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下载全本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 手机客户端

书包网 -> 武侠 -> 一色朝熙_分节阅读_4

一色朝熙_分节阅读_4

作者:feith   上传:苗疆五毒教   下载:一色朝熙Txt下载   更新时间:2013/1/1 13:56:09   文章状态:连载中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柳朝熙见面了。为了找回思绪,她偷偷捏了下大腿后,从怀中抽出纸张。「小姐,我已将契约拟好,请妳过目。」
  柳朝熙接过后,徐徐缓缓地浏览了一遍。「女方底下一片空白,是何用意?」
  「要留给小姐填上自己的要求。」
  「若朝熙没有额外要求呢?」
  「那便写个“同男方”,然后在底下签名,将来若有问题,自然会由宗人府决断。」
  「“若遇惜情知心人,此缘自当换来世”…」柳朝熙低喃后,慨然轻笑。「将军不愧为豪迈武将,就连婚姻缘分,在必要时也能断个一乾二净。」
  卫一色觉得似乎该为此解释些什么,但柳朝熙已将总摆放在桌角、以供她兴起提诗作画的毛笔拿了起来,于纸张上毫不犹豫地留下自己的名字。她也听到最坏的结局是交给宗人府决断的话,而她并不退却,卫一色不免有些惊奇,原以为只是普通的大家闺秀,但柳朝熙的心思还真是令人摸不透。
  
  结成契约的当天晚上,卫一色坐在大厅内,一口一口地啃着厨房刚做好的肉包。她觉得回到关中当淮安王最好的一点就是这个了,皇上赐给王府的奴仆中,曾为御厨的人就有五名,瞧这肉包做得多么皮丰滑嫩、肉质鲜美啊!在关外军营里哪有这种空闲做些精致的食物,宰了羊只、烤个一下、用刀割肉便开始填饱肚子了。
  等哑莲和沈军师到来,她定要叫厨房做几十个肉包,这么好吃的东西,不能只有她一人独享。哑莲和沈君雁都瘦得跟从闹饥荒的地方逃出来一样,是该好好补补。
  说到瘦弱的人……。卫一色又咬了口肉包。
  柳朝熙也是一副没吃饱过的模样,该不会是这几年赈灾过头,把柳府的积蓄都花光了?
  卫一色喝了口茶,将最后一份肉包吞下肚,却不甚满意地皱起眉头。
  「王福,过来、过来。」
  「是,王爷有何吩咐?」
  「你叫厨子泡份…」她想了一下,才道:「泡份西湖龙井茶来。要用…嗯、要用虎走水哦!」
  「虎走?」王福小心翼翼地问:「王爷是说…虎跑水吗?」
  被纠正了,卫一色也不恼怒,理所当然地点头。「就是虎跑。」
  「小的明白,小的这就去吩咐。」
  柳朝熙今天特别为自己泡了西湖龙井。
  卫一色看着空空的盘子。
  那明天也特别带肉包给她吃好了。
  对于自己记得礼尚往来这点、卫一色相当自豪。
  
  柳谊今天的态度更奇怪了。连看也没看她一眼,就喝着茶、翻著书,随手指了外头了事,柳府的待客之道还真是每况愈下。卫一色倒也不想追究,趁着肉包还烫热,香喷喷的,便加快脚步往凉亭走去。
  柳朝熙正在画画。
  她似乎每天都找得到能让自己一心一意去做的事。
  卫一色望着她凝神专注的侧脸,就这样静静望着,静静地抱着一团包在纸内的肉包。
  小翠又发现她了,并且近乎好笑地转了下眼睛,凑在柳朝熙耳边说:“看来咱们色将军总算又找到一个来见小姐的借口了。”
  柳朝熙这次并未抬起头,也没红着脸,神态平常地轻声回:“妳再这么爱跟我贫嘴,明日便不让妳在这儿了。”
  “小姐认为色将军明日还会来吗?”
  柳朝熙终于还是晕红了脸,美目带着薄怒韵味,扫了小翠一眼。
  “小翠知道,小翠这就下去了。”
  「小姐,妳好,妳今日──」卫一色见对方已经放下笔,便恭谨地走上前,想起昨日的交谈,她颇为斟酌地道:「──更美丽袭人、唔…还有…」
  「将军,请坐吧。」柳朝熙几乎是哑然失笑地请她坐下。要等卫一色找到赞美之词,恐怕月亮都等不及爬上天幕了。
  松了口气,熟稔地坐在原位。「小姐,为感谢妳昨日泡的好茶,我今日也带了好吃的东西来。」
  「好吃的东西?」
  卫一色摊开纸团,香味四溢、饱满白净的肉包便呈献在这片风骨傲然的凉亭里。
  柳朝熙看了卫一色良久,又看了看因为具有弹性、彷佛风一吹便能见其微微颤抖的肉包。
  移开桌上才刚完成、现在却感觉十分突兀的山水画,柳朝熙扬起微笑。「肉包?」
  「肉包。」卫一色志得意满地说:「这是御厨做的,平日只有皇上才能吃到呢。」
  「这可真是朝熙的荣幸了…」
  「小姐吃过肉包吗?」
  柳朝熙楞了一下。「倒是不曾。」
  「那便请吃吧!包准妳会喜欢的,而且很适合搭配龙井茶。」
  不知道该如何拒绝,也不觉得有拒绝的必要,柳朝熙轻点了下头,拿起滑溜香油的肉包,撕了一口放入嘴里。
  「好吃吗?」人家小姐还未吞下喉咙呢,卫一色已经迫不及待地问了。
  「很好吃。」柳朝熙诚实以应,又撕了一口肉包。「将军不吃吗?」
  「我怕吃了停不下,把小姐的份都给吃光。」
  柳朝熙微微一笑。「那么,朝熙吃一口,将军吃一口,二人平分,可否公平?」
  「自然公平。」
  于是,柳朝熙撕下第三口包子,递给卫一色。
 
  隔日,因为连续两日吃太多包子,肚子胀得要命的平西大将军,才刚觉得舒服了点,打算到院子里练练武术舒展筋骨,柳谊便来了。他奉皇上之命,得尽快决定成亲之日,卫一色虽然觉得这个皇帝也未免管太多了吧,但也随着柳谊一同在书房翻看黄道吉日一下午,最后便敲定在三日后。
  似乎还是太快了点。
  送走柳谊,卫一色独自回到书房,拿出沈君雁送来的信。
  “你这个傻将军,我才不过放你一个人几日啊?你马上便弄出这么大麻烦?我不理你了!可恶,洛阳官道淹大水,我得改道绕远路,还要过几日才会到,总之你见机行事,不可轻举妄动!”
  一边说不理人,一边又说几日便到,这就是沈君雁。
  看着熟悉的字迹,卫一色怀念地扬起笑容。
  好了,这时多烦恼也没用,反正是能安排便安排,不能决定的便听天由命。
  练剑去。
  卫一色结束每日练习时,只差一个时辰就是黄昏了。
  她站在院中看向清明的京师长空,顿时觉得有些孤单,然后想起柳朝熙,想起那位小姐似乎只要手中正做些什么事便不觉孤独的悠然神态。
  就算只是像那日一样,发呆般地望着天空,柳朝熙也是那么的自得其乐。如果自己也能多学学她,或许过去就不会在每个战后归来的夜晚低声哭泣了。
  说起来…柳朝熙正在做什么呢?
  卫一色在院子里来回转了几圈,想着该找什么借口去看她。
  后来想到,既已择定成亲之日,自己亲自去告诉女方应该符合礼仪吧?
  卫一色飞快地擦完汗、换了身衣服,马不停蹄地冲往柳府。
  柳谊十分讶异今日还会见到她。「贤侄,你又来了?」
  「小侄是来见柳小姐的。」
  「几日后便要成亲,你还怕见不到面吗?」
  「世伯说得是、说得是…」话虽如此,卫一色还是站在原地。
  柳谊找了一旁的奴仆问:「小姐现在在哪儿?」
  「老爷,小姐还在凉亭呢。」
  「她还在凉亭?平时没待这么晚啊…」柳谊虽然疑惑,倒也没多想,转向卫一色说:「那贤侄你便去找小女吧,顺道替老夫告诉她,黄道吉日已定。」
  「是,世伯。」
  卫一色走到凉亭外时,柳朝熙正看着桌上的书籍。原来是因为在看书才会忘了时间,她想,柳小姐果然总能找到让自己不孤单的事。
  刚上前一步,小翠便生气地瞪来。
  这个俏婢女莫不是什么隐姓埋名的武林高手,否则怎么每次都能这么快就发现她?
  “小姐。”小翠的嘴型正这么说:“色将军来了,带着他那呆呆的笑容和没心没肺的样子来了。”
  哇,告御状?我没惹到妳吧?卫一色苦笑地想,脚步没有停顿。
  柳朝熙这次的反应非常奇怪,不如说,她根本没有丝毫反应。没有柔媚地脸红,没有娇嗔薄怒地跟小翠斗嘴,更没有朝卫一色微笑,她只是继续看著书,无视周遭任何事物。
  于是卫一色只好持续站在她身边。
  小翠终于翻了白眼。「卫将军您好,小姐正在看书,抽不出时间陪您了。」
  谁叫你来得这么迟!小翠的嘴型如此地无声抱怨。
  柳朝熙仍是没有抬头,亦没有招呼。
  卫一色习惯性地在不安时将双手别于身后,掌心冒汗,十指交迭。
  「小姐…?」她试探地开口。「那个…今日、今日世伯来找我商量黄道吉日,所以、所以…这才来晚了。」
  奇怪,她们两个又没约好每天见面,自然也没有迟到的道理,为什么她要道歉?卫一色心里实在不解,但见柳朝熙脱俗的美貌浮现冷凝线条,确是真的不喜欢了,她怀念昨天之前那柔和友善的微笑。
  「如果小姐忙碌,我说完话便走。」
  小翠怒道:「等了你这么久,一来就想走?太便宜你了!」
  「这、这个──」真是有够凶的,关中女子不是柔情似水吗?卫一色被骂得退后一步,深恐这个俏婢女真是哪方高手,一不注意便中招了。
  「将军。」柳朝熙的声音,淡淡柔柔的,静溢却清脆。「请坐吧。」
  她还是没有抬起头。
  卫一色异常听话、根本是训练有素地坐在椅上,小翠只是受不了地摇着头,非常识相地自己退下。
  「小姐,我…」
  「将军,能让朝熙先把书看完吗?」
  所以我要坐在这里等妳看完?卫一色张口,却又无语地阖了起来。
  她想看到柳朝熙的眼睛,看看她的微笑,所以她必须等。
  「我明白了,小姐妳…慢慢看。」
  我就坐在这里。卫一色瞄了瞄桌子。
  连杯茶也没有。
  她望着柳朝熙精致的侧脸。
  至少我不觉得孤单了。
  过了几刻钟,柳朝熙突然轻声叹息,当她抬头望来时,卫一色才发现原来书本一直都停在同一页。

第 3 章

男女成亲前总是要批过八字,即使是皇帝御赐金婚,柳谊也为了讨个好兆头便将女儿和未来女婿的八字庚帖拿给算命先生看看,这一看不得了,二人相差六岁,正好应了那句“白马怕青牛”的俗语。属马的卫一色和属牛的柳朝熙,基本命盘相冲,虽然不到相克的地步,但是……。
  「贤侄,你许是一辈子怕家妻的命啊!」
  「啊?」
  正拿笔在聘书上写着“天配良缘,百年好合”的卫一色,这下子“好合”二字可是怎样也下不了笔了。距离成亲只剩短短三日,虽然大部分迎娶前的准备事宜都能交给官媒去办,但仍有很多男方必须亲自完成的事,例如写聘书、下聘礼等等,为了省时有效率,卫一色今天便干脆到柳府家将聘书和聘礼等事一次办妥。
  她实在不懂关中礼俗为何要如此麻烦,想当初在塞外看人迎亲嫁娶,都是送几十匹羊马和奶酪便了事,好一点的嘛,还会直接塞给女方亲家一些财产地契。对大部分女人来说,丈夫的经济条件就等同于幸福的份量,而将幸福份量掌握在手中便如同成为人生赢家。
  「怕家妻?」提笔的手有些颤抖,想起昨日柳朝熙生气时那张美感冰凝的脸,那么冷淡又完全不理人,虽然最后对方略扬浅笑,总算是原谅她的迟到,但是…一滴冷汗冒出额头,她语带恐惧地开口:「这是指我、小侄以后都会被柳小姐──」
  「嗳,其实贤侄也不用担心。小女性子温柔,从小到大也没见她发过脾气,自然不会亏待你,放心吧!」柳谊在厅前大位上喝着茶,一副天下本无事的态度。「我柳谊的女儿是完美无缺的。」
  「世伯、跟、跟小姐的感情…真
本章结束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广告合作|会员注册|意见反馈|更新记录|
书包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书友评论、用户上传文字、图片等其他一切内容及书包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书包网无关
书包网所收录免费小说如有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在本站留言,书包网会在24小时之内删除您的作品。谢谢!
Copyright ©2009-2015 bookbao.com Beta All Rights Reserved. 蜀ICP备14009158号-1