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下载全本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 手机客户端

书包网 -> 穿越 -> 红颜劫番外_分节阅读_1

红颜劫番外_分节阅读_1

作者:半调子CJ   上传:乖乖小色   下载:红颜劫番外Txt下载   更新时间:2011/10/16 20:15:32   文章状态:连载中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红颜劫
  作者:半调子CJ

  蜜枣

  他叫做萧子夜,这个名字是他早逝的娘亲起的,父亲说,当初娘亲足足痛了三天三夜才在子夜时分诞下他,为了记住他出生的那一刻,娘亲当即便决定了他的名字。
  娘亲与天下第一庄主宅里的其他女子不同,既不是庄里长老管事的家属,也不是老庄主或庄主、庄主夫人在外招揽来的能人异士,她只是一个平实的小户人家的闺女。据说她和父亲的相遇相识颇有些故事,父亲出任务的时候出了岔子,被路过的娘亲救了下来,娘亲一翻照料下来,救了父亲的性命,也成就的他们俩的一段姻缘。
  娘亲的身子骨一向都不太好,诞下他以后更是大不如以前,家里总是堆积着很多的各种各样药材补品,据说很多都是庄主夫人送来的。庄主夫人他是见过的,细眉大眼,长得跟仙女一样漂亮。她和娘亲十分投缘,经常都会带着些大包小包的东西来看望娘亲,偶尔也会给他带来一些有趣的小玩意儿。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有时候她和娘亲话说着说着,便会背过娘亲,低头垂泪……
  父亲是庄里幕部的管事也是庄主的三师兄,在庄里的地位甚高。他每日都很忙,进进出出的,前些时候天天一身臭汗的回来,直到娘亲问起,他才笑着说是在教导一些孩子武艺。那时父亲初次为人师表,显得十分高兴,一整夜都滔滔不绝的给娘亲说着那些孩子的习武趣事。
  娘亲听得津津有味,时不时的还会笑着附和几声。
  而他,坐在娘亲怀里,越听嘴巴就鼓得越高,最后蹬一下跳了下来,气鼓鼓的跑了出去。他已经五岁了,隔壁家的王宁,三岁的时候就被父亲提到武馆习武,刘管事的孙女比他还小一岁,就已经能准确无误的耍出一套剑法。
  他不明白,为什么父亲总是高高兴兴的教其他的孩子,却从不肯教他。他更不明白,山庄里,其他孩子舞刀弄剑会得到父亲娘亲欣慰的夸奖,他拿起刀剑,得到的却是父亲的训斥和娘亲的泪水。
  他不记得后来,他们是怎么找到他的,他只记得那天以后,父亲再也没有提过习武的事情。
  娘亲的身子一日差过一日,终是没能熬过那天夏天,早早的便丢下他和父亲,一个人走了。
  那个时候,他坐在灵堂上,守在娘亲身侧,懵懵懂懂的望着来来往往的人,不懂得哭也不知道闹。直到娘亲出殡,他们要在他面前把娘亲抢走,他才疯了般的挡住灵柩,奋力的挥着拳头又打又闹的不让他们带走娘亲。
  父亲过来扯开他,他大哭着在他手臂里挣扎,跪在地上求父亲去救娘亲,求父亲不要让他们抢走娘亲……那天,他第一次晕厥在父亲的怀里。此后,他终于明白了为何父母不让他练武碰刀剑。他的身体根本就不适合作任何激烈的运动。
  天下第一庄不养无用之人,不能习武的人,本就先低人一等,若是在其他方面也无过人之处,那他便是山庄里的废人。他不想当废人,为了让自己有资格继续呆在这里,他比谁都更用心学文习字。
  母亲去世后,父亲便一直出任务,那半年呆在山庄的日子不足十日,而每次回来他都只是看他一眼,摸摸他的脑袋,放下一大堆补品药材就走。
  奶娘总抱着他哭,说他命苦。他却不这么想,这些年他常常去武馆偷看别人习武,他不能练,他便把那种招式通通都记下来,他知道父亲少回家是怕触景伤情,他不怨他。
  庄主夫人前些时候给他送来了一些丹药,说如果他能够坚持服用,身体定然会大好。庄主夫人是从来不骗人的,所以,他坚信着,自己总有一天,能够把笔记里的招式都学会。
  *******我是在期待评论的CJ分割线*****长评、中评、短评快出现吧!***撒花!******
  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是在他七岁那年。
  那天他上学回来,见草丛异动,他以为里面藏着蛇虫野兽,便捡起一块小石头,往摇动的草丛里丢去。结果“哎呀”一声,从草丛里闯出来的是一个细嫩白皙,长得十分漂亮的小女孩,她摸着头顶上的小巧包头,瘪着嘴巴有些气愤的指着他责问:“你做什么拿石子丢我。”
  “我不是故意的,我,我以为是草丛里有蛇!”知道自己闯祸了,他立即摇头的解释,匆忙的从书包里拿出一个小瓶子,举着说,“你那里伤着了?我有药,马上帮你擦擦!”
  “不要!我不要擦药,也不要吃药……” 他人还没走近,小女娃却已经对他避如蛇蝎,惊慌的后退了几步后,小小的身躯又往草丛里钻去。
  “诶……你别跑啊!”他见状撒脚就追了上去。
  很快他便在草丛堆里找到小女孩,她背靠着一块大石头,正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好半响才睁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望着站在一旁有些不知所措的男孩。
  “你,没事吧?”他怯怯的问。
  她摇摇头,小巧的眉头却慢慢的皱了起来。
  “你刚才在哭吗?”她问。
  “啊?”他一愣。
  “眼泪!”肉乎乎的小胖手有些笨拙的在怀里掏出一张小手帕递刚过来,“我不痛,你别哭!”
  他怔怔的接过,却没有用,只用自己的衣袖抹了一把脸,勉强笑了笑,一屁股坐了下来。
  裴晓蕾蹲在他跟前,小手支着小脑袋好奇的望着他,“大哥哥,你受伤了吗?”
  他摇摇头。
  “有人欺负你?”
  他继续摇头,可是不知怎么的,刚刚才止住的泪水却莫名的又夺眶而出。他父亲位高权重,学堂上没有人敢欺负他,只不过是大家都知道他不会武功,身体又差,才会对他避之若浼。学堂很大,除了夫子,却没有第二个人会主动的同他说话,家也很大,可是除了奶娘,他渐渐的再也感受不到其他的温暖。
  “不哭,不哭……痛痛飞走……”她小大人似的摸了摸他的低垂的脑袋,小声的哄着。
  也许是她的安慰起了作用,又也许是他的啜泣把委屈都宣泄了出来,不多时,他脸上再无泪水。他抬起头,对上小女娃担忧的双眸,脸色一红,觉得刚才自己那个样子实在是太丢脸了。
  “你是那家的孩子,为何我从未见过你!你是来上学的吗?”他挤出一丝笑容,带着几笃定的问。她看起来年纪还很小,但在天下第一庄,两三岁就被父母送入学堂的孩童,不在少数。
  她摇摇头,然后小脑袋一拉耸,绞着手指,瘪着嘴巴低头小声道:“我……是不能来上学的!”
  “为何?”他一听,立即跳了起来,“天下第一庄的孩子不管男女尊卑都能读书习字,这是老庄主定下的规矩,谁都不能改。谁敢不让你上学,你同我说,我找爹帮你理论去!”他气呼呼的说着,脸上已经是一副就要找人干架的模样。
  她被他这突如其来的反应吓了一跳,但看着他鼓起的两腮,涨红的脸,却又觉得这个大哥哥十分有趣,便忍不住“咯咯咯咯……”的笑了起来。
  不合时宜的清脆笑声把他唬的一愣一愣的,但当他看到她粉嫩的脸蛋上露出的两个浅浅的可爱极了的小酒窝时,就什么气都没有了。
  不一会儿,他也受到感染,跟着笑了起来。
  “大哥哥,我能读书习字的,只是身体不好,不能同你们一样去学堂。”半晌,她才说。
  他笑脸一凝,很快便已经意识到了什么,他话题一转,探问:“你很怕吃药?”
  “嗯!”她缩了缩身子,咧着嘴巴挤出一副苦哈哈的模样,“药黑黑苦苦的,难喝!”
  “是挺难喝的!”他点头赞同,靠在石头旁坐下,望着蔚蓝的天空一会儿后,忽地一个猛子起身,蹬跳了起来,然后从怀里掏了一包油纸,张开,把里面放着几颗蜜枣递到她面前,说:“这个很甜,你喝完药后,马上吃一颗,就不苦了!”
  她半信半疑的从中拿了一个,放入口中,不一会儿,她眼睛一眯,捧着小脸蛋,大叫:“好甜哦!”
  “是吧,是吧……”他这样一听,立即笑开了,继续献宝似的道,“这些都给你,我奶娘做的蜜枣可是天下第一的!”
  “天下第一的?”
  “嗯,天下第一的!”
  “嗯!这些天下第一的蜜枣,果然名不虚传!”她舔了舔手指,馋馋的望着他手中之物,又摆出小大人的模样,故作权威的评论道,然后在他的殷殷切切的鼓舞下又拿了一颗蜜枣放进口里。
  “好好吃!”她满口幸福的赞叹,不客气的把剩下的几颗也丢进了嘴巴里。
  他笑得更开了,胸口暖暖的,热热的,有什么东西在渐渐的融化。
  他弯下身子,直到可以与她平视时,才笑问,“你叫什么名字?多大了?”
  她比了比手指,高高的举起三只手指,然后含糊的回答道:“我叫晓蕾,今年两岁了!大哥哥你呢?”
  “我叫……”剩下的话他没说完,就被不远处一阵阵焦急的叫喊打断。
  “嘘……”小女孩把立即手指放在唇上,低下头鬼鬼祟祟小声的道,“大哥哥我要走了,嗯!你待会儿千万别告诉别人你见过我喔!”说着把一个鹅蛋大小,画着脸谱,不倒翁模样的小球放在他的手心,留下一句,“这是我谢礼,谢谢你的蜜枣!” 便提起裙角,泥鳅似的钻进草丛。
  “诶……等等……”她话说得太急,他还没来得及回答,她已经没了踪影。
  他怔怔的站在那里,望着手心上的左右摇晃着的脸谱小球,眼里的笑意更浓了。
  明天吧,明天让奶娘多准备一些蜜枣。
  *******我是CJ的情景分割线**********子夜同学是个可怜的小娃!*************
  此后,每次走过这片草丛的时候,他总是份外用心,心里总是满怀期待的等着与她再次相遇,然而,日过日,月过月,他拽在怀里的蜜枣一直没有送出去。
  他以为,他再也见不到她了。
  直到第二年中秋,他第一次被父亲带去主院,意外的在主桌上发现了她。
  她看起来高了一些,样子也更可爱了,她并没有看到他,只是乖巧的坐在庄主夫人身侧,偶尔也会对着身旁的大人甜甜的一笑。
  “晓蕾!”他惊喜的站起来,想去打招呼,手腕一痛,父亲已经皱着眉头把他重新按回座位上。
  “不好好的坐着,你要上哪去?”
  “我……!”他望着望主桌,欲言又止。
  “你认识小姐?”父亲的脸色沉了沉。
  “小姐?”他一愣,惊愕的望着父亲。
  “坐好,小姐的闺名不是你可以随便叫的!”
  …… ……
  那顿由庄内主管以及家属组成的团圆饭,摆了将近二十桌,热闹非凡。而他,吃得心不在焉,两只眼睛总是忍不住偷瞄向主桌。
  她吃的不多,小半碗米饭后,旁人再怎么劝都不肯再动筷子。
  席到中途,她就被一个大男孩抱着离开了。
  他眼巴巴的看着,借着父亲和同僚敬酒的当口,也跟着一溜烟的跑了出去。
  他在一个凉亭上找到了她,前进后退了数回,都敢真正的上前去同她招呼。不知道怎的,知道了她的身份后,一向胆大妄为的他,有些怯懦了,他本以为她是哪家仆役的女儿,本以为自己有天可以像故事书里的大侠那样,威风凛凛的把她从恶人手里救下来,却想不到她居然是天下第一庄的小姐,自己未来的主上。
  而且。
  一年了,她还记得自己吗?
  他摸摸衣袖,发现今天竟然没有把蜜枣带着身上。
  他抬头看了看天空,偏头一琢磨,立即撒脚往家里跑。
  奶娘的蜜枣,她一定会记得的。
  他跑得很快,捧着一大包蜜枣,一来一回,用了不到平日一半的时间。
  回到了凉亭,她已经不在了。
  空荡荡的凉亭里除了一张她坐过的软椅,什么都没有。
  他忘记了自己是怎么掉进水塘里的,也忘记了为什么醒来的时候怀里还拽住一包湿透了的蜜枣,他只记得,那次落水,把他原本就不好的身体,一只脚拖进了棺材。
  很多人在他床边来来往往,吵吵嚷嚷的,一时给他输内力,一时又给他灌各种味道
本章结束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广告合作|会员注册|意见反馈|更新记录|
书包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书友评论、用户上传文字、图片等其他一切内容及书包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书包网无关
书包网所收录免费小说如有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在本站留言,书包网会在24小时之内删除您的作品。谢谢!
Copyright ©2009-2015 bookbao.com Beta All Rights Reserved. 蜀ICP备1400915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