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下载全本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 手机客户端

书包网 -> 悬疑 -> 耶稣裹尸布之谜_分节阅读_1

耶稣裹尸布之谜_分节阅读_1

作者:朱莉娅·纳瓦罗   上传:买买提2   下载:耶稣裹尸布之谜Txt下载   更新时间:2009/5/16 16:58:16   文章状态:连载中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耶稣裹尸布之谜》第一章
  “阿布伽罗,艾德沙的国王,向耶稣,这个在耶路撒冷出现的救世主,致敬。
  我听说过很多关于你治病救人的传言。人们说,你能让瞎子复明,让瘸子走路,你能治愈麻风病人,驱除灵魂的污秽和邪恶,消除让人倍受折磨的病痛,而且还能让死人复活。
  听了你的这些故事,我想只有两个可能:要么你就是来人间造福众生的上帝,要么你就是创造一切奇迹的上帝之子。
  这就是我给你写信的原因,希望你能抽出宝贵的时间到这里来为我看病,让我脱离那折磨人的病痛。
  但我听说那些犹太人都在私下议论你,似乎想做些对你不利的事情。
  我要你知道,我的城市虽然面积不大,但是它有着贵族血统,这就足够了。”
  国王停住手中的笔,死死盯住那个年轻人。
  “赫萨尔,你肯定么?”
  “相信我,陛下……”
  “我相信你,赫萨尔;你是我最忠实的朋友,你从没让我失望过。但是也许是你太想帮我治病,才会相信关于这个犹太人的奇闻轶事……”
  “陛下,我亲眼见到耶稣用手在瞎子的眼睛上擦了一下,瞎子就重见光明了。我还看见一个瘫痪的人碰了碰耶稣的长衫,竟然站了起来,可以双腿灵活地走路了。我还看到一个麻风病人躲在街角,耶稣走到她身边,对她说:你已经痊愈了。的确,她的脸色变得红润,一直藏着不敢见人的双手看起来也变得健康如初了……我跟随着耶稣和他的信徒们,亲眼目睹了他传奇中的大部分故事。我们遇到了一个家庭正在办丧礼,他们因为一个亲戚的去世而悲恸万分。耶稣走进他们家,命令那个死去的人站起来。当时那个已经死了的人真的睁开了眼睛,坐了起来,连自己都惊讶万分,不敢相信自己还活着……”
  “赫萨尔,你说的有道理,为了治病,我也要相信这一切。如果他能让死人复活,我愿意相信这个耶稣真是上帝之子。但是,他会医治我这个被贪欲俘虏的国王吗?”
  “阿布伽罗,耶稣不仅仅医治肉体,他也医治灵魂;他确信,一个人有所悔悟,向往体面生活,不再犯罪,就足以使得他得到上帝的宽恕。”
  “但愿如此……但我却不能宽恕自己因为放纵了对阿尼娅的淫欲,而让我的身体和灵魂都受到了巨大的伤害的罪过……”
  “当初你怎么会知道她有病呢?你怎么会知道她身患重病而且会传染你呢?”
  “但是,赫萨尔,我是国王啊。现在她也因为自己的美丽而受到惩罚,疾病吞噬着她白净的面容。”
  一阵轻微的脚步声后,一个女人面带微笑走了进来。
  阿布伽罗不许任何人碰他,他怕把疾病又传给身边的其他人。但他没办法抗拒王后坚决的意志,她坚持由自己来照顾他;不仅如此,她鼓励他,让他相信赫萨尔所说的纳赛内罗人会创造那些奇迹。
  国王悲伤地看着她。
  “是你啊……我让赫萨尔给耶稣带去了一封信,请他过来,我愿意和他分享我的王国。信马上就写好了,赫萨尔……”
  “天一亮我就出发,我的国王……”
《耶稣裹尸布之谜》第二章
  火苗吞噬着信徒们的长凳,教堂的大厅已经笼罩在烟雾之中。四个黑衣人急匆匆地向旁边的一个祈祷室靠近。神坛旁边的一扇门中一双男人的手依稀可见。消防车刺耳的鸣笛声越来越近。也就几秒钟的工夫,消防员就进入教堂内了。这意味着这次行动又失败了。
  是的,他们几个人都在这里了。那个人急忙朝几个黑衣人跑过去,示意他们到他那里。其中一个黑衣人继续向前跑,而其他人却都害怕了,在大火面前踯躅不前。火势蔓延得比他们预料的要快得多。那个坚持跑到祈祷室的人看来已经被火焰团团围住了。大火就要将他吞噬了。其他几个人试图靠近,但是都无能为力。大火控制了整个教堂,教堂的大门就要被消防员推开了。剩下的几个黑衣人跑到侧门那儿,那个男人正在门边瑟瑟发抖地等着他们呢。就在消防龙头的水冲入教堂的那一刻,他们逃了出去。那个被大火吞噬的黑衣人没来得及发出任何声响就一命呜呼了。
  这几个逃亡者都没有注意到,他们的一举一动都被那个隐藏在讲道台的阴影处的人尽收眼底。他手持一把带消音器的手枪,没有任何行动。
  当那几个黑衣人消失在侧门之后,他从讲道台上走下来,在消防队员赶到之前,偷偷沿着墙根溜走了。
  马尔科·巴罗尼猛吸了口烟,香烟和火灾的烟雾一起在喉咙里缠绕着。消防队员把神坛右边角落的浓烟扑灭时,他已经跑出去透气了。
  整个广场被胶带封锁起来了,缉私警拦住了那些好奇的闲人们,他们拼命想知道教堂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下午的这个时候,都灵像一锅沸粥,人们急切地想知道耶稣的裹尸布是不是受到了什么损坏。马尔科要那些记者过来报道事情经过,好让人们能平静下来,告诉他们裹尸布没有遭受任何损坏。
  他惟一没有告诉记者们的是:有人在火灾里丧命,但是至今不知道这个人的身份。
  又是一次火灾。火灾不断地骚扰着可怜的教堂。但是巴罗尼不相信这又是一次偶发事故,都灵教堂发生了太多的偶发事件:抢劫和偷盗,还有三次火灾了。其中的一次发生在二战之后,那次火灾后发现了两具被火烧焦的尸体。尸检判断这两具尸体都是大概二十五岁左右的人,还判断出死因除火灾外,还曾被手枪射杀。最后还发现了一个非常关键的信息:尸体都没有舌头。他们都通过手术把舌头割掉了。但是,为什么呢?是谁开的枪呢?最终也没有弄清楚尸体的身份。
  1997年4月12日的火灾仍然叫人记忆犹新。那时,马尔科已50岁,并且刚刚做完一个复杂的心脏手术。鲍拉坚决要他退休。他已经做到艺术品部的最高位置,可以说他的事业已经可以画上一个完美的句号了,他应该享受一下生活了。但是他却不愿意这么做。他宁愿每天都去办公室。但是,他放弃了艺术品部部长的头衔。在那个清晨,不顾鲍拉的抗议,他坚持要和同事一起去吃晚饭,并且喝得烂醉。这些同事每天都跟他一起追踪那些搞艺术品走私的黑帮团伙,查找仿制品,并且保护珍贵的意大利文化遗产。
  他们是由警察——具体说应该是缉私警,与相当一批考古学家、历史学家、中世纪的艺术专家、现代艺术专家和神学艺术专家等人组成的。
  他和鲍拉是在罗马大学里认识的。她是学中世纪艺术的。他们是一见钟情,不久就结婚了。
  鲍拉在大学里教书,她从来也不抱怨他在家里待的时间太少。只有一次两个人闹得不愉快,产生了分歧。那是1997年春天,他从都灵回家,告诉鲍拉说他不想退休,要她别操心他的私人医生乔治觉得他简直疯了。让他改变主意的,是报纸上的一篇报道,报纸上说,那起教堂大火并不是他声明的那样仅仅是意外事件。
  那时,他正在调查都灵大教堂发生的另外一起火灾的案子。从他上次调查的盗窃案至今至少有两年多的时间了。那次是纯属碰巧抓到了小偷。
  但是事实上,这个小偷什么也没有偷到,时间太紧,他没来得及偷到任何东西。当时一个教士正好从教堂旁边经过,发现了这个小偷,他被救火警报声吓得仓皇而逃。小偷在前面跑,教士在后面追,还不停地大叫道:抓小偷啊!抓小偷!在两个不知名的年轻路人的帮助下,小偷被抓住了。但是小偷的舌头已经被人割掉了,而且连手指也没有了,指根处留下了烧焦的疤痕。总之,这是一个没有国籍、没有名字的男人。现在他被关在都灵的监狱里,可是从他那里什么线索也得不到。
  不,他根本不相信这一切是巧合,他绝不仅仅就是个去都灵教堂行窃的小偷,不仅仅是一个没有舌头、没有手指,只有烧焦疤痕的男人。
  自从1578年萨伯娅家族将圣布存放到都灵大教堂后,各种意外事件就接连发生。特别是最近这些年里,作案者似乎都有一个共同的特征,那就是他们都没有舌头。
  “需要把尸体挪到停尸间吗?”
  一个声音让他回到现实中来。
  “头,红衣主教来了。他想跟您谈谈,看来他对发生的事情感到非常震惊。”
  马尔科从一扇侧门走了进去,别人告诉他办公室就在那儿。一个年轻的教士,大概三十岁左右,朝他走过来。
  “我是伊维斯神父。”
  “我是马尔科·巴罗尼。”
  “嗯,我知道,跟我来吧。主教大人正等着您呢。”
  教士推开一扇沉重的门。红衣主教是个面容和善的人,此时却由于火灾一事看来有些情绪不佳。
  “您请坐,巴罗尼先生。”
  “谢谢,尊敬的主教大人。”
  “跟我讲讲到底是怎么回事,查出了死者身份了吗?”
  “我们还不是很确定,主教大人。到现在为止,所有证据都证明是由于建筑中的某个线路短路引起了这场大火。”
  “又是这样!”
  “嗯,主教大人,又是一次……我们想深入地调查一下,我希望能得到主教大人您的协助……”
  “我全力支持。这真是一场巨大的灾难,不仅死了一个人,而且还损坏了艺术珍品,火灾还差点殃及圣布。”
  “主教大人,裹尸布……”
  “巴罗尼,我知道你想说什么,C14的分析已经说明那不可能是裹着耶稣身体的布料,但是对于数以百万计的信徒来说,那块裹尸布就是不折不扣的圣布,并且教皇也承认了它的真实性……”
  “请原谅,主教大人,我绝对无意怀疑圣布的宗教价值。我只是想问您,在最近这几个月里,是不是发生过什么奇怪的事。”
  “这个应该没有。自从两年前的神坛盗窃案之后,我们这里一直都很平静。”
  “主教大人,您再好好想想。”
  “你到底想让我想出点什么来呢?我在罗马待了一段时间,听说发生火灾了才赶回来的。两周前,在教堂的改造工程开始之前,陆续有世界各地的朝圣者来朝拜圣布。其中有一个由各国科学家组成的小组,他们在进行新的实验……”
  “他们是些什么人?”
  “他们啊,一大群教授,都是天主教徒。他们认为不管调查和C14的分析结果如何,圣布就是真正的耶稣裹尸布。”
  “他们中难道就没有谁做了些什么,能引起您注意的吗?”
  “没有,肯定没有。这些教授们都很和善,只有那个博拉尔德医生,看起来有些守旧,不像其他同事们那么多嘴,而且我们在教堂里做弥撒的时候他会显得比较紧张一些。”
  “为什么呢?”
  “这是什么话啊,巴罗尼先生!博拉尔德教授可是位老科学家,他研究如何保存裹尸布已经有很多年了。难道你担心他会让他研究的这个圣物冒什么不必要的风险么?我认识他也有很多年了,他是个很严肃的人,一个严谨的科学家,一个很好的天主教徒。”
  “您还记得他在这里时的一些场景么?”
  “那可就多了,我跟你说了,他的工作就是同教会合作研究如何保存裹尸布。像这次一样,每次只要有科学家来研究裹尸布,我通常都会叫他过来,要他采取一些必要的措施,以防裹尸布受损。”
  “请您告诉我这位博拉尔德先生每次到访的日期,好吗?”
  他还决定向主教大人要一份名单,上面有最近几年所有研究裹尸布的科学家团体的名字和到访都灵的时间记录。
  “那您需要从什么时候起的记录呢?”主教大人问道。
  “如果可能的话,您给我最近二十年的吧。”
  “天哪,您能告诉我,您到底想找什么吗?”
  “我也不知道,主教大人,真的,我也不知道。”
  “那这样吧,我就跟我的助手,就是刚才陪着你的年轻教士交代一下,让他去找那些文件,并且尽快给你。这个伊维斯神父做事很有效率,从我的上任助手去世之后,他跟我一起工作已经有七个月了,我不得不承认他的出现让我轻松了许多。他很聪明,谨慎,虔诚而且会说很多种语言……”
  “他是法国人么?”
  “是的,法国人,但是事实上他的意大利语说得也非常棒。他还
本章结束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广告合作|会员注册|意见反馈|更新记录|
书包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书友评论、用户上传文字、图片等其他一切内容及书包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书包网无关
书包网所收录免费小说如有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在本站留言,书包网会在24小时之内删除您的作品。谢谢!
Copyright ©2009-2015 bookbao.com Beta All Rights Reserved. 蜀ICP备1400915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