝萝的伶牙俐齿,越发对金萝萝满意。

  像金萝萝这样的性子最好,不忍气吞声,也不一味的胡搅蛮缠,而是有智慧的反击,不止把对方惩罚到,还不使自己招惹到麻烦。

  “好了,你看你们现在像什么样子,快回去整理仪容。”皇后拉起金萝萝的手,亲切拍拍,“萝萝,难得入宫,去我宫中坐坐。”

  金萝萝起了寒毛,总觉得皇后太聪明,洞察力太强。

  如果自己是小狐狸,眼前这个女人就是老狐狸,有点不好对付。

  而且她怎么好像对自己很欢喜,真不知这个皇后的审美准则是怎么回事,见到这种儿媳,别人早就气得吐血,难为她还能笑出来。

  强人,皇后绝对是当仁不让的女强人。

  “母后,你怎么只请萝萝,不理儿子。”萧羽嬉皮笑脸挤过来。

  看到母后没有对金萝萝发怒,反而欣赏的态度,他心头大石终于落下来,于是又不正经起来,向皇后撒娇。

  皇后立即露出母性的笑容,调侃:“都长那么大还撒娇,你也不觉羞,你看萝萝多伶俐可爱,才不像你个混小子,整天没正经,你还像个王爷吗,分明是个胡搅蛮缠的小孩子。”

  萧羽更加得意了,蹭到母亲身边。

第2卷 第295,296章:皇后不死心

  萧羽更加得意,蹭到母亲身边.

  “母后你可不能瞧不起我,我在别人是威风八面的王爷,不过在你面前我就是个长不大的小孩子,偶然撒撒娇,母后你不能伤人家的心。”

  “小子就知道引母后开心。”

  皇后开心笑开怀,眼里尽是对小儿子的疼爱,连端庄十足的脸也变得温柔如水。

  完全没有刚才教训惠贵妃那种戾气。

  金萝萝暗暗惊奇,听说皇家的亲情一向淡薄,父杀子,兄弟相残,母夺子权,这些血淋淋的悲剧经常发生。

  不过皇后和萧羽看起来真不错,就像平常人家一对母子,母慈子孝,和乐融融,给人很幸福的感觉。

  因此她对皇后的印象也好起来。

  这样的母亲再厉害,也不过是维护雏鸟的好母亲。

  “来来来,一起走,你们都到我宫中里坐坐,让我也开心开心。”皇后左边拉起金萝萝的手,右手拉着萧羽,笑意满面,三人齐步向凤藻宫走去。

  杨若瑶一直冷眼旁观。

  金萝萝的幸运再次出乎她意料,这个女人怎么就那么好命,一次又一次逢凶化吉。

  反而在大家的心里占据更深的位置。

  现在皇后非但没有对她厌恶,反而觉得她聪明伶俐,是个可爱的小姐,而自己一直深受皇后宠爱,现在皇后却不看自己一眼就走了。

  杨若瑶愤愤不平,不过她深知金萝萝现在正得宠,自己奈何不了她,唯有等待机会。

  皇后带着他们回到宫中,热情吩咐宫女珍藏的贡品拿出来给他们品尝。

  金萝萝老实不客气,吃得很欢快。

  “萝萝,你刚才不是和澈儿在一起吗?澈儿丢下你跑到哪里去,一点都不懂得体贴女孩子,难得进宫该带你到处逛逛,顺便来母后处吃个饭。”

  皇后看金萝萝大快朵颐,看得惊奇。

  不过她向来相信奇人异士都是有些匪夷所思的习惯,金萝萝她不是普通人。

  不过她向来相信奇人异士都是有些匪夷所思的习惯,金萝萝她不是普通人。

  所以行为也不能用普通人的标准去评定她。

  金萝萝毫不在意:“我怎知他跑哪里去了,不过这也没什么不好,省得大眼瞪小眼,互相看着心烦。萧羽带我随便逛逛就行了,咱俩比较多共同话题。”

  “三哥很忙嘛,我代劳就行了。而且萝萝也不是很喜欢看风景,她比较在意抓紧时间赚钱。”

  萧羽深知金萝萝个性,让她在宫里串门,她一定觉得不耐烦,还不如回家捧着个金算盘算账好,所以估计调侃她。

  皇后若有所思扫过小儿子。

  “萝萝真是个奋发向上的商人,有这种劲头很好,不过女孩子的终身大事也不能疏忽,有空多和澈儿沟通沟通,没有什么矛盾是解不开的,只要你们互相了解到对方的优点,将来两夫妻一定能和乐相处。”

  皇后是来给自己儿子牵红线啊,原来对她还不死心。

  “皇后娘娘,老实说你儿子不喜欢我,我也不喜欢你儿子,就像猫不会喜欢狗,狗也不可能爱上猫一样。我和他天生系统不兼容,怎么硬送作堆也不会是件好事。”

  萧羽也来帮腔:“母后,萝萝这个说得对,我可以作证,他们每次见面就像点燃的鞭炮,怎么都不能平静相处,又何来了解,你要他们凑合只会越凑合,越混乱。”

  “你闭嘴,你最爱给我添乱。”

  皇后剜了萧羽一眼,每次她想努力撮合金萝萝和萧澈时,这个家伙都要横插一脚,净添乱。

  “没有什么是时间化解不了的,你和澈儿都是聪明人,现在年轻气盛,等岁数长了自然明白夫妻之道。”皇后打定主意要招这个金萝萝为媳妇,所以大力劝她。

  金萝萝好想昏过去,这萧家人一个比一个有个性,都是难缠的对手。

  而且特别是死脑筋,真是怕了他们,说多少也没用,还是留点口水。

第2卷 第297,298章:皇后不死心

  而且特别是死脑筋,真是怕了他们,说多少也没用,还是留点口水。

  “你说怎样就怎样吧!”金萝萝很是敷衍,本姑娘才没有那么多青春耗费在个扫把星身上。

  “萝萝,有件事我想请你帮忙?”皇后突然提起另一个话题。

  金萝萝沉默:“……”

  皇后那么强的人还要请她帮忙,绝对不是简单的事,在没弄清楚之前,当然不能乱答应,万一是件吃力不讨好,又没钱赚的事,那就亏大了。

  萧羽从台下踢了一脚金萝萝,母后的要求你也敢不听。

  金萝萝狠狠瞪着他,心不甘情不愿对皇后甜笑:“皇后你想我帮什么忙,我一定竭尽全力、赴汤蹈火在所不惜。”

  “也不是什么大事,一个月后珈蓝国的友好使节团就要来京城,往年我都有送礼物,今年想送使团人手一套衣服,象征两国情同兄弟,永结友好。而且宫娥的衣服,我总觉得多年如一,款式陈旧,想造些新衣服给她们,给宫廷换一换新气象。”

  珈蓝国自从与出云国签订停战协议后,两国每年都会派出友好使团,互相串门,斗斗嘴炫炫富,然后再对对方鸡蛋里挑骨头。

  虽然不打仗,但是那种敌对世代已经深入人心,很难改过来。

  只不过表面功夫还是要做足的。

  皇后期待握着金萝萝的手:“听出你管理的香萝儿店铺,出品的服饰无论工艺还是款式都是一流,所以这件事我想交给你去办。”

  “这事当然没问题,但是这个是不是要意思下……”金萝萝笑眯眯摩挲下手指,暗示她得付钱,咱不能干白活。

  “哪个是什么……”皇后奇怪问。

  难道真想让她金萝萝白干活?金萝萝愤愤不平,皇宫的衣物支出都有国库批银子,身为国家元首这么抠门干吗?

  “我的意思是……”金萝萝决定开门见山,萧羽又踢了她一脚,她立即住嘴了。

  萧羽眼角抽搐,这个金萝萝脸皮不是一般厚。

  萧羽眼角抽搐,这个金萝萝脸皮不是一般厚。

  连母后的钱也敢要,不过若是她肯免费,那就是世上最大的奇迹了。

  “母后,萝萝的意思是他们绣工赶这么大的工程也不容易,得赏赐些金银增加他们的干劲。”

  即使要钱也得迂回曲折下,直接问多损母后颜面。

  皇后立即明白过来:“萝萝,不用担心,做衣服需要多少用度,你列个帐给我,我再批银子给你,总之务求做得有特色而漂亮,让使节团感受到我们的心意。”

  金萝萝眉开眼笑:“行,咱们合作愉快,我一定尽力给你最低的折头。”

  “萝萝,还有一件事还想麻烦你。”皇后又提出另一个要求。

  金萝萝见她刚才那么爽快,这回立即就答应了:“好好,不麻烦不麻烦。”

  又不是她去做,反正有钱赚,没有人会嫌赚钱麻烦。

  “每年使节团来都会举行一些比赛之类,我们也应邀派一些皇官贵族参加比试,比试有文有武。上次宫宴上,我见你力压众人,这回月下美人大会你又获得头名,所以我想请你担任我朝选手的领队,充当他们的智囊,势必把珈蓝国的使团压倒,为我们出云国赢得光彩的胜利。”

  皇后满怀希望看着金萝萝,仿佛她是天上的太阳,有了她就必定能胜利。

  金萝萝听了,哭丧了脸,心里只呕血,刚才怎么一时冲动就答应了。

  这事就是吃力不讨好,浪费时间又赚不了钱,做不好还要挨上级批斗,让她做领队,若是输了,那她岂不是成了出云国的罪人。

  他奶奶的,皇后哪里看出她智囊了,她两次能成功都是靠小聪明,误打误撞成功。

  这使节团比赛是国家级别大事,严肃得紧,又不能让她插科打诨,皇后怎么可以这样为难人。

  “皇后娘娘,这事比较难。”金萝萝严肃道。

  “这事不难,特别是对你来说,绝对不难,萝萝我相信你的实力,每次你都能给我惊喜,这次也一定不会让我失望。”

  金萝萝只想大吼:俺都没信心,你哪里来那么大信心,惊喜?送个惊吓给你还差不多。

  ……………………………………………………………………

  今晚再更

第2卷 第299章:这事不难

  金萝萝只想大吼:俺都没信心,你哪里来那么大信心,惊喜?送个惊吓给你还差不多。

  “皇后娘娘,我觉得你还是别太相信我比较好,我没有这方面的经验,可能会出洋相呢~~你也知道国家体面不是开玩笑滴。”

  皇后一点也不介意:“经验都是累积过来的,不累积怎么会来经验,只要你有这个能力,再加点冒险精神,那必定会成功。如果你不知怎么做,可以请教上年负责做领队的十七弟,他必定会给你很多有用的帮助。”

  虾米?腹黑王也当过领队?

  金萝萝突然燃烧起熊熊斗志,她怎能输给腹黑王。

  没条件要赢,制造条件也要赢,这事必须成功,她必须踩在腹黑王头上耀武扬威。

  金萝萝振奋握着皇后的手,两眼发光:“皇后娘娘,你说得对,这事不难,我一定会把珈蓝国的使团打得落花流水,夹着尾巴灰溜溜回国,都包在我身上。”

  皇后搞不懂她态度怎么一下子变了,不过她那种肉食禽兽的表情,还真是可怕。

  皇后抖了下:“呃……这个其实也没必要做那么绝,打败就行了,萝萝,可以放开我的手吗?我的手不是铁做的,你抓得太紧了。”

  一旁的萧羽只是想,金萝萝不会把这场比赛变成搞笑大联盟吧!

  总觉得往年正正经经的比试,今年会变得相当囧。

  不过也相当令人期待就是了。

  ……………………………………………………………………………………………………………………

  东云大街上热闹喧天,听说那天举办月下美人大会的云家把整条街都买下来了,全部用作自己商铺。

  从街口望到街尾,一律是打着云家旗号的店铺,看起来真是有气势又有财势。

  不少百姓都赶过来,想看看这超牛逼的云家店铺开张的热闹场面,听说新店开张大特惠,有不少商品低价抛售,回馈顾客。

第2卷 第300章:风光无限

  不少百姓都赶过来,想看看这超牛逼的云家店铺开张的热闹场面,听说新店开张大特惠,有不少商品低价抛售,回馈顾客。

  所以今天几乎小半个京城的人都挤过来了。

  “小姐,人太多了,马车进不了去,咱们得走路进去。”绿芽打起帘子,看到整条东云大街人头涌涌,人多得恐怖。

  “这云家家主有点本事,能招揽那么多人气,差不多比上我金萝萝了。”

  金萝萝下了车,举目眺望过去,云家的商铺做的生意似乎比较文雅,什么书坊、文房四宝、古玩玉器,都是些高端产品。

  “小姐,你这回放心了吧,他们的生意和我们的没冲突。”

  金萝萝沉思:“暂时没冲突,不代表以后没冲突,没有永远的敌人,也没有永远的朋友。不过这云家必定会成为数一数二的名商,咱们先结识结识,将来要翻脸时,咱也了解到不少信息,比较方便下手。”

  绿芽汗:“小姐,还没见识你就想好翻脸,你好奸诈。”

  “呵呵,无奸不商嘛,越奸越能赚钱。”

  金萝萝领着绿芽,带着几个小厮带上礼物,到云家宴请客人的府上,把请帖给了守门人。

  立即有管家出来相迎接,路上遇到不少生意上有交集的商人。

  金萝萝八面玲珑,挥洒自如打招呼,那些人见首富对自己打招呼,受宠若惊,对金萝萝的印象好到不得了。

  走到宴会大厅,到处人满为患,不过济济一堂百分之九十都是男人,剩下的女不是丫鬟就是那些生意人的带来充场面的交际花。

  正经的女商人没几个,所以金萝萝一进来就成了耀眼瞩目的一枝花,她本来就长得漂亮,而首富的身份更是让人趋之若鹜,备受追捧。

  “金小姐,我刚来京城,以后多多关照。”

  “金小姐,不如咱们谈谈合作茶叶的事。”

  “金小姐,我想向你购买上千匹的流光丝绸。”

第2卷 第301章:霸道男来了

  金萝萝被一大堆商人围在中间,有十把嘴也应付不过来。

  不过这些不是重点,重点是人太多了,有些不轨的商人趁机浑水摸鱼,偷偷摸她的手,有些更甚,整个身子粘过来挤向她。

  这典型就是现代的公车色狼,恶心得要命。

  金萝萝气得手指发抖,真想伸腿把这些色鬼踢开。

  不过人太多,她也不知道谁是色狼,怕误踢了伤了无辜人的面子,场面上就不好看了。

  在她犹豫间,腰又被揩了油,他奶奶的,她爆了,是可忍孰不可忍。

  “让一让,金小姐已经和我有约,你们等着排队吧!”一把嚣张又霸气的声音从金萝萝身后飘来。

  “咔嚓”金萝萝腰上那只咸猪手被那声音的主人一下子拧脱臼了,金萝萝随着声音看过去,有个肥油满脸的男人正痛得惊呼。

  就这猥琐的老鼠也敢摸她,金萝萝毫不留情给他一脚。

  哼声骂道:“就你长成这样猴样也敢占本小姐便宜,以为我不敢动你,本小姐让你在京城混不下去,谁敢和他做生意,就是和我金萝萝过不去,你们掂量着办。”

  那人没想到金萝萝连自己被占便宜的事都敢说出来,脸上一片涨红,周围的人鄙夷看着他,有些还高声骂他无耻。

  他感到非常丢面子,也顾不得手痛,灰溜溜冲出大厅。

  “走。”刚才那个男人霸道拉起她,把她从人群中拽出来,完全不顾周围商人的不满声。

  “扒裤子帅哥,又是你?”金萝萝顺着拉她的手往上看。

  蓝衣英挺的帅哥,轮廓很深,比较像混血儿,表情有点冷有点酷。

  金萝萝也没拒绝,趁机摆脱了那群商人。

  这个绿眼人身上有股煞气,令人其他人不敢亲近。

  蓝苍玄气煞,她能不能开口闭口就提裤子,那是他的耻辱。

  “不准那样叫我,我有名字,你允许你叫蓝苍玄。”

  蓝苍玄把她带到大厅东边一处席位上。

第2卷 第302,303章:处男心理很古怪

  蓝苍玄把她带到大厅东边一处席位上.

  席位上坐着不少人,打扮都像珈蓝国,其中也有几个本国人。

  个个用古怪眼神打量着金萝萝。

  金萝萝暗暗奇怪,没有想到这个绿眼人还是同行,忍不住摸下巴看他:

  “北苍玄,没想到你竟然是商人,其实我觉得你还是当杀手比较适合啦,眼神凌厉,又够凶相,拿眼睛一横就够吓人的,完全可以成为另一个版本的《这个杀手不太冷》,哈哈~~”

  周围坐着的差不多都是蓝苍玄属下,听到主子被这样调侃,忍不住哈哈大笑。

  主子确实比较像杀手头子,与文质彬彬的商人形象不太符合。

  蓝苍玄无声扫过桌子边上的人,大家立即识趣闭嘴,不过心里还是挺乐的,能看到没女人缘的主子被女孩子开玩笑。

  “我横你一眼你就怕了吗?”蓝苍玄从鼻子里哼出声。

  金萝萝喝了口茶:“哦~~我是不怕,你若是杀人越货的马贼,我就是惩治恶魔的大神,不是一个级别的。”

  “你真能吹!”

  说话间又有几个人落座,金萝萝眼睛一亮,目光炯炯瞟向一个中年人。

  “木先生,你也在,这段时间都没空找你,这个机会遇上了,咱们得商量商量运送硝石的事。”

  金萝萝站起来,爽快走到那木先生身边的凳子上坐下。

  态度热情,笑容甜美,看了就让人觉得非常舒服。

  这是金萝萝的做生意技巧,伸手不打笑脸人。

  何况是她这样的绝色美人,一般人看到她满脸诚恳的笑容,都不忍拒绝她的要求,往往被她榨得利润所剩无几也心甘情愿。

  本来木先生也很享受有个美人陪伴在身边,正当他打算和金萝萝好好聊天时,一道极具质感的冰冷目光射到他脸上,把他冷个半死。

  主子好像不太高兴呢,不过也不奇怪,毕竟她是第一个脱主子裤子的女人。

  主子处男的别扭心理作祟,必定把她视为私有物,自己还是离金萝萝远点好,想看美人也得留着性命才有机会。

  主子处男的别扭心理作祟,必定把她视为私有物,自己还是离金萝萝远点好,想看美人也得留着性命才有机会。

  “那个,萝萝小姐,这事不急,我们下次再商量吧,这种场合不太适合谈生意。”木先生往旁边挪凳子,挪完后射到脸上冰冷的目光果然少了。

  “生意人最紧要是讲究效率,无论处于任何情况都能做到生意,才是顶尖生意人的境界,如果这里不适合谈生意,大家还聚在一起干什么?”

  这个木先生今天怎么忒不爽快,还有她是洪水猛兽吗,还一个劲往旁边夺。

  金萝萝也往他那边挪凳子,看他怎么办?

  四周的人看到这情景都觉得搞笑,偷偷觑着蓝苍玄,又看看倒霉的木先生。

  “金小姐,你别靠近我好吗?”木先生快要哭出来了。

  当金萝萝挪近他的时候,主子的眼刀立即毫不留情砍过来,他好受伤啊!

  金萝萝烦了:“不靠近你咱们怎么聊,做生意的就别婆婆妈妈!”

  木先生抵挡不住蓝苍玄无声的压力,噌声站起来,一额头都是汗水:

  “金小姐,我有事要先走,其实硝石的事,我虽是负责运送销售的人,但是因为珈蓝国对危险的硝石出售给其它国家的人,有比较严格的控制。现在我们的商会新主事在这里,你可以和他协商,若是你能说服他,说不定能给你优惠或方便呢!”

  “那你不早说,浪费我笑容,你们新主事是谁?”金萝萝不再纠缠他。

  木先生立即抛掉手中的热番薯:“就是蓝公子。”

  见到蓝苍玄冰冷的脸有点笑意,他不禁松了口气,主子心思真是海底针,复杂又别扭,比女人还麻烦。

  金萝萝眼睛大亮,窜回蓝苍玄的身边。

  “原来你才是头子,有眼不识泰山,失礼失礼。”

  金萝萝笑眯眯亲自拿起茶壶,给他倒了杯好茶,又送到他手上,态度比翻书还快。

第2卷 第304章:见风使舵的丫头

  金萝萝笑眯眯亲自拿起茶壶,给他倒了杯好茶,又送到他手上,态度比翻书还快。

  蓝苍玄惊讶瞪大眼,她还真狗腿,就一个见风使舵的主儿,不过那双闪闪发亮的眼睛还是挺招人待见的。

  “你也知道失礼,现在终于知道我的价值,把我放在眼里了。”

  金萝萝暗想,若不是你还有这个价值,我用得着这样讨好你,不过嘴上还是笑开花:“呵呵,你这是什么话,开玩笑那是亲近的表现,不熟的人我还不理会呢!”

  蓝苍玄开门见山:“你要那么多硝石干什么,我调查过你的烟花生产,似乎不需要如此大批量硝石吧!”

  他对金萝萝这单买卖深感疑惑,也不明白她用来做什么,这种脱离控制的感觉,非常不妙。

  特别是这个在商业行为上非常奇怪的女子,以前给她少量硝石,她捣鼓出烟火来。

  现在明显是准备制造其它东西,他还真有点怕她再捣鼓出什么东西。

  “这个属于商业秘密,我不能告诉你。”

  若是对他说明研究炸药的事,估计得从炸药起源开始说,说个三天三夜也没完没了。

  最重要的是他知道了她研究这么危险的东西,必定不会卖给她,到时岂不是功亏一篑。

  “金萝萝,我们有权知道我们货品的去向和用途,也不用你透露什么商业秘密,你只要解释下用途就行了,你若不肯说,我是铁定不放行,就是木先生已经和你商量好,只要未出珈蓝国,我还是有办法扣留住那批货。”

  越是不告诉他,他就越要搞清楚,看她能怎样。

  “别别别……你别冲动!”

  金萝萝急了,拉着他的手低声下气,“我说还不行吗?是这样的,我不是研制了烟火出来吗,最近我觉得节日只有烟火助兴,不够热闹,如果能来点劈里啪啦的响声,就会调动大家的兴致。”

  “所以我决定研制一种会爆开发出响声的东西,叫鞭炮,嘻嘻,鞭炮需要更多的硝石,因此我才大量购入。”

第2卷 第305章:出场早太掉价

  蓝苍玄半信半疑,总觉得这丫头说话有点虚虚实实,就不是哪里是虚,哪里是实。

  “真的是这样?金萝萝,作为商人最重要要讲究信誉,如果你骗了我,后果是你以后与珈蓝国的生意都会终止,你明白吗?”

  金萝萝心虚了,不过表情仍是很坚定:“我不会拿自己的声誉开玩笑,你放心吧,没有人比我金萝萝更明白信誉的重要性。”

  到时候若是被踢爆了,就死咬着说研制完鞭炮,顺便用剩下的材料研究出炸药了,合理利用废料嘛!

  “知道就好,你若搞小动作你就死定了。”蓝苍玄凶狠威胁她。

  金萝萝暗暗拍拍心口,就是搞了也绝对不让他知道,否则真是死定了。

  “今天多谢各位赏脸来参加我们云家十八个店铺开张大喜,以后云家的商铺,还有赖大家多多支持。”

  一个类似管事的老人家走到大厅中央,向着在座的人微笑作揖,红润的脸色,眼神意气风发,颇有骄傲之色。

  在场的人热烈鼓掌,忙回应说不敢不敢。

  “怎么回事,那个云家掌权人该不是这个本身躺入棺材的老头吧,这老头算不俗,不过还是没有主人那种掌权的气度,这么个大日子,主人跑哪去了,我还指望今天来见识下百年云家的风采呢。”金萝萝毫不留情指出问题。

  “急什么,重量级人马都是最后登场的。”蓝苍玄不以为然。

  “说得也对,太早出场太掉价,要让小虾米打头阵衬托他的伟大,掉足人胃口,再来个惊艳登场,立即就震撼全场了,这个掌权人还是挺有两把刷子嘛,知道怎么耍帅最有效。”

  就不知够不够帅?

  金萝萝不厚道想,如果长成猪八戒那样,还是不要丢人现眼,免得让期盼很久的大家一惊一乍,心脏受不了。

  周围的人听到金萝萝这番新奇的见解,都忍不住偷笑。这个金萝萝说话太有意思,简单中有点幽默,幽默中又一针见血。

第2卷 第306章:保佑他是帅哥

  周围的人听到金萝萝这番新奇的见解,都忍不住偷笑。这个金萝萝说话太有意思,简单中有点幽默,幽默中又一针见血。

  听了觉得有趣又有理,不过估计被她评价的那个人听了就不太高兴。

  “看来那人再厉害,也没有你厉害,你可是一眼看穿了他的居心,比他技高一筹。”蓝苍玄没好气斜睨着她,她说话怎么就这么囧,听了叫人哭笑不得。

  “果酱果酱~~”金萝萝毫不客气收下赞美。

  “为了答谢各位的赏脸,我家主人特别来宴会上,为各位敬酒,喜欢各位能对今天的宴席满意。”

  此言一出,大厅立即沸腾了,云家造势好些日子,但凡做生意的谁都听说了云家的事,就是没机会见到它的主人。

  今天终于能一睹庐山真面目,当然兴奋。

  客人也顾不上喝酒聊天,齐齐盯着后厅的侧门。

  金萝萝也睁大眼,心潮起伏,能见到云梦湖的后人,也是件不错的事。

  然后嘴上默念:保佑是个帅哥,保佑是个帅哥!

  因为历史上记载云梦湖是个大美人,她后代若不是个美男,她会觉得非常囧。

  一个美丽的传奇,若不是彻头彻尾的完美,就会显得不伦不类,她的审美接受不了偶像的后代是个青蛙。

  蓝苍玄见金萝萝嘴中念念有词,不禁纳闷了:“你在唠叨什么,嗡嗡嗡的忒烦人。”

  金萝萝无辜道:“我让各路神仙保佑他是个美男。”

  蓝苍玄噗一口茶喷了出来,同桌的其它商人也是忍俊不禁。

  听过各类求神拜佛的,没听过这样求法的,而且这有用吗?人家相貌早就是生定了的,哪能说变就变。

  “人家长成怎样关你什么事?”

  这个女人真奇怪,管得还真宽,管到人家长相上去了。

  “怎么就不关我事,他若长得丑就对不起列祖列宗,也对不住我的眼睛,更对不住大家期待已久的脆弱心灵。”金萝萝振振有辞。

第2卷 第307章:这人长得真像某人

  “怎么就不关我事,他若长得丑就对不起列祖列宗,也对不住我的眼睛,更对不住大家期待已久的脆弱心灵。”金萝萝振振有辞。

  蓝苍玄无语,不想和这个逗秀的女子争辩。

  万众期待中,两个青衣侍从抬着梨花木桌子,侍女怀抱百年陈酒走出来,排场虽不大,却是非常讲究。

  “装B。”金萝萝气坏了,这么磨磨蹭蹭实在让她受不了。

  随后缓缓走出一个银衣华服的公子,流云冠束发,腰上环着精致的金玉带,挂着一蟠龙美玉珰,风度宜人,优雅如仙鹤。

  帅得让男人妒忌,女人尖叫。

  金萝萝顿时石化了,眼前这个人怎么长得那么像某人,简直是一个模子里印出来。

  蓝苍玄看到东方泓那刻就暗暗皱眉,看见金萝萝一副被雷劈中的表情,更加不爽了:

  “文弱纤纤,唇红齿白,没有点男子气概,金萝萝你至于被迷到说不出话吗?”

  周边的属下憋着笑,很想吐槽:主子,你那是赤裸裸的妒忌,妒忌啊!

  “……他骗了我,这个死人东方泓居然骗我。”

  原来她期待已久的云家传人早就见过,她居然不知道,实在打击她自尊。

  “在下云之泓,云家的新任家主,谢谢各位的捧场,希望以后能在生意上和众位合作愉快,我先敬各位一杯。”

  东方泓接过侍女递给的专门玉杯,拱手向各个方向敬了下,举杯一饮而尽,意态非常豪迈。

  在座的都看出这个年轻人气度不凡,举止间颇有大家风范,知道不是简单的人物。

  以后做生意,还不知道谁倚仗谁,所以都客气站起来回敬。

  只有金萝萝、蓝苍玄还是坐在那里,一动不动,显得无礼之极,也因此引来了大家的侧目。

  众人纷纷猜想,金萝萝一向识趣,也不随便和人交恶。

  现在这样不给云家主人面子,云家主人下不了台,必定会与她结下恩怨。

  ……………………………………

第2卷 第308,309章:恶劣的女王殿下

  现在这样不给云家主人面子,云家主人下不了台,必定会与她结下恩怨。

  一个是首富,一个是不知实力的百年前首富,很难说若斗起来谁胜谁负,不过必定让京城掀起一股精彩的商战。

  人都有看热闹的心理,所以大家都瞟着金萝萝那一桌子,想看看接下来的事态发展。

  东方泓当然注意到金萝萝,感到有点头痛。

  这丫头不好对付,特别是现在她端着杀人的眼光,好像要把自己大卸八块。

  其实说欺骗也算不上,总不能让他无缘无故交代自己的家世吧,本来他就不是普通人,时机未成熟,身份也不好过早公开。

  东方泓叹了口气,走向金萝萝那一桌人,脸上摆出最真诚的笑意。

  “谢谢各位光临,今天请尽兴。”

  “好说好说,我代表珈蓝商会祝贺云老板生意兴隆,以后若有合作机会,必定要多多考虑我们,呵呵。”

  珈蓝商会的会长站起来,率先向东方泓敬酒,其他人也客客气气站起来。

  还是只有金萝萝和蓝苍玄不动如山,蓝苍玄纯粹是想看看这个新任家主面对这种情况,有什么能耐。

  金萝萝则是故意不给面子,只是一直挑着眉,用谴责的目光斜睨着东方泓。

  东方泓看她灵动的眼睛含嗔带怒瞪着自己,只能苦笑,看来得主动认错,否则她跟自己没完没了。

  “萝萝,你来了。”

  金萝萝斜睨着他:“你是谁啊,我好像不认识你吧!让我想想,我认识的人里面有叫云之泓这名字的吗?搜遍整个脑袋,都没有。喂,你这小子别跟我套近乎。”

  蓝苍玄暗笑,金萝萝对谁都是这个拽拽模样,对谁都不留情面。

  周围的人见金萝萝真不给面子,也乐了。

  首富单挑神秘家主,到底谁胜谁负,各个凑热闹的商人都兴奋了,一双双眼全瞟向这边了。

  东方泓抚额:“萝萝,你怎好说不认识我,我是东方泓,你说帅到天崩地裂那个帅哥。”

  东方泓抚额:“萝萝,你怎好说不认识我,我是东方泓,你说帅到天崩地裂那个帅哥。”

  “我管你帅得天崩地裂还是鬼哭狼嚎。哼,你连朋友也隐瞒,太不够意思,你隐瞒身份或者你有苦衷,那你总不该连真名都不告诉我吧!你说了真名我也不知道你是云家的人啊,你需要谨慎到这种地步吗?”

  气死了,他以为云之泓是什么惊世大名,人人都知道吗?即使告诉她,也不会暴露什么嘛!

  哼,这说明他一开始就是不是诚心接近,枉费她曾经用了那么多形容词赞美他的美貌,唉唉唉,现在想想真是讽刺啊。

  这个白眼狼,她废了那么多苦心在他身上,全部打水漂了。

  东方泓很冤枉,急忙解释:“那个,萝萝,其实我没骗你,我的名字既是云之泓,也是东方泓,因为祖上嫁了东方家,为了延续两家的血脉,便立了两个姓氏,所以东方泓也是我的名字,平日我行走四方,都是用这个名字,绝对不是故意编出来骗你。”

  金萝萝溜大眼,这不就是没骗她吗?

  不过还是觉得不舒服,你以为你身边的他是个可以欺负的小白兔,怎知摇身一变,变成了个霸王龙。

  这种心理落差让她感觉强烈的不满,是滴,非常不满。

  “是吗?我还是觉得不舒服。”她拽拽敲着杯子,痞气十足。

  金萝萝女王殿下是非常难侍候的,蛮不讲理的代表就是她。

  “那我赔礼道歉好吗?”东方泓温柔兼低声下气。

  一方面他是真的想金萝萝高兴,另一方面人人都在看他们,若两个不和场面上也不好看。

  正中下怀,金萝萝立即笑了:“行啊,你要赔礼道歉,那就得按我的意思去做,我的心才会舒服,当然我不会要求些很难的事。”

  东方泓深知金萝萝才不会那么好说话,立即补充:“不准拉我为你做生意。”

  他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绳。

  金萝萝笑眯眯:“不会,你别那么担心,就是很简单的事,我保证人人都能做得的。”关键是有没人愿意去做。

第2卷 第310,311章:我要你装女人

  金萝萝笑眯眯:“不会,你别那么担心,就是很简单的事,动动你的嘴巴就行了,人人都能做得的。”

  东方泓却叹气:“怎么我听起来,好像有阴谋,别人认为简单的事,到了你手中加以改造后,或许就不是那么简单。不过我是诚心道歉,所以再难我也接受了。”

  “好,大家都听到了,你一会儿不能反悔。”金萝萝高声道,瞟了眼四周看热闹的人群,不给东方泓退路。

  哼哼,装纯情小白兔是吧,这回就让你知道敢欺骗腹黑女皇的下场。

  “金萝萝,你要干什么?”蓝苍玄好奇低声问。

  “嘻嘻。”金萝萝诡异笑着,“折腾帅哥是我的专长,得罪我的帅哥我都蹂躏他们一番。”

  蓝苍玄也有点了解金萝萝的恶劣性格,能露出这般恶魔笑容,一般都不是什么好事。

  金萝萝站起来:“东方泓,我的要求是你装扮成女人,陪我一起去逛你的店铺。”

  金萝萝声音如同一枚炸弹,在宴会中炸开了。

  不少宾客觉得荒唐,有人摇头失笑,金萝萝这个要求实在匪夷所思,是个男人谁会愿意装扮成女人的样子。

  云家的人都紧皱眉头,觉得这个金家小姐太强人所难。

  分明是要侮辱他们家主,心里愤愤不平,不过主人是不可能答应这种荒谬的理由的。

  “金萝萝,你傻了吧,这种要求谁会答应,既然想赔礼道歉,不如来点实际的要求,才是聪明的做法,比如狠狠坑他一笔。”蓝苍玄好心地建议。

  她的要求实在没谱,有种的男人都不耻去做。

  金萝萝对于周围宾客的怀疑声,一点也不放在心上。

  她嘴唇弯弯,狡黠的眼眸闪闪发亮:“有挑战性才有意思嘛,如果我提出叫他送我一车黄金,这么简单的要求,大概你们就觉得没意思了,既然要玩,就要玩大的,玩狠的,否则我金萝萝刁钻的大名就是白担了。”

  蓝苍玄黑线,送一车黄金这是简单的要求?

  蓝苍玄黑线,送一车黄金这是简单的要求?

  不过若是轻易能办到的事,确实很没意思,只不过金萝萝有办法令东方泓就范吗?

  “东方泓大概很后悔认识你。”蓝苍玄为东方泓的命运担忧了。

  遇到这样个不按牌理出牌,还刁钻古怪,无视世俗规则的女子,一般人还真扛不住她。

  就像那一夜,她在画舫上跳那倾城一舞,令多少人毕生都忘怀不了那旖旎的一夜。

  一般女子根本没胆识做那些事,而她脑子里永远有新鲜古怪的想法,惹到了她,就等着被她折腾。

  金萝萝对他一脸无害的笑眯眯:“好像你也认识我吧,不知将来你会不会后悔认识我,当然后悔也没用,因为我们已经认识了,以后遇到的机会也不少,希望你比较能经受得住我肉体加心灵的双重折磨。”

  “我不怕你,我会小心谨慎,不被你算计。像你这样一个绝色女子,若是没遇到,才是毕生遗憾。”

  他想,每个和她相处过的男人,都很难忘记这个漂亮机智女子带来的冲击,那是对心灵的冲击。

  因为世间上再难找到这样个惊世骇俗得那么精彩绝伦的女子。

  再囧再难以想象的事,到了她身上,都会变成衬托她迷人的光点。

  “哦~~那你继续小心翼翼吧,因为我的恶作剧无处不在,希望你不会不幸中招。”

  金萝萝满脸笑意看着沉默的东方泓。

  “东方泓,你想了那么久,也该想完了吧,咱们快点去后院准备。别担心,你天生底子好,我保证你穿上女装会迷死人。”

  “萝萝,这种赔礼道歉也太叫人为难了吧?”东方泓简直哭笑不得。

  一般人被要求做这种事,大概会勃然大怒,不过东方泓仍是很好脾气,声音柔淡,风度翩翩。

  他就知道金萝萝的要求不会简单,没想到她敢提出这种荒唐的要求。

  她就是与众不同,提出的要求够震撼的,现在全场的目光都聚集在他们身上,等着看好戏。

第2卷 第312章:我要你装女人

  这个女子就是与众不同,提出的要求够震撼的,现在全场的目光都聚集在他们身上,看好戏。

  “喂喂~~你不是要反悔吧,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刚才还在大家面前对我承诺,转眼就要抛到脑后,这好像不是一个名商该有的诚信吧,你今天才新店开张,就闹出个不诚不信,以后很难在京城混下去哦!”

  金萝萝立即搬出商人重信誉的大帽子来压他。

  自己的要求是很无耻,不过有句话说的很对,水至清则无鱼,人至耻则无敌。

  若是碰到一个不够她无耻的人,这种无耻就是胜利的希望,嗷嗷~~为达到目的,她向来不计较手段。

  “我们云家做生意自然是诚信待人,但是小姐你的要求也太过分了,根本就是故意闹事。”

  刚才出来说话的那个老人家首先出言反驳。

  主人太好脾气,被这个女子欺负到面上也不恼火,而他们这些下人,可不像主人那么好脾气。

  金萝萝笑吟吟看着那气得脸红耳赤的老人家,振振有辞:

  “故意闹事?首先赔礼道歉是你们公子主动要求的,可不是我说的哦!其次,我说我的要求人人都能做得到,难道我说错了吗?打扮成女人就是穿件女装,把头发弄成女式发髻,没什么难度吧!我记得你们公子说:我是诚心道歉,再难我也接受。”

  在现代男扮女装是件时尚的事呢,装扮得漂亮的还备受追捧。

  所以说男扮女装不是不可能,不过是观念的问题,若是你不在意别人的眼光,就是一种对自身美丽境界的追求。

  何况变性人都有,男扮女装算什么?

  老管家冷哼:“我们公子是诚心诚意,但是你却拿我们的诚意刁难,真是唯女子与小人难养,自古哪有男人扮作女子,这是自甘下贱的行为。”

  他的说话声引来不少人的认同,大家都觉得金萝萝确实是太无理取闹,要男人作女娇娥装,不是辱没了男人的尊严吗?

第2卷 第313,314章:诡辩女王

  他的说话声引来不少人的认同,大家都觉得金萝萝确实是太无理取闹,要男人作女娇娥装,不是辱没了男人的尊严吗?

  金萝萝也冷哼:“扮作女子就是自甘下贱?那是你鼠目寸光,心胸太狭窄,缺少宽容的气度,当然我认为你的主子不会是这样的人。”

  金萝萝又一件高帽压在东方泓头上。

  “孙叔不必太气恼,也不要对金小姐无礼。”东方泓淡淡喝止属下的激愤,老管家不忿盯着金萝萝,不过也没再出声。

  “萝萝,我确实是诚心诚意,不过如果说你要求中没有故意刁难,相信你自己也不信。我答应过你的事,我也不想反悔,这样吧,如果你能说服我,那么我作一次女装打扮满足你的心愿又如何?”

  “公子……”下人气急败坏劝阻。

  东方泓打个手势阻止他们。

  “你们别急,我自有分寸。”

  东方泓的话出乎大家意料,谁也没有想到他居然会让步,心中暗暗称奇。

  这个温淡如水的男子,即使遇到这种刻意为难的场面,也淡定从容。

  就这份气度,也比一般男人难得。

  金萝萝满意笑了:“东方泓,我果然没有看错你,如果你是个因一点点困难就退却的人,这样的对手就不值得期待,我嘛,你知道我这个人一向恶劣,所以刁难那肯定是有的,不过最重要的原因是我对你的祖先云梦湖非常倾慕。”

  东方泓听后,眉间洋溢着身为后人的骄傲:“第三代家主云梦湖先祖确实是令世人惊叹的女子,你仰慕她是理所当然的事。”

  金萝萝不由得叹气:“唉唉唉~~可惜她已经变成红颜白骨,你作为她的子孙,长得那么俊,自然是遗传到她的美貌,我就想看看女装版的东方泓,也算完成我瞻仰前辈风采的愿望。”

  在座的宾客听到这个匪夷所思的理由,真觉得这个金萝萝行为古怪透了,她仰慕就在心中仰慕好了。

  在座的宾客听到这个匪夷所思的理由,真觉得这个金萝萝行为古怪透了,她仰慕就在心中仰慕好了。

  那毕竟是百年前的人,又不能从坟墓里爬出来见她,偏偏她要想出这个叫人倒塌的方法。

  “我能体谅到你的仰慕之情,不过这个理由还不足以打动我。”

  “我当然明白,其实你不愿意不过是因为心理上有障碍,觉得装扮成女子是一种丢人的行为,怕别人因此看不起你。”金萝萝知道男人都是自尊心作祟,觉得这种行为太丢脸。

  “其实我不太在意别人的目光,但我只是想,我值得冒天下之大不韪,来做这件事吗?”

  金萝萝自信满满站起来,在众人疑惑又期盼的目光中,走向东方泓。

  “为什么不值得?其实有些事情并不像大家想象中那么耻辱,一无是处。比如历史上,韩将军甘愿承受胯下之辱留得性命,最后成为流芳百世的镇国大将军。还比如珈蓝国的邵宣帝,被奸臣造反逼宫,就是靠扮成宫女逃了出去,最终召集义军夺回皇权。”

  金萝萝犀利的目光扫过在场的宾客,隐隐有睥睨天下的气势,压得众人不由得躲开她的逼人的眸光。

  “如果,他们都像你们这样,认为这些事都是自甘下贱,死也不愿去做,那这两位名人就不过埋没在历史中的庸人,他们哪里有机会大放异彩。其实真正的大丈夫能屈能伸,能忍天下之不能忍,才能成就大业,因为这样人心胸够广阔,无论遇到什么挫折困难,也不会退缩。”

  金萝萝盯着东方泓:“你能吗?如果你连这一点也做不到,如何重振云家百年前的声威,云家的家主若是个庸人,我看也没有什么希望了,不如回家种番薯。你的祖先云梦湖不是个拘束世俗行为的女子,所以才能成为天下首富,你如果像想超越她,至少也该有些令世人惊叹的行为吧!”

  蓝苍玄听到这里,不禁对金萝萝刮目相看闹。

第2卷 第315章:诡辩女王

  蓝苍玄听到这里,不禁对金萝萝刮目相看,这个女子看似无理取闹。

  其实她每做一件事都不是偶然的心血来潮,她的道理藏得很深,但说出来时,看似不合理的事,就会变得异常合理,令人无可反驳。

  现在她对东方泓用激将法,若是东方泓不愿意,那就是自认是没志气的庸人。

  确实是个有勇有谋又狡猾的女子,令人爱恨不得。

  金萝萝大道理,听得东方泓眼睛大亮。

  她是明白他的理想,所以以他的骄傲来激他。

  “你把我的退路都堵住了,看来我若是不答应,就得回家种番薯。不过我不会种番薯,我还是比较喜欢留下来继续把云家重振声威好。”

  “哈哈~~”金萝萝开心大笑,眼中有激赏,“东方泓,你确实不是一般男人,我相信你一定能把云家的事业搞得有声有色,啧啧,不过想超过我,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哦~~”

  东方泓抓住她的语病:“确实是不容易的事,不过只要不是不可能的事,那不就行了。”言下之意,他还是大有机会扳倒金萝萝。

  这个对手有点拽呢,金萝萝剜他一眼:“我讨厌你,你还是回家种番薯好了。”

  大厅里的宾客哄堂大笑。

  有些人还是不以为然,觉得金萝萝的话虽有道理,但是要一般人去做还是很难接受。

  也有不少眼光深远的人,知道金萝萝的说法没错。

  如果连这小小的一件事也做不到,还谈什么在竞争激烈的商海里浮沉。

  想做大事,就必须能忍常人之不能忍,才能超越一般商人,成为顶尖的商家。

  “公子,难道你真的要扮成女人陪她出去视察商铺?”老管家大骇。

  主人是他心中高贵神圣的男子,无论何时都是最不可亵渎的。

  如今居然被一个女人威胁着去做这样难堪的事,他怎么看得过眼。

  东方泓向他抚慰般笑笑:“嗯,孙叔,其实这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我也想体会下惊世骇俗的滋味,当我能够不在意别人的目光时,或许我做事会更有魄力。”

第2卷 第316章:还是有好处的

  东方泓向他抚慰般笑笑:“嗯,孙叔,其实这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我也想体会下惊世骇俗的滋味,当我能够不在意别人的目光时,或许我做事会更有魄力。”

  就像金萝萝,那天月下美人大会,他确实没想到她会来参加。

  更没想到她能不顾世俗的眼光,穿着世人所不耻的衣裙,在众人色欲又不屑的目光中,自由起舞,快乐的跳出一段唯美又旖旎的舞蹈。

  那一刻他心中的震撼难以言说。

  或许只有这样奇特的女子,才又一次成为出云国的奇葩,与他先祖云梦湖成为人们心中的奇女子。

  金萝萝看那老管家还是黑脸,忍不住逗他:“这位叔叔,你主人都说没什么大不了,你还绷着块脸干什么,大喜之日霉气都给你招来了?其实这事虽滑稽,但是带来的利益高于弊端。”

  “都被人笑死了,还有什么利益?”老管家气哼哼。

  “你想一想若是百姓知道你主人因一个承诺,愿意放下尊严去扮成一个女子,这种诚信的品质多么可贵。百姓一定会认为你们是最诚信的商家,而对于刚在京城立足的云家,根基浅,没有什么比诚信口碑更重要。而且这事穿了出去,必定成为京城一大新闻,百姓交口相接,正是宣传云家店铺的好时机。”

  老管家半信半疑,脸上还是黑黑的,不过倒是没再作声。

  周围的宾客都是经商好手,一听都是心头大震,原本他们以为这是件百害而无一利的坏事。

  可细细想金萝萝的话,还真有些道理。,

  云家主人男扮女装,本来就是件够噱头的事,而这事的起因还是因为东方泓重信誉,不惜屈尊降贵兑现自己的承诺。

  百姓都是通情达理的人,且更看重商家的人情味和信誉。

  东方泓这样做,或许会引来一些人的耻笑,当同时也会赢得更多百姓的认同,他云家的商铺可以趁这股东风打响名声。

第2卷 第317章:什么东西

  东方泓这样做,或许会引来一些人的耻笑,当同时也会赢得更多百姓的认同,他云家的商铺可以趁这股东风打响名声。

  有什么比这个手段能更快崛起,金萝萝不愧是首富,一出手就送了云家这样一份大礼。

  云家的主人真幸运啊!

  东方泓明亮的眼眸满是奇异的光彩,心中不得不佩服:“萝萝,你的聪慧令我也折服,谁能想到这种出其不意的宣传方法。虽然这个方法是委屈些,不过能够为云家带来好处,我一点点牺牲算什么。谢谢你。”

  金萝萝受之有愧,她就不过恶趣味作祟,才弄出这事来,不过事先她确实考虑到要他接受,必须有利可图才成功。

  “嘻嘻,不用谢,帮你顺手而为,其实我只不过想看看绝代美男穿女装的样子。”

  东方泓笑容凝固。

  全场绝倒!

  这个金萝萝真的超恶劣!

  ……………………………………………………………………………………………

  金萝萝陪着东方泓到后院里化妆穿衣。

  “少主,别看了,人都不见了,你难道能透过墙壁透视过去吗?”

  珈蓝商会会长见到蓝苍玄一直望着金萝萝消失的方向,忍不住调侃他。

  蓝苍玄脸一热,镇定拿起酒杯喝了口酒,掩饰自己的失态。

  “你最多嘴。”

  “少主,我以前就跟你说过这个金萝萝是个厉害的女子,她的厉害在于她不止能制造出新奇的商品,她的脑瓜子也是聪明得令人感慨,你永远也猜不到她心里的想法,当然她的口才也是十个男人加起来也比不少。”

  听到属下赞美金萝萝,蓝苍玄笑:“见过才知道世间居然有这样奇怪的女子,看起来明明很逗,不过轻视她的话,大概要吃亏。”

  “对了,刚才金小姐留了个什么东西给你?能让属下等分享吗?”另外的珈蓝国商人暧昧看过来。

第2卷 第318章:被下春药了

  蓝苍玄也觉得很好奇,他从来都没有收女孩子礼物的习惯,所以也不知道里面会是些什么东西。

  蓝苍玄拿出一个刺绣的小包,小包裹精美,一桌子人都伸长脖子盯着那小包,猜测里面放着些什么旖旎的东西。

  蓝苍玄不禁好奇打开,看到里面的东西,是一朵纸花,做得很漂亮,还有淡淡的香气,他奇怪金萝萝怎么会送这种东西给他。

  属下掩嘴笑:“少主,萝萝小姐好像对你有点意思,不过花不是男子送给女子吗?萝萝小姐就是够独特,不过我看送花不如送刀具之类,你会更喜欢。”

  另外一个人调侃:“切,这送东西也看是谁送的,女人送的那意义就不一样。”

  “你们想太多了,我看那个女人刀枪不入,哪会轻易多男人产生兴趣!”蓝苍玄即使算不上了解金萝萝,不过也知道她不是那种随便的女子,这花必定有古怪。

  他瞥见花朵的侧面有黑色字体的边角,立即拆开花朵,“噗”一道粉末飘了起来。

  蓝苍玄直觉一道奇怪的香气窜入鼻子中,然后他渐渐觉得身体发热,热浪一波一波冲击着皮肤,脸泛红泛红,耳根都发热了。

  同桌的属下看了大惊,其中有个略懂医术的跑过来,给蓝苍玄把脉。

  “少主,怎样了?那金萝萝竟然用这种手段害少主。”有人立即激愤。

  那懂医术的人,摇摇头,脸色有点尴尬:“少主没事?”

  “可是我觉得全身发热得难受?我到底中了什么东西。”还是个处男的蓝苍玄根本不明白这种状况代表的含义。

  那把脉的忍笑道:“呃,少主别急,你只是中了春药,解决方法有两个,一个是直接送医馆你得难受一段时间,一个就……咳咳……男人偶然风流一下也不错。”

  一众属下都囧了,乐得哈哈大笑。

  只有蓝苍玄气得脸发黑又发红,嘴里猛骂金萝萝该死。

  一众人嘻嘻哈哈开玩笑。

第2卷 第319章:被下春药了

  一众人嘻嘻哈哈开玩笑。

  “难道金萝萝也知道咱们少主是个雏的,所以要让他开荤成为真正的男人。”

  “嘻嘻,咱们给少主找个美人,让少主也体会下身为男人的乐趣。”

  “得把这好消息告诉少主的母亲。”

  蓝苍玄真是肉体心灵承受双重折磨,不禁想起金萝萝那句话:我们已经认识了,以后遇到的机会也不少,希望你比较能经受得住我肉体加心灵的双重折磨。

  没想到转眼就被她暗算了。

  可恨太可恨,上次脱了他的裤子,这回给他下春药,让他两次都丢脸死了,看现在属下笑得多夸张,个个幸灾乐祸,真气人。

  “你们都闭嘴,立即送我去医馆。”别扭处男还是挺纯洁的选择了个痛苦的方法。

  “唉唉唉……”属下全叹息。

  …………………………………………………………………………………………………………

  “萝萝,你在找什么?你手上这些花是什么?”

  东方泓看见金萝萝一进房间,就急着从怀里掏出几个朵花,觉得很奇怪。

  金萝萝看着那些纸花上的黑字念念有词:“醉药、过敏花粉、麻药、痒痒粉……呃,少了个春药,嗷嗷嗷~~弄错了,应该给他痒痒粉才对,这个春药是对付扫把星的,唉唉唉~~蓝苍玄,你自求多福吧!”

  “什么春药?”东方泓听到金萝萝念叨的那些词语。

  痒痒粉、春药……这都是啥东西,她拿这些干嘛?一定没好事。

  “嘻嘻,没事没事,偶然开开玩笑有益身体。”都搞错了,也管不了那么多,下次见到蓝苍玄得找路逃跑,他一定不会放过自己。

  “你又捉弄了别人吧!萝萝,真有你的。不过我看那个坐在你身边的珈蓝人似乎身份不简单,毕竟是外国人,你得注意点,见面点头就好,别和那些人深交,否则会引来麻烦。”

  东方泓直觉蓝苍玄不是简单的角色。

第2卷 第320章:我想拿面条上吊

  东方泓直觉蓝苍玄不是简单的角色。

  他那一身贵气和脸上睥睨的骄傲神色,表明此人从小身份高贵,不怎么把人放在眼里。

  这样的男人不像是商贾那么简单,他没有商人那种圆滑世故,也没有商人那种低调。

  “我明白你的意思,我会有分寸的。”

  金萝萝自然不会看不出蓝苍玄特殊于一般商人,不过她觉得人家对她也没什么恶意,还是以后合作的重要人物,所以也不想把人看得太复杂。

  “来来来,咱们先来挑件漂亮的衣裙,再上胭脂水粉,哈哈,好期待你化妆的样子,一定比那些视觉系漂亮不知多少倍!”金萝萝眼睛兴奋得闪亮。

  东方泓只好黑线,对着女装,多少还是有些不好意思。

  半小时后。

  拖地衣裙沙沙,腰间佩铃叮叮作响,乌发如云华髻松松,脸如桃花肌似美玉,身材高挑气势逼人。

  反串美人新出炉,比女人还要花容月貌,比女人还要细腻的肌肤,比女人还要“大气”的身材。

  嗷嗷嗷~~一眼望过去,像是女王降世般艳光四射。

  金萝萝夸张瞪大眼,震惊得风中凌乱:“呃,东方泓,你让广大女性同胞怎样有颜面活下去,你简直是男人的梦中情人,女人扎小人的对象。俺想拿面条上吊了~~~”

  东方泓穿着女装浑身不自在,看到金萝萝这样震惊的表情,脸上闪过一丝恼意,这丫头还好意思调侃他,一切都是她的恶作剧。

  “我比你更想拿面条上吊。”

  ………………………………………………………………………………………………………………

  听说云家家主亲自巡视商铺,整条东云大街都轰动。

  街头巷尾的百姓纷纷出动,聚在一起八卦讨论。

  “喂喂喂,听说了吗?这整条街的店铺都是云家开的。”

  “是啊是啊,那还不算厉害,厉害的是听说云家的家主居然是女人呢?”

第2卷 第321章:她心肠不错

V [蛋?口幁EM宲爘讜?~`Z桬6??1,M%?ZB"薄i?5J恡<猀Im>1悔裥"I?g#赸埐T;鵬?學跳s 螹e@衃濸尧盦?挄=萑,翵?'$m宮晎湐?'%ⅲ轛T?賕_\枤?/莰+饔豒.??蝩WiN偊?&)joL?f!吡*w褚+が暀 唖S]?椀妱h@.?M4XHへmB?S?鳡摖l|+z?eR肕R? )a??!Q珃)膲牢? %Pj ~?豕D昑勆VB~ [駢澠鎑十磵O簤0蚥1_?dF冩Z啜I?兪歂?烡賗\僳新J碃獖Z蠰?Np?:珡髨羲D2i淜9?榕椆曬旊鬑贾cF峾矝压赖扝%鐱赇?{J鴇攗邲]?鳌cL?GJ禣礄-?煨d 碄RPU睂??奓
?傘獛U?c鶓诙甋VB
蠩,?~誈xDE森溉?釟Hd`?D瑦._KU T棁 垇*KG袠l&l-慹?C??9椙⒊n,Uc獲?1??跞
}?Vd:揔z6谁茜u21Q頑矟略P~鮚&濋! 漋!Q:+W章DVe莙\zO侣??唶SE豩8崣?資讏
wi
?圭攡"惱A?}?MU?+J资?C蒪(??Ⅰnh鬪g島爫如>s?*梅ㄩ漿S)R銣}瓓<M}I爔藵姒Ж繻h轮(#輫A菵,_?,?F眉U,91躲?ぺ?排蹙W紇功tfm嘍:??bP昼獂懾毷?厀WZ璪呯v>=嶔d曺T3L?踉+
螛恥扸屼 .4a??佚MMth??伪3騥眽嚓K?rL?R ?e熉?拶溉糯 普骓Pm┞奇秅s鴮X,M&?咯?K綬??|u M蛌矐琯韶櫹?庄
呡彧H暵罈ā輋愋鐟mO>騽妠稵M坵皨,?蟥群峩8崰?偹rQ尾憡Tl>y1l▏2凑墥屳!謥忌Jz?#鎯諌XK/瀉錷?#鏷?{_醩)3uib餜j'坠洐骤#眶臶 M纫渧>埣趠裐c"覧kkm4戃覢賞*V媎鍺靦z筯愆?<嬺*H砜龐0{7慨?诳,?侀a歡F鷤?%姹7?0Q殖^lt掞H心?煩\魧垠&赽r蟋?m鸛??\t逫"潻?鬃1动齒Vl ?Ds??)?WUC?諵斥|扜哛?K啠
W猃薳VU?m迃檬r?I?峔蓅% 2碭m3aW+YR?_W堫:E=F蚘"欭槜邑?TY緧T禜?AU婂鉼<翳動室Z?n洲旷夗阍錣缓鯨?u羞氒?o幹J愫刱g鯍`?揰0Np苏?醅? _j旖P錯??p崅9j曯C哅蔻蕣瀭枘ch,?

第2卷 第322章:仇人找上门

w.轊鬇铲g迺鐘qI#O屁A{貜=1P?锈v婍0澓忿桯u洶 妛Z??F袓i棗?趹蚷??"D`钽i魶*鞜 猝?|?鷞瓙鰨P_慁Z5蕍仍?澅I?刜M頋藵?B茴?`鏬R?桸E姏_I刕~椭诲O?梐璘鞩郉t U鬫_紩櫷id Re?1?撣燕藨?凉]?嚢?~,轐$棭鶊蔨颬寑?緟Z愴?绌藾 W)[y
p!线礕豂?張=W圏旻%媽
f?)?Rr<槓iY襑.uJ?(q勍諞嵫?!G饾 b揱?2T岧]朄?:E??5?rb嘬逿?+脾,?-症-?.姊.端&睥/z,逝?1瀰钸M)G趣栭熇繣屡#襌1f 氠?>?ih噓虋缮8]?BE?Q虉b轻]5ZMc"G?Wd馪3Q跺貸W<栟=Z猩<c;R峾的aa塕pd懘8^蠞宎eSQ樧="葂垶癙?业湎D踰P72奚┳!r曖4蔧EE?嵲枪$&瞿G茰J蒗"IL皽"簏悾詯*?@昩?$Ge`?覦槉??%B扑0j#)Z?%姧芴a骷UNX^酓溷l愊?邥 ??& ?F$4補覲OG匟?濅蘅%W4?礶9焸纳?嬈擒?ネW^.?9ZU~?瀷1E聖X瓭 Y怟:?~fn$懩駥琍Hw屼醓fjm嬗躗/~# 侍醋`Y燆壯jvJ雕?&繚e諥?n酋L強擝ⅰr赕摔?n茱?E㘚??缮R栥?C︽鼙揵"轎$?蔂?*媙@OWjД躗V垻6c 櫩uwq徣熔蟀依輿{渃d?z朤退键ni濣耒唆槜8 (1熌嵰#恨:qO?鑋昶q螤Y?乤?剩瑝?U浢d P萀う圍?? I蓷y$鑓2R5h霼 ?妗訥韰K漆L
保?宖J詂┒窸厨^n毲?槕T?襂膧GD爤[緀曑^?E赆??$ 榝 |岄1蘠?9V襀 E4?S6 L&!(廫`蜩閠nO]?j??鱀`hM?05=~\f帱Yi??ェ2 甞磨?C=jR專z愍-qai??妾郅楊XE颦#`h(C搁彭'?k秐+穠~+竼?箹?害?欢?计?街?炬?况??,?,?.,?>,腇N,臯^,苀n,莢~,葐?蓶?师?硕?唐?椭?捂?霄??-?-?.-?>-訤N-誚^-謋n-譾~-貑?贃?讦?鄱?芷?葜?捩?喏??.?.?..?>.?

第2卷 第323章:蹭谁家的饭好?

  “对对对,长得挺帅,不过好像很凶,小姐你的敌人已经发展到外国去了,真牛逼啊~~”

  “牛你的头,告诉他们我不在。”原来是绿眼帅哥找上门,他的火正是最旺的时候,自己要赔罪也不能触这个霉头。

  “不行,我已经告诉他们你在家了。”

  “笨蛋,我要溜出去。”

  “他们好像已经把前门后门堵住了,你出不了。”

  金萝萝气得咬牙,把心一横:“我爬墙行不行。”

  ……………………………………………………………………………………

  在自己家里出去,居然沦落到爬墙的地步,金萝萝感到太悲哀了。

  灰溜溜乔装改扮后,她避过蓝苍玄的耳目,终于逃到街上。

  然后悲哀的发现,居然没带钱。

  更悲哀的是,当她想到自己的店铺时收刮点银两逛街时,门口也被蓝苍玄的人盯住了。

  他XXX的,这蓝苍玄是间谍出身吗?盯梢超专业水准。

  有钱是大爷,没钱是混蛋,她不想那么凄凉的流浪街头,只好把主意打到三位王爷身上。

  萧澈是她的未婚夫,蹭他饭是理所当然的。

  但是对着一群搔首弄姿的小妾,还有相看两相厌的扫把星,什么胃口都没有了,米意思,不去不去!

  萧羽,这小子对她是挺不错的,就是太热情了,而且别有企图,让她承受不起,而且他府上的下属太变态,和一群变态在一起,自己也会变态,不去。

  萧洛,此人比较狡猾,但是关键时对她还算有良心,虽然不是好鸟,也不算坏鸟。对了上届的比赛领队是他,自己得找机会套点资料,才能把这次的使团比赛办好。

  好,就是萧洛那里蹭饭。

  “王爷晚上好啊,赶得早不如赶得巧,吃饭吗?多添一对筷子,我也没有吃,正好陪你吃。”

  金萝萝被管家领到萧洛居住的院子,正好看到萧洛开饭,桌子上一盘盘美味佳肴,令她口水直流。

第2卷 第324章:和王爷讨论限制性问题

  金萝萝被管家领到萧洛居住的院子,正好看到萧洛开饭,桌子上一盘盘美味佳肴,令她口水直流。

  坐在桌子边的萧洛奇怪:“萝萝,这个时候你该在自己家吧,为什么出现在我这里,奇事奇事!”

  金萝萝直接坐下来,拿起筷子夹菜放入嘴巴,嗯,萧洛家的厨子还不错。

  “我来探望下皇叔,顺便慰问一下你最近身体好不好,表达下后辈对长辈的关心不行吗?”

  这样没经主人同意就毫无礼貌坐下,他还真看不出她有那么高尚的情操。

  “哦?金萝萝你是这样关心长辈的人吗?我看不出。”

  “我一向尊老爱幼。”金萝萝嘴巴也不停下来。

  萧洛深知她品性,看她吃得开怀,觉得好笑:“你一向擅长胡扯,好了,躲到我这儿来必定是出现了什么麻烦事?说来听听,说不定帮得了你。”

  金萝萝叹气放下筷子:“唉唉~~也没什么,一不小心对一个小心眼的男人下了春药,他上门群殴来了,还把门都堵住,我回不了去,你说现在的男人怎么这么小气,下了春药不就让他更爽些么,要知道现在春药也不便宜,吃亏的是我。”

  “你给人下春药?”

  萧洛差点喷饭,心有余悸放下碗筷。

  吃饭千万不能和金萝萝说话,否则很容易被噎死,死了没所谓,不过死得这么冤枉名声就难听了。

  “我本来给他下痒痒粉的,谁知道一个不留神拿错了,我也不想嘛,不过这事都男人来说也没有什么大不了,他干嘛那么生气,百思不得其解呢!”

  金萝萝真是想不透男人的心理,干嘛这么别扭,人家现代人还专门买伟哥爽歪歪呢。

  “你又不是男人,怎么就知道男人对这种事不在意。第一种情况,一般被暗算了都觉得不舒服;第二种情况,其实有些男人也不愿意随便找个女的……咳咳……一起那个。”

  萧洛对着金萝萝一个女孩子家讨论这个问题也觉得尴尬,脸上飘上一朵红云。

第2卷 第325章:我也是好男人

  萧洛对着金萝萝一个女孩子家讨论这个问题也觉得尴尬,脸上飘上一朵红云。

  基本上没有女孩能做出下春药这种恶搞事吧,更加没有女子会光明正大和男人讨论。

  为什么金萝萝这女孩子就能脸不红心不跳,还一副好奇得要死的样子,想和他深入畅谈。

  “你说男人不会随便找个女的一起上床,切,你别为男性同胞打掩护了,看看京城的妓院业务越来越发达就知道了,这男人都是表面正经,骨子里风流,当然有些人有本钱也有胆量风流,有些人就只能在心里意淫一下,风流不起的男人就硬要装面子说自己正经,有机会让他们风流,他们也是愿意的。”

  不是金萝萝对男人有偏见,古代男人在那种男尊女卑的教育下,尊重女性的本身就不多。

  尊重女性并为女性守身如玉的更加是比恐龙还稀罕。

  他们的沙猪主义决定了他们的随便。

  “你这样一竹竿打沉一船人不太好,当然有很多男人是风流,有很多男人也确实虚伪,不过这个世间总有例外,好男人还是有的。”

  萧洛对金萝萝这番抨击部分同意,不可否认的事,确实很多男人像她所说的那样,不过还是有例外的不是吗?

  就比如他自己,他向来追求的是心灵契合,并能追随他脚步的女人。

  那些整天只能弹琴绣花,无事吟诗伤伤春秋的女人,对他来说只是美丽而没有灵魂的躯壳,与她们难以产生共同语言。

  所以一直以来他都选择不到适合自己的女人。

  金萝萝唉声叹气:“好男人是万里挑一,茫茫人海哪里找,而且可能他是个老头,也可能他是个娃娃,更可能他已经成了亲,好男人都是抢手货,哪里轮得到我去找?”

  看金萝萝那么沮丧,萧洛忍不住逗逗她。

  “何必到处找,有缘千里来相会,有一个好男人不正坐在你对面,只不过你缺乏发现的眼光。”

第2卷 第326,327章:这人脑子抽了

倧F緁?H惉揗V?粊R朹憈?UC讶5嶣隇@搗g9F4蕺hS譪>{8櫻2?瑸d?9"櫿a?椽瘤F[?尹櫿誑;?6阇抎V挈Ct?逝l>BdwF阂F掁2癁kcr&躧?&犕萓?27*円ň襖"F?&嬘%鎄:鶖?}???袮禰?{K1醿?&B~$蟌掛捔]南樵蔲扃
ゎ燽[,41黂勐憋彘螱CH泬鰤g^齰7Ψ:(?C0x 櫖褐騤菓`!?睊2粐鸩?牒敻剒v禃?>闒s?銀t頧DDFh!B???J?7塜3哈肧EqAé晵膯?魡wKI訾?b-I迎阼B?扠 ?畇继?炪!q豃9鍡My淨C!w傻d萾詭錎#9?Bo3醦俑c袯U碞卝櫖q?E?(5?璾芰禵鴥?b雐{>羖姗w4嶘?qgu糖鍋噡`hf?4嗞?2绔盘/(B$6柤刬韻葸貰??迻>咽?
尨Bg繞??H?B??P?"?=6T@乤翉%M灛h]F?]緞?"Z伽怱E?#>愷?橝?1$茘a陇@S$A?9鐃 褔Z]驿(笑J?sZ溭軹淺蓺,槼U遣砯T?老唖骋橏)蕽i?F9藩覛.??差A?憜磯?S倸;浱獝m烁*>筊閂帪7徜? &?wK訮m?X鳤嵀?G?苍奖:J摱C税k螀旌禨捝?f?鉻嘩〣候%D榷丗寤鮝脺?=t舌淪枩I﹦B扫?媻1?nJ?嘓猳 _b+>耣儺厄霣? ??に)?花&?宇&q毐F?)+报6a鉸’<0? ;黝B睮锊BJ(?$KB哣襤D怈暩t??4P擇E"*瑿?焐贴`鷲 瘻帿?K?孿氘<-綌+L嬩?;8',谁麼+?瓬?G?h跨NB-窲k兇螢顊+0??ITG:撊緺描4H lJZoMM萊撩?@鉐S? 汤@ e/$頙m杉菰[o!(熋?鷲耰V嬸摨+麝.$]?镺;?敟aG叶I泛初#u3)潓?侠堳帧z?-$~乑.緓焝霵分谥?向捕q蛃馑0t跏D°(a\yW懷氷&9=厠-?R貓MJ樧0o姭L/mnD;+烁D??延匉P 坧碬绁綝1b5&?S詤1YG攣<閄漚蕏数xJ琎?疾P珼:i愭祎?
瓸?V?嵏7甇诬W=不翛GF糰倄f恧氟務?胧堑9郛竹オ?d??玗褈uV?痥呞'!澯n粚?#7榛舂僛瞹]跋評哭KZY戋?q霋紻+5Z?枯?俞?;c酽JoQ爞?忤钦*)?耸葟;`愙%+F铘钍邝镽5焸W闢"袠?&KU卡N粨M蛞?蜆萂+乢譲v鷯膌O蓸呤椿竐?? 綜买濊"幮bC?8覬涾V3湴}??q?誨D:缷埈*?!-鳽??撃?~K峗?;v昰[芒婈覟玳em?_CT鷇0I?ZA寛狡鵮0!]TN)?di毌\芀戉sY瞃鑿圕蠩?
I嘪 ?H鴚H若蕧Y?U酴慌鋣?b甔椞T?l紜
?B襴iT乩筀^鲆椏&潸倵鉗藰X TX獠D?觪? 3v29 1澚t墫灱lyF淅j├`抐?f:展Nv?9潍?汥4畃泩c`:單鹸?笪>N~河?EhB篜u辳==;?搯$?I?舎F5篞巚裕-(V>:R挅预'EiJU篟柖豫/卛Le:S氈驭7舏Nu篠烐鸳?jP?T?炸GEjR暫T?诈 楱瀦+>I鬖U脦?布页庆あ煴jFTH3-i蕶?圦2鉕/緣; 騠>Q$湪?〕D溞h柰唉T?Eab礛甕oEKb?(iI瘖硱G虷t-5賔睵@9J?^j宩b笿弈E戜匣夿卡?㈡?x罀剌墛?抐b?8V峃?u SC7?@瘃#d s5?r肩牒敄Z"WV欜薶 ?2濙%扼^T 親 娝集掛?G?I▂?萄挻??厛\誔?崤:涺
藋▲??頭媼L彈q栾ㄓlJT?勚q證斣v+R跼`??鱲
?u鏗粹娎\Ka?宂l4tt5吽LA梟j!pW欧LT&w"孌皟??笭婈x?L醥??^螒?B)簬n蕜?涠vOAEH掘櫻绕Vz顴玖??5X8?歲墨?#梪?堇朏 *榏? 礨?隮YAI {払:?竷RBs<嫂?w倚 冁?H丟&jy淏堜%穁 懁泝趞煫;z,憁*夽礨S脴蝻\貨饿瘅Msz瀦W邰<-E璷鯆匫 MK舽 Ξ#吡枋?炄p-?-镹\py璶荂,?楆M"h鞨8绩W`Uv &2=麘忋/鯕戻瀥灉BF錐~U十氥q:淰A泭t-f?'~4VUDそ弑 ?姡m?8DC?s賙`Ξf@Z崏.渟X u?b [#r ﹋冢\痔F,`%窦?a堝*t肆休?b蓞i"说皕譖&迯嬥嚟?z;募懌8椚蛣,?"{籶x愎q枌v傠4鈼侗i9璡h茀缢詍H樨怗&$?6絓搮\3銴瞝?#H逩f”
授卐咅OArW戍M;盩︾q?C涮苍牔蛏淲隵 D沱b#綾震岆趯l&s騋?魧塝祷-軁I[甑v|鱑)媗:67银間?痓X伦-}栱珵?跈莾7I?䴔戨?K珯p榐?O1揷?窹覛';閇b

第2卷 第328章:让你当靶子就行了

? ]駷蹹煉]涀蘇綽?PV喘V伳祹????&@u?-QG+擆3橏?8JX?゜隥'严\C'腧Z?+pq??楱X???賖暉`:{?澂\?+鎗腢?,Y?9 O 賕eΟ 掩"瓢槣红?~虤W1?豒Z-熑X\鴏y闶?uq榪*\?B3??菶8A??;?Mu孁,0GA诼S謾,gA軭檲幁L??擮?TX"3?M1)艅<輍猛q審-軾
冮#9r軧#z?墥?"犜圔 碈T3?颯?r-J佨9?YE??葆K継^镐1 翊巠?Q阄_頀R2:P闏Uh ㄟ?駾"m枖{(耽VA"%Pj?dt?L?钾&]?a 蛂X干?y5Tc;?A?踒櫁晽l)]宗?i≯綶-鵾 ;砟?澤?,o?詰CM>d攗嬝?I 挽 #邫?bL庫踇 ?~帲a:? ?在?<?A庁忑?挻;?儎稺e矁悏>紣E-]欸洼?闍.,揟 =埓l噔娳|a嵪#拹6羿Aa岄??忋侣皨縔?ed唬 ?;p_??F??'
$"3[ka?3諼?榟古?a?u 廰鋗褖駙_觬沲冡葤 辪槃鵚??轖y.?tn廍?z0隄d珮iZ嬊 Jv貢lV??懄氀#哾,IP-鎑睘ESRB_?e :?奵b枚潦f叚6雤+諭:冱杚玠?e蕖b轖嘿HGN"榻?;j ;k !?hA?躵ˊ賌?<籎W?e橩:峓Q柖罁!"崷???嬁W殦P, 玺A瞃?j
鞨藡:>fw?:^伳牋?旄蟊??q∑D襊蹰1N??旒?熗寱F?跻??跅t+??箁[料B蜡AHM苒h:孰腁崽奯枛垷崩諰匙 7姌柧灕d
]P墜↑渞yZb綹i ]躇E孥?<ed?k?浐9:.及銞щ"襹頃?陗l堑幗aFA?亱[麤膩?=\h 駤?蒩泵$?茨?h p㎞c剃; A砃I彤痫?夗泶B5?7%銱MA黇尚碔&?鍄淭m?QA磲宦僬恲7?瀬!%?=叚f耋*^瓸涣怛??,棞?Rin"倻F馊&7?Z3r滎贸jl圧?"觡?o;?C束鑛o"?Z?痗Li6m駑?娚钭Pk怆觏b蠴|炻缻獸樜徾??*r藸q?砧摣瀳皰D暛f騯睊Y 恔嫩?a磣Z縛碄甜衆諚伙鼂6 rV?1牡缃钝q ?D漲Y╀蔊:晼R$!鬄96Gご卲g
?Uo?岝U?躙m袳桱?購遱uOt???m釚?[﹝姓?玉?D吲坣!荐HwX盥uY襴韕??|g╢赐d臵)磾-R梥? 頪 ?6Q]~?

第2卷 第329章:月黑风高杀人夜

  去之前,金萝萝还是跑回家一趟,番强取了些必须的护身家伙。

  坐在马车里的金萝萝掀开帘子,望着城外黑暗的荒山野岭。

  没有月光,四处寂静,鬼影幢幢,偶然传来山间野兽狼群的嚎叫,显得格外的毛骨悚然。

  “月黑风高杀人夜,有情有景有气氛,呵呵呵~~”金萝萝桀桀怪笑。

  外边的士兵听了,突然觉得一阵发毛。

  山贼不可怕,可是这个跟着过来看热闹的大小姐比较可怕。

  明明是严肃又危机重重的剿灭行动,被那搞怪的大小姐一弄,现在倒觉得有点像游戏。

  “萝萝,你在讲冷笑话吗?”

  萧洛正在灯火下察看地图,闻言抬头看她,神色哭笑不得。

  “说起冷笑话,我就想起你那不争气的侄子萧澈,你知不知道他的幽默感多底,简直是人类中最没有幽默感的人,我讲了史上最冷的笑话给他听,他居然面无表情,我都替他真悲哀了!”

  金萝萝想起当初自己努力用笑话讨好扫把星,他居然连嘴皮都不扯动下,实在人类幽默界的耻辱。

  “哦,什么史上最冷的冷笑话?”

  萧洛用朱笔在一个山头据点上做上记号,决定从险恶的地势上出其不意攻入去。

  车外的士兵骑着马也穷极无聊,都竖起耳朵听听这个大小姐又有什么惊人之语要说。

  “哦,是这样的,你们听好了,保证冷得你们入骨。”金萝萝清了清嗓子,“从前有个剑客,他的剑很冷,目光也很冷,心更很冷,最后……他冷死了!”

  马车外一片寂静,一阵寒风刮过,身强力壮的士兵突然觉得很冷。

  金小姐这个笑话确实太冷了,冷得他们囧囧有神,想笑又笑不出,憋得真辛苦。

  “……”萧洛的笔蓦然停顿在地图,金萝萝的话令他觉得莫名熟悉。

  他脑海中恍然闪过一抹破碎的白光,有模糊的人影闪动,模糊的声音传来。

第2卷 第330章:他好像挺帅

  他脑海中恍然闪过一抹破碎的白光,有模糊的人影闪动,模糊的声音传来。

  可他想抓住那些片段时,却全都消失了,好像刚才只是一场梦幻。

  “金萝萝,你的冷笑话在哪儿看到的?”萧洛皱眉严肃问她。

  “书上啊!”难道她还能作出来么?

  “哪本书?”他又追问。

  这可难倒了金萝萝,她托着下巴一一回忆:“估计是《古今幽默大全》,也有可能是《极品笑话》,到底是不是《冷笑话精选》啊?”

  金萝萝自己也混乱了。

  她耸耸肩:“结论是我看过的书太多,忘记了是哪里本,你随便捡一个答案吧,反正都没差。”

  萧洛绝倒,这能随便捡个答案吗?不过她的话说了等于没说,并没有勾起他什么思绪。

  或许只是一时意识失常吧,他决定不放在心上。

  “喂,都说天子脚下很安全,怎么皇城附近的小镇外就有山贼,你们这些吃皇粮的也太不负责任了吧!居然让山贼据点干坏事,万一把我们商家运送的东西给劫了,那损失有多惨重啊!”

  “目前也有只有几家商人被劫,情况还不太严重,放心还没劫到你身上,否则你还不爆了。”萧洛斜眼看她。

  金萝萝摸摸鼻子,笑道:“把我家的劫了,我绝对不放过你们吃饭不办事的家伙。这里的山贼人数有多少,你们打算怎么攻入去?”

  “人数有几百,不过最重要的是这些山贼不是乌合之众,个个都是健壮如牛的家伙,有些还会武功。山寨的地势也比较复杂,多易守难攻的地方,他们防卫不错,在很多地方放哨。我们必须有一个突破点。”

  萧洛沉吟看着地图上的标记,苦思冥想。

  金萝萝默默凝望着他,柔和的灯光下,他微微低头表情认真肃穆,与平日那副闲淡的神态差之千里,长长的浓密睫毛随着他的思想轻轻颤动。

  这么看腹黑王,好像也挺帅的。

第2卷 第331章:你说谎!

  这么看腹黑王,好像也挺帅的.

  眼睛是眼睛,鼻子是鼻子,还有那么微抿的嘴唇咋那么性感呢。(作者汗:谁不是眼睛是眼睛,鼻子是鼻子~~)

  金萝萝突然觉得脸有些发热,脑海里的小人儿挣扎起来:怎么可能,腹黑王这个坏透的家伙,怎会长得帅,一定是自己的错觉,错觉啊……只要狠狠盯他,就会觉得他面目可憎,丑陋无比。

  于是金萝萝狠狠盯着萧洛,试图把他看成一个青面獠牙的怪物。

  连认真思考的萧洛,也注意到她的情绪波动,奇怪抬起头。

  “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你干嘛一副咬牙切齿。”

  “你额头上有只蚊子,我最讨厌蚊子,这山野蚊子真多。”金萝萝一掌拍上他额头,“哎哟,飞走了~~~”

  萧洛抬眼看看她贴着自己额头的手掌,这已经是第三次她碰到自己的身体,不过奇怪的是,自己一次又一次容许她这样做。

  他拿下金萝萝的手,笑了:“你说谎?”

  “确实是有蚊子,我干嘛说谎?”金萝萝抵死不认。

  萧洛指着墙角放置的香炉,淡淡的香烟从炉子里飘出来。

  “我比你更讨厌蚊子,所以我找来最好的熏香,蚊子根本不可能出现在这里。让我想想你为什么要说谎,必定是想掩饰某些不想让我知道的事。”

  萧洛认真思考起来,目光探寻似的游荡在金萝萝脸上。

  金萝萝才知道自己情急之下犯了常识性错误,不过腹黑王也太厉害居然识破她的谎言,不过不能让他知道自己刚才的失态,会被他笑死的。

  “你审犯人啊,快点想你的围剿山贼方案,一会儿打败不了山贼,我就回京把你的臭名加以宣传。”

  “这你不用担心,我已经有了周详的方案,山贼别指望跑出我手心。不过你这样急着转移话题,还真是引起我的兴趣。”

  萧洛的目光在她脸上飘来飘去,嘴边含着狡猾的笑意,一点一点分析。

第2卷 第332章:他是逻辑强人

  萧洛的目光在她脸上飘来飘去,嘴边含着狡猾的笑意,一点一点分析。

  “嗯,让我分析分析下为什么?刚才我低头沉思的时候,你一直看着我,而到了后来你改看为盯,目光散发着强烈的情绪,视线太有质感,使我不得不抬头,发现你眼神凶狠,好像把我想象成什么怪物。”

  死瘸子还是个逻辑高手呢,看他能分析出什么东西。

  反正他又没看到自己最开始沉迷于他美色的目光,绝对不能让他知道,否则他会得意洋洋。

  金萝萝咬牙:“本来是随便把目光放在你身上,结果越看越碍眼,所以不免引起我强烈的不满情绪。”

  “不对,你那凶狠的眼神是一瞬间的事,而且来得很突然,为什么你从之前能那么平静看着我,突然间就激动起来,说明你意识到连自己也不曾发觉的问题,所以太震惊,以至于你急于用另外一种反应来掩饰自己的失态。”

  萧洛的分析让金萝萝越听越黑线,这人有心灵透视术吗?

  简直是逻辑界的强人,一点线索也能被他抽丝剥茧,在重重迷雾中找出真相。

  “你该行当心理医生吗?真无聊,我掩饰什么,我金萝萝没有什么可掩饰的。”这话说得真心虚。

  萧洛却笑了,眼睛在笑、唇也在笑,看得出他心情极好。

  “你敢和我对视吗?”他托着下巴笑吟吟凝视着金萝萝。

  “我不干无聊事。”

  心虚的人对视会更心虚,金萝萝当然不会暴露自己的弱点。

  “不过是测试下你,这么快你就暴露自己的心虚。好啦,不玩了,萝萝,过来这边,我给你一样好东西。”萧洛诱惑她。

  金萝萝松了口气:“什么好东西?”

  难得腹黑王肯送自己东西,不要白不要。

  金萝萝窜到他身边,盯着他没有动作的手,纳闷,这个家伙玩什么神秘。

  萧洛却抬起手,挑起金萝萝的下巴,在她额头上轻轻落下一吻。

  “萝萝,你真可爱。”

第2卷 第333章:害羞鸟

  “萝萝,你真可爱。”

  萧洛温柔如水的眼神一直凝视着金萝萝,好像月光般细腻温柔。

  于是金萝萝难得脸红了,半响回不过神来。

  “萝萝,你刚才是看我看得着迷吧!”

  “我没有。”金萝萝僵硬回答。

  萧洛一根手指压在她唇上,脸上的笑意很动人。

  “别急着回答,我记得上次我吻你的时候,你的表情是不可思议加愤怒莫名,还想揍我,可是今次你却脸红了,可想而知,你心里也不是那么讨厌我,或许对我也有些好感。”

  金萝萝瞪大眼,牙齿磨得嘞嘞作响,腹黑王果然很讨厌很讨厌。

  “王爷,差不多要到了,咱们不能再骑马过去,目标太大。”青龙走到车窗边禀告。

  嗷嗷嗷嗷~~终于要开始了吗?

  金萝萝突然像打了鸡血般激动,以前只能在电影里看到的剿匪行动,终于可以亲身经历。

  每个人都有个英雄梦,她金萝萝也想过一把英雄瘾。

  萧洛一声令下:“叫大家都停下来,把马匹扎好,在隐秘处,派一批人把守。山间寂静,有什么风吹草低都容易被发现,叫官兵们都穿上草鞋隐去声音,分成三路听我指挥。”

  青龙立即按他的吩咐去办事,让整个军队停下来,有条不紊的整理队伍。

  金萝萝突然问:“放下马车马匹,咱们怎么过去,咱们该不是坐镇后方吧?”她可不喜欢蹲在后方看热闹。

  “你既然想去,就得跟着大家一起走路。”

  金萝萝走路是没所谓,不过她瞄瞄萧洛双腿:“你呢?”

  萧洛坦然道:“我双脚虽瘸,却不是废人,我自然有办法。”

  “那你先下车,我要准备战斗装。”

第2卷 第334章:她是去野营的

  一行精良的官兵在寂静黑暗的山林中疾速前行,个个精神紧绷,每双眼都戒备打量着四周。

  手按在腰间的佩刀上,随时做好出手的准备。

  金萝萝有些黑线看着前面最舒服的人——萧洛王爷。

  他果然有办法,他的办法是让属下背着他走,真好,不用亲走路。

  话说这荒山野岭树木茂密,虫蛇乱窜,到处是数不尽的树枝丫杈,根本找不出条路。

  他们走过的地方都是前面的官兵用刀砍开的一条小道,她也终于明白鲁迅爷爷那句名言:世上本无路,走的人多了就有了路。

  真是太正确鸟~~

  “青龙,带我到你主子那里!”

  腹黑王挺替她着想的,知道她没武功,走路跟不上大队。

  派了个绝顶高手在她身边,用轻功托着她腰间狂奔。

  青龙立即加快了速度,越过几个人到了萧洛的身边。

  萧洛手中握着一把玉箫,正神色凝重半眯眼,投向原处的山峰,据说那里是匪贼的据点窝——盘虎山。

  “还有多久到?”金萝萝轻声问他。

  “这么快扛不住了?你这身打扮够怪异的。”萧洛瞥了眼她身上乌溜溜的紧身装,背后还挂着一个短筒子。

  “你放心我耐力好着呢,这是野外生存大挑战用的战斗装,囊括食物火折刀具武器,甚至还有睡袋。防蚊防虫防雨打风吹,一衣在手天下任我行,嘎嘎嘎~~”金萝萝得意介绍自己的装备。

  萧洛失笑,这丫头怎么这么多鬼东西。

  “咱们是去剿灭山贼,不是去野营,武器就算了,食物睡袋这些你不是白背了?”

  “谁说的,长夜漫漫,打累打饿了,吃些点心可以补充体力,如果你们不能一夜攻下山贼,我们还得呆在这里,随便睡上一觉也不错。”

  “…………”好吧,这个丫头纯粹来看热闹的。

  一行人来到靠近盘虎山的另一座山腰处,停下脚步隐藏一起。

第2卷 第335章:高明的计策

  第335章:高明的计策

  一行人来到靠近盘虎山的另一座山腰处,停下脚步隐藏一起。

  远远看过去,盘符山上有几处点着火把的哨点,似乎有人巡逻。

  萧洛指着地图,给官兵头领讲解具体的行动方针。

  “我们这队的目标是从后山潜入山寨后方的居所,抓住那里的妇人和孩子,要挟山贼投降。这方法虽然无耻些,但是可以减少大量的伤亡。”

  金萝萝摸下巴,这计策确实很无耻,不过无耻得有道理,腹黑王果然够阴险。

  “不过后院是最脆弱的地方,山贼必定重点把守,所以我已经派玄武领着四分之一的军队从东面正门强攻,引开山贼的注意力。等他们把大部分主力派到东面和玄武打起来时,西边埋伏的一半主力军队就可以发起突袭。”

  调虎离山计,嗯,用在这里挺适合。

  若是一味正面强攻,即使能打胜,也不是聪明的做法。好将军就是该以最小的伤亡打出最完美的仗。

  “东边的山贼被玄武缠住必定脱不了身,只能派镇守妇孺老弱的山贼到西边抵挡,我们可趁机杀入去抓住没有抵抗力的妇孺,不过你们不可以随意杀戮手无寸铁的人,否则军令侍候!”萧洛厉声下死令。

  好吧,腹黑王还是有点良心的,没有对被擒的人肆意杀戮,对手下也军纪严明,有大将之风。

  青龙领着一众官兵领了命,率先匍匐前进,向后山出发。

  留下萧洛、金萝萝和背着萧洛的白虎。

  “王爷,咱们不跟着去吗?”

  金萝萝失望看着消失在树丛间的官兵,最终还是只能远观不能近看啊!

  “这里山势开阔,正好可以瞭望全局,咱们做指挥的都是在据守后方,前面的打打杀杀事就交给他们吧!至于你,你还是别去掺和好。若是出了什么事,我大概会心痛,还是不能让你冒这个险。”

  最后一句轻若尘埃,飘散在风中,金萝萝也没有听见。

第2卷 第336章:厉害的男人

  最后一句轻若尘埃,飘散在风中,金萝萝也没有听见。

  “好吧好吧,我能理解,你不能去拖后腿,所以想我留下来陪你,真可怜的王爷,我就勉为其难陪你吧!”

  “…………”萧洛无语。

  过了一刻钟,萧洛计算时间差不多,拿去玉箫放在唇边,节奏诡异吹起来。

  东边的山头立即亮起火把,官兵们威风凛凛呼喊着,声势震天,光这气势就够让人吓破胆。

  山寨里渐渐亮起了灯火,吆喝声兵器晃动声满山遍野响起,山贼的人数也不少。

  一会儿东边的山脚打开了,兵器交错乒乓声刺得人耳膜作痛,不断有人受伤的痛苦嚎叫声,让整个寂静的山间显得格外血腥。

  打了小半个时辰左右,东边出来一声高扬的笛子声。

  萧洛知道东边的大门已经攻破了,立即吹出几声,让西边埋伏的主力开始进攻。

  很快西边的主力传回一声笛声。

  萧洛露出满意的笑容,明白后山守着的山贼已经去西边抵抗,他开始让后山埋伏的青龙带着人潜入去。

  金萝萝看得惊心动魄,虽然是远距离观看,不过实战的震撼感和电视上看到的就是不同。

  那些真实呼喊的声音,那些官兵杀贼的热血。

  只有现场才能感染到那种激动的情绪。

  “王爷,你真厉害,听说你以前是前线的军师,果然很有智取的才华,让各路配合默契,最后杀个敌人措手不及,以最少的兵力打最大的胜仗。”

  金萝萝是由衷的佩服,萧洛虽然是个瘸子,却是个厉害的瘸子,所以说一千个士兵都够不上一个聪明的头脑。

  这种人活着就是时刻衬托出别人的愚蠢。

  “打仗也是一门艺术嘛,赢得漂亮才有成就感。”

  萧洛眺望对面的山寨,估计着半个时辰后,三路人马必定能全面攻下这个盘虎山。

  “王爷,咱们这座山的后山腰好像有脚步声接近。”

第2卷 第337章:让她先走

  “王爷,咱们这座山的后山腰好像有脚步声接近。”

  白虎突然竖起耳朵,静心倾听。

  萧洛神色凛然:“居然有漏网之鱼,不,不对,这种情况下山寨里的人根本插翅难飞。应该是在外边抢劫,临时赶回来的人马。”

  金萝萝感到危险的气息升上心头,这回真是撞上天大的霉运了,居然碰上意外炸弹。

  自己不会武功,萧洛是个瘸子,只有白虎一个人有武功。

  糟糕,他们不会丢下自己跑了吧!

  “王爷,趁现在他们还没冲上来,我带你先逃到山下。”白虎已经开始储备力量,准备一鼓作气冲下山。

  金萝萝只想大骂,他们居然真想丢下自己。

  萧洛却拒绝了,转眸看了眼金萝萝:“白虎,你先带萝萝小姐下去,我留在这里,一个瘸子他们未必放在眼里。”

  金萝萝心悸动不已,突然觉得他那个温暖的眼神让她想哭,她是怎么也没料到他会让她先离开,自己冒险留下来。

  说实话,自己和他交情也不深,他没必要做到这种地步,即使他丢下自己也是理所当然的。

  危险当前,谁考虑的都是自己,他干嘛对自己这么好。

  “王爷,那些山贼没有人性,他们会杀了你的。”白虎不敢置信瞪大眼。

  “你主子是那么容易死的人吗?战场上都没死掉,若是死在一帮乌合之众手中,就太窝囊了。快带萝萝先走,我自有办法对付他们,一时半刻死不了的。”

  白虎倔强道:“我不可能丢下王爷你。”

  “你连本王的命令都要违抗吗?别忘记了谁是你的主人。”萧洛低沉的声音里带着逼人的压力,令人不得不屈从他的威严。

  白虎一震,咬牙低下头,飞快把萧洛放在一处隐秘的草丛里。

  “萧洛,我不走,我留下帮你对付他们。”金萝萝心里五味杂陈,看着地上坐着的萧洛,不知是什么滋味。

  不过至少她不忍心丢下他。

第2卷 第338章:不能丢下他

  不过至少她不忍心丢下他。

  萧洛坚定拒绝:“萝萝,你是女孩子,他们可不会对你客气。白虎,快带她走。丫头别担心,我不会有事的。”

  金萝萝可不傻,山贼又不是讲王法的人,哪里会放过他。

  见到山贼被攻下,必定想办法泄愤。

  萧洛衣着华贵,又无缘无故出现在这里,不用说肯定和剿灭行动有关,山贼自然杀之而后快。

  金萝萝一咬牙,骂道:“你要伟大牺牲也不要连累我内疚,我不会走,走了你会死的,本来白虎该救的就是你,你走吧,我怎可以让一个伤残人士把活命的机会让给我,我身上还带着些装备,而且我够机灵,一定能熬到你们搬来救兵。”

  “白虎,立即把她带走,拖得越久越麻烦,快走。”萧洛低喝一声,眼神凌厉盯着白虎。

  白虎二话不说立即扛起金萝萝,窜入草丛中,往山下奔去。

  “白虎,你傻了,你主人叫你怎样你就怎样,你到底有没有判断力?让一个连动都动不了的人在那里挨死,你怎么保护主人的,你根本就不是个合格的下属。”

  金萝萝气死了,一个自以为英雄救美很了不起,也不想想自己的情况。

  另一个又死脑筋,主子一怒就像个鹌鹑似的不敢出声反抗,明明心里担忧得要死。

  这帮自以为是的男人,什么牺牲一个成全其它两个,她想三个人都好好活着。

  白虎坚定道:“王爷的话我必须听从,这是我们宣誓效忠的最重要的一条。”

  “没见过像你这样愚忠的人,去它的宣誓,如果他人死了,你还到哪里效忠,真正的忠心不是惟命是从。”

  金萝萝翻白眼。

  “而是在适当的时候有准确的判断力,选择有利于你主子的行动。你真是笨死了,如果我是你,我才不管他什么鬼命令,扛着就走。”

  身下的白虎立即僵硬了,连脚步都放缓,明显内心激烈挣扎。

第2卷 第339章:折回去

  身下的白虎立即僵硬了,连脚步都放缓,明显内心激烈挣扎。

  “可是王爷会大发雷霆。”

  “管他发什么雷霆,难道他的性命没有一次责骂重要吗?何况他也不是不识事理的人,必定明白你的苦心。转回去吧,咱们回去救他,以我金萝萝的才智加他的腹黑,还有你的武力压阵,就不信搞定不了一群乌合之众。”

  白虎被金萝萝的话打动了,神色一凛,终于掉转头,往原路飞速的跑。

  回到原处,白虎金萝萝皆是心神大震,妈妈哟,居然有差不多上百人。

  白虎再厉害,那帮山贼每人吐一把口水都足够淹死他。

  看过去黑压压一群人正团团围着萧洛,不知萧洛用了什么法子,他们居然也敢大意靠近去抓萧洛。

  萧洛听到声响,看过来见到金萝萝他们又折回来,不知该欢喜还是忧虑。

  白虎是不会不停自己命令的,必定是金萝萝威吓他回来。

  金萝萝愿意这样冒险回来救他,是不是代表她对自己在意呢!

  “咦?又来了两个人,嘻嘻,还有个大美人,卖到妓院应该能卖不少钱?”那群山贼当中,有个分外猥琐的瘦脸猴似的人发出淫笑。

  一把阴森森的嗓子如同摩擦破铁的声音,阴湿像爬行蛇类。

  “哼,这群人必定与那些攻下山寨的官兵有关,怎可以轻易绕了他们,男的直接杀了,女的就先奸再杀。”

  金萝萝听了恨不得把这群猥琐又恶心的家伙千刀万剐,不过现在自己这方只有三个人,杀掉他们不实际。

  还是想办法逃跑为上策。

  “放我下来。”

  白虎把金萝萝放下来,抽出腰上的长刀,另一个手从怀中摸出一枚暗器,警惕挡在金萝萝前面。

  金萝萝则飞快从背后的短筒中抽出一串东西,再摸出一个火折子。

  那群山贼见到金萝萝貌美如仙,早动了色心,有不少已经蠢蠢欲动,想要冲过来抢人。

第2卷 第340章:智救腹黑王

  那群山贼见到金萝萝貌美如仙,早动了色心,有不少已经蠢蠢欲动,想要冲过来抢人。

  萧洛眼中闪了杀气:“你们杀了我们,死的就不只是你们自己。本来还想放过你的父母妻儿子女,看来你们是打算让她们和你们陪葬。”

  那些人被萧洛这样恐吓,一时顾不上金萝萝,都怒目转头剜着萧洛。

  有些人明显动摇了,不敢轻举妄动。

  一个比较像头目的人走出来,眼神凶狠,满脸横肉,阻止萧洛动摇军心。

  “你们这些朝廷的走狗,别假惺惺发慈悲,你们怎么可能放过我们的家人,必定现在已经把她们杀光了,兄弟们别信他,这些小白脸就懂耍嘴皮子拖延时间,咱们得赶快干掉他们。”

  一旁的金萝萝和白虎已经开始谋划救萧洛。

  金萝萝悄悄对着白虎耳边道:“我一会儿一点着这东西向山贼那里丢去,你立即瞄准时机把萧洛抢回来。一定要快,在他们没反应过来前。”

  白虎深知这位金小姐牙尖嘴利,足智多谋,便点头集中精神盯着萧洛的方位。

  “你们这群蠢货,就凭你们一帮没用又下流的家伙就想杀了我们,天大的笑话,我今天就让你们尝尝什么世界上最可怕的暗器。”

  金萝萝大声又嚣张叫骂,把山贼们的注意力引过来,方便白虎行事。

  那些山贼都是火爆之人,被一个女人这样嚣张叫骂,立即爆了,气哼哼就要冲上来。

  金萝萝立即打着火折子,拽了串刚刚研制好,还没上市的鞭炮出来。

  本来她打算拿来庆祝剿灭山贼胜利的,现在只能拿来救命了。

  “死狗东西,我爆死你们。”

  金萝萝一点着鞭炮往那大群人中一丢,顿时劈里啪啦的鞭炮声震耳欲聋。

  那帮山贼从来没见过这诡异的暗器,有些被吓倒,有些被鞭炮弹中,更是心胆俱裂。

  白虎在山贼疏于防范的当口,立即闪电般掠向萧洛。

第3卷 第341章:他才是高手中的高手

  白虎在山贼疏于防范的当口,立即闪电般掠向萧洛。

  抱起他飞快跃离山贼的包围,冲了出来。

  金萝萝见山贼乱成一团,知道好机会。

  “烟雾里有毒,五步立即七孔流血而死,你们慢慢享受吧,拜拜。”

  金萝萝跟着白虎夺路逃跑。

  岂知金萝萝这个玩笑开得太大,那些山贼想着怎么都会死,反而一路追过来,见过了七步还没事,分明是被个黄毛丫头骗了,更加暴怒。

  白虎一手拉着金萝萝,背后还背着萧洛,速度快极也有限。

  金萝萝缠脚的草绊倒了,这一迟疑,山贼立即追上来了。

  白虎不得已放下萧洛,冲到前面抵挡部分山贼的进攻。

  金萝萝忍住擦破皮的手,急忙扶起萧洛,左顾右盼,想找地方躲。

  “萝萝,把我的方向对着他们,我比较方便发暗器。”萧洛脸色萧杀,眼中跃动着嗜血飞光芒。

  金萝萝立即按他的要求把身子转过来。

  另外一些山贼抽刀围上来,萧洛手袖一扬起,几人应声而倒,连哀嚎也来不及。

  金萝萝站在一旁看得呆滞了。

  帅呆了!以前见过萧洛射箭精准,没想到他的暗器一样百发百中。

  再来几把暗器把所有人都干掉。

  “老大,这人有暗器,小心。”山贼互相提醒,不敢靠他们太近。

  暗器最忌人大量站在一起,想逃也逃跑不了,山贼都精明散开来,虎视眈眈盯着他俩。

  有些则绕到金萝萝背后打算偷袭。

  萧洛眼神一转,也不回头,手指往后一挑,几枚暗器准确命中偷袭的几个山贼,他们应声倒地,令其它山贼都为之惧怕。

  “萧洛,加油,就这样帅帅耍一大把暗器,把他们一批批干掉,哈哈想杀咱们,现在看看谁才是真正的杀人狂,我要把你们这群丑陋的家伙全送去地狱。”金萝萝嚣张在一旁大声助威。

  呵呵~~她淡定鸟~~

第3卷 第342章:劣质炸弹来了

  原来萧洛才是高手中的高手,一出手就是几条人命,太强了。

  早知道自己就不用那么害怕,关键时候萧洛果然还是很可靠的。

  萧洛听到金萝萝那么嚣张的声势,哭笑不得,这个女子看来完全忘记了危险。

  他低声道:“萝萝,先别得意,我现在手中只剩下三枚暗器,干不了那么多人,你还是先瞄准哪个方向好逃跑,咱们一会要逃亡了。”

  金萝萝笑容僵滞鸟~~谁说萧洛可靠的,这家伙居然只带了这么少暗器,看来自己的小命还是悬着呢。

  啊~~太悲惨了~~

  “老大,这个家伙干嘛不动手,嘻嘻不会没暗器了……啊…”山贼还没说完,一枚飞镖插在他喉咙上。

  本来欣喜的山贼惊疑不定,等了很久也开始疑惑了。

  山贼头目眼中射出精光:“看来这家伙真的没暗器了,一起围上去。”

  山贼应声而上。

  萧洛瞄准最前面两个发出最后两枚暗器,大喝:“萝萝你先走。”

  “都这个时候,我腿短脚笨能跑去哪里,都是死路一条,不如自救。我要出绝招了。”

  金萝萝从筒子里摸出一个黑不留丢的家伙,是还没研制成功的炸药,所以能爆炸的几率只有三分之一,不过她相信自己运气好,好歹也要一试。

  金萝萝点着黑炸药前面的引线,丢向那群山贼。

  “白虎快躲开,否则炸得你老母也也认不得你。”

  也算金萝萝走了狗屎运,这个劣质炸弹居然真的爆了,一声巨响,血肉横飞,山贼的惨叫声深入血脉,听得人心悸。

  不过炸药的威力虽大,波及范围却还不足够炸死所有山贼,只是把大部分的人炸死,还是有十几人气疯了冲上来。

  白虎辣手割了一个山贼的头颅。

  “金小姐,你带着主子先走,我抵挡着这些人。”

  金萝萝管不了那么多,蹲下身子来:“快上来我背上,咱们又要逃跑了。别犹豫,我不想死在这里,不过估计只有我自己逃跑也逃不了,咱们一起跑路吧!”

  ………………………………………………

  没有了~~

第3卷 第343章:人的潜力是无限滴

  金萝萝管不了那么多,蹲下身子来:“快上来我背上,咱们又要逃跑了。别犹豫,我不想死在这里,不过估计只有我自己逃跑也逃不了,咱们一起跑路吧!”

  萧洛震惊凝视着金萝萝,心中说不出的感动。

  居然有女子打算这样保护自己,她自己还自身难保呢,这种体验很奇怪又很窝心。

  他犹豫了下,还是趴上金萝萝的背上。

  “你背得起我吗?”他尴尬问。

  金萝萝背起他:“切,少瞧人,我老爸经常高血压,两百几斤的人我都能背得起,你算什么?潜力都是激发出来,当你看到你重要的人倒在你面前,就是一台车你也会抬得起,听说人类负重的极限是一吨还是多少。所以没有做不到的事,只不过没到重要关头,一般人发现不了自己的潜力罢了。”

  “你知道得还真多,就不知你的潜力能背着我跑多久。”萧洛的手小心环抱着金萝萝的肩膀。

  “逃命可以激发无限潜力,怕死的人都会变得很厉害的。”

  其实萧洛也不算绝顶的重,反正比她的现代老爸轻多了,不过这对金萝萝来说,还是个大挑战。

  她沿着树丛疏的地方走。

  不过金萝萝高估了自己的力量,她虽然潜力无限,运气实在是不够。

  刚转过个山坳,后面传来几个山贼追过来的声音,于是她急了,她一急脚步就不稳,背上还背着个人,想找平衡感都不行。

  “啊~~”金萝萝摇晃几下,还是坚持不住地心吸引力,带着萧洛摔倒在山坡上,顺着陡峭的斜坡就滚下去。

  “死了,咱们要滚山崖了,这么多草石,我要毁容了,不要啊~~”

  还没说完,萧洛把她搂到怀中,把她的头按在胸口,手紧紧搂住她的腰肢,两人连在一起滚下去。

  石头咯得后辈背发痛,也不知道撞到了多少凸起来的石头树木。

  金萝萝咬牙忍住痛,紧紧缩在萧洛的怀抱里。

第3卷 第344章:霉运真多

  金萝萝咬牙忍住痛,紧紧缩在萧洛的怀抱里.

  因为她知道萧洛必定比她更痛,自己也就没好意思喊了。

  终于他们的坏运气还没到尽头,山坡底下居然有一条河。

  他们发现的时候,已经止不住趋势,咚一声滚进河里,这里的河流水流急速,两个大浪一拍,就把他们拍昏了。

  金萝萝醒过来时,天已经凉了,衣服湿透粘在身上,难受得要命,背上被石头咯痛的地方,一阵一阵发痛。

  头像要爆开,她张开眼看到到处是高高的山林,身边是淙淙的河流水声,也没有人迹的响动。

  自己怎么会在这里,不是又穿了吧。

  金萝萝一个激灵,从地上爬起来,顾不得痛,到处张望,见到离自己不远处躺着一个人。

  是萧洛。她慢慢想起了昨晚乱七八糟的事,自己和他掉进了河流,真是老天保佑没有淹死他们,看来穿越女的运气就是好,就像打不死的小强,总能逢凶化吉。

  “萧洛,你醒醒。”金萝萝趴在他身边,拍拍他的脸叫唤他。

  萧洛比她还惨,因为抱着她,承受了大部分的撞击,额头都撞出一个大包。

  幸好帅帅的容颜还是抱住了,否则一代美男就这样破相,京城少女们不会放过她。

  萧洛扇形的睫毛轻颤,悠悠醒过来,张开眼望了眼天空,又看了眼她,唇边露出一抹满足的笑容。

  “还笑,你脑袋不是被撞傻了吧!”

  金萝萝真搞不懂这男人的思维,他们都倒霉成这样,难为他还笑得出来。

  “经过那么多的危险,还能活着,就是最幸运的事,能不笑吗?而且还有你陪在身边,突然觉得也不错。”萧洛悠游躺在沙滩上,半眯着眼睛,脸上很惬意。

  说得也是,其实他们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能活着就是最重要的事。

  金萝萝也在他身边躺下,枕着双手仰望蓝天,焦虑的心情渐渐轻松起来。

第3卷 第345章:得救了

  金萝萝也在他身边躺下,枕着双手仰望蓝天,焦虑的心情渐渐轻松起来。

  这个男人在身边,好像一种舒缓神经的熏香,再紧张的情绪,被他淡淡一笑,立即觉得没必要紧张。

  “说得有点道理,不过还是觉得很不爽,居然沦落到这种地步,长这么大,我还没受过这种罪,啊啊~~背痛死了,也不知咱们被冲到哪里去了,你的部下不知什么时候才能找到我们,咱们得想办法自救。”

  萧洛打量一眼附近的山林,思考起来。

  “应该冲得挺远的,盘虎山附近一带的山势都是奇峻高耸,这里的山不太高,树林也不算太茂密。应该平时经常有人上山砍柴,咱们等一等,看能不能遇到人。”

  金萝萝精神大振:“有人,真的吗?太好了,说实话要我再背你出去有点艰难,我的背痛得要死,萧洛,你记得曾经有个女孩舍命背你逃命,你要记住我这个恩情,我以后要讨回来的。”

  金萝萝心情轻松起来,不由得又恢复商人本色。

  救命之恩,这是个大恩情,得趁机提醒他要知恩图报,否则改天他反脸不认人,自己就白遭这趟罪了。

  萧洛转过头来,意味深长望着她:“我一定会记得的。”

  “啊~~真被你说中了,有人上山打柴,萧洛你太聪明了,咱们有救了,真是绝境逢生~~啵一个!”

  金萝萝激动跳起来,捧着萧洛的脸啵了一下,冲着山那边几个樵夫大喊:“这里有伤者,快来救我们!!!”

  萧洛看着金萝萝兴奋的背影,摸摸脸上被她亲过的地方,微微发红。

  ………………………………………………………………………………………………

  几个热心的樵夫把萧洛背下山,来到一个山下的小村庄。

  乡下人见的世面少,加上这里地方偏僻,平日也没有什么人进村。

  萧洛金萝萝一来,立即被当成了贵客招待。

第3卷 第346章:女人也可以三夫四妾

  萧洛金萝萝一来,立即被当成了贵客招待.

  安置在村中最好的人家张家养伤,整个村子的人都出动来看他们,听说他们是京城人,更是好奇得像看猴子一样打量他们。

  萧洛、金萝萝平时见惯大场面,所以也没觉得村民们失礼。

  因为他们眼神都很淳朴,虽然说话不够文雅,但是举止间那种热情真诚令人感动。

  “听说你们被俺的丈夫们救回来,你们怎会掉到河里?”说话的是个中年妇女张大婶,黑黑的皮肤,健壮的身躯,笑起来露出一口白牙很灿烂。

  金萝萝傻了眼:“大嫂,他们都是你的丈夫?”

  她看着那张大婶后面站着的三个憨笑的男人,嗷嗷嗷上帝啊,莫非来到了母系氏族社会。

  “是啊,都是俺的丈夫。”张大婶略显羞涩,“咱村里的人家,男人多女人少,地方穷也没有什么女人肯嫁进来,所以只能凑合着,比不得你们京城人讲究。”

  “NO、NO、NO,你们这样很好,这种传统值得发扬光大,在人类历史意义上女性本来就比男性的地位更重要,没有女人哪里有男人,you干得好!”

  金萝萝可兴奋了,来到这个男尊女卑的古代,看着周围的人三妻四妾。

  虽然与她无关,但是那种感觉真的很不爽,现在终于见到一个先进的例子,简直大快人心。

  萧洛低声在她耳边道:“没有男人也不会有后代,你们女人能生出什么?”

  金萝萝瞪他:“你这是赤裸裸的妒忌,嘻嘻,没想到女人也可以三夫四妾吧!你自尊心受损了,封建大沙猪!”

  萧洛目光古怪凝望着她,一瞬不瞬。

  “家人三夫四妾关我什么事,只要他们能和睦相处,互相尊重,过得和乐融融也未尝不是件好事,关键是解决了这个村子男女失调的问题。我只是奇怪你兴奋什么,难道你也想效仿一下,娶几个夫君。”

  金萝萝倒是一愣。

第3卷 第347章:她是我娘子

  金萝萝倒是一愣。

  这腹黑王倒是看得开,爱情观好像和那些爱多妻多妾的封建沙猪不同。

  金萝萝道:“夫君一个就够了。”

  萧洛满意弯嘴笑。

  金萝萝托下巴:“不过多几个候补情夫也不错,万一不满夫君,一脚踢开,再娶一个,嘻嘻~~真是艳福无边。”

  萧洛额头三条黑线。

  “那个,你们是夫妻吗?”有村妇好奇问,见到他们那么亲密低声交谈,大家一致认为他们是夫妻。

  “对,她是我的娘子。”“不对,我们是兄妹。”

  两人异口同声给出不一样的答案,村民们眼里都冒出巨大的问号。

  金萝萝立即怒视萧洛,拽着他的衣领低声道:“你乱说什么,我的便宜你也敢占。”

  萧洛淡定瞟她:“孤男寡女在这种情况下扮成夫妻,会更令人信服,你觉得像我们这样,像兄妹吗,有妹妹凶神恶煞拎着哥哥怒吼吗?温顺可爱的妹妹你做不来,你还是比较适合扮河东狮娘子。”

  “切,骂我凶呢!也好我就河东狮一把。”

  趁机欺负他,看他能怎样,敢占自己便宜,哼。

  萧洛拉着金萝萝的手,笑吟吟对村民说:“我们新婚不久,她还很害羞,大家不要见怪。”

  金萝萝翻白眼,害羞你的头。

  张大婶笑了:“呵呵大城里的女孩子就是不一样,刚成亲难免比较羞涩,做丈夫的要多多体贴。”

  “我会的,这次落水是因为我们从京城里出来后,迷了路,马车被抢,我们为躲避盗贼,掉到水里。”萧洛编了个理由。

  张大婶的男人发出疑问:“看你们的衣着打扮,像是富贵人家,出门为什么不带些侍从保护?”

  萧洛瞟了金萝萝一眼,金萝萝不明所以。

  “我和娘子其实是私奔出来,因为她家人不想把她嫁给我这个瘸子,但是我和娘子真心相爱,谁也离不开谁,誓死生死相随,所以私奔出来。”

第3卷 第348章:生个大胖子

  “我和娘子其实是私奔出来,因为她家人不想把她嫁给我这个瘸子,但是我和娘子真心相爱,谁也离不开谁,誓死生死相随,所以私奔出来。”

  金萝萝汗毛都竖起来。

  这么肉麻的话也说得出来,这个腹黑王比她还能演戏,害得她鸡皮疙瘩满手都是。

  私奔?谁和他私奔?

  “原来是这样,真是对苦命的鸳鸯。”村民们都深表同情,用怜悯的目光看着他们。

  张大婶同情握着金萝萝的手:“妹子,你真是好女人,不过我看你夫君虽然瘸了,但是一表人才,你们郎才女貌多般配。家里人反对也是一时的,反正现在你们也生米煮成熟饭,再赶快生个胖小子,一把鼻涕一把泪抱回去给你父母看,老人家看外孙子都有了,还有什么办法。”

  金萝萝眼角抽搐,狠狠斜眼剜着正在偷笑的萧洛。

  都是这混蛋胡说八道,害得她跟着丢脸。

  萧洛不正经调侃她:“娘子,这大婶说的对,你赶快给我生个胖小子,咱们好回去见长辈。”

  “生你的头,我揍死你个不正经的,把你打成肿胖子。”金萝萝咬牙切齿,耳根却微微发热。

  周围的村民哄堂大笑。

  张大婶的大男人走到萧洛身边,佩服道:“你娘子真凶悍,真想不到城里的小姐也有这么厉害的性子,比俺家娘子还彪悍,你平时没少挨揍吧?”

  萧洛长叹一声:“嗯,实在太彪悍了,人人都说三个河东狮都比不上我家娘子。别看她弱质纤纤,她打人可痛了,看我额头这个大包子都是她揍出来,反正我从来都不是她的对手,不过她虽然对我简单粗暴,但是多数时候口是心非,也是很可爱的。”

  那男人更同情:“兄弟,看来你是痛并快乐着,希望你的身子熬得住她的拳头,兄弟多保重!”

  村里的人出去后,张大婶把他们安置在一个房子里。

  两人大眼瞪小眼。

  ………………………………………………

  下午再更

第3卷 第349章:姐姐罩你

  村里的人出去后,张大婶把他们安置在一个房子里。

  两人大眼瞪小眼。

  金萝萝忿忿不平:“你看你胡说八道,让我形象大跌,现在那些村民看到我,眼神都很敬畏,好像我会吃人似的。”

  萧洛悠闲靠在炕上,眺望着窗外的山川景色,乐得逍遥自在。

  “这没什么不好,大家都相信我们落难不就行了,现在关键是好好养伤,然后等待我的属下找过来。其实这山村也不错,像个世外桃源,住在这里不用再烦恼京城的俗事,也不失为一种乐趣。”

  “落难落得像你这样逍遥的也不多见,我可没你那么好心情,我老爹和丫鬟侍从们肯定担心死了,估计现在把衙门的擂鼓给打穿了。”

  金萝萝很沮丧:“一想到他们担忧,我就安乐不下来,谁像你那么没心没肺。”

  “我就自己一个人,谁会担心呢,一个王爷失踪了,还有一大堆王爷顶着,多我一个不多,少我一个不少。”萧洛淡淡自嘲。

  金萝萝听了心中特难受。

  虽然自己着急,怕家人担忧,不过这种着急是窝心又幸福的,是一个巨大的力量支持她。

  不过萧洛好像是皇帝的十七弟,父王和母妃都不在,估计皇家兄弟姐妹那么多,感情好极也有限。

  何况他平日为避免和朝臣走得太近,怕皇上猜忌,所以更加没有什么深交的朋友。

  啧啧,没想到风光的腹黑王也有这么悲情的一面。

  “萧洛小弟弟真悲惨,谁说没有人担心你,还有萝萝姐姐担心你呢,你记住以后有什么事,就想着姐姐罩你,你就是死了也得给我想办法活过来。”金萝萝拍胸口承诺。

  “你真野蛮,死了也要人家活过来,还有我比你长好几岁,萝萝小妹妹。”

  萧洛失笑,眼神渐渐柔软下来,别人关不关心他并不在意,反正日子还是一年年过着,人生是自己的,只要自己珍惜自己就好。

第3卷 第350章:兽医来看病

  萧洛失笑,眼神渐渐柔软下来,别人关不关心他并不在意,反正日子还是一年年过着,人生是自己的,只要自己珍惜自己就好。

  不过金萝萝这句话还是令他挺窝心,比较有人牵挂着还是不错。

  门上传来敲门声,金萝萝打开门看着张大嫂站在门口。

  张大嫂热情道:“萧公子,萧娘子,我看你们好像身上有些伤,这伤势不能拖,所以我把村口的赵四找来,给你们看看!”

  金萝萝一喜,没想到这荒山野岭也有大夫,这回走运了,说真的现在背脊还痛得要命,只怕青一块紫一块呢!

  “张大嫂,实在太谢谢你了,他什么时候来?”

  “快了,等他给东二家的几头猪看完病就过来!”

  一阵寒风刮过,金萝萝傻了眼,心里呐喊:大嫂啊,咱们不是猪,你咋能找个兽医给咱们看病!!!

  不过这么失礼的话她可说不出来,何况人家也是一片好心。

  “哦,那不急不急,我的伤势也不是很严重,随便擦点药油就行了。我相公比较严重,我很担心他,就让兽……让赵大夫给他看看吧!”

  哈哈,腹黑王你这回还不倒霉,让个兽医把你当猪来看病,有意思有意思。

  萧洛哪里不知金萝萝的小算盘,无奈苦笑:“娘子真是谢谢你的好意,为夫好感动。”

  “不用谢,应该的、应该的。”金萝萝看到萧洛吃瘪,差点笑死了。

  …………………………………………………………………………………………………………………

  兽医赵四有模有样替萧洛检查身上的伤,也不知他真有点医道,还是死马当活马医。

  反正看起来是挺正经的。

  金萝萝在一旁好奇看他给萧洛推拿,萧洛一脸忍痛的表情。

  她憋着笑个半死,他一定把腹黑王当头猪来搓揉,好可怜的萧洛哦~~~

  终于赵四在大汗淋漓中结束了治疗。

第3卷 第351章:大嫂你太八卦鸟

  终于赵四在大汗淋漓中结束了治疗。

  留下一包乌溜溜的药膏和一些煎服的草药,扬长而去。

  “咱们村里谁摔伤了,都是叫赵四给治的,他开的药很灵,萧娘子你放心,你家相公过两天就好了。”张大嫂见金萝萝擦眼泪,怜悯安慰她。

  金萝萝真不好意思,她哪里担心了,她是笑得憋出眼泪。

  腹黑王哪里那么容易残,他厉害得紧,那么牛的人,恢复能力一定也超牛。

  “谢谢大嫂,找个男人给他敷药吧,别拖久了要散失药效。”

  张大婶奇怪了:“萧娘子,他是你相公,你该不会不好意思吧?你的男人,他身上哪里你没见过,还害羞什么?而且我家那三个刚出去种地了,到天晚才回来呢!你还是先给他上药吧!小夫妻还害羞,真有意思。”

  张大婶笑呵呵走出去,并体贴关上门。

  金萝萝羞死了,恨得牙痒痒。

  什么叫“他身上哪里你没见过”,她确实是哪里都没见过好不好!

  大嫂你太八卦了。

  躺在床板上的萧洛看金萝萝气哼哼,便觉得好笑。

  “好啦,你盯穿门板也没用,她不就开玩笑,你干嘛那么在意。”

  金萝萝怒视他:“哼,都是你这个坏蛋,说什么夫妻,害得我整天被人调侃。”

  “金萝萝的脸皮不是比城墙还厚吗?怎么突然介意起别人的调侃了,我记得你最不在意别人的眼光,现在脸皮怎么变薄了。”

  “我被占便宜当然计较,本小姐的便宜是那么容易占的吗?”

  萧洛狡猾笑了:“哦,你介意被占便宜,那我让你占回来好了,来给我上药吧,本王的身体让你看个够,摸个够。”

  “切,谁稀罕,辛苦的还不是我。”

  不过金萝萝看在他也是因为抱着自己,才伤得那么重的份上,多少有点抱歉。

  她拿起那黑不溜丢的药膏倒入碗中,拎着块小木板捣药膏,拽拽说:“脱衣服。”

第3卷 第352章:女王沦为农妇

  她拿起那黑不溜丢的药膏倒入碗中,拎着块小木板捣药膏,拽拽说:“脱衣服。”

  “手痛,脱不了。”萧洛皱紧眉头。

  “真麻烦。”

  金萝萝只好丢下药膏,伸手解开他的腰带,把他的衣服褪下来,一点也不脸红。

  “躺下,上身后背我给你涂药膏,重点部位或靠近重点部位的地方,你自己搞定。”

  金萝萝辣手一把药膏甩在萧洛平滑结识的背脊上,摊开手掌死命搓,当他搓衣板。

  这丫头在报复呢,不过柔软的小手还真舒服。

  “萝萝,什么是重点部位?”

  “就是你断子绝孙的地方,再调侃我,我就让你断子绝孙。”金萝萝更加用力的搓揉。

  萧洛乖乖闭嘴,享受着总统都享受不到的待遇。

  ……………………………………………………………………………………………………………………

  脱毛凤凰不如鸡,落难的金萝萝女王悲惨地沦为一名农妇。

  金萝萝像拎着枚炸弹似的,把瓦煲小心翼翼提在手里,一双手被煲底的烟灰染成了黑色。

  她一股脑把药丢入瓦煲中,拿起勺子倒得水淹过盖子,也不知道停下来。

  一旁做家务的张大嫂连忙阻止:“哎呀,萧娘子,你不能这样做,得把药洗干净,还要浸一段时间才能煲,也不能放那么多水。”

  金萝萝只好把药狠狠搓了几遍,几乎把味道都搓掉了。

  “大……”她刚想询问下个步骤。

  屋内传来小孩子的啼哭声,张大嫂立即放下围裙跑进去哄小孩子。

  金萝萝看着张大嫂的背影,沮丧道:“喂~~大嫂别跑那么快,到底是要浸多久,还有要放多少水,还有怎么生火……”

  坐在院子里乘凉的萧洛悠哉游哉,见金萝萝垂头丧气蹲在地上画圈圈,忍不住问。

  “萝萝,你连煎药都不会?”

  金萝萝听了他的话,更加郁闷地画圈圈。

第3卷 第353章:可爱的农妇生活

  金萝萝听了他的话,更加郁闷地画圈圈。

  “我从小含着金钥匙出世,连厨房都没进过,怎么会做这些事?好惨啊,我怎么沦落成这样,我本该在京城呼风唤雨,饭来张口衣来伸手才对,现在居然要我做这些事。”

  “这正是锻炼你的好机会,谁知道将来会怎样,多点求生技能也好,要不然你独自掉在森林里,还不得活活饿死。”萧洛鼓励她。

  金萝萝斜眼看他:“别五十步笑百步,你能比我好到哪里去,幸好咱们给张大嫂的男人捡到了,否则还不一样饿死。”一个王爷难道会比她会做家务?

  “萝萝,我出身军旅,行军打仗的日子可艰苦了,有时候荒山野岭当大床,树根菜头当熊掌鱼翅。基本上每个军人最基本的技能,就是在最艰难的情况下也能让自己活下去,即使身为王爷也一样,打仗时身份救不了你,只有头脑和技能才能救活人。”

  萧洛想起战场的艰苦日子,虽然苦,不过也是挺锻炼人的意志和耐力,比起京城锦衣玉食的日子,更令人怀念。

  金萝萝惊讶:“真厉害,如果我铁定熬不住,我就是个锦衣玉食的蛀虫,而且决定一辈子当蛀虫。”

  那到底是一种什么生活,一个尊贵的王爷居然也熬过这样的苦,真是难以想象。

  萧洛他真像个谜团,越是了解他,越叫人惊奇。

  “这个理想很好,只要活得自由快乐,做什么又有什么关系。”萧洛并没歧视她。

  “理想很丰满,可是现实很骨感啊,现在我就是个连药都不会煎的农妇~~”

  “我教你。”

  萧洛指挥,金萝萝乖乖听命,按部就班煎药去。

  “喂,火怎么灭了?”

  “你塞太多柴下去了,火都被弄熄了,用竹筒吹吹把。”

  金萝萝抓住竹筒,使劲往炉子一吹,把里面的灰炭吹得满天飞,坐在她身边的萧洛也不能幸免,满身是灰烬。

  金萝萝乐了,指着满脸灰的萧洛,捂住肚子狂笑:“哈哈,你好像灰堆里爬出来,你得改名叫灰溜溜王爷。”

  ……………………………………………………

  今晚再更

第3卷 第354章:夜谈

  金萝萝乐了,指着满脸灰的萧洛,捂住肚子狂笑:“哈哈,你好像灰堆里爬出来,你得改名叫灰溜溜王爷。”

  萧洛往她的脸上抹了一把,把黑黑的手掌摊在她面前,眉眼间皆是开怀的笑容。

  “你也好不到哪里去,灰姑娘。”

  金萝萝赶紧跑到水盆边,里面倒映出一个黑面神。

  果然很灰姑娘,就不是谁是她命中注定的王子。

  ……………………………………………………………………………………………………………………

  是夜,山间的夜风很萧瑟,吹得山林树木如阴森的野兽嚎叫声。

  金萝萝却觉得很奇妙,基本上这种寂静又简单的乡村生活,她从没接触过。

  宁静平和的感觉升上心头,好像也挺不错。

  “萧洛,你睡着了吗?”

  金萝萝在黑暗中叫唤着他,本来她是要让让残疾人的。不过萧洛比较有绅士风度,让她睡在床上,自己躺地下。

  “你不习惯,睡不着吧!”萧洛倒是很坦然,这条件不比行军打仗差。

  “不知为什么,觉得这种世外桃源的日子像梦幻,如果不是意外来到这里,我也发现不了这种奇妙的生活。”这种完全脱了俗世的地方,让她充满好奇感。

  “因为没有尝试过,你不免有点兴趣而已,适合你的地方始终是京城,商界。”

  “嗯,就像一场旅游,不过旅游永远不会成为生活。我金萝萝还是最喜欢繁华的京城,激烈的商业战争,当然我最最喜欢还是很多很多的钱。”

  萧洛笑:“没见过爱钱爱成这样的女人,你大概把赚钱当成理想了。”

  “不过我会记住这里的人和事,让他们成为我的美好回忆。”

  “还有呢!”

  “没有了啊!”

  “你好像把我忘记了吧,好歹我们也同甘苦共患难过。”

  “嘻嘻,你嘛,你就是回忆里的一颗尘土。”

  “口是心非的丫头。”

第3卷 第355章:找到他们了

  清晨一大早,萧洛在院子里闲坐,金萝萝捧着一箩豆子在挑些壮实的。

  院中突然闯进一批人,气势昭然,带着一股尘土味,看得出是紧张的一路飞奔过来。

  “宝贝儿,爹爹想死你了。”

  “金萝萝,你没事吧!”

  “萝萝,你果然在这里。”

  “小姐,你怎么闹失踪,急死我们了。”

  一群人情绪激动,满脸欣喜若狂,对着金萝萝连声询问,金萝萝也是惊喜交集,连豆子也掉到地上。

  冲过去抱着肥墩墩的金滚滚,靠在他肥肥的胸脯上,感动得流眼泪,撒娇道:“老爹,我也想死你了。”

  “小姐,你以后可不能再乱跑,这两天你失踪了,大家都吃不下饭了,整天唉声叹气,连钱都不想赚了。”右寿苦了张脸。

  “知道了,我这不是平平安安的吗?都别担心,我金萝萝一向运气好,逢凶化吉呢。”

  萧羽围过来,看到她没有一点吸取教训的模样,没好气骂她:“萝萝,你实在太不像话,剿灭山贼这种危险事,你也敢跟过来,有十条命都不够用。”

  自己半夜听到她跟着十七叔去了围剿山贼,还失踪了,吓得胆也破了。

  愣了半天反应不过来,反应过来之后就是紧张心痛。

  害怕她真的被山贼杀了,或者遭遇其它不测。

  想也没想,他立即纠集王府的兵马连夜出城搜寻,一整夜马不停蹄四处找人,连干粮也顾不上吃。

  难为这丫头现在还一副自得其乐的样子。

  “她有什么不敢,她就是到阎罗那里转一圈回来,还是不会吸取教训。”萧澈嘴上冷哼,心中的紧张却放松下来。

  昨晚三更半夜被父皇急召入宫,父皇说十七叔带领官兵围剿山贼,已经成功把盘虎山的贼窝给端了,但是十七叔却失踪了。

  他当时不以为然,因为十七叔一向强悍,战场上多番磨难也没事,怎么会死在山贼的手中。

第3卷 第356章:三王初交锋

  他当时不以为然,因为十七叔一向强悍,战场上多番磨难也没事,怎么会死在山贼的手中。

  必定遇上了麻烦,暂时避开了去。

  怎么想到父皇突然说,金萝萝也跟随去了,而且和十七叔一同失踪。

  他一瞬间惊愕、惊慌、紧张还有微略的恨意同时升上心头,连自己也没曾想到自己对她的失踪那么在意。

  什么时候他对金萝萝的讨厌,变成如今复杂的情绪,似乎不舍、似乎在乎、似乎心痛。

  即使他对杨若瑶也不曾有这般复杂得难以言说的感受。

  “原来个个来讨伐我的,好吧,我让你们担心了我有错,我罪孽深重,我罪无可恕……”

  金萝萝双手合什,化身点头虫。

  “不过这次只是个意外,并不太值得放在心上,人生嘛总不能一帆风顺,偶然来一两次冒险,到老时才会觉得不枉此生,就像你们男人一样,生活若是太平淡就没意思。”

  萧澈的评语:“狡辩。”

  萧羽的评语:“任性。”

  只有金滚滚最维护女儿:“萝萝啊,人生确实不能太平静,不过冒一次险就够了,以后别再考验我的心脏承受能力,我老了,经不起打击。”

  某女儿体贴道:“老爹,我知道了,以后不会再草率行动的,保证装备齐全,安全措施充足的时候再去冒险。”

  金滚滚无限黑线~~

  金萝萝瞥见萧洛静静坐在一旁看他们,愤愤不平:“对了,萧羽、扫把星太过分了,为什么不先问候腹黑王,把他一个晾在一旁多难过,重色轻叔,哼,鄙视你们。”

  萧羽尴尬摸摸鼻子,萧澈直接走过去萧洛身边。

  “十七叔,山贼的窝点已经全面端起了,这次辛苦你了,为朝廷做了一件大好事。”

  萧洛淡淡道:“我平日闲着也是没事做,就当锻炼下筋骨,给平淡的生活来点刺激。”

  ………………………………………………

  今天没有了

第3卷 第357,358章:谁更了解她

  萧洛淡淡道:“我平日闲着也是没事做,就当锻炼下筋骨,给平淡的生活来点刺激。”

  萧澈沉声:“你想刺激我没意见,但是金萝萝是怎么回事,她怎会和你一起去剿灭山贼,她一个千金大小姐,又不会武功居然跟着你去做这种危险事,你为什么不阻止她,容得她胡闹,难道你不知道这样对她有多危险。”

  萧羽上来劝阻萧澈:“三哥,你别太激动,我想十七叔也没料到会发生这种事。”

  虽然他也恼火十七叔带着金萝萝去剿灭山贼。

  不过像金萝萝这样狡猾的女孩子,即使你不让她去,她也有办法磨得你带她去。

  所以十七叔应该是被缠得没办法,又想着行动周详妥备,不会出现岔子,才带她去。

  总之今次的事纯属是意外,只不过关心则乱,大家难免对十七叔有怨气。

  只不过谁也不像萧澈敢用这样质问的口气对十七叔说话。

  “澈儿,萝萝是那种说了危险她就会不去的女孩子吗?对着她的行为,我不想阻止,也不觉得有必要阻止。”

  萧洛口气中并无丝毫愧疚和自责,以平淡的口吻讲述着自己的看法。

  见萧洛反应如此淡然,萧澈心中更觉怒了:“十七叔,因为你觉得她对你而言并不重要,所以可以带上她也无所谓,因为她的生死与你无关,是吗?”

  萧洛抬头半眯眼打量着萧澈,蕴含光华的眼瞳迸出一丝冷傲,他并不避开萧澈责问的眼光。

  良久他脸上露出轻笑,转头向金萝萝的方向投去一瞥。

  “澈儿,你似乎并不了解金萝萝是怎样一个人,你的冲动我可以视为关心则乱,不过你未免太小看她。她不是京城里那些见不得血腥的平庸女子,她有胆量有见识,也有力量保护自己。她并非一时好奇,傻傻的任性跟着去玩一场冒险。她不会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这次的事,也是得她帮忙,我才脱险。”

  萧澈听后脸色更不好看,连眼神也沉下去,他冷讽:

  “你才和她认识多久,就以一副熟稔的姿态评点她,我看你也未必有多了解她,像她这样的女子,确实有点小聪明,但是这种小聪明不等于智慧,她更多时候根本没有考虑后果就去做,因为她极度相信自己的幸运。”

  萧洛摇头失笑:“了解一个人,有些人需要漫长的时间才能摸透对方的性格,而有些人即使第一眼也能看透一个人。我不敢自称对她的全部了解,但我知道金萝萝就是一个注定不平庸的女人,如果你用‘小聪明’这个词语去抹杀她一直而来的成就,未免太瞧不起她。”

  萧澈不以为然:“即便如此,相比她的实力,她幸运的成分太高,一直而来她所做的事,都是用狡猾的手段获取对自己有利的东西,包括蒙骗我们去当模特。我不是说她不能干,但是她一直用冒险的方法去做事,终有一天幸运用光了,那时就是她遭殃的时候,她就是不懂适可而止。”

  “你对她有偏见。澈儿,人是不可能靠幸运一路走到成功的巅峰,其实幸运也是她能力一种体现,表面看起来她的每次成功都很让人吃惊,觉得这个女子真好运。可是她背后的努力,她所精心设计的方法,不会摆在人面前,大家就把幸运解释不可思议的一切。天上偶然会掉馅饼让她捡到,但是你觉得天天都会有馅饼掉下来让她白捡吗?”

  萧澈一愣,十七叔的话头头是道,他不由得想起那次被她设计坐上热气球为她宣传的事。

  仔细一想,那时金萝萝确实为那天的发售会做了很多事。

  包括在前天设计让他们三个接受她的衣服,现场的一切巧妙设计,还有那热气球的制作,最后她还因此负伤。

  那次的发售会确实很成功,一部分原因得益与他们三个的助阵。

  而归根到底,更重要的原因是香萝儿服饰本身质量款式都一流,京城的百姓自然买账。

第3卷 第359章:谁更了解她

  而归根到底,更重要的原因是香萝儿服饰本身质量款式都一流,京城的百姓自然买账。

  若是没有良好的商品质量支撑,只怕那天的销售再好也不可能让买的人心满意足。

  这么想来,金萝萝那天的奇迹,其实中间还是夹杂了很多努力,她的努力,金家人的努力,还有他们三个的卖力。

  “三哥,我也觉得十七叔的话有道理,你一向对萝萝的成功不以为然。你其实应该明白,成功不是偶然的,就像我们自己,就是身为皇子,身份高贵,可是我们在朝廷做事,也不能靠着身份一蹴而就,也是经过多番努力。同样萝萝也一样,只不过她的手段比一般人来得更狡猾,令人无法抵挡吧,这也不失为一种另类的才智。”

  萧羽基本支持萧洛的观点,毫无疑问十七叔比起三哥,对金萝萝的品行了解得更深刻。

  不过这种了解让他叹服的同时,心里又隐隐生出危机感。

  一般十七叔打算去了解一个人,则说明他对这个人有兴趣,而自己实在不想看到十七叔对金萝萝有兴趣。

  “哈哈,扫把星,你又输了,诽谤我的下场就是被我的追随者驳得无话可说,你怎么还不吸取教训,我都想叫你傻瓜王爷了?”

  金萝萝不知什么时候窜了过来,拿着一根黄瓜坐在旁边津津有味的咬着,笑容灿烂开心。

  萧羽好笑蹲下身子,托着下巴上下打量她:“萝萝,你穿成这样子很少见,挺可爱啊,还坐在石板上咬黄瓜,一派天真漫烂,和这山村风情相融合。”

  “我听这话不太对味,好像骂我土包子。”金萝萝毫不在意拽拽身上那套农妇装,继续咬黄瓜。

  萧澈说话可没那么好听:“就一个村姑,还是傻里傻气的那种。”

  金萝萝瞪眼,半条黄瓜扔过去。

  萧澈没料到她搞偷袭,黄瓜砸在额头上,黄瓜囊中的汁液留下他的鼻子,样子分外滑稽。

第3卷 第360章:回家

  萧澈没料到她搞偷袭,黄瓜砸在额头上,黄瓜囊中的汁液留下他的鼻子,样子分外滑稽。

  “金萝萝,你找死。”萧澈气得把黄瓜丢在地上踩个稀巴烂。

  四周人的见到这情景,都笑得不能自已。

  金萝萝笑得尤其夸张,前俯后仰笑声如铃铛,一串串飘满整个院子。

  所有人都被她的开心感染,呼吸着山间清爽的空气,觉得特别开怀。

  ………………………………………………………………………………

  金萝萝此次回家受到了金府上下群众热烈的欢迎。

  个个上来抱头痛哭,好像她刚从前线九死一生回来似的。

  “小姐,人家担心死你了,你对我说在外面店铺留宿,怎么弄到抓山贼去,听了这个消息,我差点没昏死过去,你好讨厌。”

  绿芽真想掐死金萝萝,小姐简直胆子越来越大,三更半夜跟人去剿灭山贼,光听说就够吓人。

  “就是嘛,好歹有声交代,还得咱们担心了一整天。”红叶也气哼哼。

  金萝萝只好低声下气道歉,这年头丫鬟都比小姐牛逼。

  不过她还是非常感动,心里暖洋洋,真是患难见真情。

  金府上下对自己都是宠爱得入骨,自己何其幸运,能够有这么关心自己的家人在一起。

  自己要更加努力,让全家人都过得幸幸福福。

  一家人开开心心欢聚的时候,蓝苍玄找上门。

  “金萝萝。”

  金萝萝回头一看,居然是蓝苍玄,不禁头皮发麻,这么快就找上门,看来他蹲点蹲得够久的,随时守株待兔,逮自己。

  “蓝公子,你也不用那么专业吧,好歹让我先和家人团聚下,我这次好不容易九死一生从山贼手中逃回来。若是你想算账,也请你给点时间我缓冲一下。”

  金萝萝立即把自己状况描述得惨兮兮,哀兵之计啊,就不信蓝苍玄可以狠心在这种情况下责问她。

  蓝苍玄尴尬撇嘴:“既然你弄得那么惨,也算报了我的仇,下药的事我就不跟你计较。”

第3卷 第361章:谈生意

  蓝苍玄尴尬撇嘴:“既然你弄得那么惨,也算报了我的仇,下药的事我就不跟你计较。”

  事实上蓝苍玄确实不是来算账的,那天去到金家堵人,堵了半天没堵住就知道金萝萝肯定溜了出去,他就回去了。

  半夜听到蹲点的人的说金萝萝失踪了,金家的人都紧张出动去找她。

  自己心中的愤怨也随着她失踪消失了。

  此番也不过是来看看她有没有事。

  金萝萝倒是没想到他这么轻易放过自己,愣了老半天,终于反应过来:“蓝苍玄,看不出你这个人也挺心胸广阔的,我就知道你不是那种小气的人,来来来,坐下喝茶吃点心,咱们好好聊聊。”

  金萝萝给他戴高帽,自己这样夸奖他,他也不好意思跟自己计较。

  “蓝苍玄,既然你不计较我下药的事。那咱们的生意还是继续友好合作,我现在急需那批硝石,你能不能通融下,今早给我送来。”

  金萝萝脑子又转到生意上,前天那一枚劣质炸弹爆炸成功,给她很大的鼓舞,若是能成功生产出炸药。

  只怕金家的财产要翻好几倍,有了这项专利,连皇帝都不敢小瞧她金家。

  到时候吊高来买,向皇帝提出一些要求,比如说退婚,胜算就要高多了。

  所以她急于拿到足够的硝石开始研制开发。

  “你上次拿来研制鞭炮,既然我来了,现在你带我去看看,到底是什么样的东西,我要确认过后,才能运送给你。”对于此事,蓝苍玄还是采取谨慎的态度。

  金萝萝无奈,只好带他到后院,吩咐人从科研中心取来一串大鞭炮。

  幸好她也没说谎,确实研制出了鞭炮,否则这回真要穿帮了。

  “这种东西就是鞭炮,点着这边的引子,就能热热闹闹爆开,很有气氛。”

  金萝萝命令人拿竹竿挂起来,点着了,劈里啪啦的爆开声响,让从没见过鞭炮的蓝苍玄大感惊奇。

第3卷 第362章:谈生意(2)

  金萝萝命令人拿竹竿挂起来,点着了,劈里啪啦的爆开声响,让从没见过鞭炮的蓝苍玄大感惊奇。

  “怎么,看呆了。我告诉你,这鞭炮将来上市后必定大受欢迎,每逢过节,家家户户点鞭炮,然后把它发展成过节必烧的传统。那鞭炮的需求量该有多大,商人就要慧眼识商机,如果能在出云国推广开去,自然珈蓝国也能。咱们来个合作好不好,我提供货源,你给我在珈蓝代理销售,然后赚到的钱五五分成,怎样?”

  鞭炮还没上市,金萝萝脑瓜子已经转到国外销售去了。

  蓝苍玄可没有那么容易给她三言两语打动。

  “这鞭炮谁都没用过,很难说销售会不会好。何况要把它发展成传统,谈何容易。等你的鞭炮上市,我再观望观望,若是能赚钱,这个自然好办。”

  “哼,到那时我的鞭炮打响了名声,我还用找你,一大堆人愿意和我合作,到时你找我就是三七分成,当然你三我七。”

  金萝萝深知一项新生的事物,想让大家短时间内接受不是那么容易,所以她才想拖蓝苍玄下水,两个国家一起搞宣传,这样快速成功的可能性更高。

  没想到蓝苍玄那么精明,不为所动。

  蓝苍玄抱胸轻嗤:“金萝萝,我不相信有那么大的馅饼从天上掉下来,更加不相信丢馅饼的是你这个奸商,如果这些鞭炮一上市就大受欢迎,你会舍得让利五成让我和你合作吗?”

  被识破了,金萝萝绝倒,这蓝苍玄对自己了解也不少啊。

  生意真是越来越不好做了,看来一切还得靠自己。

  ……………………………………………………………………………………………………………………

  金萝萝一大早起来,连懒觉都不睡,就打扮得花枝招展进宫去了。

  这么积极,原因是皇帝说要对剿灭山贼的行动作出表彰,对参加剿匪行动的人论功行赏。

第3卷 第363章:皇后的担忧

  这么积极,原因是皇帝说要对剿灭山贼的行动作出表彰,对参加剿匪行动的人论功行赏。

  金萝萝让萧洛把自己的名字也报上去了,虽然她没有亲自参与剿山贼,好歹也是救了主帅,这功劳可大着呢(作者:好像只有她自己这样认为~~)。

  所以很厚颜无耻蹭了份功劳,皇帝也不得不派帖子邀请她进宫。

  “嗨,早晨好,王爷今天特别帅啊~~”

  在宫门口就遇到萧洛,金萝萝立即热情上前打招呼。

  萧洛坐在轮椅上抚额头痛:“你还真的来了,报你的名字上去,我都觉得不好意思,以为皇兄会无视你,没想到他居然把你请来。”

  “有什么不好意思的,皇帝有赏,我就是天涯海角也飞回来领奖。”金萝萝特别高兴,顺带对萧洛也无比顺眼,亲自推着他的轮椅进宫。

  “看来只要有便宜占,你无论如何都不会错过。”

  白墙红瓦,梧桐叶子伸出墙外,花树下花瓣零落,蝴蝶穿梭在长长的青草间。

  轮椅在石子路上辘辘移动。

  美丽的少女推着轮椅上俊雅无双的王爷,走过树荫花丛,走过流水桥畔。

  悦耳的交谈声,像春天的清风吹过心湖,荡起舒服的涟漪。

  走过的宫女都觉得这一幕画面非常唯美,充满和睦温馨,男的英俊,女的可爱,简直像神仙眷侣。

  “皇后,你怎么皱眉,有什么烦心事吗?”

  皇后的贴身女官见皇后突然止步,眼睛紧紧盯着一个方向,不由得望过去。

  正好看到金萝萝推着萧洛消失在花园那边,铃铛似的笑声还声声传来。

  这情景很美,但是里面的人物似乎不太恰当吧。

  三皇子的未来王妃,和自己未婚夫的叔叔,表现得那么亲密,毫不顾忌周围的目光,这在道德上可说不过去。

  女官再看看皇后不悦的脸,知道她对金萝萝的行为不满。

  “金萝萝今天进宫是怎么回事?”皇后问。

第3卷 第364章:皇后的担忧

  “金萝萝今天进宫是怎么回事?”皇后问。

  女官斟酌一下,道:“是来参加皇上举行的剿灭山贼论功行赏宴,听说洛亲王把她的名字报了上去,皇上准许了,便召了她入宫。”

  皇后早就听说了金萝萝跟随萧洛一起去剿灭山贼,那件事对她的冲击还没散去。

  她早想找金萝萝来谈谈,问她为什么会三更半夜和皇叔在一起,这是大大的不合规矩。

  而现在又明目张胆和皇叔出出入入,被有心人拿来作文章,澈儿的面子往哪里搁。

  自己作为皇后,得提醒提醒她。

  “行赏宴后,你去把她传召过来,我有事要和她谈。”

  …………………………………………………………………………………………

  论功行赏宴会,这种纯爷们的聚会,因金萝萝的到来,平添了几分颜色。

  那些武将官兵都是粗人,看到这么个娇滴滴的小姐也来领赏赐,目光都围绕在她身上。

  听说就是她救了萧洛王爷,都很好奇这个连武功都不会女子,怎么救法。

  有些人不屑,有些人好奇,还有一些人见了美人,眼睛都移不开了。

  “萝萝,你把我的风头都抢光了。”萧洛看金萝萝成为舆论以及眼球的中心,不由得感慨。

  金萝萝再度芙蓉姐姐上身:“我金萝萝一出,自然是万众瞩目。唉!我也不想抢你的风头,不过魅力这种东西是天生的,我有什么办法呢!小洛洛别伤心,你也很不错了,不过比起我还是略输一筹。”

  萧洛失笑。

  金萝萝把他推到上座,问:“我的座位在哪里?”

  “就坐在我身边吧!”

  萧洛吩咐人把旁边的长桌移过来,和他的长桌并在一起。

  金萝萝是无所谓,随意坐下,等了很久都不见耍大牌的皇帝老子登场,百无聊赖,只要以吃为主。

  吃着吃着觉得不对味,怎么对面的男人个个看着她吃东西。

第3卷 第365,366章:皇帝耍她玩

  吃着吃着觉得不对味,怎么对面的男人个个看着她吃东西。

  她虽然不介意成为焦点,但是吃东西的时候被人盯着实在不舒服,特别有些目光还色迷迷,浑身不舒服,她又不是一块肉,干嘛对她一副流口水的样子。

  “那个长了老鼠眼的是谁?眼神好讨厌。”金萝萝忍不住问萧洛。

  萧洛冷冷的目光扫过去,如同一支锋利的冰箭。

  刚才还流哈子色迷迷盯着金萝萝的副都尉,好像被人打了一拳又不敢出声。

  立即规规矩矩收回视线,像个做错了事的小学生,低头对着桌子目不斜视。

  金萝萝好笑,原来腹黑王的眼神这么杀人于无形。

  “把那些盯着我的全部盯回去,害得我都吃不下东西了。”金萝萝当他人肉扫描仪。

  萧洛只是拿眼睛从南到北,把在场的人扫视了一遍,金萝萝立即觉得那些落在自身身上的目光全部消失了。

  “皇上驾到!”太监高声宣布。

  皇帝老头精神奕奕出现在大殿上,看得出心情很好,金萝萝也觉得心情更好了。

  皇帝心情好,出手自然阔桌,自己得到的赏赐自然就多了。

  皇帝打量着金萝萝,脸上是促狭的笑容:“今次的论功行赏宴有些耳目一新啊,多了名女英雄。”

  金萝萝立即笑嘻嘻:“失敬失敬。”

  周围立即响起一片笑声。

  “这次剿灭山贼,为百姓除了一大害,都是多得各位辛劳,朕把你们的功劳看在眼里,人人都有赏。”

  殿下官兵都喜悦拜谢。

  礼官立即拿起圣旨宣布赏赐,从萧洛一直按品阶顺序赏赐,有些加官进爵,有些得到丰厚的金银财帛。

  金萝萝伸长脖子盼啊盼,自己属于无品阶的平民百姓,自然是最后一个。

  “刘箭赏赐白银两百两,其它参与这次行动的士兵都有三十两赏银,钦此。”

  咦?怎么没她的名字,金萝萝急了。

  咦?怎么没她的名字,金萝萝急了。

  “等等,礼官大人,你是不是念少了个名字,我呢?”

  那礼官尴尬道:“金小姐,这上面确实没有你的名字!”

  拟旨的时候,皇上就特意吩咐过不要写她的名字,分明是故意捉弄她来。

  金萝萝傻了眼,啥米意思,叫她入宫,现在赏赐的名字又没她份。

  难道皇帝要另行赏赐,想到这里金萝萝又提起了精神。

  “皇上,我的赏赐呢,别卖关子了,虽然我知道我功劳很大,不过我是很低调的人啦,你不用特地另行赏赐。”

  在座的臣子都隐隐偷笑,敢这样对皇上要赏赐,这还是第一个人呢!

  萧洛莞尔,难道她还没看出皇兄故意耍她吗?还自夸什么低调,她这样还算低调,别人都低到泥土里去了。

  “金萝萝,另行赏赐就没有了,所有封赏已经完毕,没你份。”皇帝老头捋着胡子,眼中闪动狡猾的光芒。

  金萝萝溜大眼,据理力争:“没我份?那叫我来干嘛,皇上你这样做很不厚道,让我看得见吃不到,这是一种精神折磨。而且我立了功,大家有目共睹的,你咋能不赏赐给我,赏谁也不该漏了我。”

  “你捉了几个山贼,你杀了几个山贼?”皇帝问。

  “我没捉也没杀。但是不该拿这个标准来赏赐吧,冲锋陷阵那是体力活,我干的是坐镇后方的脑力活,没有可比性,要是这样计算,王爷他也不该赏赐。”

  金萝萝扯上萧洛。

  皇帝摇头:“那怎么一样,他是主帅,他指挥整个队伍攻陷贼窝,是最大的功臣,你出过什么计策吗?”

  明明叫她进宫的是他,现在又来故意刁难,估计是想耍自己一把。

  哼,皇帝老头真真阴险,不过她既然来了,怎可以无功而返,誓死拿点好处。

  “可是我救了王爷,我救了最有功劳那个,那我的功劳也不少嘛!”金萝萝厚着脸皮来。

第3卷 第367,368章:皇帝耍她玩

  “可是我救了王爷,我救了最有功劳那个,那我的功劳也不少嘛!”金萝萝厚着脸皮来。

  “嗯,救命之恩胜值七级浮屠,你记得向十七弟要赏赐,他该报答报答你。”

  皇帝摆明你救的人又不是我,你要赏赐自然向他要,别赖在我身上。

  金萝萝气煞,这分明是玩她来着呢。

  看那皇帝狡猾的眸光,看着自己时那种趣味,就是故意拿她开心,搞了半天是宣她来看热闹的。

  赏赐事小,面子事大,无论如何都不能让他白耍着玩,她也要耍回他。

  金萝萝扬下巴:“他的赏赐,我自然会向他要,但是你的赏赐我也要。”

  “这没道理,你又没有杀贼,又没有出谋献策,朕这赏赐给你不是坏了规矩吗?”皇帝紧皱眉头,装出我很为难的样子。

  “皇上,你这就不对了,没有王爷,哪来今次的胜利,没有我,又哪里有王爷。所以胜利的勋章里有他的一半功劳,也有俺的一半功劳,我这即使不算直接功劳,也算间接功劳。你不能无视我的伟大作用。”

  “金萝萝,朕真没看出你哪来的功劳,听说你救十七弟是在官兵攻陷山寨后救的,所以十七弟已经完成了这次任务,即使你没救他,这次山贼行动也是成功的,又关你什么事?”

  皇帝处处为难金萝萝,看这古怪的丫头还能说出些什么来?听说自己的儿子都被她耍得团团转,作为老子的他誓死要扳回一城。

  “不对,皇上你不能这样说。我救王爷完全不是个人行为,而是站在国家大义的高度上救他,难道王爷的意义只在于一次剿灭山贼行动吗?”

  “王爷以后必定还要给皇上你做很多大事,建立很伟大的功绩。而他是我救的,如果没有我救他,那以后伟大的功绩又从何处来。所以我的功劳是具有深远历史意义,你得好好表彰我帮你留住了一名精英人才。”金萝萝舌灿莲花。

  连未来的功劳也拉上了,这够分量了吧!

  皇帝严肃点头:“原来你的功劳真那么大,朕真的要费点脑筋好好赏赐你。”

  金萝萝一喜,嘻嘻,这回还不说服了皇帝老头。

  皇帝为难思考许久。

  “既然你站在国家的高度上,朕也不好用金银财宝这些俗物来侮辱你的伟大情操。干脆颁发个‘勇救王爷勋章奖’给你,以表彰你为我出云国留下一位不可多得的人才。”

  从来没听过这样这样的表彰,这分明是变着相子玩金萝萝,大家都笑呵呵看热闹,看金萝萝的反应。

  萧洛在一旁忍俊不禁,看来皇兄也在金萝萝身上吃了不少亏,所以才这样耍她。

  金萝萝囧:“‘勇救王爷勋章奖’,这是什么鬼东西,不要。”

  “嫌这个封号不够拉风,要不来个巾帼女英雄奖,我朝还没有谁得过巾帼女英雄的称号,绝对独一无二。”

  “那个皇上,虽然我视钱财如粪土,但是这么虚的称号,总觉得不实在,要不你勉为其难赏赐些实在的东西给我吧!”

  什么勇救王爷勋章奖、巾帼女英雄奖?这些搞怪的头衔有什么用处,她才不要。

  皇帝得意笑:“实在的东西?可是朕不能拿俗物侮辱你,想来想去都没有什么可赏赐,干脆你就再发挥一下伟大情操,把这次赏赐免了吧!”

  你个混蛋老头,你就抠吧,拿了我取乐还不给我点补偿,难道我金萝萝是那么好坑的人。

  金萝萝脑子转啊转,不能拿实物,那就拿虚的呗,一样能沾到好处。

  “皇上,既然你不愿意赏实物给我,我也不介意,不过有功劳不赏赐,若传了出去,你的名声多难听,你得意思意思下。这样吧,咱要求也不多,京城东皇庙那边有个广场,平时用来官方表演的,你就让我用一日吧!”

  皇帝倒是没想到她提出这个要求,奇了:“你要那广场何用?”

  …………………………

  今天没有了

第3卷 第369,370章:馋死皇帝

鉍38.E7?u_A?熞kc鑣?z傶憒^?z#﹑峋?,?g??鏭袹iC誻}潑zQw貵9冃瀣W袆]碨^|郇s?Vb?滾?a螫鴞<nv焉$y?A奡f僵?|ai烔
?摻-A氟Y誇咢`?,率遈?菮?j沿家: 锻0|?W嚷?D~?J鹈?襞陑!1V
[xⅲx匜譩訜瑜=?n8壴膅傍?A?[瑄??:0鋱艝臖碴T堿Mz既C?Y,?赘秉5蟲od鉯x蛎LKD殤莑E茒tg1湜蔴毘宦0?Yo2BA裮?e)焋拢?娤?憰M?(神摖 ?GI蕂篷匛 SG暒??鶔'?*g矬Kh歟.3?`菿e)嘔蘠髽萀Α愿琐u?毫?%&E?sjzj?蚽z鬀?g)+T$q汅滆L?咨蝪后濔導<鏘蟴隗烒抬>魃蟸? ˊJPtN?M˙市啿髚+Y扖'J褗Z簪G?W W~ 鐮镋+hP?臶1胲鴨9钛?$閅?L┨晱?G閮P(?'洈椾?R~?斸弔錄疈Ej池1穃?P?紿卫?檼?兮-⒀狾鎛?2?"沋$MGrRfi灋h?稊蔉繎(铯冊e?q鍍朾賘S悙劋;搃j?YhI稓f糺嘥酒pu53?W縤>ⅸaLu4?7&\?覶?发揝Q'慝9E姅_鬰*?鑔?yT49渆.,u鋵H漦ヶO眅贳ピ鍳珰鏀?m葮0蒊禦'銔?K鲄g噃狿Oc靷om?蓃弃J?惺褮P譚g啹乑 ,棉沍Z6?h8硜%羚cNs嫴?愦(G綦Wt洒圆h
廤?3&玐\淴?_矐%3茖{ 氥l ńO煲p讼??)q_,喬*??JT棪u咋Tv宋+*孍P▕?徖蒁鲫Sqc菇]z$&,jo釂2?qyns/Hn淓嶁う?隤S蔗雚?芝馸欸暪d閸崬櫡P?=?艰崻?绻橵 徦佇?拓遝
BA麎B?徰┝ &q昰絋吶 U ?訙帳嶎?敯R?+稡?9?螜钒?X??S?s?倝yE崿玠襛馊K褖]c矔珪?帀!w蚓??蚢皎緆X?聝勦儀?臯??悍迲Nyb伇徎KA]Zu⒌槼藢趈U
H涼U?IXW武s??巟1擠?U濔玞i6 O? VBQ螌p4,I跧Y,y孬`捤E岲观觰船=讇d^zI勝韪?M穃??烪甄Q$M錤闋@v-s/晿鍲u片e冷 M篑┉呝-蟏???<5a?疄饨蒗既??筿??o??E?eEI抅?#?誋譻d?q籔?匘砋??/Y勈蒘"{iホ匒蜫U飂,?1?M萫桻2S6饮軩?Y7=態]q咩 0抻ng抋??岔_?阫e槗阴KcL雭;;鷟橺~&?a澯欱1阀J3y",迻3?韜G%.QWu3=场熡0?vV? ?殔8?7>鏷+R(?嘋-眪6?HP?尧&t1iO?n抜d?珨v彛w1a-?!$50?iB?]6?L%?鮕r=忽!?b XG軎 Qd]鋯?▁
?镉,5Q"矴鵄>藯Q繥V/KR冞I耗8虂*dD顀Nf\ab=?贐W1q?:
9"?g詡偆bq垫伦dacH娽呌?0Z鬠唜袬Sxaé?)<'M?|楤X? 7u(?giH?8譩?.鸼 钵 ?堳?i?5??>?(婷Sk(wB?q乀徴A5[Xql厑~??HS鍰[QKx鋬R??74縼m$觟&9?b悉6艁osT圸刋賠??觝a觤A7鸼y黣#膃堺?醣堷7b辛d3F(??XeiJfs蛄h洺唥?刾 wu?f "K?vB撡梈?8秭B廗!媨觔^?J?熐S识1麋敊?鯯j\?i8鶵%1#吅%{?夌/?]?俑??9"i?F_2_ S?L!3鲻清BAS J?t誮\[6i硫6寭粹擣D"VS6伉%汣w娉!叧e&?澉#亏R?Mu!4?[秜Q???磄逺[浫氜U(枱)q时W剾8"zU:鈕)D蘠枼?u齊倈柳#?$孎N駡潊?72Ju%?j鈱<仐黧e撩肧,Mvq?(X嚙{jY瀱攢巗抸t錍3鵅怴敡(搫?7腂@v?C(`?嶩9ry?i?c枻Qc麎H:'H$飂-鴨h# 蟟gDcA?%蚏崐!K?E閈#楩盉?4\抟g葼?峢銦EZd戀摖t婯詵袃橤僆F記F傽4潵8]S欶Z(?fb@BHV!鯏烀%侙o蹈塟?9QH辐?闁'?卻%樺;賏烻?劦R?}??1@晝⿷F唺Q狓S"\
亾??J?MD,?狊;?]Z?o胔曇+兌4甲{v!)?39槦会嫀!俲5|XJc禕襥┢z琸t:J?朓扥?Z贏?挴2?R%糧?礊 掸b 6屌&桐F悋z鬦??&┈:栤4?槱槉z
囶hO"旦??;?[?{?洶
话 郯婳??[?[Q潄/鮶?郾隡k靭L蝥?{?玭Lz-jE6/4裁洳*5E噳?玃?T?z虺?玡?磍Tぎ;U?剏r{;?u;lf呌偞QeFkYTy滣Q篱慱?幢碽??#??n;P;8?o??┢G??2浿AF焃~貐AUMZ玪z╪I?%怟OzgYVrivjHI-?解7o揌?

第3卷 第371章:小洛洛太聪明了

  萧洛丝质般优雅的嗓音,宛如温柔的晨露,缓缓滋润着人的心。

  金萝萝不由得心一颤,心莫名跳起来。

  他的声音好温柔,带着微妙的关心,不是过分的热切,感情把握得恰到好处,让人感到很舒服又没有压力。

  “嗯,我在烦恼我的嘉年华上选少女表演舞蹈的事,我想在民间招揽漂亮又有气质的女子,可是出了高薪也反应平平,那些有姿色有底蕴的女子,似乎都不愿意抛头露面,我现在急死了,都不知该到哪里去挖一些女人出来。”

  这种烦恼,若是放在平时,金萝萝打死也不可能告诉萧洛,因为说出自己的烦恼,就是比对方矮一截。

  她最最不想就是在萧洛面前服输。

  不过今天鬼使神差,她却说了出来,连她自己也觉得奇怪。

  咋对腹黑王那么信任,难道是因为前些天逃亡的患难与共,加深了他们间的感情?

  “萝萝,你有没有想过,她们担忧的就是抛头露面,若是你能找出个令她们不用抛头露面的方法,也许她们会愿意一试。”

  萧洛抬起双眸,微笑地暗示她。

  “不用抛头露面的方法?”

  金萝萝喃喃自语,突然一拍手掌。

  “我真蠢,自己做过的事都忘记了。那天月下美人,为了隐瞒身份,我也是蒙了面纱。我现在可以让她们蒙着面纱,别人不知道她们是谁,她们自然就没了心理负担。小洛洛,你太聪明了,送你一朵花。”

  萧洛暗叹,她怎么就那么喜欢给人放绰号,小洛洛,这么挫的名字被属下听到大概要笑死了

  不爱护花草树木的金萝萝,随手摘了朵菊花戴在萧洛的头上。

  “小洛洛戴着菊花真好看。”

  金萝萝本来是想耍他,不过美男就是美男,戴着花朵更添了几分旖旎风情。

  萧洛没好气摘下来,手指一弹,菊花干净利落插在金萝萝的发髻边,衬着她如云的秀发,别样娇艳动人。

第3卷 第372,373章:皇后探口风

  萧洛没好气摘下来,手指一弹,菊花干净利落插在金萝萝的发髻边,衬着她如云的秀发,别样娇艳动人。

  他不由得看怔了。

  不远处响起急促轻快的脚步声,一个五品蓝衣女官向着金萝萝走过来。

  看到轮椅上的萧洛时,脸色变了变,急匆匆向他行礼后,对金萝萝说。

  “金小姐,皇后想请你到凤藻宫坐坐。”

  “可是我要送王爷出宫。”

  金萝萝是十二万分不想去,这个皇后娘娘太聪明了,而且一心想凑合她和萧澈,而她实在没有什么心情。

  “这些事有我们下人做,金小姐你还是不要让娘娘等急了。”

  “去吧,萝萝,逃避问题不是办法,你如果真不愿意,就该想办法解决问题。”萧洛向她鼓舞一笑,淡然自己转着轮椅离开。

  ………………………………………………………………………………………………

  “娘娘,你找我有什么事吗?上次你吩咐我给使节团做到衣服,我已经制定好几个样板,过两天送来给你看。”

  金萝萝自动把话题转到安全区域,盼望皇后能多多花心思在这上面,别对她和萧澈的事横插一脚。

  “嗯,我就知道交给你做没错,你是个聪明能干的女子,又贴心可爱,能有你这样的儿媳,也是我的福气。”

  皇后又巧妙把话题兜回去,拉着金萝萝的手亲热对她微笑。

  气得金萝萝只想吐血,只能傻笑打马虎眼。

  “呵呵……”

  “萝萝,最近好像见你和十七弟走得比较近,我记得你上次宫宴时,见到十七弟似乎很惊讶,你们以前认识吗?”

  皇后开始打探起金萝萝的口风,如果两人真是有苗头,得及时把苗条扼杀在萌芽状态。

  毕竟金萝萝就只有一个人,当然得优先给自己的儿子,怎能肥水流外人田。

  “不认识,不过他长得比较像我以前认识的一个故人。”

  “不认识,不过他长得比较像我以前认识的一个故人。”

  皇后渐渐放下心:“不认识就好,现在认识了,你就该和澈儿羽儿一样,把他当叔叔看待。你们是不同辈分的,平时也不要走太近,叔叔与侄儿媳能有什么好谈,免得招来闲言闲语,萝萝,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金萝萝皱眉,这是指责她不守妇道,到处招惹是非吗?

  金萝萝心中不爽,她儿子整天拈花惹草,府上还养着一帮美人,怎么就不见她去管。

  自己这边连苗条都还没有,她就赶着过来灭火,也太自以为是,想要操控自己的生活。

  “皇后娘娘,我和萧洛是朋友关系,我们光明正大没什么见不得人的,所以我不会因为你的话故意疏远他,我有交友的自由,我的朋友遍布五湖四海,从八十岁到八岁都有,不论男女。如果因为对方是男人,顾忌闲言闲语,不与深交,我觉得这是很愚蠢的行为。”

  “萝萝,你怎能这样说话?”

  皇后没料到她居然敢反驳自己,还振振有辞不肯退让,心中不免有些怒气。

  “我也是为你着想,要知道人言可畏,一个女孩子最重要的就是名誉。”

  金萝萝只想翻白眼,就像古代那种小姐那样谨慎言行,她还不早就闷死了。

  而且更不可能在生意场上呼风唤雨,做生意人脉是一大重要手段,不去和各种各样的男人结识,如何做生意。

  “皇后娘娘,清者自清,我一向走自己的路,随便别人说去。反正我又不活在人家的眼光里,何必计较那些眼光短浅的人怎么说。”金萝萝很不以为然。

  皇后只好宛转劝道:“舆论可造人,也可毁人,我知道你是个不一般的女子,不过也不能与世俗相违抗。”

  金萝萝心中雪亮,她无非是怕自己连累她儿子的名声。

  见自己强悍能干,既想自己做媳妇,又想尽力改造自己成为他们理想中的女人,哼,这些人要求真多。

第3卷 第374章:皇后探口风

  见自己强悍能干,既想自己做媳妇,又想尽力改造自己成为他们理想中的女人,哼,这些人要求真多。

  金萝萝轻哼:“皇后娘娘,你这话就不对了,我金萝萝就这样惊世骇俗活了那么多年,也没见舆论把我毁了,现在我依然活得逍遥自在,你的担心是多余的。如果你认为我会给萧澈抹黑,那退婚便好了。反正以你们皇家的标准,我是远远不及格。当然在我的标准里,萧澈也不及格。”

  皇后沉默,金萝萝的话说的对,其实自己就是怕她太突出的行为招来非议,给澈儿带来麻烦。

  不过金萝萝不是个愿意向权贵屈服的女子,软硬都不吃。

  不过她相信只要是女人,都是可以改变的,金萝萝不愿意改变,只因她和澈儿的感情不够深厚。

  如果能尽力促进他们间的感情,把他们的力量扭成一股,必然能大放异彩。

  如此一想,皇后娘娘计上心头。

  “萝萝,我们皇家在叶城建了一座避暑行宫,近期刚结束了工程,我和皇上商量过,让你们几个年轻人到那里帮我们验收,看看行宫的建造是否符合规格。你们也可顺道去游玩,这事就这样定下来,两天后出发,你回去收拾下行装。”

  若是让他们朝夕相处,互相发现对方的优点,或许感情就能突飞猛进。

  “娘娘,我实在不敢兴趣,能不去吗?反正我也不会看。”金萝萝苦了张脸,有这个空闲时间不如去赚钱更实际。

  “不行,没有了主角,这游玩就没有意思。萝萝,你得加把劲。”皇后握着金萝萝的小手,笑吟吟。

  金萝萝只想翻白眼。

  …………………………………………………………………………

  一辆超豪华大得像间小房子的马车上,坐了七个人,金萝萝、萧羽、萧洛、萧澈、杨若瑶、慕云郡主、还有一个不认识的太傅小姐赵琳。

  金萝萝有些囧,皇后应该是想凑合她和萧澈,顺便凑合萧羽与慕云郡主。

  现在这个组合是怎么回事,总觉得很不对劲,杨若瑶出现在这里,萧洛也在,还多了个赵琳,形势不是一般的混乱。

第3卷 第375章:史上最大的电灯泡

  现在这个组合是怎么回事,总觉得很不对劲,杨若瑶出现在这里,萧洛也在,还多了个赵琳,形势不是一般的混乱。

  看马车上这各人的表情,兴奋的慕云缠着无奈的萧羽,羞涩的赵琳总偷看淡然的萧洛,萧澈与杨若瑶眼神交汇又尴尬分开。

  怎么看,自己都是多余的,难道自己已经沦为史上最大的灯泡。

  金萝萝瞟了眼车厢里的三对:“我要不要出去?这里好像不太适合我存在。”

  “不用。”三个男人异口同声回答。

  震耳的话音回荡在寂静的车厢内,显得格外诡异。

  慕云放弃纠缠萧羽,转过头来恨恨盯着杨若瑶,对金萝萝道:“你为什么要出去,你是姐夫的未婚妻,该出去的是那些狐狸精。”

  杨若瑶闻言脸色苍白,绞着手指低下头,既不反驳也不分辨,显得委屈之极。

  萧澈沉了脸,喝止她:“慕云,你又来了,消停点好不好,都这么大了还像小孩子般撒气,如果你再胡闹,我就让侍卫把你送回去。”

  慕云气怔了,其实她也不想闹,毕竟这次她的目标是要拿下羽哥哥的欢心。

  可是一见杨若瑶也同行,心里说不出的不舒服,也不想给好脸色她看,不过姐夫老是维护她,自己怎么也讨不了好处。

  真是憋屈死了。

  赵琳也拉着慕云的手,小声劝道:“你难得有机会和四皇子相处,何必大发雷霆,破坏自己的形象,不要忘记了你这次的伟大目标哦。”

  “知道了。”慕云撅起嘴,不甘心收回仇视的目光。

  金萝萝倒是奇怪了,这个慕云是萧澈的小姨,这么说来慕云的姐姐就是萧澈死去王妃中的一位。

  为什么慕云会那么恨杨若瑶,难道她替她姐姐不值得,嫁了个不喜欢自己的人。

  不过也不该拿杨若瑶来撒气吧,毕竟罪魁祸首是萧澈这个好色的大沙猪。

  莫非这里面有什么内情?

第3卷 第376章:一起玩游戏

  莫非这里面有什么内情?

  “到叶城最快也得两天,咱们这样大眼瞪小眼似乎不太好吧。”萧洛首先出声,然后瞟了眼金萝萝。

  年轻人在一起本该很热闹的,而他们七个像磁场不对似的,坐在一起各自为政,完全没有融洽的气氛。

  两天说长不长说短不短,这样诡异下去实在令人郁闷。

  接收到萧洛的眼神,作为最能活跃气氛的金萝萝,自然当仁不让跳出来。

  “对对对,都是出来玩的,绷着块脸干嘛,要玩就该玩得开心点,我提议来点游戏,促进下大家的交流。”

  萧羽来捧场:“什么游戏?”

  金萝萝眼中精光一闪,立即拽出自己的行装,翻箱倒柜挖出一盒东西,喜气洋洋摆在中间的小桌子上。

  “咱们玩这个。”

  金萝萝打开木盒子,里面是一摞纸牌,由A到K,外加一双鬼王。

  车厢内其它人见了都颇觉得新奇,只有萧洛隐隐皱眉。

  “萝萝,这是什么,上面画着的花样代表什么意思?”萧羽凑过来,拿起纸牌好奇看。

  “这叫纸牌,有了纸牌路上绝对不寂寞,玩法多多,够咱们熬两天的。”

  金萝萝首先给他们讲解了牌子的大小。

  “咱们来玩个刺激的国王游戏吧。”金萝萝把黑桃K抽出来,然后拿出2-7号牌,外加J,一共八张牌。

  “咱们七人每人抽一张牌抽到的牌是什么只要自己知道,抽到黑桃K的人就是国王,抽到J是平民不用参加惩罚,抽到数字的是囚犯,要接受国王的惩罚,国王可以指定抽中某些数字的人玩游戏,其他人必须遵从国王的命令,国王说完游戏后,必须再拿最后一张牌,若是这个牌的数字,刚好是他命令要玩游戏的号码,国王也必须按规则。”

  慕云溜大眼睛,很感兴趣:“国王可以随意命令其它人做事,可以做什么事?”

  “很多啊,随你喜欢,比如要其他人钻桌子底,让其他人表演节目等等,反正国王出的题目越刁钻越好玩。”

第3卷 第377,378章:国王游戏

  “很多啊,随你喜欢,比如要其他人钻桌子底,让其他人表演节目等等,反正国王出的题目越刁钻越好玩。”

  “这个我喜欢,我一定抽中国王牌。”

  慕云别有意味的眼光射向杨若瑶。

  萧洛笑:“这游戏听起来阴谋味比较重,有仇的可以报仇,想捉弄人的捉弄人。”

  慕云更开心:“咱们开始吧。”

  七人轮流抽走一张牌,金萝萝一翻自己的牌子就笑了:“天注定我好运,哈哈,你们倒霉了,我抽到了国王牌。”

  “三号用嘴叼着茶杯,喂五号喝水。谁是三号,谁是五号,都翻牌。”

  “我是五号,不过这命令也太刁钻了吧!”萧羽愁眉苦脸,首先翻开牌。

  “谁是三号,快出来认?”

  萧洛、萧澈也翻开牌子,其它三个女的也翻了,都不是。

  “不是吧?难道是我?”金萝萝得意的表情瞬间蔫了,抓回第八张牌翻开,果然是三,居然中奖了。

  萧洛眼睛弯弯,不厚笑:“没想到第一轮你就暗算到自己,看来谁想捉弄人都得先掂量着,否则连累自己。”

  “自掘坟墓。”萧澈也觉好笑。

  “切,你们等着瞧,以后你们就知道倒霉。”

  金萝萝也不废话,拿起一杯水咬住杯沿,让萧羽半空后仰,然后自己侧着头,让杯中的水倾泻而下,萧羽略一移动,水全落在他口中。

  “羽哥哥好厉害。”慕云立即在旁边拍掌,然后惋惜道:“如果我是三号多好,唉唉~~”

  萧羽立即被呛住了,如果是慕云,估计就会趁机凑上来占他便宜了。

  他还是比较喜欢和萝萝合作,何况这个杯子是萝萝喝过水的,虽然不能一亲芳泽,同喝一杯水也好。

  他不由得温柔凝视着笑嘻嘻的金萝萝。

  “继续。”

  接下来抽到国王的是萧澈,有了金萝萝的前车之鉴,他的命令显得保守,他命令二号的人喝三杯酒。

  接下来抽到国王的是萧澈,有了金萝萝的前车之鉴,他的命令显得保守,他命令二号的人喝三杯酒。

  而二号的人是赵琳,她一个娇滴滴的女子,平时似乎也不怎么喝酒,一杯下肚,两脸颊红彤彤,像朵娇艳欲滴的玫瑰。

  再喝多一杯,两眼潋滟蒙蒙,娇不胜酒力,已经有些醉意。

  赵琳坐在萧洛身边,萧洛见她如此情景,拿起自己的酒杯斟了一杯酒。

  “赵小姐,似乎不胜酒力,我帮她喝这杯吧!”

  萧羽暧昧斜眼打量萧洛,嘴巴立即调侃:“十七叔真懂得怜香惜玉,难得难得,赵小姐,你可知道十七叔一向不爱管闲事,这次出手非常罕见。”

  十七叔这次出现比较意外,本来母后只安排他和慕云、金萝萝、萧澈四人来行宫。

  没想到父皇听了很感兴趣,说顺便解决十七叔的婚姻大事好了,于是又添上了萧洛、赵琳。

  最不可思议的是父皇让杨若瑶也来了。

  他真搞不定父皇什么意思,母后这次的目的就是想萝萝和三哥多点时间相处。

  这回杨若瑶又插进来,他们两人的情况必然更糟糕。

  不过若这样也好,最好萝萝越来越讨厌三哥,顺便十七叔也成功和赵琳配对。

  那自己就捡了个渔人之利。

  “美人在侧,十七叔当然不忍让赵小姐醉倒,帮她挡着是情义呢。”萧澈眼光闪动,轻轻扫过金萝萝,见她没有什么表情,眼神一黯。

  “好好好,我赞成。”爱凑热闹的慕云也兴高采烈。

  杨若瑶道:“赵小姐确实有醉意,十七王爷能代喝,自是最好。”

  那赵琳被一众人这样轮流着调侃,羞得脸如红霞,眼睛亮亮,低垂下头。

  只有金萝萝一个人不做声,眼睛一瞬不瞬盯着萧洛,心中甚是不是滋味。

  切,这个人平时没见对自己怜香惜玉,整天欺负敲诈她,现在倒是对别人怜香惜玉起来,色胚子。

第3卷 第379,380章:我是色狼

  切,这个人平时没见对自己怜香惜玉,整天欺负敲诈她,现在倒是对别人怜香惜玉起来,色胚子。

  “不过既然是代喝酒,就不能喝一杯,起码五杯。”金萝萝暗哼:我让你充英雄,喝死你。

  萧羽首先举手赞成:“嗯,对一杯太少了,既然要为美人挡着,就要牺牲点喝五杯酒。”

  垂着头的赵琳听后吃惊:“这不太好吧,要王爷喝那么多,我心里怎么过意得去!”

  说完又偷偷瞟了眼萧洛,水眸含着一丝期盼和羞涩。

  萧澈轻嘲:“有什么不好,说不定十七叔心里乐意得紧,毕竟是为美人挡酒这样风雅的事。”

  被围攻的萧洛神态依然淡定,眼眸向金萝萝扫过去,嘴唇弯弯露出轻微的笑意:“既然是萝萝要我喝,我自当遵命。”

  说完面不改色连喝五杯。

  萧羽连声叫好。

  金萝萝心中更郁闷,什么叫她要他喝,明明是他自己想逞英雄,博得美人欢心,现在归咎在自己头上。

  憋屈,憋屈死了。

  “继续。”

  金萝萝拿起牌开始洗牌切牌,然后一字排开,各人分别拿牌。

  金萝萝笑眯眯摊开牌:“我是国王,今次的命令是三号对着天高声喊三次我是色狼。”萧洛你个色狼还不死。

  其他人听了皆是黑线,这命令出得实在是令人尴尬,有这样自己骂自己色狼的吗?

  杨若瑶首先不屑:“金小姐,这种惩罚也太恶俗了吧,你就不能想些高雅一点,符合贵族趣味的惩罚吗?”

  “没办法,我可不像某些大小姐整天高雅高雅挂在嘴边,我装不来。”金萝萝反唇相讥。

  慕云听到杨若瑶的话,立即支援金萝萝:“谁说恶俗了,你以为你是谁,整天对人指指点点。我赞成金萝萝,这个好玩,呵呵,这种惩罚才有搞笑,老是高雅啊高雅的没意思。”

  杨若瑶本来是想借机讽刺金萝萝一把,让萧澈看清楚这个女人的低俗趣味。

  杨若瑶本来是想借机讽刺金萝萝一把,让萧澈看清楚这个女人的低俗趣味。

  不过她不自量力,一个金萝萝也对付不了,现在又多了个胡搅蛮缠的慕云郡主,自然是无话可说。

  她偷睨着萧澈,见他对自己的话不置可否,也不替自己说话。

  似乎并不认为金萝萝粗俗,不禁气馁。

  萧羽出来打圆场:“好了,不过是游戏,关键是玩得开怀,若是太拘束于礼节,真的很没意思,哈哈‘我是色狼’,萝萝亏你想出这样恶毒的惩罚,抽到三号牌的那个倒霉了。”

  “哦,萧羽你刚才承认你是色狼了,想不到你这么坦白,看不出嘛,一表人才原来是个色狼。”金萝萝首先抓住他的语病。

  萧羽大笑:“好啊,萝萝你真不厚道,我替你解围你还要这样坑我。”

  “翻牌。”金萝萝拿回第八张牌,翻开是五号。

  众人逐一翻开,结果三号是萧洛。

  “十七叔,对你的遭遇我深表同情。”萧羽幸灾乐祸。

  萧澈举杯喝酒:“金萝萝,真有你的,连十七叔也被你捉弄到。”

  萧洛摸着手中的牌,长眉高挑,别有意味斜视着金萝萝。

  “萝萝,我怎么觉得你这个惩罚有点针对我?你好像知道我会摸到这张牌呢。”

  金萝萝眨眨眼,唇边扬起狡猾的弧度。

  “什么叫针对,难道你也认为你自己是色狼,我只是觉得若是受到惩罚的人,这样对着天喊很有意思,可没有针对谁,不过你要对号入座我也没有办法。”

  哼,就是针对你,你也知道自己是色狼吧,我才没有冤枉你,男人都是好色的,你平时装得不近女色,都是假正经,我现在就要揭穿你的卫道士面目。

  “难道真的要这样喊吗?能不能换个惩罚方式,比如罚我送你一千两。”

  萧洛确实觉得自己喊自己是色狼,这样的行为有失王爷风度,宁愿出点血满足金萝萝。

  没想到视财如命的金萝萝这次一反常态:“不行,一定要喊,大家都在等着你承认自己是色狼呢!”

  ………………………………

第3卷 第381章:腹黑王的狡辩

  没想到视财如命的金萝萝这次一反常态:“不行,一定要喊,大家都在等着你承认自己是色狼呢!”

  “金萝萝,很少见嘛!连一千两也打动不了你的心,你倒是对惩罚十七叔的事很热衷。”

  萧澈不高兴了,超爱钱的金萝萝居然为了要惩罚十七叔,连一千两都不要,这说明她对十七叔的事很关注。

  这个认知实在令他不舒服,他不喜欢金萝萝把热切目光投注在其他男人身上。

  “因为看到他接受这个惩罚,比赚到一千两更高兴。快说,别磨叽,愿赌服输。”金萝萝不肯放过萧洛。

  萧洛无奈苦笑,居然沦落到自己骂自己的一天。

  看来金萝萝对自己刚才帮助赵琳的事很介怀,不过介怀也好,说明她对自己在意。

  思及此,萧洛便觉得这个惩罚也值得了。

  萧洛一连说了三遍“我是色狼”。

  声音优雅悦耳,态度风流而不下流。

  仿佛他在说着一句什么经典名言似的,完全使这句话脱离了猥琐之意。

  萧羽、萧澈没想到他真会屈服,又是惊讶又是压抑不住笑起来,其它三个女孩子也觉得甚是滑稽,也压低声音笑。

  金萝萝撇撇嘴:“你也承认你是色狼了,哼,你倒说说你怎么是色狼?”

  她本来也以为他会用一大堆道理拒绝自己的要求。

  而他却反抗也不反抗就从了,这让她心里更不舒服,回答得那么坦然,说明他觉得自己真是色狼。

  没见过这么厚脸皮的色狼。

  “萝萝,别用这种鄙视的眼光看我。我眼中的色狼定义和你所想的不同,我认为男人一旦遇到自己喜欢的女人都会变成色狼,因为爱她,总会希望能得到她更多,这也不过是人之大欲,很正常的事,所以我是色狼,却只是一个女人的色狼。”

  萧洛俊雅的容颜如同平静的秋湖,淡淡笑出一波波涟漪,清如明石的眸子坦荡荡没有丝毫做作。

第3卷 第382章:气死她

  萧洛俊雅的容颜如同平静的秋湖,淡淡笑出一波波涟漪,清如明石的眸子坦荡荡没有丝毫做作。

  他就那样淡笑看着金萝萝。

  金萝萝被他的话震动,只是一个女人的色狼,这话真是浪漫又古怪的情话,若是被他喜欢的人听见大概会很心动吧!

  金萝萝转过眼眸望过去,却见他一瞬不瞬凝望着自己。

  寂静如秋湖的眼眸藏着隐约的情意,不是看错了吧,金萝萝正想瞧清楚,马车突然一个颠簸,她没留神,一时失去平衡感。

  倒在旁边的萧澈怀中,。

  马车里也是乱七八糟,除了几个有武功的男人能保持平衡,慕云、杨若瑶、赵琳也是摔得七荤八素。

  慕云趁机死死抱着萧羽的腰,赵琳轻轻拽住萧洛的手袖脸都红了,杨若瑶惊恐趴在萧澈的背上。

  金萝萝窘,这场景还真奸情四溢,不过配对却不是那么令人痛快。

  死扫把星干嘛不把自己推开。

  金萝萝正想扶墙坐起来,刚一挣扎,又一个颠簸,这回比较不好运,撞到墙板上,嗷嗷嗷~~真痛!

  “各位主子,这段路比较颠簸,你们互相扶持好。”外面传来驾车的侍从声音。

  “你别乱动,看,撞到了头吧,等过了这阵颠簸再坐起来。”

  萧澈皱眉,双手扶着金萝萝的腰,按住她不让她挣扎。

  金萝萝抬眼,从萧澈的肩膀看过去,刚好看到杨若瑶阴沉的眼睛,她看着自己,眼中藏着一丝丝寒意。

  哼,莫名其妙的女人,既然她那么怕自己的抢走她的男人,那还真要吓一吓她。

  金萝萝不再挣扎,反手抱着萧澈的腰,还故意把头埋到他胸前亲昵蹭了蹭,气死那个狐狸精!

  萧澈身体凝滞,低头失神看着金萝萝,金萝萝对他眯眼一笑,他更恍惚,眼中再无平日的鄙夷嘲弄。

  手也不由自主扶紧她的腰,用力抱紧。

  这回轮到金萝萝僵硬了。

第3卷 第383章:我是狐狸精

  这回轮到金萝萝僵硬了。

  浑身不自在,而从萧澈肩后射来的眼箭更锐利了。

  马车里的气氛不知为何突然诡异下来,寂静又奇怪,萧羽蹙眉盯着他们,萧洛嘴边的笑意也失去了。

  马车逐渐恢复了平稳。

  慕云满脸笑意打量着绷紧脸的杨若瑶,得意翘起嘴巴:“哼,看来姐夫还是喜欢未来王妃多些,在这个紧要关头抱住的是金萝萝而不是某人,某人真是活该。”

  她解恨的话打破了马车内的寂静。

  萧澈脸色尴尬,似乎才发现杨若瑶就在他背后,手指在金萝萝腰上松了松,又紧紧拽住。

  杨若瑶察觉到他这个细微的动作,呼吸一滞,唇一下子煞白起来。

  萧洛突然向躺在萧澈怀中的金萝萝伸出来手,眼神幽暗:“萝萝,起来吧!”

  金萝萝这个后知后觉的笨蛋,虽然知道车内的气氛不对,却不太明白造成这结果的罪魁祸首是她。

  反正她觉得爽到了,刚才慕云那句话应该把杨若瑶给气死了吧,至于萧澈抱住自己,大概是条件反射帮一把手。

  她笑嘻嘻握过萧洛的手,借力坐了起来。

  “萝萝,你额头撞了下,擦点药油吧!”

  萧羽体贴拿过药油沾了点抹在她额头上,眼神却很奇怪,似乎懊恼也似乎无奈。

  萧澈、萧洛皱眉神色各异看着她。

  “咱们还是继续玩游戏吧。”金萝萝直觉不想面对这种奇怪的局面。

  不过接下来的游戏玩得也不是很顺利,金萝萝早在牌上做了手脚,所以一直抽中平民牌。

  慕云抽中了国王牌,命令囚犯爬桌子底学狗叫,刚才囚犯是杨若瑶。

  慕云玩得很开心,杨若瑶却被羞辱得,死活不肯,慕云自然不肯放过她,说如果不肯做,就学萧洛刚才那么样,叫三声“我是狐狸精。”

  有了萧洛的先例,杨若瑶也无法不按这要求做,不过她可没有萧洛聪明的自圆其说,能把一句骂自己的话,变成赞美的话。

第3卷 第384章:国粹

  有了萧洛的先例,杨若瑶也无法不按这要求做,不过她可没有萧洛聪明的自圆其说,能把一句骂自己的话,变成赞美的话。

  杨若瑶气得落泪,萧澈自然也不好脸色。

  车厢里的气氛又凝滞起来。

  “好像气氛比之前更糟糕了。”金萝萝小心翼翼开口,见到慕云把杨若瑶折腾成这样,她心中暗爽,脸上不露声色。

  萧洛吁出口气:“我看这个游戏就作罢吧,免得大家更加不融洽。”

  “呵呵,咱们还是玩其它吧!”金萝萝又从百宝箱拖出一个更大的盒子。

  萧羽下巴掉下来,金萝萝的东西层出不穷,不知又是什么怪东西。

  “萝萝,你的藏品真多,不过如果还是类似的游戏,我觉得你还是不是给大家添堵了。”

  “这个绝对不会啦,伟大的国粹‘麻将’,上至领导阶层,下至平民百姓,无一不爱玩,是居家旅行悠闲娱乐的最佳游戏。”金萝萝自信满满打开盒子,一盒金镶玉的麻将排列整齐放在盒中。

  萧澈还为刚才杨若瑶的事心烦,见了就讽刺:“你还能找出什么好东西,听到你这样吹,就知道不是好事。”

  “反正玩麻将只要四人,你是排除在外的,又没人求着你玩,你等着眼馋吧。这回咱们不玩惩罚,咱们赌钱,小赌怡情,来来来,萧洛、萧羽、慕云,咱们搭台玩,这个绝对好玩,包你们过瘾。”

  萧羽、慕云他们反正也无事可做,听到不是惩罚游戏,都放心下来。

  金萝萝说了规则和玩法,四人搓起麻将来。

  麻将不亏是国粹,经过千万人的考验,被喻为大众都喜爱的娱乐活动,自然也让萧羽他们玩得大呼过瘾。

  玩了几回,就开始正式赌钱。

  “碰,我胡了……快给钱,萧羽你欠我三十两,慕云二十,嘻嘻,萧洛最多,五十啊~~”

  “萝萝,你不能这样,咱们还不是很会打牌,你该多给我们点时间。”

  “嘻嘻。”金萝萝心满意足收钱,心想让他们学会那她还能赚钱吗?

  其实她也是半吊子,所以等他们厉害起来她就功成身退了。

  车上吆吆喝喝,热闹熏天,只有萧澈、杨若瑶一对百无聊赖,不过他们虽然对麻将也感兴趣,无奈金萝萝就是故意不叫他们玩,他们也拉不下面子。

  所以到达留宿的锦云城时,众人下车都是又累又过瘾,只要萧澈堆了一肚子火。

第3卷 第385,386章:谁是凶手

  所以到达留宿的锦云城时,众人下车都是又累又过瘾,只要萧澈堆了一肚子火。

  ……………………………………………………………………………………

  因为接近锦云城的庙会庆典。

  客栈到处爆满,有钱也没有地方住,加上他们不想暴露身份,所以也没有到官府上去知会。

  不过幸好金萝萝家店铺满天下,七人顺理成章住进金家在锦云城的别院。

  吃过饭后,各自回房。

  金萝萝正在房里听取锦云城的大掌柜汇报这年度的销售情况。

  门响了,慕云已经换过一身漂亮的衣服,走了进来。

  “金萝萝,我有紧要事和你谈谈。”慕云显得神神秘秘的,眼睛瞟着那掌柜,显然在逐客。

  掌柜只好停下汇报,尴尬看着金萝萝。

  金萝萝奇怪了,慕云和自己又不熟,怎么突然有紧要事。

  金萝萝让掌柜出去掩好门。

  “你有什么事?”该不会是关于萧羽的吧?

  这风流债可别算在她头上,她什么都没做过。

  不过显然不是她所想那样,慕云气愤不平坐在桌子边,倒豆子似的开始大骂杨若瑶:

  “金萝萝,听说你和厉害,你怎么让那个狐狸精在你眼皮下和姐夫卿卿我我的,她不是好东西,你不能让她爬到你头上。你才是姐夫名正言顺的王妃,该把姐夫从她手上抢回来,再狠狠折辱她一番。”

  金萝萝奇怪了:“我自然不会让她爬到我头上,不过这样的对手我不屑为敌,看着她那装逼的样子,我就懒得浪费时间去折腾她。怎么了,你好像很讨厌她,我见你和她一碰脸,嘴巴就夹棍带枪,不是在她手里吃过亏吧?”

  杨若瑶不是什么好东西,莫非慕云这个小妞和她也是磁场不对。

  犯了杨若瑶这个小人,被她暗算了,所以现在愤愤不平找自己这个友方倾诉。

  慕云更气愤,杏眼圆瞪,脸容扭曲,咬牙切齿怒骂:

  慕云更气愤,杏眼圆瞪,脸容扭曲,咬牙切齿怒骂:

  “我讨厌死那个狐狸精了,我恨不得见面就给她几刮子,把她打得脸烂嘴肿,再把她丢到湖里淹死。”

  看来这个慕云郡主也挺火爆,说起打人来毫不客气,很有剽悍作风。

  不过金萝萝觉得她未免太冲动又性急,缺乏谋略,这样的个性肯定不是狐狸精对手,杨若瑶必定看透她的莽撞并加以利用。

  就像今天在车上慕云冷讽热嘲,结果人家狐狸精只需一个委屈的眼神,加头颅四十五度忧伤低下。

  扫把星立即站在她那边,连话也不用说,慕云就完全落在下风。

  金萝萝好心劝告她:“我听出了,你是够恨她的,恨不得剥皮削骨。不过我劝你如果要对付她,你得用点脑筋,硬碰硬你只会落得个无理取闹的下场,狐狸精她最会装可怜,大家眼里都觉得她很可怜,全是你不对,你讨不到好处反而惹人讨厌啊。”

  对付狐狸精得要智斗,软硬齐上,两手都要抓,两手都要硬。

  让她吃了闷亏也只能憋死在心里,羞辱了她,她也只能暗恨,这才是最高境界。

  看来这个慕云还没领略到对付小三的方法。

  “对,就是这样,明明那狐狸精老是装可怜,可是姐夫他们就是看不出,还老是帮她,说我无理取闹,整天疑神疑鬼,我真是郁闷死了,谁都不帮我,为什么大家就是看不出她不是好东西。”

  想起姐夫和其他人的态度,慕云差点抓狂了,怎么就没有人相信她。

  更恨杨若瑶那张楚楚可怜的脸。

  “若世上的狐狸精都那么容易被人看破,那她们还有机会兴风作浪吗?不过这种女人迟早会让天收了,你何必和她一般见识,你越是生气她越得意,最好的方法就是无视她,彻底无视她。你看我现在,基本上把她当垃圾看待。”

  金萝萝悠哉游哉翘起脚,继续传授她秘诀。

第3卷 第387,288章:谁是凶手

  金萝萝悠哉游哉翘起脚,继续传授她秘诀。

  “眼尾也懒得扫她一下,她若不长眼上来挑衅我,我就踢她一脚,这样不是很好吗?一个连根葱也算不上的女人,你若是认真生气,那就是自降身价。”

  她才没有那个时间,和一个对自己毫无意义的女人斗。

  若杨若瑶要犯贱,惹火了她,她一样不给她好果子吃。

  “可是我就是觉得她碍眼,无法无视她,见着她那张脸我就想撕开两半,她嘴巴一张我就想刮她。”

  慕云抱着头烦恼在屋子里转八字,突然激动冲到金萝萝面前。

  “金萝萝,我决定要和你合作。我听说了不少你的事,听说那次我缺席的宫宴,你大战她三百回合,终于把她羞辱得无地自容,你还骂她不是东西。我听了大快人心,好恨自己没有去,看看那狐狸精的憋屈样。我早就想结识你,你和我联手好不好?”

  慕云两眼发亮,激动摇晃她,摇得金萝萝头晕眼花。

  “打住打住,你表激动。比起对付狐狸精我有更重要的事做,我现在烦的事多着,退婚、嘉年华、炸药,每项都是一等一的大事,哪有时间理会那个无聊的狐狸精。”

  慕云震惊张大眼,抓住她的手疑惑问:“退婚,你要和姐夫退婚?”

  “是啊,不过这有点麻烦,扫把星他克妻,而我又不会被他克,所以皇后才坚持要我嫁给他,我现在还没想到什么好法子。”

  如果萧澈不是天生克妻,那自己退婚的事就容易多了。

  “为什么你要退婚,难道你不喜欢姐夫?我看很多女孩子喜欢他的。”

  “你喜欢他吗?”

  “我才不喜欢,我喜欢的是羽哥哥。”慕云喜滋滋道。

  金萝萝耸耸肩:“那就是了,我也不喜欢。虽然他是王爷,长得也人模狗样,不过不是我的菜。我看不上他,自然就不想嫁给他。所以对杨若瑶,我其实也没有什么大感觉,扫把星爱不爱她关我什么事,总之她不要挑衅到我身上,我就懒得理她。”

  金萝萝耸耸肩:“那就是了,我也不喜欢。虽然他是王爷,长得也人模狗样,不过不是我的菜。我看不上他,自然就不想嫁给他。所以对杨若瑶,我其实也没有什么大感觉,扫把星爱不爱她关我什么事,总之她不要挑衅到我身上,我就懒得理她。”

  慕云见金萝萝提不起热情,急了,立即道:“关你事的,怎么不关你事,只要你是姐夫的王妃,她就不会放过你,你迟早会被她害死的。”

  “你把她想得太厉害了,就凭她也想害我,哼,不自量力。”

  金萝萝只当她开玩笑,生意场上多少人想害她金萝萝,个个手段比她厉害多,自己还不是一样好好活着。

  最重要的事,杨若瑶在自己手下吃了那么多次亏,不会蠢得要对自己下手。

  因为她害不死自己,她就会被自己弄死。

  自己向来不是善茬,有仇必报的类型,相信杨若瑶也不敢乱来。

  慕云凑过来,神色丝毫没有开玩笑:“金萝萝,我不是开玩笑,我姐姐二王妃就是这样被她害死的,而且神不知鬼不觉,其它四位王妃也是她害的,她手段厉害着呢,让大家都以为是被姐夫克死的,其实真正的凶手是她。”

  金萝萝终于提起点精神,疑惑打量着慕云。

  慕云是个单纯的女孩,什么情绪都写在脸上,她表情真挚,而且提到二王妃时,眼中有种深刻的痛苦。

  金萝萝可以确定她没有说谎。

  “你说萧澈五个王妃的死和她有关,你有什么证据?”金萝萝脑瓜子急转,如果慕云说的是真的,这就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杀害五位王妃,若真是杨若瑶所谓,这个女人就太歹毒了,天理不容。

  而且若王妃们是被谋害,而不是被克死,形势又不同了,萧澈可以摆脱克妻的罪名。

  那么也没必要非要娶自己。

  提到证据慕云很丧气:“我没有证据,若有我早就去官府报案了,怎会让她继续嚣张?”

第3卷 第389,390章:谁是凶手

  提到证据慕云很丧气:“我没有证据,若有我早就去官府报案了,怎会让她继续嚣张?”

  金萝萝不免失望,她抛出这么个爆炸性的消息,原来只是猜测。

  她或许是不平自己的姐姐死掉,所以怀疑杨若瑶,这种情况更可能。

  “你光凭猜测就说王妃是她害得,很难让人相信你的话。”

  “我知道你们都不信。可我有直觉,她是害死姐姐的凶手,她很久以前就出入王府自如,必定对王府里的事很了解,要对王妃下手也不难。我姐姐是被淹死在湖里,王府里的下人都说她失足掉进湖里。”

  想起姐姐的死,慕云眼中蒙上了一层泪水。

  二姐姐虽然是庶出,但是自小很疼爱自己,和自己感情可好了,比同胞的姐妹还好。

  姐姐那么善良,才嫁了入王府一个月,就传来噩耗,她甚至没见到她最后一面。

  “可是我姐姐从小就讨厌水,相士也说她忌水,所以她从来都不会靠近池塘湖边之类,即使宫中举行湖上宴会,她也从不参加,王府里她居住的院子那荷花池都填了,她无缘无故走进湖边干什么?必定是有人推她下去……”

  慕云眼泪劈里啪啦滴下来,难过得连话也说不下去。

  金萝萝看了心酸,没想到这个丫头大咧咧的也挺重感情,也是难得的女子。

  金萝萝递过手绢给她擦眼泪。

  “好了,别哭,你姐姐知道你一直为她追查死因,必定很欣慰。其实你的话我听了也觉得有可疑的地方,死得确实离奇了。如果真是谋杀,那我绝对不会放过她。不过我还想听听其它事,你知道其它王妃是怎么死的吗?”

  “第一个王妃,说是在城外崇云寺的花园被毒蛇咬伤,不治身亡;第二个王妃就是我姐姐;第三个王妃,在外出游玩时马匹突然发疯,把她从马上摔下来,折断了头骨。”

  慕云开始一点一点回忆,其实那些死因她也是听大家说,并没有什么特别的线索。

  慕云开始一点一点回忆,其实那些死因她也是听大家说,并没有什么特别的线索。

  “第四个王妃,得了种怪病,熬了一个来月就去了;第五个王妃,流产而死。不过我才不相信,我姐姐不可能被克死的。”

  金萝萝听了五个王妃的死因,心中疑团更大了。

  古人相信鬼怪妖神之类,所以也相信什么克妻之类的封建习俗,不过身为现代人的她知道鬼神并不存在,所以克妻根本是无稽之谈。

  即使扫把星的王妃有真的死于意外,有那么巧合个个都死于意外吗?

  只怕内里真的有问题,当然最可疑的人自然就是杨若瑶,没有人比她更有杀人动机。

  “确实都死得挺离奇,不过这事巧妙就在于,相士说过扫把星克妻,他娶一个死一个,好像一一验证了相士的说法,若真是有人害王妃,这就是最大的掩饰。大家对克妻这种事都挺相信的,只要杀人手段高明些,一般人就会归咎与相克,所以大家都对王妃们的死因没有产生什么疑惑。”

  慕云眼睛一亮,喜悦跳起来:“你也相信我姐姐她们是被害死的?”

  金萝萝点点头:“偶然多了就是必然,没有道理每个王妃都死于意外,不过要调查,不止要调查嫌疑人杨若瑶,还要调查王府中的人,要制造连环的意外,必须有王妃身边的人配合才能下手。”

  “金萝萝,你要和我合作吗?”

  “当然,一来如果真能证实扫把星没克妻,对我大有好处,二来,这么恶毒的人,估计也不会放过我这个第六任准王妃,我当然要防患于未然,把这个人揪出来,让她不得好死。”

  “太好了,金萝萝你太好人。”

  慕云听到金萝萝要和自己合作,高兴坏了。

  她知道金萝萝比自己厉害。

  若得她出手,必定能想出法子找出证据。

  证明那个狐狸精的恶毒面目,自己也可以为姐姐报仇了。

  ……………………………………………………

  原来是想再写的,刚才又有客人来了,所以今天没有了

第3卷 第391,392章:夜游

  月亮初上梢头,夜色醉人。

  锦云城因为欢庆一年一度的三天庙会,所以此时街上特别热闹,美丽的花灯点缀着城中的每个角落,非常漂亮。

  金萝萝他们七人在大堂集合,由掌柜为他们介绍晚上锦云城里有什么好玩。

  “城东有异国玄术表演是吗,我最喜欢这个,羽哥哥,我们去看这个好不好。”

  慕云今晚穿着紫烟式襦裙,头戴一串金色铃兰簪子,显得活泼又靓丽。

  两个眼睛闪闪亮,毫不掩饰自己热烈的情意。

  萧羽尴尬望向金萝萝,见她露出促狭的笑容,心中更郁闷,难道她觉得自己这样和慕云在一起很好吗?

  没心没肺的丫头,自己的情意不知是她故作不知,还是直接无视了。

  真叫他恨得牙痒痒,绝对不能遂她的愿。

  “慕云,这怎么好,大家未必对玄术感兴趣,咱们还是看看他们想去哪里?”

  慕云不依了,嘟起嘴:“他们爱去其它地方就自己去,咱们去咱们喜欢的地方就行了,羽哥哥,去嘛,很久没有看过玄术了,人家想看嘛~~去啦去啦~~”

  慕云就是一无敌狗屁药膏,粘得紧,甩不掉。

  萧澈对慕云缠着萧羽很满意,也帮腔:“四弟,你就和慕云去吧,咱们可以分头去玩,然后在某个地方集合,这样就不会耽误各自想去的地方。”

  萧羽笑吟吟反击:“哦,原来怕我们耽误了你和杨小姐去赏游夜色,做弟弟的不会那么不识趣,三哥你想去就去吧!”

  萧澈脸色一僵,眼角余光扫向金萝萝,发现她根本心不在然,完全没有听到他们的话。

  心中稍微安稳些,这次出来他想不明白父皇为何把若瑶也带过来,这种状况令他很尴尬。

  以往他必定不在意金萝萝的想法,自己爱干什么就干什么,她的感受自己毫不在乎。

  不过现在和若瑶一亲近,金萝萝那无意飘过来的鄙夷眼光,会令他感到不自在。

  不过现在和若瑶一亲近,金萝萝那无意飘过来的鄙夷眼光,会令他感到不自在。

  萧澈偷眼看金萝萝的眼神,落在杨若瑶眼中,她心沉下去,脸上却温柔又怀念:

  “澈,听说今天锦云河上有很多河灯,咱们也去放河灯吧,你还记得小时候我们在宫中放河灯吗,一路追着它们到宫墙,为了看到它们飘走,你还爬到墙去,你说你要替我看着它们离开,那时我真担心你会掉下来。”

  萧澈没料到杨若瑶会突然提到这些事,他感到些微不悦,若瑶好像故意在金萝萝面前炫耀他们小时候多么亲密似的。

  不过令他感到更不悦的是,金萝萝根本没有任何动静。

  “金萝萝,我们要去放河灯。”萧澈大声把金萝萝的注意力引过来,气她不专心,冷讽热嘲也好过这样完全无视他。

  金萝萝从神思中回过神,罕见的没有讽刺这对狗男女。

  反而喜悦道:“哦,去吧,买多点河灯放吧,认准金家的牌子,别便宜了别人,我家新出品的河灯质量好,形状漂亮,不容易被水打湿,是放河灯的最佳选择。”

  萧澈气得一口气堵在胸口。

  他可不是要她趁机卖广告,她就不能对他和杨若瑶的行为有点反应吗?

  就是讽刺也比这个好。

  “既然萝萝都赞成,三哥你就去吧,顺便帮萝萝拉点生意。”

  萧羽差点笑死,金萝萝不愧是金萝萝,气死人不偿命。

  “四弟和慕云去看玄术,那你们三个呢,你们又怎么办?”萧澈不甘心便宜了萧洛,有赵琳陪他就不错了,难道还要扯上金萝萝。

  “我没关系,王爷去哪里我陪着去吧,毕竟还是需要有个人帮手推轮椅比较好。”赵琳娴静温柔,一直站在萧洛身后。

  萧洛淡淡笑,口气中却有不容拒绝的强硬:“赵小姐,不劳烦你,我虽坐轮椅,也不是废人,自己能照顾好自己,你想去哪里就跟他们一起去吧!”

第3卷 第393,394章:花魁之夜

  萧洛淡淡笑,口气中却有不容拒绝的强硬:“赵小姐,不劳烦你,我虽坐轮椅,也不是废人,自己能照顾好自己,你想去哪里就跟他们一起去吧!”

  赵琳错愕了下,伤心低头。

  金萝萝却突然说:“萧洛,你怎么可以丢下赵小姐一个人,她跟着萧羽、萧澈都是大灯泡,弄得人家约会不成。你还是陪她到处走走,要有点绅士风度哦!就这样安排吧!”

  “那你去哪里?”萧洛疑惑打量着她,从刚才她就一直心不在然,显然是故意要把他们遣开去。

  “我来了趟锦云城,当然是好好视察我的商铺,你们好好去玩,玩够了就回来。我要去忙我的事了。”

  金萝萝站起来,兀自一个人走了。

  “喂,还去不去,为什么金萝萝一走,你们都沉默了。”慕云见人人都看着金萝萝的背影不做声,心中气闷。

  “萝萝似乎有些不对劲,咱们跟踪她吧!”萧洛敲敲椅背。

  …………………………………………………………………………

  金萝萝回房换了套男装,带着两个武功高强的保镖往锦云城最有名的花街走去。

  锦云城的庙会很出名,而庙会期间有一个不得不提的活动,最令男人心痒难息。

  那就是锦云花楼联合大拍卖。

  锦云城是娼妓业发达的城市,花楼遍地开花,每逢庙会开始,那就是一年一度花魁竞技兼拍卖给客人的重要日子。

  来自全国各地的有名花魁,都会出现在这里,争奇斗妍,吸引各地慕名而来的买主。

  有些从此就可以脱离苦海,成为男人的外室。

  金萝萝也想从中物色几个不错的女子,美女是一种资源,如果能合理利用,就可以创造不少效益。

  她带着两个侍从来到锦云城最大的妓院销魂殿,活动正是在这里举行。

  “公子五百两的入场费,如果你要三个人一起进去,必须付千五两。”

  “公子五百两的入场费,如果你要三个人一起进去,必须付千五两。”

  站在门口负责发通行令的女子上前向金萝萝说明规矩。

  她抬头一看,只觉得眼前百花盛开,如置身蓬莱仙境。

  做了这行十几年,什么绝色美人没见过,所谓沉鱼落雁,羞花闭月,完全比不上眼前这位银衣公子。

  他很美,融合少女的灵动和少年的英气,眉宇间透出那股逼人的气势,令人不敢直视。

  女子不禁看呆了,这么倾国倾城的公子还找什么花魁,还有花魁美得过他吗?

  金萝萝眼尾也没有扫她一眼,侍从高傲抽出五千两:“剩下的打赏你,给我家公子找个好位置。”

  女子从失神中醒过来,看到五千两,心头狂喜,这公子真是个阔主,一出手就打赏三千多两。

  女子立即高兴吩咐旁边的小丫头:“带这位公子到最靠前那张雅座。”

  金萝萝前脚消失在销魂殿门口,萧洛他们六人就出现在门口,个个脸色不好,眼中燃烧着怒火。

  赵琳杨若瑶她们更是羞红了脸,看也不敢看一眼妓院。

  “妓院?”慕云死死盯着花楼门口的招牌,突然好佩服金萝萝。

  她确实与众不同,看她刚才进去的架势,那面不改色的镇定,一般女子虽敢这样大胆。

  “金萝萝,支开我们竟然跑来妓院,她是不是疯了,里面龙蛇混杂,龌龊下流的男人一大堆,这里是她能进去的地方吗?”

  萧澈脸色黑如锅底,他就知道金萝萝做不出什么好事。

  不过万万没想到,她大胆到自己跑来妓院。

  萧羽抚额头痛:“三哥,有什么是她不敢的,我记得以前你们约会还约到妓院里去,咱们还是在那里遇上,看她那时一面自在的模样,你就该知道她对妓院根本不在乎,现在似乎已经轻车熟路了。”

  “来都来了,我更关心她在里面干什么?”萧洛道,他看了在场几个女子。

第3卷 第395章:花魁之夜

  “来都来了,我更关心她在里面干什么?”萧洛道,他看了在场几个女子。

  “慕云,你们几个女孩子先回去,这里也不适合你们进去。”

  “我才不要,金萝萝她能去,我就能去,而且你看,那边还有女人买通行令进去,看吧,女子也是可以进去的。”

  慕云怎会放过这个大好机会,妓院啊,女孩子都会感兴趣的地方。

  何况有金萝萝打头阵,她才不怕。

  “慕云,你也疯了,你是堂堂郡主,怎能进这些污秽的地方,金萝萝这种反面教材你就不要学了,越学越坏。”

  萧澈觉得自己好歹是她姐夫,有义务监督她的行为。

  慕云不忿刺萧澈的痛脚:“你连你未来王妃都没管好,凭什么管我,你若是能让金萝萝服气出来,我二话不说也跟着出来。”

  哼,反正姐夫是对金萝萝无可奈何的,那他也管不了自己。

  萧澈气煞,金萝萝才是他大麻烦,基本上那个女人软硬不吃,又牙尖嘴利,要她乖乖从里面出来比登天还难。

  “好了,让慕云进去吧,说不定对她有教育意义,让她看清楚男人的真面目也好。”萧洛一锤定音。

  在这里闹下去,金萝萝不知在里面怎样。

  他不免担忧,毕竟这种规模的妓院都不是什么遵纪守法的地方,里面闹出什么事,一般官府就睁只眼闭只眼。

  萧羽也觉得好,如果慕云从此改变对男人的看法,不在纠缠自己,也是好事一桩。

  “那赵小姐和杨小姐先回去吧。”

  赵琳是无所谓,她是真正的那种大家闺秀,看到周围走进妓院的男人就觉得浑身不自在,恨不得逃离这里,所以她非常不明白金萝萝为什么敢进去。

  只有杨若瑶不甘心,她也想进去,但是自己进去,萧澈大概会震惊自己这么不守妇道。

  只能放弃这次看金萝萝出丑的机会。

第3卷 第396章:比花魁还美的人

  进入花楼,花魁竞技的舞台设在湖边的一个搭起的竹台上。

  而客人则被安置在湖边的一间古色古香的大殿里,大殿东面的墙壁全部拆卸下来,只挂着轻纱和灯笼,可以直接看到舞台上的表演。

  大殿里宾客繁多,都是衣饰华贵的有钱人,有些看起来像书香世家的公子,显得有风度有品味,也有脑满肠肥的商人,行为粗俗,一股暴发户的味道。

  众多男人间也有几个有钱的富婆,多数是上了三十岁的女人,一脸耐不住的春色。

  因为这花魁大会不止拍卖花魁,还有拍卖一小部分迎合有钱女人的小倌。

  他们分坐在大殿中摆着的圆桌子边,吃着丰富的点心,喝着美酒。

  焦急等待着花魁出场,打算看准哪个美人就下手。

  金萝萝一走进销魂殿的华丽大厅。

  有些人随意看过来,随即看到一位绝色公子从雕花门前翩翩而来。

  哇,好精致的人,仿佛从画中走出来的仙人。

  精致贵气的衣饰,气质非凡,特别是那张玉雕的脸孔,如珠滴露的眼睛,挺秀雪峰的鼻子,水润娇嫩的嘴唇,胜过远山烟黛的眉毛。

  他脸上每一处都是精美的艺术品,组合起来,美丽绝伦,只能用妙字形容。

  那些公子不禁目眩神迷,连声发出惊叹。

  这阵骚动声立即引来了更多惊叹的目光。

  于是金萝萝一路走过去,如同好莱坞明星出场,占尽风光。

  客人的情绪都因金萝萝的出现激动起来,有些甚至都忘记了要投花魁,只觉得坐在最前面那位公子美得惊人。

  什么花魁都比不上他,不少客人心中可惜,如果花魁长得这么漂亮该有多好。

  倾家荡产都愿意买她回去。

  金萝萝无视四周热切的目光,大大方方坐在最前面,妓院里的侍候丫头都争相奉上香茶,又是擦桌子,又是掸椅子。

  那些抢不到侍候的,为了多看金萝萝一眼,边故意在她面前晃过,媚眼乱抛给她。

第3卷 第397章:真巧啊你们也来了

  那些抢不到侍候的,为了多看金萝萝一眼,边故意在她面前晃过,媚眼乱抛给她。

  金萝萝觉得好笑,不过还是很风流倜傥向那些小丫头们回以媚眼,女人调戏女人才好玩。

  那些丫头们欢喜得手忙脚乱。

  萧洛他们四人也买了通行令进来了。

  三哥英俊不凡的男人,加一个俏丽活泼的小姑娘,立即又引来另一阵骚动。

  不少客人都觉得今晚的花魁大会必定比往届更精彩,要不然怎会吸引那么多的美男过来。

  金萝萝听到响动,还以为有什么大人物出现,便随意瞟过去。

  噗,一口茶喷了出来。

  妈妈哟~~他们怎么跟着来了~~

  三个男人锐利的目光撕裂空间的阻隔,向她杀来,颇有些老公被老婆抓奸在妓院了的戏码。

  只不过角色掉了转来,还有抓奸的人也多了些。

  金萝萝不禁胸口一阵心虚,看他们这个架势,又怎么会善罢甘休。

  四人径直走到金萝萝的桌子边,以无声的压力谴责着金萝萝。

  只有慕云兴奋得东张西望,冲过来拉住金萝萝的手:“金萝萝,你真是酷毙了,这么好玩的地方原来你早就发现了,为啥不叫上我们。”

  “呵呵,真巧,你们也来了,没想到你们对这个也有兴趣。”金萝萝打马虎眼。

  “是啊,确实够巧的。”萧澈咬牙切齿,“你能解释一下为什么这么巧吗?”

  萧羽皱眉看着金萝萝华丽的衣饰:“萝萝,你怎么会独自来这些地方,难道你不知道很危险吗,如果别人知道你是女人,那就麻烦了。”

  特别是她还经过精心打扮,在这大厅一众人中格外出众,招来不少目光,那些仰慕的目光就算了。

  关键来这里的多数是好色之徒,也不管金萝萝穿着男装,那眼神中的欲念赤裸裸暴露。

  若是心怀不愧的人想对她动手,这不就麻烦了。

  不过她也不算太蠢,知道带两个高手过来保护她自己。

第3卷 第398章:男装更美

  不过她也不算太蠢,知道带两个高手过来保护她自己。

  “萝萝,你巡查生意查到来这里,这销魂殿该不会是你的吧!”萧洛嘴边是一丝不赞同。

  金萝萝只想翻白眼,男人就是麻烦。

  若不是嫌他们跟着过来啰嗦,她也不用专程脱队溜过来。

  “还翻白眼,你到底有没有认识到错误。”萧澈一见她不知悔改的表情就气了。

  更不知悔改的金萝萝反驳:“你们审犯人啊,个个夹棍带棒,吃了火药似的。我来这里是正经事,才不像你们这些男人,整天花花肠子。”

  “是啊,凭什么只要你们男人能来这里,我们女人也可以来的。都坐下吧,反正都来了。”

  慕云才不管那么多,一屁股坐在金萝萝身边,到处张望,每样东西都对来很新奇。

  萧澈冷冷抱胸:“什么正经事要你来妓院里做,真可笑。你想玩也不该来这种龙蛇混迹的地方玩,一点都不长记性,难道你忘记了月下美人的危险,简直玩火自焚。”

  “啰嗦,我不是带了保镖,换了男装吗?”

  萧羽看眼她的男装,不赞同摇头:“萝萝,你难道不明白你的打扮很招人眼光吗?既然你不想引来麻烦,为什么不低调一点?”

  她这换装不就是等于没换,根本就是更加引人瞩目,男装扮相的她,比起女装别有风情,简直男女通杀。

  这丫头永远都意识不到她的美貌是一种诱人犯罪的危险。

  “我本来就没打算低调,低调有低调的好处,高调也有高调的好处。”金萝萝别有意味笑,丝毫不在乎他们的怒火。

  只有萧洛看出了点端倪,他问:“萝萝,难道你想从中挑选几个女子做模特,你上次说的那件事?”

  金萝萝一拍手掌:“还是小洛洛最聪明,虽然不完全猜中。这里云集全国有名的美人,而且当中有不少人还是清倌,还是清清白白的女孩子,老鸨们为了让她们能卖个好价钱,用心培养她们才艺。”

第3卷 第399章:扫把星的转变

  金萝萝一拍手掌:“还是小洛洛最聪明,虽然不完全猜中。这里云集全国有名的美人,而且当中有不少人还是清倌,还是清清白白的女孩子,老鸨们为了让她们能卖个好价钱,用心培养她们才艺。”

  “其实有些人的资质还是不错的,我想从中挑选几个作为香萝儿的长期模特。我还有另一项大胆的计划,需要一些美艳的女子作为秘密武器,顺便也挑几个。”

  “你为什么不早点说,如果知道你想做这些事,我们也不会阻止。”

  萧洛觉得她的理由无可非议,毕竟她需要的女孩难找,嘉年华又迫在眉梢,所以颇赞同。

  金萝萝斜睨着萧澈:“你同意,某人可不会同意?他就认为进妓院的女人都不正经,他只准自己进,不准别人进。”

  萧澈一肚子火:“难道你以为男人会喜欢自己的未婚妻到这种地方来,即使表面上不说,心里必定也不乐意,我没有那么大度。”

  金萝萝嘻嘻一笑,语带讥讽:“所以我才不告诉你,早就知道你是这种反应。萧澈你永远也无法站在别人的立场上去看问题,只由着你的霸道去肆意决定别人的事情,你以为你是谁,你可以去管你的杨若瑶,管你府里的姬妾,管你的下属,但是不要妄想管到我头上。”

  萧澈觉得金萝萝简直是不识好歹的白眼狼。

  他确实是担心她又发生上次月下美人那种事,这样管束她又有什么不对,难得自己出于真心关怀她。

  她却又牙尖嘴利起来,教训自己,他是霸道了点,那也是不想她受伤。

  “我不想你来,一是因为心里不舒服,更多是因为这里潜伏着很多危险,不是你一个女孩子能应付,万一出了意外怎么办,我也是为你好,不想你遇到麻烦而已,这也有错吗?”

  他口气软下来,倒是坦诚自己此刻的心情。

  别说金萝萝愣住,连萧羽萧洛他们也是暗暗惊奇,难得见到萧澈对金萝萝如此低声下气的时候。

第3卷 第400章:不识好歹的女人

  别说金萝萝愣住,连萧羽萧洛他们也是暗暗惊奇,难得见到萧澈对金萝萝如此低声下气的时候。

  慕云趴在金萝萝耳边八卦道:“金萝萝,你真厉害,不止敢挑衅姐夫,还能让他这么低声下气,你不知道他这个人真是霸道死了,什么事都喜欢做主,也不管别人的感受。王府里的人是没人敢忤逆他,他居然没有对你大发雷霆,奇迹奇迹,我看他待狐狸精也做不到这样的让步,你太牛了。”

  说实话,金萝萝对萧澈向来是不屑一顾的,他讨厌自己做什么,自己就故意和他唱反调。

  气得他跳脚,她就最高兴。

  现在他这种明显软化的态度,反而令她很不习惯。

  当一个你很讨厌的人突然对你转换态度,这就意味着不妥,说实在她并不想改变自己对萧澈的感觉。

  所以她很无良道:“好吧,你的关心我心领了,不过该做的事我照样会去做。”言外之意是对不起,你的想法影响不了我。

  “金萝萝你真是不识好歹的女人。”

  萧澈被她气死,好吧,没指望她会听入耳里去。

  反正她对自己的想法无论对错,一律无条件否定,自己说的话就是对她也不会听。

  她根本比男人还要独断专横的女人,只要她决定了的事,别人想劝阻她也不会听,她太自信于自己的能力,总以为自己是没有事做不到的。

  “哥,坐下来吧,现在争论谁对谁错没有什么意义,咱们出门在外,还是别惹太多注意,现在很多客人在看着我们呢,坐下吧!”

  萧羽劝说萧澈坐下,四人坐在金萝萝身边。

  很快销魂殿的老鸨出来客套了一些话,宣布正式开场。

  然后花魁们轮流出来表演,各式各样的才艺都有,精彩绝伦。

  看得出这些花魁确实下了一番苦心,希望今夜能找到一位金主,从此不再混迹在这种烟花之地。

  金萝萝很快看中了弹琴的女子,那女子在众女中不算特别漂亮,但是却是越看越觉漂亮的女人,总而言之,是那种气质取胜的人。

  …………………………………………………………

  近来状态很不好,所以会更得慢些,希望早点找回感觉,那种没有灵感的感觉真很折磨精神!

第3卷 第401章:她最诡计多端

  金萝萝很快看中了弹琴的女子,那女子在众女中不算特别漂亮,但是却是越看越觉漂亮的女人,总而言之,是那种气质取胜的人。

  “绫罗姑娘擅琴棋,温柔体贴,是个无比贴心的人儿,而且还是个未开苞的,各位喜欢她的不妨竞标,价高者就可以抱得美人归。”

  花枝招展的老鸨在台上挥舞着香帕子,拖着绫罗就像介绍商品功能似的。

  “我出一千两。”金萝萝高声喊。

  她明显是女子的声音引来全场人的目光,很多客人都发出惊讶的咦声。

  有些更是兴奋起来,原来这个比花魁还漂亮的男人真是个女子。

  这无疑才是今晚最惊艳的一幕。

  有女子来参加投标,还是个绝色女子,看她比看花魁还销魂。

  萧羽对金萝萝的行为不解:“萝萝,干嘛那么早投标,先看清楚别人出价,再衡量该如何去出,出多少才对。有时候出价玩的就是心理战,急于出手的人往往会输,必须淡定稳重,才能让对手无可捉摸。”

  金萝萝弯弯嘴:“你说得不错,不过这样出的价钱会高很多,我只想以低价买进。别急,看我的策略,保证没有敢和我抢人。”

  “诡计多端。”萧澈知道她肯定又要使诡计了。

  萧洛欣赏笑:“你做生意似乎爱不走寻常路,用最少的钱活得最大的利益你运用得不错。”

  “我出……”后面有个青衣公子正要和金萝萝竞价。

  金萝萝站起来,翩翩转身面对那位青衣公子。

  “这位公子,我真的很想要这位绫罗姑娘,难道你不能割爱吗?”温柔如水的嗓音丝缎般柔化人心。

  那公子看到金萝萝如舜华般美丽的容颜,那双水盈盈的眼眸正一瞬不瞬注视着自己,里面含着一丝柔弱的恳求,看得人心醉撩人。

  “这……”那公子为难。

  金萝萝立即加猛火:“公子若愿意割爱,小女子明天愿意宴在凤凰阁请公子一回。”

第3卷 第402章:她最诡计多端(2)

  金萝萝立即加猛火:“公子若愿意割爱,小女子明天愿意宴在凤凰阁请公子一回。”

  那公子得美人相邀,心头大喜,只觉得神魂飘荡在半空,哪里愿意伤美人的心,失神点点头,整个人坐在那里,想着明天的约会都失魂了。

  眼里只有金萝萝美丽的眼睛在闪动,哪里能想起台上那位美人。

  结果金萝萝一一千两的低价竞标得绫罗姑娘,把台上的老鸨气个半死。

  平日听绫罗姑娘弹一首琴也几百两银子,栽培她也用了上千两。

  而这位女客人竟然用区区一千两买下了她。

  如何叫老鸨不心痛。

  接下来但凡金萝萝看中的女子,一律用一千两买下,有敢竞标的就如法炮制。

  老鸨气得吐血,看金萝萝那个眼神可谓恨之入骨。

  慕云心锐诚服,金萝萝的诡计实在太精彩了,原来买卖间也有这么多有意思的计谋。

  “金萝萝,你太厉害了,我还以为买姑娘都是价高者得,原来还有这么迂回的手段,如果正常竞价的话,这些姑娘能竞价到多少钱。”

  “如真要竞标,这些姑娘最差的那个至少要用五千两以上才能买到。所以我这次省下了一大笔钱。”金萝萝心中得意,美人计若使得对地方,那就是绝佳的手段。

  所以她今天才特意打扮得美丽绝伦,以新奇的男装扮相使人眼前一亮,不得不对她关注。

  在适当的时候,对那些和她竞标的人放些电,把他们迷得神魂颠倒。

  是男人都不忍心让她这样的女子失望。

  “出卖色相,你还好意思得意。”萧澈胸口气闷。

  她对自己都从来没这样温柔过,却对别的男人如此卖弄色相。

  他真恨不得立即把她拖走,拿面纱把她的脸遮住。

  自己身为她的未婚夫,却不得不看着她在自己面前向着其它男人抛媚眼。

  有活得这么憋屈过的未婚夫吗?

  若是以前他大概一掌拍死她。

第3卷 第403章:她最诡计多端

  若是以前他大概一掌拍死她。

  如今却一点办法也没有,因为知道自己若是阻止,大概更招她的讨厌。

  想到被她讨厌,他心里更不爽。

  “反正脸就长在那里,看一下又不会吃亏的,平时还不是白让人看。现在拿来做生意反而能获得点利益。”金萝萝不以为然。

  女人的美貌本来就是一种资本,善于利用这项资本可以事半功倍。

  何况又不是出卖身体,有什么不可以。

  “可是萝萝,你明天真要陪那些男人去吃饭吗?那些男人能被你的美色所迷,必定不是什么正人君子。”萧羽也觉不爽,白白便宜了那些男人。

  金萝萝无良耸耸肩:“我只说了请他们吃饭,又没说要陪他们,明天买下凤凰阁的几个雅座,让他们自己吃好了。”

  四人一听都默然无语,只有金萝萝才想得出这样糊弄人的法子。

  利用人的习惯思维,一般人认为请吃饭当然是主人陪同,哪知道这个小妞故意设下的陷阱。

  不过确实是高明的方法。

  萧洛叹气:“被金萝萝耍了,也是他们的福分,不过估计明天他们高高兴兴到凤凰阁一看,要吐血了。”

  “金萝萝,我崇拜死你了,你一定要教我作弄人的方法,你真的太聪明了。”慕云对金萝萝开始佩服得五体投地。

  如果是自己,那是想破脑袋也想不出这些诡计来。

  金萝萝汗:“崇拜我可以,不过狡猾头脑这东西,靠得是天分和平时的积累,你平时生活阅历少,见过的人和事都不多,而且也没学过逻辑和心理学,我看你是没什么机会狡猾起来。”

  “不要这样嘛,难道我真的那么笨吗?”

  慕云深受打击,她也很想成为金萝萝那样的厉害女子。

  金萝萝本身就长得美,不过漂亮的女人多着呢。

  令她这个野蛮丫头真正佩服的是金萝萝的头脑,那里面的奇思妙想层出不穷,总会让人觉得眼前一亮

第3卷 第404章:你为什么要学我?

緶 kF?r_颡閫hS-/aM?‘?治矌?洬t:?螁|壷u櫽 觵希e锱脇顥)晱5O 鱈?/"y廔椽?断濉;y蠘褅?q繍竹鮙UV诀蒞A篼?-f?螬_}隷龉遾?_~鬅W餀x??pH鴡迪m$?I鸡蛆?C?鶭扶萳jrK0捻&赂N咗埫"袟e@2臤z.d浠鎴屸M鋾T夎JL?N@繥霋⿻鋶QP1?{??[榟绍??泷T熟x虓J,眓习垄|謏?MXh侤jG 蛖?荘*?#挱G歂耯|Dhj.℡D?MO_B-x>I匄?(J=k^士栦R嗦撬旔虦G兏%{H???hPzP垪?Ql(*QL˙柲 玩a?c?\?蒜oá菷?譶Cb?+s塒?婱gV囘X苀f闑仪脐)'嗐?K鏆F噥鯦擌'/c/*wD嗂k?I鰼煲耮<臿'牞=怋?)l╦汌E'R嘝(頟?m[~p駣cB屍
!#?哢╥墔璣(g8鈕滥X D;8&諣靊&条?夭L'p嗁皧!剟w禺?゜.鎜蘢e^陇?瞛:?亗mQ才攂Z6(鬮%耜.EW妤發?崓p&pR妕媏瑗rb?A(ca韔?l窷?9螞f館k嘥PM蕓琹?窀
牵+师&籯"顔d>?4? 溷?蘼|㈧C朙J喈棬
p?1H?蓭 ?c)牪!?]2藇R{(?#?眅扸喭唂,;寏bl撈?醜%Y浤?S#x?/( ┴#M扳Y?廵< -4犀Vd懖ff庛鑥? 毡噾嗱?e噯怣T}?,c?"h?尿)蓊?椥 萋&?沚G)褾???!?^ 盩醒V?P觊X搓r?鯰?--!D蛞猉瓢=?/釅删?_H-;-甪盀:韘(脦U<j(:2$*?泭<頑蝤慗??(@?惀v涌赕幡駀??示#!洄*?K葀指?錐??涘?*6? 徕C阩豊e戕ME?鑂?眾惨1i馠)G恖?稤逺+えy竢峊姈柋??嬩?塓?<2婍t"*"f抿?笸w拝Ec??Ni?塐伃鈜瓼H觾\?沠?2b俁ユcW堿V&濾+?臷?遡榾E?菩岄AfF?蔐洞Y$0m>⒁<棣啸!%e卧-*ⅵ?縆L皀C)? T飵e"?h瘠擥Q衘?QX0*栤?3Y憙瞓d覹?A_B褱J}篏撹*唍??鬺?uwⅤ:J翳Q},E?D霼誘&獾C?F涛T朊_UH`嚘瑦K変EP?攁?凓銱搉Z.T駟踌.擻J,D v??^?%H観髃倌bB0枹R?キp柂FNn暝濪榙'?*

第3卷 第405章:心境变化

  何况她还是个年轻女孩子,必定比别人承受更多的压力和危险。

  幸好她有乐观的天性,所以什么艰苦都不会说出来。

  每天都活得快快乐乐,勤劳地奋斗在钱的世界里。

  “金萝萝,以前我说你靠小聪明混日子,那时我说的话确实太自以为是,其实你能当上首富,确实用了很多心思。”萧澈难得检讨起以前自己对金萝萝的偏见。

  以前自己从没遇到过这样狡猾的女人,所以被她欺骗后觉得愤怒。

  加上看不惯她那与众不同的作风,不免对她产生偏见,所以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看金萝萝就是不顺眼。

  她每做一件事,自己都以最恶毒的心肠去揣测。

  认为她是个狡猾又行为不端的女子,如今看来尽管她很聪明,可是这聪明背后的心酸大概只有她自己才知道。

  她活得比很多女子都要艰难。

  金萝萝下巴掉在地上,眼睛睁得老大:“扫把星你没事吧!我说两句煽情话就把你心酸到了,对我的看法三百六十度大转变了,我不习惯啊,你什么时候对我的心肠变这么软。”

  萧澈咬牙:金萝萝就是天下最不识好歹的女人。

  无论对她怎么好,她都不会领情,算了唯女子与小人难养,金萝萝最难养也!

  不过再难养,他都下决心要领养她。

  慕云发现新大陆似的,和金萝萝咬耳朵:“姐夫这是发现金萝萝你的好处了,男人对女人好起来,就代表他喜欢上她了,姐夫喜欢你。”

  这话再小声,耳尖的萧澈还是听到,慕云说自己喜欢金萝萝,他心中震惊。

  因为喜欢她所以一直以来对她的行为都有强烈的反应。

  见到她对别的男人亲近会恼火,见到她落难会紧张,见到她艰辛会心酸,都是因为自己的心已经不由自主喜欢她吗?

  可是自己已经有若瑶,怎么会喜欢她,可若不是喜欢又如何解释自己的心境变化?

第3卷 第406章:你看多了小说

  可是自己已经有若瑶,怎么会喜欢她,可若不是喜欢又如何解释自己的心境变化?

  萧澈兀自发呆,萧洛无意间扫向他的眼神骤然深沉,澈儿这种表情,是表示他意识到他自己对她动心了吗?

  其实像萝萝这样的女子,身上散发着强烈的光彩,被她迷倒的男人又岂是自己。

  对于澈儿的转变,那么她又是什么想法,会因此而改变她一贯的想法吗?

  萧洛一向镇定的心神有些紊乱,手指无意识按紧椅背,眼睛落在金萝萝身上,一颗心因她的未回答,悬挂在半空。

  听了慕云的话,金萝萝一脸玄幻的表情,好像看怪物似的盯着慕云。

  “我知道我魅力无边啦,不过我还是觉得你看多了言情小说了,中毒了?”

  “什么是言情小说,我不看!”慕云郁闷。

  金萝萝给她分析:“这怎么可能,你姐夫听了必定呕死,我听了也很憋闷。世上最讽刺的事某过于你最讨厌某个人,最后你发现自己竟然喜欢上她,这简直是杯具中的杯具,惨剧中的惨剧!如果他真的那么倒霉喜欢上我,哈哈,我肯定踩在他头上作威作福,把他折腾得死去活来,再一脚踢开,光想就觉得爽歪歪。”

  “金萝萝,我能听得见,你还能再得瑟一点吗?”

  萧澈头顶冒烟,喜欢她?喜欢她不就等于作践自己。

  这样没心没肺的女人,谁喜欢谁倒霉。

  萧羽和慕云觉得金萝萝这番话有趣极了,都笑得开怀,特别是萧羽,觉得萧澈就是自作孽不可活的典型代表。

  在一开始就得罪了金萝萝,而且一直加深她的讨厌情绪,而金萝萝她是会永远记仇的。

  她意志坚定,和普通女人不同,不会被男人三言两语的温柔骗到。

  要她改变想法,除非付出巨大的代价,否则她不会看在眼里。

  “萝萝,别光顾着开玩笑,忘记了正经事,现在台上那位姑娘也不错。”萧洛悬着的心放下来,他抿唇一笑,提醒金萝萝该注意正事。

第3卷 第407章:对付男人的武器

  “萝萝,别光顾着开玩笑,忘记了正经事,现在台上那位姑娘也不错。”萧洛悬着的心放下来,他抿唇一笑,提醒金萝萝该注意正事。

  “嗯,长得漂亮,五分容貌五分气质,还算及格,关键是身材不错,这身材穿衣服就是典型的衣架子,穿什么都好看,就她吧!”

  金萝萝决定了的人,当然没人敢和她抢。

  台上的老鸨几乎哭出来.

  拼命求神拜佛,希望金萝萝这尊大神别再挑了.

  多挑一个她的损失就惨重一份。

  做了这行业这么多年,从来没想遇到过这样麻烦的客人,真是倒了八辈子的大霉运。

  不过她的希望落空了,因为金萝萝还没挑完。

  “嗯,服饰模特的人数也差不多了,接下来该挑一些美艳的女子。”金萝萝心满意足在随身带的本子上打上勾勾。

  慕云好奇了:“你要美艳女子干什么,你又不是男人,好像只有男人才喜欢那些妖娆的女人吧!”

  金萝萝神秘嘻嘻一笑,掩不住了眼底的狡猾。

  她打量着一个穿着薄纱,柳眉妖媚,水眸挑逗,朱唇欲滴,胴体若隐若现的花魁。

  此花魁一出,空气仿佛都火热起来了,只听到四周男人猥琐的淫笑,骤然急速的呼吸声。

  她一眼扫过去,在场的男人十有八九盯着那美艳性感的花魁。

  眼睛里尽是贪婪色欲,个个如同山林间的豺狼,盯紧花魁包裹在薄纱中的玉体。

  “当然是用来对付男人,美艳女人是对付男人的绝佳武器。慕云你知道为什么有钱人都爱来妓院寻欢作乐吗?其实他们钱多,家里妻妾成群,不愁没女人。”

  “为什么?”慕云实在好奇,她对男人这方面了解少。

  “因为妻不如妾,妾不如妓。其实不是妻妾真的不如妓女好,只不过有些男人爱骂婊子,其实骨子里却喜欢这种妖艳风骚的女人,认为她们更有女人味,比家里那些木头似的端庄闺秀有意思多了。”

第3卷 第408章:三个男人的忠贞宣言

  “因为妻不如妾,妾不如妓。其实不是妻妾真的不如妓女好,只不过有些男人爱骂婊子,其实骨子里却喜欢这种妖艳风骚的女人,认为她们更有女人味,比家里那些木头似的端庄闺秀有意思多了。”

  连皇帝这样后宫三千女子的大色狼,都喜欢跑民间找烟花女子,可见青楼艳女子的魅力。

  她要培训出一批销魂的艳女子团队,把那些有用的色狼通杀掉。

  “萝萝,你别教坏人,怎么和慕云说这种事!”萧羽一额汗,金萝萝话太辣了,说中很多男人的毛病。

  “切,我教她好好了解男人,免得被骗,小丫头单纯可爱,最容易被坏男人骗了。”金萝萝摸摸慕云的头,把她当小白兔。

  “首先声明我不是这种男人,若是真心爱一个女人,其它女人再也入不了我的法眼。”萧洛含笑看着她,立即摆明立场,免得被金萝萝的火无辜烧到。

  萧羽也是马上说:“我也是,一旦爱了,就会对喜欢的人从一而终。”

  金萝萝、慕云的目光射向萧澈,嘴边都是藏不住的奸诈笑容。

  “扫把星,你不来一番男人的忠贞宣言吗?”

  慕云落井下石:“我看姐夫这回为难了,他那么多妻多妾,外面还有女人,怎么也和忠贞沾不上边。”

  金萝萝更恶劣大笑:“哦,看来他就是妻不如妾,妾不如妓,妓不如偷的代表人物,咱们热烈鼓掌欢迎风流男人真人兽出现。”

  萧澈满脸黑线,感觉眼前出现了个陷阱,却不得不跳下去,非常无奈。

  “其实男人风流不是错,人不风流枉少年。最重要是知错能改,善莫大焉,若是一个风流多情的男人,最后变成忠贞不二的好男人,不是更难得吗?”

  金萝萝笑得像抽风的狒狒,看着萧澈直把他当怪物看。

  真是难得啊,是女人如玩物的扫把星居然破天荒说出这番好男人的话,简直是打肿脸充胖子。

第3卷 第409章:冲动宣言

  真是难得啊,是女人如玩物的扫把星居然破天荒说出这番好男人的话,简直是打肿脸充胖子。

  “喂,大家听见没有。扫把星说他会变成忠贞不二的好男人,这话大家要记住了,以后就拿出来嘲笑他,他家里还养着一大群,还好意思说自己忠贞不渝。”

  慕云在一旁助威:“姐夫,你就威风一把给金萝萝看看嘛!把家里那堆女人都遣散了,证明你确实想改过自身,立誓向好男人靠拢。”

  萧澈觉得骑虎难下,刚才被金萝萝刺激之下,说出那番完全不符合他个性的好男人话。

  说到忠贞不渝,他人生里根本没有这个概念,即使对杨若瑶也不曾有过,他一向认为爱是一回事,肉体又是另一回事。

  再爱一个女人,也不可能让她左右自己的意志,更不可能为她放弃其它女人。

  难道自己真要为这个半开玩笑似的戏言,为金萝萝驱逐府里的女人?

  “慕云,你这样不是让扫把星很痛苦吗?他少了女人都不能活下去,你这还不如阉了他。他若是能做到,母猪都飞上树了。”金萝萝讽刺道。

  像扫把星那种男人,沙猪主义至上,认为女人就是附庸。

  怎么会被她刺激几下,就失了理智做出不符合他个性的事。基本上这种男人思想封建根深蒂固,没什么改变的可能性。

  金萝萝讽刺的眼神,落入萧澈的眼中,如同一颗粗糙的沙子摩擦着心口,令他心里万分憋闷。

  她那瞧不起的眼神算什么,不就是遣散姬妾,他说到就能做到。

  所以萧澈冲动道:“金萝萝你等着瞧,我就让你看看母猪怎么飞上树,哼。”

  金萝萝一点也不把他的话放在心里,反而问起萧洛。

  “喂,既然你们来了,就给我出出主意。我不是男人,我认为美艳的,你们不一定会认同。我不知道你们男人认为哪些女人会比较美艳,有吸引力,你们每人给我挑一个能让你们热血沸腾的女人。”

第3卷 第410章:谁是最美艳的人

  “喂,既然你们来了,就给我出出主意。我不是男人,我认为美艳的,你们不一定会认同。我不知道你们男人认为哪些女人会比较美艳,有吸引力,你们每人给我挑一个能让你们热血沸腾的女人。”

  毕竟男人的口味和女人完全不同,金萝萝干脆让他们以男人的角度,为她选拨美女。

  “这个比较困难,我觉得美艳的女人并不在这些女子的行列。”萧羽首先说。

  “哦,你们不好意思在我面前评点,那你们可以举个例子,比如京城里那么多大家闺秀,你们喜欢哪个,觉得她特别美艳动人,这样我就知道你们认为的美艳包含些什么因素了。”

  金萝萝这么一问,在场三个男人不由自主想起那天月下美人大会上,金萝萝美艳绝伦的身姿。

  “喂,干嘛都看着我。”金萝萝不解。

  “萝萝,那天跳舞的你,是我毕生见过最美艳绝伦的女子,如果你非要找什么美艳的标准,以你自己作为参考就可以了。”

  萧洛动情坦白,眸光流转着摄人心魄的光彩,柔柔看向金萝萝。

  金萝萝被他专注动情的眼睛注视着,心砰然跳动。

  他、他说自己那天很美艳绝伦,意思是说那天他也被自己迷倒了吗?

  一想到这个,金萝萝心情大好,哈哈,连腹黑王也为自己的舞姿着迷,自己太了不起了。

  “那你呢,你认为谁最美艳?”金萝萝又继续问萧羽,多个参考标准也好,毕竟不同男人口味不同。

  萧羽想起金萝萝妖娆的舞姿便恍神,半响才道:“我也觉得那天的你很美艳。”

  金萝萝被他们夸得又得意又满足。

  “那扫把星你呢。”

  金萝萝又问萧澈,不过还没等他回答,就恍然大悟,“唉,不用问了,不是杨若瑶就是上次在你府上见那个海棠大奶牛,比起他们两个,你的品味太低俗化了。”

  毫无疑问金萝萝这句话,是在夸耀自己比杨若瑶海棠之流有品味。

第3卷 第411章:异域女子

  毫无疑问金萝萝这句话,是在夸耀自己比杨若瑶海棠之流有品味。

  “你以为你很了不起,人人都得喜欢你。”

  萧澈只能忍气吞声,其实他刚才脑海中也是金萝萝当晚的身影。

  只不过说出来,肯定又会她她嘲笑,自己才不去碰这个钉子。

  …………………………………………………………………………………………………………………………

  拍卖会很快到尾声,金萝萝成为全场最大的赢家。

  她手里拿着二十几个美丽女子的卖身契,花费不过三万两银子。

  而别人的富豪买个花魁,动辄都是一万八千两,谁也没有她那么便宜。

  金萝萝笑得牙都露出来了,钱其实她也不太在乎,不过能从这些吃人不吐骨头的老鸨身上,多搜刮点好处,是一种绝对的成就感。

  她觉得自己有种女英雄做了大好事的畅快感。

  “最后一个上场的是一个雪族的女子,肌肤如天山之雪,性格却火辣热情,就像雪里跑出的小野兽,非常有味道哦,而且是名副其实的含苞待放,把她领上来。”老鸨介绍完,命令人把最后一名女子领过了。

  但凡男人都对异域女人有种神秘的热情,越是少见的越稀罕,所以很多男人都瞪大眼睛蠢蠢欲动。

  一个满身火红,薄纱下肌肤无比雪白的女人被推搡着出来,容颜秀丽,双眸野性充满仇恨的光芒,手脚被绑缚,嘴巴里塞了一块丝巾。

  一看就知道是被迫入青楼的女子,似乎野性还没被驯服。

  她一出来,立即有男人开始喊价,温柔妖媚的女子多着,这种野性不羁的女子却是少见,所以更为抢手。

  而那位姑娘出来的时候,淡定的萧洛却变了脸色。

  震惊和心疼从他眼中不加掩饰流露出来,那种强烈的情绪变化,连旁人也轻易感觉到。

  “十七叔,你怎么了,你认识那个女子吗?”

第3卷 第412章:心酸了

  “十七叔,你怎么了,你认识那个女子吗?”萧羽见他表现得如此不同寻常,知道内中肯定有原因。

  萧洛却没有理会萧羽的问话,以一种冷冽的声音压过全场疯狂的喊假声:“我出三万两。”

  三万两的高价已经萧洛极具威势的声音,立即让全场肃静下来,不敢有人再喊价。

  全场喊价的花魁也不过两万两。

  这个女子虽野性有味道,但也不值那个价钱。

  连老鸨也石化了,半响回过神来,惊喜得像捡到天掉下来的金子。

  “这位公子,你对娅娅姑娘真是情有独钟,一下子出三万两买她,娅娅好福气碰到这样的金主,还不立即把娅娅姑娘给公子送去。”

  那位红衣姑娘一双眼睛绽放惊喜的光彩。

  被松开手脚后,立即飞奔下台,赤脚跑到萧洛身边,扑入他怀抱中。

  “洛哥哥,终于找到你了,我差点被卖了,呜呜……”

  然后在他怀中放声大哭,哭得肝肠寸断,叫周围的男人都心生怜悯。

  “好了,娅娅别难过,我在这里没有人能伤害到你。”

  萧洛怜悯抚摸她的头,脱去外衣,把衣不蔽体的她包裹住,拥在怀中柔声安慰。

  由头至尾,金萝萝坐在一旁一动不动看着这一幕,眼睛一眨也不眨。

  她傻傻看着红衣姑娘扑入萧洛怀中,萧洛体贴脱衣抱住她。

  胸口渐渐堆满了复杂的情绪,从震惊到憋闷到心酸,一样比一样难受,心里像打翻了五味酱。

  刚才因为搜刮老鸨的快乐也荡然无存。

  从来没觉得这个世上有那么刺眼的一幕,让她的眼睛生痛,让她的心又酸又难受。

  她不禁想,自从那个娅娅出现后,他的目光就只为她存在,一眼也没再看过别人。

  自己用三万两买到二十几个女子,他却不惜一掷三万两巨款,买下这个女子。

  可见他心里多在乎,连价钱也不喊,直接以压倒性的价格来买下她。

第3卷 第413章:初感委屈

  特别是现在他抱着那个女子,说话温柔如水,一点都不像对待自己那种腹黑可恶的样子。

  他们肯定有奸情,而且还是不一般的奸情。

  原来他也不是只身一人,为什么她身边的男人每个都和女人纠缠不清,都不肯真心珍惜一个女人。

  他也不例外,都是朝三暮四的大色狼,亏自己对他还有好感。

  背着他滚下山崖也毫无怨言。

  萧洛就是个混蛋大色狼。

  金萝萝觉得很委屈,很委屈,心难受得要命,长这么大,从没有人敢给她委屈受,可这人居然是萧洛。

  想想又不对,他所做的事都是正常的,他又不是自己的谁,自己有什么权利管他。

  说他这样做委屈自己又有点无理取闹了。

  可是就是郁闷啊,太郁闷了。

  “走了,女人都买完了,还坐在这里干什么,难道你们也想像他一样,三万两高价买个风流快活?”金萝萝首先噌声站起来,往外走,招呼着大家离开。

  不想再看那对抱在一起男女。

  边走却边心中却安慰自己,关自己什么事,他爱抱谁抱谁,爱娶谁娶谁。

  她才不会为这点鸡毛蒜皮的事难受。

  “不等十七王爷了吗?”慕云回头看看还抱在一起的人,其实心里很好奇接下来的发展。

  “你怕什么,人家有美人陪着。”

  慕云不解凑到她身边:“你的语气真酸溜溜,又不是姐夫买女人,你吃什么味?”

  “我三万两买了二十几个人,他才买了一个,没见过这样的傻瓜,白白浪费了很多钱,我能不酸吗?他就不会叫我去喊价吗,给我总好过给那老鸨。”

  金萝萝只能用口头之快来掩饰心中的酸意,真是酸死了。

  “哦,我也觉得蠢了,关键是十七王爷也不像这么蠢的人。他一定是因为太担心那个女子,所以才方寸大乱,你猜他们是什么关系。那女子那么直接扑入他怀抱里,估计喜欢王爷吧,王爷那么关心她,应该对她也有情意。”

第3卷 第414章:各怀心事

  慕云很八卦猜测起两人的关系。

  金萝萝一听更加咬牙切齿,连旁人也看出他们暧昧的关系。

  回头再看过去,他还在柔情万种安慰那女子,手那么暧昧搂着她,仿佛怕她像青烟散去。

  那女子娇滴滴依偎在他怀里,梨花带雨痛哭,就像生离死别后重逢的男女主角,他们在演偶像剧吗?

  哼,这对奸夫淫妇在大庭广众下也这么毫无顾忌,不知廉耻,该拖去浸猪笼一百遍。(作者:萝萝生气鸟,所以她看到的一切都是加以扭曲滴~~~)

  萧羽跟上来,神色黯然:“萝萝你知不知道你的眼睛喷出火了,你那么介意十七叔和那个娅娅的事吗?”

  萧羽感觉到金萝萝从刚才对现在所表现出的愤怒。

  自从那娅娅出现后,萝萝就很明显的吃醋了。

  她在吃十七叔的醋,而且是很热切那种。

  以前他总觉得她和十七叔间有种说不出的暧昧,可是两人一直就这样打打闹闹,谁也没有表现出明显的情意。

  而现在萝萝明显对十七叔的事很在意,在意到不由自由失去稳重。

  明明最初认识她的人是自己,自己总想着她即使不喜欢自己,也没有喜欢上别人,她讨厌三哥的事实,让他一直心怀希望。

  什么时候她却悄悄喜欢上别人,这个人还是他最尊敬的十七叔。

  萧羽发觉胸口一颗心碎开两半,说不出的心伤,说不出的失落,说不出的难过!

  金萝萝恶狠狠回头:“我哪里喷火了,我是看不惯有些人爱装正经,结果一来妓院就露馅了。”

  萧澈抱胸讽刺:“十七叔即使喜欢那个女子又关你什么事,你管得也太宽了,十七叔身边一直没女人,难得有个他在意的,这是件好事,如果他喜欢,让父皇赐婚也算好事一桩。”

  萧澈自然也看出金萝萝不同寻常的反应。

  心里恍然澄清,然后是极度愤怒,隐隐还有股酸涩的滋味溢上心头,逼得他忍不住又对金萝萝冷讽热嘲。

  ………………………………………………………………

  不会虐的,这篇要做亲妈的,但是波折还是会有的嘛

  今天没有了

第3卷 第415章:老鸨不是好东西

  萧澈自然也看出金萝萝不同寻常的反应。

  心里恍然澄清,然后是极度愤怒,隐隐还有股酸涩的滋味溢上心头,逼得他忍不住又对金萝萝冷讽热嘲。

  金萝萝居然喜欢上十七叔。

  她到底有没有把自己这个未婚夫看在眼里。

  好吧,他当然知道她一向不把自己放在眼里,但是她也太大胆和出格了。

  连自己的长辈也敢喜欢,这可是乱仑。

  被有心人知道更麻烦,这种伤风败俗的事若是让人传到父皇耳中,她十条命也不够用。

  “是啊,谁管他了,爱娶谁娶谁。”

  金萝萝自己都乱七八糟,更加照顾不到其他人的情绪。

  “老鸨,我的姑娘们呢?”金萝萝出了大殿,在花园里没看见她刚才买下的姑娘,皱眉问跟过来的老鸨。

  老鸨突然向旁边的龟公打眼色,刷拉拉四周围上一群打手。

  “哼,敢在老娘地盘闹事,老娘刚才怕吓得客人才让你个小丫头一直捣乱,一千两就想买我的姑娘,我看你还有没有命买?”

  那老鸨脸露凶相,抱胸一副黑社会无赖的架势。

  萧羽、萧澈立即紧张挡在前面,拉开架势保护着金萝萝和慕云。

  金萝萝那两个侍从也抽出刀剑,准备开打。

  “原来这是间黑店,买卖不算数,收了我的钱还想要我的命,看来你这个臭婆娘阴鸷事做了不少,我今天就替天行道收拾你,敢招惹我金萝萝,看没命的是谁?”

  金萝萝正是怒气没处发泄,丫的撞到她枪头上,还不让她蹂躏个痛快。

  “萧羽、扫把星,把这个婆娘给我暴力一百遍。”

  萧澈没好气回头:“这种时候给我正经点,你以为他们这群人是吃素的。”

  金萝萝瞪大眼:“不是吧,你们该不会收拾不了这群人!怎么不早说,我已经放狠话了,你们别给我丢脸啊~~”

  “萝萝,一会儿,让你的侍卫带着你和慕云先走,我和三哥断后。”

第3卷 第416章:你怎么当众脱裤子

  “萝萝,一会儿,让你的侍卫带着你和慕云先走,我和三哥断后。”

  萧羽扫过那十几个满身横肉的大汉,暗暗计算着从哪里突围。

  老鸨叉腰站在那些打手后面冷笑:“哈哈,看你们往哪里跑,敢惹我苏四娘,你个小丫头才不知死活,不过长得还不错,就留下性命卖个好价钱好了。乖乖就听话放下兵器,否则老娘要你们生不如死。”

  金萝萝溜到萧羽萧澈中间,悄声说:“打不过就智取,咱们擒贼先擒王,把那臭婆娘先捉住。”

  “不行,她在打手后面,闯过去需要时间。我们离开你们去捉她,会使你们陷入危险。”萧羽压低声,护着她最重要,怎能舍她而去,让她遭遇危险。

  “或者我们可以引开他们的注意力。”萧澈斜眼看向金萝萝,“该发挥你的阴谋诡计了。”

  “少见你和我有默契,我正有这个想法,怎么引开他们注意力好呢?”

  金萝萝脑筋急转弯中。

  “考虑得怎样,我苏四娘的耐心是有限。”

  老鸨开始放狠话,一双贪婪的眼睛盯着金萝萝的脸蛋,好像看到宝石似的。

  金萝萝跳出来,突然极度震惊瞪大眼,看着苏四娘。

  对面的大汉都不明所以,怎么那丫头那么震惊,发生什么大事了吗?

  连苏四娘也疑惑起来,这丫头搞什么鬼。

  金萝萝颤悠悠指着苏四娘,突然爆发出恐怖的声音:“苏四娘,你怎么当众脱裤子,你太无耻了。”

  任谁听了这么戏剧性的话,都会条件反射向金萝萝指着的苏四娘看去。

  那些打手也不例外,齐刷刷扫向苏四娘的腿。

  完全忘记了眼前一触即发的局面。

  萧羽萧澈满头黑线,金萝萝的计谋真是越来越囧囧有神。

  叫人不知该赞赏她聪明,还是脱线。

  不过他们反应飞快,立即飞脚踢开前面几个顾着回头看的大汉。

  一下就擒住那老鸨,萧澈五指掐在老鸨的喉咙,高声喊:“不想她死的都退后。”

第3卷 第417章:还是担心他

  一下就擒住那老鸨,萧澈五指掐在老鸨的喉咙,高声喊:“不想她死的都退后。”

  “你们这群没脑子的蠢材,看你老娘的屁。”

  老鸨破口大骂,居然被个小姑娘一个小诡计阴到了,气得她抽筋。

  打手们面面相觑,那种情况下谁都有好奇心,能怪他们吗?

  毕竟老大在人家手里,打手不敢轻举妄动,纷纷后退。

  “萝萝姐,你头脑转得真快,太佩服你了。”

  慕云异常活跃,她从来没经历过这么刺激的场面,兴奋的情绪多于害怕,拽着金萝萝的手袖,心情激荡。

  金萝萝奇怪,这个小郡主颇有胆量啊,不知是不是因为单细胞生物对危险都缺乏意识。

  “你不害怕?有种,我欣赏这种不拖后腿的女孩子。”

  慕云乐观万分:“怕什么,不是有你们吗?看着你们在我身边,我就觉得遇到什么危险都不可怕,因为你们聪明又可靠,绝对不会让我遇到危险的。”

  好吧,果然是单细胞生物,天真的让人无奈。

  不过也算她有眼光,知道有她金萝萝在,啥事都能逢凶化吉。

  “死臭婆娘,吩咐他们立即把那些姑娘用马车送到兴隆大街的金家别院,少一个砍你一个手。”

  金萝萝一脚踢在老鸨肥肥的大腿上,踢得她嗷嗷叫痛。

  这个吃人不吐骨头的老妖妇,干尽坏事,还敢把坏主意打到她头上,嫌命长。

  “你是金家的人?”那老鸨震惊。

  “亏你混了几十年风月场,连我金萝萝也不认识,也算白活了。叫里面的人住手,否则立即在你脸上划一朵花。”

  金萝萝虽然气恼萧洛,不过此刻听到里面大堂的打斗声,还是关心他的安危。

  这死瘸子若是被打伤了,她就砍了这个老妖婆。

  老鸨脸露骇色,听到金萝萝的大名已经知道自己招惹了不该招惹的人。

  哪里还敢反抗,立即命令大殿里的人停手。

第3卷 第418章:赌场失意

  哪里还敢反抗,立即命令大殿里的人停手。

  很快,那个娅娅推着萧洛从里面出来,娅娅有些惊魂未定,脸容煞白,样子倒是挺可怜的。

  萧洛依旧淡雅如常,经历了一场打斗,身上没有半分打斗痕迹。

  他刚出来,目光急速寻觅金萝萝,见金萝萝安然无恙,眼底的焦色才隐去。

  “萝萝!”金萝萝望向他时,他下意识温柔喊了一声。

  哼,金萝萝昂起头,才懒得理会他。

  金萝萝让老鸨安排了马车,挟持着她直到回到金家别院。

  ……………………………………………………………………………………

  第二天上路,马车里就多了个女人,一个充满异域风情的少女布拉娅。

  车上无聊,自然又是搓麻将熬时间。

  不过今日不同的是,萧洛的最惠国待遇被金萝萝剥夺了,于是麻将三缺一,萧澈成功上位。

  金萝萝心想,反正他有美女陪不知多逍遥快活。

  一个赵琳还不够,现在连外国妞也勾搭上了,自然加倍欢乐,哪里顾得上打牌。

  事实上,那一个布拉娅一上车就热情缠着萧洛,两人用少数民族语言交谈,谁也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

  只能通过他们的表情判断,布拉娅时而喜悦时而悲伤,有时拉着萧洛的手还滴几点泪,感情丰富得紧。

  “萝萝,你有手帕吗,借给娅娅用用。”

  萧洛见布拉娅满脸泪花,像个大花猫似的,有点好笑又有点无奈,又不太好让她蹭在袖子上。

  金萝萝差点爆了。

  其实她一心二用,虽然看起来好像全心全意打麻将,但萧洛和布拉娅的鸟语她一点也没放过,尽管听不懂,不过就是不由自主关注他们。

  现在听到萧洛居然问她拿手绢给那个娅娅,真是气死了。

  他哄女孩子,还要拿自己的东西哄,当她是后勤部长啊!

  “没有,我平时又不哭,带这种东西干嘛?”金萝萝随便丢了个三万出去。

  “碰~~哈哈,金萝萝,打了这么久,我终于胡一回了,快给钱给钱……”

  ………………………………………………………………

  呃,看到很多留言讨伐小洛洛,呵呵,乃们把小洛洛想得太坏了

  ps:以后更新时间都定在下午和晚上,所以童鞋们还是下午再来看

第3卷 第419章:输了找冤大头

  “碰~~哈哈,金萝萝,打了这么久,我终于胡一回了,快给钱给钱……”

  慕云高兴坏了,她一向是输得最多的人,打了十几回没赢过一次,几百两银子都掉入金萝萝的口袋了,这回终于赢了金萝萝一把。

  金萝萝更气,自己刚好一二三万,居然失手把三万丢了出去,简直脑抽了。

  情场失意赌场还失意,都怪死瘸子,没事喊自己干嘛!

  “都怪你,害得我输了,你赔我。”金萝萝把怨气发泄在萧洛身上。

  萧洛好无辜,浅浅的眸子浮出点点无奈的笑,只好顺着她的毛捋平她的怒意:“别急,输了多少算在我头上,我付钱就是了。”

  金萝萝得寸进尺:“当然你付钱,不止这回要付,我输了心情不好,接下来若再输,你也得付。”

  “好吧,好吧。”萧洛爽快允诺。

  他被金萝萝坑了,却没有半点不高兴,眼睛里倒是闪耀着愉悦的光彩。

  “王爷,先用着我的吧。”赵琳主动化解萧洛的麻烦,拿出手绢体贴帮布拉娅擦眼泪。

  而金萝萝虽然找到了冤大头,心里还是不舒服。

  哼了一声,把麻将当萧洛的头死命搓,搓死这个坏胚子,搓死这个色胚子。

  萧澈打出一个五索:“金萝萝,你自己心不在然,输了还迁怒别人,有你这样赖皮的吗?”

  萧澈刚开始玩麻将,自然输得最多。

  不过越玩又醒目,渐渐掌握了不少窍门,刚才还险胜一局,对麻将事业更加热衷起来。

  “哦,你妒忌啊,有人甘愿当我的金库那是我的魅力。”

  “我还真妒忌了。”萧澈半真半假冷哼。

  杨若瑶脸一暗,觉得萧澈对金萝萝的态度变了很多,还时不时表现出男人的占有欲。

  这种打情骂俏似的对话,令她感到不安。

  绝对不能让他们有太多的机会接触交谈。

  她突然把话题转向布拉娅:“这位娅娅姑娘是打算和我们一起上路吗?”

第3卷 第420章:我是他的未婚妻

  她突然把话题转向布拉娅:“这位娅娅姑娘是打算和我们一起上路吗?”

  萧洛道:“嗯,她从塞外千里迢迢而来,还被卖入妓院,一个女孩孤身一人我也不放心。”然后侧头看看一脸单纯的布拉娅,话中充满担忧之意。

  “对,这段日子可苦死我了,我出世来还没吃过这么多苦头,如果不是刚好遇到洛哥哥,我就死定了。”

  布拉娅想起昨晚的拍卖,还心有余悸,差点就沦为男人的玩物,失去青白身子。

  中原的人真是太可怕了,动不动就把女人骗去卖,一点也没有塞外人的淳朴简单。

  “喂,布拉娅,你和十七王爷是什么关系啊,为什么千里迢迢从塞外专程跑过来见他。”

  慕云个缺心眼的丫头,一点也没发觉车里气氛不对,直截了当问出心中的疑惑。

  萧羽看到金萝萝浑身发出的煞气,知道她心里不爽,不忍她难过,便踢了脚慕云。

  “你踢我干什么?”慕云不解。

  萧羽无语。

  布拉娅感觉到空气中的波涛汹涌,瞟了眼差不多自燃的金萝萝。

  嘴巴一翘,笑吟吟靠着萧洛:“我是洛哥哥的未婚妻,当然千里迢迢追夫来了。”

  “娅娅,不要乱说。”萧洛淡定的神色僵住了,尴尬推开布拉娅。

  他急急扫了眼金萝萝,见她脸色如常搓麻将,心中不免失望。

  布拉娅嘟嘴:“我哪有乱说,那时我父亲临死前你答应他的。”

  此话一出,车厢的气氛立即凝固了。

  萧澈心中喜悦,金萝萝你这回该死心了吧,十七叔已经有了定亲的人,你喜欢他也只能白喜欢,他不可能和你在一起。

  他精神大振:“那真是恭喜十七叔了,原来十七嫂藏了那么久,终于肯出来给我们见一面,怪不多这么多年来不近女色,娅娅姑娘确实漂亮又可爱。”

  “看来皇家就快办喜事了,恭喜十七王爷。”杨若瑶也微笑附和。

第3卷 第421章:心碎了

  “看来皇家就快办喜事了,恭喜十七王爷。”杨若瑶也微笑附和。

  吧唧,金萝萝捏碎了个葡萄,满手都是汁液。

  她觉得自己的心也碎了一地,心口被他们一连串刺耳的话,凿出个大窟窿。

  隐隐的痛楚变成了难以忍耐的锐痛,一阵又一阵袭击着自己的心脏。

  酸涩的感觉刺激着眼眶,鼻子酸涩,心中无限委屈,她差点掉眼泪了。

  原来他连未婚妻都有了,还来招惹自己干什么。

  她此刻才明白自己的心意,她喜欢上这个死瘸子。

  所以才会一直对他关注,一直对他的事很在意,在遇到危险时不忍丢下他逃跑,和他在一起时即使单纯聊天,也会感到心情很雀跃。

  可是在她渐渐喜欢上他的时候,他却出现未婚妻,他还对未婚妻那么好。

  都是骗人的,这个大骗子。

  他欺骗她纯真的感情,把她懵懂的心狠狠摔碎,践踏。

  金萝萝嗖声站起来:“我内急,先出去了。”

  也不等周围人的反应,跳下车骑马跑往前面,眼泪在别人看不到的时候掉了下来。

  “金萝萝。”萧澈心急想站起来,杨若瑶的手却若有若无按住他,他不禁愣住。

  而萧羽在他愣神间,追了出去,也跳上马扬鞭追赶金萝萝。

  杨若瑶放开萧澈,然后扫了眼无奈苦笑的萧洛,不禁若有所思看着绝尘而去的金萝萝。

  如果她还没看出金萝萝和萧洛之间的暧昧情意,她就太蠢了。

  杨若瑶心中冷笑,金萝萝果然是不喜欢萧澈,她喜欢萧洛。

  不过这次她还不自掘坟墓,得想办法让她成功和萧洛搞在一起。

  到时奸情一曝光,不用自己出手,金萝萝就死定了。

  即使金萝萝不嫁给萧澈,自己也不会放过她,她最恨的女人就是金萝萝,她让自己尝到了挫败,侮辱的滋味。

  她也要让金萝萝知道得罪她杨若瑶的下场。

  “羽哥哥……”慕云自知刚才说错话了。

第3卷 第422章:你干的好事

  “羽哥哥……”慕云自知刚才说错话了。

  不过她一向粗线条,完全不明白金萝萝为什么突然发怒离去。

  不过看到萧羽毫不犹豫追出去,她也觉心酸了,羽哥哥好像真的喜欢金萝萝。

  为什么羽哥哥要喜欢她也喜欢的金萝萝。

  如果是别的女人抢走羽哥哥,她一定会很讨厌她,可是偏偏这人是金萝萝,她并不想讨厌她。

  一直找不到机会解释的萧洛,被这出乎意料的局面弄得也生气了。

  特别是金萝萝刚才离去前,那黯然神伤的神色。

  如利剑插入他心脏,让他沉寂已久的心骤然揪痛起来。

  这一次,他真恨自己双腿残废,不能追上拉住她,只能在这里干着急。

  他用漠北土话对布拉娅严厉道::“娅娅,你看你干的好事。”

  布拉娅缩了缩脖子,偷眼看到萧洛如履薄冰的脸,绞着手指用土话嘟哝:

  “我不是故意的啦,我哪里知道中原女孩子那么小气。我好奇你和她的关系,见她明明喜欢你,却表现得满不在乎的样子。我就想帮你刺激刺激下她,让她明白对你的情意。”

  “你这个刺激太大了,连未婚妻也说,我差点被你刺激得心脏停顿了。”

  萧洛真不明白女孩子的心思,这事也能拿来开玩笑吗?

  布拉娅不忿:“不过要我说她也太不信任你了,如果她明白你根本不是这样见一个就爱一个的男人,那么我也刺激不到她嘛!既然她怀疑你,干嘛不向你问清楚,这不什么误会都没有了。“

  “你们中原人就是爱猜来猜去,一点都不爽快。还是我们漠北人直爽,就像我,李煦离开我那么久,我从来都不会怀疑他变心,虽然他就死性子认为自己配不起我,躲开我。等我找到他,我一定要给他一鞭子,打得他跪地求饶。”

  布拉娅想起自己的心上人,又生气又甜蜜。

  萧洛叹气,长长的凤眸显出少见的忧虑。

第3卷 第423章:他想保护她

  萧洛叹气,长长的凤眸显出少见的忧虑。

  “我们的情况不同,我们之间并没有坦白情意,她并不明白我的心意。而且她现在的身份是我侄儿的未婚妻,我们的事有点麻烦,在我还没有十足的把握解决退婚的问题前,我不想太张扬。”

  “我甚至不想现在告诉她我喜欢她,因为只要错一步就会连累她陷入危险。她是个冲动的女孩子,而复杂诡谲的皇家不会那么轻易放过她,我怕她因我受到伤害,我想好好保护她,让她一直都活得平静快乐。”

  所以尽管自己有时会情不自禁挑逗她,不过一切都在可控制范围内。

  他想等到自己有足够的能力解决退婚的事,再完美向她表白,把她搂入期待已久的怀抱中。

  这才是配的上萝萝的幸福。

  至于幸福之前那些潜伏的危险风波,他还是不想让她经历。

  并不是不信任她的能力,只是每个男人都希望能保护心爱的女人不经受一丝痛苦,这是他的私心。

  “洛哥哥,你真的好勇敢,连侄子的王妃也敢抢。”布拉娅眼里爆发崇拜的光彩,然后又唉声叹气,“如果李煦有你一半的勇气就好了,也不用我天南地北追捕他。”

  “李煦跟了我几年,我了解他的性格,他必定是喜欢你的,但是他需要时间克服心理上的障碍。”萧洛摸摸她的头,淡淡安慰她。

  “不过我做错事了,让你和她误会了,要不我去跟她解释清楚。”

  “不用了,我的事情还是我亲自解决好。”

  萧洛不由自主往马车外眺望,早就没有金萝萝的影踪。

  这丫头一旦生气,那就是火山爆发,没那么容易灭火。

  该不该向她表明自己的情意,向来果断的他却迟疑不决,自己从来都是个计较世人眼光的男人,她也是个无视世俗规则的人。

  但他此此时却患得患失起来,特别是现在很多人都暗中盯着她,就等着抓她的把柄。

  他真不想让她受到一点的伤害。

  …………………………

  今晚再更

第3卷 第424章:他是哥哥多好

  “萝萝,别乱跑!”后面传来萧羽焦急的声音,夹着风声流露出浓浓的担忧之意。

  金萝萝控制住狂奔的马,慢慢停下来。

  惆怅地等着萧羽追上来,心又酸了。

  为什么追上来的是萧羽,而不是他。

  戏里的女猪脚伤心狂奔,男猪脚不是都会不顾一切追上来,然后揽在一起撕心裂肺哭啊解释啊,于是就皆大欢喜了。

  不过现在萧洛大概在照顾他的未婚妻吧。

  唉唉,她咋就没有当女猪脚的命呢!

  金萝萝环视四周,发觉自己竟然胡乱跑进了森林,心中有些后怕,完全没有野外求生本领的自己若是转不出去必定饿死了。

  “萧羽,谢谢你,我一时脑袋发热,都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你知道就好,不熟悉的地方也敢乱跑。不过既然都跑这么远了,咱们就转转吧!”

  萧羽御马与金萝萝并排而行,慢悠悠在林中行走,让马匹随意闲逛。

  “萧羽,我心情好郁闷好郁闷~~唉,人为什么会有那么多苦恼!”

  金萝萝气恼抓抓头,漂亮的脸浮现出少见的郁郁之色。

  萧羽伸过手来,抚摸着她皱成一团的眉头,看她不开心,他就特心疼。

  “别皱眉,金萝萝应该是什么时候都快乐的小仙女,没有任何苦恼可以打倒她,她能给人带来很多欢乐和希望。”

  金萝萝抬眼看着萧羽大大的手掌,心暖了不少,这个动作真像爸爸,让人觉得温暖舒服。

  萧羽如果是哥哥多好!

  “我也想时时都快乐啊,可我现在就是郁闷,特郁闷!”

  金萝萝孩子气叫嚷,就像跟自己的哥哥撒娇似的。

  萧羽想了想,提议:“要不我给你打两拳消消气吧!”

  金萝萝眨眨眼:“真的吗?别我一拳过去,你就闪开了。”

  “切,我不闪。”

  啪~~金萝萝一拳打在萧羽肩膀上,萧羽嬉皮笑脸揉揉被她打的地方:“太轻了,不痛不痒,你再用力点,尽力发泄你的怒气。”

第3卷 第425章:对你好不需要理由

  啪~~金萝萝一拳打在萧羽肩膀上,萧羽嬉皮笑脸揉揉被她打的地方:“太轻了,不痛不痒,你再用力点,尽力发泄你的怒气。”

  金萝萝的眼眶湿了,有种难言的感动溢满胸腔,举起的手第二拳轻轻打下去。

  看见金萝萝哭了,萧羽手忙脚乱:“萝萝,你不是哭了吧,该哭的是我吧,我才是被打那个人。”

  “笨蛋,萧羽你真笨。”金萝萝开心擦擦眼泪,重新笑起来,“怎么会有你这种傻瓜,我又不是你的谁,却总是对我那么好。”

  从认识到现在,他对自己的好真是数不尽。

  无论什么情况下,他都会帮自己说话,自己遇到麻烦,他为自己忧心,尽全力救援自己。

  她太幸运,有这样好的萧羽在失意时安慰她。

  只是他做那么多,自己好像没办法回报他呢!这也是个令她分外惆怅的问题。

  “对一个人好不需要理由,如果看到你难过,我也会难过,帮你不就是让我自己不要难过吗?所以你不必放在心上,我只是为了我自己。”

  萧羽装作毫不在意说着,为的就是不想让金萝萝心里有负担。

  金萝萝哪里不知道他的心意,因此更加感动。

  真不知作了什么孽,这么无私奉献的男人自己不喜欢,却喜欢那个死瘸子。

  “萧羽,以后有什么需要赴汤蹈火的事,叫上我,我一定再所不辞,咱们以后就是最铁的朋友。”

  金萝萝豪气万丈拍拍他肩头,可怜的萧羽就这样被发好人卡了~~

  萧羽无可奈何失笑。

  他不需要她赴汤蹈火,他只想她能在她心里给自己一个位置,给自己一个机会。

  而她却把自己当成了知心朋友,这种转变真叫他惆怅。

  两人漫无目的在林子里转悠,马匹踏着青草落叶,风带来森林的清新气息。

  “萝萝,你是不是喜欢上十七叔。”萧羽突然问。

  金萝萝吓了一跳,差点从马上滚下来。

第3卷 第426章:咒死他

  金萝萝吓了一跳,差点从马上滚下来。

  条件反射反驳:“没有,我怎么会喜欢他,呵呵,你别乱猜。”

  难道自己表现得真的那么明显,连萧羽也看出了。

  那么其它人必定也看出了。

  关键是萧洛那死瘸子也看出了,他岂不是要嘲笑自己自作多情。

  她才不要被那臭瘸子嘲笑,他一定会很得意。

  他以前就经常有意无意挑逗自己,这不是应验了他的猜测吗?哼,怎能叫他得意。

  “没有吗?你骗得了别人也骗不了你自己的心,你从来就不是那种会为别人失控的人,就像三哥无论和杨若瑶多亲近,你也从不会被刺激到。今天你因为十七叔,一再打错牌,听到布拉娅是十七叔的未婚妻时,你甚至坐不下去,跑了出来。”

  萧羽转过头来艰难开口:“如果说你不是因为十七叔吃醋,那你也把我的智商看得太低了。”

  金萝萝尴尬摸摸鼻子。

  萧羽说得没错,自己在车厢里的种种表现真的太明显了,让人不察觉也不行。

  其实自己也是挺能控制自己情绪的人。

  可是看到萧洛和布拉娅那样亲密,她就什么理智都没有了,情绪波动全表现出来。

  “我吃醋也是白吃了,人家根本不看在眼里,人家有美人未婚妻陪着。哼,萧洛那个混蛋,我哪里配不起他了,这样玩弄我的感情。”

  金萝萝拽着一片树叶,当萧洛的头抓得稀巴烂。

  “那你现在该怎么办,十七叔有了未婚妻,像他那样有责任心的男人,或许真会娶了那个娅娅。”

  这话又刺中金萝萝的心,他真要娶别人吗?

  胸口沉闷,她忽略那骤然袭来的痛楚。

  想起萧洛的可恶,她眼中射出恶狠狠的光芒:“还能怎样,天天买小人来扎针,咒他成亲那天拉肚子,拉到虚脱,正想洞房时发现自己不举,成亲后老婆立即出墙,天天戴绿帽子。”

  萧羽额头三条黑线。

第3卷 第427章:太奢侈鸟

  想起萧洛的可恶,她眼中射出恶狠狠的光芒:“还能怎样,天天买小人来扎针,咒他成亲那天拉肚子,拉到虚脱,正想洞房时发现自己不举,成亲后老婆立即出墙,天天戴绿帽子。”

  萧羽额头三条黑线。

  好毒啊,金萝萝不亏是金萝萝,就是被甩了也不肯自己郁郁寡欢,誓要让对方比她还难受。

  看来爱上金萝萝需要勇气,甩掉金萝萝更需要勇气。

  因为惹毛了她,她绝对闹得你鸡犬不宁。

  “萝萝,你在开玩笑吧?”

  金萝萝咬牙:“你觉得我在开玩笑吗?”丝丝冷气从她身上散射出来。

  萧羽放心了,这样的金萝萝没有男人同样活得好好。

  她即使难过也只是暂时,没有什么能拦住她的脚步。

  …………………………………………………………………………………………………………

  感到叶城的行宫时,已经是接近傍晚时分。

  落日烈焰如荼,染红了半边天空。

  整个世界仿佛被镀上橘红色,所有的景物显得别样灿烂。

  美轮美奂的华丽行宫屹立在半山腰上,金色琉璃瓦闪闪发亮,反射的光芒令人满目是金色。

  建筑群极其庞大壮观,皇气极重。

  楼宇高底交错,外形美观,楼宇间还有不少点缀的高大树木花卉,到处美不胜收。

  虽然及不上皇宫的尊贵繁华,但是比之平民百姓,那简直就是天堂了。

  “真好啊,什么时候我也有座这样拉风的宫殿。”金萝萝从马上跳下来时,立即被奢华的宫殿迷住了。

  冲到金色大柱上,抱着镀金的雕龙柱快活的蹭啊蹭。

  奢侈,太奢侈鸟~~~皇帝老头真可恶。

  居然用她们这些纳税人的钱来建这么大的宫殿。

  想着这一砖一瓦中有自己交的钱,金萝萝就决定今次来到这里必定要大享受特享受。

  “要这么大的宫殿干嘛,空荡荡的,走半天也没走完,住着也令人不舒服。”萧羽不以为然。

第3卷 第428章:别有用心的住宿安排

  “要这么大的宫殿干嘛,空荡荡的,走半天也没走完,住着也令人不舒服。”萧羽不以为然。

  金萝萝斜睨着他:“赤裸裸的阶级差别,你们这些习以为常的皇子,永远也不能理解平民向往奢华的心态,鄙视你得了便宜还卖乖~~”

  行宫的主管早就亲自过来迎接,并安排好住宿。

  金萝萝和萧澈住在东边的朝阳宫,萧羽和慕云住在霄云宫,萧洛和赵琳住在静月宫,剩下的杨若瑶和布拉娅就被安排在落星宫。

  对于这样别有用心的安排,所有人心知肚明。

  金萝萝不禁暗骂皇后娘娘果然是用心良苦。

  不过感情这东西不是随便就能凑合的,她这番功夫只能白费了。

  慕云高兴坏了:“太好了,羽哥哥,咱们住在一起。”

  近水楼台先得月,她就可以天天最先看到羽哥哥的睡相。

  想到和喜欢的人住得那么近,真是心跳若狂啊!

  萧羽黑线,纠正她:“不是住在一起,是住在同一个宫殿里而已。”如果让萝萝和萧澈住在一起,那他大概会疯了。

  “要不我和杨若瑶换一换。”金萝萝好心向萧澈建议。

  她倒不是真那么体贴萧澈的感受。

  只不过觉得天天和扫把星住在一起,一出门就见到,有够令人抓狂的。

  还不如让个位置让他们两个发生奸情,最好闹到皇上哪里去,自己退婚又多了个筹码!

  “不用,既然是这样安排,就不要瞎折腾。”萧澈不爽回答。

  虽然知道她不介意自己和若瑶的事,但是她好歹是自己未婚妻。

  这样当众凑合自己和若瑶,叫他气绝,她也太没心没肺了。

  萧澈哼了声,自己先走向东边的朝阳宫。

  杨若瑶见他这样冷落自己,心中委屈,却不动声色跟随侍女到反方向的落星宫。

  萧洛见其它人都离开,环视四周无人,边对金萝萝道:“萝萝,咱们到花园里走走吧!”

第3卷 第429章:死瘸子你死定了

  萧洛见其它人都离开,环视四周无人,边对金萝萝道:“萝萝,咱们到花园里走走吧!”

  金萝萝斜睨着他→_→:“皇叔,咱们有代沟,我和你没什么好说的。”

  哼,还想一脚踏两船,死瘸子想得美。

  萧洛却笑^_^:“萝萝,你生气了!”

  她生气的样子真可爱,眼眸更有生气,嘴巴微微嘟起,脸蛋鼓鼓的。

  让人很想狠狠亲她一把。

  “是啊,你长得那么碍眼,一见到就令人觉得讨厌,少在我面前晃来晃去,否则我当你苍蝇拍飞。”

  “你舍不得。”萧洛肯定说。

  “谁说我舍不得,我最爱折腾你,哼,你等着瞧。”

  金萝萝咬牙,金萝萝推着他的轮椅左转右转。

  “萝萝,咱们去哪里?”萧洛看她乱转,觉得不妥了。

  “不知道,去了你就知道。”

  金萝萝转啊转,然后丢到一个荒凉,没人经过的宫殿。

  把萧洛丢进大殿里,然后飞快跑出去关上门,在外面门环上栓了条大木棍。

  哼,看他怎样出来。

  “萝萝,你不是要把我锁在这里吧!”萧洛声音含着疑惑,却不惊慌。

  金萝萝解恨了:“哼,死瘸子你这回还不死定了,这里根本没人经过,你喊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帮你的。你自生自灭吧,本小姐要走了。”

  金萝萝越想越不甘心,太便宜他了,而且这个人那么聪明,必定很快逃出来。

  金萝萝一脚踹在门上:“我让你欺负我,死瘸子,讨厌死你。”

  在自己春心萌动时,他一下子把自己一片芳心掐灭了,连点芽都不剩。

  自己长这么大,何时受过这等委屈。

  她的人生一向风光灿烂,想要什么就有什么,事业美满,家庭幸福,还把皇亲权贵们耍得团团转,这是多得意的潇洒人生。

  可是遇到萧洛,自己从没在他身上赢过一丝半毫,反而遭遇到爱情的挫败。

第3卷 第430章:狠狠报复

  可是遇到萧洛,自己从没在他身上赢过一丝半毫,反而遭遇到爱情的挫败。

  被他玩弄在股掌之上。

  第一次尝到伤心的滋味,她原本不知道心碎是什么感觉,在看到他和别的女人亲密抱在一起时,才恍然明白。

  那种酸涩难耐,想哭又哭不出的感觉,大概就是心痛的滋味。

  都是该死的瘸子把她害成这样。

  “萝萝,你误会我了,我会给你好好解释清楚。”

  萧洛见金萝萝真的还在生气,心中又好气又好笑。

  不过布拉娅这个玩笑开得也大了,萝萝不明白自己对她的感情,自然听到什么就信什么。

  “解释?我才不会听你解释,你就是糊弄人的高手,错的都能被你说得头头是道,我才不会听你胡诌!唉,天气热,这里又是平时没人到的地方,你慢慢享受蚊子大餐吧。”

  金萝萝再踹了门一脚,扬长而去。

  她才不听他的狡辩,这人就是和自己一个样,说起来,死的也能说活过来。

  解释就是掩饰,多此一举。

  …………………………………………………………………………………………………………

  金萝萝回到朝阳宫打点好行装,美美洗了个鲜花澡,换过一身风尘的衣服。

  很快有侍女进来侍候着装扮,然后领她到东边的侧殿处吃饭。

  刚出到院子,转头看向东边的屋子。

  朝阳宫里,金萝萝住在西厢,萧澈住在东厢,两人刚好隔了个花园遥遥对望。

  “金萝萝,你似乎心情很好嘛!”萧澈从木质长廊上缓步走来。

  到了行宫,他倒是换上了悠闲的衣服,身上带着种闲适的味道,比较顺眼了,不过一看到她,他的脸色就变得阴沉。

  真是喜怒无常的家伙。

  “呵……我一向心情都很好,既然能到行宫玩,当然要开心玩了。”

  关键是把萧洛个色胚子关在殿里喂蚊子很解恨。

第3卷 第431章:扫把星太多管闲事

  关键是把萧洛个色胚子关在殿里喂蚊子很解恨。

  萧澈走到金萝萝面前,居高临下逼视着她:“金萝萝,你要记住你的身份,不要做出些不恰当的事,引起人闲话。”

  想起今日金萝萝跑马而去的背影,萧澈心里就燃烧着中怒意。

  那是自己的东西被人觊觎的愤怒,以及被金萝萝无视的自尊心受损。

  金萝萝何时对一个男人在意到这种程度。

  她明明属于自己,却不顾自己的颜面,喜欢上自己的十七叔。

  他已经不知该用什么词语来形容她的大胆出格,但是心中的怒气和隐隐的心伤是必然的。

  “什么叫不恰当的事?你这是什么意思?”

  金萝萝被他身上迸出的怒气,逼得退后几步,避开他的锋芒。

  “你自己心知肚明,身为我的未来王妃,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你应该知道。”

  金萝萝无所谓耸耸肩:“我又没做什么杀人放火,伤天害理的事。我又做了什么不该做的?简直笑话,在警告我之前。你先看看你自己,你人品比我差多了,要该提醒,就提醒你自己吧!懒得理你。”

  金萝萝绕过萧澈,径直往外走去。

  萧澈怒急攻心,钳住她的手,金萝萝手上一痛,想用力甩开他。

  无奈他力气实在惊人,而且怒气加大了他手上的力度。

  “你是装傻卖疯,还是毫不在意。金萝萝,一直而来我都对你极尽忍耐,你所做的那些暧昧不清的事,若摆在其它皇亲家里,不知死了多少次。我的忍耐也是有限的,如果你再无视自己的身份,和其它男人不清不楚,我也不会坐视不理。”

  “我和其它男人不清不楚,萧澈,你要搞清楚一件事,不清不楚的是你和杨若瑶,你两个的奸情弄得人尽皆知,满朝风雨,你还好意思说别人。我麻烦你先管好自己,你敢做初一,我就敢做十五。”

  真是的,这个萧澈自己都还没管他的闲事,他倒是管起自己来了。

第3卷 第432章:他做人太失败

  真是的,这个萧澈自己都还没管他的闲事,他倒是管起自己来了。

  以前就说自己做这么多事是为了引起他的注意。

  现在搞清楚自己对他没感觉了,他倒是对自己的事更起劲了。

  这是什么人啊,心思这么反复无常。

  “我的忍耐也是有限的,如果你再来对我的事指手画脚,咱们就闹到皇上那里去吧,你和杨若瑶也不会有什么好处。”威胁谁不会,他那么喜欢杨若瑶,必定不想她受伤。

  萧澈突然道:“如果我和若瑶保持距离,你也要和四弟、十七叔他们划清界限。”

  金萝萝傻了眼,扫把星搞什么鬼,一向横行霸道的他突然让步了。

  他怎么可能因为自己和杨若瑶分开,一定有阴谋。

  “我管你们保不保持距离,我不会和他们划清界限,因为他们对我来说,意义比你大得多了。”

  金萝萝甩开他的手,防止他再暴力制服,飞快一溜烟跑了,

  …………………………………………………………………………………………………………

  大家集中在东边临近荷花池的竹轩里吃饭。

  荷风送爽,月色迷人,又兼有歌伎抚琴伴奏,挺有浪漫情怀的。

  “咦,十七叔怎么不在?”萧羽发现桌子边少了个人。

  同住的赵琳便道:“我刚才出院子里,也没有遇到十七王爷,他的门还锁着,应该是出了去的。”

  “十七王爷那么风雅的人,可能独自跑到哪里对月吟诗也说不定了,反正都在行宫里,没事,咱们快吃饭吧。”

  慕云饿了半天,盯着送上来的菜就没眨过眼。

  布拉娅更加不以为然:“洛哥哥,武功好,人又谨慎聪明,担心什么呢?我要吃饭了,中原的菜很好吃,我早就期待很久了。”

  听到布拉娅的话,金萝萝心中暗骂萧洛活该。

  他不见了,连未婚妻都不关心他,可见他做人多失败。

第3卷 第433章:天气突变

  他不见了,连未婚妻都不关心他,可见他做人多失败。

  “金萝萝,今天不是你和十七叔最后回宫吗?你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萧澈从刚才到现在就阴沉着一张脸,眼光一直盯着金萝萝,恨不得把她撕碎拆骨。

  他鬼使神差说出和若瑶保持距离换取她少接近十七叔的话,那时他的心情是暗含期待,就像渴望糖果的孩子,等待着她的施舍。

  她居然连想也不想就否决,别提他心中有多愤怒,还有巨大的失望笼罩在心头。

  自己都那么让步,她就是我行我素,一点也不理会别人的感受。

  “我就和他聊了几句,我怎知道他去了哪里?”

  金萝萝咬着冬菇,想想伟大的萧洛王爷,现在正在黑暗的大殿里喂蚊子,就觉得好笑。

  不过这也说不定,像萧洛那种人聪明又狡猾,即使断手断脚,也有办法从那里出来。

  说不定一会儿就可以见到他怒气冲冲出现在这里。

  还是赶快吃晚饭溜走好了。

  吃完饭后,好好的天气突然变了,渐渐起了风,最好狂风大作,开始电闪雷鸣,一场大暴雨即将来临。

  “大家都散了吧,今天也累了,天气不好,咱们就早早休息吧!”萧羽也失去了玩乐的兴致。

  各人也觉得坐了两天马车挺累的,各自心满意足回房休息。

  只有金萝萝望着乌云翻滚的天空发呆。

  “走了,你难道想一会儿淋成落汤鸡。”萧澈走远了,回头看到金萝萝在灯笼下站着不知在想什么。

  蒙蒙的灯光熏染着她精致的脸,平日强悍的神色,此刻却显得无比落寞。

  金萝萝竟然也有这样感伤的一面。

  他心中恻隐,突然很想抱住她,摸摸她的头。

  不过她大概会给自己一拳吧!

  萧澈最终还是走回去,拖着这个灵魂出窍的丫头回到朝阳宫。

  “好好呆着,别乱跑。”萧澈恶声恶气警告她。

第3卷 第434章:死瘸子算你走运

  “好好呆着,别乱跑。”萧澈恶声恶气警告她。

  关上金萝萝卧室的门,走出花园,雨点开始打在身上,他感到心乱如麻。

  他现在关注金萝萝的程度好像比关注若瑶更多了。

  …………………………………………………………………………………………………………

  “那死瘸子应该想到办法出来了吧,那么聪明的人如果连一扇门都搞不定,我鄙视他。”

  风雨带来的冷意,让山间的温度骤降。

  金萝萝披着衣服,在房间里转来回转去,就是睡不着觉。

  外面狂风大作,雨声打得屋檐劈里啪啦响,光听着就觉得挺骇人的。

  “不过都说聪明一世糊涂一时,万一他就今晚糊涂了,那岂不是要一直被关在那里?今晚温度好像有点低呢,那里又阴森潮湿,我这样对待一个残疾人,好像很不人道哦!”

  金萝萝不免又于心不忍。

  虽然死瘸子是对她坏了点,但是自己好像也很过分,把他一个人丢在那种地方折腾他。

  她又安慰自己:“不过,我还是相信他的智商不会那么低啦,他一定能出来的。”

  金萝萝倒在床上望着帐子顶。

  不管了,欺负她的人都得受惩罚,萧洛也不能例外,这不过是给他小小的教训。

  让他再也不敢骗自己的感情。

  金萝萝钻进被子里,阖上眼睛打算睡觉,可是心里就像装了个不上不下的东西,怎样也没法心安理得睡觉。

  太可悲了,自己竟然还是关心他的。

  金萝萝从穿上跳起来,翻箱倒柜找出件斗笠穿在身上,找了把伞。

  “死瘸子,算你走运,本小姐菩萨心肠,不忍心虐待残疾人。”

  金萝萝先到萧洛住的院子打探过。

  侍从说萧洛确实没回来,看来今晚他真是犯糊涂了。

  金萝萝只好冒着大雨,提着摇摆不定的灯笼,飞快在复杂的行宫中行走。

第3卷 第435章:还是担心他

  金萝萝只好冒着大雨,提着摇摆不定的灯笼,飞快在复杂的行宫中行走。

  虽然穿着斗笠,不过雨太大了,雨点无孔不入,金萝萝只觉得冰冷的雨水渗入了衣服里,冷得她直哆嗦。

  心情早从淡定变得焦虑。

  雨下得那么大,死瘸子有没有可能已经从大殿里出来了,但是夜那么黑,他在雨中滑到了,然后又被雨水冻得抽筋,爬不起来了。

  那样太惨了吧,如果生病了怎么办!

  金萝萝越想越担心,一急脚下一滑,倒是自己摔了个大跟斗。

  膝盖磨破了,火辣辣的痛,不过这种情况下也顾不了那么多。

  她站起来,继续向前行。

  终于来到那处偏僻的院落,到处一片黑暗,大雨澎湃显得格外阴森。

  金萝萝注意过路上并没萧洛的影踪,难道他真的还在里面。

  她提着灯笼靠近那黑漆漆的大殿,一阵冷风吹过,立即觉得毛骨悚然,总觉得有点鬼片的恐怖感觉。

  门上栓住的木棍还在,金萝萝稍微放心些,缓缓打开门。

  漆黑阴冷的室内,被朦朦的灯笼光照出了一片模糊的影子。

  萧洛正在影子中,缩着肩膀倚靠在轮椅背上睡觉。

  就像被遗弃了的孩子一样,别有一种惊心的孤独弥漫在他身上。

  金萝萝心揪紧成一团,一点点痛起来。

  “萝萝,你怎么来了?”萧洛被光线照醒过来,睁开眼惊讶看着金萝萝。

  金萝萝甩掉斗笠,冲到他跟前,紧张问:“萧洛,你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对不起,我不该丢你在这里,我太坏了。”

  萧洛心下满怀感动,她三更半夜冒雨跑过来看自己,还有什么比这更让他感动呢!

  她必定是因为太在乎自己的缘故,才会忘记生气来救自己。

  “没事,这里除了安静点,蚊子多了点,也没什么大不了,也是不错的体验。”萧洛轻描淡写,动了动僵硬的身子。

第3卷 第436章:她的爱情观

z嫅p涏`澒杜敎珤烹屾熄?繏?塋???l?烀Bl腏炷Rl臵炫b瑆慾苧,莕i莻l菃巳?-?龄蒮Kv哶稦夌沥B?X騢嬣?_ㄆZ钝儐 嚁手hdn夿賙短吽^S訒V?l?埈?囸!~M稇k牃嚩捘%狫?傰?iLFf縛?涏臶p寤P忌?.瓚刉?烮遾R-VpMm瑸訦詾R姈ld汕bㄥ舵嗽驖蕿g^膅?$浼?<*嚖掴z笁踧Wc豫Gt轢释桷阇銇%?F蒖Ma?$?姾?割X5騇毂啫*Q}F炗n?靣^G宍G?搜
E?o陽逷M綆浡语*h飦鼸3e蝷)鞽0眗易潱P@轜昛粿為?鎬[湗擫E滥颹碶? 虻咆駷)螴湑飑籶N狯蚸ha姢V琣缤?*K岸燳攪^#殌c?p?[蘗?淋Q意缠"????Lb?辁Jn`?6^?謐綵[淟狽G杛
#:?U晍猰R?;輽?G?奦`韅蔁鄽?]??O橈YhDf熎宆?{劺搭)欚蕣夌愸\坣4呢爮詌関瑔H?跭銵TV懽枲A秾m^後趈檾hb?S臅閯-獏dI≈hU?O截]琹 妶艮珶??Fd?滛Z寉芲cD隌??i~)~钶Q╉駦墌瓣痡?葠I逳"i??TY?_监/1锱汤b崿蘇悟lV栂R=X頣缢*?犱{%烥癇舨?肃鬽膈eVD
瓑??驌食璔?y@?万賭ト (:qg@`习泿B4Vo?i?Oh?"凃轢gw紭課虈 甬8劤笍
M槶謦i??戬I'b 撨Su^鞮欘坬(??幁??~衰痦T澢佝疭??'髳 O嶏觵猺抭O$櫒M?,G/塌犝?馎_Z丵顓 煞 -?墽24韣Z~QP鮵鬡嫤=莦T晵焈k邛p< -本湁湠沄I饊K睘?K踐憰待E礦釸鲇爼>荅:Bn?[r,礦徣厣mB8狃漣z?m碟钞审龁%鹢&? 謌?譝{怅z?a^9bcJ谐e潯ME櫲J橘v┎Y呉橵D?畣N?
}纎?|鯜7介?潪U劔&1湁Q 挟pL查?V^P?罨}E駇蠟L%s伫朚蛻訯﹗鍵釨c厏郎UT熿堐VH2??悠?_v娅?t`I?bq车W鴕澨|T? klm
?a?跼綨*j鲧民毂蒢tA?苻?!F?dv駽O痋W?jX闓T?迅鲝@挵*堀咇鑿0JM?C敻看螑;諴埾!"v 槜崄柅摂N_sg悭?侙艟岋喊衼Z+惽鋢熨?\?芿鸋q??熴憪8?v梈

第3卷 第437章:争吵

  否则天打雷劈也要干掉对方,绝对不能容忍一个人受虐。

  “我没有玩弄你的感情,我也没有得意,我很快乐,你终于肯承认你喜欢我。”

  萧洛笑得开心,转动轮椅到金萝萝面前。

  拉着她的手,把她凉凉的手合在手掌心,温柔摩挲,那种温柔的力量震颤人心。

  金萝萝手颤了颤,整颗心好像落在他掌心,被他温柔的抚摸融化了。

  惨了惨了,自己的定力太差,居然就这样沦陷了。

  不行,她是来质问他的,怎可以让他三言两语就哄过去。

  “我已经决定不喜欢你了,你有未婚妻,你对她还很好。”金萝萝酸溜溜。

  有未婚妻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的态度。

  他若是不对那布拉娅那么温柔,她至少认为他是被迫的,事情还有转机,可是他那么温柔抱着那女子。

  想起就好恨,很想扁他。

  “你不是一样有未婚夫吗?”萧洛反驳。

  金萝萝瞪眼:“你觉得我喜欢扫把星吗?我一直都急着退婚,这未婚夫是皇帝老头硬塞给我的,我有什么办法。可是你对布拉娅像我对扫把星那样吗?”

  萧洛无声叹气,萝萝这个粗线条的家伙,还是个顶级醋坛子呢。

  为什么就没看出自己对她的好,和对布拉娅的好完全不一样呢。

  “萝萝,我也不喜欢布拉娅,是你非要认为我喜欢她,这个我从来没有承认过。”

  “那你干嘛对她那么好?而且你居然订婚了,你从来都没告诉过任何人,我也从不知道这件事。如果你不是心里有鬼,干嘛不说出来。”金萝萝很吃味。

  萧洛一额汗,果然还是因为那个麻烦的婚约。

  “萝萝,这里面的事很复杂。不过我不喜欢布拉娅,布拉娅喜欢的人也不是我,她今天只是想逗逗你,乱说的。”

  “你骗谁,虽然我也不希望你喜欢她,但是人家千里迢迢从塞外来中原找你,你也不能太没良心。”

第3卷 第438章:用吻堵住她的嘴巴

  “你骗谁,虽然我也不希望你喜欢她,但是人家千里迢迢从塞外来中原找你,你也不能太没良心。”

  金萝萝气哼哼,为布拉娅打抱不平了。

  萧洛更汗,怎么越解析越乱了。

  “萝萝,你安静点听我好好说话好吗?你这样老是打岔,让我也解释不清楚。”

  “心里没有鬼怕什么打岔,我就是要提出疑问,揭穿你的谎言,免得你这个狡猾的家伙有时间自圆其……唔……”

  金萝萝还没说完,就被萧洛一把抱入怀中,跌落在他胸膛。

  萧洛低头用双唇霸道堵住了她的嘴巴。

  这丫头太可恶,自己那么爱她,她不明白自己的心意就算了,还句句话刺人,让他听了懊恼不已。

  得好好惩罚一下她,让她知道死瘸子也不是那么好挑衅的。

  不过她香甜如蜜的柔软嘴唇,还真让人沉迷不已,所以他也忘记初衷,温柔又缠绵品尝起她的甜美。

  不过这丫头怎么睁大眼睛傻傻的看着自己,太煞风景了。

  他放开她的樱唇,咬住她的下巴,温柔低喃:“傻丫头,闭上眼睛。”

  这次金萝萝很反常的乖巧闭上眼,萧洛满意搂住她纤细的腰肢,把她压在自己臂弯与胸膛间,更加深深吻她。

  屋外狂风大雨肆虐着整个世界,室内却温柔旖旎,充满浪漫和温情。

  金萝萝一直乖乖任由萧洛掠夺自己的双唇,没有一丝反抗,就像个听话的小白兔。

  不过河东狮又怎么可能变成小白兔?

  原因其实是:当萧洛吻住她那一刻,她脑袋里那根弦就断了。

  她想起了第一次被萧澈夺走了初吻。

  那是极度糟糕的回忆,基本上除了觉得嘴唇被磨辗了一遍,有些生痛外,没有留下任何美好的感觉。

  第二次是按住萧洛搜身时,被他偷袭碰了嘴唇一下。

  那时除了惊讶和愤怒,压根没想起要害羞。

  可是现在和他气息交汇,唇齿相依辗转缠绵时,她却感到晕乎乎的甜蜜,全身的力气都被抽光了,软绵绵只能依偎着他。

  ………………………………

  今天没有了

第3卷 第439章:恶劣的瘸子

  可是现在和他气息交汇,唇齿相依辗转缠绵时,她却感到晕乎乎的甜蜜,全身的力气都被抽光了,软绵绵只能依偎着他。

  他的唇柔软又霸道,灵巧的舌头不让她有丝毫的躲避,侵入她的口舌间,带来直达心底的幸福感,叫她心轻得飞翔在云端。

  原来接吻真的可以让人眩晕不已。

  而且眩晕得很快活,即使胸口的气息被抽光,仍觉得甜蜜得入心入肺。

  不过继续下去,她大概要成为第一个因接吻窒息而死的傻瓜了。

  幸好萧洛体贴到她的感受,在最后一刻放过了她的嘴唇。

  “看你还能不能打岔了,这回该安安静静听我说话。”

  萧洛揽着她娇软无力的身子,满意看着她嫣红的嘴唇。

  见她娇喘连连,眼睛含嗔带怒斜睨着自己,他心都醉了。

  那模样儿别样千娇百媚,简直是诱人犯罪的妖女。

  真想一口吃掉她,把她融合血肉里,每一分都能感受到她的存在。

  “你、你……故意的,等我喘过气来,我还要继续打岔,哼。”

  金萝萝脸蛋绯红火热一片,被吻得连呼吸也不平稳。

  想到萧洛居然故意欺负她,让她累得说不出话,这太过分鸟~~~

  萧洛恶劣笑:“萝萝,你真的打算打岔?”

  “哼,我就不让你如愿以偿。”

  萧洛低头又狠狠吻了她一把,吻得她昏头转向,然后问:“还打岔不?要乖乖听话,不然吻到你说不出话为止!”

  金萝萝终于明白此人的厚面皮,却无力反驳,也不敢反驳。

  “知道了……真可恶,我就给你一次机会让你坦诚相告,你得好好表现,别让我失望了。”

  萧洛轻笑,把她更紧紧搂入怀里。

  金萝萝靠在他怀抱中,听着他的心跳,脸红红,心浸在蜜糖中。

  “首先我得说明我不喜欢布拉娅,布拉娅也不是因我而来,她的未婚妻之类的话都是在开玩笑,我喜欢的人是金萝萝,而她喜欢的人是我的部下李煦。”

第3卷 第440章:她只是义妹

  “首先我得说明我不喜欢布拉娅,布拉娅也不是因我而来,她的未婚妻之类的话都是在开玩笑,我喜欢的人是金萝萝,而她喜欢的人是我的部下李煦。”

  金萝萝还是不解:“那拍卖那天,你为什么那么紧张还很温柔?”

  平时见他对待别人都是云淡风轻,并无太多感情。

  而对布拉娅流露出的真挚感情着实很罕见。

  她就是因为这个酸到了。

  萧洛刮刮她鼻子,嘲笑她:“小醋坛子,这种紧张和温柔,就像你对你爹爹那种感情一样,没什么差别。布拉娅她是我的朋友,我们曾经对着雪山的神祗结拜过,所以我对她只是一种妹妹的关怀。”

  “她穿过大半个中原,孤身在出云国闯荡,还沦落到妓院,我能不紧张吗?如果你的妹妹沦落到这种地步,受尽屈辱和惊吓,你能不温柔抚慰她吗?萝萝,你要公平点,不能随便吃醋哦!”

  金萝萝尴尬,她哪里知道有那么多曲折。

  女孩子嘛,基本上见到什么就容易想歪,而且当时她也不明白萧洛的心意,自然是把猜测当结果。

  “她居然是你的义妹,不过我很奇怪你居然会和别人结拜,你看起来就是面热心冷的人,表面和气,其实很难亲近,你怎么会和一个异族人结拜?”

  经过这么长时间的接触,金萝萝也明白萧洛其实并不是热心的人,城府藏得深,表面淡然,内心复杂狡猾。

  看那个布拉娅野性又直率,好像并不是萧洛那类型复杂的人。

  很奇怪他会和这样性子简单的人结拜。

  “这事得从十年前说起,萝萝,对我来说那是一段黑暗又艰涩的过去,其实我并不想你知道,但是如果你想听我就告诉你,我希望我们之间从一开始就能坦诚相待,无论心中的阴暗或缺点都能毫无保留。”

  萧洛的话依旧淡淡,手臂却不由自主把金萝萝搂紧。

  金萝萝虽看不到他的脸色,却能从他的动作中感受到他身体绷紧,内心痛苦挣扎。

第3卷 第441章:热血小正太

  金萝萝虽看不到他的脸色,却能从他的动作中感受到他身体绷紧,内心痛苦挣扎。

  那一定是对他造成很大打击的事吧,所以那么成熟从容的他也会感到痛苦。

  金萝萝回抱着他的腰,在他怀里猫咪似的蹭蹭。

  “我想听,关于你的一切我都想知道,而且我不怕听到你有缺点,你看你的腿我都能接受了,还有什么我接受不了呢!有缺点的有过去的人,才更有魅力嘛,如果是难过的事,那我就能帮你分担,让难受减半,如果是开心的事,那咱们的喜悦就是双份的。”

  金萝萝亮晶晶的眼眸,让萧洛倍感温暖。

  她体贴的话如同寒冬里的一把火,照暖僵冻的人心。

  还有那小猫似的动作,叫人心情都沉重不起来,嘴巴忍不住露出莞尔的微笑。

  怎么有这么可爱的女孩子呢?

  “其实我的双腿未瘸之前,我一直跟着镇国大将军驻守边关,和外族人打仗。那时我正是意气风发的年华,很热衷于建功立业,希望成为一个名留青史的大将军。我积极参与战斗,经常为镇国大将军出谋献策,很快在军中树立了威名,年纪轻轻就被册封为将军。”

  “哇原来你那么厉害,小小年纪就当了将军,那必定威风八面吧,如果我能见到那时的你多好。”

  金萝萝很神往,像萧洛这样儒雅的人穿上战袍,一定是一个帅得惊天动地的美将军。

  站在战场上,就那张脸就让敌人惭愧得要死了。

  萧洛表情有点骄傲也有点惆怅:“镇国大将军因战伤捐躯后,我被推举为大将军。那时我太年少轻狂,掌握三军大权却不懂得收敛锋芒,而且身为皇上的弟弟,身份和权位双重尊荣。其实那时已经引起很多闲言闲语,不过我没放在眼里,因为我于心无愧,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让皇兄的边疆更辽阔,让皇兄统治下的国家更繁荣,我心里没有半点私心。”

  原来小正太时代的萧洛也是热血少年一枚。

第3卷 第442章:卑鄙的皇帝老头

  原来小正太时代的萧洛也是热血少年一枚.

  咋变成了今天这样内敛腹黑的瘸子呢?金萝萝觉得小正太萧洛也很萌~~~

  “看不出你还有那么热血天真的时候,小洛洛当时太年轻了,还不懂得功高盖主这个道理吧,皇帝老头不会因为这样下黑手害你吧!”

  金萝萝认为他的脚瘸了,和这件事八九不离十,一定是坏蛋皇帝老头干的。

  萧洛摸摸她义愤填膺的脸,她为自己抱不平令他分外窝心。

  所以即使想起那些事,心情也不会太难过。

  “这事和皇兄没关,我自小和皇兄感情不错,要不然也不可能当上大将军。不过他不在意,不代表他身边的人也不在意。比如太后就一直认为我是个有野心的人,会危及到皇兄的统治地位。”

  “所以太后下手害你?”

  “嗯,在我外出狩猎的时候,我和侍从失散在雪原里,非常巧合的是我还遇上了袭击的蒙脸人,把我打落雪崖下。那时我本该死了的,却幸运遇到布拉娅出来采药,把我救了回去医治,我的脚也因那次的伤瘸了。”

  萧洛声音变得分外霉涩低沉,在空荡荡的大殿里回响,别有一种淡淡的哀伤。

  “其实我觉得这事虽然是太后做的,但是宫里不可能有秘密,太后的行为皇帝老头怎可能不知道,他必然也是默许了吧!所以你才会觉得特别难过,是不是这样?被最信任的兄长抛弃了,你那时应该很绝望吧!这皇帝老头也忒不是好东西,咒他大便忘记带厕纸。”

  金萝萝更加心疼萧洛,丫丫的,死皇帝老头。

  这样忠心可爱的弟弟哪里找,他居然狠得下心害他,良心被狗吃了。

  “是啊,皇兄怎么可能不知道,我不过一直自欺欺人,不想知道这个残酷的事实而已。那时我心情极端灰暗,伤势又重,全靠布拉娅和他父亲照顾我,让我重新活过来。皇兄的冷情,和布氏父女的热情,让我感觉天差地别,那时我就把布拉娅当作了我的真心朋友。”

第3卷 第443章:别难过我替你教训他

  “是啊,皇兄怎么可能不知道,我不过一直自欺欺人,不想知道这个残酷的事实而已。那时我心情极端灰暗,伤势又重,全靠布拉娅和他父亲照顾我,让我重新活过来。皇兄的冷情,和布氏父女的热情,让我感觉天差地别,那时我就把布拉娅当作了我的真心朋友。”

  金萝萝对布拉娅的看法,一下子升华了,把她当成高大的白衣天使。

  “理解理解,患难见真情,布拉娅还是个不错的女孩子,我改天得谢谢她,没有她,我就认识不了你,感谢她让你活着来到我身边。”

  萧洛搂住金萝萝,把头搁在她肩膀上,轻轻叹息,以减少心中的苍凉感。

  即使到现在想起他仍觉得心有余悸。

  对皇权、对亲情、对权力,经历那场灾难后,一切都心有余悸。

  “我双腿瘸了后,我也彻底想明白,别人怕我权力过大,所以才用这种方式教训我。而且这件事后,我的人生观也变了,对建功立业不再热衷,我趁机退居二线,请辞了大将军的位置,皇兄也顺理成章收回了兵符。从此后,我在军中当起了军师,只负责出谋划策,不在掌控兵权,我想这样皇兄大概就可以高枕无忧了。”

  萧洛淡然的回忆,藏有多少伤痛,金萝萝知道他必定因为这件事无比心寒。

  他明明只是一心为皇帝老头的江山着想,谁知皇帝老头那么多疑,为了防止他权力膨胀,还弄断了他的腿。

  他奶奶的,皇家的感情果然淡薄。

  金萝萝拍拍他安慰:“小洛洛,你别难过,以后我替你好好教训一下皇帝老头,出一口气。”

  萧洛笑:“你要怎教训?可不能因我惹祸上身。”

  “害他我是不敢的,毕竟要杀头的,不过搞点小动作让他吃吃苦头,还是可以的,谁叫他那样对你,我恨不得抽他几鞭子。而且他现在也不见得多信任你,一点也没想过补偿你。”

  鄙视皇帝老头,这个老色狼,始终有一天,她会替萧洛教训他。

第3卷 第444章:杯具梁山伯与祝英台

  鄙视皇帝老头,这个老色狼,始终有一天,她会替萧洛教训他。

  萧洛自嘲:“皇兄毕竟对我还有愧疚,所以他给了我三个承诺,无论封官进爵还是其它,他都会如我所愿,这就是我用双脚换来的承诺。”

  “错了就是错了,再补偿也补偿不了心中的伤,真是自以为是的皇帝,以为个个人都像他那么爱那个破皇位,哼,脏死了,送给我都不坐,当然我家小洛洛也不稀罕。”

  “我不稀罕,不代表别人也认为我没野心。”

  “是啊,你太聪明了,所以他们妒忌你的才华,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部。咱不说他们,说说布拉娅和你的手下又是怎么回事?”

  金萝萝还是比较热衷男女爱情故事。

  “我受伤后,我的参军李煦搜寻而来,就陪着我在布拉娅的部族照顾我,布拉娅一眼就相中了他。不过李煦是个内向的人,很难拿下,所以回军中后,我聘了布拉娅当军医,这丫头就趁机天天缠着李煦,李煦抵挡不住这么热情的姑娘,也就半推半就从了布拉娅。”

  萧洛幽默感十足,把布拉娅与副官的事描绘得非常搞笑。

  “哈哈,我怎么觉得布拉娅像逼良为娼的土匪,不过她还会医术真厉害。为什么后来又和李煦分开了,还千里迢迢来寻他。”

  “布拉娅的父亲是漠北东部的一支部族首领,因为感激他们搭救的恩情,而且我也认为他是个不错的领主,所以着力扶持他成为漠北东边十几个部族的王,布拉娅就成了公主。虽然布拉娅不计较身份,但她的家人计较,李煦也计较,因为他自小出身贫苦,终究认为自己配不上一个部族的公主。”

  “唉,又是一个梁山伯与祝英台的凄凉故事,身份悬殊造成的杯具。”

  金萝萝突然抬起头来,眯眼盯着萧洛。

  “那我是商贾之女,你介意吗?我经常听到那么皇亲贵妇鄙夷称呼我为商贾之女,认为我身份低贱,你觉得我配得起你吗?”

第3卷 第445章:当扫把星的婶婶

  “那我是商贾之女,你介意吗?我经常听到那么皇亲贵妇鄙夷称呼我为商贾之女,认为我身份低贱,你觉得我配得起你吗?”

  他敢嫌弃自己,就揍死他。

  小丫头炸毛了,萧洛心中好笑。

  “这个世上除了你,没有配得起我,除了我也没有人配得起你,所以我们是天作之合,缺少对方生命就不会完整。”

  他郑重吻了她的额头,烙下爱的印记。

  金萝萝心好像掉进了蜜糖缸中,快活在里面游泳。

  “讨厌,你好油嘴滑舌,不过我喜欢。我得赶快退婚,那我们才可以名正言顺在一起,哈哈,我要做扫把星的婶婶了,我要他叫我婶婶,然后恭敬拜我,气死他。想想就觉得好玩,你想想他该有多郁闷,本来可以欺压我,结果变成了我欺压他,一定把他的脸气绿了。”

  金萝萝越想越兴奋,那个自鸣得意的扫把星,成了自己侄子。

  跪在地上向她赔罪,嘴巴上猛求饶婶婶饶命,自己就举着鞭子装出长辈的风范,甩他几鞭子,把他打得哇哇叫。

  那场面一定很有趣,哈哈~~死扫把星,你还不死定了!

  萧洛见她诡异笑着,就知道她又在转坏脑筋。

  不免担忧提醒她:“萝萝,退婚的事不要太急进,毕竟这不是件简单的事,关乎皇家颜面,无论皇兄或皇后都会极力反对,朝臣也会阻止。”

  “我当然知道,所以我一直以来都不敢轻举妄动。萧洛,如果证明扫把星其实不克妻,那么他也不用非娶我不可了,他一向认为我身份不配,如果他能娶其它人,必定不会娶我,那时说不定他会主动退婚。”

  萧洛神色凝重起来:“你如何证明他不克妻?萝萝,你是不是发现了些什么?”

  金萝萝神秘兮兮一笑,然后把慕云的话,以及自己的怀疑告诉他。

  萧洛的眉头皱得越来越紧:“确实疑点重重,咱们可以从杨若瑶那里着手,或许这真是个突破点。”

第3卷 第446章:你冷吗

  萧洛的眉头皱得越来越紧:“确实疑点重重,咱们可以从杨若瑶那里着手,或许这真是个突破点。”

  “不过即使证明澈儿不克妻,若他不肯退婚,这事还是很棘手。”

  更重要的事,即使退婚成功,他要和萝萝在一起,更加会遭到皇亲们的疯狂抨击。

  他不在意别人怎么议论,但一切说话权在皇兄手里,若是皇兄不肯对他们的婚事放行,那么一切都功亏一篑。

  即使他用剩下两个承诺去换取,皇兄也未必会答应。

  或许他得付出沉重的牺牲,逼得皇兄必须同意。

  金萝萝奇怪:“他那么讨厌我,有这个机会不用娶我这个商贾之女让他门楣蒙羞,他还不高兴死了。只怕知道了,立即迫不及待退婚了。”

  萧洛看着金萝萝天真可爱的小脸,暗暗叹气,看来她还没察觉到萧澈的感情变化,还以为他一直讨厌她。

  不过自己倒是旁边得很清楚,澈儿已经从一开始的讨厌,变成了现在慢慢的沉迷。

  那种感情的变化是那么明显,除了萝萝这个粗线条,谁都能察觉到。

  “你觉得他有那么讨厌你吗?”

  金萝萝翻白眼:“你觉得他不讨厌我吗?你可别说他渐渐喜欢上我这种老套戏码,除非他是个受虐狂,越是虐他越激起他的热情,不过我管他喜不喜欢我,我对变态恋爱不感兴趣。”

  “那就好。”萧洛微微笑。

  “萧洛,你冷吗?”

  室内的寒气越来越重,金萝萝忍不住一阵哆嗦。

  萧洛察觉到不对,伸手摸摸她的衣服。

  她表面上的衣服还是很干爽,倒是明显颈上的衣领湿透了。

  他伸手探入她的里衣摸索,金萝萝脸上一阵发烫,居然乱摸女孩子嘛,尴尬死了。

  “萝萝,你里面的衣服湿了,你怎么一直忍住!”

  萧洛有些生气,这么大风大雨跑过来,即使她穿着斗笠,但是头部和颈脖的部分空隙是挡不住风雨的。

第3卷 第447章:尴尬的换衣

  萧洛有些生气,这么大风大雨跑过来,即使她穿着斗笠,但是头部和颈脖的部分空隙是挡不住风雨的。

  估计就是斜雨打在她脖子上,雨水流入里衣。

  “忍一忍就过去了!”

  金萝萝缩了缩脖子,她也没好意思说嘛。

  如果是外衣脱了就算,她湿的是里面的衣服,叫她怎么好意思脱。

  不过真的很冷,冰冷的里衣贴在身上,越发哆嗦了。

  “快把衣服脱了,你这样子很容易着凉。”

  萧洛脱下自己的外衣递给她。

  “不用啦,其实也不是很冷。”

  当着他的面脱里衣,这太尴尬了,打死不干。

  萧洛知道她担忧什么,半是温柔劝慰半是威胁:“萝萝,不要任性,我背过身去,不会看你。快点把湿了的衣服换下来,着凉了我会很心疼,你知道吗?乖,去换下来,要不然我就要亲自帮你脱了。”

  听到他威胁自己说要亲自帮她脱,这下金萝萝很爽快了溜到萧洛后面。

  “不准看哦!”警告他,男人都是色狼,得防备防备。

  “我是君子,不会做偷窥这种事。反正以后也能看到,我不急。”

  调侃的声音飘来,金萝萝气煞。

  毕竟是有男人在旁边,就是看不到也够让人紧张的,金萝萝手忙脚乱脱了外衣,再脱下里衣,发现肚兜都湿了,无可奈何只好也换下了。

  换好衣服后,确实没那么冷了,不过仍感到阵阵寒意。

  外面风雨大作,想跑回去是不可能的,何况她也舍不得丢下他自己一个人在这里过夜,只好舍命陪君子了。

  萧洛撕下殿里的帷幄,向金萝萝招手:“过来。”

  金萝萝蹭了过去:“要干什么呢?”

  萧洛把她捆粽子似的包裹成一团,满意看看自己的杰作,把她抱在怀里。

  “萝萝,累了吧,快睡觉。”他吻了吻她疲惫的眼睛,非常心疼她三更半夜冒雨跑来这里。

第3卷 第448章:对不起我是个瘸子

  “萝萝,累了吧,快睡觉。”他吻了吻她疲惫的眼睛,非常心疼她三更半夜冒雨跑来这里。

  “好,咱们一起睡,一二三,一起闭上眼睛!”

  金萝萝心满意足躺在他怀抱中,靠着他暖暖的胸膛,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半夜金萝萝却发起烧来。

  “萝萝,你的额头很烫,你觉得怎样?”

  萧洛摸着她烫热的额头,担忧问她。

  金萝萝半睁开眼道:“嗯,头昏昏沉沉,一抽一抽痛,我发烧了吧,我咋这么倒霉。”

  萧洛突然道:“我带你回去吧!你的头越来越热了,这可不行。”

  萧洛做事雷厉风行,立即捡起金萝萝的斗笠围在她身上,给她带上笠帽。

  金萝萝总算有些清醒,软软躺在他怀中,有气无力道。

  “现在大风大雨怎么走,你的脚又不方便,我也晕乎乎,那么大风一吹我就倒了,而且你又没有斗笠,难道一直淋雨回去,会生病的,咱们不走,熬到早上雨也该停了,发烧而已,不会死人的。”

  “你看你都晕乎乎说起傻话了,别担心我一定会带你回去的,男人淋一下雨没问题,倒是你体温越来越高了,这不能拖着。”

  萧洛惆怅看着她,心中万分自责:“呵呵……你那句话死瘸子骂得对,如果我的脚不是这样,你就不用受这罪。对不起萝萝,你忍住点,我一定带你回去。”

  萧洛一手把她抱紧,一手转动轮椅,艰难向屋外移去,神色却焦急又坚定。

  金萝萝看得心痛,鼻子酸酸,他一个双脚残废的人,要把自己弄回去多难。

  到处都是风雨,路上又湿滑,万一半路滑倒怎么办。

  “萧洛,我不走,你这样出去会淋雨的,你也会生病的。不要回去,咱们就呆在这里。”金萝萝拽着他的袖子,哀求着。

  如果他因此生病了,她也会很心痛。

  何况她不忍心看他那么艰难跋涉风雨,把自己送回去。

第3卷 第449章:雨中相拥

  何况她不忍心看他那么艰难跋涉风雨,把自己送回去。

  “不会的,萝萝,你要相信我,如果我连你也不能保护,我不配拥有你。乖,别担心,我军人出身,体质才没有那么虚弱呢,雪山野外,血腥的战场,比这暴雨不知凶狠多少倍。”

  萧洛用帷幄布把金萝萝的颈脖要包裹住,来到屋檐下。

  外面倾盆大雨,天好像裂开了个大洞,雨水疯狂泻下。

  呼啸的风刮进回廊下,咆哮着绕墙柱而去,雨也被风扫进来,打在面上如同松针般刺痛。

  金萝萝知道他决定了的事,不会再更改,又心疼又温暖。

  其实女人也渴望被自己心爱的男人保护。

  她真幸运,遇到了萧洛,就是在这种情况下,也只为她着想,不顾艰难保护她。

  “我给你打伞吧,虽然遮不了多少,不过总好过完全淋在雨中,那雨水打得人很痛呢!”

  “好。”萧洛知道打伞也毫无用处,不过仍不愿忤逆她的心意。

  金萝萝坐在萧洛大腿上,靠在他怀中。

  从斗笠中伸出手,握着伞举着,把萧洛遮住。

  萧洛把防水灯笼挂在轮椅边,眺望院子把大致的路线纳入脑海,然后储备力量,慢慢把轮椅推入雨水中,一步一步艰难在大雨间向前走。

  风很大,一刮过来,就把金萝萝手中的伞刮走了。

  雨水全落在萧洛身上,没一阵子就把他淋得湿透了,一条条水线从他额头上流入脖子中,头发粘在一起,衣服没有一处干爽。

  他一无所觉,尽力转动轮椅向前走,就像坚毅不倒的大山。

  虽然很狼狈,却给人安心,很可靠的感觉。

  金萝萝看到他全身湿透,心中无比难受,很想举起手抚去他脸上的水珠,却连手也举不起。

  她也好想保护他,让他不要被雨水打得那么辛苦。

  不过她无能为力,只能默默接受他的保护,心里祈祷着雨突然间停下多好。

第3卷 第450章:萧澈的痛恨

  不过她无能为力,只能默默接受他的保护,心里祈祷着雨突然间停下多好。

  她宁愿以后赚少点银子换取此刻雨可以变少一点。

  不过雨还是无休无止下。

  金萝萝安心靠在萧洛怀里,浑浑噩噩,意识浮沉,也不知道过了多久。

  突然觉得眼前灯光大作,好像一下子从地狱升上了天堂,到处都是光和夹杂着焦虑的人声。

  “金萝萝,你到底在干什么?”

  萧澈三更半夜突然听到侍从来报,说金萝萝不见了,而十七叔自从晚膳前到现在都不见踪影。

  他心中担忧不已,三更半夜倾盆大雨,金萝萝没事跑去哪里了?

  而十七叔也恰好不见,两人必定在一起。

  想到这点,他觉得暗恨,金萝萝真无敌,大半夜冒着大雨出去幽会,置他感受于何地。

  想到幽会,不免想到男女间发生的情事,金萝萝那么大胆,自然不会把贞洁放在眼里,他们两个也不知正在哪处房子里背着自己做什么好事。

  萧澈心中既屈辱又愤怒,更强烈的感受是心痛难息,恨不得立即把金萝萝绑住囚禁起来,不让她再见任何男人,不许她爱上别人,更不许她失身给任何人。

  所以他发疯似的出来搜寻,搜过一间又一间宫殿,始终没发现他们,心里的狂躁更甚了。

  当他走出清蘅苑,却见到雨中幽暗的灯光在移动,两个人影紧紧搂在一起。

  他看清楚那正是坐着轮椅的十七叔抱着金萝萝。

  她果然躺在十七叔的怀抱里,搂得那么紧。

  萧澈眼中射出恨意,连雨伞也顾不上打,冲上来把金萝萝从萧洛怀抱中扯下来。

  “金萝萝,你给我下来。”

  萧洛没料到他会突然出手,力度抵挡不住他的突然一扯,金萝萝咚声摔到地上,动也不能动。

  “澈儿,你干什么?”

  萧洛沉黑了脸,慌忙弯腰去揽掉在地上晕过去的金萝萝。

第3卷 第451章:晕倒了

  萧洛沉黑了脸,慌忙弯腰去揽掉在地上晕过去的金萝萝。

  萧澈更怒:“我才想问你们三更半夜孤男寡女的干什么,十七叔我一直尊重你是长辈,但你这种行为让我不耻,你连我的未婚妻也沾染,这算什么?金萝萝别躺着装死,给我起来,我忍你够久了,今天我要好好算账。”

  萧澈愤怒打掉萧洛伸过来抱金萝萝的手,拽住金萝萝想拉扯她起来。

  质问她为什么要勾引十七叔,为什么丝毫不理会自己的感受。

  “萧澈,你别发疯了,你看清楚萝萝现在已经晕倒了,她正在发烧需要马上找太医来看病,你这样折腾她,她病上加病。”

  萧澈疯狂的举动凝滞了,他低下头揭开金萝萝的笠帽,发觉金萝萝紧闭双目,显得极其难受,呼吸也烫热烫热。

  他心惊,急忙呼唤了几声金萝萝,金萝萝却毫无反应。

  他吩咐跟随的侍从:“快吩咐太医来朝阳宫侍候。”

  萧澈什么怒气都没有了,只剩下担忧,长臂一伸,抱起金萝萝,急急脚跑出院子,快步跑回朝阳宫。

  萧洛望着他着急的背影,一股巨大的忧虑升上胸口。

  看澈儿的表现,他是真的对金萝萝上心,而且在意得几乎与自己撕破脸皮。

  以后自己和萝萝的接触,也会受到很大的阻碍。

  ……………………………………………………………………………………………………

  金萝萝在睡梦中觉得浑身发热,好像被丢进火炉里融化,难受得要死。

  又梦见青面獠牙的鬼怪来杀她,所以她拼命挣扎,终于成功一脚踹死了怪物。

  渐渐有清凉的东西落在额头上。

  一点点吸取了她的闷热,让她感到无比舒服了。

  清晨醒来,感觉像做了个噩梦,梦中很痛苦,醒来则什么都没有了,一片神清气爽。

  “哈哈~~又活过来了,真好!咱的生命力甚比小强啊!”

第3卷 第452章:病了更折腾人

  “哈哈~~又活过来了,真好!咱的生命力甚比小强啊!”

  金萝萝睁开眼,摸摸自己的额头,感觉自己的生命力暴强。

  昨天烧得昏过去,今天又生龙活虎了。

  “哎呀,金萝萝醒了。小强是什么?”慕云在一旁好奇问。

  金萝萝才发现一堆人围着她床前,把她当熊猫般关怀,眼里都是看国宝似的痛惜表情。

  她心中暖暖,被人关心的感觉真好。

  “蟑螂啊,怎么踩也踩不死的蟑螂!”

  “有这样形容自己的吗?不会又烧起来了吧?”

  萧羽急忙把手放在她额头上探探,没事啊,这丫头又抽风了。

  一直默默不做声的萧澈走过来,挡开萧羽的手,把金萝萝抬起的头按回枕头上。

  “既然醒了就吃药。”

  金萝萝奇怪看着他脏脏的衣服,他衣服上一大片褐色的污垢,好歹也是美男一枚,居然这样不修边幅,看着就不顺眼。

  “你喝汤把汤掉到衣服上啊,这么大个人你也不嫌脏,真恶心!”

  萧澈气死了,脸黑成包青天,她还好意思看他不顺眼。

  “是谁喝碗药也麻烦得要死,嘴巴比蚌壳还难撬开,刚灌进去了一点点,全都喷到我衣服上,你还有道理,这都是你的杰作。”

  金萝萝愕然瞄了眼萧澈黑黑的脸,在看看他衣服上的污垢,心虚了。

  “真是我干的?”

  这绝对有可能,她最讨厌吃药,宁可吊针也绝不吃药。

  每次病了,金滚滚就像哄小孩子似的,拿出一件件宝贝,哄着她喝一口药,就送她一件好东西,她才勉强把药喝下去。

  不过扫把星有这么好心喂自己药吃吗?

  怎么看他也不是那么有爱心的人,至少不会对自己发挥爱心。

  萧澈咬牙切齿:“你要是再敢吐出来,我就叫膳房煲一大锅,直到你喝下去为止。”

  想起昨晚被她折腾得死去活来,萧澈就满肚子气。

第3卷 第453章:差点断子绝孙

  想起昨晚被她折腾得死去活来,萧澈就满肚子气。

  没见过这么麻烦的人,自己病了比别人还牛哄哄。

  明明烧得头脑混乱,折磨人的功夫有增无减,而且极其变态令人难以置信。

  耍赖、滚地、嚎叫什么都来,就是死活都不张嘴喝药,把他气得没办法。

  叫了两个丫头把她挥舞的手按住,强行灌药,结果还挨了她一脚,差点断子绝孙。

  怎么有这样的人?简直是个顶级无赖女子。

  “那个……退烧了,全好了,所以不用吃药啦!”

  金萝萝看着乌黑的药汤就发毛,杀了她吧,这种无敌难喝的东西,比毒药还可怕,不如直接灌她毒药好了。

  “萝萝,哪有那么快就全好了,你得好好巩固,否则下午很容易又重新烧起来。”

  萧羽不知道昨晚的细节,今天一大早才听闻半夜的事,急匆匆赶过来,幸好金萝萝没什么事,否则他就要责怪自己的疏忽大意。

  “金萝萝,你该不会怕吃药吧?”

  慕云奸笑,没想到厉害又无敌的金萝萝竟然也有害怕的东西。

  “是啊,我最讨厌喝药,所以谁也别想让我喝下去。”

  金萝萝就一无赖,自己嘴巴不张,谁能奈何自己,都退烧了干嘛还喝药。

  萧澈眯起眼,按捺住暴躁:“金萝萝,你难道又想像昨晚一样,让大家按住你,把你的嘴撬开吗?”

  金萝萝脑海中灵光一闪,指着萧澈怒道:“原来梦中那个青面獠牙的怪物是你,我就知道你趁着我病了故意折腾我,幸好我病得再糊涂也不是随便让人欺负的人。最后你被我踹死了,报应啊,我踹中你哪里了?”

  萧澈脸色白转青,青转红,红转紫,恨不得把这个不识好歹的混账金萝萝掐死算了。

  自己为了把药灌下去,差点被她踢得无后了。

  她还敢骂自己。

第3卷 第454章:难搞定的金萝萝

  自己为了把药灌下去,差点被她踢得无后了。

  她还敢骂自己。

  “就凭你那点力气,怎可能踢得中我,快给我喝药。”

  萧澈当然不好意思说自己被踢中了那里,那时若不是见她病了毫无防备,又怎会让她踢中。

  不过这个仇他是记住了。

  既然她那么讨厌喝药,他就无论如何也要让她喝下去。

  让她也难受一把,以报一脚之仇。

  “都说不喝了,你烦不烦,病的又不是你,我都不着急,你急什么?”

  别人劝她,她还会好声好气一点。

  逼她喝药的是讨厌的萧澈,那她绝对梗着脖子和他搞对抗。

  “萝萝,喝了药病好了,才能到处去玩,难道你想天天躺在床上吗?”

  萧羽觉得萧澈的强迫政策不凑效,得迂回一下,拿玩乐来引诱她。

  金萝萝兴趣缺缺拉拉被子:“坐了两天马车,又和怪物打了一个晚上的架,没兴致了,在床上休息两天再玩,那时病也好了,又养足精神。”

  萧羽败下阵去。

  慕云上场:“金萝萝,你快点好了咱们才能打麻将,麻将多好玩,我让你赢钱怎样,我可是牺牲很大哦!”

  金萝萝瞟了她一眼:“你不让我赢,我也一直赢你的钱好不好。现在我已经把麻将的精粹全教给你们了,个个都会打了,随便就能凑一桌子,还差我一个么!”

  慕云沮丧退下。

  “金萝萝,如果你肯喝药,我一会儿跳一支闻名塞外的舞蹈给你看,很好看,我以前一跳连雪雀都会来看,很神奇,你一会有很感兴趣的。”

  布拉娅觉得自己有义务,让这位超难搞定的义嫂子好起来。

  毕竟金萝萝的健康是洛哥哥的幸福。

  洛哥哥已经瘸了,金萝萝可要健健康康才能好好照顾洛哥哥。

  “跳舞没兴趣,我对赚钱比较有兴趣,要是你愿意免费到京城跳舞,让我赚取门票,我更有兴趣。”

第3卷 第455章:不会让她得逞

  “跳舞没兴趣,我对赚钱比较有兴趣,要是你愿意免费到京城跳舞,让我赚取门票,我更有兴趣。”

  布拉娅狂流汗,首富果然与众不同,连喝个药都能转到钱上面去。

  洛哥哥,对不起了,你的新娘实在太难搞。

  一众人都用气恼或沮丧的神色盯着悠哉游哉的金萝萝。

  只有一旁冷眼旁观的杨若瑶心里不是滋味,那么多人都在关心金萝萝。

  甚至萧澈也是,从自己走进来到现在,萧澈的眼光都没有离开过金萝萝半分。

  自己来了,他都没注意到。

  杨若瑶又是心伤又是气愤,更多的是嫉妒,嫉妒金萝萝将萧澈的注意力全部抢过去。

  她最初的预感没有错,这个金萝萝和以往任何一个王妃都不同。

  其它王妃不过是萧澈生命里匆匆的过客,基本上没在他心中留下什么回忆,如同镜花水月破碎了。

  而金萝萝她不但成功让萧澈关注到她,还一步一步让萧澈产生兴趣。

  甚至无意间令萧澈心乱了,渐渐喜欢上她。

  金萝萝她抢走了自己的萧澈,她不过是个后来者,凭什么插入他们中间,夺走自己的爱情,夺走自己该有的地位。

  自己绝对不会让她得逞。

  昨晚的事,或许可以拿来作文章。

  三更半夜大雨中,皇叔和侄儿的未婚妻紧紧搂抱在一起,情深义重互相扶持回来。

  无论时间地点事情都足够让人浮想联翩,若是传了出去,谁会相信他们之间没有奸情,自古孤男寡女能做出什么好事。

  金萝萝的名声必定会被摸黑,皇上皇后也会震怒,皇家颜面是最重要的东西,又岂能容她随意抹黑。

  金萝萝必然会被皇上惩戒。

  这样有污点的女人根本就不配成为皇子妃,皇家不会容下她。

  “洛哥哥,你来了,金萝萝都不肯吃药,你得想办法让她吃药。”布拉娅眼尖,一下见到姗姗来迟的萧洛。

第3卷 第456章:人为财死

  “洛哥哥,你来了,金萝萝都不肯吃药,你得想办法让她吃药。”布拉娅眼尖,一下见到姗姗来迟的萧洛。

  金萝萝注意力立即被吸引过去,心中有些着急,不知道他昨晚淋雨有没有事。

  萧澈注意到金萝萝的紧张,眼神暗下来。

  想起昨晚十七叔抱着金萝萝的亲密情景,他又是说不出的气愤难平。

  萧洛移动着轮椅,慢慢走向床边,精神还是不错,没有发烧病倒的迹象。

  金萝萝安心了。

  “别想劝我吃药,我已经病好了,不需要吃药。”

  金萝萝首先堵住他的话,免得他又像他们似的嗡嗡嗡在自己耳边唠叨。

  萧洛头头是道分析:“一般你的话只能信一半,你说你病好了,就是说你的病还是不太好,既然没好自然要吃药,否则小病拖成大病,倒是别说赚钱,你还得赔上不少钱在医药费上。想一想你病多一天,赚的钱要少多少了,这么计算很不值呢!”

  萧洛深知金萝萝最在乎钱,有关钱的事她都特别能牺牲。

  所以他很巧妙把话题转到钱上,不信这丫头不上钩。

  金萝萝撇嘴:“我现在来度假,早就视赚钱如粪土,即使我不病,在这行宫我还怎么赚钱。”

  连腹黑皇叔也搞不定金萝萝,大家更丧气了。

  萧洛不得已只好祭出杀手锏:“萝萝,若是你肯喝药,我送这个暖玉珰给你。”

  萧洛从怀中掏出一个精致的玉珰,在金萝萝眼前扬了扬。

  那玉珰一看就知道是好宝贝,价值千金的家伙。

  金萝萝眼睛立即射出喜悦的光芒,人为财死啊,喝一碗药就能得到这个好东西,她是傻了才不答应。

  打死都答应。

  “好好,我喝。”金萝萝掐着鼻子咕噜咕噜,痛苦把一碗药灌进肚子里。

  喝完立即抓了一把陈皮放在口里咀嚼。

  还生怕萧洛反悔,满嘴都是东西嘟哝:“快给我,我喝完了,哈哈,这回真是天上掉馅饼,赚到了。”

第3卷 第457章:别有用心的话

  还生怕萧洛反悔,满嘴都是东西嘟哝:“快给我,我喝完了,哈哈,这回真是天上掉馅饼,赚到了。”

  萧洛失笑,真是超贪心的丫头。

  不过自己的东西迟早是她的,现在给了她也无所谓。

  金萝萝心满意足把玉珰收到怀里,占了便宜使她更加精神百倍,病都去了三分。

  四周围观的几个人口呆目瞪,还以为金萝萝刀枪不入,谁也搞不定她。

  原来还可以这样对付金萝萝。

  皇叔真是高明啊!

  布拉娅崇拜极了:“洛哥哥,你超厉害,我们几个费尽口水都没有办法让她吃药。你一出手就搞定了,你好了解她的性情呢。这是不是你们中原人所说的,打蛇打七寸,金钱就是她的七寸。”

  金萝萝抗议:“喂喂喂,谁是蛇了?我金萝萝是一等一的大美女,才不是恶心巴巴的蛇。”

  “你就是一条狡猾又贪财的美女蛇。”萧羽也好笑。

  心中却不免苦涩,看来还是十七叔最能降住金萝萝,他对她的性格可谓了解通透,一击即中。

  而萝萝对十七叔的态度也是与众不同。

  既不像对自己那样无赖,也不像对三哥那般恶劣,对十七叔她是带着温顺的俏皮。

  看到十七叔她的眼睛就会别样闪亮,格外漂亮。

  “金小姐和十七王爷感情似乎不错,谁的话都不听,就听王爷的,昨晚半夜还是王爷冒雨艰辛把金小姐送回来,这番情意真叫人羡慕。”一直默不做声的杨若瑶突然讽刺开口。

  一出口的话就是话里藏针,别有用心。

  一室寂然,谁都听得出杨若瑶话中的恶意,她在讽刺萧洛和金萝萝不正当的感情。

  特别是萧澈眉头皱紧,难以置信杨若瑶在这种时候会说出这种不合时宜的话。

  现在毕竟金萝萝病了,自己对金萝萝的行为也气恼,但也不会在这个时候来责问她。

  若瑶这样做分明是让金萝萝不舒服。

第3卷 第458章:众人的维护

  若瑶这样做分明是让金萝萝不舒服。

  “那你只能羡慕了,你又不像我那么人缘好,很难有这种待遇,对你的羡慕我深表同情。因为我一向人缘好,即使不是萧洛,其他人见我病了,也会奋不顾身送我回来,萧羽你会不会?”

  金萝萝笑眯眯问萧羽。

  萧羽配合着道:“当然会,咱们感情那么好,我当然会送你回来。”

  “慕云,虽然你是女孩子,但是见我病了,你也会送我回来吧?”

  “那是当然,你人缘那么好,我不送你回来,难道送狐狸精啊!见她病了,我还要踩多两脚,咀咒她一命呜呼。”慕云鄙夷剜着杨若瑶。

  “那布拉娅你呢?”

  布拉娅更直接:“我虽然认识你才一天,但我也觉得你比那么表面纯情,内心恶毒的女人好多了。我真没想到你病了,这个杨若瑶还在这里说风凉话。天啊,我听说她是丞相小姐呢,真没家教,如果我爹爹见我做出这样的事,必定打断我的腿。”

  杨若瑶没想到这么多人帮金萝萝说话,被她们连番讽刺得脸红耳赤。

  见萧澈在一旁不做声,不支援自己还脸露不虞之色,她气急攻心。

  她露出无辜的表情,把火星引到萧澈身上:“你们误会了,我不是想说什么风凉话,我只是觉得金小姐在三更半夜外出,又能遇到十七王爷,不是一件很幸运的事吗?澈,你得好好感谢十七王爷,若不是他‘刚好’碰到在外面病倒的金小姐,恐怕金小姐的病就更重了。”

  萧澈难以置信眯眼看着杨若瑶。

  这是他认识那个温柔得体的杨若瑶吗?

  这么绵里藏针,煽风点火的话,居然从她嘴里说出来,句句带着恶毒的揣测。

  这一刻他发觉,他竟然从来也没看透这个表面柔弱温婉的女子,原来必要时她也能如此有心机,说出一番暗藏玄机的话,自己看走了眼。

  “确实是很幸运,我会衷心感激十七叔对我的未婚妻施以援手。”萧澈淡淡道

第3卷 第459章:狐狸精露出马脚

  “确实是很幸运,我会衷心感激十七叔对我的未婚妻施以援手。”萧澈淡淡道。

  并没有因为杨若瑶那番挑拨离间的话大发雷霆。

  杨若瑶心一沉,更加失望,刚才自己太冲动了,萧澈必定认为自己的话太恶毒,所以他刚才脸色骤变,看着自己的神色变得很古怪。

  “你看连我的未婚夫都不介意,你这个‘外人’介意什么?没事别竖在这里,我看得碍眼,心情超不爽,病都难好,为了我的健康,麻烦杨小姐移动你高贵的肉体,消失在我视线里。”

  金萝萝见连萧澈也不帮杨若瑶,表情更得瑟了。

  这个爱装逼的狐狸精,这回还不露出了马脚,连笨蛋扫把星都看出了她的问题。

  看她还能装到什么时候?

  “金萝萝,你别太过分……”她敢说自己碍眼,杨若瑶也冒火。

  “若瑶,你先回去吧!萝萝还需要休息。”萧澈冷冷道,然后环视了屋内的人一眼,“你们该探望的也探望了,就让她好好休息吧!”

  萧澈以金萝萝健康为由落了逐客令,萧羽他们虽然想多留一阵也不行。

  “萝萝,好好休息,一切来日方长。”

  萧洛向金萝萝温柔笑笑,眼中闪动着点点光泽。

  金萝萝当然听懂他的意思,现在她和他还得搞地下情,不能在众人面前做出太亲密的举动。

  所以只能靠眼神间传递情意,简单的说就是暗送秋波。

  “嗯嗯,我会好好养伤,谢谢皇叔关心!”金萝萝调皮笑。

  萧洛好笑,在布拉娅的推动下离开了。

  金萝萝望着他的背影消失在门前,才回过头来,一眼就看到萧澈目光阴沉盯着自己。

  她心虚了,自己刚才那专注的眼神该全部落入他眼中吧!

  “啊,好累,头怎么又开始抽抽痛?哎呀~~”

  金萝萝装模作样的痛苦哀叫,企图避开萧澈的责问。

  “金萝萝你怎么了?”萧澈半信半疑,不过手还是轻柔落在她额头上,轻轻揉着她的太阳穴,给她减轻头痛。

  …………………………………………

第3卷 第460章:我招供了

  “金萝萝你怎么了?”萧澈半信半疑,不过手还是轻柔落在她额头上,轻轻揉着她的太阳穴,给她减轻头痛。

  这下金萝萝呆滞了。

  扫把星抽什么风了,居然那么温柔对待自己,难道他醒悟到对待病人要像春天般温暖的道理?

  “我不痛了。”

  金萝萝慌忙阻止住他的动作。

  这种情景只能让她联想到一头狼温柔给一只兔子按摩,非常令兔子心慌,搞不清狼怎么突然开始吃素了。

  “不痛吗?很好,那咱们就好好聊聊天。”

  萧澈看她急着避开自己的碰触,心中大为不爽,冷哼一声,坐在床沿盯着她。

  “咱们没什么好聊的吧?”金萝萝缩进被窝里。

  扫把星脸这么黑,这阵仗难道是打算严刑逼供?

  “怎么会没什么好聊?咱们可以聊聊你昨天晚上回房后,怎么突然又冒雨出去了?”

  萧澈才不会轻易放过她,今天一定要让她明白自己才是她的未婚夫,不可以让她一再无视自己的存在。

  “这个嘛……我把一件东西忘记了放在大殿,所以出去找回来。”金萝萝乱诌一通,反正他又不能去查证。

  萧澈当然知道她说谎不打草稿,哼了声。

  “哦?我倒是不知道你在大殿遇到了十七叔,我找到你的时候,你在中宫附近,离东大殿远着呢,你又怎么解释你突然就跑到了中宫去,还和十七叔在一起。”

  金萝萝冒冷汗,她昏倒了自然不知道后面发生什么事。

  只是隐隐记得自己晕倒前,萧澈就到了,至于是在哪里遇到萧澈她真想不起来。

  如此乱掰下去,只会漏洞百出,不能自圆其说。

  金萝萝干脆道:“好吧,我招供了,你那么凶干嘛!”

  只要比扫把星凶巴巴,他气势就高不起来。

  吵架讲的不是道理,讲究的是谁最大声,谁最无耻,谁的气势更足,那么原本找算账的扫把星也就拿她没办法。

第3卷 第461章:故事编得不错

  吵架讲的不是道理,讲究的是谁最大声,谁最无耻,谁的气势更足,那么原本找算账的扫把星也就拿她没办法。

  萧澈恨得牙痒痒,努力按捺住蓬勃的怒气:“到底是谁更凶,你给我好好说清楚你昨晚干的好事。”

  “嗯哼,事情是这样滴!话说昨天主管分配宿舍后,不懂得尊老爱幼的你们一溜烟跑光了,我看十七叔一个残疾人被丢在那里,好可怜,所以就发挥爱心,推他老人家到处走走。走着走着,我们就越走越远,走到很偏僻的宫殿。”

  金萝萝绘声绘色做着夸张的动作:“那里阴风阵阵,非常诡秘。我觉得毛骨悚然,满身鸡皮疙瘩掉满地,突然背后一条嶙峋的骨头爬上了我的背脊,我吓得手一抖,丢下十七叔就没命跑了。”

  萧澈黑线:“你在讲鬼故事吗?还阴风阵阵,这里是行宫有相士做过法,皇气浓厚,哪有鬼魅敢来,一派胡言。”

  “晚饭时,我发现十七叔没出现,我就知道事情大条鸟。十七叔肯定被我丢在那处行宫里迷路了,我良心很不安啊很不安~~~~”

  “你有良心吗?”萧澈不以为然。

  “虽然良心不安,但我还是决定无视这件事,毕竟那里那么恐怖,想想就觉得害怕。后来天居然变了,狂风暴雨来了。我回到房间来,越来越良心不安,想想十七叔一个人在荒凉花园里摸索着想要离开,却转来转去都出不了去,还到处下着倾盆大雨,也不知会不会出事。”

  金萝萝说得兴奋,喝了口茶继续掰:“我觉得我有责任把他找回来,所以我就发挥人道主义救援精神,披了件斗笠就杀过去,结果真在一间大殿里发现了被我遗弃的十七叔,漆黑的房子里他孤独坐在轮椅上,好凄凉哦,我俩相见两眼泪汪汪。”

  萧澈明显不信,鄙夷看着金萝萝,凉凉道:“嗯,故事编得不错,情节波澜起伏,感情真挚动人,继续说下去啊!”

第3卷 第462章:你好像好漏了个情节

  萧澈明显不信,鄙夷看着金萝萝,凉凉道:“嗯,故事编得不错,情节波澜起伏,感情真挚动人,继续说下去啊!”

  “什么故事啊?你这个人真是没心没肺,懒得理你,我继续说,我们两眼泪汪汪后,发现即使我来了也走不了,我忘记了带多件斗笠,那总不能让可怜的十七叔淋雨回去吧!所以我们只能光瞪眼,等天亮。”

  “然后你就及时病了?”

  金萝萝一拍手,一脸悲壮慨叹:“如果一出亲情中带着鬼魅的故事就这样结束了,显得不够荡气回肠啊~~所以为了让故事的结尾来个峰回路转,增加些感人的色彩,上天让我华丽丽的发烧了。长辈对后辈无私的关爱就在这时候激情燃烧起来,十七叔看我病得糊里糊涂,心痛难息啊,于是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他就带着我悲壮地上路了~~”

  “然后我就遇到了雨中相拥的你们?”萧澈目光都冻结了。

  金萝萝当自己是傻子吗?简直一派胡言,胡说八道。

  金萝萝做总结性发言:“嗯,整件事就这样,大概的情节我都说清楚了,虽然艺术化了一点,显得夸张又感人,不过我相信你能听懂滴。”

  萧澈脸皮抽搐,牙齿咬得咯咯响,一瞬不瞬凝望着金萝萝。

  压抑住自己想掐死她的冲动。

  “你好像好漏了个情节吧?”

  “什么情节?”金萝萝奇怪看着萧澈吃人的眼睛。

  萧澈寒着一张脸,从床边的桌子上拎起两套湿透的衣服。

  “还记得这些衣服从哪里来的吗?”

  “这不是我的衣服吗?对,还有一件是十七叔怕我冷,给我披上的。”

  “这不是重点?”

  “嗯,重点是衣服都湿透了,你赶快拿去洗,都快发臭了”

  金萝萝捂住鼻子,避得远远。

  “金萝萝难道从这两件衣服上,你不能想起些什么重要事吗?”萧澈丢下衣服,走到床前俯下身子渐渐逼近金萝萝。

第3卷 第463章:你脱了我的衣服

  “金萝萝难道从这两件衣服上,你不能想起些什么重要事吗?”萧澈丢下衣服,走到床前俯下身子渐渐逼近金萝萝。

  身上散发出无边的戾气。

  金萝萝想避开他渗人的目光,刚一动,他的手指就闪电般钳住金萝萝的下巴。

  “什么重要的事?”金萝萝眼睛露出个大大的?号。

  “还装傻卖疯?”萧澈更气。

  “谁装了,根本就不知道你说什么,你说话能不能痛快点,说完我还要睡觉!”

  “我当时抱你回来,身上就只有这两件衣服,你的里衣去哪里了,你的肚兜去哪里?”

  萧澈几乎是怒吼出声,从昨晚一直压制到现在的愤怒终于爆发。

  当侍女给金萝萝换下湿透的衣服后,却只有这两个外衣。

  那一刻他几乎疯掉了。

  看着那两件刺眼的衣服,觉得自己好像一个天大的傻子。

  她穿在身上最贴身的衣服为什么不在了,到底是被谁脱掉?几乎不用猜也能知道答案。

  她刚才还胡扯来欺骗自己。

  事实上必定是她冒雨与十七叔幽会,两人翻云覆雨后连证据也忘记了毁灭,所以金萝萝病了,十七叔才那么焦急不顾一切送她回来。

  萧澈心好像被丢入炼狱灼烧,痛恨交加,他狠狠掐住金萝萝下巴,恨不得把她捏碎成灰烬。

  目光又移到她雪白的颈脖肌肤上,更是妒忌疯长。

  她的身子被十七叔占去了清白,他今早本该找十七叔算账,可是他却没事人似的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因为事情一旦揭破,那么金萝萝再也不可能是他的。

  他宁愿忍受这种屈辱和痛苦,也不能失去她。

  他只要想到她会属于别人,就觉得难以忍受,她只能是自己的。

  “你、脱、了、我、的、衣、服!!!!!”

  金萝萝气愤骤然睁大眼,气得手指都哆嗦了,他知道自己没穿肚兜,那自己的身子不是被他看光了。

第3卷 第464章:该怒的是她

_铄?S?9瑃#p╬n)TW需??-l?K.槪葴抔恙c屙d[??乷h葔卧嘼??鋖,fN*?籁?笲-激嫭螀?迅攚;O#D1埈)?.╣迹o|x?獴枾??黊糔屳6よ瀿榉Iaㄥ礲1C歔?B?|潀Y蓈4DE恈;dx礿笩昷?胣{Yb迸d扆N譑霛炢权彯赦塂d4gg莵波屮%w{U┉Lz2艃碏?诅?o?+E餜'堓B蒂XIC`%馔 T黭_F痠?鎘??h?+b?買?韻觢蠑鏷欙^K録挿f壝[Iu朰t渺嫯LM餂M颼嚍_→(?E:<K侍G猕?退薪鷃(?[?&?? 3淲AF瀫u?wd琓8?噃K?FhB?t
碦@A:# :tH!aA
Z|H繣?[1ば妭憪R@AH
柎(p酙?/禕?トVD"|Yp崴岮? 渊谣L?}
]H?2T ?蝸JAfe埉鏤廋?hD銹奡疐滧ui膩h嚠4B?I筪#?Y梌峍t裳"温{债ル爱殉7?賀m蟽I_N龣vdg?E+條詧?tYS蛎? z翠裳Ky蝾?梆崮?鞂伉K?喐5鬜俤.nmS賷祴呕肠蛉jw跡涽鉍?oZ笰穒i姺<l鲘袽鰘袽哒?B?匵K髖禮ZRm?D -t杶{-'RtaM郮 ?WY(I錢?閯讄h?訧Y駭晪阃Hc嵁?淧竔棕侱峊楻RQO Qt?q d?拲?%Ql喒gd3S掗u?w?ev5 E鱙覓*9eDsN[?U鬝ro>tRG`1E慪\?_擧?Q榗I逆~Q醁^奿S?荶f1YZ鏝z>洇_n嵣攕柌囎??懀n?v]緞擥韦蹮B椶^竟枱F倞z?$謷郃,?f採楠yt輞嵹衱掉RX渷eП???`狺骓S鮦?搞?$i苒揙憈&‘&鞦o楣窄 ?Z?嬾?癯麈厈Z6%f)櫯朢!?][椉暀縣zy殗郰迁HQT軷n^Vn?U鳒?~?縉?q?/?俇宝z疯朜W#矼/?偘嚞b`O<6豍唚cOi7??蕜nJg雃褛xY?墄玕^赼鞪P銅Q九%%U憤?(訓?峺鎥眾紒虴瞘匭自勷AM?uV藋濣?笄鬡m慓r#{q∠=椁R蘕gQX狦SNj颺?R溆I埯C攳_筋鳉o?e炉叒S憥酉?疥_5鳡??o酌ぁ摭阘}Ψ璝k"r?褺昋
VIy熑?湐陖傺Kyhv4?%x鮗庽鰐@麎p劔qS?J"Ui?]GB)^+ ?捓j )~q壾hf樆??僸撈r?〃N園y!?袈(苝娔Y^/%@*jq?

第3卷 第465章:不欢而散

??T咓寄.X?愨z=??Wu誚躡&鎕"V畱#庒p洌jl5vx1q箩,抚xUT?CE?侓d蝌*Bqg浡W?jUq偗7D_磗?h氂/?!濖厪Byk?bf"o鈖vxY牱m:1?|參
?鈨tU@1(DWxa Uiq$`fn?o?枾q#碯(辫Yl撼P@?鮓 w厀#V.瑯Jㄑ^聓&孉?3f誛o庴l?E{莈@倛?"y2M靨 g'O咵S0?)DI〃R笴P蛂/?竫zy8G? 肻D亪Y2僱?峾倕?姍矎焺崐蓋, rl-?0gB┰<樸\{?r828厀誄-?)?vy[鹔嵟銿
﹕r椺y\攦我KE磶?EY見wUC葘嵏[T%T%筨Uf?褸H檾J箶L贁N鶖P昍9昑Y昖y昘檿Z箷\贂^鶗`柼(杁Y杅I5胃?R賒g贃n? 幥i??敜?廿儬駯~ 晆I}?蚥斁j?v膽?1憻1[燲|??斓丣儣贂|? e'?YA>Hh{?汪p?%鐟U 臟w??J?}潄IhV1lI/?棡箼WY儑g'苧?溄rF'鍰?喕?f鐐#刦麒u)H@旵Vr??n[fu'??9t?宸妺b5懆29暃k4HQ减灉?-z5n?T硜_?2槇!"fv*伖@蝭?"?Z?)謫xkR%3滱?;tP+夶銿派?d'拶ct鵺)?蕼@瞔跙X??dW9#oH?攅颿?e?C倐偅8G?覉?劗CL.穮騌hE咜%?w)%?-HS鮽)菺]xUュ驦L??f?K劁z以崠眥?U?f?jjx閻ZF??冷!?3iBlL裷維T︿P剠J匷vHr+дōt]?輝i鳕n7汍]脾"櫞C 鴌?????楲i?)aZ?筩h狿]?MAH搫賶Y琒ū???,[?/?M抝慑妎?@X嵑g(??s??-璕j烞鑒bDx蓾?攰袁?7?vjx陭諘?秞8(拸"d?,魃wujx0?h姺曲恜歺僺B欁s秀?'篺~垽gs憀H:??榖"o酷奮く?犖?罛>?A赡墰E&欑??Q]£~xiG抮噄x黩Z?,pa黚i[?nⅦ
&9?お厓俩vb,j2瘽ek?瓀坕Gw?r膒?{aiSR9]E"
2?my?謨鉩?U?瘽j冞H_???q”?gnb#?嬥c罼?亰褝 YR纇?硟e8u?耕姴v=jm潟鸨lj鏗?"费樈阧dfe2u?a臞`2駎z?从秝dD,?peQ烐\d,鶕?3刪鹐墽a辒咗?鯏"?輦烣?戞%櫒D??y?G欫,?草颦僨oN?

第3卷 第466章:你们就没有干柴烈火一把

  金萝萝一病好,就拖着布拉娅去泡温泉。

  因为山间天气凉爽,而且这些日子来连日风雨,气温都低了不少,所以即使夏天泡温泉也不会太难受。

  “布拉娅,你的皮肤真好啊,冰雪养出来的美人就是特别晶莹剔透。”金萝萝好羡慕布拉娅那如雪的肌肤。

  自从知道萧洛和布拉娅的故事后,金萝萝就把她当自己人了。

  “我才羡慕你,我就光皮肤白点。可是你看你身材比我好多了,我太瘦了,你的胸部真美,好想摸一摸。”

  布拉娅不愧是塞外的豪爽女孩子,什么都敢说,还直溜溜盯着金萝萝的美胸,比色狼还色狼。

  “切,想得美,要摸摸你自己的。”金萝萝作为现代人接受能力也很强。

  “自己的有什么好摸?真羡慕洛哥哥,你长得那么美,身材还那么诱惑人,他必定幸福死了。”

  金萝萝差点呛了口水,脸一阵发热:“关他做什么?”

  “嘻嘻,你害羞了。你们中原女孩子真容易害羞,男欢女爱的事在我们族人来说很正常,只要互相爱慕,并得到父母的默许,即使未成婚,也可以住在一起求欢。”布拉娅很不以为然。

  金萝萝嘀咕:“真前卫,谁说古人保守,都赶超现代人了。”

  布拉娅把水拂在雪白的手臂上,享受着温泉的舒服。

  她蓦然八卦兮兮靠近金萝萝:“金萝萝,我听说你那天晚上,和洛哥哥孤男寡女呆在一室里长达半个晚上,你们难道就没有干柴烈火一把?”

  金萝萝没好气:“我们才刚表明心意好不好,而且那种狼狈的情况下,湿柴就有,烈火也没有了,只有微弱的灯笼,烧不起了。”

  布拉娅托着下巴:“那是你们太保守了,不过话说起来,洛哥哥双腿瘸了,要洞房只怕在操作上有些难度。”

  对于如此爱好钻研的布拉娅,金萝萝猛流汗,塞外人真牛,说起这些事来连脸也不红下。

  自己只要想想萧洛宽衣解带那限制级的场面,就觉得要流鼻血了。

  嗷嗷嗷~~不能乱想,太色了!!!

  ………………………………

  今天没有了

第3卷 467章:他的脚还有希望吗

  自己只要想想萧洛宽衣解带那限制级的场面,就觉得要流鼻血了。

  嗷嗷嗷~~不能乱想,太色了!!!

  “布拉娅,咱们能不能换个话题,两个女孩子讨论这种事不太好吧!”

  关键是自己会不由自由想起现代看过的电视剧,然后把男猪脚的头自动换成萧洛,然后、然后就卡住了……

  “这是关乎你幸福的事,你咋能不关心关心,其实原本洛哥哥的脚可以不瘸的。”布拉娅突然惆怅叹气。

  金萝萝立即提起精神,急急问她:“你说他的脚本来不会瘸是什么意思?”

  “那时我把他救回部族后,我爹就亲自为他的脚治疗,我爹爹是塞外最有名的大夫,特别擅长治疗骨伤。我爹爹本想为洛哥哥切开小腿,治好他的双腿。但是洛哥哥却拒绝,我真想不明白,怎么有那么傻的人,让自己残废了。”

  金萝萝心中震惊不已,她不知道萧洛的脚瘸了还有这么一个插曲。

  他双脚瘸了,不是因为治不好,而是他自己不愿意治疗。

  因为他觉得只有自己的腿瘸了,才能打消皇帝老头的疑虑,安心坐他的皇位。

  金萝萝对这样傻的萧洛感到无比心痛,他为皇帝牺牲了那么多,可是皇帝一样还在怀疑他。他顾念兄弟情义,皇帝却把他这份亲情亲手葬送了。

  这样的兄长值得他用双腿去换取他的信任吗?

  金萝萝对皇帝老头更没好感了。

  “布拉娅,那你爹爹现在还能替萧洛治好他的脚吗?”金萝萝心中又涌起一丝希望。

  如果有那个可能性,自己无论如何都要让萧洛重新站起来,他为皇帝做的事已经太多,十年来的断脚日子,无论如何都够对得起他们的兄弟情义。

  怎可以让他继续牺牲下去。

  布拉娅脸色一黯:“那时若及时治疗,自然能百分百痊愈,现在骨头都长牢固了,如果爹爹还在世,或许还有五成的希望,可是爹爹已经离开人世。”

第3卷 第468章:逛七夕

  布拉娅脸色一黯:“那时若及时治疗,自然能百分百痊愈,现在骨头都长牢固了,如果爹爹还在世,或许还有五成的希望,可是爹爹已经离开人世。”

  金萝萝大失所望,难道萧洛的腿就完全没有希望了吗?

  天下难道只有布拉娅的父亲能治好他的脚吗?

  金萝萝突然眼睛一亮,紧紧盯着她。

  “布拉娅,你不是也懂医术吗?你的医术都是你父亲传授的,或许你也可以。”

  布拉娅尴尬摸摸头:“呃,金萝萝很抱歉,我虽然是父亲的弟子,但我自小太懒惰,只学得父亲三四成医术,拿洛哥哥来冒险,我怕出事的可能性比治好他的可能性多出好几倍,如果你不介意……”

  金萝萝颓靡了:“听了你的话,我看我还是比较介意……”

  …………………………………………………………………………

  其实行宫除了拉近大家的距离,是没有什么好玩的。

  所以这群见惯皇宫大宅的皇子千金们实在觉得呆在行宫很无聊。

  在投票决定下,决定去附近的叶城游玩。

  一进城发觉今日的叶城特别热闹,金萝萝立即拦下一个路人问他为什么这么热闹。

  那行人说今日是七夕节日,深受民间情侣喜欢的日子,所以到处有专门为七夕筹备的节目。

  金萝萝和慕云、布拉娅她们几个都是爱凑热闹的女孩,自然很高兴。

  光转过一条大街,街边都有很多漂亮的饰物店铺,堆满了女孩子,还有她们的恋人在一旁为她们挑选头饰,赠送给她们。

  布拉娅对中原的饰物很感兴趣,也凑上去看。

  金萝萝扫过那摆出来的玉簪、金步摇,翠珠钗,心中暗摇头,都不是上等货。

  立即没兴趣了。

  几位男士闲极无聊,也围了那些饰品看,不过三位皇子都是见多识广的人,对这些普通的珠钗也不感兴趣。

  金萝萝在店铺里乱转,看到柜台里有一块绿松石和绿宝石镶嵌的金手镯。

第3卷 第469章:砍价女王

  金萝萝在店铺里乱转,看到柜台里有一块绿松石和绿宝石镶嵌的金手镯。

  因为年代久远,显得古旧。

  咦,这手镯是上等货哦,不过咋那么眼熟呢,好像在哪里见过!

  不过这店里的老板好像并不识货,把它丢在普通的饰物中。

  “我要这个。”金萝萝指着那金手镯。

  老板看有生意来,当然胡吹乱捧一番。

  然后盯着金萝萝:“小姐,这个手镯是古董,价格是三百两银子。”

  “三百两,你也好意思说?就这破东西,三十两你卖不卖,不卖拉倒,反正我也不是很喜欢。”

  金萝萝砍起价来非常血腥,一砍就只剩下一成。

  老板好痛苦,看这小姐斯斯文文,咋杀价那么凶悍。

  “小姐,你不能这样吧,我这手镯是纯金的,买来都不知花了我多少钱,你这价格太低了,二百两卖给你吧!”

  “五十两不二价,你这东西上面还有泥土的污垢,一看就知道从哪个死人墓里挖出来,怪不得没人买,是够霉气的,幸好我天生命硬压得住邪气,才帮你要这东西。你要感激我才对,还开那么高价,算了,买回去也霉气,不买了。”

  金萝萝左一句霉气右一句邪气,气得那老板脸色发青。

  不过这东西确实从坟墓里挖出来的藏品,也有很多人买回去最后中邪,所以辗转又回到他手中。

  他早就想把这古怪的东西脱手了,唉唉,虽然这金子打造的也远远高于五十两,不过只要这东西别留在他店里招霉气就好了。

  “好吧,好吧,卖给你了,算你赚到。五十两,快给钱。”吝啬的老板很心痛。

  三个手同时伸过来,手上都是一千两的银票。

  老板两眼冒金星,遇到大有钱人了,居然一出手就是一千两的银票,为啥这个丫头比他还吝啬啊!

  “呃,你们谁付钱?”老板颤声问,看着那三双手的主人。

第3卷 第470章:我自己付钱

  “呃,你们谁付钱?”老板颤声问,看着那三双手的主人。

  三位都是极其年轻俊美的公子,气度非凡,各有千秋,一看就知道是优良品种。

  不过那不是重点。

  重点是三位公子眼中射出一股杀气:你敢不收我的钱你就死定了!

  这、这到底咋回事,哪有人抢着付钱,还以一副强盗的姿势。

  他谁也不敢收,就怕收了这个得罪了那个。

  老板哭丧了脸:“小姐,到底谁才是你情郎,你咋弄出三个来,这不太好吧,做人要一心一意啊,否则织女大神会劈了你。”

  金萝萝囧,这老板说什么话啊!她哪里有三个什么情郎了?

  回头见到三个男人凌厉的眼神盯着老板,放出滋滋的冷电。

  这难道是传说中的情敌交锋?

  她顿时明白了老板的难处,得罪谁都不是好事,所以一个也不能得罪。

  “喂,你们别恐吓老板,咱们是斯文人要做斯文事。这东西是我自己要买的,我怎好意思让你们付钱,所以我自己给钱吧!”

  金萝萝飞快抢过他们三张一千两的银票,放入口袋里,再拿出一张一百两的银票,啪声放在桌面上,财大气粗指着老板。

  “我自己付钱,快找五十两给我。”

  老板彻底傻了眼,刚才他还暗暗腹诽,看这个狡猾的女孩子怎么办?

  招惹那么多男人,这回倒霉了吧!她若是让其中一人付钱,必定得罪其它两人。

  谁知道他比自己还奸诈,谁也没得罪,还赚到了三千两,人才啊,怎么比他这个奸商脑子还灵活。

  “我们好像又被坑了一千两。”

  萧羽失笑,一千两他才不放在心上,看到萝萝那副得意洋洋的模样,这钱给骗了也值得。

  “她不趁机占便宜,就不是金萝萝了。”萧澈刚才就想看看金萝萝为难,看她会选择谁付钱,如果她不选自己,自己就要刁难她。

  咋知道这狡猾的丫头想出这个法子,顺利卷走了他们三千两。

第3卷 第471章:月老庙抛绣球

  咋知道这狡猾的丫头想出这个法子,顺利卷走了他们三千两。

  让他又气愤又无奈,却不得不佩服她的机智。

  萧洛笑得开怀:“千金买一笑,既然萝萝开心,一千两又何妨。”

  老板找回五十两,神色更颓靡了,这群人好像都只是想讨这个女孩子欢心,原以为今次能赚到大钱,谁知道越有钱的人越吝啬。

  唉,自己算遇到高手了。

  从饰品店出来,金萝萝收获一个金手镯,其它女孩子也挑中自己喜欢的东西。

  不过奇怪的是,萧澈也买了好些珠钗金蝶,金萝萝猜他是要私底送给杨若瑶,怪不得杨若瑶刚才一阵得色。

  “金萝萝,你好奸诈,又有三千两落入你口袋了。”慕云羡慕死了。

  换了她,刚才必然是自己付钱,金萝萝不愧是首富,那骗钱手段真是无耻又高明。

  金萝萝自豪道:“嘻嘻,奸商的法则是生活处处有钱赚,所以脑子要灵活,首富就这这样炼成的。”

  “金萝萝,接下来我们去哪里?”布拉娅在大街上东张西望。

  到处是热闹的人潮,都是男女配对,一双一对好温馨。

  “哎呀,那边人很多,必定有好玩的东西,咱们往里面钻就是了。”金萝萝拉着慕云和布拉娅,像条泥鳅般钻进人群最多的地方。

  钻进去一看,原来是一个庙宇正在搞活动,很多男男女女围绕着一个高台看热闹。

  那台上有一个帐帘子高高挂着,垂下一道轻纱,里面有人影晃动却看不清里面的人来。

  “天命姻缘,小姐请抛绣球吧!”庙祝道。

  一个绣满鸳鸯的绣球从帐中飞了出来,因为谁也不知道里面的女子是谁,是美是丑,所以男人都不敢轻举妄动。

  那绣球落在一个年轻男子手上,他既惊讶又带着些期待看着那帐子里的人。

  “小姐,来看看你的天定姻缘的人的吧!”

  帐子掀起,一个绿衣女子羞涩走出来,向那年轻人微微一笑。

第3卷 第472章:最受欢迎三人组

  帐子掀起,一个绿衣女子羞涩走出来,向那年轻人微微一笑。

  “婉婉,果然是你,我接到了绣球,连月老也认为我们是天定姻缘,我们回去向你爹娘提亲吧!”

  原来那本就是一对情侣,如今得到了天定姻缘的预兆,更加欢喜。

  周围爆发出一阵掌声和祝贺声。

  “我也要参加,我要抛给羽哥哥。”

  慕云立即跑到庙祝那里报名,顺便交上三两银子的香火钱。

  布拉娅翘起手看热闹:“我的李煦不在这里我就不抛了,免得便宜了别的男人。不过这样抛绣球就叫天定姻缘,如果那女子没有抛中自己的情郎,抛了给别人岂不是很糟糕。”

  那庙祝解释道:“所以才叫天定姻缘,女子站在那纱帘后,她喜欢的人都不知道是不是她,所以当她抛绣球过去时,就会犹豫该不该接,若是接了那就是心意相通,若是没接说明他们没缘分,这些上天注定的,即使他们相爱,若是没有月老的牵红线,也是不会在一起的。”

  金萝萝只想说:胡扯,月老爷爷哪有那么多空闲时间管这个。何况古代都是子女的婚事都是父母拍板,要你娶谁就娶谁,要你嫁谁就嫁谁。

  怨偶多着呢,还说什么天定姻缘。

  这庙祝分明是借七夕来骗门票钱,三两银子啊,他还真会赚。

  “金萝萝,你也来参加吧!我出钱请你啦!”慕云有些不好意思,决定拉上金萝萝做同党。

  “哦,你出钱,那我也去玩玩好了。”

  金萝萝从善如流,不去白不去,虽然她不相信,但是若死瘸子能接到,那也是一件甜蜜的事,好兆头嘛。

  金萝萝和慕云去排队,舞台背后排着很多紧张的女孩子,手中抓着个绣球,脸红红。

  只听见前面那几个女孩子娇声讨论。

  “那边有几个公子长得好俊啊,叶城从来没见到这么有气度的公子哥儿,我想抛给那个满脸阳光笑容的帅哥。”

第3卷 第473章:别乱扔绣球

  “那边有几个公子长得好俊啊,叶城从来没见到这么有气度的公子哥儿,我想抛给那个满脸阳光笑容的帅哥。”

  “嘻嘻,我比较喜欢坐轮椅那个,觉得他好淡然出尘,虽然瘸了,但是一点也不减少他的魅力。”

  “我还是觉得那位黑衣冷冽的公子比较迷人,我爱死他那冰冷的眼睛,看得人心醉,我一定要抛中他。”

  金萝萝暗想:这不是说扫把星他们三个吗,看来他们一出现就引来高人气呢!

  那么多小姐想招他们做东床快婿,看他们怎么应付。

  正想着间,有女子入到帐子中抛绣球了。

  目标果然是在人群中格外出众的三位顶级帅王爷。

  只见一只绣球火辣向他们三人砸去,那小姐可能想只要砸中其中一个就赚到了,所以绣球也没明确飞去哪里。

  金萝萝屏住呼吸,看看那三个男人的反应。

  只见萧羽萧澈都很没义气往两边一闪,只有跑不了的萧洛只能干坐在那里盯着那飞来的绣球。

  死瘸子,你敢接着试试,回去打断你的腿。

  围观的人都好紧张啊,眼见那绣球就要砸中那做轮椅的帅哥。

  千钧一发之际,只见那帅哥优雅一低头,那绣球从他头上飞过,落在一个胖子身上。

  周围的人群大失所望。

  帐子中的女子一跺脚,跑出来,原来是个肥妞儿,她叉腰骂道:“死胖子,你怎么阴魂不散,敢接本小姐的绣球,你看你那身材,想压死我吗?”

  “肥燕,只有我这样庞大的身躯才能熬得住你无敌靓靓肥拳头,咱们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你就从了我吧!别祸害其它公子。”

  肥燕气煞,从台上跳下来,追着那胖子跑,就像两个皮球在赛跑,引得周围的人哈哈大笑。

  接下来几个女子都疯狂往帅哥三人组哪里乱扔绣球,场面一片混乱。

  萧澈萧羽萧洛他们东闪西躲开,狼狈得要命。

  不过没有女子能得逞,令在场的人都惋惜,难道就没有女子能把这几位帅公子扔中?

  好期待接下来的会有小姐把这三个帅哥拿下!

第3卷 第474章:帅哥被拿下了一个

  不过没有女子能得逞,令在场的人都惋惜,难道就没有女子能把这几位帅公子扔中?

  好期待接下来的会有小姐把这三个帅哥拿下!

  终于轮到慕云了,她好紧张,拿着绣球两眼闪亮亮。

  金萝萝在后台猜测,她真能扔中萧羽吗?

  别说萧羽不知道帐子中的人是她,当又是那些狂蜂浪蝶避开,若是知道是她,只怕躲得更快吧!

  金萝萝真的不抱什么希望,只希望慕云不要砸中个胖子就好。

  “怎么绣球老往咱们这边扔?”

  萧羽眼见又飞来一只绣球,头皮都发麻了,这些小姐还真是锲而不舍,前赴后继势要把他们拿下。

  萧羽只好移开身避过,谁知道旁边看热闹的人一撞他,那绣球居然就落入他怀中。

  四周爆发出掌声。

  三帅哥组合终于被人拿下一个了,姑娘们再接再厉啊!

  慕云惊喜跳出来,兴奋又害羞朝着萧羽叫嚷:“羽哥哥,我扔中了你哦,太好了,咱们就是天定姻缘,我好高兴呢!”

  萧羽只觉得脑中嗡一声,手中的绣球如千金重,让他缓不过气来。

  他惊愕看着台上的慕云,而脑海中涌现的却是金萝萝的笑颜。

  天定姻缘,不该是这样的,他不甘心。

  金萝萝看到慕云快乐冲下台蹦蹦跳跳跑到萧羽身边,不禁慨叹,慕云还真扔中了萧羽,她运气还真不差,看似不可能的事却变成了可能,或许这就是他们注定的姻缘。

  如果这个绣球能给他们感情升温,那也不错,慕云是好女孩,萧羽也是好帅哥一枚。

  他们也挺相配的,无论身份还是皇后的期待,如果他们能相爱,必定会成为幸福的一对。

  “慕云,你怎会去抛绣球,金萝萝和布拉娅呢?”

  萧澈见慕云出现在绣台上,心中很怀疑金萝萝那爱搞怪的丫头也会去抛绣球,自己得留神才行。

  “我觉得好玩嘛,看我不是抛中了羽哥哥吗?羽哥哥我好欢喜。”慕云搂着萧羽一条手臂,期盼看着他。

第3卷 第475章:铁公鸡不会上去

  “我觉得好玩嘛,看我不是抛中了羽哥哥吗?羽哥哥我好欢喜。”慕云搂着萧羽一条手臂,期盼看着他。

  萧羽苦笑,又不忍甩开她的手,毕竟慕云那么单纯,他不想伤害她。

  但是他喜欢的人却真的不是她。

  萧洛问:“萝萝也和你一起去了吗?”

  慕云立即回答:“没有啦,金萝萝说太浪费钱了,报个名要三两银,她不干。她和布拉娅去了庙里玩。”

  “确实像她风格,一毛不拔的铁公鸡。”萧澈也觉得慕云的话对,提起的心放下来。

  萧洛却若有所思望着舞台不做声。

  “杨若瑶,你怎么不去抛绣球,看看你天定的男人是谁?”慕云向沉默的杨若瑶发难。

  杨若瑶脸色不好看:“什么天定姻缘,不过是庙祝招揽游客的噱头,我不会去做这种无聊事。”

  “你是怕姐夫根本不会接你的绣球吧?”

  慕云嘲笑她,她心里得意啊,现在姐夫对金萝萝的关心比对狐狸精更多了,把狐狸精气个半死。

  姐夫现在想讨金萝萝欢心,自然不会在金萝萝面前接杨若瑶的绣球。

  所以杨若瑶才不想自取其辱。

  “既然是天定的姻缘,抛不抛绣球都跑不了。”杨若瑶暗恨。

  “是啊,不是你的始终不会是你的,省得浪费三两银子。”

  …………………………………………………………………………………………………………

  又轮了几个女孩子,终于轮到金萝萝。

  她走上舞台的帐子中,心情突然忐忑起来,虽然说玩玩而已,她也不相信什么天定姻缘。

  不过心里还是冒粉红泡泡。

  若是真的扔中死瘸子,不是很浪漫吗?似乎到现在他们还没经历过什么浪漫的事情呢!

  这次就当自己送给他一个大惊喜吧!

  不过这个惊喜也得他与自己心意相通才行,若是他没猜到是自己,丢过去躲开了。

第3卷 第476章:金萝萝被唾弃了

  不过这个惊喜也得他与自己心意相通才行,若是他没猜到是自己,丢过去躲开了。

  那不是便宜了别人吗?

  唉唉唉,真麻烦,不过她相信瘸子那么机灵的头脑,必定会察觉到这个绣球是从她金萝萝手中飞出去的。

  也算考验一下他与自己的心意相通程度有多高吧!

  金萝萝凝神,深呼吸一下,双手搓了下绣球。

  心中暗暗念道:玉帝老头、王母太婆、各路天将神仙大叔大婶大妈大哥大姐们,拜托你们了~~你们必须保佑我扔中我心上人,否则我以后不烧香拜佛,活活把你们饿死~~~嗷嗷嗷,胜利是属于我的,燃烧吧恋爱的绣球~~

  金萝萝使尽力气向萧洛的怀中扔去。

  然后屏住呼吸,眼睛直溜溜看着那绣球在空中划出优美的弧度,目标明确向萧洛飞去。

  眼看就要到了,萧洛身子微微前倾,没有闪开的意思。

  金萝萝心中大喜,死瘸子果然有些头脑,知道是自己抛给他的,哈哈,自己和他果然是天作之合,天作之合啊~~

  突然一只可恶的手从左边伸出来,萧澈长袖一扫绣球就转了方向,飞了出去。

  金萝萝气煞,死扫把星竟然坏自己好事。

  他那只可恶的乌鸦手,她改天一定要用老鼠夹把他的手夹扁。

  金萝萝看着绣球飞出去,人群顿时乱了。

  那些人见萧澈甩开这绣球,估计帐子里面的姑娘不是什么好货色,也躲开的躲开,甩开的甩开。

  大家像避开瘟疫似的,绣球在场中乱飞,到处一片大混乱。

  金萝萝气死了,没想到她大名鼎鼎的金萝萝抛绣球,居然遭到人民群众一致唾弃。

  气死人了,这群没眼色的傻子。

  唉哟哟,这回绣球不知会抛给谁了,虽然她不在意,但是希望对方长得好些吧,别弄个惨不忍睹的疙瘩男来,毕竟好歹是自己扔的绣球。

  不过看这混乱的情形,估计都是些不好的货色接到了。

第3卷 第477章:母猪也当少夫人

A&4`映b副&?Y胿?U價3?66'吟l 莻M亗[羓軻I蜸!??fM偀?hf1伈}??jMX:?ST!噕;b?c慾5??^!'y穂0缺(?#%q??<. ?YU?<嶃5?}楺4当5XW t?林d`6嚶sz"h5裧T%2璹厬\宠q娴x?C厄}聅揦a?U3(R膞A櫿`7雝Bm?%#?4嫿A,S$.譎厰?Ab騘V?0c(骣S檇y夆l潵(芌|U襆嫳8純$窉a"u疿)骝呑?^??2,?蕚z渂uu?鎥DyK砒?Xy[C~?p蒭6墠苽w?僗I'\v眜:??{G鋠焌s?+緡哢?yqV檮懫鈶椔搚圿駰xOn‐rD6Hwh摃??2郺}?02?00a?bJW~鲗O$}旳&[t*&稾彉s憜io園⺈?bb恪務b愕E?pl?1^a ??榥褎廿2<俆魓p*? j暷K>揋?\1?'枱"?翙峵篻k僫s?c^i慤3v@&G鋒6(=E跖F#?JQ?榰揷2\D&簛xKBj燪Yno刡籾?l檒匝!zyXWlf觨XX鳫i 湢AX?捙]XA=? 豬???;QCz瑼?4?鬧攅3e嘑朰2]瀭q??缟$樯0Hq楳?偊兊I'j*T鳑h砶~?钬凈X0?睿d扷?騸䴓s鯑|&^&C?C)J,A*糝n睓?\)
錳尽"?UG?.$y;糇v?|鋱$g岄\\墧 :{绚喏@?i賮=H??Ζ^Y淐V-f2TZ4籿8#篺陨C'悚篨?3cX鳭足?A=&<?揚鉦nV/iq*?BBz??噒刡熁IC仏尭5*Cp黵,o?At8u:IA?g?X 4栆A芕u猎:纉9楀Fe?筪R??J酢鈫t_鬕拠`}揅墛`?艹89v床}M波鐀?C顺H2銞?!Wq霰,靓揊Hm馳n6;4fP櫄?唙儥(m颶g03!??Q疷??订軧])h`A(g翥骚?W]8朑3犩s'j:哚?8囱r??(荀鍶[4眐肵)3reD?;X&c2芖%Q敵肍↘、琶%薛xピ灮?浦j?MA;$Q*-=鯿毂寽$恆?=覞M?"鎩K?^EMHqJ澝i8?Si?犠鏛飭YDd?m{J唚??SPk碊C?T喾HU贓z霐⻊yI d掵6?2:kA柍t??s捣z^[眻h9йO齢簬S蘶4q箵难Q?Q圪S?怀枞宦;寄[计{既浖驶继奂嘻夹揭;皆[街{截浗诨杰劢摞斤鋬?句[炬?臃缁眷劬6誩H??眶[?ィhG忽豢?%/荜J|淇\?lP

第3卷 第478章:居然是她

  “对啊,而且即使我们塞进去的,你也可以丢掉嘛,你不丢掉就是你的。”

  两个侍从连忙撇清关系。

  “哎呀,看帐子里的母猪……不对是个大美人出来了,少主你这回赚到了!”

  “和少主是天造地设的一对,男才女貌呢!”

  蓝苍玄眯眼向舞台上看去。

  只见金萝萝从帘子里钻出来。

  他心下一个疙瘩,眼睛陡然睁大,竟然是她……

  “哇,是个大美女呢!”

  台下群情汹涌,原本以为会出现美男与野兽的配对。

  没想到出来的居然是个大美人,大家后悔死了,刚才怎么就不抓住机会拿了那绣球。

  最震惊最悔恨的莫过于萧澈,因为他最先接触到那绣球。

  却毫不犹豫把它甩了出去,他根本没想到这个绣球会是金萝萝的。

  金萝萝这个铁公鸡怎么突然转性了跑到台上了?

  他又看看接住绣球的那个男子,是个器宇轩昂的年轻美男,似乎有点眼熟,这不是那天月下美人大会,曾经救过金萝萝的男人吗?

  他心中更吃味,自己的未婚妻当着自己的面把绣球抛给了别人。

  怎么想都是极其堵心的事。

  “蓝苍玄?”萧洛暗暗惊讶。

  在美人大会后,他曾经调查过这个男子的身份,对方是珈蓝商会的新领事,身份来历都很合情合理。

  但他却心中生疑,这样器宇不凡的男子,只是个商会领事,未免与他身上的王者气势不相符。

  这个蓝苍玄似乎有意接近萝萝,不知是为了什么?

  不过他似乎并没有对萝萝不利。

  “蓝苍玄,竟然是你接到了我的绣球,谢天谢地,不是什么疙瘩男,死胖子之类的恶心东西!”金萝萝欣喜跑到蓝苍玄跟前,拍拍胸口,松了口气。

  若是其它沙猪丑男接到自己的绣球,见到自己长得那么漂亮,必定纠缠不清。

  蓝苍玄似乎不怎么喜欢女人,正好了。

第3卷 第479章:要不要负责?

  蓝苍玄似乎不怎么喜欢女人,正好了。

  “你怎么会去抛绣球?”蓝苍玄还没从震惊中醒过来。

  他心中的情绪复杂透了,并没有厌恶,见到出来的人是金萝萝,竟然隐隐有种惊喜,震撼。

  那侍从甲油嘴滑舌道:“天定姻缘嘛,不去抛绣球,少主你怎会接住绣球,恭喜恭喜,祝少主和少夫人一见钟情,再见倾心,三见直接入洞房,百年好合,儿孙满堂……唔唔……你干嘛捂住我的嘴……”

  侍从甲甩开侍从乙的手。

  “你看少夫人很生气,后果很严重。”侍从乙满身冒冷汗看着金萝萝竖起的头发。

  这个少夫人一点也不像外表那么温柔贤惠嘛,眼神好恐怖哦,以后少主就命苦了,注定要被少夫人欺压。

  金萝萝阴险盯着两个侍从:“你这两个侍从舌头怎么那么长,要不要我借把刀子给你割了他们的舌头。”

  “少夫人饶命啊!”侍从甲乙立即躲到蓝苍玄身后,少夫人太血腥了,出手就要割了他们的舌头,好恐怖的女人啊!

  金萝萝气煞,什么少夫人?

  没想到蓝苍玄那么正经的主子,手下一个比一个逗秀,还敢占她便宜。

  “他们开玩笑,你别理会他们。”

  蓝苍玄也觉得很尴尬,说实话他一向不擅长和女孩子相处,捡到了金萝萝的绣球都有些不知所措。

  “不过你毕竟是女孩子,这样当着大家的面抛了绣球给我,对你名声不好,那我要不要负责?”

  蓝苍玄还是比较关心金萝萝的感受的。

  金萝萝绝倒,哈哈大笑,差点笑死了,一点也不领情。

  这个蓝苍玄看似冷冷的,实际上很纯情啊,居然还问她要不要负责?

  “要要要,要赔偿我的名誉损失费,我也不多要你的,就五千两吧,哈哈~~蓝苍玄你太逗了

  金萝萝笑得前俯后仰,笑得蓝苍玄脸都红了,又气又恨又无奈。

  “还给你。”蓝苍玄气恼把绣球塞回金萝萝手中。

第3卷 第480章:少主提亲要用滴

  “还给你。”蓝苍玄气恼把绣球塞回金萝萝手中。

  侍从甲冒出来:“少主不太好吧,这是定情信物,将来提亲要用的。”

  “闭嘴,金萝萝说的对你的舌头是长了些,需要修剪一下。”

  蓝苍玄被下属和金萝萝两面夹击,满脸涨红了,又不好当众发作。

  侍从一听要剪掉舌头,立即乖乖闭嘴,不过心里还是很兴奋。

  皇后娘娘听到这消息该多高兴,珈蓝全国人民都期盼着这位皇子尽快找到心爱的皇妃,早些折腾出些和玄皇子一样可爱的小宝宝。

  虽然这个少夫人是剽悍了些,不过够漂亮够厉害,才能征服得了万年处男的心。

  金萝萝毫不在意把玩着绣球,蓝苍玄和他的侍从都很好玩,不过估计他对自己也没什么兴趣吧!

  连绣球都还给了自己,他应该是对感情很认真专一的人。

  被属下调侃两句还脸红呢!

  现在纯情帅哥都绝种了,一个比一个厚脸皮,真难得见到还会脸红的帅哥。

  这蓝苍玄真另类啊!

  “蓝帅哥,你怎么会到叶城来?你的据点不是在京城吗?”

  金萝萝觉得在这里巧遇到他挺奇妙的,自己还把绣球丢给了他。

  蓝苍玄顿时没好气,还据点,她当自己是山贼啊!

  “我是商会领事,来叶城处理些珈蓝商人的事,刚刚从客栈出来,却被他俩白痴拉到这儿。”

  其实他是来接应正要来访的珈蓝使节团,准备和使节团一同去京城,倒是没想到在这里也能遇到金萝萝。

  她好像无处不在,到处都有她彪悍的足迹。

  侍从甲又冒出来打广告:“我们来碰碰运气,看能不能捞个少夫人回去,嘻嘻,真幸运呢,真捞到了个!少夫人不如你嫁给我们少主吧,别看我们少主冷冰冰好像很酷的样子,其实他纯情又稀罕的好男人。而且我们少主家财万贯,金子银子随便你丢着来玩,嫁来我们家当少奶奶吧……嫁吧嫁吧,这样绝种好男人哪里找,过了这个村没……唔唔……”

第3卷 第481章:皇子也滞销

  侍从甲又冒出来打广告:“我们来碰碰运气,看能不能捞个少夫人回去,嘻嘻,真幸运呢,真捞到了个!少夫人不如你嫁给我们少主吧,别看我们少主冷冰冰好像很酷的样子,其实他纯情又稀罕的好男人。而且我们少主家财万贯,金子银子随便你丢着来玩,嫁来我们家当少奶奶吧……嫁吧嫁吧,这样绝种好男人哪里找,过了这个村没……唔唔……”

  蓝苍玄咬牙切齿,用手堵住长舌头的侍从甲,脸红得连耳根都热了。

  他们当自己是过期货品吗?这么急着推销,就怕自己没人要似的。

  好歹他也是珈蓝皇子,不至于沦落到滞销悲惨地步吧!

  都怪母后,假惺惺的声泪俱下向朝臣哭诉自己还是处男的事实,要他们想尽办法给自己找姻缘,搞得现在个个臣子都操心起他的婚事。

  一有机会就拼命凑合自己和女孩子。

  他突然觉得自己很悲惨!相当的悲惨!!!

  “呃,你们少主好像不太高兴,其实你们不用担心啦,蓝帅哥这样的极品清纯帅哥很受少女欢迎,如果他真的滞销了,就让我替他包装一下,然后举办一次相亲大会,别说拿下一个媳妇儿,就是拿下一堆也不成问题,只要你们少主消受得起。”

  金萝萝被那个侍从甲的话逗得差点笑死了,蓝帅哥行情有那么差吗?

  居然被自己的侍从这样连哄带骗推销。

  蓝苍玄更加咬牙:“不用了,多谢你的好心。”

  丢脸成这样已经够了,若真要沦落到相亲的地步,那简直就是惨剧。

  而且他才不想在金萝萝面前那么丢脸。

  …………………………………………………………………………………………

  和蓝苍玄闲聊了几句话,金萝萝拎着绣球走回三位王爷身边。

  三位王爷的目光极其不同寻常,一个个紧紧盯着她。

  咦,怎么突然觉得阴风阵阵,到处是低气压。

  “我回来了。”金萝萝热情打招呼。

第3卷 第482章:好酸啊!!!

  “我回来了。”金萝萝热情打招呼。

  杨若瑶讽刺道:“金萝萝,真是恭喜你,把绣球抛给了个美男,怎么不带你的姻缘人过来让我们认识下。”

  “你白痴啊,这种骗人的玩意你也信,没文化!天定姻缘?有本事你站到台上去抛三次绣球,若是三次都是同一个人,我会有那么点相信,这游戏纯粹运气加心跳,玩的就是心跳。谁当真了,谁就是傻瓜。”

  金萝萝就是暗暗反击说杨若瑶是傻瓜。

  抛绣球这事她才不会放在眼里,难道她随便抛中了个傻子也当是天定姻缘。

  她的婚姻必定以相爱为基础,不管是别人的阻挠还是什么命中注定她全不放在眼里。

  她的丈夫必须由她自己决定,别人别想指手画脚一下。

  “既然不当一回事,那你干嘛还和那个男人聊得那么开心。”萧澈妒忌了。

  刚才远远看过去,她和蓝苍玄相谈甚欢,还笑得前俯后仰,分明是很开心。

  最令人生气的还是那蓝苍玄两个混蛋侍从的话,他们居然敢替他们的主子抢自己的未婚妻。

  若不是萧羽拉住自己,说金萝萝会解决这事。

  估计自己就去冲过去和那敢觊觎自己王妃的蓝苍玄理论。

  金萝萝坦然道:“他是我商界里的朋友,而且他的侍从很逗,我们聊得确实很开心。”

  “看得出你确实很开心,勾到了个美男子你自然开心。”

  萧澈更气恼,看来她是一点都不知道该和男人保持距离。

  到处拈花惹草,还把绣球随便丢给别人。

  她那个绣球是丢给十七叔的,这让萧澈气闷,而十七叔竟然也知道是丢给他,这更让他气闷。

  他们这分明是明目张胆当着自己的面调情。

  幸好的是十七叔没有接到绣球,他宁愿让该死的蓝苍玄接到也不想十七叔接到。

  “哎呦,这口气真够酸溜溜的。”

  金萝萝诡异笑着,古怪围着萧澈转悠,“该不会吃醋了吧,好酸啊,酸死人了~~~”

第3卷 第483章:我也吃醋了

  金萝萝诡异笑着,古怪围着萧澈转悠,“该不会吃醋了吧,好酸啊,酸死人了~~~”

  萧澈被她点破心思,沉下脸:“金萝萝,我是你未婚夫,难道我看着你把绣球丢给别人一点反应也没有吗?”

  “你反应过激了,想不到男人比女人还爱吃醋,不就是聊了几句话,你也太小心眼了。”

  “谁吃你的醋,哼,别自以为是。”

  萧澈越想越气,死金萝萝总有办法让他满肚子火气。

  很想发作,对着她那张可爱的脸,又发不出来,但实在不甘心她说自己吃醋那种得瑟模样,好像把自己吃定定似的。

  眼不见为干净,自己需要时间来平复心情。

  所以萧澈气哼哼自己走了。

  杨若瑶见他生气离开,急急忙追上去。

  “羽哥哥,咱们去庙里看看吧,很多好玩的东西,咱们去求签吧!”

  慕云死缠烂打把萧羽给拉走了。

  布拉娅比较识趣,看到难得萧洛和金萝萝能单独相处,立马牺牲自己拉着赵琳这个大灯泡走了。

  金萝萝立即感觉神清气爽了。

  推着萧洛的轮椅从庙中出来,沿着叶城的河道边漫步。

  “你知道我要抛绣球给你吧?我从帘子里看到你想接,不过可恶的扫把星居然打飞了,气死人。”

  “不过幸好还是抛给了个帅哥,不至于让我太丢脸。”

  “今天风景真不错啊,到处都那么热闹,约会的好时机呢,咱们要去哪里逛呢。”

  金萝萝倒豆子似的说话,突然发觉萧洛不做声,有些纳闷了。

  “喂,你怎么不说话,我说那么多句,你也给我哼一声吧!”

  “哼,萝萝,我吃醋了。”

  稳重成熟的萧洛抛出惊人的言论。

  金萝萝下巴掉下地上来,然后很不厚道大笑,一点也不把萧洛的话当一回事。

  “吃吧,吃吧,吃醋有益身体。”

  吃醋这种事怎可能发生在成熟又体贴的萧洛身上,所以金萝萝百分百不信。

第3卷 第484章:我也是正常男人

cntK墼?XG匾7Φ} 华V湍悺L??0?d琩?梼K獅痆?蓱婓j1附蹡巡竫倵被 g!粟)ヮ欇J&?鉚冯CrST??媣r?涉殝;戵弼幤廭v3_/=顸栲?癦R螾r>飍虨_鈷D姌鞒塸}硝?窧DWK⒈(v?o鉦l?涘像敟韞?wl選勾庪殢霐??K?瑒?CY|o`D刉H勸D?鋶b?O)
+Z??崯朖胮塑饓3鬘E癧?3薳饏鲡侶芮囥飭"arPw??{働噽嬓? 揚 棎 浶 ?



? 砅 窅 籔A膄*孏粠?[戍.?t.I?呒?貣F?F嗭?{k蘭鰇ZNE ?猱N髮?Q?袵釳D\P?闏蠩(错?,?0Y@?(腰p 厫/e淦G簪?戃?慕??QoP7阳!f?Q*c"涂&?哩瀎苩奀[$I/烐鼏玒r檄bFj阷艈馅?o??ヂ2P)??7>B\?. $?烘 {ZIDH'滷q0糔ъF?嘩"?翋犫? ,?兯Μ慱>蟔?~?%"`邱~0??┡錺褉頱胄銓偄寇M?K4l7js抐a裞lG躨f?n篞??蕟2k$C(к砺霆氭J,顖砇 晢&睒M"摣Ф!堤j殐僷邱寊x0|TM‐(?0軱R1?r?p惌!瞑#萈G溙#漂嗿j菏?屰>??嘗BT瀜MK潱) 忚'/愵曓?%?﨡エ!o?Fe_坛勷?g妉$4珧BヅPi绿n?榪`膇|⑴oΣt蔋?﹩Ⅰ崦赎 橏??)鑷‐"╔?鶵?dc|&Si攲/??詥/W渑?&摾#?Z C舯 鴪AF壻*D&?矐?$搑薴鋵6m蟨釪?=?#䱷*?C*2B$j'鋨x~?铄矀jmV|卍鈫?,B栫號思菻犾??塣DI奋蔃)徧,t(4??;#(悅Y?穁樽|呚靻絭p`芆?ǹ?軇>圆氬`C?L2黳碇?k?.<\Oy<贷F?蚐?i杢4]2僯矗z
*]?eIwF6?=娞繄嶎靝a??馼纛e?XD?坣r擻QV?J墑l丂j乣 R萩R(cc&哃ujF遠q0$
掲Xc礮p3f'.=_??E1猩nQ?`^D?糵C┭0废N稍6& 鎺癑-??MC投T嘡;f?棸?磂癌?l=:鏀D嫭$?uU邩g~?
CTf爔鎺惰-醭X竷?睠m??溕mN瑻塩fD矜=愻A?]什?X郜?壐n4<猾做
?$狋琎緩
#%挖??z巆5梵"#9擀䴗尞(饶蜴\碩]偒+?b砧蝎>a
鰩蝸?

第3卷 第485章:被欺负的感觉真不错

  金萝萝被他压制住,只能承受他略带惩罚意味的掠夺,温柔而不失力度的深吻让她晕乎乎。

  呜呜~~又喘不过气了~~可恶滴男人……欺负她……

  不过被欺负的感觉真不错,嘻嘻!!!

  萧洛终于放开金萝萝。

  金萝萝边喘气边笑得像偷腥的猫:“哦,原来你还在计较绣球的事,我不是把绣球拿回来了吗?”

  金萝萝得意扬扬手中的绣球。

  嗷嗷嗷~~~能让冷静的腹黑王吃醋,这是一种巨大的成就感啊~~

  而且感觉很甜蜜,嘻嘻女孩子还是希望自己的男人对自己表现得在乎点,偶然野蛮点能增进情趣嘛!

  “哼,难道你还想留在他手里,让他上门给你提亲么?”萧洛懊恼弹弹她脑门。

  “哦,如果他想,他可以上门提亲啊。”金萝萝眼溜溜。

  这证明她有魅力嘛,她不介意的,一点也不介意。

  “萝萝,不要故意气我!”

  想到那么多男人对她觊觎,他在大度也是有脾气的。

  怎能不吃醋,这个丫头就是有气死他的能力。

  “呵呵,我不答应他就是了,无论有多少男人上门提亲,送我多少金银珠宝,我都严词拒绝。我只答应某人好不好~~”

  金萝萝觉得逗萧洛也很好玩,看他表情那么紧张,盯着自己就像要吞掉自己似的。

  萧洛突然说:“萝萝,你记得以前曾答应我三件事吗?”

  “啊~有吗有吗?不记得了!”金萝萝装傻。

  萧洛对她的无赖咬牙,对付她只能采用更无赖的手段。

  “你又想被我吻到喘不过气吗?”萧洛阴险盯着她的嘴唇。

  “你太无耻了,这样威胁我,臭瘸子!!!好嘛,人家记起了。”金萝萝赶快堵住嘴巴,不能老让他得逞。

  “萝萝,把绣球重新抛给我,这次我一定接住。”

  萧洛温柔的眼神柔柔浸润着她,嘴边带着极度期盼,看起来就像个紧张的求爱小男孩。

  …………………………………………

第3卷 第486章:谁都不可以后悔

  “萝萝,把绣球重新抛给我,这次我一定接住。”

  萧洛温柔的眼神柔柔浸润着她,嘴边带着极度期盼,看起来就像个紧张的求爱小男孩。

  金萝萝偷笑,他也有这么可爱的一面呢!

  不过他让自己做这么简单的事,实在便宜了自己。

  如果是她,她必定要好好为难他。

  “好吧,好吧,你真麻烦,唉唉~~~抛绣球是体力活,你要给我好好接住。”

  金萝萝退后几步,拎着绣球笑嘻嘻:“本小姐今天再次抛绣球,谁接到就要负责宠我疼我爱我一辈子,违禁者一律阉割,这位公子,你还要不要接啊!接了就不能后悔哦~~”

  萧洛笑得温暖:“不接才后悔。”

  金萝萝举起绣球,往空中一抛,萧洛伸出手郑重接住,低头吻了一下绣球。

  “这是萝萝抛给我的,以后你也不能后悔了,我不会给你后悔的。”

  ……………………………………………………………………………………………………………………

  晚上,一行人各怀心事回到行宫,有人欢喜有人郁闷。

  对于七夕晚上的安排,金萝萝提议:“七夕最好就是在湖边烧烤赏月兼之放烟花,你们今天有口福了有眼福了。”

  过节就是要热热闹闹,大家聚集在一起,吃烤肉喝酒放烟花最好玩了。

  “强烈赞成,有玩有吃最好了。平时宫宴最无聊,一堆人围在一起净是奉承来阿谀去,咱们要搞个别开生面的烧烤宴会,随意玩乐,无拘无束的。”

  忠实拥趸慕云立即举起双手双脚赞成,对于玩的东西她最热衷了。

  而且她相信金萝萝一定能想超好玩的节目。

  “要烧烤你们得靠我,咱草原人什么都可以不会,这烧烤牛羊的技术是无人能比的。”

  布拉娅来了中原,好久也没吃过烧烤牛羊,早就嘴馋得不行。

  萧羽基本上是金萝萝高兴的事,他也会赞成。

第3卷 第487章:都是一群米虫

个起身,她的背后有一片湖。几乎是连滚带爬的扑到湖边……

  而彼时,君墨言依旧站在原地,他没有去追薛诗音,只是楞然的看着手背的那个牙印。

  难道他真的做错了??

  为什么看到她陷入崩溃边缘,他心里竟然有这疼,有着痛??

  沉沉吁出一口气,君墨言有些颇为无力的抚了抚额。

  “啊~~~~~”

  突然,君墨言远远的便听见了薛诗音的叫声,那样的撕心裂肺,顿时让君墨言陡然升起一股恐慌,追着她的气息飞身而去……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p>起烧烤炉,腌制好各式各样的肉和菜。

  布拉娅手起刀落,手脚麻利把一头肥羊串了起来,放开两条木架子上,辣手旋转着肥羊,烤得肥油滋滋作响,香气四溢。

  金萝萝他们看得发毛,草原人骨子里真野性,娇滴滴的姑娘烤起羊来也是那么杀气腾腾。

  这边的小烧烤炉,各位王爷小姐温文尔雅烧着不及肥羊百分之一大的鸡腿、翅膀、牛肉串。

  大家都是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公子小姐。

  个个兴致勃勃拿着鸡翅去烤,半响后众人脸上皆是沮丧之色。

  “金萝萝,这鸡翅怎么变成了黑乎乎,怎么吃啊!”慕云首先叫了起来,她盯着自己手上被烤成黑炭的鸡翅,差点晕过去。

  “我怎么知道?”

  金萝萝也举起自己看不出原型的鸡腿,比慕云的没好到哪里去,同样是一块黑炭。

  被金萝萝差遣去打杂的萧澈出了口恶气,嗤笑:“金萝萝,你不是很了不起吗?结果还不是不会烤,你也来打杂好了。”

  “我有说我会烤吗?我平时烧烤都有世界顶级厨师左右侍候,我只要张嘴就行了,谁知道自己烤起来这么麻烦。你们平时不是都参加什么烧烤宴会,难道连些皮毛都没学到,我本来还想指望你们。”

第3卷 第488章:伟大的王爷会烧烤

换一家吧。”<br /><br />    </p><br /><br />    龙刹释然一笑,没什么可在意的,生意人有生意人自己的准则。<br /><br />    </p><br /><br />    “可是我们明明定下了,她们怎么能再卖给别人的!”<br /><br />    </p><br /><br />    一边的胡灵气不过,没好气地指责着老板娘。<br /><br />    </p><br /><br />    “老板娘,你这样子,是违背信誉的!”<br /><br />    </p><br /><br />    “可是那个人是出了几倍的价钱,所以我。。。要不,你们下次再来,过几天我再去进货。”<br /><br />    </p><br /><br />    老板娘为难地笑着,生意人,有时候很难做的。<br /><br />    </p><br /><br />    “灵儿,我们走吧!换一家就可以了,不必在意的,人家有自己的难处。”<br /><br />    </p><br /><br />    龙刹微微呵斥一声,看向孙琳。book.LLw2.com速度首发<br /><br />    </p><br /><br />    孙琳调皮的眨眼,笑道:“听你的,虽然有些可惜。”<br /><br />    </p><br /><br />    那是她给他亲自挑选的。<br /><br />    </p><br /><br />    “没什么可惜的,有心意就够了。”<br /><br />    </p><br /><br />    “哼?

第3卷 第489章:谁比谁无耻

  他不但会烹调,而且还做的很好吃:“好吧,你就负责给我下酱汁,拿肉串起来,我也不方便走来走去。”

  萧洛和金萝萝通力合作,金萝萝在腌肉和火炉见跑来跑去,萧洛不慌不忙烤起肉来,鲜美的肉在架子上煎出香浓的黄油,烤到一定时候,金萝萝点上汁液,然后香喷喷的烤肉就出炉了。

  他俩人配合默契的场面非常和谐美好,简直像多年的夫妻一样,夫唱妇随。

  看得一旁的萧羽萧澈憋气,两人烤得肉又变成了黑炭。

  “噢,金萝萝你们的烤肉好漂亮,我学不会还是烤黑了,分我一串吧!”慕云死皮赖脸缠着金萝萝。

  “行行行,你是我的朋友,当然分你一份。”

  金萝萝首先分了一串给萧洛吃,这是大功臣得先奖赏,让他继续为自己做牛做马去。

  然后拿起烧起的几串,分给慕云、布拉娅、萧羽、赵琳,分到的人早就饿坏了,饥肠连连吃着美味的烤肉。

  然没分到的萧澈很是妒忌。

  这是赤裸裸的歧视,金萝萝又故意忽视了他。

  “哎呦哟,扫把星你又烤焦了,真可怜。哇,太香了,真是美味的肉,令人垂涎欲滴,你要不要闻一闻解馋。”

  金萝萝故意拿着一串烤肉在萧澈面前转来转去。

  人人都觉得金萝萝太恶劣了,居然这样甩萧澈,他必定气得脑溢血。

  “金萝萝,你别得意。”萧澈确实很气。

  哪有人这样过分,故意忽视他就算了,还拿烤肉来引诱他。

  “嘻嘻,我很得意,我就是得……你、你、你咬我的烤肉……”

  金萝萝不敢置信看自己手上的鸡腿被咬去了一口,口呆目瞪,连话也说不利索了。

  萧澈解恨咀嚼着口中的鸡肉:“我看这鸡腿你也不能吃了,别浪费食物,我替你吃掉。”

  萧澈也无耻了一把,夺过金萝萝的鸡腿,坐在椅子上当着金萝萝的脸大嚼得嚼。

第3卷 第490章:难忘的夜晚

<!DOCTYPE html PUBLIC "-//W3C//DTD XHTML 1.0 Transitional//EN" "http://www.w3.org/TR/xhtml1/DTD/xhtml1-transitional.dtd">
<html xmlns="http://www.w3.org/1999/xhtml">
<head>
<title>重生之极品妖孽-正文 第七十二章 婚事-其他小说-靓靓女生小说网</title>
<meta http-equiv="Content-Type" content="text/html; charset=gbk" />
<meta name="keywords" content="重生之极品妖孽,幻之灵翼,其他小说,靓靓女生小说网" />
<meta name="description" content="本页提供作者幻之灵翼的小说《重生之极品妖孽》正文 第七十二章 婚事阅读页" />
<meta name="author" content="幻之灵翼" />
<meta name="copyright" content="靓靓网-重生之极品妖孽" />
<link rel="stylesheet" href="http://book.llw2.com/configs/article/page.css" type="text/css" media="all" />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http://book.llw2.com/configs/article/page.js"></script>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cript>
</head>
<body bgcolor="#E7F4FE">
<SCRIPT language=javascript>GetMode();</SCRIPT>
<div id="top_link"><a href="http://bo

第3卷 第491章:可怜人必要可恨之处

  金萝萝正想要不要潜入杨若瑶住的宫殿看看。

  忽而见到不远处的小河上有灯光闪耀,一盏盏洁白的荷花灯飘在水面上,随着水流摇摇荡荡。

  有一种孤独凄凉的美。

  金萝萝慢慢走过去,谁那么煽情在放河灯。

  而且这种节日要放也该放粉色的,惨白惨白的感觉像送灵似的。

  “扫把星?”金萝萝愕然看着站在河边点着河灯的人,居然是萧澈。

  萧澈抬起头,也很愕然她出现在这里。

  “你没事又跑出来干什么?”他沉声,因想到她必定是想和十七叔约会,所以才会出现,心中气恼也拿她没办法!

  “我睡不着来乘凉你管的着吗?”

  金萝萝蹲下来,好奇看他把一盏盏河灯放在水面上,河灯里居然还放着一些珠钗金蝶,这不是扫把星今天买的吗?

  “喂,你在搞什么,把饰物放在河灯里,难道这条河流过杨若瑶的院子,然后她在那边捡起。这确实够浪漫,你居然能想出这种哄女孩子欢心的举动,神奇啊!”

  “不是。”

  萧澈点亮了五盏河灯,看着它们缓缓随着水流飘走,眼中难得有种淡淡的悲伤。

  “那这是干什么?你总不该觉得好玩所以弄这个吧?”金萝萝实在好奇。

  “这是……为我五位王妃放的河灯。”

  萧澈久久站在河边,看着消失在水流下方的河灯,声音如梦如幻,沉郁而内疚。

  金萝萝不知该说什么,觉得萧澈实在有些可怜。

  杨若瑶无端害死了他五位王妃,他却蒙在鼓里背负了这个克妻的罪名。

  即使他再冷酷无情,但是毕竟曾经是他的妻子,他大概也是难过的吧,所以才会在半夜无人时,在这里为亡妻放河灯慰灵!

  不过话说可怜人必有可恨之处,如果他没招惹到杨若瑶,没有一心维护杨若瑶,又怎会发生那些惨剧。

  那毕竟是五条青春美丽的生命,若是杨若瑶有罪,他至少要承担一半的罪名。

第3卷 第492章:听我把话说完

  那毕竟是五条青春美丽的生命,若是杨若瑶有罪,他至少要承担一半的罪名。

  萧澈见她突然不说话,自嘲道:“你不讽刺我的假惺惺吗?”

  金萝萝道:“你没有假惺惺,若要假惺惺对死去的王妃缅怀,不如招摇一点,也不用在半夜。”

  萧澈没想到她说出这番话,她没有趁机对自己落井下石,也没有尖酸刻薄讽刺。

  他的心蓦然柔下来泛出丝丝暖意,这种时刻他的心情很糟糕。

  若是她讽刺自己,自己大概会更失落吧!

  他微笑:“我还以为你要对我劈头痛骂,金萝萝有时你真的很可爱。”

  金萝萝翻白眼,他居然说自己可爱:“麻烦你听我把话说完,我虽然不讽刺你假惺惺。不过我很想讽刺你的愚蠢,人都死了,比起缅怀,倒不如尽力去调查她们的死因,找出凶手,让她们不至于死得那么冤枉才是正经事。”

  萧澈气息一堵,无奈之极,就知道金萝萝不是那么温柔的人。

  她的话要听完再作判断,否则会气死人的。

  萧澈淡淡开口:“凶手不是已经站在你面前了吗?还需要去哪里找?”

  “扫把星虽然你这个人是够霉气的,不过你以为凭你的资质就想克死五个女人,你也太自以为是了。”

  金萝萝心想你以为你是放射源啊,靠近你的女子都被克死。

  萧澈听了金萝萝的话总觉得不是滋味,她明明是在为自己开脱,可是那种语气就像自己多不配似的,憋闷啊。

  “连出云国最有名的相士也这么说。”

  以前他也不相信命理这种东西,但是她们接二连三的死去,让他也不得不相信自己的霉气。

  两位王妃死后,他对娶妃子产生了抗拒感,毕竟害死人的滋味不会好受。

  而父皇却继续要他娶,结果他又害死了三个女人,别人以为他不在乎,可是没有人会喜欢自己是个杀人凶手这事实。

  那金萝萝呢,虽然母后说她命硬不会被自己克,可是谁又能料到她到底会不会又像前面几个王妃一样。

  萧澈心突然寒起来,一瞬不瞬盯着金萝萝,感觉到恐惧的感觉弥漫在心头。

  …………………………………………………………

第3卷 第493章:萧澈的怀疑

  萧澈心突然寒起来,一瞬不瞬盯着金萝萝,感觉到恐惧的感觉弥漫在心头。

  金萝萝见萧澈突然面色大变,心中诧异:“喂,盯着我干什么?你别想克死我,我才不会傻傻的被人害死,哼,你不去抓拿凶手我也要抓。”

  萧澈皱眉:“你说是有人故意害死我的王妃,不是我克死她们?”

  “当然,想要克死别人,你还没有那么大的能耐。相士这种招摇撞骗的东西本来就不可信,不过你比较倒霉的事,被人利用相士的克妻论来掩饰凶手的杀人行为。民间的人都很迷信,死了一两个可能不相信,但是五个就绝对相信是你神奇地克死了她们。”

  “你不相信我会克妻?”萧澈蓦然睁大眼。

  “本来就没影的事,相信个屁啊!咱二十一世纪的新新人类,连这个也相信,我不如去跳海算了。而且凡事要讲求证据,我听说过你五个王妃的死因,都是死得离奇古怪。特别是二王妃慕云的姐姐,慕云说她姐姐最怕水,连花园里的池子都填了的人,怎么会莫名其妙靠近水,然后被淹水,有古怪啊,被人故意引过去推落水的可能性更大……”

  萧澈突然眯眼:“这些是慕云告诉你的,你该不会信了那丫头的胡乱猜测,认为是若瑶做的吧?”

  金萝萝只想说他活该背负克妻罪名,若不是他对杨若瑶毫不怀疑,杨若瑶有机会五次都得手吗?

  “你可以当慕云胡乱猜测,不过你要相信证据。你到底对你五位王妃死亡的细节知多少,你到底对杨若瑶有多了解,你什么都不了解,就盲目相信她,只能说明你太蠢。”

  金萝萝冷笑:“萧澈,我老实告诉你,杨若瑶在你面前确实很温顺贤惠,可就是你这样一位温婉得体的情人,敢上门来向我示威,敢在宫宴上故意刁难我,你想想她这一路上对我说的话,那一番番话里藏针,一个普通没有心机的女子能做出来吗?哼,她最大的心机就是够会装。”

第3卷 第494章:仍不愿相信

  金萝萝冷笑:“萧澈,我老实告诉你,杨若瑶在你面前确实很温顺贤惠,可就是你这样一位温婉得体的情人,敢上门来向我示威,敢在宫宴上故意刁难我,你想想她这一路上对我说的话,那一番番话里藏针,一个普通没有心机的女子能做出来吗?哼,她最大的心机就是够会装。”

  萧澈这次没有急于反驳,而是认真想起一直以来的事。

  自从金萝萝出现后,若瑶确实不断表现出与以往不同的性格,一次又一次出乎自己意料之外。

  以前他以为这是因为金萝萝让她有威胁感。

  金萝萝又是那么强大的人,若瑶若想和她对抗,必然要变强大犀利。

  可是这种变化出现那么突兀,并不是什么慢慢形成,而是一朝展露出来令人心惊,感觉更像潜藏已久,忽而露出水面的样子。

  特别是若瑶每次话中有话挑衅金萝萝的时候,她话里那种细微入骨的恶意,以及冲动之下说出完全不符合她温顺性情的话。

  这一切确实与若瑶本来给他的印象大相径庭。

  这样的杨若瑶是他所不熟悉的女人,一个富有心机的女人。

  不过若说她是杀害五位王妃的凶手,他还是无法相信,她再有心机也不会做出这么恶毒的事吧,那可是五条人命!

  “若瑶不会那么心狠手辣,而且她一个女子想要害我五个王妃,还要神不知鬼不觉,这令人难以置信。”

  萧澈摒弃心中的寒意,在他心里他还是不愿意相信杨若瑶和他的王妃之死有关。

  她自小和自己长大,小时候那么聪明可爱,对小动物都爱护有加,这样的女人怎么会有一副蛇蝎心肠,动手害死那么多人。

  金萝萝不以为然:“这个世界上难以置信的事多着你,变态得杀死全家老少的人都有。你怎么不想想她因嫉生恨,无法容忍你身边的女人所以铲除她们。女人的心很奇怪,若是触动了她的底线,她会变得很疯狂,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现代网络发达,世界各地匪夷所思的杀人凶案她看过不少,各种更令人不敢置信的杀人动机都有。

  她一点也不奇怪杨若瑶会杀死五位王妃。

第3卷 第495章:王妃私令

  她一点也不奇怪杨若瑶会杀死五位王妃。

  妒忌的女人是最可怕,只有你想不出,没有她们做不出的事。

  “证据呢?金萝萝这事太匪夷所思,单凭借猜测,这说不过去。你要说是她做的,那你就拿出证据。”

  萧澈有些动摇,他想起每次成亲时,杨若瑶看着他时那种复杂的眼神。

  除了伤心其中还有他猜不透的朦胧幽光,她提起自己王妃时,口气中那些幽幽的怨气。

  那时他以为女人多少是妒忌的,所以没放在心上。

  现在想起她那时的眼神,心中就不由自主产生种奇怪的感觉。

  “我不正在找吗?反正我一定会找到,我不会像慕云那么胡搅蛮缠。既然你相信不是她做,那就让我调查清楚,也顺便还她一个青白。但是我需要你的配合,我要从王妃们起居室和身边的人调查你,所以我需要自由出入你的府上,你同意吗?”

  金萝萝已经想过了,若真想调查王妃之死这事,若没有萧澈的配合。

  难道她和慕云偷偷爬入他府上调查吗?

  所以她选择摊牌,和萧澈说清楚,无论他是想证明杨若瑶青白或想找出凶手,都必须配合自己。

  “好,我同意,你以后可以随意出入我的王府。”

  萧澈从怀中拿出一个玉令牌递给她。

  “你王府的通行证?”金萝萝瞟了眼,爽快收下。

  “不是,这是王妃的私令,有了它,王府的任何地方你都可以去。”

  萧澈突然有些开心,她接过这个代表王妃身份的令牌,他感觉两人的距离又近了些。

  即使金萝萝不调查,他也希望她经常出现在自己的王府中。

  现在每次看到她,他都会有种期待,期待她可以渐渐接受自己,留在自己身边。

  “好,我暂时帮你收着,以后调查完再还给你。”

  金萝萝突然觉得那个令牌很烫手,早知道她就不收,让他写份通行证好了。

第3卷 第496章:皇后奇怪的赏赐

  金萝萝突然觉得那个令牌很烫手,早知道她就不收,让他写份通行证好了。

  萧澈见她不情愿,恼火冷哼:“你最好别弄丢了,我以后要给我的新王妃的。”

  金萝萝切了一声。

  ………………………………………………………………………………………………

  这天是行宫之旅最后一天。

  总的来说这段旅游的日子对于在京城待闷了的皇子小姐来说,还是很不错的。

  只有金萝萝归心似箭,一天到晚惦记着她的银子。

  这天全体成员坐马车外出,把附近有名的景点都游玩了一遍。

  晚上归来,行宫大开宴席为这群主子送行。

  晚宴后饭饱才足,各自回房收拾行装。

  才收拾没多久,行宫的女主管笑眯眯走进来,送来一壶美酒。

  “金小姐,这是西域进贡的美酒,皇后娘娘专程赐给你的,吩咐你必须喝下。”

  金萝萝暗暗惊奇,没事赐酒给她干什么?

  不过一壶酒而已,她也没有想太多。

  “好吧,你放下,等会儿我收拾好东西再喝。”

  “金小姐,娘娘御赐的东西你还是先喝了,我才有个交代。”那女官很是为难。

  金萝萝见她神色为难,也知道做下人不容易。

  到了一杯在她面前喝了:“这有交代了吧,皇后娘娘也真是的,什么时候喝不行,偏要人现在喝,你走吧!”

  那女官道:“皇后娘娘吩咐你喝完酒后,让我带你去东边的卷云轩,说有件宝贝给你看。”

  “我现在很忙,没用空,一会儿再去吧。我认得路,不用你带来。”

  “这……”

  “这什么这,反正我会去就行了。”

  女官无奈,只好退了出去。

  金萝萝把行装打点妥当后,又喝了口酒,觉得味道还不错,比起现代那些名贵红酒还要好喝。

  喝了有种飘飘然的畅快感。

  她觉得好东西应该分享,所以拎了壶酒就出去。

第3卷 第497章:好东西要分享

  她觉得好东西应该分享,所以拎了壶酒就出去。

  来到东殿的花园,居然看到萧羽萧洛两叔侄在月下聊天。

  “你们在聊什么,我拿好酒来孝敬你们了。”金萝萝扬扬手中的酒瓶。

  萧洛道:“没什么,聊些进来的热门话题,一年一度的两个使团交流会又到了,今年听说珈蓝国派出了实力很强的使节来,大有要压倒我们的声势。萝萝,今年我朝的领队是你,你回去后也该准备迎战他们,寻找合适的比赛人选。”

  萧羽对金萝萝还是比较有信心,不过就怕她经验缺乏,所以提点她。

  “嗯,无论文或武,都必须先选好人选,搞好配合,到时候比赛才能不慌不忙。”

  金萝萝狡猾笑:“你们到时一个也跑不掉,我看你两个都是一等一的聪明人,文韬武略,够资格入选我金萝萝的精英团队。”

  萧洛笑:“萝萝,我们必定会帮你,不过这事更多要靠你自己的眼光和智慧,做领队不是件容易的事。有空我给你讲讲我上年当领队的事,也可以给你点经验借鉴。”

  “虽然我没做过这事,不过我相信我金萝萝一出手,没有不成功的事。你们放心,我一定会努力不丢咱们国家的面子,否则皇帝老头也不会放过我。”

  金萝萝意气风发抬起头。

  虽然这领队的事不好做,但是做好了也能为她金萝萝的招牌添光彩。

  为了钱途,她无论如何都要赢得这次比赛。

  “好,让我们为你的胜利提前庆祝。”萧羽斟酒,递给他们。

  “什么胜利提前庆祝?”

  杨若瑶步入凉亭中,她的目光落在金萝萝身上,沉沉如夜。

  金萝萝不知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不过也不在意,自己现在心情很好,没必要和这个女人计较。

  “庆祝我带领选手战胜珈蓝使团的事。”

  杨若瑶一震:“你说今年的领队是你,皇上竟然派一个女子作为出云国的领队迎战使节团?”

第3卷 第498章:奇怪的房间

  杨若瑶一震:“你说今年的领队是你,皇上竟然派一个女子作为出云国的领队迎战使节团?”

  “对,女子不会比男子差。我金萝萝更不会比男人差,所以皇上信任我,让我做领队,夺取这年的胜利。”

  这回杨若瑶真妒忌金萝萝了,觉得她简直好运得叫人怨恨,连领队这种代表荣耀的事都被她摊上。

  她不止受三位王爷欢迎,连皇帝皇后也对她刮目相看。

  现在连萧澈也对她比对自己好。

  杨若瑶越发觉得心慌意乱,有种巨大的危机感压在心头。

  “那真是恭喜你,不过领队这事想做好也不易,希望你别出差错。”

  “那你放心好了,既然我是领队自然会顺利完成任务。”

  萧羽把酒递给金萝萝,也斟了杯给杨若瑶,这种场合下也不好冷落她。

  “萝萝,祝贺你旗开得胜,风光赢过珈蓝使节团。”萧洛首先举杯祝贺。

  “好,咱们干杯。”

  四人碰杯后,喝尽杯中酒。

  “对了,皇后娘娘说有件宝贝给我看,你们要不要一起去看看?”金萝萝觉得闲来无事,去看看那宝贝也无妨。

  萧羽叫嚷了:“母后真偏心,怎么就不给我看,我也要去看看是什么东西?”

  “走吧,我也想看看是什么稀罕宝贝?”

  金萝萝推着萧洛三人一同离去,杨若瑶见皇后这样对金萝萝另眼相看,也想知道她要给金萝萝什么宝贝看,所以也跟随着他们一起去。

  金萝萝带着他们来到卷云轩,卷云轩是一座建在湖中央的水榭,用竹桥连着岸边,轩里一个房间内已经点起了灯火。

  金萝萝估计就是哪里,便带着他们顺着竹桥走进去。

  进到去是房间的外间,华美的丝绸织就的帷幄色泽浓丽,上面绣着缱绻的交头鸳鸯,有些则是鲜艳欲滴的并蒂莲,花开并蒂,一支上绽放相依的两莲花。

  摆设也是极尽奢华,无论椅凳还是挂饰,都有种私人寝室的感觉。

第3卷 第499章:这房间不对劲

憊??Gb菑鼼&庍8瞄┑?韒qDw飧得詾+臿M镁懷 嵩?C?籸?橣R?葇?v踖w 懲镁伸痆?%m]Z曽k噟呷?=+!z獆0辗逈宴Nf?玄-m译a鸊矁S]瑗企If艏?V火3??瘮褹遷3睜囎? xx敌匳?峸餦&訣啟痺蚿栄X&??1箛颗?_鷿22Z魝?矗鵦?aS婨洣驷琙氤f卦=紎珩?摮?a寠埄3?V芁糄涕& 煦d愒?鬺濩垉qě6泪c腳習a?巏朇銏鬚齌裕g?o燨郍倈/糨F毤餮8??1F>?瘜?卄rv焩煝qJ?MZ嚤鲷?覵"]0簺?`??PK晙95+W繘?k.classuTMWe~& 糰:@?Z褷↖姦Th
囱X??鐻N2粼?聟 恙鳤鈶c萆9?凓躠(仆齲铟襟螣?@?e?>Q鳷?呄L叒BM?9!鐓L yY?^摇愌FV'FUuH$瘓氉?羏刓鏦%?籍c?{C葲怛V?迯?臨kQ?po yW萓e?r[群怳!驜f吋g?\瞏??釆?b??X(?祦Y[C8?jHd播M鬄欉6滷~q踠?茷@捉栱4?e 儥b禿RM娦??_刭匕Z碏he柍機弁濇嶨/思[S6筮巨?叻_馾?w?飪鹠jY 鸣洪裦W[f隟.鄪碡?椎嗪[i郓[饔炿Ψ蚔靡pf裻譑7,/裪缅鞁n??佼觙^#祜s?8g蹫\譃X?叱艺^=^3贌賚ZN滼暦玬籱謱??Oq蒵稭i6Ae蚸?瓪5??Gx柬珳崎呋肑o
秪鈁?;BV獩V陀p?Z踧<u,C熹0<J3r? 婍詪?H穙]鐚烕86侯櫟?硑笺?0y涏?甥?|昞棫F?W答U?S麣痺紲隻4诿‐sLTJ迖Ш堼緩p鍇?K<3棝??酜慸d?苧?肏F?xv場馃?烕怜??謾DHAW窵?e叞?X= 羽惘9J?哫酿&觥W簣勧噲輴f冼右.砘?D ?弔q歋'?E( 鳳?y淺??従镔?鸐慻R?泍QJ黠鑩?I]茼?胃|?贀$?Avn老瀍皓苑猩Gp6棐CR$籋靉DlO???枮?}?俼gC苜X鼌sK?<煠褹z?骲6??!8,芰x??寒A颱趴PK晙95酤珹f4l.class峊mS躎~.凰推胁)璶+Zk虐][Z单b]K〇
鈁汳.Kh6C杜o??Gf?\螴樍憁?y蝛瀞罟w芜'

第3卷 第500章:宝贝是春宫图?

  莫非宝贝是这本书?

  “这里怎么有本书,好像专程摆在这里,该不会就是皇后娘娘说的宝贝吧?”

  金萝萝走过去拎起那本书,书面上印着几个大字。

  “天地阴阳调和一百零八式?什么东西,放本武功秘诀在这里!难道想把我培养成绝世高手”

  金萝萝顺手一翻来书。

  “别翻……”三个男人同时发出尴尬的疾呼,瞪大眼睛,白玉似的脸都红了。

  不过金萝萝一向手快,在他们出声阻止时,她已经翻开了。

  而且即使他们阻止,出于好奇心她也绝对不会听话。

  “燕双飞?”

  金萝萝念着几个大字,扫到画本中,一双赤裸裸的男女正躺在床上极具诱惑性的XXOO。

  “啪”金萝萝烫手似的把画本扔了出去,脸都烧起来了。

  他奶奶的居然是春宫图,谁这么大恶作剧,居然明目张胆摆本春宫在这里。

  对了,是皇后,一定是皇后。

  金萝萝思前想后,终于想明白了。

  为什么赐酒然后又叫她和萧澈来这个满室春情的寝室。

  分明是想凑合他们,让他们生米煮成熟饭,然后让自己跑不掉王妃的位置。

  好阴险的老太婆。金萝萝只想尖叫,骂她祖宗十八代。

  金萝萝转身正看到三个尴尬脸红的王爷,看他们的神色也想明白了这是皇后安排的一个局。

  “母后真是多管闲事。”萧羽恨得咬牙。

  母后怎可以用这种手段来让萝萝成为她的儿媳,这种强逼萝萝的做法实在过分。

  幸好萝萝今天碰到自己和十七叔,否则让她和萧澈男女共一室干柴烈火,那就糟糕了。

  萧澈沉默,原来母后费尽苦心让他们来行宫,其实今晚才是重头戏吧!

  不过母后大概没想到金萝萝根本不听话,阴差阳错下反而带来了十七叔、四弟,把这事搅和了。

  虽然被母后暗算了,不过他想到与金萝萝独处这一室之内,就觉得心猿意马,现在竟觉得隐隐可惜。

第3卷 第501章:不要失身!

  虽然被母后暗算了,不过他想到与金萝萝独处这一室之内,就觉得心猿意马,现在竟觉得隐隐可惜。

  “走吧,这里不宜久留。”萧洛神色不悦发话。

  幸好今天识破了皇后的诡计,否则萝萝岂不是……

  一想到她会被迫和别的男人那个,他就难以忍受这种怒气。

  一旁看着的杨若瑶心更惨淡,看来皇后是决定要金萝萝做媳妇,连这样露骨的撮合也敢做。

  “走吧,快点走。”金萝萝渐渐觉得浑身燥热起来。

  这卷云轩建在水上,一进来就觉得清凉无限,她居然会感觉到热,这不对劲嘛。

  她已经察觉到那些酒有问题了。

  XXX的死老太婆,向来只有她给人下春药,这回居然被人下了春药,气死她了。

  五个人走出外间,金萝萝飞快去打开门,拉开门闩,用力拉了几下门,居然没动静。

  “看来皇后是做了周详的计算,连门也上了锁,你们出不了去,只怕外面的竹桥也被撤下了,咱们出去了回不到岸上。”萧洛眸光暗暗。

  “不行,我一定要出去,我一定要出去。”

  金萝萝着急了,扒着门死命踹,那门也不知是什么制作的,非常坚硬,毫无动静。

  她喝了三杯酒啊,他们只喝了一杯,怪不得现在他们还没有反应,而自己已经有反应了,自己中的春药是他们的三倍。

  三杯春药,这不是要她的命吗?

  她一定会化身为禽兽扑倒他们的,才不要,她还是黄花闺女,而且这种事还要和心爱的人做才对。

  自己清白之身怎可以在这种乱七八糟的状况下失去。

  金萝萝越想越慌张,他们五个人都喝了春药,现在被锁在同一个房间里,这情况实在太不妙。

  “萝萝,你怎么了?”萧羽觉得她很不对劲,拼命踹门,怕她伤着,便上来拉开她。

  金萝萝被他一拉,只觉得浑身无力靠在他手臂上,他的男性气息冲入鼻子中,更令她肌肤燥热起来。

  金萝萝飞快用力推开他,失去依附的她绵软无力滑倒在地上,她把烫热的脸埋在膝盖上,声音低低却很抗拒:“别碰我!”

  ……………………………………………………

第3卷 第502章:他们也喝了

  金萝萝飞快用力推开他,失去依附的她绵软无力滑倒在地上,她把烫热的脸埋在膝盖上,声音低低却很抗拒:“别碰我!”

  萧洛看到金萝萝这情景,就明白问题所在了。

  “那酒有问题,只怕皇后想凑合你们,下了春药。”

  萧澈想起前后情形,自然也明白了,真是又好气又挫败,母后需要做到这地步吗?

  他和金萝萝的事,他自然会解决好,母后这次做得真有点过分了。

  “金萝萝,你喝了多少?”萧澈自己也不过随意喝了一杯,虽然也感到喉咙发紧发热,不过仍在能控制之内,不至于强忍不住。

  金萝萝抬起头哭丧了脸:“三杯,我喝了三杯,要死了!皇后这个老太婆,我回去一定不会放过她,嗷嗷嗷~~好难受~~我要从窗户上爬出去,游水回去~~”

  金萝萝从地上跳起来,跑到窗户边,往上爬。

  萧羽不忍的打破她的幻想:“萝萝,没有用,外面的湖水是从地下泉中渗出来,冰冷入骨,所以才会在这里建座水榭避暑,你跳下去还没游到一半就冻僵了。”

  金萝萝悲催了,就她那几下狗刨,是不能指望游回去。

  她沮丧又难受坐在地上喘气,好像扒光衣服,贴近冰凉的东西。

  “若瑶,你怎么了,你的脸一片潮红?”

  萧澈留意到杨若瑶也渐渐不对劲了,她眸如春水,脸颊潮红,气息紊乱。

  “澈,我难受,好热。”杨若瑶没有武功,虽然也只喝了一杯,倒是比他们三个发作得快。

  她双眸水波潋滟盯着萧澈,红唇微启,娇喘吁吁,满脸耐不住的春情,伸出玉手拉住萧澈。

  萧澈身子一僵,尴尬瞥瞥金萝萝,推开杨若瑶的手。

  金萝萝突然很解恨,有人陪着难受的感觉真好。

  “她也喝了一杯酒,他们都喝了一杯,咱们全都中了春药,你母后必定没想过弄出这个乌龙来吧!活该,现在咱们都倒霉了。”

第3卷 第503章:她很撩人

  “她也喝了一杯酒,他们都喝了一杯,咱们全都中了春药,你母后必定没想过弄出这个乌龙来吧!活该,现在咱们都倒霉了。”

  “他们也喝了?”

  萧澈不知该说什么好,这到底是什么情景,全部中了春药,还被关在同一个房间里。

  “怎么办好?我难受,我好难受,我想脱衣服。”

  金萝萝只觉得肌肤烫热烫热,连呼吸也是炙热无比,浑身像有热蚂蚁在爬似的,心痒难息。

  脑海里浮起的,都是现代在电视剧里看到的不健康场面。

  嗷嗷嗷,越想越难受,不能乱想,她猛然深呼吸,把不健康画面踢出脑海。

  三个男人听到她说脱衣服,都不由自主咽了下口水。

  虽然他们不像金萝萝感觉那么难受,但毕竟也是中了春药,心中不免意乱情迷。

  兼之他们喜欢的金萝萝就在眼前像只粉嫩嫩的小白兔,因燥热而动来动去。

  那蒸霞般娇艳的脸蛋,粉红绯绯。

  那因中了春药而越发迷离性感的双眸,如同诱人的漩涡,把男人的理智都勾了进去。

  那嘟着难受的娇嫩嘴唇,一张一合吐出香甜的气息,只想让人一口咬住她。

  男人即使没中春药,要有生理反应也不是很难的事,而现在摆在他们面前的是极具诱惑的金萝萝,她简直比春药还厉害,叫人忍不住热血喷张,想把她剥光吞掉。

  不过谁也没有这个胆量,也不敢动手碰金萝萝一根毫毛。

  一来,金萝萝必定恨死他们,二来其余的男人又怎能允许这种事发生。

  “咳咳……萝萝,你先喝点水吧,或许有点用,你别乱动,你越动只会越加速血液的流动,会更难受。”

  萧洛好心建议她,见到她这样子,他是心疼又心醉神迷。

  这样的她很美又风情无限,但是这样娇艳撩人的她被别的男人也看到,这就不是什么好事!

  美丽的她应该只属于自己的风景。

第3卷 第504章:绑住他们

  美丽的她应该只属于自己的风景。

  “这办法有用吗?死马当活马医。”金萝萝立即站起来冲到桌子上,还好有一壶水,她猛灌灌下去,希望能把春药的效果冲淡。

  萧羽默:“……”若真有用,天下间谁中了毒灌个水就没事了,还有那么多人死吗?

  “不行,感觉没有效,出汗更多了。”金萝萝丢下壶子,简直绝望了。

  心里咬牙切齿骂死皇后祖宗N代,无耻,太无耻了!

  转眼又看见他们三个男人直勾勾看着自己,眼神越来越迷离,眼中充斥着旖旎的暧昧欲望,金萝萝抖了抖,别自己没发狂,他们首先发狂了。

  她才不喜欢玩NP,不行,这样下去只会大家都丧失理智。

  “为了防止你们对我们两名女士兽性大发,所以我要把你们绑住,不准你们乱动,这样你们就不能霸王硬上弓了,占去我们的青白。”

  金萝萝找来几条柔韧超好质量的长纱布,卷成一条绳子。

  萧澈怒气上来了:“别把我们想得那么龌龊,我才不会乘人之危。”

  “既然你不龌龊,那绑住也无所谓,免得了出现意外。”金萝萝把萧澈绑在床边上。

  这样扫把星就什么都不能做了。

  萧羽立即保证:“萝萝,我是正人君子,绝对不动你一根毫毛,能不能不绑?”

  “不行,很多禽兽都标榜自己是正人君子,我已经看透了。”

  金萝萝把萧羽绑在另一边床柱上。

  然后金萝萝把目光转向萧洛,萧洛立即醒目把自己的双手举起给她绑。

  金萝萝气息不稳,哼了声:“真自觉,看来你怕自己控制不住自己,色狼。”

  萧洛魅惑凝视她,淡淡柔情加一点调侃:“我是怕你控制不住扑上来,我若不闪开就显得太不正人君子,我若闪开了,又会让你失望,所以还是绑住让你扑好。”

  金萝萝被他那风情无限的眼神勾去了半个魂魄,咽了下口水,突然意识到他在调侃自己。

第3卷 第505章:跟我念色即是空

  金萝萝被他那风情无限的眼神勾去了半个魂魄,咽了下口水,突然意识到他在调侃自己。

  气得牙痒痒,脸红红。

  “呸呸呸~~你以为你是谁,谁要扑你,绑住你这个不老实的家伙。”

  金萝萝手上用力,把他绑在轮椅上。

  转身看到杨若瑶难受靠在墙边,她表现还是挺大家闺秀,没有对着萧澈扑上去。

  金萝萝此刻没有那么恨她,毕竟有同病相怜的感觉,而且痛苦要有人陪伴才会没那么难受。

  “杨若瑶,我教你个法子,一定可以平心静气下来。”金萝萝在她身边坐下来。

  “来,跟我念,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色即是空……”

  金萝萝机械重复着这句话,希望能借助佛法的无上境界,让自己超脱了情欲。

  一众人绝倒,这句话有屁用,在这种情况下,色还是色,空就继续空。

  谁有心情去想那个佛法。

  “金萝萝,我不行,你能不能打昏我。”杨若瑶难受得只想晕过去,她明白这种情况下,只能忍到天亮,不过她实在难受,看着萧澈很想上去抱住他。

  可是他想抱着的却不是自己。

  她的心这一刻真是碎了。

  金萝萝诧异:“打昏了你,一会儿还是会难受得醒过来,万一我没打晕你打死了你就惨了,我不干。如果你实在熬不住,那你去抱萧澈吧,我不介意的,我真的不介意的。”

  金萝萝此刻还不忘撮合扫把星和杨若瑶,若是他们成了好事,这么多人见证,看他们想不承认奸情都不行。

  “金萝萝你给我闭嘴。”

  萧澈听到她居然说出这样让自己未婚夫和别的女人欢好的话,气个半死。

  “扫把星,你别害羞,人之大欲而已,反正你和她情投意合嘛!我都不介意,你占了便宜还介意什么?”金萝萝鄙夷看着他。

  哼哼,怎能独独自己难受,都怪他老娘干的好事,母债子还。

第3卷 第506章:折磨他们

  哼哼,怎能独独自己难受,都怪他老娘干的好事,母债子还。

  自己就是要折腾他们,谁叫他们是她儿子。

  “走,去找扫把星。”金萝萝拽起杨若瑶,扶着她走到萧澈的身边,把她推到萧澈身上。

  杨若瑶没有金萝萝那么变态的定力,喝了三杯还能折腾人。

  她靠在萧澈身上,只觉得目眩神迷,呼吸愈发急速,萧澈的气息就在眼前,让她忍不住出手勾住他的脖子,手抚摸着他的脸。

  萧澈又气又尴尬:“若瑶,你清醒点,不要这样。”

  杨若瑶也不完全不清醒,不过她宁愿借这次机会一拼。

  “澈,我爱你,我迟早都是你的人,我不介意。我好难受,澈,救救我。”

  萧澈瞥过金萝萝,见她正恶劣笑着看自己,自己无论如何也不能在她面前失当。

  “若瑶,不要这样。”

  杨若瑶看见他对金萝萝那一眼,知道他是怕金萝萝,更加气愤,嘟起红唇凑到萧澈嘴巴上,吻住他不放。

  可怜的萧澈一个大男人却对此毫无办法。

  金萝萝哈哈大笑,转身到高台上拿了坛酒,狞笑着走向萧羽。

  “萝萝,你这是干什么?”萧羽只发毛,觉得金萝萝的表情实在太诡异了。

  “皇后是你母后吧,哼哼,耍我,那我就要折磨她儿子报仇。张开嘴!”

  金萝萝手指轻佻顺着他的脸侧摸下去,萧羽只觉得那柔若无骨的手如同一根羽毛撩动着自己的心,什么抗拒的话也说不出,嘴巴已经无意识张开了。

  金萝萝拍开坛酒,往萧羽口中灌,就不信他不醉死。

  那坛酒足足有两斤,而且是烈性的酒,萧羽本来就被春药微醉,这下被金萝萝灌下去,不一会儿已经脸色涨红,头一歪靠着床沿睡死过去。

  金萝萝满意丢开坛酒,摇摇晃晃走向萧洛,萧洛看到金萝萝这样折磨两兄弟,觉得好笑极了。

  “死瘸子,你笑什么,轮到你了,你死定啦。”

  被绑住的萧洛十分镇定微笑:“我不怕,你怎样对我都不怕,我就怕你不对我怎样。”

  …………………………………………………………

第3卷 第507章:我不会付钱的

  被绑住的萧洛十分镇定微笑:“我不怕,你怎样对我都不怕,我就怕你不对我怎样。”

  这么富有挑逗性的话,令金萝萝脸更热了。

  死瘸子故意调戏她是吧,哼,被绑住了还那么嚣张,她一定要好好折磨他。

  “一会儿你就知道我厉害。”

  金萝萝费劲把萧洛推出外间,外间和内室隔了个隔间,两边隔音效果还不错。

  她这样做,一来免得杨若瑶和扫把星不好意思,二来外间安静无人,没有人能妨碍她对付萧洛。

  出到外间,金萝萝因为要把萧洛推出来,使尽了剩下的力气。

  只能坐在地上娇喘连连,美眸嗔怒瞟着萧洛。

  “你怎么这么重,讨厌~~累死我了~~~”

  春药让她全身发热,脸蛋粉红绯绯,连雪白的耳垂都染上了红晕。

  萧洛被她那娇俏含薄怒的眼眸一扫,觉得整颗心都酥软了,喉咙干涩难忍,很想把她拥入怀中狠狠亲个够。

  她说要折磨自己,还没开始,自己已经受不了。

  她那娇美的模样就是最令人咬牙切齿的折磨。

  “萝萝,过来。”

  萧洛眯起眼,哑声呼唤她,极具男性魅力的磁音沙哑性感。

  金萝萝被他那么性感撩人的眼睛盯着,身上的热度又升了几分。

  头脑有些眩晕了,满眼里只剩下他魅人的眸光,温柔又挑逗,如同一张密密麻麻的丝网把她缠住,无处可逃。

  好想……咬他,咬住他嘴唇,然后抱住他像小猫似的在他怀里磨蹭。

  金萝萝舔了下嘴唇,一鼓作气站起来,坐在他大腿上,指尖挑起他下巴,色迷迷瞟着他。

  “美人,你不后悔吗,我不会付钱的。”

  萧洛失笑,这话该男人才对吧,在她口中出来,真叫人哭笑不得。

  他白玉似的脸染上淡淡红云,眼睛却闪亮亮带着笑意。

  “萝萝,不要引火自焚哦,男人都是不经挑逗的,你这样让我该拿你怎么好?”

第3卷 第508章:清凉的肌肤太舒服

  “萝萝,不要引火自焚哦,男人都是不经挑逗的,你这样让我该拿你怎么好?”

  金萝萝听到他那威胁的语气,不以为然。

  流氓兮兮摸他下巴:“切,就你绑成粽子还敢威胁我,你现在只能任我为所欲为,还引火自焚,你焚了我还没焚呢!死瘸子,让你知道我的厉害。”

  敢瞧不起她,哼哼,一会儿让他难受得死去活来。

  萧洛眼中含着点点笑意,混合着沉醉:“我确实很想知道你的厉害,萝萝,来吧,我不介意你对我为所欲为。”

  金萝萝挑眉,这家伙故意用嘴巴调戏她,大色狼。

  不过这样的他好像可爱又狡猾的千年狐狸,太让人热血沸腾了。

  金萝萝觉得很热很热,手不由自主落在他凉凉的颈上。

  凉爽的触感令她手上的炙热得到了舒缓,她忍不住伸进去摸索着他清凉的肌肤。

  萧洛立即呼吸一紧,身子绷紧起来。

  金萝萝偷笑,这么不经挑逗,好玩好玩,这回看这个镇定又假正经的家伙怎么办?

  “萝萝,你在干什么?”

  萧洛感觉一股燥热从身体内腾起。

  那些春药的作用被他用内功压制住,可是她这样一摸自己,自己立即破功了。

  金萝萝把手放入他衣服里,觉得清凉的肌肤太舒服,太舒服了,如果贴上去一定会更舒服的,死瘸子就当她的降温冰桶吧。

  金萝萝扒开他上身的衣服,大肆乱摸。

  “对你上下其手,怎样?反抗不了吧,小美人,你就从了我吧。热死我了,死瘸子你的肌肤怎么那么舒服,给我降降温吧,我难受呢!”

  那双纤细的小手从萧洛的胸前滑到腰间,肆意乱摸,毫无章法,却令人极度销魂。

  萧洛被她软软的小手撩拨得情欲高涨,额头出了一层薄薄的汗珠。

  喉结一滑一滑,呼吸一下比一下重。

  萧洛这回真知道金萝萝的厉害了,她在自己身上胡乱点火,却不负责灭火。

第3卷 第509章:要不要兽性大发

<!DOCTYPE html PUBLIC "-//W3C//DTD XHTML 1.0 Transitional//EN" "http://www.w3.org/TR/xhtml1/DTD/xhtml1-transitional.dtd">
<html xmlns="http://www.w3.org/1999/xhtml">
<head>
<title>法眼-正文 第十六章 突围-其他小说-靓靓女生小说网</title>
<meta http-equiv="Content-Type" content="text/html; charset=gbk" />
<meta name="keywords" content="法眼,君无忌,其他小说,靓靓女生小说网" />
<meta name="description" content="本页提供作者君无忌的小说《法眼》正文 第十六章 突围阅读页" />
<meta name="author" content="君无忌" />
<meta name="copyright" content="靓靓网-法眼" />
<link rel="stylesheet" href="http://book.llw2.com/configs/article/page.css" type="text/css" media="all" />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http://book.llw2.com/configs/article/page.js"></script>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cript>
</head>
<body bgcolor="#E7F4FE">
<SCRIPT language=javascript>GetMode();</SCRIPT>
<div id="top_link"><a href="http://book.llw2.com/">靓靓小说</a> > <a href="/info/13334.htm">法眼</a> > 正

第3卷 第510章:我要吃了你

  要不要兽性大发?要不要兽性大发??要不要兽性大发?????????

  金萝萝好苦恼,虽然她不是个保守的女子,但是……

  但是……还是跟着感觉走吧,反正做梦而已,顶多做了个春梦,没关系滴!

  “我要吃了你!”金萝萝嚣张对着萧洛宣布。

  萧洛呛了一下,她要吃掉自己,她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他敢肯定现在金萝萝已经头脑混乱成浆糊了。

  不过她的春药确实中得很深,如果不纾解,难受是其次,最怕是损害到她的身体。

  萧洛轻声诱惑她:“萝萝,你想吃我也要先替我解开后面的绳索,要不然你很难吃得舒服哦。”

  “说得也对,我没有sm的倾向~~~不过哪个混蛋把你绑住的,小洛洛你的手痛不痛,我给你吹吹。”

  萧洛暗想:那个混蛋就是你,看来真的是不清醒了,连自己也骂。

  金萝萝费了很大劲才把纱布解开。

  萧洛的手一松开,立即手落在她腰间,微一用力,她柔软的身子立即落在自己怀中。

  小丫头在灯影下眼波潋滟,脸颊含春,呼出一缕缕热切的气息。

  她的手不安分往自己腰上摸,头靠在他胸前娇嗔蹭着。

  心爱的人在怀抱中,还对他露出这样妩媚多情的样子,萧洛觉得自己定力再厉害,也经不起这样旖旎的勾引。

  “咱们到地上去,这轮椅上不好操作吧,太高难度了~~~我看人家都是在床上的,我没有看过在轮椅上的,不知怎么做呢!!!”

  金萝萝这个时候还能想到操作问题,于是把他扶到地下,躺在他身边,对着他傻兮兮笑。

  萧洛热血冲上头上,眼里染上情欲的浓色,翻身搂住她,对她温柔地笑:“萝萝,你真可爱,我萧洛何其幸运,能够得遇你这样的女孩子。”

  “那当然,小洛洛抱我,我难受。”金萝萝又蹭过去他怀中,还是凉凉的肌肤最舒服。

第3卷 第511章:一桶冷水泼下头

GIF89a?M
?览览芾κ?S%\3gBr'N{e?kH\wYJyUezzYeljotomvzxway|r4?=???7?E?D?G?G?]?D?O?U?Q?N?T?[?^?e?a?c盌]咰[朧]桜f嶭i橩t朡g孴j揫q扠k珹g碝q竄hs燴{絜W俲l瀍s俫y昿c媧n攅z|琞~繾繦?Z燼偀w亰v厷k儵i労v姫u壌v懎|樂_纅吤p嵡x撌?5僅[廤h亄\渱D亊e歩x㏒RF爙P癿r?袰襏/鍯骕.a5蒤G謐O蛈i鮬J僥垕n悅x湌|洟u儘區渻H梾S潗\墑f噲x搵f攺s湌j攽z▓I▕X瑩Z矈R簷E硸[畫dkr稓e劲Q瑺u贰g叮w通?诋4荼5??敫,涠4骶$葲^罊h邆g讋v骚D魔W循F冤[毡I痞f抹{郜p鄯j俟s僛鶑m愫l搴p厦^肼l榕uhsju墝垚憲杺悤攭儱墝磳毃厳磿墽晿紛瘒敥殎粐啿姅笒湪暛兏郸潰焦獋浳啚袙浤帺翆Q櫒菙澅丐α僻管党偷加嗖馁喈脏钙愎阱蕬幠瑔恕炈眴瞎椧簞捉斦ě隂匌瑢量廖聡制堐虘谘嵶褮缒囜諒缳旣詠乾释哿玩扔橛茼辙鹕怃社蜇汨坫皲轫尻綮聒痫簖牋!?F,?M
?H盃羶*\劝!?"F?Q饷?1
蘦$E??I菠蓳(S猏刹ニ?c蕼I肠脢)n磆0淦?;偺i砲藦)"踟崤?}5J氮斋X砵菔?抓Jy2誼j覡d{JU81!Qw苶婶嶝洊咞?^瘈 L赴岵s砿 wq猓J螶坞s璢牒5?d芑2罵?插??毯惦装c?賧v谇)E?晋g镔)椶[?jgj?<騞繐朚胶蹼豒舛M<槭Mm顊j[帤3籩?j]鲞?彂聩穲s
?柟芫襪椵h `?錨XG}?鳠c砬[泯g喨qh謔ze刿\?"Y?h~乆?銓4R闸zg?_t#矃c姏罼鈯h蓁Y姛蓷cf鹳嗈?怃_戲y?v殄梎⒏鍙M铠$h荸8焃PNㄤTK栫牅孽?淣?]嘽>ㄗS珆x@铋]槇&猦v7芛"焢蕫朆F ǎ鞺??v谪偐5觫晽(O趱?邭?鷋垕謏氕?绒}桵?毷f▇主b癝*+幋鈿蠁*爪V怡┏豧秚电恁轓跿p?隧硅Λ詈於腩火?锛糁k锝军鲭锟,鹄l鹆'L( ??D∮J?。?A?:

第3卷 第512章:你得负责

  早晨的光线透过纸窗射进来。

  卷云轩内经历了一夜乱七八糟的折腾,此刻安静无比。

  金萝萝打了个呵欠,睁开眼,发现自己和萧洛靠在墙边睡着了,他搂住她的腰,她靠入他怀抱中。

  她一动,萧洛也醒了,他睁开眼,深邃的双眸深深凝视着她,唇边有若有若无的笑意。

  金萝萝有些心慌,脸渐渐被他看红了。

  总觉得不对劲,头脑却一抽一抽,一时想不起昨天晚上的事。

  金萝萝甩甩脑袋:“我们怎会在这里?”

  萧洛好心情微微笑:“昨天你在花园遇到我和羽儿杨若瑶,把我们带来这个卷云轩,在这里又碰到澈儿。然后你发觉中了皇后的计,还中了春药。”

  嗷嗷嗷~~对,他们五个人都中了春药,被锁在这里。

  金萝萝张大嘴巴,想起了昨晚荒唐加乱七八糟的事。

  中春药后,她很气愤,就拿他们出气,把杨若瑶推给了萧澈,把萧羽灌醉了,把萧洛推出了外间。

  然后呢……

  后面的事她记得不太清楚,只是一些模糊的场景浮现在脑海。

  她好像拼命轻薄瘸子,然后把他推到在地上,他发起反攻,脱了自己的衣服,嗷嗷嗷~~~

  想到这,金萝萝脸腾腾燃烧起来。

  天啊,她做了什么事?怎么想个女色魔似的,把萧洛给推倒了。

  不过脱了衣服之后,死瘸子好像突然君子起来,他们并没有做到最后一步。

  所以自己还是清白之身。

  可是他用一种特殊的方法纾解了自己的情欲,她还记得她被他抚慰得……好吧,很舒服。

  可是这和莋爱有区别吗?反正身体都被他看光光了。

  “看来你想起了。”萧洛在她耳边轻轻笑。

  金萝萝尴尬咬牙,脸通红通红。

  “死瘸子,你懂的东西真不少,你这样对我,即使我还是个雏的,你也要负责。”

  金萝萝抓起他一只手,狠狠咬了一口。

  ………………………………………………………………

第3卷 第513章:去抓奸

  “死瘸子,你懂的东西真不少,你这样对我,即使我还是个雏的,你也要负责。”

  金萝萝抓起他一只手,咬了一口。

  “我负责,我当然会负责,我也舍不得把你让给别人。”萧洛搂紧她的身子,靠在她耳边暧昧道,“你昨晚真的很销魂,我差点就控制不住自己把你吃了。”

  金萝萝脸红,哼了声。

  “那你为什么又控制住了,该不会不行吧?”

  这才是让她惊奇的地方,其实昨晚那种情况下,即使他对自己做了什么,基本上她也不会责怪他。

  情之所至,一切也算水到渠成。

  既然爱他,也不差那么一步,她相信他们迟早会在一起的。

  “小丫头质疑我的能力,早晚让你知道我到底行不行。”萧洛咬牙,得了便宜还卖乖,若不是为了尊重她,他需要忍耐到那种地步吗?

  “那你干嘛要忍耐?”

  萧洛搂紧她:“萝萝,我不知你对贞操有几分看重。但这对女孩子来说,都是一件意义重大的事,我怎可以在你糊里糊涂间就占有你。至少咱们也得在清醒的时候,你情我愿,那才是完美的一次。我也不像你后悔你的草率。”

  “算你过关。”

  金萝萝心里开怀,古代的男人野蛮又自以为是,在那种情况下还能想到自己,实在难能可贵呢!

  萧洛通知还是值得嘉奖的。

  至少他愿意尊重自己,而不是把自己当作无所谓的附庸。

  “对了,不知里面的情况怎样,我要进去抓奸。”

  金萝萝腾声站起来,斗志昂扬。

  哈哈~~扫把星这回还不死定了,抓奸在床,看他怎么抵赖。

  “或许不一定让你如意。”萧洛道。

  “他们情投意合,又刚好干柴烈火,怎可能不做出点什么?扫把星也不像那种珍惜女人贞洁的人,杨若瑶更巴不得成了他的人,这样就跑不掉王妃的位置。”

  金萝萝才不相信萧澈也会变成正人君子。

第3卷 第514章:扫把星不举?

  金萝萝才不相信萧澈也会变成正人君子。

  她转身走进去。

  萧羽还绑在床上,睡得正香,酒还没完全醒过来。

  不过令她奇怪的是,萧澈也绑在床上,难道他喜欢sm,玩另类呢!

  咦杨若瑶呢,她往地下一扫,居然看到杨若瑶仰面倒在地上睡着了,看姿势像是被萧澈用头撞昏过去,额头上还有肿起了一块。

  金萝萝挫败,看情形他们不像发生什么事的样子。

  金萝萝拍醒萧澈,气恼骂道:“你还是不是男人,春药发作,爱人当前,这种情况下也不干柴烈火一把,我鄙视你。不……不可能,你绝对不像这种正人君子,难道你不举?这事可严重了,要不要介绍个大夫给你,包你药到病……”

  “金萝萝,你是不是想死。”萧澈眼里喷出火来。

  一大早醒来,居然被她骂,难为自己昨天还那么努力推开若瑶,忍耐住极度的生理需求。

  她不夸张自己定力好也就算了,还说自己不举。

  简直被这个没心没肺的女人气死。

  金萝萝以为说中他的心思,所以他恼羞成怒,颇感同情。

  “别这样,我知道不举很伤害男性尊严,但是讳疾忌医以后你的性福生活就不能保证了。你还是治一治吧,拖着不好。平时也要节制点,养那么多女人,天天风流,迟早得精尽人亡。死得这么猥琐,你不觉得很可笑吗?”

  萧澈一口气堵住在胸口,起伏不定。

  她知道的还真不少,不过这么是无忌惮的话从她嘴里说出来,她还要对自己一脸同情,好像自己真不举似的,别提多让人恼火。

  “金萝萝,我只知道你若再胡说八道,我不会放过你。”

  金萝萝越发同情他:“哦,好吧,这事确实伤人,没想到你居然摊上了这么倒霉的事,不过不举也没有什么大不了,好好调养身体,很快就会举起来的,别难过,一时不举不代表一辈子不举,你一定会重新回到能举的男人行列。”

第3卷 第515章:戴绿帽还轮不到你

  金萝萝越发同情他:“哦,好吧,这事确实伤人,没想到你居然摊上了这么倒霉的事,不过不举也没有什么大不了,好好调养身体,很快就会举起来的,别难过,一时不举不代表一辈子不举,你一定会重新回到能举的男人行列。”

  金萝萝体贴拍拍他。

  萧澈气得爆炸,却说不出话。

  和这个女人说话说不通,她向来自顾自说,完全不理会别人。

  “我不想和你废话,快把我放开,绑了一夜,累死人了。”萧澈无力道。

  不能和白痴计较,那只能浪费时间。

  金萝萝这才给他解开绳索。

  萧澈手一得自由,一把钳制住她的手,沉声问:“你和十七叔昨晚有没有发生什么事?”

  “切,我和萧洛才不会像你们那么样龌龊,我们要做什么都会光明正大。而且他人品比你好多了,他是真正的君子,不像你假正经。”

  “你没有被他占便宜?”萧澈微微松气。

  提起的心缓缓放下,昨天看到她推着十七叔出去,那一刻他担忧恐惧全涌上心头,完全不敢想象他们出去后会发生什么。

  他想极力阻止,却被杨若瑶缠着,所以后来他急怒之下,只能撞昏杨若瑶。

  而外间的动静却传不进来,他完全不知道他们做什么。

  只能干着急。

  金萝萝讽刺:“放心,要戴绿帽还轮不到你。”

  …………………………………………………………………………………………………………

  金萝萝一行人回到京城。

  “小姐,你看起来挺神清气爽,是不是有什么好事?”

  绿芽看见金萝萝自从行宫回来后,不时会在算账时嘻嘻傻笑。

  让她都怀疑小姐是不是脑抽了。

  “嘻嘻,是好事总会来的。”金萝萝又是神经兮兮笑起来。

  看得绿芽直发毛。

  “先别管那些好事,咱们现在有一件坏事就来了。”

第3卷 第516章:谣言四起

  “先别管那些好事,咱们现在有一件坏事就来了。”

  “小姐,你叫我去选女模特,加上面纱这条后,应聘的人确实很多,我选了好些不错的,也开始给她们培训走台技巧和姿势。”

  金萝萝点点头:“嗯,既然选好了,那把她们的身体数据记录下来,让裁缝把要表演的衣服给她们改改,那就差不多了,现在还有半个月时间,得赶紧些。”

  “那女模特基本没问题,问题是小姐,你说找男模特,怎么都没声响,可没多少时间了,你到底要搞什么?”

  金萝萝托下巴,把主意打到皇子们身上。

  “别急,我最近事多,这事就推迟了,看来现在该提上日程了。不过要把萧羽萧澈他们骗来,还真不容易,毕竟骗过他们一次,这次他们不可能那么容易上当受骗。”

  绿芽黑线:“小姐,你还死心不息。我看他们这次才不会再上当,你别白费时间。还是去挑几个长得帅的小倌算了,反正我是不指望了。”

  “切,这么瞧不起你小姐的能力。”

  金萝萝阴险一笑,“嘻嘻绿芽,我已经想到一个好办法,擒贼先擒王。”

  “你有办法那我就放心,对了,小姐近来京城关于你的流言很如火如荼。”绿芽突然担忧道。

  金萝萝一敛眉,奇怪问:“什么流言?”

  “现在大街小巷都在八卦你和四皇子,十七王爷的情事。说你风骚入骨,勾上了三皇子不算,现在又把魔爪伸向他的兄弟和叔叔,说你伤风败俗,破坏他们兄弟叔侄情谊。”

  绿芽很是愤慨,明明自己小姐魅力大,那些皇子王爷忍不住对她倾心。

  居然说小姐风骚勾引人,太气人了。

  也不知是谁干的,让她知道了必定砍开她十八块。

  “哦,原来我上八卦头条了,这事是谁干的不难猜,知道我和萧羽萧洛暧昧的人没几个,能从这件事得益的人更加没几个。”

第3卷 第517章:皇后召入宫

  “哦,原来我上八卦头条了,这事是谁干的不难猜,知道我和萧羽萧洛暧昧的人没几个,能从这件事得益的人更加没几个。”

  “哼,死杨若瑶,做事也太不聪明,即使破坏了我的名声,难道她以为她能顺利上位,聪明的女人对付男人,她不去想办法拴住扫把星的心,反而来对付我,只会让扫把星更失望,加重他的怀疑。哼,蠢死了。”

  “小姐,你别理人家蠢不蠢,关键是这件事对你名声的危害,现在大家都当你是红颜祸水,皇后刚才也传来懿旨要召了你进宫问话。你还是准备下怎么应付吧!”

  金萝萝拍案而起。

  “屁个红颜祸水,我还没找皇后算账呢,在行宫那样害我.哼哼,幸好没事,否则我就要大闹皇宫,以为我即使失了身就会忍气吞声跟了她儿子,看来她还没明白我的个性。”

  “失身?”绿芽抓到这个字眼,兴奋问,“失身给谁?”

  金萝萝眯眼扫过去,她立即噤声。

  “我进宫了。”

  金萝萝套了件衣服,就进宫了。

  “萝萝,你知道我为什么召你入宫?”皇后严肃看着金萝萝。

  “不知道。”

  金萝萝扯了个谎。

  皇后一愣,她知道金萝萝那么聪明自然明白自己的意思。

  没想到金萝萝故意揣着明白装糊涂。

  这让她有些下不了台。

  “萝萝,最近流传有关你和羽儿、十七弟的事,难道你都没听说吗?”

  皇后直接揭露主题。

  金萝萝恍然大悟:“哦,这事是听说了,不过无稽之谈,皇后娘娘你不会有空到把八卦认真放在心上吧,这个京城天天有流言蜚语,若是太认真,那不是自寻烦恼吗?”

  皇后听了直皱眉头,看样子金萝萝是一点都不在意到处的流言中伤。

  她不在意,不代表自己不在意。

  她将会是皇家媳妇,若被传和小叔、叔叔有染,多难听。

第3卷 第518章:主意打到她儿子们身上

j?{圦?Z2c6K:ghl6?U鮋/臘證?巏陗倅涗56狪噂cN??7t鵙fINF>姈V獉1鋅獌e尫?Q柍35偲Q??CuU7兂6>鱘娰V昛?鷄|V窾鯰>孍e扯S帬豲?櫮E熇膓Q釚]腝撙傼嚶殽`p'腉v疲v噺=?O秖击J?})圢 5澅戢".{鉋\S夶晞?㎞\XD8屘鉌??y噥秲[\閛t)TS泎`OtK#凥s涢暊穒煖:C礶嵺魡$?ID1譟,萅kBT?
f螋?錰憐鷐gF鍝`!G僝jV牯9-塪譐NA9λ?潤~"N?#kbB?氦B叞?KB帅?N?_俱溚Jh蝤B亄莌9K$瘣鷼1璒TC,垯?癭1N担n遲ng[37$a衩硧VZn娯R?j谼玘駓?X臗> 6夨?{>I??N薓t栅?t脤)$M籝D?悀摝i
LU_i]髰%6GΙ宔府懍 籚葐pz?2vj鮤埰?'漠2魯塂9U矆D'd;;K巋?礥1]蘇[f觀楽ujj桘洯篤淓we?軈.M賖漝珱臓Vc滻D+vF?h ^?瘶 疆排???誓f扯ii姝3s8i袲0v=减C玏?w鍥61?q億?叆T 鏌弈P抻呪榌u臈25w 樄R睍Zr'z?8N糘?B?搵▌逛]%焮哟3?鹈蠻eB?种:?Gz鋂w鰏~z3?彙#絔贩?啎牞&畸宥q闂冀?AI刮 ?酑.麗梱T9 猻?q{瑩= _dM筬sU脬f鮏[瑬嚃h?扔脃@?*鵃缒朧駐(?&a烞贕2?皺 墜膄稪邩?鯡(??K唡s^默K査V6G?离s傛t{濇兿虝?Zk礑?胘m
櫝lH.76剦CEuJ朁薄Cp~[薫Ca鶼0蚂嚽/肔Zt镶辚x? 渞淜{雹!V?竮黧5?锯揈BF^契势U膎猈鞽Q88l?M麻88缎?a?W F檪稪┈5婺姍um6{~?_勸=俪?啗??綑"肨鏻?y㧐lZ~熦??元Z嬇Q8貓嗟昐擻?nsqv衶V謱6迅tx炗tiCU泡d古9嶫賂嗞椒\e}h 瑭m堈JB伈<馄乄碤 鋰mH届2s=馮?謄d>塑旝匨溋L俵=润糴醢皳?顿vGV:?h塟蓭(宧J综^趸?NUxG1T嫎蠢匵`{垕浻筩yl咆?AP6?l?9A齑d刭孯磆?0盶I+?A?0朻[9yv抰y??h僚1??k???4?V?(嘛'钒|:*澸?跠鎽孾甹}語f歗R?G3磔?缞梮p蕋淄n鱀L辵N喾嵈暎C;涏蹖壌;??X虷gU崊NW剑刴@檏?

第3卷 第519章:自己人不愿意帮忙

  皇后惊呆了,金萝萝居然把主意打到儿子们身上。

  这怎么行,在京城百姓面前抛头露面,太丢脸了。

  “不行,萝萝你不可以这样做,这有失皇家颜面。”

  “皇后娘娘,你思想太守旧了,谁说上去表演就是丢人。这样做可以拉进与百姓的距离,会让百姓更加从心底爱戴皇家,有什么不好。我已经决定说服他们去了,皇后我还有事忙,拜拜!”

  金萝萝才不理会皇后同意不同意。

  嗖声消失在凤藻宫,把皇后气个半死。

  她直接在宫门堵人,把刚下朝的萧羽萧澈萧洛他们挡住。

  两眼闪闪发亮,像看金条子似的打量他们。

  “我的香萝儿嘉年华就快开始了,可是我的男模特还没找到。当男模特很好哦,既可以穿美美的衣服,又可以耍帅玩酷,更重要是能够吸引到很多女孩子的爱慕,这么好的机会,我立即想到你们了。咱们都是自己人嘛,好东西要实惠自己人先,你们来参加吧!”

  “萝萝,你觉得上过一次当后,我们还会上第二次吗?”

  萧羽对当模特的事心有余悸。

  虽然是种新奇的体验,但是确实不适合他们这些身份尊贵的皇子。

  “你不用吹得天花乱坠了,丢脸一次就够了,我要是再被你坑,我也不能原谅自己的愚蠢。”

  萧澈冷哼,金萝萝又想把他们当摇钱树。

  这回铁定不能让她如愿,否则她会更得瑟。

  “萝萝,我是瘸子,我不适合。”

  萧洛听说过萧羽他们那次被坑得多惨,知道这个小魔鬼的厉害手段。

  即使是自己也会被她卖了的。

  “你们别这样嘛,大家都是自己人,咋不帮个忙呢?”

  金萝萝可怜巴巴的目光转向萧羽。

  萧羽人好心肠好,对自己最没辙,先拿他开刀,然后逐个击破。

  “萧羽,如果不是找不到人,我也不会求你不是吗?你就帮帮忙嘛,你难道忍心看我难过吗?”

  ………………………………………………………………

第3卷 第520章:一个比一个狡猾

  萧羽人好心肠好,对自己最没辙,先拿他开刀,然后逐个击破。

  “萧羽,如果不是找不到人,我也不会求你不是吗?你就帮帮忙嘛,你难道忍心看我难过吗?”

  金萝萝向他发射出最楚楚可怜的电波。

  萧羽抖了抖,说实话,想拒绝她这样的请求很难。

  但是这次他真不想再上当。

  于是他把这个难题抛给萧澈:“萝萝,如果你能说服三哥当,那我也无所谓。”

  反正三哥是绝对不愿意去的。

  萧澈气得瞪他,居然玩这手,切他抛给自己,那自己就抛给别人。

  “金萝萝,你若能说服十七叔去,那我也去。”十七叔最有办法对付金萝萝,让他对付她就好了。

  萧洛一额汗,这两个狡猾的家伙,既想不得罪金萝萝,又想拒绝她,把难题丢到自己身上,想自己来当出头鸟。

  说实话,他也不想去。

  “瘸子,难道你也要拒绝我吗?我好可怜,你们一个二个分明是故意的,你不要拒绝我啦,求求你了。”

  金萝萝眨巴眼,双手捧心好不可怜的样子。

  萧洛也不想直接拒绝金萝萝,枪打出头鸟啊,他是打死也不当这个出头鸟。

  至于给谁当呢?

  当然是……

  “萝萝,这事关皇家颜面问题,其实我是无所谓的,只要你能说服皇兄让我们三个去,我们一定遵命。”

  萧洛顺利把热番薯丢给皇帝。

  萧羽萧澈暗叫高明。

  这回萝萝说服不了皇帝,也不能把气撒在他们身上了。

  “切,一个两个推卸责任,你们以为我就肯定说服不了皇帝老头是吧,别得意,等着瞧,你们当定我的模特了。”

  金萝萝气得爆炸,一个比一个狡猾,以为把责任推到皇帝老头身上就万事大吉了。

  哼,就让他们知道她金萝萝的厉害。

  皇帝老头就等着让她拿下吧!

  ……………………………………………………

第3卷 第521章:皇帝也怕麻烦

Info 对比小类开始
2010-12-09 02:56:23 Page.Match Rule.NovelIntro
2010-12-09 02:56:23 Page.Match Rule.NovelDegree
2010-12-09 02:56:23 Page.Match Rule.NovelCover
2010-12-09 02:56:23 Page.Match Rule.NovelKeyword
2010-12-09 02:56:23 Page.GetNovelInfo Rule.Cover
2010-12-09 02:56:23 Page.GetNovelInfo Rule.NovelErr
2010-12-09 02:56:23 Page.GetNovelInfo Rule.Name
2010-12-09 02:56:23 Page.Match Rule.NovelName
2010-12-09 02:56:23 Page.Match Rule.NovelAuthor
2010-12-09 02:56:23 Page.Match Rule.LagerSort
2010-12-09 02:56:23 Page.GetNovelInfo 对比大类开始
2010-12-09 02:56:23 Page.Match Rule.SmallSort
2010-12-09 02:56:23 Page.GetNovelInfo 对比小类开始
2010-12-09 02:56:23 Page.Match Rule.NovelIntro
2010-12-09 02:56:23 Page.Match Rule.NovelDegree
2010-12-09 02:56:23 Page.Match Rule.NovelCover
2010-12-09 02:56:23 Page.Match Rule.NovelKeyword
2010-12-09 02:56:23 Page.GetNovelInfo Rule.Cover
2010-12-09 02:56:23 Page.Match Rule.NovelInfo_GetNovelPubKey
2010-12-09 02:56:23 CollectAuto.Collect 过滤小说
2010-12-09 02:56:23 CollectAuto.Collect 获得小说的章节目录
2010-12-09 02:56:23 Page.GetChapterList
2010-12-09 02:56:23 Page.GetChapterList http://www.leduku.com/html/0/24/index.html
2010-12-09 02:56:24 Page.Match Rule.NovelInfo_GetNovelPubKey
2010-12-09 02:56:24 CollectAuto.Collect 过滤小说
2010-12-09 02:56:24 CollectAuto.Collect 获得小说的章节目录
2010-12-09 02:56:24 Page.GetChapterList
2010-12-

第3卷 第522章:老家伙的死穴

36:55 Page.GetNovelInfo Rule.NovelErr
2010-12-09 01:36:55 Page.GetNovelInfo Rule.Name
2010-12-09 01:36:55 Page.Match Rule.NovelName
2010-12-09 01:36:55 CreateChapter 读取上一页,下一页
2010-12-09 01:36:55 Page.Match Rule.NovelAuthor
2010-12-09 01:36:55 Page.Match Rule.LagerSort
2010-12-09 01:36:55 Page.GetNovelInfo 对比大类开始
2010-12-09 01:36:55 Page.Match Rule.SmallSort
2010-12-09 01:36:55 Page.GetNovelInfo 对比小类开始
2010-12-09 01:36:55 Page.Match Rule.NovelIntro
2010-12-09 01:36:55 Page.Match Rule.NovelDegree
2010-12-09 01:36:55 Page.Match Rule.NovelCover
2010-12-09 01:36:55 Page.Match Rule.NovelKeyword
2010-12-09 01:36:55 Page.GetNovelInfo Rule.Cover
2010-12-09 01:36:55 Page.Match Rule.NovelInfo_GetNovelPubKey
2010-12-09 01:36:55 CollectAuto.Collect 过滤小说
2010-12-09 01:36:55 CollectAuto.Collect 获得小说的章节目录
2010-12-09 01:36:55 Page.GetChapterList
2010-12-09 01:36:55 Page.GetChapterList http://www.leduku.com/html/3/3862/index.html
2010-12-09 01:36:55 CreateChapter 替换模板
2010-12-09 01:36:55 CreateChapter 文字广告
2010-12-09 01:36:55 CreateChapter 盗链图片处理
2010-12-09 01:36:55 CreateChapter 附件图片处理
2010-12-09 01:36:55 CreateChapter 通用替换处理
2010-12-09 01:36:55 CreateChapter 生成文件
2010-12-09 01:36:55 CreateChapter 开始处理上一页
2010-12-09 01:36:55 CreateChapter 读取上一页,下一页
2010-12-09 01:36:55 CreateChapter 替换模板
2010-12-09 01:36:55 CreateChapter 文字广告
2010-12-09 01:36:55 CreateChapter 盗链图片处理
2010-12-09 01:36:55 Cre

第3卷 第523章:他们来看热闹

  “皇上,不是哪位娘娘给你送菜来,是我呢,我知道皇上近来心情不好,所以特地准备了一顿无敌顶级美味,保证你吃了后心情舒畅,精神振奋,一下子年轻几年。”

  皇帝喜悦的神色顿时打了半折,狐疑盯着金萝萝。

  “是有求于我吧,先说来听听,我衡量过后才看值不值得。”

  老家伙很狡猾,免得一会儿吃人嘴短,不好意思拒绝她,现在想弄清楚也好。

  金萝萝这小狐狸太狡猾,已经抓住他爱吃的弱点来攻克。

  “皇上,我没有什么请求啦,我就是近来怪想念你老人家,所以才送来好吃的菜肴孝敬你,你别把我想得那么没良心。”

  金萝萝心想,说出要他几个儿子当模特,这事肯定没戏。

  她才不傻,等一会儿老家伙吃得上瘾,再提要求,那时把握更大。

  “萝萝,你真是我的好媳妇,那快把菜送上来吧!”

  皇帝奇了,他才不相信金萝萝转性了,这丫头若是这么好说话,大概天下也没有奸人了。

  不过她既然这么说,自己即使吃了她的东西,不答应她的要求也行。

  反正自己不开口,她还能怎么着。

  金萝萝见他上钩了,心里更得意,立即命令人把一碟碟菜送上来。

  “金萝萝,你果然在这里。”

  萧羽萧澈萧洛从外面进来,他们一下朝就去了皇后的宫殿喝茶。

  没一会儿就听到有人报金萝萝进宫了。

  不用问,这丫头肯定是来说服父皇让他们几个当免费模特的。

  虽然铁定心相信父皇不会卖了他们,不过还是好奇金萝萝会使什么奸计。

  所以齐齐来看热闹了。

  金萝萝眯眼扫过他们,做了个砍头的手势,警告他们不准说出昨天的事。

  皇帝见儿子和弟弟都一脸看热闹的劲头,就知道不简单了,不过他仍是笑吟吟捋胡子。

  “你们几个来得巧,萝萝说要请朕吃东西,虽然这里面阴谋味很重,不过朕兵来将挡水来土淹,这顿饭就是鸿门宴,朕也吃定了。”

  ……………………………………

第3卷 第524章:别把我们卖了

  “你们几个来得巧,萝萝说要请朕吃东西,虽然这里面阴谋味很重,不过朕兵来将挡水来土淹,这顿饭就是鸿门宴,朕也吃定了。”

  萧洛笑了:“皇兄,你得小心,别吃着吃着把我们几个卖了,否则我们会被坑得很冤枉。”

  “听十七弟你这么说,果然是有阴谋。朕不会那么轻易让她得逞的,好歹朕也是皇帝,怎能栽在小女子的手中。你们放心,她提什么要求,朕不答应就是了,她总不能把刀子架在朕头上吧!”

  皇帝信心满满,这次无论如何都要在儿子们面前威风一把。

  绝对不让金萝萝阴谋得逞。

  “皇上,什么叫阴谋,咱从不干那种事,我金萝萝要你答应什么事,绝对是你情我愿。”

  萧澈斜眼看她狡猾的样子,哼了声:“金萝萝,你不干阴谋谁干?我可没忘记当初你怎么坑我们为你的衣服做宣传,这次父皇绝对不会让你得逞的。”

  “萝萝,虽然你很聪明,但是我还是觉得你这次不会成功,所以不要抱太大希望。”

  萧羽深信父皇不会允许他们去当什么模特这种事。

  “好戏都还没开始,你们就急着下结论。若什么都能被你们猜中,我金萝萝还能混下去吗?你们等着瞧,来来皇上,咱先吃饭,吃完饭才有力气谈正经事,对不对。”

  金萝萝亲自把皇帝扶到桌子边。

  然后击掌,貌美如花的侍女穿着各国服装闪亮登场。

  侍女手上都有一个镂空金花托盆,上面摆着一碟菜,用雅致的拱形盖子盖住。

  非常令人期待她揭开的那一瞬间。

  金萝萝亲自解开盖子。

  “先上饭吧,皇上你可知道,这饭和普通米饭不同哦,是用香蕉做的蕉饭,把香蕉剥皮捣成泥状,蒸熟后拌上红豆汁、花生酱、红烧鸡块、咖喱牛肉,超级美味,相信你吃过后会觉得是世界上最好吃的饭。”

  皇帝看那小小的碗中装着小巧的一团灰白色的东西。

第3卷 第525章:各国美食

  皇帝看那小小的碗中装着小巧的一团灰白色的东西。

  心中好奇,就这普普通通的香蕉做的东西能成为世界上最好吃的饭吗?

  金萝萝一定在吹牛。

  皇帝淡定拿起筷子,掐了块蕉饭,点了点一旁丰富的酱汁。

  放入口中细细咀嚼。

  才咀嚼了两口,他就变了脸色,眼中跃出惊喜的光芒。

  “这蕉饭真好味道,入口微酸,但是非常鲜美香浓,香蕉能也做出如此美味的食物,太神奇了。”

  “这是当然,我金萝萝镇店名菜,不好吃我也不会孝敬你。”

  金萝萝得意,这是非洲有名的国宴菜式,不好吃自己敢拿来坑老家伙吗?

  就是要让他吃得回味无穷。

  “但是萝萝,你也太小气了,就这么一点点都不够挤牙缝。”

  皇帝很快把蕉饭吃光光了,对着干净得一颗饭也不剩的盘子发牢骚。

  “皇上,后面还有很多更好吃的,如果你一下子吃饱了,又怎能尝其它美味。咱们得用最少的时间,尝试最多的美食,这才是美食家的终极境界。来来来,你试试这法式鹅肝,保证你吃了再也忘记不了它的滋味。”

  皇帝立即又被第二道菜吸引过去了。

  “萝萝,这鹅肝太好吃了,还有没有,怎么又只要这么少,不够不够……”

  皇帝舔了舔嘴巴,对鹅肝回味无穷。

  “别急,别急,咱们再来试试这鲜美的蜗牛,一定不比鹅肝差。”

  “嗯嗯,没想到蜗牛也能做成如此有特色的美食,太好味道了,萝萝,再给点蜗牛我吧!”

  皇帝吃完蜗牛,只觉得自己以后吃一辈子蜗牛都不会厌倦。

  “皇上,咱们换个口味,来尝尝日本菜,这是刺身哦,很好看吧,不过它不止样式漂亮,关键是极度美味,你一定不能错过。”

  于是皇帝又兴奋把筷子伸向刺身,边咀边赞叹。

  “朕还没试过吃生鱼片,这种烹调方式太奇妙了,原来海鱼也可以变得如此鲜嫩可口,金萝萝你家厨子太棒了。”

第3卷 第526章:下套了

  ( )

  这个声音貌似是冰渣哥哥吧?有了这个认知之后原先还高兴地屁颠屁颠儿的阮晴筱呆住了,彻彻底底的。www.LLw2.com速度首发肩膀也开始发抖。 。

  果真是该死的胆大!居然敢无视自己的存在!凌昊天见阮晴筱站在原地一动不动,还跟个小屁娃儿玩暧昧,完完全全将自己当作空气忽略掉。伸出一只手,抓着阮晴筱的后领,就往外拽。

  “咳咳昊天哥哥,放手!”

  这低低的祈求根本就被凌昊天直接忽略掉。铁爪般的手紧紧扼制着阮晴筱,直到学校北边儿的樱花道才放开。

  “你给我交代,小小年纪不学好,在做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嗯?”凌昊天只要想到刚刚那个场景,就开始冒火。www.LLw2.com速度首发

  “咳咳咳”阮晴筱可怜兮兮的看着凌昊天:“我哪里做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了?我不是当着全班小朋友的面儿吗?”

  “牙尖嘴利!你很为刚刚的举止光荣自豪?”凌昊天微微弯下腰,盯着阮晴筱的眼睛问。明明很是平静的眼神,那里面起伏的暗波却让阮晴筱不敢对视。错开目光,结结巴巴地说:“没没有!”

  “那告诉哥哥,你很喜欢刚刚那个小屁娃儿?所以要跟他亲亲?”凌昊天挑起阮晴筱的下巴,收敛了刚刚的大冰脸,盯着她fen nen的嘴唇笑。

  没有!只是好奇亲亲!”阮晴筱再次被凌昊天莫名其妙的笑意震住,乖乖地将一切从实招来。www.LLw2.com速度首发

  只是好奇就可以跟别的男生乱搞?还真是不知道自爱啊!凌昊天挑着阮晴筱下巴的手,紧紧地收紧,不断加压!只把阮晴筱光洁的下巴捏出一片粉红。他真的很想很想将这个美丽的小下巴捏碎。但终究还是没有。

  只是下一刻,他却贴着阮晴筱的下巴,耳语“真的很好奇的话!还是让做哥哥的教你吧!”

  额?冰渣哥哥这是什么意思?阮晴筱因为刚刚的疼痛还在皱着眉?

第3卷 第527章:皇帝也很惨

  皇帝傻了眼。

  现在试过这些极品美味之后,吃其它东西只能味如嚼蜡,叫他如何吃下去。

  金萝萝这个小狐狸终于露出狐狸尾巴了,但是她下得诱饵实在太令人难以抗拒。

  “萝萝,你要出宫?”

  “对啊,改天再来看望你,拜拜。”

  金萝萝招招手,志得意满往外走。

  死老家伙,这回还不把他的瘾勾了起来,即使是计他也不得不中。

  “父皇,让她走吧。不就是一些菜吗,我叫御厨照样子做给你吃不就行了,她有阴谋,你一留下她,她就会得寸进尺。”

  萧澈看到皇帝明显动摇想挽留金萝萝的神情,立即急了。

  远远飘来一句得瑟的话:“不好意思,这些菜式是独创秘方,想模范那是不可能的。”

  萧羽看着父皇欲求不满的模样,只想说:萝萝她太阴险,想想以前请他们吃饭时,还算对他们不错,虽然菜是小盘了点,至少让他们吃饱了。

  可是现在她让父皇吃到一半没得吃了,把他的胃口钓上来了,这简直太可怜了。

  连自己都为父皇的悲惨遭遇深表同情。

  果然连父皇也无法摆脱金萝萝的魔爪,他们这回是死定了。

  “唉,瘸子坐着轮椅上台表演,要表演什么比较有吸引力呢?”萧洛托着下巴。

  已经开始思考如何当好一个完美模特,把自己的形象华丽展示在大众面前。

  皇帝很抱歉扫了他们三个一眼,还是觉得填饱肚子最重要。

  “萝萝,先别忙着回去,咱们有事好好商量嘛!”

  “父皇,你不能这样做,不可以让她得逞。”

  萧澈心都凉了,看样子父皇还是要叛变了,舍弃自己三人。

  皇帝瞟了眼萧澈,假装悲痛道:“澈儿,你要知道父皇也不容易啊,老人家一把年纪就想好好吃一顿饭,我就只有这个心愿了,你们年轻人就多多体谅一下吧!”

  金萝萝在一旁煽风点火。

第3卷 第528章:煽风点火

墜W酵蔞j寙m朢?讋螙??m樕r.SI鴯WITM ?事kJmbR 9憲?暉賊麀, K珅;箤箟?騗A硞~硸k?]-N?馿e3書?栶`~F9?暧緔.?済I?圍`5孓!叴J?懜Ь櫖?鬣?骸G氦O:亥_:害o:骇:▏酣?憨?猍湖圦襄6砾 I敦笿 咍?灓@?:?塓o坐卖鍽0#筏4&z涓躀湳B??f?1?<钲>?喔\c?S{k轖獿C鲋t?:H片V?鶭b垑頁c ?c怀忀逌RM.]d?宇壖月V橢娑~v竰虊^?fh蹻V?藀i摑?そ挙昞?詐? 耯纭y计o誢撝7?`/? cb i_B蚹X亍俗53~|E?]?jC:娏;\婃^譅~鮬蓃c叠璉??睲q?凁?M襈{@f?/?W刀&Bs瞝??秊W跺f椦?秕塡?驅柜暕?/羲籥??k!QA摕?癖瞗]m7rn=???-崺y?穘~c曟K馤?u▍6雬慅?7揑t?{}C厕俴?:_琞謢聫1碷麔=恢啐坰款粒R7?湠M鯰昇DS婝'3莥k0N! E騫cΒ)]薣諮 nBw罾=銧8s饒刚燺靦Cf?bj诀?肝*绂?@`D ?,8恅B?
屓Pb脠 R,x瘼F?;~琀眩H?=B<淠???M?%f磆R錔?aN?℉?_mY攊S?: 撼aOYR5趕c支>?輞5?芒S砣mJ6砈?%┯,墨y掌E8V嵫-蕝??i??gT瀳aKW琡艑镛敽杢i覼3杢?鹈蓌a熤
4栊:?s鍻希.鎶[3跃砱穕ャ蕵韋V蔸鲦愋.貓d藥E^WlU賁.-N^{镝??t钼啎菬?滚欄m0?{+:栔粔5骝锌+鉕买<*腐8?;????K?纛?7n?厦疍銓???$惷佝Kp吕?(緮??潇勉 |k4???+?仍,p筐P惨@ 3粛1 ?\RA'YL3K類<0?{RF=?枪抎嫛V?隕4]丑?t2?l2癣办0?I右眶t4H.??0綆継=S5I?5蠛"?P绱J垮瞨币5鮩 tZYo?S?O8鉈蠰 y?'6砇宙~油R哝脭?腰5虵禭.?折N?魁Q誶C鱘uK}?l??r?躯嘏3:{箜走X鄟 .剜?NX釁n蒯?嶺鈮)鈰1蝀銔9钬銖AY鋺I.黉換NY鍟Yn馘梐嶻鏅i鏇q蝁鐫y钯鐭?Z琛?阼NZ楗檔陂А嶼戛┊陉犓倁??砕~l_?缝~5+V衭?譴薆u{\∝稼踐橪U蒞O?P敧M7R?脅甦銛籖?=P━LH'鞏Y阜栋亘剕P宩顇A喘q???

第3卷 第529章:被父皇贱卖了

用手去当铁制品、哪怕是空心的,也让他们心生佩服。此时此刻,都比李岩捏了一把汗。即便他不会像那张凳子一样被打得洗把脸,估计也会鼻青脸肿、血溅满面!

  “哎哟!”

  果然,那快速的一拳之后,似乎印证了大家的猜测,李岩大叫一声,头脸向后仰去!

  这又引起了哗然,大家都替李岩感到疼痛,松岛、筱原两个日本女孩从那个角度看不清楚,但也惊叫了起来。因为刚刚跟女保镖们动手,只是击中腿部、手臂等地方被打伤,没有那么大的震撼力,现在是直接击中面门啊!她们很怕李岩的脸会像那凳子一样的下场。

  就连李洁也紧张了几分,想要在后面围魏救赵的帮李岩。

  却没想到,紧接着李岩的惊叫,川田也发生了一阵大喝呻吟,然后他不仅仅停止了对着李岩的追打,反而痛苦的抱着下身。

  有角度比较好、眼睛比较敏锐的,这才道破天机,原来李岩刚才是故意惊叫、虽然人向后仰闪避,但却飞起一脚踢向川田的裆部!

  事实上,确实如此,无论是挥动凳子腿的正面进攻、还是惊叫、闪避,都不过是李岩的掩饰,那对着胯下裆部的一脚,才是重中之重的真正攻击!

  空手道是需要练习抗击打能力的,但胯下脆弱之地,如何抗击打?除非跟西门坚大官人学习过“插沙功”、“铁diǎo功”。川田显然没有学过,以他之强,也被李岩轻松一腿弄得战斗力大减。别说是他,日前红鲨佣兵团出来的保镖,被李岩踢中,也难以承受,只是川田的忍耐力比之还是要差上许多,当然,跟川田也没有到生死相搏的地步。

  看到情况逆转,大家都李岩的评价……很复杂,他胜利了,但胜利的方式太猥琐,不是英雄所为……

  李洁这才放心了几分,过去几部低声问道:“你没事吧?你怎么跑来了?”

  那边川田吸着凉气蹦跳了几下,嘴里低声用日语咒骂?

第3卷 第530章:抢钱本质

  皇帝看着金萝萝命人放上的佳肴,两眼发亮,口水都快流出来。

  对着萧羽很无奈道:“餐桌上无父子,羽儿,父皇也是挣扎了很久,为了父皇的肚子,你们只好牺牲了。别难过,父皇相信萝萝不会亏待你们的,你们多保重吧!”

  萧羽悲怆,萧澈呆滞,萧洛好笑。

  金萝萝那个心情舒畅啊。

  哈哈太牛逼了,连皇帝也给她拿下了,这回她的皇家模特团终于华丽丽的成立了。

  完全无视儿子们痛苦的皇帝边吃边问:“萝萝,这菜太好吃了,朕想天天都想吃到,你真的不能把厨子卖给朕吗?那你以后天天让人把菜送进来吧,朕实在吃不下御膳的东西了。”

  “天天送?太麻烦了,我还是把他卖给你吧!”

  皇帝下巴掉落地:“你不是说你不会为了钱而把厨子卖给真,说这有辱你人格尊严。”

  金萝萝无耻道:“皇上,你听错了,为了钱我可以抛弃人格尊严。既然咱们是熟人,我就便宜点吧,一口价一万两黄金,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不能赊账。”

  这才是金萝萝赤裸裸的抢钱本质啊~~~

  萧羽、萧洛、萧澈无声沉默……

  皇帝觉得自己内伤了!!!

  …………………………………………………………

  “小姐,爱死你了,你真的说服皇上把三位王爷给咱们当模特?”

  绿芽抱着得胜归来的金萝萝又唱又跳,兴奋得要死,哇哇,她们的嘉年华连皇子也来参加。

  太美妙了,这一届嘉年华一定会成为历史上伟大的一笔。

  金萝萝咬着条青瓜得瑟极了。

  “那是当然,我金萝萝一出马,战无不胜。皇子算什么,我还要把天下第一帅哥,把外国帅哥都找来,这才算巨星云集,精彩绝伦。嗷嗷嗷,绿芽,我热血沸腾啊,我觉得我有成为伟人的潜质,一定会名垂青史啊。”

  “会滴会滴,小姐你即使不名垂青史也会遗臭万年,太棒了,连东方帅哥也来,咱们这回要发得天崩地裂了。”

  ……………………

  今晚还有

第3卷 第531章:提亲的都是男人

  “会滴会滴,小姐你即使不名垂青史也会遗臭万年,太棒了,连东方帅哥也来,咱们这回要发得天崩地裂了。”

  绿芽一激动就乱用成语。

  金萝萝一掌拍在她头上:“还不给我准备行装,咱们现在就去壮大咱们的明星模特团。”

  金萝萝坐着马车首先来到东方泓府上。

  拜上帖子,立即有管家迎了出来。

  “金小姐,原来是你大驾光临,快请快请。”

  迎出来的正是上次在云家开业宴会上,见到那个顽固的老管家,他脸上摆着笑容。

  金萝萝很奇怪看着他。

  上次自己捉弄东方泓要他装女人,这老家伙气得脸都子紫了。

  对自己可谓从头到尾的讨厌。

  怎么再见面,他就转性了,有古怪啊~~~

  “我临时有时,还是不去了,改天再找你家少爷。”金萝萝转身就走。

  那老管家急忙拉住她:“金小姐,你别走,我以前对你不敬是我的错,我向你赔罪好不好,先进去坐坐吧,我家少爷很有空。”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你非要让我进去坐,我告诉你,你不说清楚我就走。”

  哼,想坑她金萝萝没点道行可不行。

  这老家伙看起来就是有求于自己的模样。

  得先搞清楚再进去,免得吃亏。

  那老管家尴尬抹了一把脸,很悲痛道:“金小姐,自从上次少爷女装出现店铺后,他的美貌引来了很多人的爱慕,现在家里都被上门提亲的人挤破了。”

  金萝萝奇怪:“这很好啊,说明你家少爷受欢迎嘛,趁机找个千金闺秀娶入门,成为你们少夫人不好吗?”

  老管家更尴尬:“可是上门提亲的都是男的……”

  金萝萝呆滞了。

  老半天才回过神来,然后哈哈大笑,笑得几乎抽搐过去。

  天啊,没想到东方泓那么有男人缘,一次女装令京城男人疯狂了。

  哈哈,真是笑死人了,太好玩了。

第3卷 第532章:你要对少爷负责

;l亘(铂AHd.<鎂L0?%4O臟o6?戾劁{DI鑜B醼傠F? D荲凣嵞?鎻竧苐@?H;???餞迋獑o巰婻ㄇ悗JlL艂靗,?u?X膛?繍??;? c ヂU灺-崐㈡eR慕l?跏榧?5/?DO烋晓?溙?鶨壕閶蜟鄧j凘jgF潍岺擷DSQ⿳,?n?懆"壓Pl?漠o(I?3?踆鉸.卹l ?l?q4<f}@錙`儁缼^@崍@朒厫+fP1怽鏛??坘<&?B髇Fk)蚎騪鱆騱,氧q?,0馊h?十I8PP"L>︹骉鏥敥戰D5}qゝ&E&&HZ清pD?怣?u?#濺_'蕃畉?>q>疾`t_?@οa@f鰆?8褱?罄r+蜆?:.鐳?#芣(?崛h.a?陸昹k纀EO85洷*忦WTg8?工*芯?-K%燎i2L)?*睽祸H2?藚镡妸欻b:疂,?9Q2輩c-K罁踆??涶飘d?翔!<啑俿璁*?g兦 ]d?3﹉K?F/l鋪r'I滅铤 ??7缑X4樏i?J<{KC/??鏝F?積9縥;|'H桁寣??應<4 讙j0?~m1 㳠(薭i-喝i武厅?際?I晅I櫞I濘I?JJ┐JJ?K祎K勾K紧K?L舤L纱L汪L?MJ=觟蛙SM?N@i;菻?O?睌p柛"j4棣歬O 鮌撛mfI億j鯃h?⒊瑑?礡-uf撗M?7d/(镃?$/礣M铡詏6r鬥?亽?纑箬?痿Tm鮒麎3Shv8T"??8貾僒q鮔慤焗ニTp?霩﹐屼喈擋Z??凷席熏茦耦?"D?4[?]Q?4n嬺腍?\诺[R磌'?_鯐淴 舛?liN糽R辪增鮜湭"滉DB霔收\|L"a-鯾}員?K"?b铆?霾??+0鰀Q掇?譽??X0dG?S鰂qvXsOJ??.K错V娶/??;3g晇i%nZ52鎸椰oBW?+N3楃丯r団*欥k1?柌坁*昪?m?凓?◢歶m鍁nw+?嘦?o醵勌铣蝩o7pwp 穚 鱬7qwq穛鱭!7r%wr)穜-鱮17s5ws9穝=鱯A7tEwtI穞M鱰Q7uUwuY穟]鱱a7vewvi穠m鱲q7wuwwy穡}鱳?x厀x壏x嶗x懽?3?②秲\?z??歸;睠zzWz萙擏{熍yz?譼?1]恷俗|e5}葑t爓{羨~}欧冥骼饂z?{賥?鶺}俗{轺o聗?G屇穩笞侎#傁w{梂傋穪??xPx伅WW?榹?}┳扏~1x};鴧?%叡7{x蛔}/竻SX癏貐a8

第3卷 第533章:杀气腾腾打人

Q?o煱 媂榞鷻iTn56e癜推昇@A|\矡艸瀌K拨Q~HbPh?鸢Q9攇徛蛎R2臎h?莋uC髓惉緮釤貌鼐?狪?椲C昱枴濵o銦?(閺t?$蛼夡曎h壩??k&c讇b^斟P@+縌絯ο刽4欽蕈遟枀+g[7iL3C?も缁1踵C`Kj厱7u綬A;霰Xz喊苖N瀥O嶓?xR辆?>曯錼篭.甮Aw夯+賺歡䴕Z 瓡樒?畐?媑腖[釦c$?眭?鹕f碮[=?浩荪\呾蟛e?N镗邚 卺O~?K揟b.寵瑂R1趓?8茶沈炩娭繎9?E;姺<鸫*|I輲23廖儸? i膾?蓈! r??:]K;o馄?弢軗砂?抁y?Mq 闷'?甴0 睭?懵??z?較V?蔋慥^<狅喽'愋kiSTLF-蹊([仭訦苃法??濙鲽+蒮墴砚誢2?E?(鈔注???IS?o廹2袿X3??5kt⒗澅YKlfR諤D?uYG>倓橯>g齀]+4峗睃姉k2%鲯?4六H焋x5b]萫爜℉茡\Q`髮媕?穢qt_烛Eêf*pA浯倒qN;鶁J?$?瘚?9劖顕*歠珳 K皱鬅恺H??2掍苩-Y2C?K髥t聽qD鋜f悽绉矊鬥+d槯
?壈?屈#圖?硪g?慤2偰?P$靿Y?<i,ャ??兞g鎾vod禈??V?Z讟?霰?V %饻4Q殮 0m鼘A諶_Yd??善槳娓?E撻侉扲ej麘)c釺靥瓎(?-迱Vg丨顒gz ?9?夀'?) )?呀? ?E?嚴u?绩-I腪s闙@灹镴k?l謌,彝BI柙?#雖允TZ植zB漒僙凾宁?槖cV郎屠R?凴淶?馸朤x涗蔰>?蠀飪他V&?&F.7?Y,?籬?痆题?P%环y蔋?J!丮?ZJ?椓N?襃$Lj*??tW?ぞ惻奥, ?;i禛?Z膋耊J劝A屾V?a羒┮澅PdⅱlA楨y-莀航?`FdSIn陧蟎柗?心荄ewg?Kj1嵟绯?Y$b礟湞HW&?苏韺舒蛑扰颁晥qy7;孔蕝v3eY霼瀳聖?R謠炾瑃蝦醳Ev?T敹螢KU澈债~5琧-隮雍侄?畇]蠛拙?皟-靉回?6矒e3毁蝵6矗-韎S悔志6冻ms慧骢6该-顀?浵z砙濤屻4:嫕稊Xd鴏頩蠜荟抖D?觉:M X4 #V絓媙覌ks垧?亏狌 M0?t虻藵捉7?卧?噍?M辅'菒沛┧蝠?麁wF 婄漖調Eu??堚藪1?欈栃濢f忂?2塸+7飀纉k`誥?礊

第3卷 第534章:教训狗东西

|咋d?X阓自Y?G铳~6%囌1n咴炾櫄?櫊pV桖CbEZFⅴ5貪飄|%匯胻覣k秪羨.駛{礒<$b?㈡WGF峣B赣:?V碌xC?be忼銷?卥╠卶8俓7R圉M.Add??妯?R?咲>=鷥娲AL%_愩KhjRe?慦?M:礹#澶鋮嵷疉qA視α4B煥Lv?棄?棤G芲c昐<?掎bDī?忷诗u囕穒_В儆榢~?~h诂3がE乯|z泘v?晜/BV?撀uU鑅[6?簊??D鏥g??茡毽沜[`
?熼:?qUoZQ郧v+a谐>v秨稟伶┍H?E屭4Jo6?a\霦?+?珴梬?tぽ#秲腜A;~<iht 皧撽諜膁e5銶棑b銜J蛓_?檳!霛v橩鎹?C寽鋧2$Ga?盧Y崺U?幢UB3
? %?僱{s?枱坁?V5懂)EW蜿╥km誻WrVIe?沙-沫p擣弴岾k觕?6;`J﹏F_?ムcS躗W砧wI礒?Dfi篶Z?笔j穬健鲗T[嶸J檣雲︿\?'橱x>筤睻i ?L?膋1:5媞q蕍M?F錋Oo'襟鋑奒?CTy??6FR/;嫡T譻`2w媠Z?;淸?9蹕?鮍?f窌?D均4勫 [[鬛4a`6qEQv+1<pv借?吏H耪~攧H贬NX慭湷-OFM螷ZHTw玠z莝j戳涘H?闦9膚~欧l,?蹸?fr袒;寂 腒锩C麞典Tc[f赴婭襋k~?cv┋槵LV1?!>k愔儹∨匛鐆?伇(?挡/显屬H3G∮9Vn7?S5灮|芅菿徸szw踏栍煎?`鳰6,H敨^?媃穁c2漱篎?<T璡褌YG菊摦д眾)Z满硾h`璡?\ET矓鲉槫Z觷?7緻哖?H迟耕锥軘E!xf h傇鑨?澊&rU;w磖?G;槺Wa?^+q絤缦0叮曇乘.笔蒷E阉UB軸?L?i[趼?禯5瓔資?倬5M蘳簃0}?u涃z@DFHI?+x?檥J?p:鼵 C濅?澫]虔伊萤?[($[巇?}烢 n脅ze吀$S樏险'?樎??='o両a?E謩?`]Ru陼恾.?贁]贃}贅澷毥賴3贉嶷癒Lb\F?讪]ㄐ+荖猋[|綑 h謨q嫂}2h麮鰠e鏀G愆=??[眿雿癵?港dgB贩M^\柫箻c]}W)恞iY?V俒]豖?勇禥?r觏?撉>蹅W? 諁Df???蝀际qV覾M坳?糖nY偝柅Z\N荻?1*脿3郕?督炤.儐x?B尙dM菼筓9丟d茮欫k4E?昪嫱寲X侻5UE晞暛e豺}>)z谄9=魙U詖ΩO

第3卷 第535章:和金萝萝抢男人找死

Y媿咑懴?胀]澳獆D\椢伝2w:C==岢樀w2馢d?鑋蔸沁SK泱紉颈n棁綬戇赣r轺m呀艈^曐レ卙2弿N俗?dp覹E椃簒婐刖哝?B?*濗汊??珶雠Kc
F$圢佽?貝`+勮Q`劼E??堁C?3B蘕册D? 僖錕?e韦Y渔M?u钿儆鏞燗{*pP郉嶣〡?)UbK岺}jr闱奧)&?態+8:5y?D
YS筊閉紋躅遨罪_纴駣碖懏R?ZY.D涴玝?籨#B坃絩l湺"蹝??歟W?痜葳鮧乇e衔hPs芙Y蓶?U嘧?丆6)5!B躆?n籉崠u磆io甾蓰w疳铫}:9鄌氮^牝b墁YH?㈨?尝轍镦簣瑝? 5鲌oAt餉醪崱笂聧%錺?翈2敧b?" -?"閖k选?C壗撹撻?s詑G{l?%?G鏢0&磼B/罁襧O6&{#*J妴<烊邐騫K.霍騅?J<J+筙姀&?軍?Bo)⒁鉵露敩 L<笤sO>u岔號R?$g"疧DUtQF]+獤膉tRJ+掉RLUを;豸SPCuTRK5鮐TSUuUV[u鮑Xc晆VZk吊V\s誹W^{貂W`?vXb?鯴d揢vYf泆鯵hvZj鯶l痴v[n货鯷p?w\r?鱘t覷w]v踰鱙x銜w^z氲鱚|笳w_~鱛x`?6鴃?Vxa?v鴄?杧b?而b?謝c?鲽c怌yd扠6鵧擲Vye?[v鵨榗杫f歬儿f渟謞g瀧鳄g爟zh6鷋Vziv鷌ǎ杬j畉>?毾j?氕?l嚥&?城涭?V;lf屝斓鏥t砀纽婌.深君韨?\q??硷?躭椸?n珻?ㄅ 餃蚵?锲=馮7oI醭1g]n?舾Gw\p?颸r檅齱轔飰q蹓进?G辷訷?恼?\x瀸疒閒宄邽麠灖蒺榕譱v驊o滒可7=p隂/拯镸Ⅻy?匓!椲鵲r鱇垅^w旷跸~垭傅錫o{靸_畈?*s犨6君暖?麤KA颕衪+??X:凗_樋?ny畜?w菳^????8C徽Pz??o啬$^0娞冕 孛甈?礋鬔8菌裀垪肻胧阑P哻,恻指?v駈\l忾??饘
?+(?:1?詾麙'骑9mT註"C鰕睄?$#)扇]2寃Tb 塀I>庎3h
8BP>饅?跕椙;.匸瓬ヰb蔘唕挕??樄T瀙昦?1似??捓d?9?.j?湨/aw阜2幓躓5坨Ik冶?詅/箉Nt濍dg;甍Nx芐濳 ;

第3卷 第536章:男人都有暴力细胞

  酷,金萝萝真没想到优雅如画的东方泓,也有这么血腥的一面。

  果然男人身体里都有暴力细胞。

  “反正他今次也得到教训了,哈哈,那些辣椒水把他整得够惨,反正他这个月别想吃什么东西了。”

  金萝萝坐到椅子上,挑了块点心丢进口里,美美吃起来。

  东方泓好笑,命人拿来各式好吃的点心。

  “萝萝,你来找我有什么事吗?”

  “有事,有好事便宜你。”金萝萝眨巴眼睛,笑眯眯打量着他。

  多帅的男人,就这样站在那里也能令男人着迷,要上门求亲。

  若是当了自己的模特,还不把少女们的心都迷死了。

  一定要把他拿下。

  “好事,萝萝,在你定义的好事,和我们平常人所知道的好事,好像不一样呢!”

  东方泓一看她那闪亮的目光就有不祥预感。

  而且从通常情况看来,他找自己一般没什么好事!

  “别这样嘛,咱们那么熟,我有可能害你吗?”

  金萝萝熟稔笑嘻嘻拍拍他肩膀,这不能把帅哥吓跑了,否则就没戏了。

  东方泓苦笑:“虽然你不会害我,但通常你做的事都是匪夷所思,非常挑战正常人心理承受能力。我还是先喝杯水,酝酿一下心情,再听你说话。”

  金萝萝囧,东方帅哥也会说俏皮话了。

  东方泓喝了一杯茶,然后大义凛然说:“萝萝,你说吧,这回我心理承受能力已经增强了。”

  金萝萝眼睛一转:“那就好,呵呵,也没什么事,上次我不是说过要你当我三天模特吗?现在该提上日程了,过一段时间我要举行一个服饰嘉年华,到时候邀请全城百姓来观看,把我的香萝儿牌子打得响当当,你自然是首当其冲的超模。”

  “萝萝,你以前不是告诉我,在你店铺前站一站就行了吗?现在怎么要在全城百姓面前表演,这和你提出的条件相差太远了吧!”

第3卷 第537章:想抢风头没那么容易

:40:30 Page.Match Rule.NovelDegree
2010-12-09 16:40:30 Page.Match Rule.NovelCover
2010-12-09 16:40:30 Page.Match Rule.NovelKeyword
2010-12-09 16:40:30 Page.GetNovelInfo Rule.Cover
2010-12-09 16:40:30 InsertChapter 获得本书最新分卷
2010-12-09 16:40:30 InsertChapter 比较分卷
2010-12-09 16:40:30 InsertChapter 添加章节数据
2010-12-09 16:40:30 InsertChapter 添加章节附件数据
2010-12-09 16:40:30 Page.Match Rule.NovelInfo_GetNovelPubKey
2010-12-09 16:40:30 CollectAuto.Collect 过滤小说
2010-12-09 16:40:30 CollectAuto.Collect 获得小说的章节目录
2010-12-09 16:40:30 Page.GetChapterList
2010-12-09 16:40:30 Page.GetChapterList http://www.leduku.com/html/1/1800/index.html
2010-12-09 16:40:30 Page.Match Rule.PubVolumeName
2010-12-09 16:40:30 Page.Match Rule.PubVolumeName
2010-12-09 16:40:30 Page.Match Rule.PubVolumeName
2010-12-09 16:40:30 CollectAuto.Collect 对比最新章节开始
2010-12-09 16:40:30 CollectAuto.Collect 获得小说信息
2010-12-09 16:40:30 Page.GetNovelInfo
2010-12-09 16:40:30 Page.GetNovelInfo Rule.NovelErr
2010-12-09 16:40:30 Page.GetNovelInfo Rule.Name
2010-12-09 16:40:30 Page.Match Rule.NovelName
2010-12-09 16:40:30 Page.Match Rule.NovelAuthor
2010-12-09 16:40:30 Page.Match Rule.LagerSort
2010-12-09 16:40:30 Page.GetNovelInfo 对比大类开始
2010-12-09 16:40:30 Page.Match Rule.SmallSort
2010-12-09 16:40:30 Page.GetNovelInfo 对比小类开始
2010-12-09 16:40:30 Page.Match Rule.NovelIntro
2010-12-09 16:40:30 Page.Match Rule.NovelDegree
2010-12-09 16:40:30 Page.Match Rule.NovelCover
2010-12-09 16:40:30 Page.Match Rule.N

第3卷 第538章:鬼鬼祟祟的人

  “你的意思是只要我穿着你的衣服上去表演,无论我怎么推销我的瓷器也可以是吗?”

  东方泓提起了兴趣,眼睛渐渐多了商人的精明。

  他知道金萝萝能号召很多人来观看她的嘉年华。

  如果能在那么百姓面前借机宣传自己的瓷器,确实是一条通向成功的捷径。

  金萝萝所谓的双赢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

  “是啊,我相信东方帅哥你有能力给自己的瓷器做好宣传,而你这么好身材好脸蛋,穿着我们的衣服,必定会吸引很多目光,给我香萝儿赚到不少名声。咱们一举两得,你就答应我吧,反正你也没亏嘛!!!!”

  “萝萝,让我再仔细考虑下吧!”

  东方泓不是那种冲动的人,他需要细心考虑过各方各面的影响,再下决定。

  金萝萝顿时拉长了声音,装出悲戚的样子:“东方帅哥,你没有忘记刚才是谁牺牲小我完成大你,将一大堆色狼帮你赶出去的吧!我对你那么好,就这么个小小要求你也不答应人家,人家又没想害你,你却怀疑人家的诚意,你好没良心哦。”

  利诱不行,金萝萝就来软的,嘻嘻,多数人都拒绝不了她这张充满感情的俏脸。

  东方泓也不是忘恩负义的人,她把功劳一摆出来,他就没辙了。

  ……………………………………………………………………………………………………

  金萝萝从东方家出来后,正想到珈蓝商会找蓝苍玄。

  呵呵,只有本国帅哥未免不够意思。

  连外国帅哥也来代言她的服装,那就说明她香萝儿服饰有多出名,连外国人的穿上了。

  嘻嘻,蓝苍玄你跑不掉了。

  坐在马车上,金萝萝随意打量着大街上热闹的摊子车马行人。

  突然看到一辆相府内眷的华丽车子驶过。

  金萝萝并没在意。

  不过马车后跟着那个鬼鬼祟祟的人影,倒是让她注意到了。

第3卷 第539章:跟踪狐狸精

r 生成文件
2010-12-09 03:15:27 CreateChapter 开始处理上一页
2010-12-09 03:15:27 CreateChapter 读取上一页,下一页
2010-12-09 03:15:27 CreateChapter 替换模板
2010-12-09 03:15:27 CreateChapter 文字广告
2010-12-09 03:15:27 Page.Match Rule.PubVolumeName
2010-12-09 03:15:27 CreateChapter 盗链图片处理
2010-12-09 03:15:27 Page.Match Rule.PubVolumeName
2010-12-09 03:15:27 CreateChapter 附件图片处理
2010-12-09 03:15:27 Page.Match Rule.PubVolumeName
2010-12-09 03:15:27 CreateChapter 通用替换处理
2010-12-09 03:15:27 CreateChapter 生成文件
2010-12-09 03:15:27 Page.Match Rule.PubVolumeName
2010-12-09 03:15:27 CollectAuto.Collect 对比最新章节开始
2010-12-09 03:15:27 CollectAuto.Collect 获得小说信息
2010-12-09 03:15:27 Page.GetNovelInfo
2010-12-09 03:15:27 Page.GetNovelInfo Rule.NovelErr
2010-12-09 03:15:27 Page.GetNovelInfo Rule.Name
2010-12-09 03:15:27 Page.Match Rule.NovelName
2010-12-09 03:15:27 Page.Match Rule.NovelAuthor
2010-12-09 03:15:27 Page.Match Rule.LagerSort
2010-12-09 03:15:27 Page.GetNovelInfo 对比大类开始
2010-12-09 03:15:27 Page.Match Rule.SmallSort
2010-12-09 03:15:27 Page.GetNovelInfo 对比小类开始
2010-12-09 03:15:27 Page.Match Rule.NovelIntro
2010-12-09 03:15:27 Page.Match Rule.NovelDegree
2010-12-09 03:15:27 Page.Match Rule.NovelCover
2010-12-09 03:15:27 Page.Match Rule.NovelKeyword
2010-12-09 03:15:27 Page.GetNovelInfo Rule.Cover
2010-12-09 03:15:27 Page.Match Rule.NovelInfo_GetNovelPubKey
2010-12-09 03:15:27 Co

第3卷 第540章:她的目的

恮人]鲙D+G嬥d$鱛t嫸{集;畧?Ya,鍅^竻`@/覈?n`^ ? 撤?V虶3?沷?ぢ腺?誒蛎r<tp齤??筅軨仞v鷬箊q脸?梖綧?3S懬 ?.鍌忨?攧-宷X枅菢c"Y 裹澑圼E┳抛婱u愝悍8?=Z $?兮U捭?炏*閴??}b?扈s?艐(鱯,餋x促?价醾獓艫>\??Y 煆d_庆~厅誡zl揇?观L1,囓4y?H>#)蕘廳U鐿贛暻Y-?誢5ul )[m坁氘剥箂嬥G髫薗?5点?? 禦`D?t 6t?"Dt磰x?:?,bl溃脥(储`d!?7&2e菋/C:T@罥?k鳇A???I'&瑘?E
A-⿹N???鍯? .$j衖B?
4蓆j褠蹿螬憭Di.鯆2g潍!峼诫慾省撯l钑0]绖o秨鷙猂誦L氂b嗟#殞榖B?囨呕斺雪?Wrki爛'秂LU?o治蛿叼醔qJ舼糰蕸<iB~窹〤['劝2k?M:U黑h蔷5骱輱q酺??锤應戡K?芹122崸恦耸簩??奐H:?ZI费靤,慰?r?鑭M*?d嫟?* >稪j.$諏爍=孞J0D矎凋4$,?C煳垽怐饶,顪b 紟Lk?媽???爱龗?彚:楗趂
?懸JLB縳?很r傢=鳫?K堫LR'袌{衽蓔翣*谘ぴ贼 *?" ?跟\.=堃4依叉T?/躶6?M?D3JO.?MmP/5塗?:)?9[?珟Z懥儾贚紜?懂${隍R岊涛)Q?TU?汈F?睼YpC<擵U_juT時?<?褊/??2Mм禪KL=D蠾XrT皱蝥驭牞施噼^耶5l壝閁?,`*u懫$e(O#K2b??.
'? 喘鑋櫍仳汶$滁JJ??忁猇彬*vh輱恳h?瓆E}
a?痂瞜丁 ?*?亦?习喗m;鮌蝥遄,t挬?
?禾?F
睨+5鹁琱聟
-_兘x頚Kd!阁f-dJDH\專T媲;@t?赿:s?$摷覻跁噷u川|?髇1W鑢䏝妺u?j礬野b滝ぜ&??`貿镩3wMU1肟?薸{┫nW榢邂?巨彨軎丂B颂懿妺]僤J?瘜E┕%?SG}盠U;?廇i赹?儴摷P剾 $鸿DT???Jli陰'訲巰G睉Mh梺裮[$Ylx?j塮.??A??衱}盢镏S槧歃-:篾?惕孾踛?慊,蛵I家S颚u 7y剆屛$隹?0磸讇┮裣"C1熜烌璚5E+f粖B羧蘃?搗;憄dX?佾专づGJ_2逶终垇[|$?oa)奮洗镍).5室焭?捑t抝?贤侄瞲y?%斾w6?捩T慂1?(ρ[ S兕槕\剓
1 f柂9媺 檅敔櫇囌E0(?兔H?,¤8

第3卷 第541章:偷听

  金萝萝冷哼:“一个千金小姐和一个王府下人相熟?倒是看不出杨若瑶是这样平易近人的女人,她怎么就不和其她下人好,独独与那个李大娘好了?”

  一个掌管女眷内务的女人,该是最容易接近萧澈王妃的人。

  这太可疑。

  那管家为难了,不过他为了讨好金萝萝还是把他知道的说出来。

  “这个……金小姐你也知道杨小姐和王爷的事,女人嘛为了拴住男人的心,都喜欢在男人身边安插些眼线,察看他们一举一动。杨小姐怕王爷变心,自然希望对他府上的事了如指掌。”

  “很好,你是个识时务的人。你应该明白我以后会掌管这王府,我最讨厌就是不忠心,向着外人的人。像李大娘那种吃里扒外的家伙,我不会轻易放过,所以你这个大总管应该明白谁会成为王府的女主人,不要效忠错了对象?”

  大总管满额汗:“我自然是效忠金小姐,以后杨小姐有什么举动,我会立即向你汇报。”

  金萝萝微微笑,想要知道杨若瑶在王府上的举动,她也需要一个眼线。

  这个掌管王府内务的大总管,无疑是最好的帮手。

  更多小说www.llw2.com靓靓网最新章节

  “果然是聪明人,带我们去换套丫鬟的衣服,我要亲自去看看那狐狸精搞什么鬼?”

  …………………………………………………………………………

  在大管家的帮助下,金萝萝和慕云装成个丫鬟,溜进了李大娘的屋子。

  杨若瑶很谨慎,并没有在厅里和李大娘说话,而是关上门与李大娘在卧室里密谈。

  这更加重了金萝萝的怀疑。

  这狐狸精若没有问题,那她金萝萝可以切下个头了。

  金萝萝和慕云憋屈埋伏在旁边的一个杂物房内,戳破纸窗,观看里面的动静。

  只见杨若瑶拉着那李大娘亲热坐在床边,东扯西扯。

  扯得金萝萝她们心烦气躁,真想跑进去撬开她的嘴巴,让她快说出些有用的线索。

  更多小说www.llw2.com靓靓网最新章节

第3卷 第542章:为谁遣散姬妾

  扯得金萝萝她们心烦气躁,真想跑进去撬开她的嘴巴,让她快说出些有用的线索。

  终于杨若瑶假惺惺扯了些家常话,突然脸色悲戚起来。

  “杨小姐,你怎么了,近来有什么不顺心的事吗?”李大娘急着问。

  杨若瑶凄苦叹气,从怀中拿出一张两千两的银票,拉着李大娘的手:“李婶,只怕我以后也没什么机会来看你了,这些银子就当我孝敬你为我做这么多事份上,略表心意,你不要见外。我是个凄苦可怜的女子,能给你的也只有这些钱了。”

  李大娘脸色一喜,推托一番,顺势收下银票。

  “小姐,你为什么这样说,只要你来看我李大娘,我都不知多欢喜。”

  金萝萝暗暗呸了声,丫丫的,两个女人都是扯着狐狸皮,狼狈为奸,偏偏还要装模作样。

  果然是物以类聚,杨若瑶认识的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这李大娘一看就是见钱眼开,为钱能做出泯灭良心的事。

  “唉,你们的新王妃进了门,这王府还有我留下的余地吗?”

  更多小说www.llw2.com靓靓网最新章节

  李大娘讨好说:“杨小姐,你别难过,以前王爷也不娶了五位王妃,不过这王府里谁不知道王爷最爱的是你,你才是真正的主子。上下都把你看成王爷的正妻,连几位王妃也不敢对你出入自如有什么微词。再娶,也不会抢去你的地位。”

  李大娘向她透露一个大消息:“而且,我近来听说王爷正打算把府里的姬妾遣散,这都是因为你,若是王爷不是爱你极深,怎会做出这种事。”

  杨若瑶猛抬头,惊愕得眼睛睁大。

  里面没有喜悦,却是一种了然的阴暗和愤怒。

  她努力镇静下来:“这次不同,以往王爷对几位王妃都没有什么感情,但是他对金萝萝不同。他现在已经喜欢上她,在她面前还和我避嫌,不与我亲近。”

  说到后面,杨若瑶想起那天中春药的事,若是摆在以前萧澈绝对不会拒绝她。

  更多小说www.llw2.com靓靓网最新章节

第3卷 第543章:不能让她当王妃

??K琧?bTm?K{m纶黳K?茱?郴R秤趝oB,C{蚰1遂i?儗叭(?0K熶q糀裢蝌??3覯{4?o嬵?总1?窚裣U汯痤鼟?'金荖v廡O濚?粅0肊c襤olw仂啱磉摰?秬棝跫-_|裆6除8涿]眈縆o v謈诐x裪w~v蜛嚌G-哽6?啐炖>;韡-糅x?{詢k嵎雃S秃蚦+薷椋/?芄?昏询緒俚[}I?u?oO <栊{雕菜.蜎~腱?>鲺蹚殆郄/聚?9識?羇Nz 惠??坠~ ?珂刘莜?l国3 z飐总蘤h
@蛮韂舠? ??/?肌?癌epe4T″吻;?璹@?摠?2眽N|"??R眾V?敞?r眿^???挶宖<#莹?脖峮|#??冶巚?蟥?虮弤? )華?补TsR"擫?&懶婸挦g憚间幠?冋1Vb@??D3?濸覗挰C?B鍐郻42i銳┘裧簍Q抎晿將F ? I???j$G堡3y)9F?崽屖SS棛?椪冉@挌`1??я打棿恍e~脵 漇'叉A妷z閿鉇gnby悞(F#蜏VT:t是犲<?TF?揳fd漼耮k 攻C蘖(;s騄w願(P騝朘Y?拇&[瘗瀴<!y?!陿"U墭5???]DE"ehP`碂弾g?y 6-毀抣G7?%"砧|R,﨤?塉RU紾C?K0?梼猡!泀N2 ?壀hPB戣|p側$賓?駩呍?禢i'C乯?埅嚁㎏N?耼?~= R膜蓩?,c?欒)拏謋)<+?R!郅eH) ??熧,O怞壪E???i#)uLZ?#張U(▽G6蹢%e洄憘證"e籱e夽埡暃謻犇?^汪#娶禛聬9#箲豽I'慽賎??毱ML\g?奝 ;EY R?QZE or注櫖 ?鯨 7?枚,〖!紇h?E╒紻╞?経?稡宥稱n蛃dY殗x菷?顗|2?cE殑a蔛鎧枃 ?I錶<??劗?焍殄芐?|覶P桩?g奾擄HK瘎0z讲"襒枱Fezk脰K6葭f埔?W?饇1gJщ┪-4rwJP魫rIE袨2篵V?
瑰Vw9T雞蛁釵搟
g?憃(M賮M湎鄙b>l?!. 禐鼽??CMnz]橿>宀毱襇???F糪O[窱[鮞樝刑Pv菳[$s簲H??ャ1q摖L5磍窪?+獳"el隙fz簥痬h`;濋o忠"e_w纱??銳揙??~褫?(漨n粐m?e夺I葈X3斊H侵4Y k\幨?7)?R f燚'?C"姟>墯寊誤龝弲@I餗湾?嵱Q*,?燆-я慖$Q嫓疜^禱維 ?4?gy鏖忤牄/? ?男汆踆?)难?H-f??t?

第3卷 第544章:把狗男女剥光光

  杨若瑶柔顺的脸浮起一层冷霜,眼中完全是阴谋的味道。

  更多小说www.llw2.com靓靓网最新章节

  她拉着李大娘的手,笑:“大娘,你这回要帮我。我要先挽回王爷的心,然后再想办法对付金萝萝。”

  那李大娘知情识趣。

  “杨小姐,你有什么事,尽管吩咐我,我一定帮你办到。”

  “我假装头痛发作,所以留在王府上修养,你把我扶到王爷的房里。然后在王爷的饭菜中放了这包药,再在房中点了这种熏香,这两样东西加起来就是一种烈性春药。但是单独分开是不会发作的,即使王爷事后查起来,也不能从饭菜中查出什么来。”

  杨若瑶把一包药和熏香递给李大娘。

  这是那天皇后计策给她的启示,皇后想让萧澈和金萝萝生米煮成熟饭。

  那现在自己就先和他煮成熟饭,他必须对自己负责,再也别想摆脱她。

  “大娘,事成后,我不会忘记你给你好处,这事务必给我办成。”

  ……………………………………………………………………

  金萝萝和慕云到大管家安排的房间里商议下一步计划。

  “金萝萝,难道你真要看这女人把姐夫吃掉,我不同意,我不能看着狐狸精阴谋得逞。”

  慕云着急了,她最讨厌杨若瑶,怎么也不能眼白白看这个狐狸精得逞。

  金萝萝翘起脚吃瓜子:“这个很好啊,等他们XXOO到高潮,哈哈,咱们就冲进去,把狗男女剥光光,义正言辞指控他们通奸,然后到皇上那里哭诉,死缠烂打要皇帝老头退婚,这是大好事!!!”

  抓奸在床,萧澈想抵赖也没办法。

  而且她要当场羞辱他们,让他们知道招惹到她金萝萝的下场。

  “金萝萝,你把皇家婚约想得太简单了,哪个王爷成亲前不是三妻四妾,和女人搞在一起根本算不上什么错事,皇上不会因为这个就让你退婚,倒是狐狸精可以名正言顺登场入室当侧妃。倒是你若有了奸夫,这婚约定会吹了,不过那时你就死定了。”

  更多小说www.llw2.com靓靓网最新章节

  ……………………

第3卷 第545章:蹲床底坐等春戏

  金萝萝把瓜子咬得咯咯响。

  “丫丫的,这狗屁封建制度,男人通奸就可以顺利成章立妾,我通奸就要砍我,气死人,万恶的封建主义,我要穿回去。”

  “穿什么?金萝萝你别激动嘛,这事太正常,女人就是地位低,咱们女人真可怜。金萝萝我劝你别想退婚,我从来没听过有女子能成功推掉皇家的婚约。”

  慕云知道金萝萝厉害,不过在她心里,没有什么会比皇权还厉害。

  “嘻嘻,那你以后会听到的,因为我绝对会推掉婚约,我不会和我不喜欢的人成亲,谁也强逼不了我。”

  慕云郁闷:“那你真的要让狐狸精把姐夫放倒吗?”

  “不,我改变了主意,反正我迟早会退婚成功,我何必让狐狸精有机会兴风作浪。虽然扫把星不是我的男人,但是狐狸精是女人的天敌,就当为死去的几个王妃报仇。走走走,咱们去耍耍狐狸精一把。”

  一个时辰后,两人蹲在萧澈卧室的床下。

  慕云和金萝萝咬耳朵:“金萝萝,咱们不告诉姐夫,饭菜里有药吗?那他岂不是中了春药,忒可怜哦!”

  “可怜个屁,他有那么美妾可以发泄,不知多爽歪歪。你担忧他会失身吗,种马的身体早就不知被多少女人玩过,你该担心他有没有得什么花柳病比较好。”

  慕云脸红红,金萝萝还真是百无禁忌,说起男女之事,麻辣爽快,真厉害。

  “来了,来了,嘘。”金萝萝听到外面有脚步声,连忙让慕云闭嘴。

  两人静静蹲在下面。

  从视线中看到几双脚,几双纤细的一看就知道是女人。

  还有一双穿着朝天靴,不用说肯定是扫把星。

  更多文章:靓靓网WWW.LLW2.COM最新章节

  “怎么刚吃晚饭,就头痛了,是不是在走堂上吹了风又犯病了,你们快扶她上床,李嬷嬷,你去叫太医过来。”萧澈口气中带着关切,吩咐下人把杨若瑶扶上床。

  杨若瑶此刻的声音娇软无力,带着三分病态七分妩媚,分外迷惑人心。

第3卷 第546章:色诱

  杨若瑶此刻的声音娇软无力,带着三分病态七分妩媚,分外迷惑人心。

  “澈,不用麻烦太医了,我只是小头痛而已,何必大动干戈,你帮我擦油就好了。”

  金萝萝忍不住骂:一个狐狸精加一个笨蛋,等于一场蠢剧。

  “王爷,我点些安神的熏香,有助于舒缓杨小姐的头痛。”

  萧澈点点头。

  那李大娘把熏香投入香炉中,点燃,一股奇异的花香飘彻室内,确实令人感到很舒服,还有中飘飘然的感觉。

  金萝萝掩住嘴巴,慕云也知道有问题,跟着她闭气。

  萧澈命下人出去,自己亲自拿了药油缓缓涂上杨若瑶的头上。

  杨若瑶轻声呻吟,那声音酥麻入骨。

  “很痛吗?你忍着点。”萧澈手上力度更轻了。

  金萝萝暗笑,那狐狸精分明是在叫春。

  扫把星居然这么不解风情,以为她头痛,费煞她一番苦心,岂不是把狐狸精气死了。

  “嗯,没事。头也不是很痛,只是今天不小心撞在马车的拦木上,把我背上的肩骨撞得好痛。澈,你帮我涂点药油好吗?真的很痛。”

  杨若瑶声音极度楚楚可怜,似乎痛得难以忍受。

  令人不忍拒绝她。

  “……好吧!”萧澈犹豫一下,还是答应了。

  嗷嗷嗷~~奸情就要开始了。

  更多小说:靓靓网WWW.LLW2.COM最新章节

  杨若瑶好手段,不用故意去勾引扫把星,就这样楚楚可怜地露出雪白的背脊。

  男人见到这美人香背露在面前,有几个能把持得住,何况扫把星这样的色中饿鬼。

  而且他还为杨若瑶驱散府上的姬妾,那么就不开荤,这回还不干柴烈火吗?

  金萝萝竖起耳朵听奸情。

  杨若瑶娇羞万分缓缓解开衣服趴在床上,露出一侧的香肩。

  雪白的肌肤上一条粉红的肚兜带子系过优美的颈脖,打着一个极具诱惑的结子,令人很想亲手解开它。

  萧澈略感尴尬把抹上药油的手指放在她肩胛骨上,手下的肌肤微微颤栗。

第3卷 第547章:他太过分鸟

了。而且一向都没有出问题,口碑算是很不错。这要是在其他人看来,会很满意。但李岩不这么认为!

  事无绝对,从概率的角度来说,即便是口碑再好,也有出问题的机会。比如机场、航空公司。是以六西格玛管理,因为后果严重,即便是小问题,也要往百万分之几来控制。这已经很难做到、并且很小的数了,但是放大来算,像s市一天有一千多航班起落,即便真的控制到百万分之几,每年也有出问题的机会。

  这个捷锐保安保镖公司的人,在天堂集团几年没有出问题,那不算什么,过去不等于未来,反而未来出问题的几率更大了。安逸总是会让人懈怠,必要的刺激他们一下,能让他们为了自己的荣耀而努力,只要还记着今天的刺激,就能更用心工作。

  ……

  下午上班的时候,杨大龙开车带李岩去他们公司,看他没有什么好脸色,李岩怕他扔下自己就回来了,所以还是开了自己的车一起去。

  来到一栋旧楼,也没有看到牌子,李岩笑着问道:“你们公司似乎应该挺多人的,怎么没个像样的招牌?”

  杨大龙不冷不淡的说:“我们公司哪里能跟天堂集团比。你们可以有一整栋大楼办公,我们可没有那么幸运。我们的基地、宿舍等在租金、消费更便宜的郊外,这里只是一个办公室。做我们这一行,是靠口碑、信誉服务,要漂亮的招牌干吗?”

  “也有道理。”

  两人来到六楼,除了电梯,很快就看到了“捷锐保安保镖公司”的指示牌,跟着杨大龙,李岩来到了他们的公司。进去之后,却没有看到一个人。门却没有上锁,直接就进去了。

  “在里面!”听到里面一个房间传来声响。杨大龙眉头微皱,忙快步往里面走去。

  李岩也跟着过去。在这办公室进去里面,是一个更大的房间,不知道是不是被挑选保镖人员临时展示身手的地方,里面更空阔,也没有什么杂物。

  此刻在房间里面,却已经站了很多个人。只有最靠近门口的人回头看了他们,见是杨大龙,点点头,没有多说,继续看着里面。

  李岩迅速的扫视过去,看到在里?

第3卷 第548章:金萝萝抓狂了

t(]彡縭>+?踔J+E??灜uywN鲕j(I瀍?臛驇?⊿鞞?>?姧?]瞼??4釿蚤鈗m?棘?[&?/銿?ゅ.掙揵Z咰f陕肞趎K? e<嘾w>玸杳nz_?wz蜛轸苵笞大}I巵jj?惯?戛醻~鸖柛髯?P? ?P??#??÷N?㳠*??w 夝畃?颇 ]恓じ蠙瓗P?[p宪T鍩螏x屁? 4P-瓨幭?P嶾P+
霻P琬j廘
?嶦霠LA>g絛e8^?置5鐟?羹)?诸薲?f$叒??竛ra懊6捘楠l;懍恵?攑訸臄柹f妀蛣4?幉禋膑* =? l旬?帬,瞎?J廚TI等腖\VRlnPKn噖愪虅?'#趫 e???e龤?C腍,/W峈ZHc鹕?wb)N?晭3馠*o卯h1紛?獙lj'M沲皩9存媆T0`衎f艱c蠩镛弢L迤瞕龁rR 0?飱?PMq0&u憷鑻庰?%q]Lc??9BL谀 *9N?F?o?A脁f?6酿栶愁╉援wPj 疏&1Vm炊i劍?Hノ0?蜝炋?y﹩噬夢LH?堲$Gj#貌霣蠟 azΟL)_p$?恽啵D(躜璽2)蠰C°攆DY?k盅S斚#&抐cC敚瞬E>?籭9`C蠦)?貉貇- ??lF龟i??駁"蠦驓鹛并5嶬Z?B>Q27?Sn艉bf?嶠
kn拰Ji^韲萨??U&A穾%R嗐`S/斾鄠興?
)?佗4毹鍊?"-荈巸溎u忖lT蜶劊wr\挟f|蠪膯0RK+L┈=?-??,歲:?#訰)曚, 硛P泺皰<谅金F H蟦s,鹛哯3"锸唯傆腍J玘?)?,?祗0 (4秙??阼?儽B廟?6Δ'*? g!彜靭%<Y浼驸麂??iV塱ht矛冈S)??}r/R菺A$+t?墣z糕-(V.?#讇b#R?Ac??D傘癪S^淭妣?o璧B?{碌|r 塶E@#嚢睳坪,睠2%2Z4x.??y湥O蟚U3楻f朑k兴)痥F悱Ni.匵?燖C濑Cl*芺,呆洁冇2妃D僽?汢婻{?g?箐?JwI\F/{HM?瑵8? =hKL"B呗F舸凚g*寞;迴B>??貴猿歧跚}瀌?B⿴*;匲s>?-Jg??忍Jц@髂b音j铍穸厽n圍.盕佝孶屝軤MJ檀悝7N?J⺮獿荄黝d<RxVAk_?#臿?铞?k?Q N?HQ恽际<,壜,+h`&?睈d?G诼U蹌矵wt?]鎗6k騿?

第3卷 第549章:选男人还是要选能举的

  金萝萝对他同情万分。

  “唉唉,怪不得你要遣散府上的姬妾,确实没那个本事就别养那么多女人。否则以后天天戴绿帽,成为出云国的绿帽之王,那不是很悲惨吗?”

  “我遣散姬妾不是因为这个。”萧澈恨得心潮起伏。

  难为自己为她做了这事,她不对自己表示赞赏,还给他乱扣罪名。

  这个小白眼狼,是不能指望她明白自己一片苦心。

  杨若瑶眸中暗光闪动,绝对不能让萧澈说出他这样做是为了金萝萝。

  她突然惊喜万分开口:“澈,你为了我居然把府上的姬妾都遣散了,我太感动,你对我的爱意实在深得让我承受不起,我以后一定会更爱你。”

  萧澈错愕转头,看着杨若瑶觉得憋闷。

  却无法说出‘我不是为你而是为金萝萝’这种伤人的话。

  金萝萝贼兮兮盯着萧澈。

  “真是恩爱,扫把星看不出你对狐狸精还是挺重情重义的。不过杨若瑶,我劝你还是慎重考虑一下好,现在扫把星已经不举了,你如果嫁给他,就不性福了,多惨,不性福的女人容易心理变态,我看你还是选个能举的男人,毕竟这是关乎一生的性福。”

  慕云听了在后面哈哈大笑。

  萧澈气得爆炸,这死金萝萝老是说自己不举,损害自己男性尊严,太可恨。

  他迟早让她亲身试试自己是举还是不举。

  杨若瑶脸红耳赤:“我不会像某些女人那样朝三暮四,我从来都认定澈,无论他是变成怎样,我都只爱他一个。”

  金萝萝心想,你也只配爱这样的男人,反正你们一个比一个极品,正是最佳拍档。

  “朝三暮四也得有那个条件,就像你想都没得想,多可怜。别太羡慕我,你这种普通女人和我这种走在时代先锋的女人是不同层次的。”

  萧澈见金萝萝无视自己,心中不平衡。

  她到底是来找谁的,还趴在床底,幸好自己没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来。

第3卷 第550章:露出马脚

  她到底是来找谁的,还趴在床底,幸好自己没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来。

  “金萝萝,你今天不说清楚为什么会在我床下,你就别指望出得了王府。”

  金萝萝瞟了杨若瑶一眼,看得杨若瑶脸更白了。

  “没什么,我就是刚好偷听到某女人和你的李嬷嬷说,叫她把一包药放在你的饭菜中,然后在房里点熏香,饭菜中的药混合熏香会成为一种烈性春药。然后就可以和你生米煮成熟饭,而且你有无法查出证据。扫把星,觉得得这计谋是不是很妙?”

  金萝萝又很可惜瞟他:“不过她万万没想到你居然不举了,所以这个完美计划就这样吹了。太可惜,我听了后和慕云都很好奇,所以想来床下观看一出免费活春宫,唉唉,可惜啊可惜啊~~~”

  萧澈抓狂了:“金萝萝,我没有不举,你再敢败坏我名声,我不会放过你。”

  真被她气死了,好好一个女孩子满嘴巴不举不举,别提多难听。

  关键是让他这个男人很难堪。

  “你干嘛对我吼,你现在该计较的应该是那个敢下药害你的人吧?”金萝萝又瞟向杨若瑶。

  杨若瑶惊慌得眼泪蒙上来:“澈,你要相信我,这事不是我做的。我头痛得要命,自顾不暇,哪会做出这种无耻的事。”

  鱼儿上钩了,金萝萝刚好一番画就是故意把矛头导向杨若瑶。

  让她自己先慌了阵脚,露出破绽。

  金萝萝讽刺杨若瑶:“急什么,又没说是你,你就急着露出马脚。扫把星这回你该好好审下你这个老情人了。不过估计你也不会当一回事,反正这事成了最终你占便宜的是你。”

  萧澈脸色变了样,转头惊怒看向杨若瑶,嘴唇抿得死死,似乎在压制着极大的怒气。

  慕云在一旁煽风点火:“姐夫,我早说过这狐狸精不是好东西,你还说她清纯贤惠。放屁,就她这狐媚样,哪里贤惠,现在急了,怕金萝萝成了你的妃子,以后你不爱她,所以想下药害你,让你和金萝萝的婚事吹了。这回你该相信我没有说谎吧!”

第3卷 第551章:狐狸精装可怜

  慕云在一旁煽风点火:“姐夫,我早说过这狐狸精不是好东西,你还说她清纯贤惠。放屁,就她这狐媚样,哪里贤惠,现在急了,怕金萝萝成了你的妃子,以后你不爱她,所以想下药害你,让你和金萝萝的婚事吹了。这回你该相信我没有说谎吧!”

  慕云好生得意,这回狐狸精不死定了,人证物证俱在,姐夫得好好惩戒她。

  “若瑶,你真的在我的饭菜和熏香你下药。”

  萧澈低沉的嗓音里多了丝愤怒。

  怪不得点燃熏香后,他会觉得有一股甜美魅惑的香味。

  进到鼻子里令人觉得骨都酥麻,身体里的欲望被勾出来,看来是自己吸入得还不算太多,所以尝未发作。

  杨若瑶含泪:“澈,我这样做有什么不对。你现在已经不爱我,可是我一直爱你,我不能离开你。我做这些不过是想办法挽留你的心。我一个大家闺秀,你以为我愿意拿自己的贞洁开玩笑吗?我也为自己的行为感到羞耻,可是我没有办法,除了身子我还有什么东西,如果你最后仍是不爱我不肯娶我,至少我也算是你的人,有了这个纪念,我就是一个人也能忍痛活下去。”

  金萝萝目瞪口呆,这杨若瑶事情败露,立即打感情牌,把自己说得悲惨绝伦。

  完全是弱者的可怜姿态,下春药纯粹为了爱,纯粹是迫不得已,试图引起萧澈的同情。

  萧澈原本愤怒的眼神,听后一愣,冰冷的脸缓下来。

  “姐夫,你别她胡说,她根本就是想算计你,想拆散你和金萝萝,她一向那么有心计,难道你听了她两句话就算了吗?她有今次必定下次也会算计你,姐夫,你别又被她蒙骗了。”

  慕云眼见萧澈发怒成功,转眼又被杨若瑶一番动情的话说得动摇,怒急攻心谴责萧澈。

  “澈,你要相信我,我们自小青梅竹马,我是什么样的人,没有人会比你更清楚,别人可以不相信我,可是连你都不相信我,那我、我还不如去死算了……”

第3卷 第552章:超牛金萝萝

  “澈,你要相信我,我们自小青梅竹马,我是什么样的人,没有人会比你更清楚,别人可以不相信我,可是连你都不相信我,那我、我还不如去死算了……”

  杨若瑶哽咽着,梨花带雨凝视着萧澈。

  任谁看到这么个美人儿声泪俱下,都会不忍斥责。

  萧澈闭了闭眼,犹豫着,刚想开口。

  金萝萝就抢着叫道:“那你就去死吧,真正想死的人会悄悄躲在一边自杀,以死明志,只有那些不想死,但又想拿死来威胁别人的人,才满嘴巴说要死要活的,其实就是等着别人劝她不要去死,那她就顺理成章不死了。”

  “扫把星,你真是蠢死了,她即使现在去撞墙也不会是真想死,反正咱们在这里,又不可能眼白白看她死,所以她才说得那么有恃无恐。”

  萧澈被她嘲弄得额头青筋暴起,突突跳着。

  金萝萝走到呆滞了的杨若瑶面前,好心好意告诉她:“如果你真想死也不是没办法的,今晚回去后,选个三更半夜时分,大家都睡了谁也阻止不了你的时候,你把条绳子往屋梁上一挂,脚一伸,不就去见阎罗王了,多简单的事。希望明天早上听到你死了的好消息,别令我太失望。”

  慕云听得神清气爽,笑得揉着肚子。

  “哈哈,金萝萝你这番话太牛了,叫狐狸精想反驳也反驳不了。不过我说你也太毒了,你揭穿了狐狸精的把戏,你叫她情何以堪,死又不是,不死又不是,我看她这回气得吐血了。”

  慕云得瑟地嘲笑脸色讪讪的杨若瑶。

  “喂,你到底要不要死啊,要死就今晚回去好好准备,别浪费了金萝萝为你出谋划策的心意。不想死就别老唧唧歪歪,想博得我姐夫同情,你这种女人真恶心。一旦事情败露,就拿死威胁人,白痴。”

  杨若瑶一口气堵在心口,上不去下不了,被金萝萝和慕云连珠炮打得没有还手之力。

第3卷 第553章:曾经深爱已不在

  杨若瑶一口气堵在心口,上不去下不了,被金萝萝和慕云连珠炮打得没有还手之力。

  她确实不想死,不过是想引起萧澈的怜悯。

  现在被金萝萝这样一说,自己除了丢人,还真无话可说。

  她只好楚楚可怜看着萧澈:“澈,我不是想威胁你,你要相信我。”

  “若瑶,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自己心里很清楚,你也无法反驳金萝萝的话不是吗?今天的事就算了,我让人把你回去,以后王府我不敢再让你随意出入。”

  原来萧澈听到杨若瑶提到死,是生出恻隐之心。

  但金萝萝那番超牛叉的话,虽然很令人口呆目瞪,但是确实有道理。

  让他对杨若瑶那丝恻隐也没有了,原来以为她是个贤惠的女人,没想她不止下药,败露后还要想威胁自己。

  他对她彻底失望,她已经不是那个站在花树下对他天真微笑的小女孩。

  世事变迁,人心也在年年岁岁间变了。

  当初那个清纯可爱的女子,如今已经变得如此心有城府。

  他曾经爱过那个女子却只能存在往昔岁月中,徒留一个模糊的倩影。

  “澈,难道你真的不爱我了,你要抛弃我。”

  杨若瑶从床上跳下来,急匆匆拉着萧澈的手,泪流满脸,不敢置信看着她。

  他竟然不准自己再自由出入他的王府。

  他以前说过,她是这里的女主人,只有她可以拥有走遍王府每一处的权力。

  “若瑶,你不是说头痛吗?刚才还一直需要人扶着才能走路,假装头痛这也是想博取我同情吗?”

  萧澈含怒推开她的手,心里仅存那些怜悯也熄灭了。

  慕云在一旁看得兴致勃勃,插嘴:“姐夫,她就是想装可怜让你同情,现在情急之下又露出了一个马脚,我都快笑死了,真是自作孽不可活,看她还有什么话好说。”

  杨若瑶这回真是阵脚大乱。

  “澈,不是的,我刚才确实头痛,擦了些药好了很多……”

  “够了,来人,把杨小姐送回去。”

  …………………………

第3卷 第554章:你家王爷要跳湖

  “够了,来人,把杨小姐送回去。”

  管家立即带人把杨若瑶带了出去。

  萧澈沉默坐在床边,低头一言不发。

  金萝萝和慕云在桌子边坐下来。

  金萝萝玩弄着一个瓷器,挑眉问萧澈:“你现在应该相信她不是那么简单的人吧,一个懂得串通你身边下人,安插眼线,你和王府里各位王妃的一举一动都落在她眼中,你就觉得事情仅仅是这么简单吗?”

  “金萝萝说的对,姐夫你到底有没有想过让这样一个心怀叵测的女人自由出入王府,她可以趁机做多少坏事。所以我姐姐的死不是偶然,其它几位王妃也不会死得那么离奇。”

  慕云想起姐姐无缘无故死了。

  觉得分外激愤,今天无论如何都要说服姐夫调查杨若瑶那凶手。

  “这事我会处理,你们先回去。”萧澈低沉声音带着不可忤逆的命令。

  慕云怒了:“你会处理?你又想敷衍我吗,你这是帮狐狸精开脱吧,你今晚不说清楚处理,我就赖在这里不回去。看你怎样?”

  萧澈也怒:“慕云,你不要胡闹,快回去,我说过会处理,就会给你们一个交代。”

  他嗖声站起来,把香炉里的熏香熄灭。

  金萝萝眯眼端详着他,突然大声叫:“扫把星你不是不举吗?怎么闻了熏香有反应了,这药果然厉害,看来是不举男人的福音,我得让我旗下的药店进一批货,一定会卖的红红火火。”

  “金萝萝,你再说一句不举试试,我立即剥光你的衣服!”

  萧澈胸口怒气堆积,几乎发飙。

  “快闪啊,扫把星要春药发作了,谁跑得慢谁倒霉?”

  金萝萝拉着慕云飞快闪了。

  萧澈气得差点断气。

  如果自己真要拿她怎么样,她还能跑得了么?

  看来自己该去湖里泡泡冷水压住欲火。

  萧澈晕乎乎走出去。

  “不好了,你家王爷想不开要跳湖啊~~”金萝萝拽住大管家,瞪大眼惊慌说。

第3卷 第555章:失足掉下湖

  “不好了,你家王爷想不开要跳湖啊~~”金萝萝拽住大管家,瞪大眼惊慌说。

  “呵呵,金小姐,你别开玩笑。”

  大管家额头两斤汗,不信。

  王爷自杀简直无稽之谈,所有人死了王爷也不会去死。

  金萝萝眯眼:“未来女主人的话你都不信,还想不想当我的马子,快带几个侍卫跟我去救人。”

  大管家不敢得罪她,只好领了几个武功高强的侍卫杀了湖边去。

  萧澈站在湖边,觉得这边水有点深,跳下去只怕站不住,还是选个浅水的地方。

  他刚想走开。

  后面传来金萝萝响天彻地的声音,震慑整座王府。

  “扫把星~~~你别想不开,即使你曾经不举,可现在不是又举了吗,虽然不能保证以后一直举着,但好歹还有希望,你要记住一句话,一时不举不代表一辈子不举,别跳~~~~”

  萧澈只觉得气息不稳。

  脚下一滑,咚,掉进湖里去了,一口水呛在嘴巴里。

  死金萝萝,这样败坏他的名声。

  ……他绝对不会放过她。

  金萝萝这番惊天动地的话,响遍王府。

  于是那一夜,萧澈是不举男的事实深入人心了。

  管家泪流满脸:“王爷,金小姐说的对,一时不举不代表一辈子不举,你怎能因为这个跳湖,你们快快把王爷打捞上来。”

  萧澈一听,在水里又呛了几口水,愤怒翻着白眼。

  周围的侍卫和闻声赶来的下人都悲恸欲绝。

  想不到一世风流的王爷,居然是个不举男,这对一个热爱面子的王爷来说太残忍了。

  被打捞上来的萧澈有气无力躺在草地上,只剩下翻白眼的份。

  看着金萝萝奸计得逞的模样,只能咬牙。

  “为了防止王爷再做傻事,你们把他绑住,无论他说什么话要你们解开绳子,你们都不要听他说,否则王爷死了,你们也就死定了。”

  管家连忙点头。

第3卷 第556章:宁可杀错不可放过

  管家连忙点头.

  “好好好,你们几个还不快绑住王爷,记得王爷说什么话都不要听,这关乎大家的生死,我们一定誓死保护王爷性命安全。”

  侍卫立即飞快绑住萧澈,把他扛回卧室,放在床上。

  所有人都出去了。

  金萝萝围着萧澈的床转了一圈。

  看着萧澈憋屈得要死的样子,哈哈大笑。

  “扫把星啊扫把星,你和春药真有缘,一定是你以前太荒淫,所以连上天也要惩罚你。今晚你就在这里好好享受强烈春药发作的滋味吧,即使你喊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放你的,拜拜了!!!”

  萧澈被绑成粽子,被水呛得浑身无力。

  一股股热气灼烧着全身,口干舌燥,难受得要命,恨不得把金萝萝抓过来生吞活剥。

  可是他根本没法摆脱绳子,只能眼睁睁看着金萝萝离开。

  “金萝萝……迟早……有一天……你会后悔……这样对我……”

  ………………………………………………………………………………………………………………

  金萝萝等了好几天终于等到蓝苍玄回到京城里。

  蓝帅哥也是计划中的一员,长得那么帅,还有一双绿眼睛已经充满异国风情的气质。

  当然是宁可杀错,不可放过。

  所以金萝萝天刚亮就到珈蓝商会逮人,免得他又拿商务繁忙来避开她。

  结果去到人家居然没起床。

  “喂,快把蓝苍玄叫来见我,都什么时辰了,怎么有这么懒惰的人,生意人就该早起才能做好生意。他真没有生意人的职业素养。”

  金萝萝对着接待她的侍从甲唠叨。

  看人家整个珈蓝商会上上下下都在忙着。

  就只有他这个头头在睡懒觉,太可耻鸟~~鄙视他!!!

  侍从甲见到金萝萝就眼睛发亮,十足讨好的姿态:

  “我们少主昨晚三更天才歇下,自然没那么早起来。未来少夫人你还是先回去吧,等少主醒了,我立马通知你。”

  更多小说靓靓网WWW.LLW2.COM最新章节

第3卷 第557章:点鞭炮吵醒他

  “我们少主昨晚三更天才歇下,自然没那么早起来。未来少夫人你还是先回去吧,等少主醒了,我立马通知你。”

  金萝萝咬牙,这个八卦侍从还真油嘴滑舌,一张口就少夫人。

  不过……

  “既然本少夫人来了,哪有回去的道理,你去把他叫醒。”金萝萝摆出女主人的架子。

  “呵呵,这不太好吧,少主有起床气,谁叫醒他谁倒霉,我不想倒霉!”侍从甲怕怕的往后缩。

  “有多大脾气,能大脾气过姑奶奶吗?”

  她浪费一寸光阴一寸金来等他,她都还没发脾气。

  他倒是比自己还拽。

  “曾经有个奴才叫醒少主,结果咔嚓……”一条床柱断了。

  金萝萝惊恐瞪大眼:“不是吧,那人就被他咔嚓掉了。”

  哇哇哇,蓝苍玄好血腥,居然就这样要了别人的命,不过很有挑战性。

  侍从甲看见吓倒金萝萝,心中得意。

  金萝萝摸下巴:“那我不直接叫醒他,间接叫醒,他也不能咔嚓掉我吧!”

  侍从甲迎风面条泪,这少夫人怎么越吓越大胆。

  一刻钟后。

  蓝苍玄华丽的卧室外的大厅。

  金萝萝拎着一串鞭炮,拿出火折子。

  嘻嘻,就不信蓝苍玄不被吵醒,就是鬼也该被气醒过来吧!

  “少夫人,这是干什么?”

  没见过鞭炮的侍从甲很好奇。

  “嘻嘻,好东西,你拿着竹竿,不要放手哦!一会儿会很好玩的。”

  金萝萝坏心眼把竹竿递给侍从甲,这家伙老是少夫人少夫人的,占她便宜。

  得好好捉弄他一把。

  “好好,我一定不放手。”侍从甲喜滋滋,完全不知道自己落入圈套。

  金萝萝在竹竿另一端挂上鞭炮。

  拿起火折子,点燃鞭炮引线,再淡定走到门边。

  等到引线烧得差不多,她立即撒丫子跑出院子外。

  那侍从甲正好奇盯着那一路燃烧的引线。

第3卷 第558章:纯情少年

  那侍从甲正好奇盯着那一路燃烧的引线。

  突然——

  噼里啪啦…………

  巨大的鞭炮响声,震慑整个院子。

  鞭炮声后,四周一片寂静,“咔嚓”一道床柱断裂声突兀从卧室里传来。

  充满起床气的男人声发飙了:“是谁吃了豹子胆,敢在我外面喧闹。”

  金萝萝溜进大厅里,看到侍从甲痴呆举着那跳竹竿,石化了。

  八成是被突如其来的鞭炮吓住了。

  见金萝萝进来,他眼珠转了转。

  “不玩了,少夫人你好过分,把人家吓坏了,人家再也不和你玩了!”

  侍从甲悲愤一甩头,掩面跑了。

  金萝萝好笑耸耸肩,走进蓝苍玄的卧室。

  见到蓝苍玄正满脸愤怒坐在床上,身上盖着一张薄薄的秋被,乌黑如墨玉的长发散开。

  墨绿的眼眸狂躁凌乱。

  看到金萝萝,他明显一愣,眼中的怒气顿时消褪不少。

  “金萝萝?”

  金萝萝笑眯眯迎了上去:“你怎么那么迟起床,我在外面等了你好久,迫不得已才拿鞭炮声来吵醒你,你不会怪我吧!”

  原来刚才那响声是她制造的。

  他就奇怪属下都知道他脾气,谁那么大胆敢在他卧室外搞小动作。

  “嗯,我知道了,你先出去吧!”

  他不好意思在女子面前起床穿衣,所以服侍他的侍从都是男的。

  金萝萝眼中利光一闪。

  飞快跑上去,殷勤拉开他的被子,扶他起床。

  有求于人必定要先拍足马屁,让他不好意思拒绝自己。

  “我等了很久,与其在外面等着,不如帮你整理好仪容,咱们能节省不少时间。”

  金萝萝的手一落在蓝苍玄的手臂上,他就僵硬了,冷线条的脸孔居然浮出了一抹粉红。

  他从来没有在女孩子面前以这种不整仪容的姿态出现。

  觉得实在很尴尬,而且服侍他的还是金萝萝,他觉得自己越发不知所措。

第3卷 第559章:美好的早晨

  觉得实在很尴尬,而且服侍他的还是金萝萝,他觉得自己越发不知所措。

  “不用了,还是我自己来吧!”

  蓝苍玄火烫脚般从床上起来,冲到挂衣服的架子上,把衣袍套单衣外面。

  胡乱抓起腰带往腰上套。

  “不是这样的,你这样一看就是被人服侍惯了的人,把衣服穿得乱糟糟。”

  金萝萝伸手帮他把衣服捋平整,在低头把他的腰带系好。

  蓝苍玄愣楞看着金萝萝一双纤纤玉手在自己的衣服上抚平。

  俊美的脸更红了,身子连动也不敢动下。

  这场景——

  好像母后每次早上为父皇穿衣的情景,很温馨很美好!

  没想到为自己穿衣的女人,居然是金萝萝。

  蓝苍玄低头凝视着金萝萝,恍若失神。

  “得了,咱们梳头吧。”

  金萝萝拉着他做到铜镜前。

  她一心要把丫鬟当到底,极力贯彻马屁方针,誓死要拿下蓝苍玄。

  铜镜里映出一双人,男的清冷俊美,女的娇俏活泼。

  蓝苍玄心里闪过一个念头,若是这一幕能在以后的日子里重现多好!

  在金萝萝的殷勤服侍下,蓝苍玄别扭完成穿衣梳洗后,终于恢复了正常的状态。

  两人转移到大厅外。

  “金萝萝你找我有什么事?是关于硝石的事吗?近日就会运抵京城,你可以用来生产你的鞭炮了。”

  “你办事我放心,那硝石的事咱们先放一放,我请你帮个小忙!”

  蓝苍玄略感奇怪,金萝萝想找人帮忙,需要找他这个外国人吗?

  “什么事?”

  金萝萝委婉把当模特的事说了。

  然后洋洋洒洒分析了一堆好处。

  例如提升个人知名度啊,树立珈蓝商人健康向上的形象啊,巴拉巴拉~~~

  蓝苍玄听得脸越来越黑,听完只有一句话。

  “不行……”

  金萝萝也不急,只问:“为什么不行嘛,难道你不觉得这对你们商会也是一个机会吗?你们可以趁机宣传你们的形象,让百姓对你们珈蓝的商品更放心。”

第3卷 第560章:偷溜了

  金萝萝也不急,只问:“为什么不行嘛,难道你不觉得这对你们商会也是一个机会吗?你们可以趁机宣传你们的形象,让百姓对你们珈蓝的商品更放心。”

  蓝苍玄很想说,我堂堂一个珈蓝皇子去做模特,传回去不是让母后她们笑死。

  打死也不去。

  何况走上去被一大堆女人盯着,那种感觉太难受了。

  对于抗拒女人的他无疑是顶级折磨。

  “不去就是不去。”

  蓝苍玄转身就走。

  金萝萝气煞,这蓝苍玄真难搞,其它男人被她死磨软泡总会成功。

  他居然连让自己发挥口才的机会都不给。

  不行,他再难搞自己都必须拿下他。

  于是一整天,金萝萝像跟屁虫似的,蓝苍玄出现在哪里,她必定追在后面。

  看得商会里的人直发笑,觉得少主这回好事要近了,珈蓝国又能热闹一番。

  “我要上茅厕你也要跟着吗?”

  蓝苍玄抚额头痛不已。

  没想到金萝萝这么难缠,简直比狗屁药膏还狗屁药膏,粘上了别指望摆脱她。

  她就是厚颜无耻加死缠烂打的代表。

  金萝萝一点也不害羞:“哦,你要上茅厕,那快去吧!我就跟着,我守在外面。”

  蓝苍玄更无力:“金萝萝,我求求你放过我吧,我真的不能去。”

  他被缠得脾气都没有了,只想哀求金萝萝这个小恶魔能放他一马。

  金萝萝笑眯眯:“你还是去吧,总憋着对身体不好。”

  蓝苍玄掉头走进茅厕,半天不出来。

  “喂,你主子不会掉进茅厕了吧,老半天没出来,你赶快找人去打捞。”

  金萝萝等了半天不见人。

  看到侍从甲正好路过,急忙问他。

  侍从甲骄傲昂起头。

  “哼,少主这种高高手,怎么掉进茅厕,八成被你缠得头痛不已,所以偷溜了。”

  金萝萝爆了。

  “偷溜,太过分了。让我在这里白等,知不知道浪费了我多少黄金时间。”

第3卷 第561章:中箭

  “偷溜,太过分了。让我在这里白等,知不知道浪费了我多少黄金时间。”

  “你干嘛整天缠着他,有什么重要事吗?”

  金萝萝有气无力把请蓝苍玄当模特的事说了出来。

  侍从甲的眼睛火热亮起来。

  “有很多女孩子来看吗?”

  金萝萝奇怪:“是啊。”

  “少主一亮相会吸引很多美女吗?”侍从甲的眼睛更亮。

  “以他的相貌和身材,必定无疑。”

  侍从甲喜悦得几乎要跳舞。

  “行,这事包在我身上,我立即修书一封快马加鞭送回珈蓝给老夫人,老夫人答应了,少主也没辙。你放心,这么多女人在场的活动,我们少主必定要去参加,咱们打昏他也得把他扛去。”

  “呃,我能问问,你为啥那么兴奋。”金萝萝呆滞。

  她当然高兴麻烦事就这样迎刃而解。

  不过她实在不明白这个侍从出卖他家少主,还乐得想个傻子。

  “你有所不知,我们少主自小就有女人勿近的怪癖,但凡母的都与他绝缘。这回让他站在台上,让他面对台下热情的女人,或许有助于克服他的心理障碍。”

  啊?金萝萝一脸不可思议!

  蓝苍玄居然有这样的怪癖,怪不得连他的属下都急着推销他。

  原来患有恐女症。

  不过为什么自己和他在一起时,他也没表现出什么不自在,奇怪了!!!

  不过怎样都好,反正事情解决了。

  她可以安心筹备嘉年华了。

  ………………………………………………………………………………

  金萝萝心满意足从珈蓝商会出来。

  折腾了一天也累了,坐上马车打算回府。

  马车走到离金家不远的第三大街,金萝萝揭开帘子眺望,现在大概是百姓回家吃饭的时刻。

  街上行人并不多。

  马车辘辘行走在石路上的声音响亮得诡异。

  金萝萝刚想放下帘子。

  突然——

  从一条暗巷里射出一支箭,快速无比,直指金萝萝的心脏。

  金萝萝惊得睁大眼,潜意识躲避危险让她往后一倒!

  “啊……”她痛苦尖叫一声。

  还是没躲开,那支箭射中她肩头。

  ……………………………………

  “偷溜,太过分了。让我在这里白等,知不知道浪费了我多少黄金时间。”

  “你干嘛整天缠着他,有什么重要事吗?”

  金萝萝有气无力把请蓝苍玄当模特的事说了出来。

  侍从甲的眼睛火热亮起来。

  “有很多女孩子来看吗?”

  金萝萝奇怪:“是啊。”

  “少主一亮相会吸引很多美女吗?”侍从甲的眼睛更亮。

  “以他的相貌和身材,必定无疑。”

  侍从甲喜悦得几乎要跳舞。

  “行,这事包在我身上,我立即修书一封快马加鞭送回珈蓝给老夫人,老夫人答应了,少主也没辙。你放心,这么多女人在场的活动,我们少主必定要去参加,咱们打昏他也得把他扛去。”

  “呃,我能问问,你为啥那么兴奋。”金萝萝呆滞。

  她当然高兴麻烦事就这样迎刃而解。

  不过她实在不明白这个侍从出卖他家少主,还乐得想个傻子。

  “你有所不知,我们少主自小就有女人勿近的怪癖,但凡母的都与他绝缘。这回让他站在台上,让他面对台下热情的女人,或许有助于克服他的心理障碍。”

  啊?金萝萝一脸不可思议!

  蓝苍玄居然有这样的怪癖,怪不得连他的属下都急着推销他。

  原来患有恐女症。

  不过为什么自己和他在一起时,他也没表现出什么不自在,奇怪了!!!

  不过怎样都好,反正事情解决了。

  她可以安心筹备嘉年华了。

  ………………………………………………………………………………

  金萝萝心满意足从珈蓝商会出来。

  折腾了一天也累了,坐上马车打算回府。

  马车走到离金家不远的第三大街,金萝萝揭开帘子眺望,现在大概是百姓回家吃饭的时刻。

  街上行人并不多。

  马车辘辘行走在石路上的声音响亮得诡异。

  金萝萝刚想放下帘子。

  突然——

  从一条暗巷里射出一支箭,快速无比,直指金萝萝的心脏。

  金萝萝惊得睁大眼,潜意识躲避危险让她往后一倒!

  “啊……”她痛苦尖叫一声。

  还是没躲开,那支箭射中她肩头。

  ……………………………………

  更多小说靓靓网WWW.LLW2.COM最新章节

第3卷 第562章:去十七王府

  还是没躲开,那支箭射中她肩头。

  暗巷人影一闪飞快消失在末端。

  驾车的侍从一惊,掠上马车,掀帘进来扶住她。

  “小姐,你忍住,我马上送你回家。”

  金萝萝捂住肩头,痛得咬破嘴唇,不过脑袋还清醒。

  回家让老头子见到,还不吓得中风,自己算倒霉了。

  若老爹还有个三长两短,那就霉运当头了。

  “去十七王府。”

  侍从来到十七王府,抱着金萝萝直奔入府内。

  下人来报时,萧洛正在窗边品茶,研读一本古籍。

  管家急匆匆来到:“王爷,金萝萝小姐中了箭,现在正在客房,我已经吩咐太医赶过来。”

  乒乓,瓷杯落在地毯上,溅湿了一块茶垢。

  萧洛感觉心疼如焚,管家那话就如一把剑插入他的心,无言的惊恐撞入心尖。

  “萝萝,你怎么样?”

  萧洛飞快来到金萝萝的床边。

  金萝萝正脸色煞白如纸,肩头一片血红染透了粉绿的罗裙。

  本来她还挺镇定的,可一见到萧洛,眼泪就滚下来脸颊,变得无比脆弱。

  痛、很痛、痛死人了!

  连医院也没进过几回的她,哪里试过受这种重伤。

  觉得世界末日都到了。

  金萝萝侧头泪眼朦胧看着他:“小洛洛,我好痛,呜呜……我的骨头碎了,我要麻醉剂,我要回现代,我要我爸爸……”

  萧洛看着她的眼泪,向来镇定的他又慌张又心疼。

  他看那箭插入的深度,还不算致命,刚好插在肩头上,入肉并没有刺穿骨头。

  避开了胸腹的重要部位。

  这种箭伤在军队里只能算小儿科,不过对金萝萝这种身娇玉贵的女子,自然是难以承受。

  见她满脸痛楚,自己恨不得以身替她承受这一箭。

  现在看她难受,自己比她更痛苦。

  “萝萝,别怕,我在这里陪着你,你的箭伤并不是很重,不会有性命危险的,太医就过来了,把箭拔了很快就不痛了,乖!”

第3卷 第563章:难道回光返照

  “萝萝,别怕,我在这里陪着你,你的箭伤并不是很重,不会有性命危险的,太医就过来了,把箭拔了很快就不痛了,乖!”

  萧洛双手握着金萝萝的手掌给予她力量,柔声安慰她。

  避免她情绪太激动,碰到伤口更痛苦。

  不过金萝萝还是很紧张:“可是我为什么觉得那么痛,这里又没有消炎药,那箭头肯定不会干净到哪里去。我会不会得破伤风或者什么细菌感染,呜呜~~~这样死了很冤枉啊……啊,我不想死。”

  古人那些什么刀剑伤为什么会致命,原因就是没能彻底消毒和消炎。

  这个没有抗生素的年代,就是割破手也有可能一命呜呼。

  她死定了,现在箭头还插入肉里,万一弄个破伤风,别指望有救。

  一旁的王府总管只想吐槽:伤重的人哪能像你这样废话多,早就昏死过去,若是你这点小伤也能挂掉,基本上上战场的士兵没有几个能活着回来!

  萧洛温柔擦擦她的眼泪:“不会的,萝萝,你别自己吓自己,我给你找来的是战场上的军医,有几十年的治疗刀伤经验,在他手上不知救活了多少人。所以你安心吧。”

  “可是我觉得我有点回光返照了,受伤的人不都是痛苦得说不出话。我还说这么多话,我是不是回光返照了。”

  该不会真的回光返照吧!

  呜呜,死定了。

  王府管家无语:回光返照的人还能像你这么聒噪,也实属奇事。

  萧洛也不得不感叹她的想象力丰富过头:“萝萝,你说什么傻话,你经历过回光返照吗?胡说八道,给我安安静静点,你这么激动伤口又溢血了,不准说话了。”

  萧洛把手轻轻放在她嘴上,不准她再胡言乱语。

  “好好看着我,我就在你身边陪你,不要害怕,有我在一定不会让你有危险,你要相信我知道吗?”

  萧洛低头吻了下她闪动泪珠的睫毛。

  金萝萝觉得心中暖烘烘,肩上的痛楚好像减轻了些。

第3卷 第564章:痛就咬他

c-颉腲璧?)駒?4甯bK獑攭] +s朙}憰O?旿I嗞窐德ス妦鴱?X嗯Pd貾掮]`F?鋽噃3錮;?9鄻?觭z1.爔搼(&?}筧玦B?u╝???嶌刪褧S?佷騠x旴睔靺D幘Y律L$R醀?Hza??倐i堚y7?-d?ZH?箼{?儐琀誙У樹?郮,br,釬U4? 冪绔p泂2垘x9pt?情G獮榶?鴌QY?ei詙N d?gv2Y峊A等Q?礱勀?觛c鳭4昝YD??馒???W?璐Wb篣?鹝k\魧?瞂鰦cR%k菻簦Z剈B?M鲷;笱 _c伋!a條ud撩Q伫E?2禫娲菵jU v賕?D猉;_曟rH"R&昝7@#-W+gCk墇@\;Z?4U諍話y眅,{?S(B(_br?|RWF竁%?<0笇浕夯患刍钧焕悸;寄[计{既浖驶继奂嘻夹揭;皆[街{?喆j? 桾谒炨猲aI地笗?&娊陒nt丂t)皢AIn鶎2?
媢g媍x邯nB?嗠v,淳l悲&狌*縯?驮??嶋W 籪rrIX牚+水?島笽x炴s观藉柧?亜[棏镋嗅澔螛%紙:QH;洛﹣(z晉熞世cD&?绖杘C'韮?$!鈡d港bJパ唃?誳滽3
???)5?瑖Ot歊晘E陣?y臉!o?"鎞Nr?脉倭
Lh凋櫮聁pJ◤@愧b匙?uI息c??h嫶倢斓巠籘皼n?萖VH
N7湱%罸Y?Q,鮲閣緜ch俰F ^?_r鵙蜮+?︰G@棇p厍?u8覭驀Qe+K罤┊唲03v庿楅p?i 詅豾虙吙淭)鏚1c1;,{┈=F蘞贄DLWS$瑈-拡咃睏売硥i闷酭Y歙蟂趀鸛┫U鶢4呈0柹菱F仾?抇Y?翰EauXrx??剴x傉2?B窱F`9鞳駖傭粘欝P%?q榐??V\垱蓣v鱊;W@sJ甌Xr@艿h?L8Oo;霱2?赡E R祼芐啋)A处s驮蚔E慩旅6!#?挩:G胾檡y挭炈,>qG?Ij嵝N%WN?\疏鎶t譑y慇?kr蜜率敢-囲?4再 hD涨妱Ti~_t?m斟tI{A淛,痗瓨*袛&斱_?崚贐碥腢-?4Qjm?葿]潾s,c点'鬢覚$F竂蔋-*S@?店T4"??@娱dZHU:|憩仴Ix?槚诤]镶腫赜齑?F虱醅?莕5??谙Y凶嚟牝z裼OG齊iX+E?鳴F|V0?純c奫穿?抾略WB bィ豽?[t腪?禎v?鈪磌?橘溕A鷧痡鎳?誒C鑉%瓛?-zDb[b?}挟r3
痗扷?瑍c%檤閲?<_k陯迨_崉?賌绥E??N蝯c??嗗?

第3卷 第565章:杀金萝萝的是朝中人

  “金萝萝小姐真是一点也不客气,把王爷你咬成这样,为什么不让她咬块布,白白挨了痛。”管家忿忿不平帮萧洛包扎伤口。

  萧洛低头看着昏睡过去的金萝萝,心中满是怜惜。

  手上的痛也变成了一种缠绵悱恻。

  “因为能和她同甘共苦,也是一种快乐。”萧洛唇边露出愉悦的笑意。

  管家一愣,好久没有见过王爷如此简单快乐的笑意。

  这位金萝萝小姐不是王爷的未来侄媳妇吗?

  可是王爷对她似乎很喜欢和爱护,唉唉,这小姐将来恐怕会成为众王争夺的焦点。

  “把那支箭拿过来。”

  萧洛左手托着箭柄,神色凝重,仔细观察着射中金萝萝的那支箭。

  金萝萝是个生意人,生意不免会有仇敌,买凶杀人是商场上经常有的事。

  不过依他看来,这箭并不是普通的私箭,而是朝廷兵器库内制造的公箭。

  主要供给军队使用,也有分配给朝廷大臣各家一定配额,让大臣的侍卫持有使用。

  看来想杀萝萝的人,不是什么商业仇敌,而是朝中之人。

  要查出是谁家大臣的箭并不难,因为弓箭上都有特定的各家标示。

  “你把这支箭送去兵部尚书那里,叫他替我查一查是谁家的箭。还有到金府一趟,就说皇后娘娘想念萝萝,要留她在宫中住几天,叫金老爷别担心。”

  萧洛知道金萝萝直接来这里而不是回家,大概就是怕金老爷见了伤心。

  所以替她安排好一切,让她顺利养伤。

  管家领命出去。

  只剩下萧洛静静看着沉睡的金萝萝。

  “萝萝,我一定不会放过那个伤害你的人,胆敢碰我萧洛的女人,就等着好好享受凄惨的下场。”

  他幽幽的眼眸底,翻腾着很久没有过的杀虐暗芒,一闪一闪如同针尖锋利。

  更多小说靓靓网WWW.LLW2.COM最新章节

  任谁见到他此刻的表情,都会心惊于他的冷酷。

  ………………………………………………………

第3卷 第566章:上床吧

  任谁见到他此刻的表情,都会心惊于他的冷酷。

  …………………………………………

  金萝萝三更半夜痛醒过来。

  见到萧洛守在身边,居然没有睡觉,一直在凝视着她。

  看到她醒来就微笑,温柔问她感觉怎样。

  金萝萝觉得这种感觉很窝心,受伤的女人最脆弱,可是一睁开眼就看到最爱的人守在身边。

  无言的幸福涌上心头,心尖儿都感动得颤栗。

  有些心疼又有些窝心。

  真好,一直都这样下去就好了!

  “你干嘛都不睡觉,你可以让丫鬟来照顾我。”

  金萝萝眼睛扑闪扑闪,充满期待。

  “我想亲自照顾你嘛,这也是很难得的体验。而且我猜你肯定睡不了多久就醒,你睡不着,我也睡不着。”

  萧洛的声音是从来不曾有过的低柔,软柔得想一团棉花把她裹住,宠在手心里。

  “那你陪我说话吧,我肩膀太痛了,我要分散注意力。”

  “嗯,说什么好呢?萝萝,你喜欢听什么,我就说什么。”

  萧洛明白她难受,所以尽力配合她。“你躺上来吧,老坐在轮椅上也难受,这床够大,咱们能躺得下。”

  金萝萝招呼他上来,陪床太累了,而且还是三更半夜,她也不想他辛苦。

  看他辛苦,自己也会心痛。

  萧洛笑眯眯打量她。

  “你这是邀请我和你同床共枕吗?美人相邀,我恭敬不如从命。”

  更多小说靓靓网WWW.LLW2.COM最新章节

  金萝萝脸红,呸了声。

  “切……想得美了,我怕你这个瘸子病倒了,照顾不了我,男人就是容易想歪,瘸色狼,哼。”

  萧洛好笑在她身边躺下,转过身来。

  两人的脸只有几寸距离,气息互相交融,暧昧又温馨。

  “我想到了一个我感兴趣的话题,不过你得老实回答我,若是让我知道你不老实,踢你下床。”

  “听起来情况不太妙,必定是刁难我的问题。”

第3卷 第567章:调查情史

  “听起来情况不太妙,必定是刁难我的问题。”

  金萝萝阴森森斜眼看他:“那你要不要答?”不答也踢落床。

  萧洛连忙投降。

  “我答,只要让你开心的事我都答。”

  “算你听话,来小洛洛先来审问你的情史,你以前有过几个女人?我是第几个了?”

  是女人都对自己男人的过往感兴趣。

  金萝萝也不是不能接受有过去的男人,但不能接受隐瞒过去的男人。

  她觉得互相了解过去,有助于加深信任。

  “没有。”萧洛过了一会儿才回答。

  金萝萝眯眼:“这个答案太假了,而且犹豫过后才答的,肯定有猫腻。想想你当年未瘸之前,好歹也是热血俊美少年一枚,这个朝代的人都早熟得很,爱慕你的女人必定不少,你那时春风得意,京城美人环绕在你身边,你难道也不冲动一回。快给我说清楚。”

  萧洛好笑:“真正意义上的没有,虽然我那时确实是很受闺秀们倾慕,不过我没有接受她们。”

  “太假了,一个正直风花雪月的年龄,你居然这么清心寡欲。喂,你别想骗我,难道我不会去查证吗?让我知道你说谎,我就拧掉你的耳朵。”

  金萝萝誓死不相信,好歹他也是正常男人,青春热血的年代,怎会没有风流史。

  “姬妾倒是曾经有几个。”

  “你看现在终于承认了吧,还说没有女人。哼,我早就知道你是老手,那时在马车上玩惩罚游戏时,你还帮赵琳挡了几杯酒,看你就知道品性风流,偏偏还装正经。”

  金萝萝心里不舒服。

  死瘸子还是在她威迫之下才肯承认,郁闷死她了。

  想起当初他那么体贴替赵琳挡酒,更加憋屈。

  这个假正经的家伙,还装,自己一定要他原形毕露。

  萧洛好笑,伸手点点她撅起的小嘴:“喂,别急着吃醋,想不到你记挂着赵琳那事,你不说我都忘记了。”

第3卷 第568章:你有没有和她们那个

  萧洛好笑,伸手点点她撅起的小嘴:“喂,别急着吃醋,想不到你记挂着赵琳那事,你不说我都忘记了。”

  “谁吃醋了,我只是提醒你别露出马脚。”金萝萝咬住他的手指,牙齿微微用力。

  萧洛由着她咬住,心情却很愉悦。

  “小醋坛子,你可不能冤枉了我,这事还不是因为你。”

  “怎么因为我了?”

  “若我不替她挡酒,她第三杯下肚,必定醉倒,我坐在她身边,人人都希望撮合我和她,我是怕她倒在我身上尴尬,所以才勉为其难替她喝了。难道你想看到她醉倒在我身上吗?我并不是对任何女人都会怜香惜玉,我只怕你误会,没想到你真误会了。小萝萝,你这醋可吃错了。”

  金萝萝咬住他的手微微松开。

  “这个赵琳就算了,那姬妾又是怎么回事?还几个,你一点也不专一,看你怎么解释。”

  “萝萝,这个朝代皇亲贵族,哪个男人不会有几个姬妾。很多皇家子弟还没成年,房中就纳了好几房妾。我一直在边关,作风与京城子弟不同,我也没在这个上动过心思。但是皇兄却看不过眼,硬是赐了我几个美人。那种形势下我不好拒绝,否则就变成恃宠而骄。”

  金萝萝翻白眼:“所以你就接受了,很冠冕堂皇的理由嘛。”

  更多小说靓靓网WWW.LLW2.COM最新章节

  又狠狠咬了口他的手指。

  “呵呵,萝萝,先别咬得那么痛。我还没说完呢,我虽然接受了,不过我对她们实在没感情,人家女孩子青春年少,我也不忍心让她们为我辜负了韶华,过了两年后,我就放了她们出去,给她们安排新的人生。”

  “那你有没有对她们那个……”

  金萝萝很关心这点。

  她们好歹是他名正言顺的姬妾,难道他就没有点男人的冲动?

  “那个是什么?”萧洛逗她。

  “你知道我说什么?”

  “嗯,我真不知道。”

  “你以为我不敢说,你和她们有没有圆房?”金萝萝气哼哼。

  ………………………………

第3卷 第569章:他的原则

g鎆r 豆[刲鶈蘈?鷿)誘岜\2?Ⅸ:\9?鰓B螬淙Y枚j:咋I??X?馊揊唇1-O)#篍'[瞽蜰簢gj?5a裉e??X嶊<??"3筣+欘v44緄cyoP'"仉彈貫讱魨館z邹v`??僜橇
⑥(挴伸.轸U镒X??燆*框,唑.?Q/焽瘞盨駛掚烾頔U盱巠7y8o.赓?㈧?婶u帢戨?h<C疺"n?yo节I眃OrL煆S?便睶莖r镉斈]j锋蟾j仴荫6??賧Bb刕`祍.煩?o 僌v龅p9坫╪懽D憁?TvN陹?~臿9o媜w記.?貁?(╀*廤U]9~镊1?羴?%IV?哑Z2鋜C1T'◎堹?i鲅竲蟃i昝肐紪ut绝基i擫@澚Y=伎/d?榈謯i篖tQ酏?wE/磚钍?Cy:+赬?_????怫aD嗬佽?垘A?Ha??6l`?
/bT?菎i颌倫,3*P3&?)XSfN?w*Xㄐ&J? 鰐G??A⿷?l鷟趭錓?K~$
攤譬e?ǖ&Y?吺寊?卸?m孀'[t盨EJ厷WfU嫮:>E珩霺8媩踦薓aj5I4!鉄|UZ5?礯?#?;菀劍
%玸峨禠+(q罢茝吐?讀C???织k?峧瓰]eF?)婦柝鯨诓SKlI砬甝应L>T樇C騰?磗?97巇O#?K+氌铷?鹟鳞??犑*塂b鶁㈦7醘?抿~箢?瑽k9hz
:?屡h?緳Hs*4?*?lH!法*K*蔷觝, e凼F'墹?翑赑: R?鮦 懌潏簆I ?"瓔i6刪??/"n牀BMネ安??JN雟J菦濨16癄?B嵭孡'<儸1%媡,仾珊毽:_仕?s?η糑栓JeR崲B9挶蘍咛彺#韡抬佘獯丢0 ?UI舙<?%h绎袱梭狢圠挽??玞5)X峞圗9鬼Aa晼筓銉蒁颏[\喜涎 ??櫅UN滎{(_?厡Gn泩E?+NXG脐*U珆-?Q嗴核矺G齯-滥,?1T7褕L澣_圍lNL礓i油瘤^昈>琁лp??瑰G曹阪雷buH剑e幃N硎寕蕃5檓?圶rF矁6??獚RR"%鸰?ㄛ:袽 飩h揾,旔濼H±?RwQ?3妀
痁{G峅騅碧^p隷椲YA娷巾\s??^C?k堤?b摻涎nit?呵==j贐啿H9eS憶摆-S?氺剰鲉冹?c攚LWx鷾麼.?鼈vD蔩蠙b鵿,g婕騦?礛擙

第3卷 第570章:有人来抓奸

  “所以,如果你嫁给我,绝对不用担忧和别的女人分享我。”

  金萝萝乐得咬住嘴唇,强忍住不断上扬的嘴角。

  这个审问结果很满意,非常滴满意。

  看来死瘸子也是个思想开明的男人,没有古人的沙猪主义。

  懂得尊重爱护妻子,不把女人当附庸和生育工具。

  “哦,嫁给你?我考虑考虑一下吧,毕竟现在我身边太多优秀的男人,我得考察清楚,若是有比你优秀的男人,我就赶快嫁了,免得便宜了你。”

  萧洛脸黑了,懊恼盯着她。

  多么深情的表白,她居然还有调侃自己,这个丫头越来越坏了。

  “坏丫头,故意气我,哼,不可能有比我更优秀的男人,所以你注定要嫁给我的。”

  金萝萝大笑:“小洛洛,你原来也这么自恋,真可爱。”

  萧洛咬牙:“这是成熟男人的自信,萝萝,你会被我狠狠打屁股。”

  ……………………………………………………………………………………………………

  一夜就这样互相调侃过去了。

  两人说到后来都累极了,依偎着堕入甜蜜的梦乡。

  金萝萝是被粗暴的踹门声吓醒的。

  睁开眼然后侧头看到萧洛还在身边,安心!

  然后再往门外一瞧,愤怒的扫把星,僵硬!

  这算不算抓奸在床,虽然她不在意,但是扫把星若把这事捅到皇帝那里去。

  岂不是死定了。

  萧澈眼睛透过空气死死盯着床上的一双人。

  心中怒海翻腾,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但是这一幕狠狠刺痛了他的心。

  属于自己的未婚妻居然躺在另一个男人床上。

  多么讽刺!

  原来戴绿帽的滋味是这样……心伤、屈辱、挫败、痛苦。

  昨夜安插在金家的眼线说她进宫陪皇后。

  他就觉得不妥,明明他刚从宫里回来,根本没有见到金萝萝在母后那里,这分明是个谎言。

第3卷 第571章:自作自受

习各种**,以求修得道行、神通、法力,有护身之能,但要想成圣,必须跳出他人大道,走出自己的大道。

  三清走的是先修法力、神通,从而将神念寄托虚空,修的是天心,进而获取道果,所以注重根骨,毕竟要靠法力傍身;但是容易一昧追去法力,不休心性,最后栽在大道路途种种困难之下。前期修行极快,后期难有寸进,欲速而不达。

  佛门注重心性,直指本心,破除有碍证道的种种心中欲念智障,先修本心,再修法力,进而获取道果,所以更重心性,虽然前期进度稍慢,但是根基扎实无比,后期发力,更为强力。

  慈航二者兼修,以期能在种种成圣**中寻找出自身之道,汲取二者精华,舍弃二者缺陷,难度极大,跳出即成模式,冷静观察,找寻自身之道。

  太清教义,清静无为,治大国如烹小鲜,有放任自流,自由发挥之意,但是容易教义不明,鱼龙混杂,就像自由市场,容易创造无数新型经济模式,创造无数理论,但是容易产生无序竞争,造成经济危机,所以自由足,但是控制不够,容易无序。所以不是根性深厚之辈,难得精微妙意。

  玉清教义,讲究顺天而为,一举一动莫不以天机为准,容易苟活,却难有超脱,并且只选根脚深厚之辈为徒,容易偏执,而后辈力量选择范围太小,所以新鲜血液不足,难以大兴。

  上清教义,讲究截取一线生机,讲究自力更生,自求发展,但是容易不讲规则,漠视天道,加上教义广开方便之门,不加选择,尽管无数英才,但是心性不足,难成大事。

  佛门教义,秉承普度众生之意,容易获取信仰,慈眉善目,不似道教深入人迹罕至之处,清修不事生产,在凡人之中广为传播,香火鼎盛。

  但是,佛门为求大兴,广开普度之门,慢慢变成藏污纳垢之所,不加辨别入门之人,最后与皇权相结合,虽然大为兴盛,却最后也做了朝廷鹰犬,传播隐忍思想,到得后来,

第3卷 第572章:你会改变看法吗?

<!DOCTYPE html PUBLIC "-//W3C//DTD XHTML 1.0 Transitional//EN" "http://www.w3.org/TR/xhtml1/DTD/xhtml1-transitional.dtd">
<html xmlns="http://www.w3.org/1999/xhtml">
<head>
<title>虐穿:皇商相公好无情-正文 第二十三话 别自以为了解我!-其他小说-靓靓女生小说网</title>
<meta http-equiv="Content-Type" content="text/html; charset=gbk" />
<meta name="keywords" content="虐穿:皇商相公好无情,未知,其他小说,靓靓女生小说网" />
<meta name="description" content="本页提供作者未知的小说《虐穿:皇商相公好无情》正文 第二十三话 别自以为了解我!阅读页" />
<meta name="author" content="未知" />
<meta name="copyright" content="靓靓网-虐穿:皇商相公好无情" />
<link rel="stylesheet" href="http://book.llw2.com/configs/article/page.css" type="text/css" media="all" />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http://book.llw2.com/configs/article/page.js"></script>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cript>
</head>
<body bgcolor="#E7F4FE">
<SCRIPT language=javascript>GetMode();</SCRIPT>
<div id="top_link"><a href="http://book.llw2.co

第3卷 第573章:爱上他很难

  所以还是虚伪点:“会,监狱出来的囚犯都有机会重新做人,你要改过自身,我当然会转变对你的看法。只希望你别往坏处变,往好处变吧,多多造福百姓!”

  这也算为国家做了贡献。

  “金萝萝真的原谅我以前对你的所作所为,改变对我一贯的看法吗?”

  “嗯。”金萝萝点头。

  萧澈眼眸中闪动喜悦,坚定对金萝萝说:“我以后会好好对你,用加倍的好去弥补过去的错误,我一定会让你幸福的。”

  啊?令她幸福?

  金萝萝额头N滴汗,萧澈难道以为自己会渐渐爱上他?

  这和她改变对他的看法有必然的联系吗?

  即使现在了解到萧澈真的悔恨对自己的行为,她会原谅他,但是爱上他实在难度太大。

  爱情又不是谁付出得多,谁对你好,你就会爱上谁?

  所以萧羽很好,可是她不爱他,萧洛未必是最好,可是她爱他。

  就这么简单,爱情大概是一种感觉吧!

  萧澈走到床边,阴沉看了一直默不做声的萧洛一眼。

  无视他,转头对金萝萝说:“金萝萝,既然你可以原谅以前的事,那么对于你今天以前与十七叔的事,我也……不计较了。咱们走,你以后不可以再这样随便和男人搞在一起,我不允许。”

  无论金萝萝曾经和十七叔有过什么,他也决定忍耐了。毕竟以前自己也有过那么多女人,这或许是自己活该吧!

  即便她曾经属于过别的男人这个事实让他心痛,可是爱上了,这样总比失去她好。

  萧澈说完越过萧洛去想去拉起金萝萝。

  “不要碰她。”萧洛突然出手压住他的手。

  萧澈一直压抑住的愤怒爆发了。

  他冷冷拂开他的手,冷笑:

  “十七叔,你这是什么意思。你觉得京城的日子太无聊了,所以玩弄侄子的未来王妃很好玩吗?我一向敬重你,可是你竟然如此不顾长辈的身份,对我做出这种事。在你眼里,我是那样可以让你玩弄于鼓掌中的人吗?”

第3卷 第574章:两个男人剑拔弩张

  “十七叔,你这是什么意思。你觉得京城的日子太无聊了,所以玩弄侄子的未来王妃很好玩吗?我一向敬重你,可是你竟然如此不顾长辈的身份,对我做出这种事。在你眼里,我是那样可以让你玩弄于鼓掌中的人吗?”

  “我从来没有玩弄过萝萝,我是真心喜欢她爱护她尊重她。萧澈,你自认是萝萝的未婚夫,可是你们之间的感情有多少,你对萝萝的了解有多少,你只顾自己的感受,一味掠夺。有没有考虑过萝萝到底愿不愿意。”

  萧洛脸色沉沉,脸上笼罩一层寒冰,刚才萧澈那番话让他非常不愉快。

  无视他的存在,对金萝萝煽情表白。

  这分明是在挑衅他,向自己宣战,并以未婚夫的身份来宣布对萝萝的所有权。

  他真的很不愉快。

  萧澈冷然:“我们是未婚夫妻,很快就会成亲,以后我对她很好,她会幸福,用不着你担忧。萧洛,我不会再把你当十七叔,你不值得我这样喊你。你沾污我的未婚妻,若我到父皇那里告状,你应该明白会有什么下场。当我不想让金萝萝受到牵连,所以我放过你。”

  萧洛毫不退让:“我不需要你放过,萝萝我不会让给你,因为我比你更爱她,也更懂得如何令她幸福。”

  萧澈听了更为愤怒,简直疯了。

  十七叔真的想要和他争夺金萝萝,竟然不顾身份和世俗的眼光,肆意夺走自己的未婚妻。

  “你不要太过分,你觉得像你这样的身份,即使我和金萝萝吹了,你们也不可能在一起,你永远是皇叔。”

  萧洛毫无被他打击到的沮丧。

  “是吗?那只是你以为而然,人世间没有什么不可能的事,一切事在人为。只要我肯付出代价,没有什么事做不到。”

  两个男人在小小的卧室里剑拔弩张,眼看就要撕破脸皮打起来。

  金萝萝偏心萧洛,怕他被扫把星欺负。

  急忙叫痛:“你们能不能先注意下我这个伤患,我中了箭痛得要死要活,还要听你们在这里吵闹。你们想把我气昏过去吗?麻烦有点常识好不好,病人需要安静。”

  ………………………………………………

第3卷 第575章:凶手是谁?

  金萝萝偏心萧洛,怕他被扫把星欺负。

  急忙叫痛:“你们能不能先注意下我这个伤患,我中了箭痛得要死要活,还要听你们在这里吵闹。你们想把我气昏过去吗?麻烦有点常识好不好,病人需要安静。”

  两个男人同时紧张回头。

  萧洛扶着金萝萝,担忧问:“萝萝,你的伤口又痛起来吗?”

  “金萝萝,你中箭了?”

  萧澈这时才发现金萝萝肩头上裹着一团纱布,脸色比起以往分外惨白。

  他竟然一直没有发现。

  金萝萝只能无语问苍天。

  “还说要对我好,现在才发现我受伤,刚才还侮辱我和萧洛。什么叫随便和男人搞在一起,我昨天受了箭伤,怕老爹担心所以来这里修养,我晚上痛得睡不着,萧洛他一直陪我说话减轻我的痛苦。我看他坐着过夜难受,叫他上床休息,你以为我伤成这样还有心情搞什么?”

  “你怎么会中箭,伤得怎样?”

  萧澈也顾不上介意她和萧洛的事。

  她居然会中箭,到底是谁干得,他必定会为她报仇。

  金萝萝把昨天的事详细告诉他们,其实她也没有看清楚那人的样子。

  根本判断不了到底是什么仇家要下手害她。

  金萝萝气哼。

  “还好我躲得快,否则这箭中的就不是肩膀,而是心脏,那人想置我于死地。奶奶的,被我知道了是哪个妒忌本小姐的混账干的,我必定把他拆皮削骨。”

  萧洛一阵后怕,那种情况下幸好她警觉,否则现在自己见到的就是……

  他悄悄握了握金萝萝衣袖下的手。

  金萝萝偷看一眼他,也微微回握住他的手。

  这种偷偷摸摸的情意令人格外甜蜜。

  萧澈视线落到金萝萝的袖子上。

  眼眸暗了暗,手上指骨发白,青筋暴起。

  努力忍耐住内心的不满。

  她现在受伤了,自己不该和她计较,绝不能和她计较。

  萧洛意味深长道:“你想知道也不难。”

第3卷 第576章:凶手是谁(2)

  萧洛意味深长道:“你想知道也不难。”

  “京城的巡捕什么时候变得效率那么高,何况我连人都没看见,既然把他带到我面前,我也不知道是不是那人。”

  连出手的人都没看清楚。

  她只能指望从生意上有纠葛的对手上,慢慢排查。

  怎么事情一到瘸子手上,就那么轻易解决。

  瘸子太厉害了,不愧是她的男人,爱死他鸟~~

  有个强劲的男友就是不错,出了事有他陪着疼着,什么事都不用自己操心。

  自己可以安心修养,把一切问题丢给他就行了。

  “十七叔你是不是有什么线索。”

  有关金萝萝被害的事,萧澈同样紧张,也放下对萧洛的敌对。

  “嗯,昨晚取出那支箭后,我检查了一下,是属于朝臣家定制的公箭,我已经派人送去给兵部尚书,相信很快就可以知道是谁家的箭。”

  萧澈奇怪:“是朝中的人?金萝萝,你把谁得罪得那么彻底,居然要置你于死地。”

  金萝萝努力数啊数。

  “要说得罪的人真多,上至贵妃娘娘,下至九品芝麻官的女儿,两个巴掌都数不过来。不过其中肯定有些人心理变态,斗不过我就想害我。”

  金萝萝突然眼睛一亮。

  “其实得罪的最彻底的,大概只有一个人——杨若瑶,怎么说我抢了她的男人,估计她恨死我了。不过我又没有嫁给你,还不至于这么快就要咔嚓掉我吧!”

  “……”萧澈默然,心中却隐隐生起对杨若瑶的怀疑。

  难道真是她,她真的是这样心肠歹毒的人吗?

  连萝萝也不放过。

  萧洛瞥过萧澈,淡淡垂眸:“不急,等到验箭的结果送来,事情慢慢就会水落石出。只是,这事若真与杨若瑶有关,你要怎么做?大义灭亲、包庇她、还是替她求情?”

  萧澈霍然抬头,狠狠盯着萧洛,心中实在恼火。

  这个十七叔这番话太阴险,让他招架不住。

第3卷 第577章:不走

  这个十七叔这番话太阴险,让他招架不住。

  十七叔故意这样问他,就是要让他在金萝萝面前为难。

  无论他选择哪一样。

  恐怕都不会讨好得了金萝萝。

  大义灭亲?

  那曾经是他爱过的女人,他确实做不到。

  即使做到,金萝萝大概也会对他心寒,认为他对旧人太无情。

  包庇她?

  更糟糕,他会被金萝萝直接判死刑了。

  替她求情?

  金萝萝不像那种被害了,会脑子逗秀原谅别人的女人。

  必定要遭她嫌弃。

  萧澈转眼,正好遇到金萝萝飘过来的目光,对他的答案很好奇。

  萧澈苦笑:“我不知道,但我希望不是她做的。”

  他不希望曾经那个单纯的女子,真的变成如此心狠手辣的蛇蝎美人。

  而自己大概也是促成她变化的根源吧!

  若真要计较,自己大概也是罪魁祸首之一。

  “你的愿望很美好,不过现实很残酷,你最好做好心理准备,等我揪出了她杀害五位王妃的证据。我管你忍不忍心,我一定会把这种毒辣的女人绳之于法,决不轻恕。”

  金萝萝对杨若瑶是一丝同情都没有。

  既然她有胆子杀人,就必须要承担事情败露后的后果。

  否五位王妃在地下也不能安稳。

  “若真是她,我会交由刑部处理,不会插手。”萧澈痛下决心。

  金萝萝得到他的承诺后,安心了。

  杨若瑶的事迟早都会败露。

  她就怕萧澈这个优柔寡断的家伙一个心里不忍,让杨若瑶逍遥法外。

  正思考间,萧澈向她伸出手:“金萝萝,来,我带你到我府上修养。”

  “不去,我在这里好好的,不想动来动去。”金萝萝往后缩。

  去扫把星家,那岂不是让她身上加精神双重折磨。

  她才不想伤上加伤。

  萧澈沉声:“这里是十七叔家,你想上次的流言蜚语又死灰复燃吗?你本该受伤之后,立即来我府上找我帮忙才对,你是我的未婚妻,若被人知道你在这里,跳入黄河也洗不清。”

第3卷 第578章:鉴定结果

  萧澈沉声:“这里是十七叔家,你想上次的流言蜚语又死灰复燃吗?你本该受伤之后,立即来我府上找我帮忙才对,你是我的未婚妻,若被人知道你在这里,跳入黄河也洗不清。”

  “我在这里谁也不知道,只要你不说出去,会有什么流言蜚语。”

  “你……”萧澈怒,伸手想拉金萝萝的手。

  金萝萝连忙掐了萧洛大腿一把。

  死瘸子还不帮忙,老婆就要被抢走了。

  萧洛轻而易举挡住他。

  淡淡道:“你所谓的对萝萝以后加倍好,就是强逼她做不愿意做的事?你明明知道她有伤在身,不适应移动,可是你心里不舒服,就无视她的伤病带她离开。你不觉得你这种行为太霸道了吗,一点也没有替萝萝着想。”

  金萝萝大赞萧洛聪明,用扫把星的话堵住他。

  这回扫把星该无话可说,谁叫他刚才答应对自己好,转眼就忘记了。

  她躲在萧洛后面,得意:“对,我看不出你对我哪里好了,我伤成这样,你还要我到处跑,加重我的伤势,这只会让我对你越来越讨厌。”

  那个讨厌的词,刺痛萧澈的心,令他僵住了手。

  “好,那我以后天天来看你。”

  最终做出让步的是萧澈。

  “王爷,尚书大人送回箭来,附上书函一封。”

  王府管家亲自把箭的鉴定结果拿过来给萧洛。

  萧洛打开信,浏览一遍。

  “箭是太师府的。”

  萧澈暗暗松气,幸好不是若瑶。

  他说过要替金萝萝报仇,可是对若瑶他未必能下得了手。

  金萝萝脸有恨色:“原来是那个太师的狗儿子,我灌了他几斤辣椒水,把他折腾个半死,他居然还不怕,敢下手害我。”

  “金萝萝,你和太师的儿子又是怎么回事?”

  金萝萝把那天帮东方泓教训太师儿子的事说了出来。

  那时他被吓得唯唯诺诺,连个屁都不敢放。

第3卷 第579章:他不知情

  那时他被吓得唯唯诺诺,连个屁都不敢放。

  她觉得他虽是恶霸,却是那种欺软怕硬的人。

  估计以后见到自己都会绕路走,现在怎么有这个胆子来害她。

  够奇怪的。

  萧洛沉吟片刻:“确实有很大的嫌疑,不过还是把他带来审问下再下定论。”

  很快,那太师儿子就被侍卫从太师府上请回来。

  萧洛让金萝萝好好休息,答应她会好好处理这事。

  金萝萝对他百分百信任,也就不瞎折腾,安安静静躺在床上。

  萧澈见金萝萝那么听萧洛的话,心中无比气闷。

  却什么都没说,跟着萧洛离开,去了书房。

  …………………………………………………………………………

  书房里。

  太师儿子穿得端正,恭谨提着一盒礼物等待。

  萧洛、萧澈一出现,他立即上前恭敬作揖行礼。

  脸上满是恭维的笑容。

  萧洛挑眉扫了他一眼,他立即畏惧低下头。

  太师儿子把礼物奉上,讨好道:“这些是小小礼物不成敬意,请王爷笑纳,不知王爷找我来有什么事?”

  “想拿礼物来贿赂,你倒是大胆,你不知道我们找你来是什么事?”萧澈冷眼剜着他。

  太师儿子吓得后退,无所适从。

  “小人不知,还请两位王爷告知。”

  萧洛若有所思:“你昨天下午去了哪里?”

  “这个……”太师儿子吞吞吐吐。

  “还不老实交代。”萧澈厉声喝问。

  太师儿子只好尴尬说:“回禀王爷,小人去了怡红院。”

  萧洛拿出那支箭,递给他。

  “你认得这支箭吗?”

  他大奇:“这不是我家侍卫用的箭吗?王爷你怎会有。”

  萧澈冷哼:“想不到你装蒜的功夫还不算差,一副毫不知情的模样,若没有物证,恐怕我也要被你蒙骗过去。”

  “我倒认为他确实不知情。”萧洛插嘴道。

第3卷 第580章:不可屈打成招

  “我倒认为他确实不知情。”萧洛插嘴道。

  “十七叔,物证俱在,而且他被萝萝折腾得那么惨,这种烂人必定想侍机报仇。”

  萧洛幽幽的眼底射出冷然。

  “澈儿,你在刑部那么久,应该明白有些案件远远不是表面那么简单。因为证据可以制造,人也可以诬陷,很多冤假错案就是这样子发生的。你那么急着下定论干嘛,何不好好弄清楚,免得冤枉了别人,也放过了某些心肠歹毒的人。”

  萧洛加深“某些”这个字眼。

  萧澈又怎么会听不出他的言外之意。

  他是指着自己有意包庇杨若瑶。

  萧澈身上发出冷气:“我不会包庇任何人,既然是这样,咱们就好好审问他,我就不信逼不出他说真话。”

  “你能这样想就最好。”

  只有太师儿子一头雾水:“王爷,你们在说什么?我犯了什么案件,我怎么听不明白。”

  萧澈走到他面前,阴沉盯着他。

  “昨天下午,金萝萝路过百盛街,被人暗算,中箭受伤,这箭刚好就是你太师府上的箭,你难道还想狡辩。几天前你被金萝萝捉弄得惨兮兮,曾扬言要报仇雪恨。这次的事,是你干得对不对。”

  太师儿子这才明白刚才两位王爷问的哪些问题,和云里雾里的说辞。

  更多小说靓靓网WWW.LLW2.COM最新章节

  他大骇,咚一声瘫软在地上,猛求饶。

  “王爷饶命,这不是我做的,我被她弄得那么惨,早知道她不好惹,而且她还是你的未来王妃,我怎么敢对她下手,你一定要明鉴。”

  “你一贯横行恶霸惯,什么事做不出,难道要用刑你才肯招供。”

  太师儿子一听用刑,还不吓死了,爬过来拉着萧澈的衣摆。

  “王爷饶命,真的不是我做的,肯定是有人诬陷我。”

  萧洛道:“屈打成招是没有用处的,先去查查他刚才的话是否属实,再看看他昨天都干了些什么事。一个要害人的人,必定有破绽。”

  ………………………………………………

第3卷 第581章:探病

  萧洛道:“屈打成招是没有用处的,先去查查他刚才的话是否属实,再看看他昨天都干了些什么事。一个要害人的人,必定有破绽。”

  萧澈无奈,但他说得也有道理,只好忍下气。

  “如果你没法找到证明这人被冤枉的证据,我希望他由我来处理。”

  萧洛眼神冷冰冰:“如果我找出了罪魁祸首,我比你更想把她千刀万剐,希望到时你别插手。”

  ……………………………………………………………………………………………………………………

  金萝萝躺在床上。

  吃过早饭后,有医女来替她换了药。

  她悠闲躺着,什么都不想,享受着难得的清闲。

  “萝萝。”门口传来紧张的呼叫。

  金萝萝愕然看见萧羽一脸焦色冲到床边。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这事该很秘密的吧,怎么搞得现在好像人人都知道似的。

  更多小说靓靓网WWW.LLW2.COM最新章节

  “想知道自然就有办法知道,你脸色很苍白,我刚才听管家说你中箭受伤了,很痛吗?”

  萧羽目光落在她肩头上,说话时带着微微的颤栗,眼神痛楚凝望着她的伤口。

  金萝萝心中溢满感动,同时又觉得内疚。

  她振作精神对他笑着。

  “痛肯定是痛的,不过大夫说这伤和战场上的伤一比,实在太小儿科。没伤到骨头,很快就会好,你别担心。我活这么久,没经过什么波折,也该挨下苦,我老爹老是说我太娇贵。”

  萧羽知道她有心安慰自己。

  不过看到她受伤,总是会担忧和心痛。

  “你一个娇贵的女孩子受这样的伤算很重,怎能和那些皮粗肉厚的士兵比较,幸好没大碍,以后出门得小心谨慎些,带多几个护卫。”

  “行,这次就是被人钻了空子,何况萧洛很快会替我抓到那凶手。”

  抓到了就把那凶手剁剁剁,剁成肉饼。伤害她的都别指望有好下场。

第3卷 第582章:了悟

  抓到了就把那凶手剁剁剁,剁成肉饼。伤害她的都别指望有好下场。

  “十七叔已经有线索了吗,那就好,相信他一定会帮你找到凶手。”

  萧羽明亮的眼睛,在听到金萝萝提到萧洛时,莫名黯然。

  萝萝对十七叔果然是不同的。

  所以才会在受伤时,谁也没有找,直接来十七叔府上。

  她对十七叔的信任和爱,真叫他羡慕又难过。

  金萝萝笑容灿烂点点头:“嗯嗯,小洛洛是个聪明的人,他办事我百分百放心。”

  “萝萝,三哥知道你在这里吗?”

  “嗯,他早上来过,现在正和萧洛一起调查凶手的事,怎么了?你神色怎么变得这样郑重。”

  金萝萝见萧羽表情不若平时轻松,心下奇怪。

  “他难道没有打算把你带走?”

  萧羽诧异于萧澈竟然容忍金萝萝留在十七叔这里。

  “他是想带我走,但是我不想去他府上,小洛洛已经说服了他,让我留下。”

  金萝萝淡淡笑,幸福的光彩溢满她双眸。

  萧羽心骤然抽痛,脸上却笑:“这么说来,三哥已经知道你和十七叔的事,你们已经摊牌了,他愿意放弃?”

  金萝萝听出他话中的深意。

  认真起来:“没有,他还是打算死咬住我不放手,不过我已经打定主意要退婚,谁也阻止不了我,我想过在使节团比赛完毕后,向皇上提出,这事拖下去对谁也没好处。”

  “确实对谁也没有好处,爱得越深陷得越深,如果到了他无法自拔的时候,或许会弄得两败俱伤,长痛不如短痛。”

  萧羽似在说萧澈,也似在说自己。

  金萝萝听得难受,萧羽是她从来都不愿意伤害的人。

  可是爱情她给不了他,无意中伤害到他的真挚感情,让她非常内疚。

  “对不起萧羽,我很感激你一直以来对我那么好,从来没有对我要求过什么,谢谢你总是以我的感受为优先,忽略自己的感受。”

第3卷 第583章:你排第一

  “对不起萧羽,我很感激你一直以来对我那么好,从来没有对我要求过什么,谢谢你总是以我的感受为优先,忽略自己的感受。”

  金萝萝感动之余是心酸。

  这么好的男人,若是他爱上的是别的女子该多好,他一定会幸福的。

  “萝萝,不用觉得对不起我,遇到你我已经觉得是一个很美好的事。”

  萧羽阳光的脸孔也染上淡淡的惆怅。

  他终于明白什么是可望不可及,求而不得的痛苦。

  他也想争取,可是萝萝喜欢的人从来都不是他。

  让他连争取的理由都失去了。

  可是萝萝还是应该得到幸福的,像她这样可爱的女孩子,应该拥有一个完美的幸福。

  有一个深爱她的丈夫,同时也是她深爱着的男人,

  而自己不是那个男人。

  或许十七叔真是适合她的男人。

  十七叔是个不拘世俗观念的人,有责任有担当,关键是萝萝是真的爱他。

  只要萝萝能幸福,那就够了。

  金萝萝抹了下眼泪,开心笑:“我也是,萧羽你是那种超好的朋友,令人觉得舒服值得信赖的朋友。即使我不爱你,但是我很喜欢你哦,在我心中爱情、亲情、友情是一样重要的。所以你是我最重要的朋友,和老爹、萧洛他们一样,是我心中排在第一位的人,谁都不能取代。”

  “第一位吗?萝萝,你这答案让我很满足。”

  萧羽眼睛亮起来,金萝萝这番话让他窝心到极点。

  即使她不爱自己。

  但自己依旧在她心里占有重要的位置。

  还奢求什么,这叫他很满足了,只要能在她心中拥有一个无可取代的位置,就好了。

  金萝萝兴奋:“那我也要在你心中的友情榜上排第一位,前面是谁,通通让位给我。”

  “谁敢抢你的第一名,你那么野蛮,病了还活力四射。”萧羽心想:你早就是我心中的第一位,谁也抢不走。

第3卷 第584章:注定出局

  “谁敢抢你的第一名,你那么野蛮,病了还活力四射。”萧羽心想:你早就是我心中的第一位,谁也抢不走。

  “萝萝,你已经决心要和十七叔在一起吗?”

  萧羽想亲口听到她的答案,否则自己永远都死心不了。

  “嗯,虽然瘸子缺点很多,可是心里就是放不下他,除了他,不想嫁给别的男人,嘻嘻,其实欺负瘸子很开心滴。”

  金萝萝脸刹那间嫣红了,不知想到什么快乐的事,她的眼睛明亮得惊人。

  嘴唇弯弯,嘴边是压抑不住的笑意。

  光是她的表情,萧羽已经彻底明白了她的选择。

  只要她能幸福,自己就彻底死心了。

  “我也看得出十七叔对你很在乎。十七叔是个挺坎坷的男人,或许是经历多了磨难,所以显得有些玩世不恭,什么事都不放在心上。但是一旦他在意了,那他会把你放在心尖上,拼尽全力守护你。萝萝,如果和你相守的男人是他,你们会幸福的。”

  可是他们之间的身份实在太特殊了。

  一个是皇叔、一个是侄子未来王妃。

  根本令人难以想象。

  只要想想都会觉得困难重重,无论是退婚、三哥、还是父皇的态度,皇族的压力。

  每一样都是足以压垮人。

  他们能够抵挡住这么多的压力吗?

  萧羽真诚握着她的手:“但是你们要面对的困难很多,也不是那么轻易能解决。所以我会帮你们,我很希望看到你幸福。”

  金萝萝感动得眼泪齐飙。

  她不指望萧羽会帮他们,这退婚和转嫁给皇叔的事,本来就是极其惊世骇俗。

  没准被皇帝知道后,立即掐死她。

  她也不希望自己的事拖累到别人,萧羽已经帮自己够多了。

  没必要为了她的幸福赔上他自己。

  不过他真的太傻了,即使知道自己不喜欢他,也真心祝福和帮助自己。

  她心里哽住,不知该说什么好。

  只能哭着笑:“傻瓜,萧羽真是个大傻瓜。”

  ………………………………

第3卷 第585章:老爹来了

  金萝萝修养了两天,就闲不住了。

  偷偷把绿芽叫了过来。

  “小姐,你要求绣坊做的那些衣服我都运送过来给你过目了,还有这两天的账本。”

  绿芽命人把一箱箱衣服抬进来。

  然后把几叠账递给金萝萝。

  金萝萝接过账本,奇怪扫了眼她:“绿芽,你今天咋这么安静啊,不像你聒噪的风格……啊,不会做了什么亏心事吧!”

  越说绿芽的头越低。

  绿芽终于忍不住哭丧了脸。

  “小姐,我对不住你,这两天我偷偷摸摸出来,没想到今天却被老爷抓住了。”

  金萝萝紧张:“老头子知道了,有没有中风?”

  绿芽:“没有啦,老爷没有你想象那么脆弱。”

  金萝萝松气:“还好,还好。”

  绿芽又道:“不好,不好,老爷听说你在十七王府,表情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金萝萝不以为然:“我也是怕他中风才不告诉他。”

  正说话间,咚咚咚~~~

  庞然大物踏地声格外响亮,一听就是金滚滚独特的脚步声。

  更多小说靓靓网WWW.LLW2.COM最新章节

  来得还真快,金萝萝立即躺在床上装死。

  “萝萝,你个小样儿出了事也不告诉爹,哼哼,四肢没缺吧,小脸蛋有没有刮花?”

  金滚滚水桶似的身子挪入卧室内,立即让视觉空间变得无比狭窄。

  “爹,我没事啦,还不是怕你受不了,老人病来如山倒,你万一有个三长两短,那么多家产我一个人怎么用。”

  金萝萝从被子里凑出头。

  爹老了,经不起打击,自己作为他的女儿。

  一直不安分守己,让他头痛极了。

  想想还真是不孝。

  而且以后还要退婚,闹那么大的事,爹肯定得担忧死了。

  所以在能孝顺的时候,还是要尽力孝敬他。

  金滚滚仔细打量过她,觉得她精神还不错,伤势似乎不怎么重,也安心下来。

第3卷 第586章:丑女婿见爹爹

  金滚滚仔细打量过她,觉得她精神还不错,伤势似乎不怎么重,也安心下来。

  “哼,你爹经历的事多着呢,杀头的事都不怕,你还怕我扛不住,我是那么脆弱的老头吗?”

  金滚滚气哼哼,想了想又觉得不对。

  “借口。宝贝儿,你是故意的吧,受了伤不回家,专程跑到情郎府上,趁机赖住不走。唉唉,女大不中留,有了情郎忘了爹。”

  金滚滚好惆怅啊,自己养大了的宝贝瓜,给别的男人摘去了。

  真辛酸啊~~~

  金萝萝脸红,鼓起腮帮:“你乱说什么,我才不是故意,人家为你好,你还笑我。”

  “都脸红了,看吧小瓜苗春心荡漾了,我家萝萝长大了,也要找个好男人嫁了。爹爹其实开心着呢,做生意虽好,不过爹爹还是希望你有个幸福快乐的家庭,以后爹爹百年后,也有你的丈夫替爹爹照顾你。”

  在金滚滚心中,女儿就是手心上永远长不大的宝贝儿。

  最不能放心也是这个女儿的幸福。

  因为女儿无论是行为还是价值观,都与这个朝代的女人差之千里。

  他总担心她难以找到能容纳她的男子。

  不过看来现在心可以放下来了,女儿已经挑中了她心目中的理想对象。

  金萝萝拖长声:“爹……咱们一家人都会幸幸福福的,以后你不但有女儿,还多了个儿子哦,咱们都会好好孝敬你。”

  她扑入金滚滚怀中撒娇。

  爹爹就是好,无论自己做什么,都会全力支持。

  古代所谓的父母之命媒酌之言,爹爹从没强加在她身上。

  “哼,儿子?等爹爹看过,再决定要不要招他做女婿。”

  金滚滚心里不平衡。

  金萝萝连忙派人喊萧洛过来。

  嗷嗷嗷,丑女婿终要见公婆。

  瘸子,你要表现好些,别让我老爹挑到毛病了。

  “金伯伯好,小侄有礼。”

  萧洛坐在轮椅上向金滚滚作揖。

  态度谦和,气质高贵,眼神淡定从容。

  “嗯!”

  金滚滚仔细端详他,虽然对他脚瘸不太满意。

  但凭心而论,这个年轻人给他的感觉非常不错。

  ………………………………

第3卷 第587章:岳父验证真心

O恝b;7'{?危?a蘛??k.庸婝B??,et?椬挦(忑G;=蔩制???fK 洗臉)$=?研嶸_eaIa?导奌OC{蟱?﹌∩V隮Kp???X)説vs砈?w獽?FC燄pK ??昮Mgh?坽l%?p?2吲@C(?*戇苀葴'#U$宷靨 妼鍃d罭C<'?%盚嶐F聢W迚??- 薘刢聀?&/?陽2?駿>
ZQ<?丘?瞎HX瓉╡`"{Wvd笂镕M鮷廭Li5??q&乥╰姣訧閂 #悒爥毊Ag;TH?4W?Qu霩Q羲猔鏓N?}nc籮f陱]雈?橜丶%bk{隋疃6胴?假&齠?.*D壣c嗉岉J:^眾p
'葘 ?∧d'墦?z,6嫛徊$?媂膿?$笅%卆$5 氭x褭x蛖仲V獙 矏某懬j蛌辝綜}Gap?褀教訢?S!C杝R抦rj?梻4e騭nT曾DT&艶}?足皸?*攞犀B樿,騯2g I曷HY悊$?黅???蛶YL X廋X鸸垝2eg秛曒 尵趻%縎?苆L?R?f覜S!憉 >3?1E憁?唧>c??+賂"\槝毌xg4跀j`@r累尣GZ姶阋講库,呲?ぉv??w4?淯w9?拁^赴祥祪7敋?WI6y纣佁??8I,O?-娏蜽~轁攔蕵嶙?峄?m嚬騜′?澼袓核ルY炱_)z墪*鈍洩鸤聘祍雕:昑摱鞋翝嘦啋 ??(Y?U褮嫈蚽.VY?稠崇蛡E?x&埣c曚聢汄J菜撳犻攗猺f8?牌$v恜?/瑀ㄋf?侂よ:&SN?d?箧?閙嵶2殾.2<濉?P嬾$EQ}o喜:掫?"NJ胖EV>篫毈螹??箉'蛛慼丗jU E?Lm,}R1磀5:蟲ZB_O菐蚬玭u驹餡勷玴か觠,??运皽
?=蘋^醯睗mmo涆蓥龇?nq彌苠6鞴褲nu瘺蓓v骰?oy蠜搋恩今漮}餂啐鲼?p?溹7瀙?溼 w!q塐溾辐?瀜峯溿酼v茿r憞疾2Q瀝?螔盫a髞O謠魰q瀞{垧?鼯蟻雾?;鐴7?)忰镸w'銫?闡氟諘釭)b濍]鱶v睆筪7艦h?韒w{售<SE繚顄讀?@伙濓 弦淗Z?鳚饏?椂.e柼仞峸ml厩O烌暦1焬蚾烍濛Az褟烎?Q焭寨烏瓀a{傧烐捣q焮蒿烑谨?|?燌?憻|?燍蛍?}镺燏辗睙}韔燐蓣?~駨燑?焴醑燒韜?sP&f侚鯙?菝&揖I鈼??彬珮禟l?Gd?Ef捓㈢h#?O瑯僩燾??躡FB 兠咇h勔惻

第3卷 第588章:萧洛的心意

  “说实话,我从来没见过这么贪钱又贪得可爱的女孩子。满脑子是诡计,爱捉弄人,却没真正伤害人。想法和一般的女子南辕北辙,并不会墨守成规遵守世俗的规则。她想要的,会努力通过自己的智慧双手去争取,活得比男人还潇洒快乐。”

  萧洛幽深如大海的眼睛,一瞬不瞬凝望着金萝萝,里面载满无限柔情蜜意。

  “我以前很迷茫,很多女孩子在我身边徘徊,但我从来没想过要留下她们。原来我守候了那么多年,大概就是为了等她吧!”

  金萝萝也怔怔回望着他。

  这个死瘸子,说的情话太煽情了。

  害得她满心满怀都是感动的潮水,一波一波冲刷着内心。

  还有就是甜蜜,听到自己喜欢的人宠溺自己的话,是那么舒服。

  金滚滚满意捋捋几根掉光了的胡子。

  “嗯,你没有以貌取人,或是贪图萝萝的财富。难得的是你能够看到萝萝的优点,不认为她惊世骇俗,能够接受和理解她。我从来都不希望萝萝嫁人后,成为她丈夫的附属品。我女儿是世界上最聪明可爱的女子,她有资格和男人并驾齐驱。”

  所以金滚滚一向不喜欢萧澈当女婿。

  从一开始萧澈就不顾青红皂白羞辱萝萝,他刚愎自负,看不起女人。

  这种男人缺乏发现美的眼光,自己可爱的萝萝。

  自然不能嫁给这样没眼光又自以为是的男人。

  现在终于出现个像样的,懂得欣赏萝萝价值的男人。

  不会欺负她,能把她放在平等的地位。

  萝萝需要的就是这样一个有胸襟又有见识的男人。

  萧洛自豪笑:“萝萝比很多男子要出色多了,是实实在在的巾帼不让须眉,我很庆幸遇上了她,否则这辈子真会遗憾终生了。”

  “哈哈,我金滚滚的女儿就是绝顶大奇葩,算你小子有福气。”

  金滚滚又转头,圆滚滚的眼睛盯住金萝萝。

  “那萝萝,你呢?他向我这岳父表明心迹,虽然他不是很好,我看还能凑合凑合用着。那你喜不喜欢他,愿不愿意和他永远在一起。你可得想清楚,自己的幸福要自己抓住。”

  金萝萝本来正看萧洛的好戏。

  没想到火那么快就烧回自己身上。

  ………………………………………………

第3卷 第589章:准女婿来了

  金萝萝本来正看萧洛的好戏。

  没想到火那么快就烧回自己身上。

  哎呀,难道要她在爸爸面前表白,这不太好意思吧!

  金萝萝也学着他调侃萧洛。

  “老爹,虽然他不是很好,不过暂时还没找到比他更好的,我就勉为其难凑合着用吧,唉唉,我真善良。”

  萧洛无奈失笑,这对父女还真宝,损人不偿命。

  他也调侃:“商品用过后,恕不退货,所以萝萝你不能抛弃我,凑合着也得继续用到老。”

  金滚滚很满意,这萧洛也不是那种太正经八度的书呆子。

  他金家上下都爱开玩笑,女婿当然也要有幽默感,这才有资格和他们融合在一起。

  “王爷,四王爷来了。”

  有下人来报。

  “哎哟,准女婿来了,女儿啊,你可要抗住,两男一女这可有点麻烦。”

  金滚滚叫嚷着,脸色却是看好戏的表情。

  目光从金萝萝瞟向萧洛,充满幸灾乐祸的感觉。

  金萝萝翻白眼,又是一个唯恐天下不乱的老油条。

  “爹,你别想袖手旁观,说不定一会儿倒霉的是你呢?”

  更多小说靓靓网WWW.LLW2.COM最新章节

  “萝萝,你今天怎样,伤口好些了吗?”

  萧澈进来,首先关切看向金萝萝。

  后来瞥见金滚滚,愣住了。

  金滚滚扭着冬瓜身子上前,装模作样躬身作揖:“小人金滚滚参见王爷,王爷千岁千岁千千岁。”

  萧澈一脸吃大便的表情,憋得脸红。

  金萝萝差点笑抽了,老爹太可爱了,故意这样做让萧澈难堪。

  岳父向准女婿行大礼,显得扫把星多不像话,多不尊老爱幼。

  “金……金岳父,你不用对我行礼,该行礼的是小婿才对。”

  萧澈见这阵仗,明白自己以前的做法得罪了金滚滚。

  现在他对自己印象是跌倒负数。

  都怪以前自己太武断,不但得罪了萝萝还得罪了她爹。

  现在真是一个头两个大,既要讨好金萝萝,还要讨好她爹爹。

第3卷 第590章:故意刁难

  现在真是一个头两个大,既要讨好金萝萝,还要讨好她爹爹。

  偏偏两个都是分外记恨的人,这可怎么办?

  金滚滚瞪大眼,很是惶恐:“这怎么行,我哪敢失礼,万一你趁机说我不敬,说我是商贾之人不懂礼数,那可糟糕,以前你就指责我和我家萝萝粗俗不堪,配不起你,我这回可不能丢了我们商贾人家的面子。”

  萧澈万分尴尬。

  他哪里听不出金滚滚表面惶恐。

  实际上是在翻旧账,讽刺他以前过分的所作所为。

  萧澈放下高傲的自尊,低声下气作揖:“以前小婿有眼无珠,言语间冒犯了岳父大人,我在这里诚心向你道歉。”

  金滚滚这回还不趾高气扬,故意不买账。

  “哪里哪里,你没有冒犯我,我就是那样的人,你说得很对。要一个王爷向我道歉,这不折煞了我。还有,你别岳父大人的乱叫,谁是你岳父,我哪里配做你岳父大人。我可是粗俗不堪的商贾呢,高攀不起啊。”

  萧澈哪里被人家这样挤兑过。

  平时被人恭谨对待惯,连父皇也不会这样故意对他指桑骂槐。

  萧澈觉得金滚滚太难缠,简直是得寸进尺。

  自己都那么低声下气,他还在那边拿乔,换了别个,自己必定给点颜色他瞧瞧。

  为了金萝萝,他忍了。

  “金老爷,过去小婿做过的错事,小婿已经悔悟了,以后必定尽力弥补过错。”

  金滚滚哼了声:“除了提亲那天,今天我还是第二次看到你,估计下次见到你要等到萝萝成亲那天,我是不指望你弥补什么。”

  从第一次见面就极尽羞辱自己和萝萝。

  摆着王爷的架子高高在上,以为赐婚是施恩给他们。

  呸,谁稀罕这样不把人当人的女婿,对岳父也没有半分尊重。

  萧澈继续忍耐,恭谨道:“小婿以后会用行动证明我所说的一切,改变岳父大人的看法。”

第3卷 第591章:为她改变

  萧澈继续忍耐,恭谨道:“小婿以后会用行动证明我所说的一切,改变岳父大人的看法。”

  “行了行了,我老爹就是在故意为难你。不过你若真要改过,咱们也不会阻止你,不过如果你为了讨好我所以委屈自己去做不愿意的事,我看也没有什么必要。咱们普通人家,要的是真情实意,不是那些弄虚作假的东西。你根本从心里还是瞧不起我老爹,你就是装得对他再尊重也没有意思。”

  金萝萝对他不满指点。

  “你若要改,首先就该改变你那眼睛长在头顶的态度,别自以为高人一等,把所有人都不放眼里。”

  萧澈被她堵得无法说话。

  “我、会、改。”萧澈咬牙切齿,“为了你,我都改了那些坏毛病还不行吗?”

  金萝萝和金滚滚都是一愣。

  没想到把扫把星挤兑到这种地步。

  他没有像往常那样气得爆炸,反而一直忍耐着,现在还说出要改掉老毛病这种妥协的话。

  实在是太不像他以往傲慢自以为是的性格。

  金萝萝抓抓头:“坏毛病本来就该改掉,你不是为我改,你该为你自己改,别把责任强加在我身边,万一你改不掉,把责任推到我身上,怪我不给你机会,那我就倒霉了。”

  萧澈沮丧极了,金萝萝总是那么急于和他撇清关系。

  更多小说靓靓网WWW.LLW2.COM最新章节

  即使自己说要为她改变。

  她的反应也是敷衍。

  她对自己的不信任情绪太根深蒂固,自己得慢慢用行动去感化她。

  赢得她的真心。

  萧澈离开后,金萝萝单独和金滚滚在一起聊天。

  “萝萝,那个萧澈这次见面感觉改变了不少。”

  金滚滚想起刚才萧澈的态度,感觉很不可思议。

  金萝萝打了个呵欠。

  “嗯,他还算有救,没有坏到透,现在醒悟了到自己身上诸多缺点,也是好事啊,你女儿感化人的本事厉害吧,又一个迷途恶狼被我指回正道上了。”

第3卷 第592章:不能改变什么

  “嗯,他还算有救,没有坏到透,现在醒悟了到自己身上诸多缺点,也是好事啊,你女儿感化人的本事厉害吧,又一个迷途恶狼被我指回正道上了。”

  金滚滚道:“刚才我故意挤兑他,还以为他王爷脾气又要上来了,没想到他居然学会忍耐脾气,还放下尊严向我低声下气解释,倒也难得。”

  金萝萝眯眼斜睨着他,恶狠狠。

  更多小说靓靓网WWW.LLW2.COM最新章节

  “老爹,你不是要叛变了吧?他一两句话就让你倒戈了,你太不坚定立场了。”

  金滚滚赏她爆栗子。

  “我怎可能对女儿叛变,爹爹好伤心呢,何况爹爹记恨得很!你呢,他为你做如此大的改变,女儿你就没点感觉?”

  “感觉嘛……”

  金萝萝想了想。

  “还是有的,确实有些感动,毕竟这样一个男人甘愿为我改变,谁都不可能无动于衷。不过感动归感动,这改变不了什么,即使他从来都不是以前对我的恶劣态度,我也未必会喜欢他,他根本就不合我胃口。现在即使他改变,我也不会喜欢他,就这样。”

  金滚滚瞪大眼:“女儿,这种说法有够残酷,多伤人,人家改变就是想讨好你,俘获你的芳心,结果你从一开始就判了人家死刑,你果然是冷静得可怕。”

  金萝萝耸耸肩:“嘻嘻,老爹果酱了!所以我才对他不冷不热,即使他让我感动,我也不想表现出来感动,免得让他以为有希望,最终还是失望。我也算对得起他了,不玩弄他的感情。”

  金滚滚知道女儿一向有主见。

  既然她能认清楚自己的心,不左右摇摆就好了。

  金滚滚又可怜起萧澈。

  “现在我觉得他真可怜,一开始讨厌你,一直讨厌你不就好了,偏偏要爱上你这个小恶魔,有够他受的,也算自作孽不可活。”

  金萝萝雄赳赳总结:“嗯,得罪我金萝萝的都没有好下场。”

  ……………………………………

第3卷 第593章:姑奶奶很可怕

  金萝萝雄赳赳总结:“嗯,得罪我金萝萝的都没有好下场。”

  ………………………………………………………………………………………

  “萝萝,有关刺杀你的人,已经有点眉目。”

  萧洛和金萝萝商讨起暗杀的事。

  金萝萝惊奇:“难道那个太师儿子真是凶手,我倒是想不到他有那个胆子,更没想到他那么蠢!”

  “你也认为他不可能吧,我这两天调查了他那日的行踪和供词,确确实实没有说谎,结合他那天完全一头雾水的表现,如果说他是凶手,只能说他演技登峰造极。不过以我的眼光看来,他还没有那种水平。”

  萧洛淡定评点着太师儿子不可能是凶手的理由。

  “就他那草包,他还想在你面前演戏,那是自寻死路,谁能瞒过你这个腹黑鬼。这么说来真不是他了,我也觉得他太窝囊,被我那样抽了一顿,早就把我当恶鬼避而远之,哪里还敢找上门报仇。”

  萧洛好笑:“你对我真有信心。”

  金萝萝奸笑:“没办法,谁叫你那么黑心黑肺,我早就看透你了,你就是个腹黑又狡猾的家伙。”

  “我今天把他叫了过来,该认真盘查下,找出最终的线索。”

  萧洛命人把太师儿子叫上来。

  那太师儿子一上来立即扑倒在地上,向萧洛请安。

  转眼一见金萝萝,立即活像见鬼似的表情,害怕得不得了,猛磕头。

  “金姑奶奶,这事真不是我干的,我哪里还敢得罪你,上次的罪够我记住教训一辈子,我就是惹马蜂窝也不敢惹你,你一定要相信我。”

  太师儿子想起那辣椒水就一阵后怕,简直是酷刑中的极品。

  现在什么山珍海味,他都吃不下了,一吃东西就想起销魂辣椒水。

  现在他终于知道什么是蛇蝎美人,对金萝萝怕死了。

  “真窝囊,不过我也相信你不是那么有胆子的人,暂且相信你一次。以后给我有多远闪多远,给姑奶奶逮到一次,你就死定了。”

第3卷 第594章:果然和那女人有关

  “真窝囊,不过我也相信你不是那么有胆子的人,暂且相信你一次。以后给我有多远闪多远,给姑奶奶逮到一次,你就死定了。”

  “谢姑奶奶,我一定有多远滚多远。”

  萧洛好笑,没想到萝萝这么凶悍。

  这个太师儿子平日天天作恶,偏偏碰到萝萝这厉害的丫头。

  把他治到贴贴服服,连个屁也不敢放。

  “虽然我们相信你不是凶手,但很显然凶手利用你和萝萝的矛盾,故意暗杀萝萝,栽赃在你身上。”

  萧洛沉吟片刻,突然问:“你被萝萝折磨的事,谁知情?”

  太师儿子立即讪讪道:“那么丢脸的事,我也没好意思到处张扬,连太师府也不敢回,在别院里修养了好些日子。这事我连父亲也不敢说,只有母亲和妹妹知道,每天给我来送饭。可她们不会出卖我呀。”

  萧洛意味深长道:“她们自然不会出卖你,但是有心之人就拿这来作案。你妹妹平日有什么亲近、能说得心事的朋友?”

  “这、其实我也不太清楚!”太师儿子闪烁其词。

  金萝萝眯眼,阴森森说:“你最好清楚,这是关乎姑奶奶的性命危险,你若不清楚,姑奶奶会有办法让你清楚哦!”

  太师儿子一听,吓个半死。

  “姑奶奶饶命,我清楚了,虽然平时来我家有几个小姐,张尚书的小姐、御史中丞的三女儿,呵呵,不过最漂亮还是算丞相小姐,真是高贵迷人,她和我妹妹最投契。”

  太师儿子色迷迷提起杨若瑶。

  萧洛金萝萝互看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一点。

  果然和那女人有关。

  “杨若瑶漂亮,姑奶奶漂亮吗?”

  “当然漂亮!”

  太师儿子心想,是够漂亮的。

  比杨小姐还漂亮十倍,就是太凶悍了,比河东狮还河东狮。

  谁娶了谁倒霉。

  “姑奶奶恶毒吗?”

  “呃,这个比较难回答……”太师儿子才没有那个胆说她。

第3卷 第595章:要离开了

  “呃,这个比较难回答……”太师儿子才没有那个胆说她。

  “告诉你,女人不能看外表,外表越漂亮的女人,心思越狡猾。姑奶奶是顶级狡猾的女人,那杨若瑶就是一级狡猾。所以你被那个女人设计了,还夸她漂亮!”

  太师儿子只想说,你好有自知之明。

  萧洛又道:“光凭这点也难证明是她,再查一查她什么时候上过太师府,既然弓箭是你们府上院护持有的,她必定问他们取过,或是想办法取走。你们府上分配箭都是有数量的,把每个护卫的箭用去的来龙去脉都仔细查清楚,必定能找出那支遗失的箭是谁,怎么遗失的。”

  太师儿子愤慨:“谢谢王爷明鉴,我回去就算掘地三尺都会找出证据来,没想到丞相小姐居然是这样心肠歹毒的人。”

  过了几天,查出遗失的箭是一个守佛堂的院护。

  他天天站岗,累了就在花园里的石台上睡着了。

  那天杨若瑶也确实曾经来过一趟尚书府,甚至去过佛堂。

  可是那天到过佛堂的人很多,也没法一口咬定是她偷走的。

  金萝萝只能暗恨。

  这个杨若瑶真是太狡猾了,做得滴水不漏,现在即使知道是她干的,也没有证据证明。

  只能想办法从其它方面入手。

  ………………………………………………………………………………

  金萝萝的伤势修养了几天,好了不少,已经能下床走动。

  萧澈再也忍耐不住,坚持要她回家。

  金萝萝死赖着,拗不过他,只好答应明天一早让金滚滚派人来接回去。

  “我明天就要走了,瘸子你都没有点表示吗?”

  两人在凉亭里欣赏月色。

  今夜月光溶溶,清风吹拂湖面,九月桂花香彻台阶。

  动静间,充满写意,令人倍感留恋。

  “那就留下吧!”

  萧洛目光灼灼望着她,心潮起伏,他比她更舍不了。

第3卷 第596章:孤独仍无法习惯

破鹨徽笮确缪辍?br /><br />    ……<br /><br />    读好书,敬请关注3q中文网(http://book.3qzw.com)</p></div>
<div class="info_shuoming">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http://book.llw2.com/configs/article/ad2.js"></script>
</div>
<div id="footlink"><a href="1087009.html">上一页</a><a href="index.html">返回目录</a><a href="1087011.html">下一页</a></div><br />
<div align="center">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http://book.llw2.com/configs/article/ad3.js"></script>
</div>
<div class="tishi">温馨提示:按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按方向键上下(↑ ↓)可上下滚动, 按键盘回车键:返回<strong>昏君</strong>目录</div>

<div class="tuiguang">
<input id='curl1' name='curl1' type='button' value='没看完?设置本页为首页下次继续看' onclick="javascript:SetHome(this,document.URL);">    <input id='curl2' name='curl2' type='button' value='复制小说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 onclick="javascript:CopyToClipBoard('昏君','http://book.llw2.com/info/13340.htm');">
</div>


<div class="shoucang"><a href="/modules/article/addbookcase.php?bid=13340&cid=1087010" target="_blank">将本章加入书签</a><a href="/modules/article/addbookcase.php?bid=13340" target="_blank">将本书加入书架</a><a href="/modules/article/bookcase.php" target="_blank">我的书架</a><a href="#top_link">返回顶部</a>
</div>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http://book.llw2.com/configs/article/ad5.js"></script>
</div>
<div class="foot_info">
重要声明:小说“<a href="/info/1334

第3卷 第597章:活春宫

  “嗯,对,现代文明的产物,也是战争必备工具,很厉害的东西,比你们那些暗器厉害一百倍,射程远,命中率高,谁中了在这地方基本没救了,唉,我有一把枪,立即连皇帝老头都不放眼里。”

  一枪在手,天下任我行,皇帝老头都得闪一边去。

  多拉风的人生,她若穿过来时顺便带上把枪该多好,自己就是女霸王了。

  “小洛洛,你怎么了,你脸色真难看,不舒服吗?”

  “嗯,头有点痛。”

  “吹风了吧,咱们还是回到室内坐吧!”

  两人顺着小路,穿过花园,月光很亮,他们也没打灯笼。

  花间树影婆娑,不少有虫鸣,蟋蟀跳动。

  “恩啊唔……”女人柔媚呻吟从花间传来。

  声音细细,却是勾人心魄,在迷幻的月色下,格外令人心旌荡漾。

  “呼呼……”

  不时夹杂着的是男人压抑不住的喘息。

  悉悉索索是动作激烈造成的衣服摩擦声。

  居然有下人敢在这花园里野合,好大胆。

  不过这花园确实比较偏僻,而且现在夜深人静,估计也没什么人会到这里。

  没想到居然被他们撞上了。

  好像是那个方向呢,金萝萝挺好奇的,一蹦,溜到两排树丛中,从空隙间看过去。

  哇哇哇……

  真激烈的现场版春宫。

  只见草丛里,一双交叠的人影,衣衫全褪去。

  女人玲珑有致的身体,莹润雪白,微微颤栗着。

  修长滑腻的双手勾着身上男人的颈脖,随着他激烈的动作起伏,呻吟着。

  那男人紧贴着女人绵软的身体,肌肉随着动作纠结在一起。

  正当金萝萝瞪大眼,试图看清楚活春宫时。

  一只修长的手蒙上了她的眼睛。

  她条件发射要大叫,却被萧洛捂住了嘴巴。

  “你这是干什么?”贴着她耳边的声音有点咬牙切齿。

  萧洛飞快把她拖离现场,转到另一个院子中才放开她。

第3卷 第598章:我也很好奇

  “你这是干什么?”贴着她耳边的声音有点咬牙切齿。

  萧洛飞快把她拖离现场,转到另一个院子中才放开她。

  “小洛洛,你家的下人真够开放,居然在那种地方办事,够有情趣的。”

  金萝萝一点也不为刚才的事羞涩,反而很八卦兮兮和萧洛讨论起来。

  “萝萝,如果我刚才不拉你走,你会继续在那里看下去吗?”

  萧洛真不知该说她什么好。

  她也太大胆了,人家在做那种事,她居然看得兴致勃勃,眼睛瞪得老大,唯恐错过什么好戏似的。

  她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看什么?

  “嗯,小洛洛,你没看见,那男女的身材都不错,看得出挺年轻。若是人家真心相爱,你也别惩罚他们了。”

  “你过来。”萧洛不置可否。

  “干吗?”

  “你头上粘了根草。”

  “哪里哪里?”

  金萝萝刚蹭过去,立即被萧洛稳稳抓住。

  “你骗我,死瘸子。”

  挣扎,无果,瞪他,被他反瞪回来。

  萧洛勾住她的腰,把她搂入怀中,轻轻摩挲着她的手指。

  “刚才的事你很好奇吗?”萧洛贴着她的耳际,吐露着暧昧的男性气息

  金萝萝耳根一热,又想想现代的女子,谁没有看过,就觉得理直气壮了。

  “一点点吧,谁看见都好奇啦,电视里的和现场版的就是不同,很猛哦……”

  萧洛用嘴唇堵住她的嘴巴,把她按入自己怀抱中紧紧贴着。

  两人的心跳呼吸都撞合在一起。

  金萝萝心一颤,微微推开他,嗔怒:“你干什么呢,敢占我便宜。”

  他按住她的脑袋后枕,眷恋吻着她的额头,刚才那旖旎的一幕又浮现在他眼前。

  冲击着他紧绷的神经。

  此刻月色下,她美丽如同午夜里的海妖,妖魅娇俏,一举一动间尽是妩媚。

  身体里弥漫的热潮越来越高温,冲刷着每一寸肌肤。

  心底里那丝对她身体的渴望,如同春天的萌芽,破土而出。

  一瞬间长成参天大树。

  他低哑声贴紧她:“我也很好奇,我们来体验一下吧。”

  ……………………………………

第3卷 第599章:他要和自己体验?

xD祕?,\\儵b=祃琶f%j慗I樌B怐~滉嶖騠秝澎<5!?砌歓変}ⅱ e0⊕蒙O'?O6潅怭!,4
锬5>蜘蚲?F磨Y腯諔正b涇f絚 ?6+驵,\c?q壮浆哷Tka?3!?%i嬴z?砤?i懰渲?&r8薃L羛鯔?36儆ZBTD隊 +Q欿m???駴?捗瑧僋憦誃缣+!~+b悊?釆$沱酇转救'?友j?閁?殩m,臎緀獶7?裦楈aj3?[?窤⒈T?k?仑1??苩4璯Ry屿犃Xk巌*Ng鋑22迲?貧c _?Ep坾a绩娻駰梽RxC倉j/粑?都樕[
簮"??炓U繱皸兰蓃?萯鼒M?唎唅熛舫褦糴Gr聴會礜( 玡^Qh碫?础?韀c(闳w矑嚨冨#1賊 =塓愻w?觓l?洭rl?HM`槫`懦)L?檪泳-R㈤兒B?疆1Bq蘴恉畮?+ガQ?殱???UXXz鎈R睮2U???栐I晉壉瑻鍺y汵揕??鋕?妀╳嗘1?Z?薵!e3?PI?⺄懦X< 璡h敩TQ瑡)?鋁傄? 2巂囌U(Bu硄
'e97?F&亽伜寓Zv蘰洔TkLV规|?圕枓W,賶勼,z幵.禺?? b+I@A喺=?)m7CVe鮉.?珢?芔'た挺頥R绋臹~e:W嵐堎T薼[#粹?铄寯
G??+L?e月r箈僎=?N??瀍#唴R3C衲A壊>翅8?蕣?^cZ鐌嶴軁B??墬?棸sp斸X>殰T橧 寶9?N瑺?s啋岄雥擡J(亏狇⒛*P酘:瘪%iCcYN?!芇(s?n判l
駆籽?僥伶4探+fi|焯简?NP?剦?aPL認W牿_詓1蒆瑤袯=>M垥?y*,oa4t]罫G鰇地謧k嶾蘾,荡? 櫛 i邸b9F<?尉???蔞i/僾v荰O\ 3v潢m爖7皯!雂"v?#? 沖H=.g喹?w渤簶珽琱?#?PG?ゥ╙淃R肜沧腘这鍲斑狘$剽衰y?跱觩fZ[?窷篭弓jn?\?泓怛?C+栛?{u賑獯?X[W谽?┣豋涠^%ヲY桂m$?b?鰹=銊%欟?V+Q罱?甊闕J .醈\i^洀觹P鑥T庈}魹?賦腍浇y砊譀U厕曓Vx票椼?驼.m灟澎寃=专+z卓D?oiz鬩徚~?|?燌?憻|?燍蛍?}镺燏辗睙}韔燐蓣?~駨燑?焴醑燒韜_麎????{k沩??傳猴蛳誨o鳥

第3卷 第600章:我只对你霸道

  而这种独特的一面只属于他,别的男人根本没有机会看到她如此妖娆。

  “我没有脸红,像我这样的男人婆早就明白色即是空,怎可能脸红,我早已经超脱鸟~~”

  金萝萝抵死不认。

  她脸上火辣辣,再粗线条都能感觉到热血全涌上头顶。

  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害羞成这样子,大感不知所措。

  还在这腹黑王面前,被他一句暧昧的暗示性话调侃得如此羞涩,好丢人。

  萧洛低低笑。

  性感魅人的声线缠绕着金萝萝的听觉。

  一声一声触动着她敏感的神经,令她心跳加速,几乎跳出胸膛外。

  “是吗?我的萝萝没有脸红,她只是害羞了,羞得脸蛋都可以煎蛋。我记得上次你中了春药,你很大胆又主动,这回怎么胆怯了?不像萝萝勇往直前的风格啊!”

  金萝萝恼羞成怒:“切,谁胆怯了,我才不会计较这些事。我只是不好对你下手,咱们太熟了,这事不太好拿熟人下手。”

  身为现代人,在一夜情泛滥的年代长大,早就被熏陶得麻木了。

  可惜她以前一心赚钱,从来没有过男朋友,否则现在就不会经验等于零蛋。

  被死瘸子几句话调侃成这样,太失败了。

  哼,不就是一夜情吗?

  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

  既然喜欢,就吃掉他吧!吃吃吃,把他拆皮剥骨全吃掉,吃净抹干。

  看到底谁占谁便宜了,那还真说不定呢!

  萧洛脸一下子黑了,懊恼咬住她嘴唇,惩罚她胡说八道。

  “不拿熟人下手,难道你还想拿生人下手,我不许,只准你拿我下手,别的男人谁都不行。”

  金萝萝唇上微微生痛,嘟哝:“你真霸道。”

  萧洛埋首在她的颈窝里吮吻,轻轻喘息,却霸道宣扬。

  “我只对你霸道,萝萝你是属于我的,不许你爱上别的男人,更不许你和他们做这种事,只有我可以成为你真正的男人。”

第3卷 第601章:我们去卧室

  “我只对你霸道,萝萝你是属于我的,不许你爱上别的男人,更不许你和他们做这种事,只有我可以成为你真正的男人。”

  金萝萝被他弄得颈窝好痒,酥酥麻麻的触感令心跳更狂野,指尖都颤栗了。

  虽然他的话很霸道,不许自己这个不许自己那个。

  可是她听了很快活,她喜欢他对自己这种野蛮的占有欲。

  因为爱情是不能分享的,她对他也是一样的独占欲,不允许他爱别人,不许他和别的女人做这些事。

  不过听到那句‘只有我可以成为你真正的男人’,她还是脸红了。

  今晚真的让他成为自己的男人吗?

  这会不会太快了,她还从来没想过这事,也没准备好。

  可是萧洛不给她犹豫的机会,直接一锤定音。

  “萝萝,我们去卧室。”

  于是金萝萝被赶鸭子上架,没有退路了。

  ……………………………………………………………………………………………………………………

  两人相对坐在床上。

  红纱帐,织锦被,鸳鸯枕。

  烛光朦朦,如一片无边的烟雾,为夜色镀上了无限旖旎的情调。

  萧洛的目光温度几乎可以燃烧起来,热切而深情。

  凝望着金萝萝越来越低的头,嘴边勾起若有若无的笑意。

  金萝萝咬住唇,心头小鹿乱撞,被他灼人的视线烫得无法和他平静对视。

  现在她才发觉,其实她金萝萝也不是万能的。

  嘴上说她是现代女性所以无所谓的。

  可事到临头,她居然想逃跑,太差劲了、简直有失她强悍大胆的美名。

  她一咬牙:“我帮你脱衣服。”

  说完主动去脱萧洛的外衣。

  这叫壮胆,只要脱了,一切事情就顺理成章了。

  先壮壮胆吧!

  咦,怎么脱?这男人的腰带忒复杂呢!

第3卷 第602章:肚子饿了

<!DOCTYPE html PUBLIC "-//W3C//DTD XHTML 1.0 Transitional//EN" "http://www.w3.org/TR/xhtml1/DTD/xhtml1-transitional.dtd">
<html xmlns="http://www.w3.org/1999/xhtml">
<head>
<title>夜帝的致命女人-正文 第一百零一章 出气筒(2)-其他小说-靓靓女生小说网</title>
<meta http-equiv="Content-Type" content="text/html; charset=gbk" />
<meta name="keywords" content="夜帝的致命女人,芳菲X,其他小说,靓靓女生小说网" />
<meta name="description" content="本页提供作者芳菲X的小说《夜帝的致命女人》正文 第一百零一章 出气筒(2)阅读页" />
<meta name="author" content="芳菲X" />
<meta name="copyright" content="靓靓网-夜帝的致命女人" />
<link rel="stylesheet" href="http://book.llw2.com/configs/article/page.css" type="text/css" media="all" />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http://book.llw2.com/configs/article/page.js"></script>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cript>
</head>
<body bgcolor="#E7F4FE">
<SCRIPT language=javascript>GetMode();</SCRIPT>
<div id="top_link"><a href="http://book.llw2.com/">靓靓小说</a> >

第3卷 第603章:来一把活春宫(1)

e.GetNovelInfo 对比小类开始
2010-12-09 10:00:10 Page.Match Rule.NovelIntro
2010-12-09 10:00:10 Page.Match Rule.NovelDegree
2010-12-09 10:00:10 Page.Match Rule.NovelCover
2010-12-09 10:00:10 Page.Match Rule.NovelKeyword
2010-12-09 10:00:10 Page.GetNovelInfo Rule.Cover
2010-12-09 10:00:10 CollectAuto.Collect 获得小说信息
2010-12-09 10:00:10 Page.GetNovelInfo
2010-12-09 10:00:10 Page.GetNovelInfo Rule.NovelErr
2010-12-09 10:00:10 Page.GetNovelInfo Rule.Name
2010-12-09 10:00:10 Page.Match Rule.NovelName
2010-12-09 10:00:10 Page.Match Rule.NovelAuthor
2010-12-09 10:00:10 Page.Match Rule.LagerSort
2010-12-09 10:00:10 Page.GetNovelInfo 对比大类开始
2010-12-09 10:00:10 Page.Match Rule.SmallSort
2010-12-09 10:00:10 Page.GetNovelInfo 对比小类开始
2010-12-09 10:00:10 Page.Match Rule.NovelIntro
2010-12-09 10:00:10 Page.Match Rule.NovelDegree
2010-12-09 10:00:10 Page.Match Rule.NovelCover
2010-12-09 10:00:10 Page.Match Rule.NovelKeyword
2010-12-09 10:00:10 Page.GetNovelInfo Rule.Cover
2010-12-09 10:00:10 Page.Match Rule.NovelInfo_GetNovelPubKey
2010-12-09 10:00:10 CollectAuto.Collect 过滤小说
2010-12-09 10:00:10 CollectAuto.Collect 获得小说的章节目录
2010-12-09 10:00:10 Page.GetChapterList
2010-12-09 10:00:10 Page.GetChapterList http://www.ttshu8.com/Html/Book/10/10238/Index.html
2010-12-09 10:00:10 Page.Match Rule.NovelInfo_GetNovelPubKey
2010-12-09 10:00:10 CollectAuto.Collect 过滤小说
2010-12-09 10:00:10 CollectAuto.Collect 获得小?

第3卷 第604章:来一把活春宫(2)

  灵巧的舌头游鱼般在她嘴中滑动。

  金萝萝觉得他火热的吻缠绵到极点,每一分气息都融入自己口中,交融出美妙的味道。

  她晕乎乎陶醉在他亲吻中。

  慢慢,紧绷的身体酥软下来,浑身无力,她颤悠悠伸出手臂,勾住他的脖子,怕堕入无边的黑洞。

  身上的肌肤敏感泛起燥热。

  好像被火灼过,需要他清凉的手把热气抚平、消减。

  “萝萝。”

  萧洛性感热切的嗓音低低回旋在她耳边。

  撩动得她心弦一阵颤动。

  “嗯?”她无意思发出一声疑问。

  “我爱你。”

  萧洛发自内心说出一直以来想说很久的话。

  一股烫热的暖流撞击着金萝萝柔软的心,她有泪意在眼眶里转动。

  好甜蜜好浪漫的感觉。

  原来只需要三个简单的字。

  这一刻,她紧张彷徨全都消失了,随之而来是全心全意的信赖。

  “萧洛,我也爱你。”

  她主动献上自己的吻,羞涩回应着他的嘴唇。

  萧洛眼中大亮,浸着点点喜悦的星芒。

  二十几年来飘忽不定的心。

  这一刻终于从不羁的风中落下来,停靠在她这个港湾,眷恋着她。

  “萝萝,成为我的女人吧,我会永远爱你,把你宠入心中,保护你直到我们都离开这个世界。”

  金萝萝亮晶晶的眼眸柔情万种凝望他,略带羞涩回应。

  “嗯,我也会永远爱你,追随你到生命尽头。萧洛,我愿意成为你的女人。”

  我愿意成为你的女人!这句话比任何挑逗、春药还要勾魂。

  更多小说靓靓网WWW.LLW2.COM最新章节

  萧洛再也不犹豫。

  深深吻住她,手掌从她起伏的胸口滑到腰间,轻巧一扯,腰带松开,罗裙散落。

  金萝萝意乱情迷间,自己身上的衣裙已经被剥掉了。

  露出盈白如玉的肌肤,在空气中微颤。

  十月的深秋,天气已经转凉。

  可是脱掉衣裳,身体反而更热了.

第3卷 第605章:来一把活春宫(3)

  可是脱掉衣裳,身体反而更热了。

  那种从身体深处升腾的热浪蔓延至四肢百骸,令她焦躁不安。

  急切想要得到慰抚,被他触摸,与他肌肤相亲。

  “小洛洛,你也要脱衣服。”

  金萝萝想着自己不能吃亏,自己脱光了他还是完好无缺。

  她也要看他,她已经肖想他很久了。

  不知这家伙身材好不好,有机会让他当个半裸模特,一定稳赚不赔。

  “好,你帮我。”

  萧洛动情吻了下她的手,拉着她的手缓缓解开自己的腰带。

  然后把她的纤纤素手放在自己胸膛上。

  金萝萝心如擂鼓,不过事到如今,自己要采取主动,把他吃掉,免得他太得意,老是逗弄自己。

  现在女性就该主动。

  豁出去了……

  金萝萝扯开他的衣袍,露出肌理结实富有光泽的男性胸膛。

  忍不住摸一摸,手下的萧洛瞬时身体绷紧,眸中颜色浓郁如夜,脸上表情很享受。

  嗷嗷嗷,小洛洛的皮肤触感真好,结实柔韧,很有力量感。

  更多小说靓靓网WWW.LLW2.COM最新章节

  身材好得令人喷血啊……

  还有他俊美的脸春色无边,眼眸迷幻得像无边的漩涡,勾魂摄魄得很。

  于是金萝萝决心推倒他,反攻。

  啪萧洛很享受被她推倒在床,金萝萝勇猛地压上他,像个色狼调戏女人般,手在他身上到处乱摸。

  柔软滑腻的小手在他身上游动,虽然毫无章法,却是最让他动情的挑逗。

  所到之处皆燃起情欲的炽热火焰。

  把萧洛的意志都焚烧殆尽了,只想狠狠把她压在身下,立即吞掉。

  萧洛嘴边溢出一丝沙哑的呻吟,反手抓住金萝萝摸得不亦乐乎的手,恼她浅尝辄止,不让自己得到满足。

  “萝萝坏丫头,等你来主动,我都要憋坏了,这事还得让我来掌控,乖……我来教你。”

  “不要,人家要吃掉你。”

  金萝萝很有成就感。

第3卷 第606章:来一把活春宫

  “不要,人家要吃掉你。”

  金萝萝很有成就感。

  把他撩得欲火难忍很好玩,这回他正经不了啦。

  萧洛才不管她抗议,翻身把她压在下面。

  这丫头就是故意折磨他的意志,她可知道男人都很难压抑住欲望,特别他面前还躺着赤裸裸的她,一颦一笑都在挑战着他的神经。

  更多小说靓靓网WWW.LLW2.COM最新章节

  “坏丫头,我要好好惩罚你。”

  萧洛轻哼,手指探到她背后,解开肚兜结子,一扯开,她美丽的躯体全部展现在自己眼前。

  他的手指顺着她诱人的雪白曲线一路而下。

  温柔抚摸着丰腴散发馨香的双峰,很美,他的唇情不自禁吻住那一片雪白玉峰,一直到尖顶。

  金萝萝身体一颤,忍不住娇吟下,觉得很羞人,立即伸手捂住嘴巴。

  “萝萝,别压抑,让我好好爱你。”

  他含笑拉开她的手,听着她的声音,他会更动情。

  他希望不只自己能快乐,她也能从中得到水乳茭融的幸福感。

  他双手滑到她纤美的背脊,享受着她滑腻水润的肌肤。

  赤裸的身体紧紧贴合着她软绵绵的躯体,嘴唇埋首在她颈窝,原本温柔浅浅的吻变成激烈火热的深吻,暴风骤雨般烙印在她全身的肌肤上。

  她温顺在他身下攀附着他,双手紧紧抱着他,无助承受着他饥渴的嘴唇。

  让他在自己身上种一下名为欲望的种子,在他充满魔力的双唇双手挑逗下,渐渐生根发芽。

  “啊……”

  在他进入她的身体那一瞬间,开出一朵绚丽的烟花。

  身体里的空虚和渴望被填满。

  她觉得自己身体发生了奇异的变化,就像得到露水滋润的蓓蕾慢慢在夜色中绽放。

  妩媚妖娆盛开在他身下。

第3卷 第607章:会不会怀孕了!

  她觉得自己身体发生了奇异的变化,就像得到露水滋润的蓓蕾慢慢在夜色中绽放。

  妩媚妖娆盛开在他身下。

  ………………………………………………………………………………

  琉璃灯散发着柔和的明光。

  卧室内浮动着旖旎的香气,一点点渗入骨髓。

  销魂蚀骨的激情过后。

  金萝萝假装睡过去。

  因为她终于知道萧洛的体力有多好,再也不敢乱挑逗他。

  要不然最后倒霉的是她自己,全身都好酸软,像散架的木偶人似的。

  她悄悄睁开眼,偷眼看看旁边闭眼熟睡的萧洛。

  想起刚才他对自己所做的一切,不禁羞红了脸,但心里还是无比甜蜜腻人。

  初夜这种事也没有想象中难受。

  两人情投意合,无论接吻、拥抱还是水乳茭融,都是顺理成章的。

  即使开始时痛过,后面汹涌而来的幸福和快乐,足以弥补幸福开启瞬间的痛。

  这才是真正的痛并幸福着。

  是的,和他肌肤相亲是种幸福,以后也要一直这样幸福下去。

  不过……

  会不会怀孕了!

  她摸了摸肚子,想起刚才他在这里播种过。

  难说会不会中奖,如果这时候有了孩子,还是挺麻烦的事。

  更多小说靓靓网WWW.LLW2.COM最新章节

  退婚没解决,如果她挺着肚子张扬,让萧澈戴了顶大绿帽,估计皇帝首先把她砍了。

  得数一数才行。

  金萝萝于是掰起十个手指,计算月经的安全期。

  好像是安全期内呢,嘻嘻,真好运。

  “萝萝,你在数什么?”

  耳边贴着萧洛初醒时慵懒邪魅的声音。

  金萝萝立即侧头看过去,他还闭着眼睛,为什么就知道自己醒了。

  自己还特意无声无息,居然还是吵醒了他。

  金萝萝眨眨眼,赶快把手缩回被窝中放好。

  脸蛋腾起股热气,想想这不就是他干的好事,便嗔怒别了他一眼。

第3卷 第608章:将来一定会有的

  脸蛋腾起股热气,想想这会不是他干的好事,便嗔怒别了他一眼。

  “我在计算我会不会怀孕,都是因为你这个坏家伙。”

  萧洛霎声睁开眼,双眸绽放出炫目的光彩。

  拥着她雪白圆润的肩膀手指收紧,凤眸紧紧盯住她,里面满身温柔和喜悦的色彩。

  他把她勾入怀中紧密搂在胸膛上。

  把下巴靠在她柔软的头发上,轻轻摩挲。

  “萝萝,你有了我的小宝宝吗?”

  萧洛的话中带着无限的期待。

  更加用力抱紧她,想象着她现在肚子里面已经怀上他的孩子。

  心中便涌起阵阵激动的潮水。

  有家人的感觉真好,他不止有了萝萝,以后还会有宝宝,空荡荡的王府会变成一个实在的家。

  他从此不会再孤单单一个人。

  她和孩子会成为他的生命,他会用尽心血去呵护她们。

  “应该还没有,我现在是安全期,不容易怀孕。”

  金萝萝见他那么欢喜,眼睛都闪闪发亮。

  知道他心中极度渴望有小宝宝,原来他那么喜欢小孩子。

  她突然觉得若真是怀孕了。

  也是件不错的事。

  见萧洛露出失望,她又补充说:“不过将来一定会有的。”

  更多小说靓靓网WWW.LLW2.COM最新章节

  萧洛抓住她的手,含情脉脉吻了下。

  “萝萝,现在还是不要怀孕好,我怕给你带来危险,我不能让你为了我受到一丝伤害。”

  萧洛冷静下来后,也明白现在不是适合怀孕的时机。

  他们还要面对的问题太多。

  有了孩子,对萝萝来说就是多了一份危险。

  他宁愿不要孩子,也不能让皇兄有借口伤害到萝萝。

  金萝萝好生感动,握着他的手放在脸颊边磨蹭。

  “切……也不是想有就有的,好吧,我们暂时先不要孩子,等到我们保证孩子安全,再给你生一个。”

  萧洛轻轻摇晃她,满足地畅想起来未来合家融融的幸福场景。

第3卷 第609章:大尾巴狼

蝖(磻D4浏崢0OF鼕#醋-膯2?缧?'栃k籞矿<駾_@难磍敍j蠻c支暌筷翠>?嶪?黎q@?蒊T帕噀#?#x敃?^?獣?2眏喣?=u?IeM??C*俤y剨? ?虅乣H 3揫U瓈o?p 郸摠餭f|I#i挘ピ=aJ+O?涏矕Eq?<??'慠褕7R?A?N慾鐓QSd*櫐菴17?:糒Y擱R!R1.轰榡8窷V!驂?f髄摏爯%R??玬╔#盔蛢h22Z鍎鰓?%G-奩?鹲碙笶#r%??&佁圥c簅Km蔮z?Pi鈘H?謏EB翴(歄鈿贮rc?┧ld?e ?Uf奬Qq覼&曂FFj敤+ 翭*翑?缆B 虀諹?3δ,DL矡I:逅B赍?-?佐紒鬹3擽d 僔??盅昞聄~%殭尐rwB @C?fW?)#?R?5ガ-媧4?~艍┈?Tn'捄靁a潦gi3F,z??X%驘蜇謾xy?R0?W?砼鰯糦鶸{h]W赭┄枂#S?x`視7齍0m裫妉%笕JU梞Z{<翽覞??螒VH湫G`念坙?a?;:?"痜H?a LF耍性k,伤k敢虠<d$鑜(g c贠-Μ?n尠士9u暼嬕?怄F?廽?R?G[&eZ糃]??佨 螟逶*s嵂賈C#嚻?J褈2?涇梱7姟疃攁?/?]蠈莉&憴;b譚晻硙R嘫噱Q?Y膾炾ZY?G7e?璎?w2萉??刢U?夕 詅?杬p投$R.镺旆?.vy藣媯t蹻_誚/沟p23>O,^?蘏0銺?椐V_e陸嵸oB晆餵L?祮埨螖?$L篨?F麄:?蕈?璮?#?+7>G?㈡儊o3%L姜蓺的隌魂 斗Av塀?剖諨W<?巁x-Q偍訤郡拊?剕榡s閿\NUX*赣家 ?椖鋡L4.?嫝淠綥wn尰
舖痩i燻&$5yr?釄S①墿取喒蘗wQ赯$+瓍h傱隯N;#q柕-,F詺ML颸?繡7藈遳Vk?墼岔[k焚8庘鍧~;R1橭RJ!酯g塾咚滥?豁贷J%淛?呏!)M朝皱覄抚* -渝弄?蟗&箳2??'墒豫仍锔u?嫩鉀葙嗎幝UPd絏+[/3窀T>]S 椚魴~牑# ゥ/閨叄睴誮?nj厔)槢A@2!m?f缤T>4Q逋 網es龈aJD巧哏<E媄膯*^聙鶧澞u\?RIq鑆w??j 澒 f?孧槯)?艔]\?iA怗=桐 L閐?撚皮Q媶餓㤘?XS?d` ?E=U項b莮?そ? ?徘鋳Q烖悞A殢8Gw?fz?+1薺懹霴 m寑嚶P怕丗蝡D嶑[>?烉裺P爩  9穚 ?針D? _lH?

第3卷 第610章:离开

Z碆鮌蓞M8脀~瑚x碊S"鬵憈N?M?刞uP?C.x9G?e梟t&cjCK詓毋kkO剑HTz眜QF塆o 腵瘧{?j?豘n礎Ao刱?d?咗ZL磈ue|僮郍^灒ix褄楄C|H哷?Vfe聟e卵9?O墹u膜??テ@帞kg>焊嫾貗绝嬂泶8屇X屍x屓槍矢屘貙呜屳?箻N鴮jS峯羱Rd?芇?佖=縒`I?謝6??T;嫙??O鎴巁竘d?報銱貓:/??檸巵>c?坝??夈梑翩q罠U2菼+禿SQ慘鋷P刬:0噣?]惙?窅驿勭%戵3&y鑨趆歞U磽eE鈪!?C龈哠膿-B椄[x僁厖迢88銃aiv??旂?7蒘5撈%}▍83賓H[5崜儽?钑遚嶢眊芛7豵怯f?Q#??擜?,Q>?F⿺mXQO敠s?訴嬘U8CCRU?A嚖祄鴊W '枮#_nI激q?A#?僞4XUo?扷▄)l氫??葾?D??Q?f8f謤Y=鍣錪こ帎&?椼訷xT媗v^?;椆<V匰∩M鴙s*?啣>)qzGT喸棁棐潡殜1暃?櫆(?;i{?啌QQG@ey滆??哤葲V鍇
凬?l桪?gG??8<"Ve臩Z秶S鱹aH奤乀賋擋`鵺\?仠?_O腒?h=A_駱E墿栥諶T憱隊Yb溣X*鶰?_苰鞽轷湈鑕[VGQYM3?聅]*鴶缜F蹓啫_fUX?@?uZ瀎厦朷涶髙徣忂銱睺?`?Q?u橎O覦l@纽?<嗽DpxD?Fg唟:燫$楏 灒▆ 芇FiszE9戎S???LepK旵 諵?ZL\X窧鋫荌m嘓磡虺愻儤(?в?擝j5g毲T?勁N疯?X榋禸I'Seヲ裐rY?G耤?棦旃E?`&?磠<?赇I羟?D?~丹@'P?d陜?DㄢI爏鷻~鏑t╗uCi麯P笫拁菦B蒠駒q!K,?㈡FP瓒怌ギ`(f肁泎5J憰9B梣竒鴬鳖U[(瘢a?嚄m魨B檞礛輭R?J備斵I?9I鵬tk殼8逵D%?j喆Z?玴JZJTB酋巐攏鶘??铉SC鹊?u??G蒰G7誴蜿崉
垽Y膂V$玦/妦妞眴驲9鏫湑?礫蛦ω鱬q?呬図槃y花o垙&盕梀砈zY"q櫍壮?;驟廇fБ 彂簁Jo?\橳L?IJ??~ら\f 塣鷺Y?%ag;厵P1?C鄱諈xo諧9?9稌?啍Y5"付2;h仰?岢g懓鉎D?t?慇鰞?[e餂箽沓?訸腸g}+烿?1?`羣篎??桾癇礕篿穻茊?H*腣]e剟毽概v}檣<?w

第3卷 第611章:婚事定好了

  “呵呵,没有啦,今天早上吃了点辣椒,辣到差点眼泪都冒了。”

  萧澈一脸不赞同:“你受伤了,就不该吃那些辛辣的东西,伤口会很难愈合。”

  金萝萝见他真心关怀自己,也不好反驳他。

  “我就是有点口馋嘛!就吃了一点点,别担心。”

  萧澈沉吟一阵,突然牢牢凝视着她,嘴巴露出笑容:“萝萝,你要好好养好身子,我已经禀明母后,咱们的婚事定在使节团离开之后。过一段时间,礼部会准备下聘的仪式。”

  虾米?

  金萝萝不敢置信瞪大眼。

  不是吧,这简直是晴天大霹雳,把她劈得晕乎乎。

  “你说咱们要成亲了???”

  “对。”

  金萝萝怒:“你以前不是老拖着的吗?现在干嘛那么积极,那岂不是只剩下两个月,你到底有没有经过我同意啊。你以为你跟个猪成亲,也不和我说一声就和皇后说,你气死我了,你这个混蛋。”

  萧澈见反应那么大,明显是不愿意。

  心中不高兴,却努力忍耐着情绪,不和她一般见识。

  “因为我想早点娶你,反正迟早都会成亲,免得夜长梦多,也免得你到处出墙,哼,嫁了给我,我就可以名正言顺拥有你,谁也别想染指你。”

  说到后面萧澈分外咬牙。

  没错,金萝萝一天不是他王妃,尽管有婚约在身,他仍觉得变数太多,让他整天提心吊胆。

  只有尽早把她娶进门,让她挂上了三王妃的头衔。

  那就没有人敢觊觎她,也省得她老不当自己一回事,到处招蜂引蝶。

  更多小说靓靓网WWW.LLW2.COM最新章节

  “你太过分了,想不娶就无限期延迟婚事,现在想娶了就自作主张。我不要嫁人,我还没想嫁人,你不能这样野蛮无耻。你不是王爷吗,好歹也该让我心甘情愿嫁给你。”

  金萝萝恨得咬牙。

  她还没准备好退婚的事,现在就要筹备婚事了,那她的计划也必须提前。

  ……………………………………

第3卷 第612章:令人抓狂

  金萝萝恨得咬牙。

  她还没准备好退婚的事,现在就要筹备婚事了,那她的计划也必须提前。

  而现在她根本还没有把握一定能让皇帝老头答应这件事。

  萧澈认真而坚定对她说:“以前我确实对你不好,因为不喜欢你所以拖延婚事。可是萝萝,我现在已经爱上你,或许你不在意我的心意,但是既然我明白非你不可,我就不会让你离开我。即使你现在不喜欢我,我也要娶你,我们以后可以慢慢培养感情,我一定会让你会爱上我的。”

  金萝萝直翻白眼,简直拿他没办法。

  这扫把星以前对自己那么坏,现在幡然醒悟了,开始意识到自己的缺点。

  但是自恋的老毛病一成不变,非得自信满满以为自身改变就可以令她爱上他。

  拜托了,如果个个好男人爱上她,她岂不是要爱上这个又爱上那个。

  难道谁对她好,她就要爱谁。

  这到底是什么思维方式,真令人抓狂。

  “你哪来的自信我会爱上你,我告诉你我以前不喜欢你以后也不会喜欢你,你就别浪费时间。”

  萧澈眼眸一黯,却坚持道:“我们婚后可以培养感情,你只是对我的想法太根深蒂固,所以一点机会都不给我。以后你会慢慢发现我为了你改变的一切。”

  金萝萝萎靡了,世界上怎么有这样固执的人。

  根本不理会别人的意见,她真想敲开他脑袋,看看他是不是逗秀了。

  更多小说靓靓网WWW.LLW2.COM最新章节

  自己都把态度表得那么明白,他还能自我安慰,找出一堆借口。

  她真想大声尖叫:I服了you~~~~

  “培养感情又不是培养蘑菇,不是用心浇灌下肥料就会成功的。说白了,咱们根本不来电,就是对不上眼的意思,这么折腾也是白折腾。”

  “我不怕折腾,我只相信努力,既然有滴水穿石,你也会有被我感动的一天。”

  金萝萝无力耸耸肩,握着双手做拜佛状。

第3卷 第613章:要不你也爱上别人

ZYO髲q翏?銑0鴈测<JbP\錑鱕庂S\F 菴D 樸?[鎂尓"4qWb?^)c+榤v?涅?3朘Wへ脭=?帏?i柼ゥy抹dHX煷#S9檯oリ<?攓??偦褢獃EF荅Q啘?1&鯢8櫫J脢К?A鉅俅.??:?-範AXc??瘳瑐蟞XDHL5?*HQ屹v(芉J鷺?n开^蒳Py?I?iSTbF?Yr%斟枽\營0
侼L?猒晆簔h锏c璔⿴???鮸J3縮捴6?簩%魼a魜?_?B矰} 矼?媄Y.暉C諤??%dS?kc惼03?騇X?X蟹vMe??盰v?師蓡K乣羠hH@?n鍟<锁??鞀?鑞垱笂桓屰笌?箳;箶[箹{箻浌毣箿酃灈l願@?氦[?立F#$ c含酆嫸砲藂?劷q锭+滅eS殛杭媍??獫_鏕鲓?P讧灧a.B摷M?WG[??扣粷kuqaG?糥业-%A腭K7諆Bw駘Q7埅噗瓲4槂葎秼綔化Mea$1鸻敺!.|W焃 ?Ld藉?+xO?⑨禙?褖?r$f謡5?? #?1x,?卛皫染?t?F !?\凪,⿳?P<6;,'?飿K驛?!T蓜篖xX釵沔?丣_V竪?餵o苢?Q嵌.c鶉-歨w5??舂Sr-鵩^訯o茹x鰔昌!])祦瑫*諵 sqr組葫?闊灔y姒??彦幕馫#?趹廡眔%p鳺4QZKs?刅?8普敹??A束Ce?4塤?^酔釜蹭様y罅?鵘嚡f約??吽l鶾5Sr莇w?瞾櫞?4?櫮X鵬圗藣+鴅A秚?\|6崡b滩JIku#贅cL鸖?鰣o妨鬞K粊a@粣歓?艽妡??黾↓菧Q琰端枷7r繤驈{x?瓌巪:f?s?d杳绫罆揚$穏Mxb∣=qa?N矍a, 喢+蘎U|础@*蔛?虔S|Eg确_7勅奶?cC郎t沉纡xou@e敕( ??侷=卤柼螝绬zwM??]贉f槍\觅譅E涖?|i寏櫖x墥?*<墒稥躀忶hE嫂嘾逊 ?墱?暔F!艪.Rh貋?ャlc0?5槍挓C?\{?痆劖觝孕*?+m9眯┸嚱SL會B)米?糞?埁mT奄cT?}蕽??霼鳉旱$?胭鞑蒑&bmX?=CaN?塓?摃[?E忶eZ?薹]瞲???跻烳Zb骥SG?+絚%埴zvDn玶?惭匰Mmg @W俧H,#?v齵)?)\麺重ru夷??$鮴Dp以e砏???d&柂(誁忑Fid蠮?R洎 ?s$慘滄裵獄;汴?糜耲?压*?$捩?C?稖075+骈?5?鎙W魔生碙鯃?

第3卷 第614章:你怎么处理她们

??3睷=h5K?d籭佛蓨緀8咂?+Fd:S???檲VZ馞瞓`?蝗錘"螗帹t?N4揤鎖,詜縐q??-&?!匱R儏Ey&U漈綯鉈萊K珓9瑷C玢zU釄峿/D]楗p7誘4&nmr鱨3N⑶鋗v脼?>#D*貛IM偵H勌,p兟st裇屽|?Pd?d5oVnW{磖狞"^Fi梽2e?巆}p妕迕兠(m誰l崅JFX鋙?H喭tE哜闕"貤j圡>虄Z嚥rs?臆鈋E鑳?裫&?噛P鴤S,X恕?C秮癎c0VT;鯳e洊忸聖.ukS%?`挞K?/┿-路s?y飱[{I巛x詄?(曳34%冿芕6︰>Fq?E单p鏑o 娛LBd暢儛恚堛耫1n鸼阄'9)?o3檊闙A┱E苅~S蘆+J(.M! ?4岶:匯[侶蘬C眹hyc梚褱?澯Y澴櫇圪澾y酲U2訕1f84錖醳R!?R?J?錀韞?m@艄a珳-N溡兵B]畼+qH7ryUseMt'':骉牚?c淨榫擸?歽蝏@sエ?i覒以鈡C??v輭奃Q?@$~>蒪?荓C泫剪4熞L抰k?俺N 觛兮L齓矹諚e?猤4蔤PWf?莆4I?穯坨s7?#R亁?w嶹DD╀R鄅?I-L嬌*?艭.逶?篲?津{菵捤zH宐YL朥^犃漠9J$徥1@l&?檞j菆B?哅@銓l狈L?珨r繷BR{鄪W坮U?
OD眱痶葰?2z嶻玆h虷孼U睥[橇d赸75O梣?岆寯珠U繱?7?
墷檊~%籖鹵誌虉x1▄bH┞矫Q^R耺C掴v鏺R*2Q爺-V叅?7?v?b^馐o虝⑥笛JS?,圣??g/?棝Бv鲯X籜4n??拥-阹饗5
2盆瞝?滍?鑱?兹[(?'?碕i訑/铚y)伴S騀)??枠H寛<Y孰篪rf擿b閽?DZ\詎z蒱阖?鋄2驳芚误???臗??g崊嚳?謌B絺g6WL蔊RV謕蕭?闅羏^F狵敽弖Z諓??=崞靐c+墙埠 嬐S?^ '7Xg堚y蚊?蜸U峐覷j \E§<渜U+鋻&厇]?y呻Y鰀#彉]剥砱<WM荳.G??K+~[6暕?@zG玹镩xm,?>?/[H?櫐d钁Wt満!骑缹腮?賎PT(?﹏潯齰S#?鎸k?夵悍鄛蒹?曱橶3Y C繤? 泏噁霄M x\jty曄2Oo剛I沝i谨昪?麜艙覄/劫閼栫BU46跥Ty/┉@=MX镹逸EyRmui暬)刋嵟kt;灦 葡贞浵8=彁咎{(攱pYX?骶鐌+蜆4瀪Yψ紻?钠?J2霻uH3I?脪Y㏕鹶V獉揋瀆礈?鰥?%_娝>菗

第3卷 第615章:你一定得做恶人

  “若瑶她是丞相小姐,身份尊贵,我会让母后替她选一门好夫婿。至于府上那些姬妾,我回来后就遣散了。”

  金萝萝讽刺:“哦,我记得你是为杨若瑶遣散的,现在却连杨若瑶都不要了,真是够讽刺,我那时还以为你爱她多深,为她做到这种地步。男人的感情真不靠谱,才不过一个月时间就情变了。”

  更多小说靓靓网WWW.LLW2.COM最新章节

  萧澈古怪瞅着她。

  “我不是为她遣散。”

  金萝萝愕然:“啊?那你为谁遣散,难道还有别的狐狸精?”

  丫的也太不专情了。

  枉费她以为他在花心,好歹也对杨若瑶有点良心。

  萧澈越发觉得自己可怜,嘲弄道:“我为你遣散的,不过你大概不相信吧!”

  “……”金萝萝沉默了。

  现在真是大麻烦了。

  扫把星居然是真的爱惨了她,甚至丫连最喜欢的夜夜春宵都抛弃了。

  开始为自己守身从良。

  真作孽啊,她可从来没要求他干这么多事,现在把大帽子扣到她头上。

  以后自己抛弃了他,她岂不是成了人人喊打的对象。

  扫把星倒是摇身一变,成了惨遭抛弃的痴情种。

  怎能自己反而被唾弃。

  绝对不行。

  “不行,你这样做,太不负责任了。”金萝萝反对。

  萧澈纳闷:“难道你要我把若瑶也娶进门,把那些侍妾也找回来吗?”

  她不是说不能容忍任何女人吗?

  自己也是想满足她,所以顶着舆论的压力这样做。

  现在她又反对了,简直让他摸不着头脑。

  金萝萝眯眼警告他:“对,你一定要把她们找回来,然后到杨家下聘把狐狸精纳为小妾。”

  只有这样,自己才能摆脱罪名。

  否则他变成了痴情种,自己还找什么理由悔婚,皇帝不会帮自己,舆论也不会站在自己这边。

  所以萧澈一定得做恶人。

  让她找到借口退婚。

  “金萝萝,你是不是傻了,既然我已经遣散了她们就不会再找回来,既然我已经不爱若瑶,我也不能再耽误她终生。”

第3卷 第616章:坚贞不屈的扫把星

  “金萝萝,你是不是傻了,既然我已经遣散了她们就不会再找回来,既然我已经不爱若瑶,我也不能再耽误她终生。”

  萧澈搞不懂她抽什么风,一口气憋在胸口,气怔了。

  真没见过这样奇怪的女人。

  强逼自己夫君纳妾养一群女人风流,简直疯了。

  “我管你,你不干我死也不嫁给你,我不要嫁给这样负心的男人。你给我记住了,快去把她们找回来。否则我让你好看。”

  金萝萝狠声威胁。

  萧澈气得脸黑如炭:“你又想干什么?”

  金萝萝看到马车已经到了金府。

  麻利跳下马,向他做了个鬼脸。

  “哼,你不干,我就到处宣扬你不举,所以才突然遣散侍妾,你不想你隐疾公诸于众,就把她们找回来。”

  萧澈脸更黑,抓狂道:“金萝萝,你找死,我说过我没有不举。”

  “那不重要,重要的是大家会相信,因为一个风流种突然不风流了,肯定因为他的命根子风流不起来。你遣散姬妾不正好应了你不举的传闻,所以不想丢脸就乖乖听我话。”

  “哼,你爱怎么说就怎么说,我绝对不会找她们回来,你死心吧!”

  萧澈放下车帘,让马夫驱车离开。

  他气得爆炸,没见过这样不识好歹的女人。

  不领情就算了,还要用这种手段威逼自己。

  作孽啊,自己怎么就爱上这么奇怪的女人,活受罪。

  更多小说靓靓网WWW.LLW2.COM最新章节

  “扫把星抽什么风,不至于爱我爱到这程度吧!”

  金萝萝看着萧澈离开,分外沮丧。

  扫把星什么时候变得这样坚贞不屈,简直太神奇了。

  宁愿名声受损,也不愿把侍妾找回来。

  丫的,服了他。

  ……………………………………………………………………………………………………………

  金萝萝身体一好,就消停不了,令绣坊裁剪好衣服后,就开始训练模特儿。

第3卷 第617章:狗腿子

  金萝萝身体一好,就消停不了,令绣坊裁剪好衣服后,就开始训练模特儿。

  女模特们都很顺利,所以她万分放心。

  可这男模特嘛——

  身份一个比一个尊贵,脾气一个比一个牛叉。

  总之都不是轻易听她摆布的货色,而且他们日理万机,想找他们得预约。

  不过再牛叉,他们现在也是她的模特,必须为她这个雇主服务。

  这样不听话,不配合排练,将来上场岂不是砸了她金字招牌。

  所以金萝萝死乞白赖,终于把他们集中在一起排练。

  “哎呀,三位王爷大驾光临,原来阴暗的室内比你们浑身的贵气光芒一照,立即蓬荜生辉啊~~快快请坐!!!”

  金萝萝心情很好,态度很谄媚。

  亲自拿鸡毛掸子拂一拂没有尘埃的凳子,扶着他们坐下。

  又奉上好茶点心,简直像侍候总统般,把萧洛三个侍候得舒舒服服。

  萧澈首先毛骨悚然,盯着金萝萝老实不客气:“金萝萝,真少见你对我们这么好,不过这么反常非奸即盗,你又有什么目的了。”

  金萝萝眯眼笑:“看你把我说得不干好事似的。”

  “萝萝,你有什么直说好了,能帮你的,我一定会帮,只求你别算计我们。”萧羽也怕了她反常的表情。

  一般情况下,能让金萝萝变得如此温顺,必定内中有鬼。

  还没清楚她目的前,一切得小心谨慎为重。

  “萧羽,我就知道你是好人。”

  金萝萝立即狗腿替他倒杯茶。

  萧洛基本上知道肯定没好事,不过对象是她,再难的事也得帮。

  “萝萝,该不会又是一些令我们目瞪口呆,难以接受的事吧,真是个坏丫头。不过无论如何,我都会帮你。”

  “小洛洛,你最好了。”金萝萝拉着他的袖子,奖了块点心给他。

  萧洛意味深长凝视着她,话语中满是深意:“呵呵,只一块点心不够哦,我想要你……更多的奖励,因为我肚子饿了。”

第3卷 第618章:公然调情

  萧洛意味深长凝视着她,话语中满是深意:“呵呵,只一块点心不够哦,我想要你……更多的奖励,因为我肚子饿了。”

  金萝萝脸情不自禁红了下。

  他居然在大家面前说饿了,让她想起那天晚上他饿了把她吃掉的事。

  死瘸子,太涩情鸟~~

  在大家面前说这种事,幸好他们全部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我管你,饿了就吃点心,小心撑死你。”

  金萝萝把一大盘点心丢在他面前,咬牙切齿。

  萧洛挑眉笑,扫了眼点心,慢悠悠道:

  “这些点心不够那天晚上你给我的那么好吃,我只喜欢吃那种‘点心’,现在什么点心都不入我法眼了。”

  死瘸子不挑逗她会死吗?

  金萝萝囧囧有神,脸红之。

  萧羽来兴趣了。

  “萝萝,什么点心那么好吃,令十七叔吃了念念不忘,我也想试试。”

  金萝萝嗔怒剜了萧洛一眼。

  都是这家伙,害得她这么尴尬。

  萧洛别有意味瞟她,笑眯眯道:“这可不行,萝萝说只给我一个人吃,别人可不能吃,萝萝,你说是不是。”

  “是是是,小心噎死你。”金萝萝实在拿他没办法。

  只能仰天长叹。

  这是头极品色狼,没有最色只有更色。

  萧澈见金萝萝和萧洛谈话间大有暧昧,眼眸暗了暗。

  说话间蓝苍玄、东方泓同志也粉墨登场了。

  萧洛他们都是一怔。

  打量着他们,脸上有着探究的神色。

  却始终不动声色。

  蓝苍玄和东方泓见到三位王爷,也是各自心中震惊。

  更多小说靓靓网WWW.LLW2.COM最新章节

  暗叹金萝萝手段厉害。

  不止把他们骗来,还让出云国的三位王爷乖乖为她服务。

  “嗯,人齐了。东方帅哥,谢谢你来了,像你这么帅,就该当模特,不当太浪费了一张美颜。”金萝萝激动哦。

  东方泓怎么看怎么帅,从每个角度看都是一件艺术品,完美无瑕。

第3卷 第619章:宝气的女人

《星语韩国》


请假



今天似乎又是不能更新了。



今日更新延迟



抱歉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